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88 男模特儿是熟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清晨的阳光格外得令人着迷,透过窗帘洒进屋子里,像是荧光点点,悄悄地将人从睡梦中唤醒过来。

    卡斯特的眼睛微微动了动,然后轻轻地睁开了一半,露出了一点点蓝色的眼眸。白净的脸颊边有金色的发丝凌乱的痕迹,在这样的清晨里显得格外的好看。

    他想要伸手揉揉眼睛,却感觉手臂上有什么轻微的力度给予了他一点儿束缚,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打算。

    还有些迷糊的大脑在这一刻好像突然被唤醒了,他倏地一下睁大了眼睛,低头一看。

    一头黑色的长发恍若水藻一般披散着,落在他浅色的床单上,像是c国著名的水墨画。黑色的发丝间,隐约可见女孩子白皙的肤色,她小巧的下巴轻轻地抵着他的胳膊,脆弱而纤细的脖子隐藏在发丝之下,悄悄地展示着自己的美丽。

    她乖巧极了,像是一个柔弱的小动物依偎在他的怀中,两只手像是藤蔓一样缠着他的胳膊和腰,这样一动不动全心依赖着他的样子,让卡斯特一颗心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他自己的胳膊也是如此。

    一只被秦笙用手缠着,一只搭在她的腰间,像是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自己的领域之中,两个半圆在这个时候合为了一体。

    他的呼吸轻轻地掠过,带起了她头顶发丝的飘动。

    少了昨晚的那种刺激旖旎,此时更多的却是温馨柔软,像是小动物懒洋洋地四爪朝天,朝着人露出了毛茸茸的肚子。

    卡斯特将放在秦笙腰间的那只手抬起,在秦笙的背后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她的长发,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很想继续窝在床上,享受这种难得的美好时光。但是,男人在清晨是经不起挑逗的。

    卡斯特担心待会儿又会出现昨晚的那种情况,秦笙倒是无知无觉,他可是难熬极了。

    所以,不过安静了片刻,他还是睁开了眼睛准备起床了。

    小心翼翼地挪开了秦笙缠着他的手。

    卡斯特放松地呼出一口气,还好,这姑娘现在不像是昨天晚上一样,死活不肯松手。

    将被子重新给秦笙盖好,卡斯特这才悄无声息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刚下一楼,就看见瑟琳娜穿着一身漂亮的衣服坐在那儿吃早点。即使是在家里,她也打扮得光鲜亮丽,好像不容许自己有一刻不美丽。家庭主妇的生活,休闲普通的家居服,离她可还远着呢!

    见卡斯特下了楼,瑟琳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楼上关着的房门,再意有所指地瞄了一眼客厅纹丝未动的沙发:“看来,昨晚某个人是得偿所愿了?啧啧啧,可真难得,二十几年好不容易才遇到一次的奇迹。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客厅的被子也该收起来了吧?铺在这儿实在是不美观。”

    卡斯特知道瑟琳娜这是误会了。

    但是,他可不像这个母亲,并不喜欢把自己隐秘的事情拿出来说。不管他和秦笙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那也是他们俩的事情,误会就误会好了。反正瑟琳娜也就是调侃调侃他,并不会拿出去到处宣扬。

    瑟琳娜也就是这么一说,的确没有太纠结的意思,很快就自顾自地解决好了自己的早点,咽下了最后一口三明治,这才指了指厨房的方向:“食材都有,自个儿去弄。好歹也是特殊的日子,你也该亲自为人家做一顿美味的早餐吧?”

    说到这儿,瑟琳娜一顿:“美味也就算了,你的水平我知道。不过,简单的三明治和沙拉总是没问题的,别让人家女孩儿起床后还要陪着你饿肚子。”

    她当然没有作为母亲就要亲自动手的念头,这么伸着手指随意说了几句,然后就懒洋洋地坐到了一边,打开电视看起了早间节目。

    当然,她还记得楼上有个小姑娘在睡觉,声音调得很低,不用担心会吵到睡梦中的人。

    卡斯特却被她这话给调起了热情。

    倒不是因为什么“特殊的日子”,纯粹就是想为秦笙做早餐而已。

    这种早上起来就能见到她,亲手做好早餐去叫醒她的梦,今天总算是能够实现了。

    第一点他倒是真的实现了,可第二点……

    秦笙没等他上楼进行“唤醒服务”,就自己睁开了眼睛。

    刚醒来的时候,她还有些暂时的茫然状态,微睁着眼睛往四周看了看,总觉得自己一觉醒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等到大脑渐渐苏醒过来,她才突然记起——哦,这不是卡斯特家里吗?

