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86 勾人的大美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果说有什么是比女朋友在面前都不能亲热还要更悲催的事情,那肯定就是现在这样。

    他只能在一边看着,那个叫埃迪的小家伙却霸占了笙笙的怀抱,占尽了自家亲亲女友的便宜。

    卡斯特看了看正亲亲热热站在一起的本恩和安娜,觉得答应跟他们一起出来吃饭绝对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这夫妻俩倒是乐得少了一个电灯泡,可他呢?

    卡斯特幽怨地看了看坐在他旁边的秦笙,恨不得伸手把她怀里的那位拎出来丢到一边。

    小埃迪却是一点儿自觉也没有,趴在秦笙怀里,一会儿摸摸她的头发,一会儿摸摸她的脸,看得卡斯特眼睛都要红了。关键是这小豆丁被他一瞪,还越是要往秦笙怀里缩,脸蛋儿就在她的脖子边一蹭一蹭,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团子。

    卡斯特现在算是了解了,之前队长提到这个儿子的时候为什么会又爱又恨。

    以后一定要跟笙笙生一个小公主,儿子什么的,根本就是来讨债的啊!

    和卡斯特不同,秦笙倒是对小埃迪喜欢极了。当他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过来的时候,简直不能对他说“不”。小小的身子温温热热,带着奶油般的香气,可爱得能把人给融化了。

    如果不是小家伙年龄还小,精力不足,到了后面明显是困得开始打呵欠了,秦笙都舍不得把他放下。

    他们聚餐的地方就是球队成员住的酒店。

    很巧,跟秦笙住的是同一家。

    如果不是秦笙前些天几乎不怎么出门,说不定还真的会跟他们遇上。

    聚餐的包间里有一个小隔间。

    安娜给小埃迪为了一些容易消化的食物,这才用随身带的小毯子把他裹起来,安置到小隔间里午睡。

    剩下的一桌子,除了秦笙和安娜,其他的都是他们俱乐部的球员朋友,连教练和大家各自的经纪人都没到场。

    因为有秦笙这个看上去太过年轻的女孩子,还有安娜和埃迪母子俩在场,大家倒是没有要什么酒类,只点了些平常的饮料。

    “今天就不喝酒了,”本恩作为队长,率先说道,“刚刚踢完了球,万一喝得醉醺醺的被人看到,又该有人要说咱们玩物丧志、沉迷酒色了。”

    “喂喂喂!队长,这可不公平啊!”帕布罗端着盛着果汁的杯子说道,“就算喝醉了,这沉迷酒色咱们也办不到,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儿有什么好沉迷的。只有队长你和卡斯特两人有对象,咱们可都清白着呢!”

    “得了吧!”本恩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就你还清白?你先问问前面几个情人同不同意吧!之前和两个周刊女模特儿上报的时候,你可没有想到清白两个字。”

    帕布罗哪里肯依,看了看坐在卡斯特旁边的秦笙,连忙给本恩使了个眼神:“队长,怎么能像这样专门拆台呢?好不容易有个小美女过来,你都不给我留些颜面呀!”

    “呵呵……”

    本恩刚刚干笑了一声,卡斯特就抬头看了帕布罗一眼:“要我帮你数一数,你有过多少位情人吗?”

    他承认笙笙漂亮,但是可不能让帕布罗这个花花公子多瞧。这是他的女朋友,才不要给他们看呢!

    “那个……咱们还是赶紧吃菜吧!”帕布罗十分明智地转移开了话题,“再不吃就要凉了,都别说话了,吃吃吃!”

    不用他说,卡斯特这时候已经自觉地在给秦笙夹菜了,连海鲜类的壳都已经帮她剥好了。

    大家在休息室的淋浴间里已经大概冲洗了一下,这会儿头上还有些水汽。

    卡斯特额角有水滴顺着发丝往下流,他本人却一点儿也没有在意,反倒是全神贯注地帮秦笙处理着鲜美的大虾。

    他没人没有注意,秦笙却不会不知道,拿起了服务员送上来的热毛巾,轻轻地帮他擦去了鬓角的水滴。

    明明没有说什么情话,更没有像本恩和安娜那样交换什么亲吻,却偏偏有一种旁人无法插入的温馨和甜蜜。

    帕布罗把头发一甩,发丝上的水珠一个不小心就甩到了库珀的脸上。

    他嘿嘿坏笑一下,拿起热毛巾就凑了过去:“来来来,哥哥我也帮你擦一擦。”

