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89 自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比起秦笙和卡斯特,瑟琳娜跟阿洛德的这辆车子上显然要安静得多了。

    瑟琳娜的确是个见了美人就要撩拨几句的性子,就算阿洛德是秦笙的朋友也不例外。

    然而,这人的脾气显然不像是他的长相那么好。虽说平时没少见关于他的那些绯闻报道,好像情场浪子似的。但这会儿跟他说起话来,可半点也没有感觉到他对女人有多热情。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在秦笙那儿受了挫,所以心情不好。

    瑟琳娜也不是个喜欢勉强别人的,见他实在没有谈话的兴致,干脆就放弃了谈话的念头,老老实实地开起了自己的车子。

    餐厅是瑟琳娜之前在拍照的过程中让助手去预订的。

    不过,这位小助手显然很了解自己这顶头boss的习惯,还以为她是对阿洛德这个新过来的美男子感兴趣,所以连预订的参观都是出了名的情侣餐厅。哪怕它其实的确是一间高级西餐厅,也改变不了“情侣”这个词语的存在。

    因为是最近才兴起的新店,经常在其他国家潇洒的瑟琳娜在听到名字和地点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直到这会儿到了地方,一见着装饰的风格,还有外面立着的招牌上的标语,她才明白了这是一家什么样的餐厅。

    若是秦笙和卡斯特两人过来,当然是再好不过。或者说跟他们一起过来的另外两人也是情侣,也可以当做是情侣档。可是现在……

    瑟琳娜就算真的要找情人,也不会当着自己儿子的面,更何况对方对她并没有什么兴趣,反而对她儿子的女友有那么几分意思。

    瑟琳娜站在餐厅门口,心里第一次有了这样的念头:以后,是不是该收敛几分了?免得让助手订餐厅都会出现这种状况。

    但位置都已经订好了,这会儿取消了位置再重新去找,可不太方便,毕竟稍微高档一些的餐厅都是需要提前预订的。

    “卡斯特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所以我就带他们过来见识见识,希望你不会介意,”瑟琳娜只能这样对阿洛德说了,希望可以把这事儿给一笔带过,“当然了,这里的菜式和服务都是很不错的。”

    作为客人,阿洛德难道还能说不?只能配合着把这场“戏”给唱下去。

    如果不是瑟琳娜刚才脸上还带着几分尴尬,他都要以为这位是想帮儿子赶走他了。

    卡斯特和秦笙这对真情侣却对这儿挺感兴趣的。

    先不说饭菜会不会合口味,光是这里的氛围和情调就已经很让人满意了。

    外面的阳光已经被隔开,室内亮着的是带着几分暧昧色泽的暖色系灯光,独特的设计,让每一束灯光都恰好投射在相应的桌位上。每一桌的桌布纹路都不同,桌子中间放着漂亮的水晶花瓶,里面插着一朵新鲜的红玫瑰,还有一根未点燃的蜡烛安置在银色烛台上,就放在玫瑰花旁边,供客人自行使用。

