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95 突如其来的比赛邀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月的空气中已经带着微微的凉意,和缓缓吹来的风一起扑向脸颊,凉凉的,却又不会冰冷到让人觉得刺激。

    秦笙抱着几本书走在校园里,难得地享受着今天这悠闲的时光。

    刚入学的这段时间,她忙得脚不沾地,新的课程计划、新的教室老师,这些通通都需要熟悉一遍。国外的正式课程其实并不多,但课余的作业要求却不低。

    当然,大可以不在意这些,但能学到这个份上的学生,谁会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呢?一个个都是卯足了劲儿地加油。

    秦笙本就是学习一年的交换生,如果想要学到足够多的东西,她就需要用一年的时间学习别人几年的课程,时间安排上怎么可能不紧凑。

    这阵子的忙碌,让她连想卡斯特的时间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在封闭式训练营里过得怎么样了。

    今天难得有半天的放松时间,秦笙打算去琴房里练习一会儿,然后就到学校里随意走走,好好放松一下最近紧绷的神经。

    琴房里已经预约好了练习时间,这会儿过去也不用担心跟别人撞上。

    不得不说,这儿的设备都相当出色,不管是其他的音响设施、投影仪之类,还是他们经常要用到的那些乐器,几乎都是学校里花了大价钱精挑细选而来,甚至还有专门的人员进行定期的维护保养。

    因为开学前的新生汇演,还有“罗伯特的学生”这个名号,再加上这段时间的表现,秦笙在他们这一届的学生中已经有不低的名气了。

    她实力强,为人低调温柔,又背靠着罗伯特这座大山,自然很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

    可是,不管是因为想从她这里得到好处,还是真的觉得她人不错,朋友她愿意结识,其他的一概拒绝。

    闹到现在,大家几乎都知道秦笙有一个长得不错的男朋友。但是,谁也没有看到过那位“神秘的男友”到底长什么样。有不少人认为那个人其实是秦笙虚构的,就是为了挡住这些花花草草,免得打扰了她学习。

    秦笙也不刻意去解释。

    反正别人信不信也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不来干扰她的生活就行了。

    琴房很快就到了。

    秦笙加快了脚步,正准备去叫管理琴房的老师开门,就发现这儿的门原来是虚掩着的,并没有上锁。

    秦笙推门进去,随意看了看,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她也不担心会不会是有人行窃之类的,毕竟这么多贵重物品,学校怎么可能没有防范措施?但凡是什么东西不见了,很快就能查得清清楚楚。

    说不定是那位老师有事要走开一下,所以提前给她开了门?

    秦笙想了想,还是坐到了钢琴前。

    她随意翻开了琴谱。

    这不是课堂上老师要求的内容,而是罗伯特单独给她列出来的练习曲目,上面全都是一些高难度的炫技曲。据戴维说,等到技术过关以后,还会有另一本琴谱,上面的曲子会更注重情感。

    而且,罗伯特的要求可不只是普通的练习就行了,这些曲子最好要弹得熟练,流畅到不错一个音符。其实就是让他们全部记下来。

    这些,戴维都是经历过的。

    好在秦笙在这上面的天赋的确不错,很多谱子弹过一遍之后就能几个大概,只要多练习几次就能保证完全记下来了。否则,她一定会很头疼。

    今天她要练习的是一首之前没有弹过的新曲。

    在来之前,秦笙就已经仔细地看过曲谱了,这会儿坐在钢琴前,她又仔细地看了看,然后才将手放到了琴键上。

    不一会儿,动听的音符就这么在琴房里响了起来。

    第一遍的时候,在某些难度较高的地方,秦笙免不了会有些磕磕绊绊;

    第二遍,就已经要流畅得多了,但整体还不够娴熟自然;

    第三遍,她已经能够顺畅地弹出整首曲子,中间没有一个错误;