    库珀甩了他一个黑脸,恨不得把这小子的脸给按到汤碗里去。

    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喜欢惹是生非呢?可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秦笙被帕布罗这样打趣,心里也有些害羞。但她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反而另外去找服务员要了一条厚的干毛巾轻轻搭在卡斯特的头上按压了一会儿。

    现在还在饭桌上,自然不好揉搓头发,免得像帕布罗一样把水弄到别人身上。这么按压一下,也能用毛巾帮他吸干头发上多余的水分。本来就已经快要入秋,天气也渐渐阴冷起来,稍不注意就会感冒,这样湿着头发还容易引起头疼。

    比起被帕布罗善意地笑一笑,显然卡斯特的健康更让秦笙重视。

    帕布罗本来觉得秦笙容易害羞,被他一打趣,说不定就会让卡斯特收敛几分,也好给他们单身人士一条活路。

    没有想到……

    他这是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秦,卡斯特都不跟我们分享你的信息,我们上次可是好不容易才抢了他的手机看到你的照片呢!”作为卡斯特的好哥们儿,又是队里的热场小能手,帕布罗当仁不让地做起了第一个跟秦笙套近乎的人,“没想到你的照片就够漂亮了,真人竟然更迷人。”

    他话一说完,就感觉自己脸上凉飕飕的。

    刚才还一脸温柔地帮秦笙夹菜的卡斯特,这会儿眼刀子刷刷地就朝着他飞了过来。

    而坐在卡斯特身边的秦笙,不好意思地对着他笑着道了谢。

    帕布罗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是一个不小心,把平常勾搭女孩子的伎俩用在了卡斯特的小女友身上。

    安娜见他这蠢样子,看够了热闹才开口道:“秦,你别理会帕布罗,他是见到漂亮姑娘就习惯性的口花花。当然了,他说的也是实话,你可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卡斯特:为什么队友,队友的老婆还有队友的儿子,都喜欢跟我抢女友?

    虽说帕布罗的性子跳脱了一些,但有他在,饭桌上的气氛倒是活跃了不少,大家也在闲聊中很快对秦笙了解了起来。知道她来自c国,家里就是专门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的,她本人在f国学习,目前寄住在一个学校的老教授家里,一年之后就会学成回国。

    除了两国之间的距离上对于秦笙和卡斯特可能会多些折腾,其他的没有什么毛病。

    而且,一桌子人也能注意到,吃饭的过程中,不只是卡斯特一直在细心地帮她夹菜,她对待卡斯特也是温柔妥帖。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对视,都充满了令人动容的温情。

    至少,他们能够看出来,这两人之间的恋爱关系,并不是卡斯特单方面的发光发热,秦笙对卡斯特也一样重视关心,这就足够了。

    吃完饭以后,大家就各自散开了。能回家的回家,不方便回家的就直接住在酒店里。

    比赛完毕,卡斯特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几天假期,本来是打算到f国去找秦笙的,没有想到她倒是先一步过来了。

    所以,这难得的休息时间,他当然不想浪费在飞机上,f国之行就这么取消了。

    不过,假期都已经到手,人也接到了,卡斯特当然不准备再住在酒店,而是带着秦笙回了自己的家。

    这地方算是他从小长到大的。

    虽说有一个不太负责任的母亲,但至少在物质方面他从未被亏待。这栋小洋房看上去相当漂亮,虽说只有两层楼高,可不管是奶白色的外漆,还是精心雕琢的纹路,都能让秦笙一下子就想到了童话故事里的城堡。

    再看卡斯特这金发蓝眼的样子,秦笙不由得笑着说道:“想不到你还是一位住在城堡里的王子殿下?”

    卡斯特一愣,然后也笑了出来,那双蓝色的眼睛像是闪烁着星辰。他弯着腰,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伸出来:“对,现在王子要邀请他的公主殿下去参观城堡了,你愿意吗?”

    秦笙挑了一下眉,把手搭了上去:“我的荣幸。不过,希望我进去以后不会看到什么王子殿下的美艳小女仆。”

    卡斯特一只手还拎着秦笙的行李,另一只手牵着她,听到这话好笑地捏了捏她的指尖,带着人往门口走去。

    等到了大门,这才放下行李掏出钥匙开门:“王子殿下喜欢与民同乐、自给自足,不需要仆人。所以,我的公主你完全不用担心。”

    说着,他把门轻轻地一推开,正要说什么,两人就愣在了门外。

    刚刚秦笙还在开玩笑说什么美艳小女仆呢,没有想到真的出来了一个?

