演示站

章节目录 第69章 提前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跟哑巴提到的那种绕口令一般的几次和几次!外人听到非晕不可!可是哑巴不会晕,因为我的他话也只有他听得懂!在我看来,他的记忆保留的完整性不应该那么少。

    但现在我关心的不是他记得多少,而是最后的关头哑巴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死掉了,而正因为是死掉了,所有时间的周期点归零,我们还要再经历一次?

    因为牵扯到这个关键的问题,我对最后的那个是时刻真的很需要详细的了解,为的就是证实我的判断和猜想,假如猜想正确,我要破解掉这个局,这个局不破解,我会和哑巴一起再次的经历所有的一切。

    哑巴仍然需要回想,看来他在自身的经历当中,的确是因为某种原因而造成了记忆力的丧失,我不由得想起了那股煤气味,也就是那个岩浆造成的一氧化碳!这玩意对大脑的确是有损害。

    好在哑巴对于这段记忆还是想起来了,他慢慢地告诉我,他说话的语速不是很快,甚至是两个字,三个字的往外蹦,但我能听懂,因为之前我也经历过。

    那个墓室当中的枪战一开始,哑巴,小马还有我在对方的扫射下全都中弹!但哑巴的意志力比较顽强,而小马则是特种兵出身,所以他们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滚到一旁!

    这里面就我没什么经验,所以中弹的瞬间就失去了抵抗力!我在倒下的瞬间,背包掉落在一旁,那里面的短柄猎枪正好被小马拿去了!

    也正是这样,对方的两人都是死在小马的手里,但这也让他吸引了对方主要的火力!以至于小马是被子弹打中头部倒下的!而哑巴则趁机干掉了剩下的两个!

    因为出现了变化,哑巴没想到这一次会出现对方这样的人马,并且我们还置身在一个奇怪的四维度空间之内!所以他之前虽然知道一个离开的通道,但却一直没动!

    按照他的经验来讲,所有独立埋葬那个家族之人的墓地的墓室下面都是空的,但要真正的打开却是非常的困难!

    哑巴使用对方的长枪作为撬杠,将枪管塞到石棺的底下,使劲一撬,底下有凉风透上来!现在也不是考虑那个奇异空间的事情了!

    昏暗中,哑巴用背扛着石椁,用尽力气把石椁顶起来。最后他用撬杠支住石椁,可是刚一撒手,金属枪管做的撬杠就开始扭曲变形,能爬出去的时间不多。

    哑巴把我送进去,接着自己爬了进去,正要去捞旁边的背包时,枪管撬杠发出嘎吱的声音,它已经达到了承受的极限。

    哑巴赶紧缩回手,石椁轰然一声合拢了,背包和所有东西全部留在了墓室里,带出来的只有两人的命。

    这是一个狭长倾斜的石穴,是自然形成加上人工开凿的产物。在这里面移动要弯着腰。还要兼顾重伤的我,短短一段距离哑巴用了一个小时才走完。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空腔,下面是水流的声音,下到水中,黑子突然发现水是温的,这居然是一道温泉河!

    他把我背在身上,沿着河水走出一段。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体温越来越低,不得已哑巴只好把我放在温泉河里。

    河水的温暖让我稍稍清醒了一点,也许是死前的回光返照,我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隙,翕动着发白的嘴唇说:“哑巴……”

    “怎么了?”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弄明白了,但是……太迟了。”他的眼睛慢慢闭上,最后一句话哑巴把耳朵贴在他嘴边,才勉强听清:

    “救你自己!”

    ……这个经过我是不记得的,但我相信哑巴的话,因为那一阵我闻到了很重的煤气味,而昏迷过去之后,我实际上也就此丧命了。

    哑巴伫立了一会儿,便沿着河水继续走下去。他走了五个小时,让人绝望的是,出口处被落石封死了,河水在那里积成一个潭,从石头的缝隙一点点流出去。

    挖落石的过程,哑巴的体力几乎被耗尽,这时水里涌出一股泡沫,在水面炸开,他突然觉得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了一氧化碳!但为时已经晚了!

    温泉下面有大量的熔岩,它们喷出一氧化碳,熔岩甩出的大量电离子造成了磁场的异常,在某个点上发生了时空的扭曲。

    哑巴加快了扒石头的过程,在昏迷过去的时候,自己觉得依稀打开一个缺口!可是他还是昏厥在水中。

    感觉上他觉得自己顺着水流,一直流到了外面,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现在即正躺在一处平坦的稻田之内。怎么会在这里的?他自己也不清楚。

    这之后,他被一个农民给捡了,由此也住进了医院,但他的的身份没人知道,身上也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加上知道自己很神秘,所以他跑出了医院。

    这之后他发现了时间和日期又回到了以前!身上也在此揣着那个笔记,这说明自己再次被时间重置了。无奈之下他再次只身前来找我。

    用了几天时间,哑巴再次回到了这里,中间他经历了很多,但他不愿意再讲,我也就不追问了,但我猜测,发现这个结果的哑巴,神经几乎崩溃,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重置,是个人都会崩溃的。

    “你能保留那个记忆,简直太好了,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哑巴问我,在他看来我的头脑和分析事物的能力显然不错,是他能够借助的动力。

    我沉吟了半天,眉头锁得死死的,然后对哑巴道:“我们提前干!”

    “什么?什么提前干?”哑巴不解。

    我对他说:“你先去收拾一下,洗个澡,换件衣服,找一双鞋穿,我知道你很累了,但现在对你我来讲,时间非常的宝贵!”

    哑巴想了一下点点头,转身去洗澡换衣服,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真正有同伴了,那个感觉我能理解,从现在开始,我和他的命运算是真正的绑在了一起!

    就算是原来我并不太相信他,现在也只能信他了,趁着他洗澡的时间,我坐下来仔细梳理了一下思路,并且找出了几个疑问点来,等会再问哑巴。

    随后我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