    秦笙的记忆还停留在昨晚的酒吧里。

    那杯漂亮的七色彩虹实在是好看极了,喝起来也甜甜的让人喜欢。她好像是坐在卡斯特旁边,一口接着一口喝掉了大半杯,然后……

    然后呢?

    秦笙茫然地坐在床上,然后又发生了什么来着?

    她低头一看,被她拥在怀里的是一床和床单同色系的被子,暖烘烘的让她又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那七色彩虹的确不错,虽然后劲十足,带来的负面效果却几乎没有。至少,她现在没什么醉酒之后的痛苦,除了有些口干舌燥,记忆也有种断片了的茫然,倒是没有头痛之类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昨晚睡得特别的暖和香甜。

    是卡斯特送她回来,然后放到床上的吧?

    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晚的那一套,除了外套脱掉了,就没有……

    不!

    还有一样!

    秦笙的眼睛在看到床尾的那件小东西后,突然僵住了。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昨天穿的内衣会以这么一个销魂的姿势飞到床尾的位置上去?

    但她身上的衣服却还穿得好好的,也看不出其他的不对劲。

    难道是她睡迷糊了觉得穿着不舒服,所以自己脱掉了?

    以卡斯特的技术,应该不可能做到不脱衣服就帮她脱掉这东西的……吧?

    秦笙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从床上下来,直接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

    下一刻,清晨和煦的阳光就这么倾洒过来。

    推开了窗户,还能闻到外面的花香和昨天下雨湿润了的泥土的气息。

    国外人少,大概就是有这点儿好处。像卡斯特和罗伯特他们家,都有自己的小花园,在这样的环境中,总觉得浑身都舒畅了许多。

    “今天的天气还真不错,”秦笙看了看外面的天,“总算是不会下雨了。”

    没等她在这儿站多长时间,就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秦笙连忙回头,手忙脚乱地拿起床尾的那件内衣,向四处看了一下,往哪儿放都觉得不好,只能随手拿起了脱掉的那件外套,将内衣乱七八糟地往里面一裹,然后随手放在了床边。

    她站在原地深呼吸了一次,这才走过去打开了卧室的门。

    “这么早就起来了?”秦笙看了看他手里端着的托盘,里面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还有一个装着三明治的小碟子,以及一小碗混合着蔬菜和水果的沙拉。

    她赶紧避到了一边,让卡斯特能够进屋来。

    “笙笙你都起床了?”卡斯特这会儿看向秦笙的时候还有些微的不自在,不过经过了昨晚的纠结,今天已经好得多了,至少卡斯特表面上看着还是挺正常的,“我还以为你在睡,所以帮你把早餐端上来了。”

    他的演技算是全都用在了这一次了。

    秦笙见他这样子,就更加确定内衣是自己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脱下的,总算是松了口气:“那就谢谢你啦,我还没有享受过这种在卧室里被人服侍着吃早餐的待遇呢!”

    她见卡斯特把盘子里的东西在一边的柜子上一一摆了出来,这才笑着说道:“昨晚睡得可真好,谢谢你把我从酒吧里带回来。呃,我没有做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吧?”

    秦笙以前也就是浅尝辄止,品品酒,聊聊感想之类的,从来没有喝醉过,当然不知道自己醉了以后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不过,她今早起来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也没有闻到很难闻的味道,所以昨晚应该没有吐出来什么的吧?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却不料卡斯特一听这个,之前的伪装通通破功,一下子就咳了出来,耳朵也跟着发红了。

    原来笙笙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啊……

    也对,她那个时候都醉得睡着了,怎么会记得呢?