    屋子里,一个金发的大美人儿此时正裹着一身女式浴袍,耷拉着一双拖鞋,端着咖啡杯倚在一楼客厅的柜子上。

    很明显这位是刚刚洗浴过的,那头长至腰间的金色卷发还有些湿润的痕迹。她的脸美貌而动人,一双微眯的眼,还能看见蓝色的眼眸。一双红唇不染自朱,微微一翘起便是万种风情。

    秦笙之前见过最美的女孩子就是宁蓁了,现在见到这位才知道“女人”这种生物,果真是上帝的一个杰作。

    可是,这样的风情却不会让人联想到风尘上去,只觉得她极具女人味儿,浑身上下无一不诱人。

    就算此时裹着那身浴袍,只露出了一截小腿,也有一种活色生香的感觉。

    这样的美人放在舞台上、大荧屏中,都很值得人欣赏。

    不过,当这么一个浑身充满了诱惑的大美人出现在了男朋友的家里,还是以这样一副打扮……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还是很奇怪的。

    秦笙倒是没有误会卡斯特的意思,卡斯特是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就连安娜他们也说过,卡斯特从前连一个情人都没有,除了踢球就是踢球。以他的道行,根本不可能在做出这种脚踏两条船的举动的同时,还能在她面前表现得这么单纯。

    更别说对方那跟卡斯特如出一辙的金发蓝眼,还有些相似的小棱角。

    难道是卡斯特的姐姐,或者是什么长辈?

    “妈?你怎么过来了?”卡斯特突然说道,“你什么时候到家的?”

    秦笙顿时有一种浑身都不自在的感觉。

    没想到这会是卡斯特的母亲!

    现在仔细看去,她的年龄应该比起宁蓁要大上许多,只不过保养得很好,就只在唇角看到了一些细纹的痕迹。和秦母大约是同龄人,却有一种让男人着迷的魅力,跟秦母这样温婉的大家闺秀截然不同。所以,远远看去,还真有一种模糊了年龄的错觉。

    猝不及防就见了家长,这感觉真是酸爽透顶了!

    她和卡斯特也不知道是冒犯了哪路神仙,卡斯特第一次去她家,就撞上了秦父秦母提前回来。现在她第一次来卡斯特家里,一开门就出现了这么一个“大惊喜”。所以,他们俩其实是跟对方的父母很有缘分吗?

    秦笙此时心里的感觉可真是一言难尽。

    不仅是她,卡斯特也想到了这个。

    他知道秦笙不好意思,所以还真没有想过这么早就带她见自己的亲妈。更何况,他这个母亲就算想见,也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经常在外面飞来飞去,航班比他还要繁忙。

    就算他这个儿子想要见一面,都要提前打招呼约一个时间。

    没有想到,刚带着秦笙回家,就正好遇到他母亲回来了!

    卡斯特都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运气了。

    但不得不说,卡斯特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一个是他唯一的亲人,一个是他唯一的爱人,能够让她们见上一面,还是上天安排的这种巧合,实在是让他惊喜。

    虽说,对秦笙来说是惊吓。

    “哟,你小子居然也会带女孩子回来过夜了?还有,请叫我瑟琳娜,谢谢!”卡斯特的这位风情万种的母亲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第一眼就注意到了站在他旁边的秦笙,在提出了称呼上的问题之后,就将话题转移到了秦笙的身上,“唔……眼光不错,就是年龄小了些,你确定她成年了吗?”

    “瑟琳娜!”卡斯特叫了一声,十分正式地拉着秦笙进了屋,对她介绍道,“她是我的女朋友秦笙,你可以叫她秦。而且,她已经成年了,我可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本来还以为这注孤生的儿子终于学会找情人了,没有想到居然还是女朋友。

    她刚要走过去,就见秦笙十分紧张地对她笑了笑:“阿姨你好。”

    她脚下一个趔趄,连忙把咖啡杯放到了一边的柜台上,然后走到秦笙面前,伸出染着红指甲的手指点了点秦笙的下巴:“挺漂亮的小丫头,只是……我看上去很老吗?乖,别叫阿姨,就跟卡斯特一样,叫我瑟琳娜。”

