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87 去小树林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杰夫和杰西卡的突然出现,对于卡斯特来说,只是从前的糗事被暴露出来,顺便还听了一遍笙笙的表白。

    但对于杰夫和杰西卡本人来说,感觉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方便说一下吗?”杰夫好奇地问道,“谁追的谁?”

    “我有点儿事去c国,然后遇到了笙笙,”因为受伤的事情最好不能对外提起,之前的那些经过卡斯特就一笔带过了,“是我主动追求的她。上帝保佑,我很幸运地得到了她的同意,成为了她的恋人。”

    这话一出,杰夫和杰西卡的表情就更是精彩了。

    卡斯特不仅谈了恋爱,还会主动追求姑娘?

    哪怕是早就已经对卡斯特无意,杰西卡这会儿心里都忍不住有些复杂了。她到底是有多悲催,才会正好撞上以前的那个傻不愣登的卡斯特啊!

    又小声攀谈了几句,见他们的菜已经上齐了,杰夫和杰西卡两人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两人身体是走开了,心神显然还放在了卡斯特他们这桌上。吃口饭就往这边看上几眼。知道的了解他们是看八卦,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人拿卡斯特和秦笙下饭呢!

    等到秦笙和卡斯特吃完饭离开的时候,他们俩坐在位置上都还忍不住朝他们这边看,眼神都带着几分飘忽茫然的感觉。

    秦笙走出甜品屋才笑着对卡斯特说道:“没有想到你以前在同学心里的印象居然是那个样子的呀,我还以为你会很受小姑娘欢迎呢!”

    卡斯特这会儿还沉迷在秦笙刚刚对他的维护中,脚步都是发飘的,听什么都觉得甜蜜,这会儿也不觉得尴尬,反而伸过去牵住了秦笙的手:“没有其他小姑娘,只有你。”

    秦笙被他说得心头一甜,嘴上却还是另一种说法:“还好是现在遇到你,如果那个时候我给你递小纸条,你会不会也这样带着一群人来跟我踢球?”

    按照卡斯特的性格,这会儿其实是应该说没有这个如果。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象了一下秦笙能和他在学生时代就相遇。换作另一个男人,这时候怎么也得说“是你就不一样”,可卡斯特却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应该也会这样。”

    说着,他好像是怕秦笙生气,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这才补充道:“你不需要给我递小纸条,走到我的面前来跟我说说话,我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对于卡斯特很喜欢她的声音这一点,秦笙早就已经知道了。毕竟最初的好感起源于声音,但感情的积累却是源于本人。就像她一样,最初对卡斯特的好感不也是来源于他的容貌而已嘛?

    所以,现在听卡斯特这么说她也不觉得生气,笑着看了他一眼就把这事儿给揭了过去。

    虽说中间出了杰夫这一对小意外,卡斯特带着秦笙去学校小树林的计划却没有改变。

    学校里这会儿还很安静,卡斯特将外套上的帽子戴上,然后蒙上了口罩,带着秦笙往操场那边走去。

    在家里前前后后收拾了好一段时间,又去吃了晚饭,这会儿天色已经有些昏黄了。

    操场上的人不多,大概是受到了阴雨天的影响,即便是现在雨停了,除了谈恋爱的情侣还有锻炼的人,其他的很少会选在这时候出来散步。这会儿操场上除去几个踢球的小伙子,也就是像秦笙他们一样围着操场慢走的年轻人了。

    卡斯特正牵着秦笙走到这边,指了指踢球的那群人说道:“以前我也是这样,恨不得一直在球场上待着,不到天黑绝对不会往家里赶。瑟琳娜倒是没说什么,只要不出安全问题就行了。对了,刚刚遇到的杰夫那个时候还是我们队伍的门将呢!”

    秦笙往那边看去。

    因为白天的小雨,这时候地面还有些潮湿的痕迹。

    那群年轻的男孩子们一点儿也不在乎这些,不停地奔跑着,只有那颗足球才是他们的焦点。球鞋踩在小水洼里,足球刷的从水洼中弹起,溅出的水花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漂亮。

    听着卡斯特的话,秦笙甚至能够想象得出,曾经的卡斯特和大家一起顶着灯光在操场上踢球的样子。

    少年时候的他,一定很可爱的。

    想到杰夫他们口中提到的那个卡斯特,秦笙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卡斯特见秦笙看得入了迷,还真有几分跃跃欲试,想要下场去踢上一轮,让她知道他才是最棒的。

    但是,这所中学算是普普通通,名气最大的时候也就是卡斯特的母校被大家知道的时候。所以,卡斯特就是他们学校的明星校友,学校门口的校友墙上还有他的照片在呢!