    大厅的一角,专门请了人在那儿演奏乐曲。

    轻扬的小提琴声十分动听,旁边摆着的其他乐器,显然也不是装饰品而已,每一种都有专人负责。

    不得不说,如果是情侣的话,坐在这样的地方用餐无疑是一种享受。就算不是情侣,这样的优雅的用餐环境也不会让人觉得不满。

    至少,就连阿洛德这个f国人都很喜欢这儿的布置。

    四人依次入座。

    卡斯特很是自觉地帮秦笙拉开了椅子让她坐下,然后又帮她脱去了外套,递给了等在一边的侍者,挂到了衣帽架上面。

    阿洛德虽说不是瑟琳娜的情人,但到底也是知道用餐礼仪的,帮她拉开了椅子。

    两位女士入座之后,卡斯特和阿洛德才坐了下来。

    餐点已经提前订好,这会儿也不用多等,很快就上齐了。

    这种餐厅里当然不好不停地交谈,最多也就是情侣之间挨在一起来几句亲密的耳语。他们这一桌的情况比较特殊,干脆就专注起吃东西了。

    摆盘和味道都很好,牛排煎得恰到好处,鹅肝味道也很正,意面煮得爽口又不失嚼劲儿,红酒虽说比不上名酿,却也甘美醇厚。

    一开始或许还有点儿其他的心思,到了后来就完全被这里的美食给俘获了。

    下次可以带着小情人过来试一试了。

    瑟琳娜想着。

    以后再有机会,可以跟笙笙单独过来。

    不愧是母子俩,想的都差不多。只不过瑟琳娜的人选并不一定特指的哪一个人,卡斯特从头到尾都只想着秦笙一个。

    阿洛德看上去倒是没有多少情绪起伏,但也看得出对这顿饭很满意。

    秦笙也是完全享受起了美食,只不过红酒浅尝辄止。

    今早的事儿她可还没有全部忘记,如果不想再出现什么尴尬的情况,她还是不要多喝的好,免得又一个不小心喝醉了。

    等到吃完了饭,四人这才走出了餐厅。

    阿洛德这次来西班牙,本就是因为工作行程,到《beauty》杂志那儿拍完了封面照片,就要尽快离开。

    这顿饭也是人际交往的一次安排而已。

    “秦,你们的开学应该就在这段时间了吧?”在他们吃饭的时候,阿洛德的助手已经叫好了车子等在外面,这会儿阿洛德就站在车旁看着秦笙,“要不要一起回f国?”

    秦笙他们学校是九月底正式入学,还真就是这几天的时间了。

    卡斯特一听这话,耳朵都要竖起来了。

    之前还觉得这人老实呢,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放大招!

    瑟琳娜本来还在想着下次要带谁过来吃饭,这会儿也被阿洛德的话炸回了神。

    秦笙却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正常的样子,反而仔细地想了想,很明显是在考虑行程安排,然后才拒绝道:“不好意思,我大概还要再等一两天才会回去,就不好耽搁你了。十分感谢你的邀请。”

    她没有一口回绝,反而是经过了细细的思考。这样一来,让阿洛德连劝说的机会都没有了,总不好逼着她走吧?

    秦笙之前的确是没有多想的,就算当初朱莉安觉得阿洛德对她有那么点儿意思,她也以为是朱莉安想太多了。

    她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或许在音乐上有点太天赋,但又不是每个人都像卡斯特那样,因为一个声音就从国外追过去;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和她深交,然后渐渐了解彼此。

    直到现在,看着阿洛德那双带着几分期待的眼睛,秦笙才知道——朱莉安竟然没有看错!

    说实话,不管那些娱记的报道中对阿洛德有多少诋毁,至少在秦笙亲眼看见的事实里,阿洛德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长得好看,对待女士也算得上是绅士,并没有什么暴躁易怒的情况。

    但是,不管这人好或是不好,对于秦笙来说,只有能不能成为朋友的可能性存在。而其他的……

    她半点可能也不会考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秦笙其实是理智派的。否则在和卡斯特的关系中也不会一再放慢了步调。这对于某些感情至上的人来说未免有些冷情了,但这样又何尝不是一种负责的态度呢?

    换做其他姑娘,就算不会答应阿洛德隐含的追求意味,也会忍不住在心里yy一下和他谈恋爱的感觉。

    可秦笙不同,她对这些真的是一点儿想法也没有。

    她已经有了卡斯特这个恋人,先别说卡斯特已经很好,就算卡斯特是一个非常平凡普通的男人,她也不会因此对阿洛德产生什么旖旎的念头。

    在听到阿洛德的邀请之后,秦笙看上去是在考虑,其实已经做好了拒绝的决定。之所以先要思考一下,不过是想表明自己的态度。她是认认真真做出的决定,而不是草率地给出一个随便的答案。

    当然,这也是对阿洛德的尊重,不至于让他下不来台。不管怎么说,阿洛德从头到尾都是很有风度的,双方也算是有些交情的朋友,没有必要为了一件没戳破的事情闹得不好看。

    听到她的拒绝,阿洛德也不知道是该失落,还是该再说些什么。不过,他的心里倒是有一种“果然如此”的念头一闪而过。

    就算知道秦笙和卡斯特感情甚笃,就算知道这小姑娘对他并没有其他的意思,阿洛德这次还是想最后搏一把。

    秦笙刚到f国,朱莉安的车子就抛锚了,正好赶上他经过,顺路去接了人;秦笙和朱莉安去酒庄,又正好遇到了找弗兰克谈事儿的他;就连他这次突然接到通告,来西班牙拍摄杂志照片,也能遇到过来看望卡斯特的秦笙。