    说着,那双迷人的眼睛还冲着秦笙挑了挑。

    瑟琳娜刚一走过来,就能闻到一阵香气,是那种源于高级香水的味道,跟她给人的感觉很像。

    同样的蓝眼睛,在卡斯特脸上也很迷人,却多了几分阳光和澄澈。在瑟琳娜的脸上,只让人觉得勾魂夺魄。

    这倒是让秦笙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人——阿洛德。当然,阿洛德的眼神勾人在于先天条件,就算他没有那个意思,眼角都自带桃花。可瑟琳娜的魅力却完全来自于自身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那种感觉,眉眼之间总是有抹不去的魅惑。

    “瑟琳娜。”秦笙作为一个女孩子,被她这么一看都忍不住心肝儿发颤,乖乖地叫了她的名字。

    瑟琳娜这才满意地笑了笑,对着黑了脸的卡斯特说道:“别这么生气,放心,我可没有勾搭你的女朋友,我还是担心你以后就跟那颗臭球相伴一生的。”

    说着,她还嫌弃地皱了一下鼻子:“让你到我的杂志社来,你偏偏要去踢球,满身臭汗的可真是让人讨厌。算了算了,你们俩好好玩儿,我待会儿就要走了,晚上才会回来,一定不会打扰到你们的。”

    说完,她就裹着那么一身浴袍,重新端回了咖啡杯,自在地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顺便还抬头对着秦笙眨了眨眼:“可爱的小姑娘,我这个儿子可不大会调情,除了踢球什么也不会,从小到大还真没什么女人缘。你要耐心些给他学习的机会,别因为这个就放弃了他呀!”

    她像是在开玩笑,又像是很认真地在交代着什么。

    卡斯特却是脸色更黑,不给秦笙答话的机会,一手牵着她,一手提着行李就带着秦笙上了楼。

    身后甚至还能听到瑟琳娜一阵阵遮挡不住的笑声。

    等进了房间,卡斯特这才松了一口气,看了看秦笙道:“笙笙,你还好吗?我不知道她今天会回来,很抱歉让你受到了惊吓。”

    “没事的,”秦笙连忙摆了摆手,没有想到传说中的“见家长”竟然变成了这么一个状况,“你的母亲……呃,是瑟琳娜,瑟琳娜她很……很有趣。”

    她从不知道,长辈居然也能是这样的。

    秦家的家风一向是比较传统的,除了冒出了个秦琅,其他人就算性格不一,也都大多遵守礼法。长辈们或是亲和,或是严肃,总之一看就能给人一种属于长辈的那种感觉。

    但是瑟琳娜不一样,不仅看上去年轻极了,心态上更是和传统的家长完全不一样。她给人的感觉,甚至比卡斯特这个儿子要会玩儿多了!

    “她……”卡斯特脸上还带着几分纠结,显然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个母亲好,“我小时候她就是这个风格了,成天不着家,情人很多,却从来没有稳定下来的意思。瑟琳娜她……她的说法是喜欢自由,不想被家庭束缚。至于我,算是一个意外。不过除了没有陪伴我的亲子时间,其他方面她从未亏待,对我也算是很好了。”

    瑟琳娜就像是一个不肯妥协的女人,不愿意向时间低头,也不愿意向家庭低头。

    她不喜欢卡斯特叫她母亲,就像不喜欢晚辈叫她阿姨,她更爱自己的名字。

    瑟琳娜就像是一阵风,肆意地刮过,任性地不想在某个地方停留。

    卡斯特显然早就已经习惯了瑟琳娜的风格,而且国外的孩子大多独立,对这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说一说就放到了一边。

    秦笙自己的父母也是常年在外,她被秦老爷子照顾得很好,从不觉得自己跟其他孩子有什么不同,也不觉得父母是不爱她的,所以并没有因此就对卡斯特产生什么同情怜悯的意思,两人相处起来也颇为自在。

    “笙笙你……”卡斯特犹豫了一下,还是纠结着说出了口,“你不要跟她太接近了。她以前是一个很出色的时尚模特儿,现在是时尚编辑,在男女的问题上……咳咳……瑟琳娜的情人,除了男人,有时候还会有女人的。”

    所以刚才瑟琳娜对着秦笙做出那些动作,卡斯特才会一脸的不爽快。别以为他不知道,瑟琳娜就跟帕布罗一样,看到“可口的小甜点”就忍不住要上前调戏。只不过,帕布罗好歹还会顾忌着“朋友妻不可欺”,换做是瑟琳娜,估计就是“朋友妻不客气”了。

    就算是他这个儿子带回来的女朋友,如果他不表明自己的态度,说不定瑟琳娜还真的会越来越来劲儿的。

    像她这样成熟强势的女人,就是喜欢秦笙这种乖乖巧巧的小姑娘。以前的几任女性情人,要么就是美貌值够高,要么就是乖巧柔顺的。

    他可不想自己的女朋友被自己的亲妈给叼走了,那一定会被计入年度最悲惨事件之最!