    第四遍,如果没有看到整个过程,听到这里还以为她其实对这首曲子很熟悉,以前练过不知多少遍了。

    但她并不满足于这个程度,第五遍、第六遍、第七遍……

    终于,在弹到第十遍的时候,总算是达到了她自己在心里定下来的标准。

    在整个过程中,同样的错误她从未犯过第二次。几乎是前一遍出现过什么问题,下一次就肯定能够改正,甚至在那个细节处理得更好。

    时间这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就算中间有过短暂的休息,秦笙也感觉有些疲惫了。

    她并没有立刻离开琴房,而是坐在那儿活动了一下手腕和手指,等到身体稍微适应了一些,这才弹起了钢琴。

    不过,她没有再弹之前的那首曲子,而是弹奏起了一首欢快的f国小调。

    在秦笙看来,弹琴这件事儿并不只是为了炫技,更多的还有热情和快乐。虽说练习技术是必要的,有了更娴熟的技术,才能更好地表达感情。但是,她并不准备在这样的练习中磨灭了自己对钢琴的热爱。

    所以,每次弹完了这曲谱上的曲子,秦笙都会弹一弹其他喜欢的曲调。

    或是从前喜欢的民间小调,或是一首流行歌曲,或是琢磨着谱出街边偶然听见了的一两句别人哼出来的调子……

    这种方式,让她的情绪逐渐放松下来,更加享受起每一次的练习,而不只是神情麻木地去完成一次老师布置下来的任务而已。

    今天,秦笙弹奏的f国小调,就是从南希那儿听来的。

    她花了一天的时间学会,每一次练完琴就会试着谱曲,如今总算是可以把整首歌弹出来了。

    和之前练习曲子时满脸的严肃不同,这会儿她的神情变得轻松而愉悦,连眼角都开始飞扬起来。

    弹过了第一遍之后,第二遍她已经忍不住跟着琴声唱了出来。

    这首小调貌似是来自南希从前所住的小镇,有一种十分独特的风格,不管是轻松的曲调,还是直白的歌词,都带着浓浓的f国味儿。

    秦笙在语言上的天赋还算不错,f语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学习,如今来了这边不停地使用,听上去更是标准了,这会儿唱起小调,就像是一个纯粹的f国少女在这初秋的日子轻快地歌唱。

    这一次弹唱完毕,秦笙没有再多耽搁,收拾好了东西以后才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了,嘴里甚至还忍不住哼着那调子,看上去心情极好。

    “啪啪啪!”

    从角落里突然响起了鼓掌的声音。

    秦笙被这动静给吓了一跳,手里的书都差点儿掉在了地上,猛地转身朝那边看去。

    琴房的一角布置成了一个三角区,有时候老师会在那边处理一些文件。因为有其他东西遮挡,一时之间还很难看清楚那边的动静,所以秦笙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那里有什么不对。

    直到现在,才看到有两人从那儿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正是她已经很熟悉的琴房管理老师。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看上去大概已经快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十分正式的西服,看上去明显不是学校里的老师,有一种属于生意人的精明。

    刚才鼓掌的人就是他。

    琴房管理老师一脸笑意地也跟着鼓起掌来,看上去对身旁那人态度还不错,显然对方并不是什么不正当的外来者。

    “弹得很好,小姑娘,”那人往这边走来,脸上的笑容十分真诚,“唱得也很好!”

    秦笙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却还是礼貌地行了个礼,这才笑着回答道:“谢谢你的夸奖,先生。”

    “哈哈哈,别客气,叫我比利就行了,”他笑着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你是这儿的学生还是老师?”

    比利心里也拿不定主意。

    秦笙弹得太好了。

    第一首曲子,难度相当高,秦笙在弹第一遍的时候,比利还以为那就是她的最高水平,只觉得有那么几分悟性,却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第二遍的时候,他开始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等到了第三遍,比利已经完全打消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这姑娘原来是第一次接触这首曲子,所以第一遍才会略显生涩,可在短时间内居然就能做到这么熟练流畅……

    这哪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学生啊,这简直是一个难得的天才!