    如果被学生们认了出来……

    想到这样做的后果,卡斯特还是默默地收回了刚才的想法,只把脸凑到了秦笙面前:“笙笙?你在看什么?”

    “啊?”秦笙本来还在幻想着学生时代的卡斯特会是什么样子呢,眼前突然就有了一张放大的脸,吓得连忙惊醒过来,“没……没什么啊,你有事?”

    卡斯特顺势在她脸上隔着口罩亲了亲,这才站直了身体,牵着秦笙继续走动着:“没事。就是想到了以前……自从被教练带走了以后,我就很少有机会跟杰夫他们一起踢球了。当初大家还说一起进职业球队,做永远的队友呢,没有想到后来只有我一个人实现了那时候的梦想。”

    本来只是想岔开话题的,没有想到提起这个,卡斯特心里还真的就多了几分惆怅。

    今天看到的杰夫好像和以前区别不大,依旧热情开朗,说起话来的口音习惯都没变过。

    可是,不过几年的时间,他的肚子上已经有了小小的弧度,看样子是很久没有锻炼过了。甚至和从前气跑了的杰西卡结了婚,还生了孩子。

    原本说要一起踢球的小伙伴们,经商的经商,教书的教书,最后只剩下了他一个。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段携手共进的旅程,走到终点却发现其他人都已经不见了,有一种茫然而失落的忧伤,却又带着成长特有的滋味。

    这种感觉秦笙也很明白,从前的朋友随着目标不同、生活圈子的改变,交流逐渐减少,直到后来慢慢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但是,这种改变却是人力很难阻挡的。

    她被卡斯特握在手心里的手指动了动,柔声说道:“但是,你现在有了帕布罗,有了本恩,有了一群很棒的队友啊!你曾经的朋友生活得很幸福,你喜爱的足球依然存在于你的生活中,这不就够了吗?”

    “不,当然不够,”卡斯特摇摇头,在秦笙带着疑惑的眼神中将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你说漏了一点,还有你。现在我还有了你,这样才足够了。”

    秦笙偏了偏头,无奈地说道:“以前你若是有现在这样的口才,也不会被人家那样嫌弃了。”

    “她又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在乎,”卡斯特往小树林的方向指了指,“只要你不嫌弃我就够了。那边去吗?以前很多情侣都很喜欢去那里玩儿的”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嫌弃你?”秦笙打趣地看了看他,然后看了一眼小树林的方向,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我当然知道,”卡斯特一脸笃定,牵着秦笙的手就往小树林那边走去,很快就进了那条林间小道,“刚才你跟杰西卡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说我很好,你很喜欢我,你还说我是最……”

    秦笙一把捂住他的嘴,把他后面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

    刚才跟杰西卡说这些的时候,秦笙还没想那么多。只想让杰西卡他们知道,卡斯特很好,并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没人喜欢。至于其他的,秦笙没心思注意。

    现在被卡斯特这么提出来,她才觉得不好意思了。

    这些话自己说出来没什么感觉,为什么从卡斯特嘴里冒出来的时候,她就想要脸红呢?

    在谈恋爱这回事儿上,卡斯特显然是一个很好的学生。积极主动,热情好学,天赋极高。

    被秦笙这么捂住嘴,他也不反抗,反而伸出另一只手覆在她的手背上,嘴唇轻轻地吻了吻她的掌心,一双眼睛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一眨也不眨。

    两人这会儿就站在一棵枝叶繁茂的树下,甚至还能闻到空气中属于泥土和雨水的湿润气息。灯光透过树叶静静地投下了斑驳的光影,像是一个静谧的,独属于他们俩的小舞台。

    秦笙被掌心那微痒的触感弄得连忙缩回了手,卡斯特看着她的眼神却没有收回去。

    热情好像一触即发,连原本有些凉意的空气都像是突然变得温热了起来,逐渐席卷上了心头。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主动的,两人就这么贴在了一起。