    或许他们是有缘的。

    阿洛德在吃饭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念头。

    说不定会有一个机会呢?如果一次都不争取,他说不定以后想起来也会觉得遗憾。

    就像是瑟琳娜看出来的那样,阿洛德对秦笙倒没有多大的执念,也不可能因为见过一两面就真的情深似海了。只不过,他的确是对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有些好感在的,还有那么一些想要了解她的冲动和好奇。

    这对阿洛德来说已经足够了。

    如果秦笙还是单身,说不定他们会有进一步的接触,让这份浮于表面的好感进一步加深成真正才爱情。

    但现在的情况,阿洛德并没有再进一步的机会了。

    说不定,从这儿回去以后,他们俩甚至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毕竟,一个是模特儿圈里的名人,f国有钱人家的贵公子;一个是还没入校的学生,从c国过来求学的普通人。

    除去这几次巧合,他们能有交集的机会太少。

    唯一争取的机会也这样被拒绝,阿洛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并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对着秦笙笑了笑,主动牵过她的手行了一个吻手礼:“那么,再会,可爱的姑娘。”

    说着,也不去看其他人的神情,他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很快就离开了这里,朝着机场而去了。

    在未得到允许的情况下主动对一位女士作出这样的行为,其实是一种不大绅士的举动。可阿洛德长得实在好看,行为也很克制,说话间还带着几分难得的释然和放松,让人根本生不出什么讨厌的心思来。

    这样的礼节在国外本就十分常见,如果不是他行礼之前没有征求秦笙的同意,别人根本说不了他半个不是。

    至少,就连站在旁边的卡斯特也不会因此觉得他太过分。只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在秦笙过来以后,不动神色地伸手握住了她的那只手,悄悄用手指擦了擦她的手背。

    以前怎么就没觉得这些礼节有些多余呢?

    秦笙本来还在为阿洛德的离去而放松,感觉到卡斯特的动作以后,就是哭笑不得了。

    这家伙!

    比起阿洛德这种成熟的男人来说,卡斯特的确多了几分属于少年人的朝气和稚气。

    可一个锅配一个盖儿,秦笙爱的却正是这样的卡斯特。

    围观了一切的瑟琳娜倒是对阿洛德的印象更好了些。

    看来,这小伙子还算是有些风度的。在得知没有机会以后,就爽快地告辞离去,并没有再过多纠缠。其实,换做她自己,还是更喜欢阿洛德这样浑身都充满了诱惑力的男人的。

    也不知道她这傻儿子运气怎么就这么好,还没做什么,秦笙就自己把人给劝走了。

    瑟琳娜看了一眼卡斯特,这家伙此时因为阿洛德的离去,已经全然放松下来,紧紧地拉着秦笙的手笑着说了些什么,半点儿也没有注意到她这个亲妈看过去的眼神。

    唉!

    还好她这个当妈的给了他一张好看的脸。

    瑟琳娜默默地想着。

    “笙笙,你快要回f国去了吗?”如果不是阿洛德刚才提起,卡斯特都快要忘记这件事了。毕竟这两天太过美妙,让他有一种自己已经跟秦笙永远住在一起的错觉。

    “对,明天再待一天,我就要回去了,”秦笙故意做出了一个苦恼的表情,“你知道的,开学。”

    九月底正式入学,而对于新生,还有他们这些因为特殊原因特招进来的学生,都有一个新生入学汇演等在那儿呢!

    汇演时间是在正式开学之前,效果会决定了他们之后是否能够正式入学,能被什么老师看中,能分到什么样的班级。

    所以,对于新生来说,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秦笙如果不是提前准备好了,也不可能在这样的空隙里抽时间来西班牙看卡斯特。

    就算今天没有阿洛德的“邀请”,秦笙今晚也会跟卡斯特提起回f国的事情。

    “那好吧,”卡斯特没有多说什么,只把秦笙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我会过来看你的,笙笙你要好好学习,别一直想着我了。”

    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秦笙笑着打量了一下卡斯特的脸,只觉得帅气无比,所以她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一定不会想着你的。”

    “那也不行!”卡斯特脸上的肤色是白种人特有的颜色,很容易就看出了这会儿脸色泛红的变化,“还是要想一想的,当然,我也会想着你的,aways。”