    卡斯特心里也不知道是该失落还是该放松了,但是他知道,现在可不能让秦笙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至少不能从他口里说出来。

    于是,他像是要转移秦笙的注意力似的,往屋子里随意看了一眼。

    然后,卡斯特就看到了秦笙那件乱七八糟裹成一团的外套随意地搭在床尾,看上去都快要掉下去了。

    “你的衣服快掉了,”卡斯特一边说着,一边就拿起了那件外套,“我帮你放在衣……”

    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啪嗒”的一声,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了他的脚背上。

    卡斯特低头一看。

    粉嫩嫩的颜色,最中间还有一颗小水钻的吊坠挂着,边缘可爱的小蕾丝边好像是在跟他调皮地招手……

    昨晚在慌乱中根本没有心思看清楚的东西,这时候明明白白地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卡斯特:……

    秦笙:……

    一种令人不知该如何应对的寂静笼罩着他们俩。

    还是秦笙率先动了。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超人附体,动作飞快地就捡起了那东西,然后又一把夺过了卡斯特手里还僵硬地举着的外套。把内衣往外套里面一裹,用力地放在了一边。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毫无半点儿停滞的时间,就连面上的表情看上去都镇定不已。如果不是格外挺直的脊背,还有她做完动作后纠结地扭作一团的手指,还真让人看不出她此刻心里的郁闷和尴尬。

    “我……我先下楼去了,笙笙你慢慢吃,不急。”

    卡斯特这时候才算是被人打开了开关似的,飞快地往门外走去,目不斜视,半点儿也不敢将视线瞟到放着那件外套的位置上去。

    随着卧房的门关上,秦笙整个人像是没了骨头,一把摔在了床上,扯过被子捂住头,心里都快衍生出一个咆哮帝了。

    怎么就正好被他拿起了那件衣服呢?

    刚刚为什么不往行李箱什么的里面塞,非得用外套裹着!

    啊啊啊啊,真是太尴尬了!

    站在门外的卡斯特更是满脸通红。

    昨晚秦笙的动作也挺豪放的,可有黑夜的遮挡,而且那时候只有他一个人记得。

    今天却是在光天白日之下,两个人都处在清醒的状态中。

    卡斯特一想到秦笙刚才的表情,还有那个掉落在他面前的小粉红,整个人就忍不住热得冒烟儿了。

    正好打算回屋拿东西的瑟琳娜路过这里,见她这傻儿子满脸通红地站在卧室门口看着脚底下傻笑,像个偷偷窥伺小姑娘的痴汉,真是忍不住就要吐槽:“这地上有钱还是有人?要进去就敲门进屋,站在门口跟个傻子似的,真不知道那小姑娘看中了你什么。”

    卡斯特一听她的话,赶紧转过头紧张地看了看卧室的门有没有关好,确认了以后才放松下来。

    转过身来,瑟琳娜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这外面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秦笙在屋里飞快地解决了早餐,然后去卧房里的浴室洗漱了一下,换上了新的衣服,这才打开门探出了个脑袋。

    屋外静悄悄的,不知道其他人去了哪儿。

    她赶紧去厨房将餐具洗好了放起来,然后拿着换下来的衣服去了盥洗室,洗好后烘干。

    等到她吹干了头发,才看到卡斯特满头大汗地从外面回来,身上穿着的是运动背心和短裤,显然是刚出门锻炼了一番。

    突然一碰面,两人都有些不自在,还是从楼上下来的瑟琳娜解了围:“你们俩今天有什么安排吗?没事的话要不要去我的杂志社玩玩儿?”

    卡斯特对此并不是很感兴趣,毕竟那杂志社他已经去过很多次了。不过,带着秦笙去看看也不错。那些杂志社的模特儿还没有他好看呢,卡斯特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会被人抢走了光彩。

    而且,瑟琳娜可是见到好看的人就会忍不住撩拨几句。让秦笙去看看她在杂志社的表现,以后就不用担心他的小姑娘被瑟琳娜给骗到了。

    秦笙也没什么意见。

    她来西班牙就是为了看看卡斯特,去哪儿玩并不重要。

    既然两人都没有拒绝,行程就这么敲定下来了。

    “好了好了,卡斯特,你赶紧去洗漱一下,瞧瞧这满头臭汗的样子,”瑟琳娜一说完事情,就把矛头对准了自家儿子,“要运动就不能做做瑜伽什么的吗?非得弄成这模样。”

    她说归说,其实心里也是门门清,不过就是嘴上闲不住,看见卡斯特这小子就忍不住要挑他几句刺儿。

    卡斯特对此习以为常,半点儿也不在意,跟秦笙说了一声就去了浴室。

    等到卡斯特一走开,瑟琳娜就笑着看向了秦笙:“秦,昨晚睡得还好吗?”