    秦笙十分庆幸她现在还没来得及喝水,否则一定会喷出来。

    突然知道男友的母亲是个双,刚刚可能还被对方给调戏了,这种感觉……一般人还真的很难有机会亲自体验。

    卡斯特突然想到了另一点,又连忙说道:“如果瑟琳娜邀请你出去玩儿,尽量不要去,就算去也要带上我一起。”

    谁知道瑟琳娜会不会教坏了秦笙,让他的笙笙也学着她那一套“自由”的言论?

    他还想早点儿跟笙笙结婚呢,别自己还没来得及行动,姑娘就已经被他亲妈拐变成不婚主义中的一员了。

    秦笙不知道卡斯特已经想到了以后的婚姻难关,还以为他这是担心她真的被瑟琳娜给勾搭走了呢,赶紧保证道:“好,我听你的。”

    说完了这个,秦笙才注意起他们所在的房间。

    不管是布局还是其他的小摆件,看起来都……

    “卡斯特,这个好像不是客房啊?”看这被套的颜色,再看房间里关于足球的小饰品,分明就是男孩子住的。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卡斯特的卧房。

    “那个……”卡斯特的眼神飘忽了一下,“我……这是我的房间。”

    他还真不是故意的。

    家里的房间虽有有好几间,但卧房却只留下了两间,一间是他这个,还有一间是瑟琳娜那间,剩下的都被改成了其他用途——瑟琳娜的衣帽间、健身房、书房、卡斯特放奖杯的地方、杂物室等等。

    再加上根本没有谁会在他家留宿,瑟琳娜就算有情人也从不带回家过夜,客房还真的是不需要的存在。

    卡斯特之前想的是,秦笙可以住在瑟琳娜的房间里,毕竟又不是外人,没什么好顾虑的。谁知道她这个房间主人突然回来了呢?

    如果瑟琳娜是秦母那样正常的长辈也好,让秦笙和瑟琳娜住一个屋就是了。

    可他这个母亲……

    卡斯特还真不想冒那个险。

    再加上刚刚被瑟琳娜一刺激,卡斯特想也不想就带着秦笙上了楼,然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会儿被秦笙一提出来,他才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能让秦笙和瑟琳娜一个屋,难道他要和秦笙一个屋?

    想到这儿,卡斯特觉得这房间里的温度都变得火热了起来,连忙解释道:“我们家没有准备客房,本来是想让你住瑟琳娜的那个房间的,谁知道……笙笙你放心,你就睡在这里,我去客厅睡沙发就好。”

    秦笙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不过,楼下的那个沙发倒是够大的,睡下卡斯特完全不成问题。

    所以,她并没有提出异议:“这样啊,那就听你的吧。”

    卡斯特却忍不住失望了一下:“你先收拾东西,我去找一找多余的被褥,晚上也好铺在沙发上。”

    按照常理,这时候笙笙难道不是应该客气地挽留一下他吗?居然真的让他睡沙发去了。

    但是,想到今晚自己的被窝里睡着的是笙笙,还是很让他心里兴奋不已的。

    卡斯特在秦笙面前很少掩藏自己的情绪,她哪儿会看不出这家伙现在想的是什么呢?

    见他一脸委屈地往外走,秦笙忍不住就想笑。不过,她并没有要改口的意思。

    她可不想挑战男人的忍耐力。更何况,还有瑟琳娜这位长辈在呢!

    就算瑟琳娜表现得很不像长辈,那也是卡斯特的亲生母亲。以秦笙的性格和教养,是做不出这种当着对方母亲的面,刚交往没多久就和男友同睡一张床的事情的,不管究竟有没有发生点儿什么。

    所以,还是委屈一下卡斯特好了。

    卡斯特从储存室里抱着被褥走下楼的时候,正好看到打扮一新的瑟琳娜。

    这会儿,她身上穿着的已经不是之前的浴袍了,而是一身贴身的裙装,好像她对外面的阴雨天气完全就感觉不到冷似的。

    见卡斯特抱着被褥下了楼,瑟琳娜还有几分惊讶:“怎么这么快就出房间了?”

    卡斯特还能不了解瑟琳娜的德行?压根儿不想答话,自顾自地开始把被褥往沙发上铺去。

    “你今晚居然睡这儿?”瑟琳娜算是看明白了,“我说卡斯特,你该不会是憋太久了,出了什么问题,被人家小姑娘给嫌弃了吧?”