    卡斯特每次这样专注着看着她的时候,秦笙都难以拒绝他的任何请求,甚至很想伸手在他的头上捋一把。

    想到旁边还有瑟琳娜这位长辈在,秦笙还是按捺住了那股子冲动,随口应到:“好好好,知道了,会想你的。”

    卡斯特这才笑了起来。

    他好像总是格外的容易满足。只要秦笙对他笑上一笑,或是轻轻地在他脸颊上留一个吻,或是答应了他的一个小小的要求,他都会这样笑得一脸满足,好像是得到了全世界。

    有一种人,就算到了成年,就算已经白发苍苍,身上都依然留着少年人的赤诚和明朗。

    卡斯特就是这样的存在。

    他的个子很高,站在人群之中都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让秦笙一眼就能发现他的存在。

    他的面部棱角也已经发育成熟,并没有什么小虎牙、婴儿肥之类的特征,很明显就是正常的二十多岁的青年模样。

    可每当他这样眼神发亮地露出一个笑容,秦笙总会看到他身上那个金发蓝眼、满心热情的少年在对着自己眨眼睛。

    因为只有最后一天的时间了,卡斯特也不想在外面耽搁,第二天两人干脆就一起窝在家里看电视。

    无聊的广告片,浪漫的爱情片,幽默的喜剧片,不管是什么,都因为另一个人的存在而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只是简单的一个对视,都让空气里充斥着甜甜的味道;一个悄悄凑过去的亲吻,也会让人的眼神都迷离起来。

    瑟琳娜简直要被家里的这种恋爱气息给熏得头脑发胀,干脆提前离开,当天就坐上飞机往另一个国家飞去出差了。

    两人腻歪了一整天,卡斯特才不得不开着车子把秦笙送到了机场。

    新的赛季就要到来,机场来来往往的游客还挺多,其中有不少都是巴萨的球迷,对于卡斯特这个新星自然不会不认识。

    他在这儿,当然是不可能像c国那样,大摇大摆地直接出门的。

    在家就戴上了棒球帽和口罩,穿上宽松的卫衣休闲裤,确认这副打扮不会有人认出来,他才出了门。

    好在最近气温下降,机场里有不少人都是这样的打扮,卡斯特这样也不算什么特殊的,并没有往他这儿多看几眼。

    看着他这样子,秦笙总有一种自己在跟大明星谈恋爱的感觉,这在c国是没有的。

    当然了,秦笙最近忙着谈恋爱,也没有注意到国内的变化,还不知道她现在也算是c国的名人了。一旦回国,她也必须学着卡斯特这样,出门就要进行伪装。

    这一对儿,一个在c国需要遮头掩面,一个在国外需要隐藏自己,还真是一种“缘分”。

    又是一番道别,卡斯特才看着秦笙往登机通道走去。

    这时候,他突然想到有句话忘了说。可这儿的人不少,他遮着脸当然没有人认得出来,可如果叫出声……

    想到那场面就不太好办了。

    而且,人来人往的,周围都是各种嘈杂的声音,他就算扯开嗓子喊出秦笙的名字,她也不一定能够听得清楚。

    卡斯特连忙掏出了手机,趁着秦笙这时候还没有关机,赶紧打了过去。

    那边,秦笙一看手机响起,见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挑了挑眉,赶紧接通:“喂?卡斯特?”

    一边说着,她就一边转身,在人群里寻找起卡斯特的身影来。

    听筒里传来了机场人群嘈杂的声响,卡斯特的声音却还是清晰地通过了手机,在她耳边清清楚楚地响了起来:“笙笙,te\amo(西语:我爱你)。”

    秦笙正好这时已经看到了卡斯特。

    他站在那儿,头上还戴着那顶黑色的帽子,脸上蒙着大大的口罩,把自己遮了个严严实实。背景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机场透明的大大的落地窗。

    秦笙却好像看到了他顶着金色的头发,一双蓝色的眼睛温柔的像是星海,对着她开口道:“笙笙,te\amo。”

    这不是卡斯特第一次对她说起喜欢和爱,但是她依然觉得深受触动。

    这种随口把情啊爱的挂在嘴边,其实在很多c国人看来是很不踏实的,像是虚无缥缈的甜言蜜语,听着就让人觉得虚伪。在他们的认知中,仿佛只要喜欢说这些话,就是不可信的。

    但实际上呢?