    “很好,”秦笙想到是瑟琳娜邀请他们去酒吧的,说不定昨天她喝醉了的事情瑟琳娜也知道,这会儿难免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的关心,瑟琳娜。”

    以秦家的教养,这种在长辈面前喝醉了酒的感觉是不太礼貌的。

    如果不是知道瑟琳娜这个家长有些特别,对这些并不在意,要不也不会主动邀请他们去酒吧参加party了,秦笙这会儿脸上估计都要红了。

    秦笙说得也算没错,瑟琳娜的确很关心她,但她关心的可不是秦笙心里所想的问题,而是另一件事儿。

    “你身体还好吗?”瑟琳娜看了看她的脸色,粉粉嫩嫩的,一看就知道气色不错,“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诉我,不用不好意思。卡斯特是我儿子,你是他的女友,也算是一家人了。放心,尽管把我当成你的长辈来看。”

    这会儿倒是觉得自己是长辈了。

    秦笙哪知道她话里所指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她脸上因为刚才和卡斯特碰面的不自在而升起的红晕,让瑟琳娜进一步误会了。

    这时候听到瑟琳娜的话,秦笙心里还颇为感动。

    没想到瑟琳娜之前表现得那么不靠谱,其实也是个暖心人。担心她喝醉了酒不舒服,居然说了这么多话。

    秦笙非常诚恳地看向了她:“真的谢谢你,瑟琳娜,你可真好。我没什么不舒服的,睡得很好,你放心吧!”

    不,她一点儿也不放心!

    瑟琳娜也算是个人精了,特别是在男女欢场这方面。

    秦笙昨天的表现,还有卡斯特搬到客厅的举动,都让瑟琳娜看出来,这小姑娘的确很符合c国人的保守形象,在这事儿上很看重。

    所以,昨晚借着酒精的作用成了事儿,经历了第一次的她不该是浑身都不舒服吗?

    看她这样子,脸上看着倒是睡得挺滋润,但身体一点儿不适应都没有,连走路的姿势都和昨天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不是卡斯特太差劲儿了,就是他根本什么也没有做。

    前一个,绝对是男人的耻辱;

    后一个,一个漂亮可爱,还是放在心尖尖儿的小姑娘在怀里撒娇,居然能够忍着什么也不做,又不是忍者神龟!

    在瑟琳娜看来,更偏向于后一种情况。

    毕竟秦笙看上去一点儿这方面的觉悟都没有,显然昨晚是没发生什么事情的。但是,不管是哪个问题,在瑟琳娜看来,都只能指向一个结果——卡斯特不行!

    今早看到卡斯特从房里走出来,好不容易为了儿子松口气,现在瑟琳娜才发现松气松得太早了些。

    她对于照顾孙子什么的毫无兴趣,却也不想看着儿子孤独终老。如果他身体有问题,这小姑娘现在跟他感情好,当然不会在意,以后呢?

    瑟琳娜潇洒了几十年,总算是体会到了为人母的操心。

    秦笙根本就不知道这几句话的时间里让瑟琳娜知道了做人母亲的不容易,还在为她的关心而感动呢。

    卡斯特就更不明白了。

    他一下楼,就发现瑟琳娜看向他的眼神怪怪的,像是担心又像是同情。

    等到秦笙走出门,才见瑟琳娜悄悄地凑过来,放低了声音道:“儿子,有问题真的要今早看看。如果需要找这方面的医生,我可以帮你预约。唉,这么大的事情都瞒着,我是你的母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算不想跟我说,你也该自己去看看啊!别到时候小姑娘被人抢走了,你才知道这些的重要性。”

    说着,她拍了拍卡斯特的肩膀,忧心忡忡地走了出去。

    卡斯特一开始还不知道她这表现是个什么意思,听到后来才算是明白了。

    如果不是担心被秦笙听到,他真的是要对着这个不着调的亲妈大吼几句了。有这么坑儿子的吗?什么病都往他头上套!

    不过,看到瑟琳娜已经走到了秦笙的旁边,卡斯特只能憋着这口气,自己一个人郁闷了。

    他那是表示自己对心爱的女孩子的尊重和爱护,不想在她不清醒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免得笙笙以后会后悔,心里对他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

    他不是不行!

    可是,前头的那两人。

    一个是他的亲妈,已经肯定了他真的有问题;

    一个是他要爱护的小姑娘,对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知道。

    卡斯特早上本来充斥着全身心的愉悦感,这会儿都化作了憋屈。

    瑟琳娜的杂志社名气很大。

    她之前本就是圈子里很有名的时尚模特儿,等到生了卡斯特以后,一边走秀一边就已经开始着手谋求其他的出路。

    毕竟,做模特儿哪有自己当老板来得潇洒自由呢?