    卡斯特整个人背靠着树干,手上一用力,就将秦笙举着腰放在了旁边的一块儿方石上站着,刚好和他面对面站在一起。

    温热的鼻息在一点一点交缠着、混合着,最终汇成了一股。上空时不时会有一滴积在树叶间的雨滴落下,周围突然就静得像是只能听到他们彼此的呼吸,还有唇齿间缠绵的声音,令人忍不住就乱了心跳、红了脸颊。

    不……

    除了这些,好像还有其他的声音存在。

    一开始两人眼中只看得到彼此的身影,耳里只听得到对方的存在,根本没有功夫在意其他。

    但是,后来某些原本隐秘的动静却越来越大,他们俩一下子顿在了那儿。原本贴在一起的双唇像是不会动弹了,就这么面对面,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距离他们不远处的角落里,渐渐地有声音传了过来。

    最初只能听个大概,现在却已经越来越清晰了,男女之间的喘息,还有时不时响起的低语,很明显在告诉他们那儿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听那对鸳鸯断断续续的交谈声,显然对方也是来学生时代的小树林追忆往昔的,正好顺便再来“加深”一下学生时恋爱的感觉。

    同样是“追忆往昔”的两人顿时有一种被放在火炉子上烤的煎熬感漫上心头。

    像是触电了似的,秦笙和卡斯特飞快地分开,手心里都紧张地冒出了汗。恨不得都有一个耳塞塞进耳朵里,当做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

    来不及多耽搁,两人很快就从原路返回,就像是身后的小树林有鬼在追他们似的。

    卡斯特重新戴起了口罩和帽子,被遮挡着的脸上一片烧红,身体里更像是有一股火在乱窜着,连拉着秦笙的手掌掌心,都灼热了起来。

    他身边的秦笙更是头也不敢抬一下,低着头跟着他往外走,努力把刚才听到的那些都驱逐出大脑。

    原来,小树林里有“鸳鸯”这种事情,是真的存在的!

    还好只是听到了一个声音而已,如果是亲眼撞见了那样的画面,估计她今天是连卡斯特的脸都不好意思再看上一眼了。

    两个纯情的家伙才刚急急忙忙地走出校门,还没来得及坐上车子,卡斯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了两人一跳。

    卡斯特看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按了通话键:“喂?”

    “卡斯特?秦在你身边吗?”一个女人的声音很快在电话那头响了起来。

    “瑟琳娜?”一听这个声音,卡斯特就竖起了浑身的刺,警惕地问道,“你问笙笙干什么?”

    瑟琳娜哪会跟他说,直接道:“你把手机给秦,我没有她的联系方式,要不才不会来打扰你呢。”

    卡斯特伸手捂住了手机,然后对着秦笙轻轻地说道:“你还记得我今天在家里跟你说过的话吧?”

    秦笙已经听到了卡斯特叫出的那声“瑟琳娜”,知道打电话的人是谁。再听他这么一说,很快就想到了卡斯特今天说起的关于瑟琳娜的那些事迹。所以他这会儿指的是什么,秦笙大概也是知道的,于是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卡斯特这才放心地把手机递给了她:“瑟琳娜找你有事,你先听听看是什么吧。”

    他倒是没有要凑过去偷听的意思,将手机递给了秦笙就站到了一边,给她留出了足够的私人空间。

    “喂,瑟琳娜?”瑟琳娜之前的表现印象太过深刻,秦笙这一次记住了,没有叫她阿姨,而是直呼了对方的名字。

    果然,这样的称呼很合瑟琳娜的心意,她笑着说道:“秦,我这儿有一个party,你要过来玩玩吗?”

    除了瑟琳娜的声音,秦笙能够听到里面传来的许多人的欢呼声、唱歌声、吵闹声,这听上去很像是酒吧里的感觉。

    “这……”

    秦笙才刚一犹豫,瑟琳娜的声音就再次响了起来:“这儿可热闹极了,过来吧!成天锁在家里不闷吗?和大家一起乐乐不是很舒服?你们俩待在家里只能面对面坐着,还不如过来呢!”

    秦笙本来是对那样吵吵闹闹的场合没有多大的兴趣的,但是经历了刚才那么一出,如果就像瑟琳娜所说的那样,和卡斯特单独在家里面对面坐着,她还真有几分不自在。

    不如就去人多的地方热闹热闹?

    当然,她也还记得卡斯特之前专门嘱托过的话,于是对着瑟琳娜说道:“不好意思,稍等一下。”

    然后,秦笙才看向了旁边的卡斯特,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个,卡斯特,瑟琳娜说她那边有一场party,我们可以去看看吗?”