    甜言蜜语本身并没有错。既然喜欢,为什么就不能大胆的说出口,既能够表达自己的感情,又能让配偶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说情话这件事不是不踏实的、不是虚假的,而是某些人不够踏实、太虚假。

    就像现在,秦笙是很喜欢卡斯特说这样的话的。她并没有觉得不安,反而能够感受到他心中满满的情意。

    “卡斯特?”秦笙对着手机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在听到他“嗯”了一声之后,突然轻轻地笑了一下,然后说道:“je\t’aime(法语:我爱你)。”

    礼尚往来。

    既然她现在要去f国了,干脆就用这最浪漫的语言,说出这最浪漫的爱情好了。

    说完以后,秦笙也不去看卡斯特的表情。当然,有口罩遮着,她也看不见。

    直接挂断了电话,秦笙一转弯就进了登机通道。

    在人群中,卡斯特还傻傻地站在那儿,手机里已经传出了挂断后的忙音,他却依然将手机贴在耳边一动不动。

    被口罩遮掩下的脸上,他的嘴已经忍不住笑得咧开,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西班牙距离f国并不远,坐着飞机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

    至少,对比起c国到f国的远距离航班,的确是快了很多了。

    秦笙一回去,就为罗伯特他们每个人送上了自己去f国时买下的一些小礼物。

    虽说他们也不是没有去过f国,并不是没有见过这些小东西,但这份心意却是难得的,几人都心满意足地收了礼物,对秦笙更是多了几分好感。

    刚一回来,秦笙就开始全力准备起汇报演出。

    钢琴弹奏的曲子已经敲定下来,就连练习也早就已经到位,她干脆去了一趟学校,准备去礼堂那儿看看场地的布置。

    学校当初寄过来的通知书里,就已经附带了一份学校的场地布置地图,秦笙很容易就从中找到了去汇报演出时要用到的礼堂的路线。

    还没走到地方呢,就看到了两群对峙的学生。

    很不巧,其中一方站在前面的那位,秦笙还是认识的。

    剪着一头红色的齐耳短发,普通的长相,却有一双格外漂亮的绿眼睛的女孩子,可不就是上次秦笙在办公室外面遇到的那个薇薇安吗?

    而站在薇薇安后面的那些学生,看上去并不像是新生,应该是学校里高年级的同学。

    这时候,周围已经渐渐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围观的群体在逐渐壮大。

    秦笙也莫不清楚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些人跟她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唯一知道名字的那位,貌似还对她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秦笙是过来学习的,自然不想卷进麻烦里,干脆就打算错开这两群人回去了。

    至于礼堂……

    明天再去看也是一样的。

    谁知道,她不主动去招惹麻烦,麻烦却是会自己找上门来的。

    在这个大多是外国人的学校里,秦笙这个模样是很容易引起人注意的。更别说其他人都在看热闹,就她自己往外走。

    本来还在跟人对峙的薇薇安一下子就注意到了秦笙的存在,双眼一亮就伸手指向了她:“你们不是说你们没有新生,所以不应战吗?喏,她就是这一届过来的交换生,是你们c国人的一员,这一次你们总找不到什么借口了吧?”

    见他们还有几分犹豫,薇薇安后面有一个人却忍不住开了口:“哈哈哈,算了算了,不敢应战就开口承认呗!黄皮猪,你们东方人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怎么可能跟我们的乐器之王相比呢?”

    在世界各国多种多样的乐器之中,现代钢琴被众多的音乐家们誉为“乐器之王”。

    因为它的体积最大、内部结构最复杂,更重要的是,它优良全面的性能和广泛的用途都是其他任何乐器无法与之相比拟的。

    这一点,站在薇薇安他们对面的那些黄皮肤c国人也是知道的,毕竟他们都是学音乐的。

    但是!

    “黄皮猪”这样带着明显的种族歧视的话他们却绝对不会接受!