    不管是因为做模特儿,还是因为天性风流,情人遍布,瑟琳娜人脉圈子很广,资源从来都不缺少。经过这些年的积累,她手里又有足够的资金,所以,这家杂志社很快就被办了起来。

    一开始只有她一个模特儿撑场,到了后来成员逐渐丰富。

    直到现在,她的杂志社在圈内的名气已经很大了。

    瑟琳娜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将一家新成立的时尚杂志社,变成了一流的存在。

    其中少不了她认识的那些朋友的帮助,但跟她自己的能力也是有关系的。

    为了能早点儿步入正轨,让她有充足的时间放肆地生活,瑟琳娜工作起来还真的是够拼的。

    直到车子停下,三人走进杂志社的大门,秦笙才发现了这件事。

    “瑟琳娜,这……这是你的产业?”秦笙看了看大门口硕大的名字,还有那个让她十分眼熟的logo,“beauty是你创办的?!对了,它的创始人好像就是西班牙人,从前还是一个模特儿……”

    只不过,大家熟悉的是那人的姓氏格林,一般都称呼为格林女士。也就是和她亲近的人才会称呼瑟琳娜这个名字。

    “哈哈哈哈……”瑟琳娜被她的表现给取悦了,如果说有什么让她骄傲的,除了她的美貌和儿子,就是这家一手创办起来的杂志社了,“没错,这是我的杂志社。小姑娘,我听卡斯特说你将来是准备成为歌星的?等你出道,我就送你一份大礼,就当是对你接收了卡斯特的回报好了。”

    她开玩笑似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当先走向了前台,熟练地调戏起了那个前台姑娘:“哟,甜心,今天的妆画得不错,下班后要不要一起去……”

    秦笙并没有把瑟琳娜的玩笑话当真,而是好奇地打量起了beauty的总部。

    《beauty》这本杂志虽说比不上最顶尖的那一两家老牌杂志社,但在时尚圈的位置也不容小觑。

    不说它的创办人在圈子里的名气,就是它特有的多变风格,还有名下那几位旁人很难请到的特邀摄影师,也足够让它与众不同。

    没有想到,那位一手创办起了这家杂志社的格林女士,就是她男友的亲妈瑟琳娜!

    这可真是……太意外了!

    在秦笙,或者说在大多数人的眼里,《beauty》的创办人格林女士应该是那种外表妩媚多情,行事雷厉风行的形象。

    毕竟,曾经她也是时尚圈里出了名的模特儿,身材和外貌肯定是有闪光点的。

    而作为一个成功人士,女强人的形象也该是屹立不倒的。

    但是,瑟琳娜身上却只看到了妩媚多情,半点儿也没有女强人的冷硬。相反,在秦笙眼里,这位长辈还有一种年轻人不着调的感觉。

    以前应该看看那位格林女士的走秀视频,或者是关于她的杂志硬照的,也不至于见到了本人还不自知,到现在才发现了这个事实。

    卡斯特却对瑟琳娜的这个身份没有多大的感觉。

    毕竟不是同一个圈子的,时尚界跟他几乎没有什么关系。

    卡斯特跟这些东西接触最深的,除了瑟琳娜这个亲妈,就是俱乐部的宣传海报,还有少有的那几个代言了。

    对于他来说,这家杂志社的名字就跟“母亲的事业”挂钩,其他的意义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秦笙如今并没有正式出道,从前更多的是关注音乐方面的事情,和时尚圈、杂志社什么的没有打过什么交道。也就是出于女孩子的心思,才会看一看这些时尚杂志。

    所以,在最初的震惊过去以后,也就恢复了正常。

    这情绪也不算太过分,毕竟这就好像一个普通人突然得知身边的熟人是某个大富翁,或者是什么领导人一样,难免会觉得意外。

    走在前面的瑟琳娜这会儿已经跟其他人交谈了一番,然后转过身来对着他们俩说道:“oh,幸运的孩子,杂志社今天正好约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男模特儿来拍封面照,你们可以跟上来好好欣赏一番了。”

    说完以后,瑟琳娜还对着秦笙挑了挑眉:“秦,这模特儿的身材真是棒极了!待会你可要多看几眼。只要别为此丢下了卡斯特这小子就好,哈哈哈哈……”

    她笑了笑,然后又快步走到了另一群人的中间。

    卡斯特对她这风格早就熟悉了,牵着秦笙的手自动跟了上去。

    走了几步之后,还是低下头对秦笙说道:“不要多看,别听她的。”

    说完后又直起身子目视前方。

    秦笙见他这副小别扭的样子,抿着唇笑了一下,被他牵着的手轻轻地挠了挠他的掌心。

    卡斯特反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指,脸上却多出了几分轻快的笑容。

    什么男模特儿,还没有他好,笙笙哪会看得上?