    她说着,还啧啧地摇了摇头:“作为你的母亲,给你一个忠告,这种事情还是要尽早治疗的,实在不行就得多学些技巧。”

    说着,她也不去看卡斯特的脸色,提着她那同样高调的银色包包,很快就蹬着高跟鞋出了门。

    卡斯特这会儿都快被他这母亲气得不行了。

    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瑟琳娜,如今才会做她的儿子被她折磨吧?

    可对于瑟琳娜这个母亲,卡斯特虽说算不上特别亲近,其实也是默默地感激、尊敬的。

    之前受伤之后,瑟琳娜回来了一趟,确认他的伤势痊愈,就潇洒地离开了。至于他的心理状态,这位毫不客气地说道:“我瑟琳娜的儿子可不能是孬种,被这么点儿困难打败,将来也不会有出息了。我在这儿担心有什么用?还不是得靠他自己。”

    如果不是两人的容貌和血缘关系的确是有关联的,陈贤他们都要以为卡斯特其实是瑟琳娜从街边捡回来的孩子了。

    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瑟琳娜这样太过冷心冷肺了些。但她自己乐意,并且过得非常潇洒,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卡斯特很小的时候也有过疑惑,但长大了以后还是理解了她几分。

    他的到来本就是一个意外,瑟琳娜的性格也是不会扭转的,没有虐待他,也没有完全不顾他的伤势,从小就给了他最好的生活条件,瑟琳娜并没有对不起他,甚至比很多母亲做的要好。

    她给了他最好的教育,给了他最大的自由。或许没有平常母亲的温情,却也没有任何的束缚。

    不管他当初选择足球,还是现在带回了秦笙,瑟琳娜都是表示支持的,没有以家长的身份对此指手画脚。

    别看她对于卡斯特的职业嘴上说得很嫌弃,但卡斯特拿回来的那些奖杯,瑟琳娜还不是专门找人改造了一个房间帮他好好地收拾妥当了?就连卡斯特以前用过的已经坏掉的足球,都被她放在了杂物室里,而不是直接扔进垃圾桶。

    被瑟琳娜这么一番“教导”,卡斯特看向沙发上的被褥时,又多了几分委屈的感觉。

    他容易吗?

    不仅要提防亲妈调戏女朋友,还得背上这么一口大黑锅。

    走出门外的瑟琳娜却是一点儿也没有想过卡斯特的悲催,反而对秦笙的印象挺深刻的。

    没错,她对于这种乖巧的小姑娘的确是很有好感。

    但是,瑟琳娜其实比卡斯特想象中的要有节操一些,对于秦笙这个儿子带回来的女朋友,她真的没想过要勾搭的,就只是顺手一撩嘛!

    想到卡斯特被赶出房间睡沙发的一脸委屈,瑟琳娜这个亲生母亲是一点儿也没有要为他叫屈的意思,反而觉得挺有意思。

    “小姑娘还挺有趣的,”瑟琳娜甩了甩车钥匙,走进了车库,“要不下次带她出去见识见识?让卡斯特那小子急一急,免得我一回来就被他嘀咕。”

    她想了想,最近好像的确是有一个酒吧party不错,这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很快就踩上油门开离了这个地方。

    “阿嚏!”正在客厅铺“床”的卡斯特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刚放好了行李走下来的秦笙:“你感冒了?”

    卡斯特连忙两眼亮晶晶地看向了秦笙。难道感冒之后就可以回房了吗?

    “唔,没有发烧,”秦笙走到卡斯特面前摸了摸他的额头,“多喝热水。”

    热水这个招,实在是万金油,在哪儿都适用的。

    卡斯特又一下子焉了下去,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坐在他铺好了的沙发上,简直有一种被世界抛弃的失落。

    秦笙被他这样子逗得根本忍不住,一下子就笑出了声,坐过去在他的侧脸轻轻地吻了吻:“下午去哪儿玩?我们晚上是去外面吃饭吗?瑟琳娜要不要一起?”

    卡斯特刚被她那轻轻地一吻勾起了些旖旎的心思,就被秦笙的问话给吓到了,连忙摇头:“不不不,瑟琳娜已经出门了。她有自己的朋友圈,哪里有功夫陪我们。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她了。”

    倒是去哪儿玩……

    卡斯特之前想得挺好,他可以做向导陪着秦笙出去逛逛。可这会儿真的提起,他才突然想起来,作为一个业余生活除了踢球就是踢球的家伙,要他说这里那些球场不错还行,要他说什么景点不错,那不是在开玩笑吗?