    就算是本来打算离开,却因为薇薇安而卷进来的秦笙,这一刻也皱起了眉头。

    不管是什么情况,作为一个c国人,在国外,他们就代表着祖国的形象,一言一行都被其他人看在眼里。

    别说没有什么矛盾,就算是有,在这种时候,他们也是一个团结的整体。

    秦笙本来没打算理会薇薇安的说法,依旧打算走自己的路,这时候却直接停下了离开的脚步,转身走了过去,加入了那群人的队伍,正好和薇薇安面对着面。

    她看向了刚刚开口的那个人:“道歉。”

    这种时候,软弱是不起作用的,只会让别人嘲笑自己和自己背后的祖国。只有强硬起来,让别人知道你的态度。

    而且,他们并不是单兵作战,他们有自己的同伴,有自己的团队,又有何惧呢?

    那人没有想到,这个不过是被薇薇安随手指出来的“路人”,居然会第一个开口,还想让他跟这些人道歉。

    秦笙的脸色看上去相当镇定,不过是一个词,却让她说出了铿锵有力的感觉,平时显得格外动听的声音,这会儿却多了几分让人正视的力度。

    那人先是被秦笙的表现弄得一愣,然后就嗤笑了一声:“就凭你?还想让我给你们道歉?呵,想得美。我说得难道有错吗?你们的音乐如果真的那么好,为什么不滚回你们自己国家去,还要辛辛苦苦到国外来学习?居然还想跟我们理论,哈哈哈,这可真是太可笑了!黄皮猪,我就这么说了,你能怎么样?”

    秦笙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长得漂亮却柔弱,比他们西方人纤细得多,一点儿也不会让人觉得可怕,这身体壮实的年轻人当然没有把她的严肃当回事儿。

    不过,同样是那一方的薇薇安,还有其他人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们的确相信他们的西方乐曲是最好的,可并不认同这位同伴的说法。至少,那些侮辱别人种族的言论让他们接收不了。

    甚至有几个人还是种族主义自由平等号召团队的成员,此时看向他的表情都带有几分不善了。

    “你的说法都错了,不管是音乐还是其他文化,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特色,每种文化都有它们的魅力,你是什么音乐大家,还是什么资深的音乐研究者?居然能够这样明确地给出东方音乐远不如西方音乐的结论!”秦笙目光灼灼,声音铿锵有力,半点也不因他强壮的体型和恶意的嘲笑而退缩。

    作为秦家人,c国的音乐魅力有多大,她再清楚不过。越是挖掘,越是会为祖先的智慧而震撼。

    她怎么可能任由这么一个无知的家伙侮辱他们的民族文化呢?

    况且,还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的歧视。

    “至于音乐如何,我们可以后面再来讨论,但是!”秦笙看了看站在后面的那群同样是跟她一样肤色的同学,“那样的字眼,我是不会说出口的,希望你也永远不要再说出口。现在,请你为了你不当的言论跟我们道歉!听着,请、你、立、刻、道、歉!”

    “好!”

    围观的学生并不都是跟那个人一样的种族论者,不管谁的音乐更好,但上升到人身侮辱和种族歧视就是不对的。

    如果秦笙他们软弱可欺,这些人最多也就是心里对那人不喜欢而已,犯不着为了一群自感懦弱的人出头。

    但秦笙这样据理力争的样子的确很合他们的心意,就算是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信仰和文化,这时候也忍不住为她叫了声好。

    连薇薇安这个一心要打败秦笙,在罗伯特教授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的人,此时也觉得秦笙其实还不错。

    至少,一个不会背弃了自己的种族和国家,一个始终以自己的国家和文化为傲的人,是不应该被别人侮辱和轻视的。

    就像是秦笙所说的那样,东西方的音乐文化孰优孰劣,还轮不到他们下结论,就算不服气,后面比过一番就是了。

    但是,“黄皮猪”这样的称呼,的确是该给一个说法的。

    那人被其他人的反应弄得有些下不来台。

    他本来觉得,这儿大多都是和他一样的白种人,除了那些黑种人,就是对面的这些黄种人属于劣势了。不管怎么样,支持他的人都在多数的。

    但是现在事情的发展显然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可他能说出那样的话,显然就不是一个肯轻易罢休的人,即使秦笙说到了这个地步,依旧是梗着脖子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我有什么错?不过就是实话实说罢了。别看他们现在叫着好,心里怎么想的还不一定呢!”