    光是弹奏钢琴曲也就算了,等到后来,她还唱了歌。

    比利也算是听过很多人的歌声了,其中不乏让人喜欢的,可这个来琴房练习的女孩子的歌声依旧给了他震撼感。

    就算只是一首f国的民间小调,也让人为她的嗓音而惊艳。

    不管是弹琴还是唱歌,这样的高水准都不像是一个学生能够达到的。

    可要是说她是什么教授、老师吧?

    她的年龄看上去又太过年轻了一些。

    但是,东方人的面孔在他们眼中向来是不显老的,很多四十多岁的女人,稍加保养,他们也会以为对方还是个少女。

    所以,比利才会有这样的疑问。

    旁边的老师显然跟比利的关系还算不错,这会儿忍着笑意介绍道:“这个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秦,刚刚入学不到一个月呢!是从c国过来的特殊交换生,对了,之前你错过的那次新生汇演的斗琴主角,说的就是她,也就是罗伯特先生刚收的第二个学生。”

    “难怪啊难怪……”

    秦笙和那个老师都以为他会说,难怪弹琴弹得好,原来是罗伯特的学生。

    谁知道,比利却一脸认真地说道:“难怪罗伯特先生会收下你做他的第二个学生。如果我是他,也会这么做的,毕竟这样可爱的小姑娘,弹琴唱歌都这么厉害,可真是太难得了。”

    自从被罗伯特正式收为学生,秦笙听到的都是“难怪xxx,原来是罗伯特的学生啊”这一类的腔调。

    当然,那些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也没有要讽刺她的意思,不过就是随口一句感慨而已。

    但是,话中的重点到底还是放在了罗伯特这个老师的身上。

    秦笙并不会因此生气,也不会后悔成为了罗伯特的学生,早在她作出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天,罗伯特就跟秦家和秦老爷子一样,是助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阻力。

    接受了他们的帮助,享受了一定的好处,就要承担这样的压力。

    秦笙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但是,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够站在更高的地方,那时候别人提起她和罗伯特,不再是以这样的语气和说词。

    但听到比利这么说,秦笙还是挺高兴的。

    那位琴房管理老师其实也挺认同比利的这种说法的,再看比利伸手进口袋的动作,神色中先是闪过了一丝惊讶,下一刻就已经带着几分了然了。

    想道比利的工作,他笑了笑,这是看中秦笙了吗?

    果然,比利很快就拿出了一张名片,十分客气地递给了秦笙:“你好,秦,我诚恳地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节目。”

    秦笙迷迷糊糊地接过了名片,上面除了比利完整的姓名和他的联系方式以外,只画着一朵漂亮的紫荆花和一金一银两个奖杯。这图案还是浮雕样式的,上面甚至专门镀了一层亮粉,看上去相当漂亮精致。

    “这是?”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但秦笙一时之间还没能想起来。

    见她这样子,旁边的老师才说道:“这是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比利是大赛主办方的一员,他是有邀请资格的,这是在邀请你正式参赛呢!”

    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是一个专业性质不低、含金量很高的歌手大赛。

    每四年举办一次,每一次,主办方会派出专门的人员从各国各地搜索参赛选手,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一张这样标志着紫荆花的名片,如果看中了谁,就会把名片交给他\她,作为参赛的邀请函。

    受邀的群众范围很广,有可能是专业的音乐生,有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有可能是著名的音乐家,也有可能只是街头的流浪卖艺人,有可能是出道的歌星,还有可能是街边小贩……

    只要能有一项和音乐有关的才艺让这工作人员看中,就能够受邀参加比赛!