    他从学生时代的三点一线:家、学校、球场,到后来的两点一线:家、球场,转换起来毫无压力。

    可是这会儿,却真的有些无可奈何的感觉了。

    如果有帕布罗在就好了。

    但是,想到帕布罗和瑟琳娜几乎是同出一源的花心,卡斯特想也不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要不,我带你去我的学校看看?”他们学校操场旁边的小树林还是不错的,当时好像有很多情侣在那边约会?

    学生时代还有人给他递过小纸条约他去那边,虽然卡斯特当时还以为是谁要跟他约足球比赛,毫不客气地带着校队里的一群队友赶过去,却只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卡斯特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直接质问对方为什么要骗人,耽误了他们训练的时间。

    他的那群队友当时也是年轻的小伙子,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也跟着瞎起哄。

    对方被他这不解风情的行为气得转身就走,就差没有捅他几刀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女孩子敢给他递小纸条了。倒是喜欢足球的男孩子找到了上课约球的好办法。

    直到后来帕布罗知道这回事儿,对着他笑了好几天,卡斯特才想明白了自己弄错了什么。当然,他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的。如果知道对方的意思,他连去都不会去。

    可现在想来,那地方既然情侣都喜欢去,带秦笙过去应该没有问题吧……

    “好啊!”旅游景点秦笙自己也能过去,但是参观卡斯特以前去过的学校,可比这些有意思多了。秦笙很是开心地点头同意了。

    见秦笙真的很赞同的样子,卡斯特都跟着期待了几分:“我们学校外面有一家甜品屋做的晚餐很美味,以前上学的时候,每次踢完球我们都回去那边吃饭呢!”

    “那待会儿我们一起去吧,”秦笙看他这样子,笑着说道,“你可得给我推荐一道招牌菜。”

    两人都不是什么拖拖拉拉的性格,一安排好行程,赶紧就换了身衣服出发了。

    这还是秦笙第一次坐在卡斯特开着的车子上。

    他的车子是中规中矩的黑色,和阿洛德那辆耀眼的红色汽车完全不同。

    卡斯特见秦笙多看了几眼,解释道:“瑟琳娜比较喜欢那种……嗯,颜色鲜艳一些的跑车。大概是从小看得太多了,等到买车的时候,我就选了这辆黑色。如果你喜欢其他的,我们可以去喷漆,或者重新买一辆。你们女孩子是不是会喜欢粉色?”

    秦笙一想到自己坐在一辆粉色轿车上,说不定还会有一个hellokitty什么的,赶紧阻止道:“不用了!我觉得就是这种黑色的车子最好看,真的!”

    卡斯特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如果秦笙喜欢粉色,他还真开不了口拒绝。只是,一辆粉色的车子……

    或许瑟琳娜会喜欢。

    他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将手心护在上面,保证秦笙的头不会被撞到,见她坐好了之后,这才坐到了驾驶座上,然后探过身子帮秦笙系上了安全带。

    卡斯特低头系安全带的时候,秦笙只能看见面前一个金色的发顶,忍不住就伸手摸了摸。

    男孩子的发丝没有女生那么柔软,却很有手感,摸着舒服极了。

    如果不是怕弄乱了他的发型,秦笙还真想使劲儿揉一揉。

    卡斯特却一点儿也不在意自己的发型问题,见她很喜欢的样子,反而扬起脸对着她笑了笑,这才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系好安全带踩动了油门:“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子坐上我的副驾驶,笙笙你开不开心?”

    就算是一个小细节,他也记得要讨好对方。

    秦笙其实也没有那么大的掌控欲,但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还是忍不住开心起来,有一种被对方重视着的感觉。

    两人很快就到了之前说的那家甜品屋,而旁边就是卡斯特从前念过的中学大门。

    现在估计学校里还在上课,甜品屋里的人并不多。

    卡斯特带着秦笙很快找到了位置坐下,熟练地拿起菜单点了一些餐点,然后就跟秦笙面对面地坐着等着上菜了。

    “你先喝点儿水,他们这里的热奶茶也很有名气的,”卡斯特把秦笙的杯子拿过来倒了些香喷喷的奶茶,“尝尝?”