    虽说是疑问句,但她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写着——去吧,我们去吧。

    卡斯特当然不会拒绝她的意思,见秦笙在瑟琳娜的邀请之下还记得让自己一起,这才松了口气,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瑟琳娜,”秦笙赶紧对着手机那边说道,“我想带着卡斯特一起来,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能请得动那小子就行,”瑟琳娜毫不在意地说道,“我马上把地址发到卡斯特的手机上,你们俩可要记得快点过来。”

    她对卡斯特这儿子还是了解的,绝对是说过什么关于她的话了。反正她也就是想让秦笙过来热闹热闹,卡斯特来也好,不来也罢,影响不大。

    不管怎么说,对于秦笙和卡斯特而言,瑟琳娜的这个电话倒是稍微化解了一下他们之前不小心听见了别人和谐运动的尴尬。

    两人没有再提关于学校的一句话,更没有再提小树林那边的事儿,收到了瑟琳娜发过来的地址以后,很快就发动了车子往那边开去。

    等到夜风顺着车窗吹进来,才总算是带去了心头的那一点儿燥热。

    卡斯特注意到坐在旁边的秦笙手臂往里面缩了缩,不动声色地就将车窗升了上去。见秦笙疑惑地朝他看来,卡斯特目视前方,轻声说道:“夜里气温有些低,别吹冷风,免得感冒了身子难受。”

    这话就像是突然砸破了刚才的寂静,将两人间的气氛又重新带回了平常的温馨之中。

    秦笙轻轻地“嗯”了一声,心里暖暖的,扬起脸对他浅浅地笑了笑。

    这样的天气和时间,外面的车辆并不多。没有遇到堵车的情况下,两人很快就到了瑟琳娜所说的地方。

    大概是因为今晚的这场party,这酒吧看上去异常热闹。外面的彩灯不停地闪烁着,隔着门都能听到里面的声音。

    卡斯特和秦笙刚走进去,就感觉到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里面的空气比起外面要浑浊一些,倒不是特别难受,只是多了一些人气儿。

    不断有人举杯欢呼笑闹着,好像全场都处于一种莫名的庆祝氛围之中。

    酒吧舞台中间,有一个驻唱歌手正唱完了一首歌,从旁边的人手里接过了一瓶酒,生猛地往嘴里灌了几口,然后大笑着走了下来。

    酒吧的dj站在旁边灵活地玩转着歌碟,再一次将气氛推向了高潮。

    卡斯特的那位母亲瑟琳娜女士,是走在哪儿都能成为发光体的存在。

    不需要花费多少工夫,两人很快就发现了瑟琳娜。此时她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大笑着说这些什么,显然是玩儿得很愉快。

    酒吧里的灯光十分昏暗,几乎看不清周围人的面貌。这会儿大家玩得正嗨,卡斯特也不担心会被人认出来。更何况这家店的名声一直不错,隐蔽性很高,经常会有名人大咖过来喝酒,就算被人看见了也无所谓,只要不弄出什么酒后的丑闻就好。

    卡斯特也不过去打扰瑟琳娜,直接带着秦笙就到了吧台前。

    吧台的调酒师也是个长相清秀的外国小帅哥,只是打扮上颇为新潮,一只耳朵上打着好几颗闪亮的耳钉,脸上甚至还画着哥特式的眼妆。此时他正跟着酒吧dj的节奏摇摆着身体,不时摇晃一下手里的调酒器具,看上去兴奋极了。

    见卡斯特跟秦笙朝着吧台走来,他连忙热情地问道:“嗨,伙计,喝点儿什么?还有你,可爱的小姑娘,有什么喜欢的吗?”

    在这地方工作的人还是有些眼力见的,知道面前的一男一女是恋人关系,所以没有说出太过暧昧的话,这让卡斯特心里觉得舒服得多。这些天跟他抢人的有点儿多,现在这酒吧小哥的态度实在是太符合他的心意了。

    卡斯特对这些并不在意,随便点了一种,然后看向了秦笙:“笙笙,你能喝酒吗?要不给你上一杯苏打水?”