    每一届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的比赛项目都不同,有时候甚至会在节目的直播过程中临时想出什么项目来,根本容不得人提前准备。

    而且,这些项目也不都是和音乐专业相关的,可谓是一个全面性的舞台。

    但是,无一例外,每一次从这个比赛中走出来的优胜者,绝对会收获大量的荣誉和资源。如今m国那位刚宣布退出娱乐圈的第一天后,就是十几年前的那一届紫荆杯的冠军。

    这个节目不只有可看性,而且算是一项全民参与的活动,里面的评委也都是音乐圈里各行各业的翘楚,专业水平相当高。就算不能取胜,能够得到这些人的指点,对于自身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更别说有的人正好入了某位评委的眼,说不定刚一被淘汰,就攀上了一条大胳膊了。

    不管是对于那些想要提升自我能力的人,或者是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获得名气和利益的人,参加这个比赛都是一次很好的机遇,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秦笙被这位老师这么一说,立刻就想了起来这个标志是在哪儿见过了。每一次节目开始之前,可不就是要出现这个紫荆花带着一金一银两座奖杯的标志图案吗?

    这个比利居然是邀请人之一!

    见秦笙没有立刻答话,比利才笑了笑说道:“你不用急,可以慢慢考虑。三天之内打电话通知我你的决定,如果同意,我就告诉你比赛需要注意的事项,并且开始准备;如果不同意,到时候我会过来收回这张‘邀请函’,可以吗?”

    “好的,十分感谢你,”秦笙想了想,还是点了头,“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

    比利出现以后态度一直都很随和,给秦笙留下的印象很是不错。单从这方面来说,秦笙也不会立刻拒绝对方的邀请。

    不过,其他方面还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的。

    她的课程安排的很紧,还有罗伯特的课余要求,不一定就能有去参加比赛的时间。

    就算真的决定参赛,她也还需要跟还在国内的方冰打一声招呼。

    在这种情况下,节目组的合约应该是要跟维度工作室那边谈的。可最近这段时间,方维的新专辑恐怕还在紧张得录制当中,并且还要开始后期的宣传工作,方冰能够走得开吗?

    这么多的问题,秦笙不可能因为对紫荆杯的喜欢还有对比利的好印象就轻易做出决定,这是对自己,也是对他人还有节目组的不尊重。

    比利显然对这种情况十分熟悉了,所以很体贴地给出了一个考虑的时间。

    三天的时间,如果秦笙有意参加比赛,足够她去努力协调各方面的关系了。如果她本就无意参加比赛,这样先留出一个考虑期,也能给彼此一个余地,就算最后还是拒绝了,也不会让比利丢了脸面,时间也不会长到让他没有机会继续挑人。

    秦笙对这样的安排也是满意的,当然不会拒绝,带着那张名片和自己的几本书,跟他们告辞以后就离开了琴房。

    “唉,我果然是个劳碌命……”秦笙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本来今天是准备去散散步放松一下的,结果就砸下了这么一个大消息。

    她现在只有立刻回家,把这事儿告诉罗伯特,和他先商量一下,如果这里没有问题,再去联系方冰。如果方冰没时间过来,也可以请工作室其他人代劳一下。

    “说是过来挑乐器的,结果就变成挑人了?”那个琴房管理老师在秦笙走后,才笑着对比利说道,“你这是一箭双雕呀!”

    “哈哈哈哈,这还不是因为你们学校的学生太过优秀了吗?”比利一点儿也不客气,笑了几声在这老师的肩上拍了拍,“好了,乐器租借的合同已经处理好了,人呢,我还真没有想到正好遇上了这个小姑娘。走吧,我请你吃一顿大餐表示感谢,怎么样?今天如果不是过来找你,我还真没有这个运气遇上这样的好人选。”

    每一次的紫荆杯大赛,中间都需要用到许多的乐器。除了选手的某些自选节目可以用他们自带的小乐器,其他不好随意搬动的大型乐器,还有统一的技艺考查用到的乐器,都需要节目组自行准备。

    这么多种乐器,节目组不是没有那个钱购买。

    但是,很多乐器都是需要细心保养的,否则很容易受到损伤导致音色变味。

    每四年才会举行一次的比赛,节目组不可能为此专门派人进行定期保养。

    所以,找合作方租借就是最好的选择。

    每一次的紫荆杯大赛,一些著名的琴行,还有几个国家有名的音乐学校,都会是他们合作的对象。

    f国音乐学院就是其中的一个。

    比利这次过来,其实就是来检查乐器的情况,顺便签订合约的。没有想到今天如约过来,刚签好了合约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看旁边这位的表现,应该是今天过来练琴的人。