    这儿的茶壶和杯子口都做成了花形,看上去十分精致漂亮。奶白色的奶茶倒进去,映衬着彩色的杯壁,有一种格外诱人的美。

    秦笙捧着杯子浅浅的喝了一口。

    果真对得起卡斯特对这儿的赞誉,味道好极了。有一种属于奶制品特有的鲜香,却并不让人觉得甜蜜得腻味。

    这儿上菜的速度也是一流,没等他们坐多久,刚刚点的菜肴就已经被摆了上来。

    卡斯特刚想招呼秦笙吃菜,就听到旁边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卡斯特?”

    秦笙和卡斯特都转过头往那边看去。

    那是一个和卡斯特年龄差不多大的年轻小伙子,说不上英俊帅气,却有着一种年轻人特有的朝气,很有活力的样子。

    见卡斯特转过头来,他一脸惊喜地大步走了过来:“还真的是你啊,卡斯特!”

    说着,他就跟看外星人似的看了看秦笙,然后看着卡斯特问道:“这是?”

    “她是我的女朋友,你可以叫她秦,”卡斯特连忙介绍,“笙笙,这是我以前的同学,还一起踢过几年的足球,他叫杰夫。”

    杰夫一听秦笙是卡斯特的女朋友,简直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上帝呀,卡斯特你原来也会交女朋友!那个,秦,不好意思,我不是针对你,而是……天哪……真不敢相信。杰西卡,你快过来,这是卡斯特的女朋友!”

    他突然回过头对着后面叫道。

    秦笙和卡斯特这才发现,原来跟杰夫同行的还有另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那姑娘走过来挽上了杰夫的胳膊,和他一样第一时间就看向了秦笙。

    杰夫对着卡斯特说道:“你应该不记得了吧?杰西卡以前还给你递过小纸条,结果你以为是踢球的人,带着我们一群人一起,把她气得转身跑了。哈哈哈,你不知道,学校里的姑娘都要把你当怪物了。现在,杰西卡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我们的孩子今天没有带出来,下次遇到了再跟你介绍。不过,我们都以为你不会谈恋爱呢,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有女朋友。秦,你看上去棒极了,谢谢你能接收卡斯特这个怪小子,哈哈哈哈……”

    秦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差点儿没笑出来。

    卡斯特这家伙还真的是……

    她一想到那场景,都觉得这家伙欠揍。

    倒是杰西卡看上去已经对这件事完全放开了,一点儿也没有觉得不自在。跟卡斯特打了声招呼以后,她就转头看向了秦笙:“你叫秦对吗?天哪,你为什么要想不通和这么一个家伙在一起?他也就只有那张脸看得过去了,好吧……还有身材。至于其他,真是糟糕透了!”

    秦笙在第一次遇到卡斯特的时候,只觉得他长得实在俊美,一定很有女人缘。

    后来的相处,也觉得卡斯特十分让人喜欢。

    没有想到,他在曾经的女同学心中,居然是这么一个形象,这可真是意外极了。

    不过,该维护的还是得维护的。

    “不,他很好,”秦笙笑着说道,“卡斯特是我遇到的最可爱的男生,我很喜欢他。”

    她并不介意让别人知道卡斯特的好,也不担心别人会怎么样。因为她很自信,也愿意这样相信卡斯特。

    杰西卡简直不敢相信,居然还有女孩儿觉得卡斯特讨人喜欢,而不只是看上了他的脸。

    看得出,她都快以为秦笙也是和卡斯特一样的怪胎了。

    卡斯特却是高兴极了!

    没有想到杰夫和杰西卡的出现,不仅只是揭露了一件他以前做过的蠢事儿,还能让他幸运地听到秦笙的表白。

    这可真是太好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不介意这种事情再多来几次的。

    至于什么小树林的事儿,反正笙笙又不觉得他丢脸,有什么好在意的?

    这么一想,卡斯特看着秦笙的眼神简直要温柔得出水。

    他这样的表现,更是惹得杰夫和杰西卡瞪大了眼睛,好像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从前的老同学,而是一个不认识的家伙。

    ------题外话------

    ps:谢谢sylvia、lellomimi、不语、阿杨、小鱼、饼饼的鲜花,谢谢lellomimi、小樱、不语、大圣的钻石,谢谢兔几、唯爱、小一、阿呆、朦胧3、lin、不语、阿杨、wei*df、如如、敏敏、栗子、小鱼、小元的月票,谢谢小锁、不语、阿杨、如如、小元的五星评价票,谢谢不语的打赏,谢谢来自腾讯的东张西望的打赏,恭喜不语、小樱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