    走在前面的瑟琳娜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了然地扬了一下眉毛,露出一个笑容,又转头和其他人交谈起来。

    没过多久,其他人已经散开,就剩下了瑟琳娜带着他们二人往摄影棚的方向走去。

    这会儿摄影棚里还在做准备工作,其他人也都认识瑟琳娜还有她的儿子卡斯特,没有谁特意过来围观。

    而瑟琳娜所说的那个模特儿还没有过来,大概是在旁边的更衣室里换衣服做造型。

    也没等他们待上多长时间,另一边突然传出了些人声,然后就见几人走了过来。

    走在中间的那人秦笙却很是熟悉的,毕竟已经见过几次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瑟琳娜口中那个身材很好的男模特儿,居然就是阿洛德!

    秦笙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她这模样,倒是让卡斯特误会了,当即朝着那个男模特儿看了过去。

    这一看,就发现了——这人不是那个和孔同时得到第一名的摄影师拍下来的模特儿吗?

    而且,他们俩都是金发蓝眼,除去细微的颜色差异,还真的有些相似。只不过,在气质上有很大的不同。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两人都是在人群中能让人一眼就注意到的美男子。

    想到当时吃饭的时候,朱莉安就用这家伙的照片吸引了秦笙的注意力,现在这人又出现在面前,让秦笙看傻了眼,卡斯特真是刚一见面就对那个叫阿洛德的男模特儿生不起好感来。

    阿洛德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秦笙。

    这小姑娘不是在f国上学吗?这段时间没有开学,也该是在处理入学手续的,怎么会突然到了西班牙,而且还在beauty的杂志社摄影棚里来了。

    他这时候并没有注意到站在秦笙旁边的卡斯特,只跟瑟琳娜等人随意地打了声招呼,就迈开长腿朝着秦笙走了过去。

    虽然知道对方已经有了男朋友,心里也决定要放下这事儿。但是,突然在国外遇到,他还是忍不住想凑过去说说话。

    就算不为了其他,也该去打个招呼吧?这也是基本的礼貌问题。

    实际上脾气大到从不在意礼貌问题的阿洛德,居然也会用这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的。

    “秦,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你?”阿洛德低头看了看比他矮了一截的秦笙,说完以后,又才带着几分刻意的补充道,“唔,朱莉安没有跟你一起吗?”

    “我……我过来看望男友,”秦笙拉过了旁边的卡斯特,大方地介绍道,“朱莉安跟她的老师去国外采景了。阿洛德,这是我的男友卡斯特。卡斯特,这是我和朱莉安在f国认识的阿洛德。”

    听她这么介绍自己,卡斯特脸上才又挂起了笑容,一双眼都像是跟着笑了起来。

    不过,这笑容在阿洛德看来就有些刺眼了。

    他当然知道朱莉安去了哪儿,甚至比秦笙更早知道。毕竟朱莉安的老师鲍曼跟他认识,这次去的地方还是他介绍的呢!

    刚刚提出来这个问题,不过就是找一个话题,免得两人尴尬。

    他们俩之间最为密切的联系,也就是朱莉安这个人了。

    谁知道,突然就冒出来了一个卡斯特?

    阿洛德对足球也很有兴趣,当然不会不认识卡斯特。

    可是,当初听朱莉安提起秦笙男朋友的名字时,阿洛德并没有往卡斯特·阿多尼斯这个球场新星上面想。刚刚看到他也只是放到一边,毕竟这位是瑟琳娜的儿子,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也是知道的。

    现在听了秦笙的介绍,才知道对方居然就是她的那个男朋友!

    “你好。”卡斯特主动伸出手去,脸上还带着热情的笑容,“我是卡斯特,你就是阿洛德?刚才瑟琳娜还跟我们提起你呢!”