    比利也不知怎么想的,当时竟然拉住了旁边的老师,两人就这么坐在里面,听完了秦笙练琴的整个过程。

    从一开始的不以为意,到后面的惊讶,秦笙可谓是在比利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听了秦笙弹得第一首曲子,比利其实就已经有了给出名片邀请函的念头了,但还有几分犹豫。

    毕竟这比赛中的项目很多,如果只会弹钢琴,并不一定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可能。

    要知道,他们这些邀请人选中的参赛者,最后得到的成绩,其实是对各自的邀请人也有影响的,关系到了奖金、升职、名誉等等问题。比利想要慎重一些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是,当秦笙开始弹起第二首曲子时,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比起第一首炫技曲,比利显然更喜欢第二首。

    特别是秦笙的歌声一出,他立刻就决定了——就是她了!

    这样的琴技,加上这样的歌声,即使出了什么意外不能夺冠,也绝对可以在舞台上大放异彩!

    所以,比利很是爽快地就给出了那张有特殊标志的名片。

    因为秦笙经常过来练琴,小姑娘笑起来温温和和的脾气极好,弹起琴来也让人大为赞叹,加上还有罗伯特这个老师,琴房的这个管理老师对她的印象极好。

    这会儿听到比利时真的选中秦笙了,干脆在去吃饭的路上给他友情普及了一下关于秦笙的那些事情。

    之前比利就已经听说了斗琴的消息了,只是这段时间他一直忙于乐器租借的问题。而且,其他人几乎都已经找到了各自的参赛者了,他却一个都没有看中,直到今天还把那张名片留在手中,他怎么能不急?

    在这种情况下,比利可没有心思去关注那些新闻。

    所以,知道归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他并不清楚。

    刚才在琴房里他就听到这老师说秦笙是那次斗琴的主角,现在事情好歹是完成了一半了,他总算是来了兴趣。

    两人干脆在饭店里要了一个包间,免得会打扰了其他人。

    比利很快就从手机上搜到了那个视频,兴致勃勃地点了进去。

    因为刚刚才见过对方,加上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这会儿比利一眼就认出来了视频中的秦笙。

    等到斗琴部分开始,他的呼吸都跟着这琴声的节奏急促起来。

    视频结束之后,他还坐在那里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才对着旁边的老师说道:“这个小姑娘可真是不得了啊,我看这次的比赛,如果她能参加,一定可以获得一个相当漂亮的成绩!唉,现在我是真的期待她能够同意我的邀请了。”

    “这有什么……”这个老师随意吃了一口菜,吞咽下去之后才说道,“这姑娘还会很多乐器呢!刚才琴房里的乐器你也都看过了吧?那里面有好几样我都听过她的演奏,水平相当不错。而且,剩下的部分我还不确定她是不是也会呢!”

    说起这个,他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有时候,天赋真的是太重要了。

    他知道秦笙十分用功,但如果是一个庸才,就算每天坚持练习,也不可能做到秦笙那个地步的。学好一种乐器容易,两种也不算难,但是她那个程度……

    至少,他自己就做不到。

    这一点,他可不会觉得是罗伯特的原因。

    一来,罗伯特才刚收秦笙做学生不到一个月;二来,其中很多乐器罗伯特自己都还不会呢,怎么可能去教秦笙?只能说,那些都是她来f国之前就已经学会的技能。

    都说那些东方人太过落后,在艺术上面比不过西方人的造诣。

    以前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现在嘛……

    有的话,还是不能说得太满了啊!