    秦笙当然是能喝酒的,又不是未成年人了。只不过,酒量算不得太好。

    而且,她和朋友喝过啤酒,跟秦老爷子品过白酒,在弗兰克的酒庄尝过红酒,却很少有这样在酒吧里喝酒的经历。这会儿正是好奇的时候呢,怎么会让卡斯特用一杯苏打水给打发了。

    “不,我也要喝酒,”秦笙摇了摇头,拒绝了卡斯特的提议,对那个已经为卡斯特调好了酒的调酒师问道,“你们这儿有什么好的推荐吗?”

    那小哥笑着看了他们俩一眼,这才对秦笙说道:“你们是恋人吧?呃,我们这儿前不久正好调制出了一种限量版的新款鸡尾酒,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正好今天我们酒吧十周年庆典party,算是给你一个额外的奖励,免费请你喝一杯,小美女你要不要试试?”

    请看得顺眼的人喝酒在酒吧里也是常事儿,特别是这些酒保,拉关系是一回事儿,想要多几个回头客也是一个理由。这种话,说出来也不算冒失。

    有自己在一边看着,卡斯特并不担心会出什么问题,所以也没有开口阻拦。

    “好呀,就来一杯吧!”

    秦笙坐在吧台旁边的椅子上期待地看着他调起酒来。

    大概是看出了秦笙不像是酒吧的常客,这位打扮新潮的小哥也想在她面前露上一手,甩动瓶子的动作都显得格外帅气,还跟着dj的音乐节奏随意地晃动着脑袋,跟着那调酒的瓶子一起摇摆着。

    秦笙看着他不时地往里面添加一些东西,没过多久就拿出了一个高脚杯,将那调酒器皿中的液体缓缓倒了进去。

    “七色彩虹,欢迎品尝。”

    他对着秦笙眨了眨眼,将酒杯推了过来,然后又笑着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秦笙惊叹着看了看眼前的杯子。

    里面的液体相当漂亮,七彩的颜色层次分明,真的像是把天边的彩虹装进了杯子里面。加上冰块儿散发出来的白蒙蒙的雾气,梦幻而又美丽。

    “真是太漂亮了,”秦笙称赞道,“他可真厉害!”

    卡斯特也多看了那酒杯几眼,这才对着秦笙说道:“你可要少喝点儿,这些鸡尾酒看着漂亮,实际上酒精含量不低,很容易喝醉的。”

    “知道知道……”秦笙嘴上答应着,眼睛却还盯着酒杯不放。

    她端过杯子浅尝了一口,本来以为会和葡萄酒差不多。可是,这杯“七色彩虹”却是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喝上去更多的是一种甘甜清爽的味道,像是不同的水果混在一起,有一种口感丰富的层次感,略微带着些酒的香气,却一点儿也不让人觉得难受,反而醇美得恰到好处。

    这应该是酒类果汁吧?

    秦笙心里想着,这么点儿酒精浓度,还比不上秦老爷子酿制的米酒呢!说不定她可以多喝点儿。

    卡斯特见她小口小口的啜饮着,不一会儿那一杯颜色漂亮的鸡尾酒就少了大半,连忙就要伸手阻止。

    秦笙这会让已经喝上了瘾,牢牢地护住酒杯不让卡斯特拿走:“我还没有喝完呢,这个不醉人的,甜甜的很好喝,不信你尝尝?”

    卡斯特就算很少去酒吧,也知道这些鸡尾酒其实是用不同的酒水调制而成的,怎么可能不醉人?

    没等他说话,唇上就有凉凉的两片贴了上来。

    刚刚才喝了大半杯加了冰块儿的鸡尾酒,秦笙的嘴唇上冰冰凉凉的,还带着些甜味儿。

    卡斯特又不是柳下惠,当然不会毫无反应。今天才球场休息室被打断了两次,好不容易去学校那边的小树林,刚刚亲上又被人给打搅了。本来以为秦笙今天会因为那个意外不好意思再和他亲近的,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福利。卡斯特又不傻,怎么会将她推开?

    他变被动为主动,很快就搂上了秦笙的腰,在她唇上咬了一下,然后就狠狠地贴了上去。

    刚刚只感觉到了水果的香甜,这会儿细品,却多了酒的味道。

    卡斯特刚想再进一步,却突然被秦笙给推开了。

    在吧台的灯光下,卡斯特看到秦笙的脸上有些泛红,眼角都跟着多了些不一样的色彩,雾蒙蒙地看着他,得意地说道:“怎么样?我说过是甜的吧?很好喝的。”

    “嗯,的确是甜的。”卡斯特说着,直接捧过了秦笙的脸吻了上去。

    秦笙却被他的动作弄得呜呜直闹腾,好不容易才又推开了他贴过来的脸,警惕地捂着嘴看向他:“你自己不会再叫一杯吗?为什么要跟我抢。知不知道这样很痛的,我都喘不过气来啦!”