    阿洛德也露出了一个微笑,那双泛着桃花的眼像是真的很诚挚似的:“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卡斯特。你有一个很棒的恋人。”

    “那是当然,”卡斯特伸手搂在了秦笙的肩膀上,“我很爱她,她是我眼中最好的姑娘。”

    昨天秦笙才在杰夫和杰西卡面前夸了他,今天他就又夸了回来。

    只不过,两人的用意完全不同。

    秦笙当时是为了告诉杰西卡,卡斯特没有她说得那么糟糕,他是一个很棒的小伙子,也是一个很棒的恋人。

    卡斯特现在却是要告诉阿洛德,自己对秦笙的感情。

    他做不出因为吃醋就隔绝了秦笙和其他人的交流的事情,也不希望为此影响到秦笙的交友,更不会逼着她在那些有心人的面前流露心声。

    他能做的,是把自己的感情袒露出来。

    他才是最爱她的人,也是最适合她的人。

    秦笙是个好姑娘,有人追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能够陪着她的,只有他而已。

    阿洛德并没有对此多说什么,看上去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跟他们俩又随意交谈了几句,这才走过去准备拍摄任务了。

    秦笙等到阿洛德离开,才推了推卡斯特:“你刚才怎么了?突然说那些话。”

    她脸上有些泛红,看上去有几分羞涩。

    从前跟熊佳佳她们一起在宿舍里说污话都不觉得有什么可别扭的人,自从和卡斯特谈了恋爱,脸红的次数却不断地呈正比例增长。

    卡斯特却是心情好极了!

    见没有其他人在注意这边,搂着秦笙的肩膀就在她脸上亲了亲:“没什么,就是很想说我爱你。笙笙,你真好!”

    对于这种和c国人很不一样的日常表白,秦笙接受起来的确有些难为情,可心里到底还是很欢喜的。

    她跟兔子似的往周围小心地看了一眼,这才回抱了一下卡斯特,然后飞快地松开了手:“我也爱你。”

    她的声音小极了,稍不注意就可能会错过。

    好在卡斯特一直关注着她,当然将这几个字收入了耳中。

    这一下,连仅存的那么一点儿郁闷都被他赶出了脑海。

    什么瑟琳娜的误会,什么阿洛德的虎视眈眈,他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

    另一边,阿洛德的拍摄任务已经开始了。

    他的身体条件很好,对于镜头的把握也很熟练,拍起照来真的是光彩四射,比平日里的诱惑力还要大。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有个人也在一边看着,他今天的表现格外地放开,荷尔蒙像是不要钱的往外撒,惹得一群小姑娘都看直了眼睛。

    只不过,那个他心里惦记的人,这会儿却在角落里和卡斯特像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你牵着我,我看着你,傻乐得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的情况,当然也就没有看到这边的拍摄。

    倒是瑟琳娜看得起劲儿,心里对这次的杂志销量又有了信心。

    在知道今天请到的模特儿是阿洛德以后,瑟琳娜本来是想借着这人刺激一下卡斯特的。

    毕竟阿洛德的名气可不小。

    除去他在模特儿上的荣誉,更引人注意的是他对女性的吸引力。不管老少,几乎很少有女人不爱他的容貌和身材。

    要严格地说起外貌,卡斯特其实还要俊上半分。但是,在这种荷尔蒙的吸引力上,还是阿洛德更为厉害。

    卡斯特在这方面就像是少了一根筋,白瞎了他的脸和身材。要不从前也不会半朵桃花也不开了。

    说不定秦笙在见到阿洛德以后也会多看几眼。

    卡斯特这小子不肯直面问题,就让他知道,人家小姑娘很有可能会被其他男人给吸引的。

    谁知道,阿洛德居然会跟秦笙认识,看上去关系好像还不错!

    以瑟琳娜的经验,哪还能看不出阿洛德看向秦笙的眼神代表着什么?那可不是普通朋友之间能有的东西。

    虽说跟恋人不同,也说不上什么深爱到非卿不可的地步,但至少这个阿洛德对秦笙的确是有好感的,而且好感的程度还不低。

    说不准,在秦笙维持单身的情况下,这位就会毫不顾虑地出手。

    就算现在有了卡斯特这个男友的存在,也得看阿洛德的为人怎么样了。如果他真的不介意撬人墙角呢?

    他在对女性的吸引程度上可是魅力值max,就卡斯特那傻小子怎么跟人家竞争?