    他在这儿感叹这些,比利却是又一次收获了惊喜:“我的上帝呀,那可就真的是太棒了!不行,我得想个主意。我要不要去拜访一下罗伯特先生,请他帮忙说服一下秦呢?不不不,这样绕过对方去找她的老师谈这些,实在是不礼貌。算了,我先等三天,如果被拒绝……”

    “被拒绝你会怎么样?”旁边的这位老师好奇地问道,“放弃之后另找其他的人?”

    “不,”比利摇摇头,“当然是想其他办法,我总是能够找出什么理由说服她的。”

    “看来,你还真是对秦抱有很大的信心了。”

    因为紫荆杯大赛需要,这位管理琴房老师是学校里专门负责和比利接洽谈判的,也不是第一次接触比利了,但还真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模样。

    “当然了,”比利得意地笑了一下,“这一次,我可一定要让他们大吃一惊!”

    “那我就祝你旗开得胜了。”

    两人相视一笑,举起杯子碰了一下。

    秦笙此时已经回了罗伯特家里,先是去楼上放好了东西,这才下来和南希一起修剪她的小园林。

    等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罗伯特和戴维才一前一后回来了。

    “老师,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先让罗伯特歇了一会儿,秦笙才走了过去,“你有时间吗?”

    旁边的戴维见此,准备避开这里。

    秦笙笑了笑:“师兄,你不用躲开,不是什么私事儿,你也可以给我提提意见的。”

    “哦,什么事?”罗伯特和戴维都来了兴趣,坐在那儿看向了秦笙。

    她这才把比利给她的那张名片递了过去。

    还不等秦笙开口,这两人就已经瞬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们在这上面可比秦笙熟悉得多,一看这名片就想到了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

    “你接到邀请了?”罗伯特开心地笑了一下,“嗯,不错不错!去参加啊,这有什么好考虑的。这个比赛可不是那种扮丑的娱乐节目,还是值得去参加的。”

    戴维也是一样的看到,对着秦笙劝说道:“老师以前还担任过这个比赛的评委,秦,你的确可以去参加试试。”

    “没错,”罗伯特点头,“这比赛很有意思,可别小瞧了那些人。有的时候,真正的高手其实就是隐藏在民间的那些街头艺人。比起做评委,我倒是很想去参加一次比赛的,就是没有人邀请过我。”

    说着,他还无奈地耸了耸肩,看上去是真的这么想的。

    秦笙和戴维对视了一眼,对罗伯特的这个想法不作任何评价。

    开什么玩笑,就罗伯特的水准,还有他在音乐圈的地位,谁敢邀请他去参加比赛?能邀请他去做其中一期的评委,已经算是极大的荣幸了。

    “我也想过这些,”秦笙对这个比赛也是很感兴趣的,“但是,学校里的课程安排太紧张了,我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交给我来!”罗伯特摇了摇头,“有很大一部分课程,按照你现在的水平来说,日常的听课已经不需要了。放心吧,全勤和平时的测验学分你不用担心,只要保证期末的考核你能通过就够了。可以保证吗?唔,我想这个答案一定会是肯定的。”

    都不用秦笙回答,罗伯特就已经自己给出了答案。

    “我这里的课程安排就先暂时放一放,反正不急在一时,”罗伯特认真地考虑着,然后抬头问道,“给你的琴谱练习到哪儿了?”

    秦笙连忙把今天练的那首曲子的名字说了出来。

    罗伯特顿时睁大了眼睛:“咳咳,秦,我说的练习,可不是弹一次就够了,标准是什么样的,戴维应该告诉过你吧?”