    狗急跳墙,这人急着想要为自己强制拉拢同伙,说起话来也就多了几分冲动。他这简直就是地图炮,一句话把大家都给得罪了。

    秦笙并不因为此时的形势偏向自己这一方就觉得高兴放松,反而盯着他说道:“我想,在f国音乐学院这样的高等学府中,这样低劣的称呼应该是不存在的。你说,如果学校里知道你的这种做法会有什么反应?看你应该也快要毕业了,你应该不想在最后一年被劝退吧?”

    国外虽然少不了这种对种族主义根深蒂固的家伙,但更多的人还是喜欢平等自由。而且,大多数人就算心里瞧不起其他民族,也绝对不会在公开的场合说出来。

    在有的国家,甚至有出台的法律对这样的言行表示惩治。

    f国音乐学院这样的高等学府,当然不想被挂上种族歧视的污名。

    如果这件事情闹大了,会有什么后果是很明显的。

    那人脸色愈发的难堪了一些。

    站在秦笙后面的那群人本来对秦笙没什么感觉,只不过是被薇薇安随手指到的人,就像是给了对方一个给他们下马威的契机。

    但是,这会儿秦笙的表现却让他们甚为触动。

    不管这位是不是新生,也不管她的能力是强是弱,总之他们已经承认了对方是他们团队的一员。

    大家都纷纷对着那人说了起来。

    “本来就是你的错,难道你还想被退学吗?”

    “快点道歉!我们不接受你这样的说法!”

    就连一边看热闹的人群也跟着附和起来,薇薇安他们那边的人都加入了进来。

    “道歉!”

    “道歉!”

    “道歉!”

    不停地响起来的声音,总算是摧毁了那人的心理防线,他不得不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对着秦笙他们鞠了一躬:“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以后不会再说这样的话。”

    说完以后,他就满脸通红地挤出人群迅速离开了这里。

    不管是不是真心的,也不管他说到的以后会不会做到,至少这个“道歉”秦笙他们是得到了。

    人首先要自强,才能真的强大;首先要自尊,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秦笙他们的表现,正好就说明了这一点。

    今天如果这群人被那人的强势压迫,低着头承认了他的说法,那么他们不仅得不到这样的一声道歉,之后甚至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是更多的人对着他们满脸嘲弄地喊出“黄皮猪”、“黄皮猴子”这一类的称呼,而且绝不会有人为了他们出头。

    但是,有了今天这一出,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人轻易地对他们说出这样带有明显侮辱性的字眼儿。

    这件事之后,秦笙这个本来没有多少存在感的新人,在其他人的眼里倒是有了一定的分量。

    不管是那些和她同一阵营的同学,还是薇薇安他们这边的伙伴。

    “好了,既然他已经离开,我们就来谈谈接下来的事情吧!”

    薇薇安直接看向了秦笙,半分也不相让。

    前面她站在秦笙那边,可不是说她已经成了对方的朋友。刚才她不过是看不惯刚才那人的举动,也很不认同他那样侮辱别人的做法。

    她就算要赢,也要赢得堂堂正正,而不是靠这种下三滥的辱骂。

    现在,既然问题已经解决好了,自然就要回归她想要的战场上来了。

    秦笙此时还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从刚才的对话里也大概知道了点儿情况。

    无非是两群人,一边坚持认为西方乐曲才是最美妙的,西方乐器才是最棒的,东方的都是落后的垃圾;

    一方坚持认为,东方的音乐文化并不落后,自有其独特魅力,其中的底蕴远不是西方音乐能够比拟的。

    双方都对对方的说法不服气,所以就这么吵了起来。

    对于这种音乐派系不同的争吵,不仅是东西方之争,还有乡村音乐、摇滚、古典音乐等等的派系之争,在学校里从来就没有少过。

    他们这样的学生当然不会因为这种争吵而带着刀子锤子打上一架,最好的办法无疑是用音乐分出胜负。这样的方式,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在更大的音乐圈子里,都是很正常的存在。特别是现在,正处于正式开学的前期。

    所以,薇薇安他们就直接选中了新生汇演这个“舞台”。

    在这样公开的场合,全校的师生,学校出名的教授都会到场,到时候谁表现得好,谁表现得差,一目了然。

    虽说一个人的表现并不能代表所有,但这也算是最直观的事实了。

    不过,因为东方人那边,虽说除了c国人还有其他国家的人,但无一例外,都处在少部分的状况中,每一年能够有机会得到通知书过来交流学习的新生实在是太少,很多时候更是一个也没有。