    卡斯特这下可以确定了——秦笙这是喝醉了。

    之前还在另一边的瑟琳娜这会儿刚好从人群中挤了过来,见他们俩面对面坐着的模样,忍不住一乐:“你们俩这是在干什么呢?”

    听到她的声音,秦笙首先转过头来疑惑地看了看她,然后就坐在椅子上往瑟琳娜靠去,如果不是卡斯特及时托住了她的腰,估计就要摔下去了:“你长得可真好看……唔,我好像在哪儿看到过你。是……是卡斯特?不,不是的,卡斯特比你高,还比你的头发短。唔……卡斯特最好看了……”

    被自家小女友在亲妈面前这样夸奖,卡斯特的脸上都有些泛红了,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脸上的笑挡都挡不住。

    “哦,你是瑟琳娜!”秦笙突然拍了一下手,“对了,卡斯特说我不能……嗝,不能……”

    她打了一个可爱的酒嗝,剩下的话说到一半好像就忘记了,坐在那儿皱着眉想了半天。

    卡斯特却知道她是要说些什么,赶紧对着瑟琳娜说道:“她不小心喝醉了,我先带她回去休息。你……你先去玩,早点回家。”

    “哟,七色彩虹?”瑟琳娜的眼睛瞥到了吧台上剩下的小半杯鸡尾酒,“啧啧啧,卡斯特,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这家伙呀!居然给人家小姑娘点这个酒。”

    这酒看着漂亮,很受女生的喜欢。实际上后劲十足,很容易就会喝醉了。别说是秦笙这样的小姑娘,就算是像瑟琳娜这种经常混迹酒吧的家伙也受不了的。

    而且,这酒味道还很好,喝了也不会太难受。

    总之,这东西简直就是单身男女的约会神器,喝完酒再去开个房间,你好我好大家好。

    “我还以为按你的性子,会给秦点上一杯苏打水的。”瑟琳娜挑着眉打趣道。

    的确是点了苏打水的卡斯特无言以对。

    “行了,你还是带着人赶紧回去吧!”瑟琳娜看着他们俩这样子,笑着说道,“我这儿可用不着你操心,该回来的时候我自己知道回来。你没喝酒吧?喝了记得自己找代驾,我就先过去了。”

    说着,瑟琳娜还真是潇洒地一转身,就重新回到了她的朋友堆里。

    卡斯特看着剩下的那小半杯鸡尾酒,脸上的神情颇为复杂。

    这会儿秦笙的醉意越来越浓,整个人都要贴在他的身上了,两眼的变得愈发迷茫起来,像是蒙着一层雾气。

    卡斯特担心再耽搁下去,秦笙会做出点儿什么事情来,赶紧抱着她站起了身。

    吧台里的那个小哥看他这样子,抛给了他一个“我懂”的眼神,也不等他的回应就转头跟其他顾客攀谈起来。

    卡斯特哪还看不出那家伙其实就是故意的?

    估计是把他们俩也看做了是来找乐子的情侣,所以在确定了他们的情侣关系之后,才向秦笙推荐了这款鸡尾酒。

    说是恼火吧,肯定不是,毕竟这送上门来的福利,他还是挺喜欢的。卡斯特可从来没有见过秦笙这样的一面,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好奇的。

    可要说是享受,却也不全是。

    秦笙这会儿可不太老实,虽说喝醉以后没有吵吵闹闹,也没有吐出来什么的动作,可在他怀里不停地摸来摸去,也不知道是在找什么东西,还是想确认什么事情。

    她一个醉了酒的人当然什么都不知道,卡斯特却又是甜蜜又是忧伤。

    作为一个健康的男青年,他这要是都没有反应,那才不正常了好吗!