    这一下,卡斯特还来不及着急,瑟琳娜就先急上了。

    她想的是刺激卡斯特检查身体,没有想过真的要把他喜欢的小姑娘往别人身上推啊!

    好在秦笙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想法,卡斯特的表现也和平时截然不同。

    原以为这傻小子会愣愣地什么都不知道,没有想到还能这样不动声色地挤开敌人。

    看着阿洛德离开了秦笙那边,瑟琳娜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现在看他在镜头下卖力地拍摄,那边秦笙却一眼也没有往这边看过。瑟琳娜一边为这期的杂志销量而开心,另一边还是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或许秦笙那个傻姑娘和卡斯特这种傻小子的确是般配的。

    看看,好好的桃花送上门来还半点儿都不知道,可不就是傻到一起了吗?

    等到拍摄完毕,傻小子卡斯特和傻姑娘秦笙才手拉着手过来找瑟琳娜。

    “你们等等,”瑟琳娜说道,“待会儿我要请阿洛德吃午餐,你们俩也一起过来。”

    如果阿洛德和秦笙之间有点儿什么,她当然是要赶紧让这两人回家,最好别再跟阿洛德见面了。

    可是,知道秦笙的性格不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而卡斯特也知道要防范情敌,瑟琳娜就不用特意隔开他们了。

    也好,聚在一起,说不定还能让阿洛德的心思全部消失。有她在旁边看着,总不至于会出现什么问题。

    阿洛德并没有拒绝她的邀请,看上去好像真的什么念头都没有,也难怪秦笙什么都不知道了。

    卡斯特就更不会拒绝了。

    秦笙刚才的表现让他此时格外自信,对待突然冒出来的阿洛德当然不用像一开始那样如临大敌。

    而且,他如果担心地拒绝,岂不是在说他怕了这位?

    大家都没有意见,秦笙就更不会开口反对了。

    四人分成了两辆车,朝着瑟琳娜订好了的餐厅开去。

    “笙笙,你怎么会认识阿洛德的?”在车上,卡斯特才想起来这个问题,“他看上去跟你挺熟的。”

    “也不算熟悉,”秦笙摇了摇头,“朱莉安带我去朋友的私人酒庄玩,正好遇到了阿洛德。还有刚到f国的时候,朱莉安不是说过要来接机的吗?她的车子正好出了问题,当时在跟阿洛德谈事情,就让他开车过来了。你也知道的,她当时那幅获奖的作品就是拍的阿洛德,所以他们俩也算是合作关系了。如果不是朱莉安,我都不会认识他。所以,他刚才来打招呼才会问起朱莉安去了哪儿吧?”

    朱莉安!

    卡斯特现在对这个名字简直恨得牙痒痒。

    说好的接机却成了介绍朋友,还是这么一个对秦笙有小心思的美男子。

    真是的!

    当初在c国吃饭的时候,就该让她吃青菜喝白开水!

    “你倒是没有跟我提起瑟琳娜居然是beauty的创办者,”秦笙突然看了他一眼,“今天还好我没有出丑。”

    “咳咳……我这不是没有想到这个吗?”卡斯特干咳了两声,“放心,不管你做了什么,都很可爱。你看,瑟琳娜不是很喜欢你的吗?”

    说到这儿,他心里的郁闷又深了些。

    这小姑娘怎么就这么惹人疼呢?

    瑟琳娜对她很亲切,没有见过几面的阿洛德也对她感兴趣。

    如果不是瑟琳娜说好了不会对他的女友出手,阿洛德目前看来也没有什么威胁,卡斯特可就真的要哭了。

    “你这语气……”秦笙差点儿忍不住想笑出来,憋着笑意一脸正经地说道,“我怎么闻到这车里有一股酸味儿呢?”

    “是吗?”卡斯特一脸的疑惑,“不会啊,我早上还起来清洗了车子,车里还喷了香水呢!瑟琳娜说过这款香水是男……”

    说到一半,他就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显然是知道秦笙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秦笙这一次可算是忍不住了,“噗嗤”就笑出了声。

    卡斯特见她这开心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题外话------

    ps:谢谢不语、lellomimi的鲜花,谢谢六月、159*09、tracy、ritacdy、猫咪、小蓝、123、幺妹、sylvia、敏敏的月票,谢谢六月、帝雅、tracy、猫咪、刘刘的五星评价票,恭喜饼饼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