    而薇薇安这边,她作为新生代表,实力无疑是已经得到了认可的。

    如果真的要迎战,东方人这边没有新生,派老生上场,赢了要说他们赢得不光彩,欺负人家新生;输了更是会被嘲笑,连一个新生都赢不了。

    就算真的有新生到来,因为数量太少,根本没有多少选择的可能,怎么好跟薇薇安这样已经通过了大多数新生认可的人比赛呢?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专业几乎都是跟西洋乐器有关,要不也不会过来学习了。用东方的乐器去新生汇演上表演?

    就算真的赢了薇薇安,确定能因此被教授们看好吗?要知道,这场新生汇演的重要性不只是在于能不能顺利入学并被分到好的班级里去,还关系到能不能被一些出名的教授看中收为弟子!

    前面的还好,后一条可是一个对新生来说相当难得的好机会啊。

    这可是新生汇演,一个非常重要的场合。

    稍不注意,那位难得的从东方过来的学生,说不定就要被这所学校拒之门外,或者还会被打击得再也不愿面对音乐了。

    所以,他们之前才会那么为难。

    就算薇薇安指出了秦笙,也不能立刻做下决定。

    知道秦笙对这个情况不太了解,后面已经有人站在她的旁边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还有之后的发展都说了一遍,顺带着还劝说了她几句,免得这位不错的小姑娘一个冲动把自己搭了进去。

    秦笙却对这个相当感兴趣。

    一种文化,总是故步自封肯定是不行的。

    秦家的音乐,从以前单纯的东方传统音乐,到现在已经学会了融合西方元素。

    秦父秦母的乐团不仅在c国出名,就算走出了国门也依旧是声名远播,足以证明他们的成功。

    不过那是乐团,秦笙走的是个人的路线。

    要融合,首先就要了解不同文化的特色,专研它们各自的优缺点,找到最适合的切入口。

    以前都是她自个儿跟自个儿练习,现在突然冒出了一个好机会,薇薇安在他们口中还是很有实力的那种人,对于秦笙来说,简直是求之不得!

    至于学校的新生汇演。

    秦笙的确是不用担心的。

    罗伯特的表现足够给她信心。

    她相信,就算别人有其他的想法,至少罗伯特是一定不愿意放弃她的。

    而且,前些日子在弗兰克那儿弹琴时说过话的那位学校的校董兼副校长,明显也对她十分满意。

    秦笙向来不是什么冲动派,做事情有条有理,都是有所依据的。

    这会儿,有了罗伯特和那位副校长的存在,她根本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怎么会放弃这送上门来的好机会呢?

    “好!”秦笙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说道,“我答应了,就是跟你斗琴,对吧?”

    “当然!”薇薇安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同意,立刻大喜,“我用钢琴,你用你们东方的乐器,到时候咱们新生汇演就一起上台了。”

    至于弹奏的乐曲,既然是斗琴,当然不会提前公开,就看谁能够压倒谁了。

    好像是怕秦笙会突然反悔,一说完话,薇薇安立刻就叫上他们那群人,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其他的围观群众见证了这件事的始末,也各自散开,私下里讨论起了几日后的新生汇演。

    这一届的汇演,倒是因为这个而让人多了几分期待。

    在不远处的几个人也目睹了这件事的发生。

    “罗伯特,你收的这个学生……真的不错。”如果秦笙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说话的就是她心里的依靠之一,那位在弗兰克酒庄见过的校董女士。

    “唉!我倒是想收她为学生,却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老师……”罗伯特郁闷地说道,“等到这次汇演结束,我可得问问了,免得被其他老家伙抢了先。”

    “你们难道不阻止吗?”旁边有人问道。

    “为什么要阻止?”罗伯特和副校长相视一笑,“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题外话------

    ps:谢谢lellomimi、小恋恋、不语、末末的鲜花,谢谢末末的钻石,谢谢楼楼、爆米花、愚愚、139**6868、sophia、wiebitte、栗子、小鲤鱼、小溺的月票,谢谢千言、楼楼、愚愚、sylvia、巴卫、wiebitte、小溺的五星评价票,恭喜栗子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