    赶紧去停车场,先把秦笙放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卡斯特这才绕到另一边坐上了驾驶座。今晚点的酒他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呢,全程就顾着盯着秦笙去了,没想到晚了一步,还是让她喝醉了。

    卡斯特其实也没有想过那酒的后劲会这么大,而且秦笙的酒量还只是一般。

    也好在他没有喝酒,这会儿用不着再找代驾,自己就可以开车上路。

    秦笙这会儿都不停下来,一感觉到旁边有人,就想朝他这儿靠拢,安全带都像是禁锢不住她的身体了。

    卡斯特刚开出一小截的车子一下子停了下来。

    还好是在停车场里,而且后面没有车子开过来,才没有造成什么追尾之类的损失。

    卡斯特第一次觉得秦笙像是一个磨人的妖精,让他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才好。

    “唉,你乖乖的好不好?”他叹了一口气。

    “乖乖的……”秦笙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有一种平时没有的风情,茫然地坐在那儿重复了一下卡斯特的话,显然并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卡斯特探过去重新帮她调整了一下坐姿,又整理了一下安全带的位置,确定不会让她乱动了,这才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秦笙的身体被安全带固定在座椅上,手臂却还是自由的。

    这会儿很是灵活地就缠上了卡斯特的手臂,嘴里还嘟囔着些什么听不清楚的话。

    卡斯特真是要被她给打败了。

    又将她的手拿了下来,然后向后座探去,拿过了车里随时备好的小毯子盖在秦笙身上,将她整个人裹在里面,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刚坐回自己的位置系上了安全带,就听到后面的喇叭声响了起来。

    没等他开窗往后看,一辆车就从旁边贴着他的车子开了过去,还能听到对方带着些调侃意味的声音:“哥们儿,可以呀!停在车道上就开始了。”

    很显然,对方这是误会了他们在车子里做的事情。

    卡斯特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再看了看旁边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被小毯子裹得严严实实的秦笙,真有一种背了黑锅的凄凉。

    如果笙笙还清醒着,听到那话一定会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吧?

    这会儿,剩下他一个人听见,也就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了。

    卡斯特发动了车子,很快往家的方向开去。

    回到家里之后,秦笙现在都有了睡意,等到卡斯特开了车门抱她出来,这才又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卡斯特,伸出手指在他脸上戳了几下:“卡斯特……咦,你长得好像卡斯特……好看,真好看……”

    吃晚饭的时候就听她对杰西卡夸过他长得好看,刚才在酒吧里喝醉了秦笙也对着瑟琳娜夸他长得最好看,这会儿又是这样的话。

    她对他的容貌到底是有多大的执念啊!

    颜控的秦笙喝醉后,简直是吐露了心声,一见到卡斯特这张脸就把持不住,开口就是不停地夸奖,弄得卡斯特本人哭笑不得,只能放宽了心接受下来。

    好不容易把她送到卧室的床上,卡斯特又为难起来。

    该怎么给她洗漱?

    让秦笙自己去是不可能的,就她现在这迷迷糊糊的样子,走路都是个问题,万一在浴室里洗着洗着没了知觉,他在外面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让他……

    卡斯特当然也不敢。

    算了。

    卡斯特打算去准备一条热毛巾帮秦笙擦擦脸,等她明天早上起来了再洗漱。

    好在秦笙平时不化妆,倒是不需要那么多卸妆的程序。

    想法是很美好的,然而实施起来却很困难。

    卡斯特的手臂被秦笙一只手抓着,根本就不肯放开。察觉到他要走开,秦笙不仅没有松手,反而两只手都缠了上去,将他的手臂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感觉到温软的触感就贴在他的手臂上,卡斯特真是有苦难言。

    还能好好地玩耍吗?

    他这会儿手臂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笙笙?”卡斯特弯下腰贴近了秦笙,放柔了声音说道,“你先放开我,我去给你拿毛巾擦擦脸好吗?”

    秦笙压根儿就没听见他说了什么,感觉到有气息靠近,整个人都贴了过去。卡斯特的手臂倒是被放开了,但他整个人都被抱住了,担心会把秦笙带下床摔倒,还不得不跟着躺在了旁边。

    怎么办?

    卡斯特脸上的表情都纠结了起来。

    “笙笙?笙笙?”他的手在秦笙的背上戳了一下,“笙笙你还醒着吗?”

    当然没有。

    秦笙不仅没有搭理他,反而往他的怀里又缩了一缩,一只手环在他的腰上,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不放,另一只手却往自己的身后探去。

    大概是被卡斯特刚才用手在背上戳了一下,秦笙感觉有些不太舒服,随意地在背后拍了拍。

    因为伸手往后探的动作,她的胸膛免不了往前挺了挺。

    卡斯特浑身一僵,这一次是真的动也不敢动了。谁知道他再来个什么动作,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他是不动了,却不代表着秦笙也会老老实实地就这么安静下去。

    大概是醉得厉害,这会让也睡得有些迷糊了。

    女生睡觉的时候当然不习惯穿着内衣,秦笙就这么闭着眼睛,那只空着的手从衣服的下摆伸进去,“啪”地一下就解开了背后的扣子。

    秦笙的腿缠到卡斯特的身上,空出了另一只手。

    卡斯特在她解开扣子的一瞬间,就已经整个人都僵住了,脸上的温度一下子升腾起来,像是有火箭要从头顶爆发出来。

    秦笙很快就脱去了外套,就着里面的t恤,从袖子那儿脱下了肩带,然后从衣服下摆掏出了里面的“小衣服”,顺手就往一边甩开,落到了床脚。

    醉成这样,她的动作这套动作倒是挺灵活的,整个过程连眼睛都没睁开一下。

    卡斯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真不知道女生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够在不脱衣服的情况下脱去里面的背心?

    但是,让他更加纠结的却是贴在胸前的触感。

    没了那层阻隔,如今只有薄薄的衣衫,感觉上比之前在手臂上的还要清晰。

    偏偏秦笙还什么都不知道,两只完成了任务的手臂又重新缠了上来,搂着他甜甜地睡了过去。

    卡斯特很想摇着她的肩膀把人叫醒。

    但是,他能跟一个喝醉了的人计较什么?哪怕他把自己急得上了火,对方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其实,秦笙的酒品已经算是很好的了,没有发酒疯,也没有太闹腾。除了一开始说了几句醉话,后来倒是挺安静的。就是……太粘人了一些。

    平日里的秦笙大多都是带着些淑女的感觉,温温柔柔的,一看就是那种让少年心动的初恋的形象。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她看上去甚至还有几分距离感,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可是醉酒了之后,微微泛着粉红的眼角,怎么看怎么可爱,黏黏糊糊地就往人的怀里撞,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事实上,卡斯特也是这么做的。

    他狠狠地在秦笙的唇上亲了一口,这才喘着粗气放开,弓着腰将某个敏感的部位往后移了一些,免得触碰到了秦笙的身体。

    秦笙却一点儿也不能顾及到他此刻的心情,感觉到怀里的温度离自己远了一些,很是不乐意地嘟囔了句什么,然后十分用力地就往前凑去,正好跟卡斯特的身体撞在一起。

    “唔……”

    卡斯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愉悦的感觉传上了大脑,让他额上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来。

    他环在秦笙腰间的手臂紧了紧,呼吸也跟着急促了几分。

    说实话,卡斯特这会儿可真像不顾一切地撕碎了一切阻碍,将心头的那股火气释放出来。

    但是,看着怀里睡得正香的那张脸,他还真的舍不得。

    卡斯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努力地平息了自己的那股子冲动劲儿,过了好一阵子,这才勉强恢复了平静。

    他低头在秦笙的额上浅浅地亲了一下,叹息道:“笙笙,你可是太折磨人了……”

    得到此评价的秦笙对此一无所知,好像听到了谁在耳边说话,声音还很温柔,让她睡梦中都忍不住弯了弯嘴角,看上去很是高兴的样子。

    卡斯特算是对这家伙彻底没辙了。

    想要离开,是走不了的。怀里的人像一只八爪鱼,将他紧紧地缠绕着。如果他再这么折腾着要起身,估计受折磨的只会是他自个儿。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陪着她吧。

    “下次可一定不能让你再喝酒了,”卡斯特嘀咕着,“除非是结婚以后,否则我可就真的要憋出问题来了。”

    他本来以为自己会睁眼到天明,顶着一双黑眼圈出门的。

    谁知道,就这么抱着秦笙,不知不觉得就闭上了眼睛。

    彻底睡过去之前,卡斯特的脑海里还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一楼客厅的沙发算是白铺了……

    ------题外话------

    ps:谢谢阿杨、饼饼、阿心、南笙、sylvia、lellomimi、雪糕、阿芙的鲜花,谢谢冰凌、阿杨、小哲、雪夜、二九、kara、wei*10、飞飞、大圣、烟花、wei*e04、唯爱的月票,谢谢小哲、小清新、阿离、kara、wei*10、大圣、sophia、wei*e04的五星评价票,谢谢阿芙的打赏,恭喜阿杨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