    他这隐含的意思,就是你别光顾着赶进度,随便弹一弹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只不过,顾忌着秦笙作为女孩子的脸面,没有直接说出口。

    “当然知道,”秦笙也知道自己的进度很快,小时候爷爷第一次发现的时候,也跟罗伯特此时的表情一样,所以她并没有为了罗伯特的说法生气,而是十分认真地说道,“这些弹过的曲子我都已经认真记下来了。如果需要的话,我现在可以去琴房里弹出来。”

    她的曲谱已经放回了房间,现在去琴房,自然就是不对照着琴谱自己弹。

    如果不是知道以秦笙的为人不会这样吹牛皮,罗伯特是肯定不会相信这样的说法的。

    但是现在……

    看着秦笙的表情,由不得他不相信。

    “我以为我想象中的你已经够厉害了,”罗伯特还没说话,戴维就已经忍不住开了口,“没有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秦,你这个小师妹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超过我的学习进度了。”

    罗伯特这才回过神来,瞪了一眼戴维:“所以呀,你小子也要加把劲儿!”

    他顿了顿,这才对秦笙直接说道:“不好意思,老师刚才误会你了。”

    其实,越是厉害的人,越能够正面自己的错误,脾气上也越是懂得收敛。

    相反,那些半瓶子水响叮当的人,才会顶着一个坏脾气,总觉得自己就是天王老子,犯了错也都是别人的错。

    罗伯特作为一个长者,还是秦笙的老师,在知道自己误会了秦笙以后,也能主动道歉,实在是十分难得的事情。

    秦笙自然不会在意这些,连忙说道:“老师你太客气了,老师教导学生不是应该的吗?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她这样的表现,也让罗伯特很受用,干脆将此事揭过不提,然后才说道:“你的学习进度已经超过我预期的太多了,完全不用担心会因为这个比赛而耽搁事情。去参加吧!其他的问题交给我,保证学校里不会有什么事情影响你一年后的回国毕业。”

    既然有罗伯特的全力支持,连戴维也是大加赞同,秦笙自然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总算是决定好了——去吧,去参赛!

    当然,这个时候秦笙还不可能直接回复比利。

    她还需要跟经纪人方冰好好说一说这件事。

    但是,因为时差的关系,如今f国是下午五六点,c国却已经是大半夜了。

    为了不打扰到方冰的睡眠,秦笙还是打算等到明早再联系她。

    反正比利那边给出了三天的考虑时间,她不用太过着急。

    “好了好了,你们三个正事儿也该谈完了,快点过来吃饭了!”南希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正好赶上了开门进来的劳拉。

    这姑娘赶紧吼了一嗓子:“知道了奶奶,马上就过来了!”

    “劳拉你个小家伙,什么时候回来的?奶奶没有给你准备今天的晚饭啊!”南希惊讶地从厨房里出来,然后说道,“要不,给你叫一份外卖?”

    劳拉一脸郁闷:“奶奶,你可真是我的亲奶奶!”

    “那是当然了,”南希转身进了厨房,“难道你还是从外面捡来的不成?”

    一屋子的人都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这一老一少,每天折腾起来也是挺有趣的。

    等到第二天早上,秦笙才算好了时间给方冰打了电话过去。

    接到秦笙电话的时候,方冰正在整理这段时间关于秦笙的人气数据变化。

    因为之前的头条新闻,秦笙如今出国一段时间,国内的人气不仅没有下降,反而还暴增了不少。

    直到最近这几天,才慢慢地趋于平静了。

    “唉,如果再来个什么事情就好了,”方冰想了想,自言自语地说道,“方维的专辑在十二月底发行,至少可以带动两到三个月的上升人气。到那时候,已经到了来年三月份。然后再等上几个月,秦笙就可以回国。回国前的一两个月,就可以先进行提前的宣传造势。”

    她掰着手指一算,倒觉得一年的时间其实也不算太长。

    不过,在方维新专辑发布之前,要用什么办法来保证秦笙在公众面前的新鲜度呢?

    绯闻?

    他们工作室一向是不太喜欢这样的方式的。

    而且,就算是想用这个办法,那也得有人在吧?

    秦笙如今远在f国,哪个狗仔愿意自掏腰包去那么远的地方拍一个还没有正式出道的学生?还不一定就能拍得到。

    这个一看就能知道是有人特意炒作,排除。

    让其他工作室的艺人帮忙时不时地提一次?

    一两次还行,多了之后不仅要欠人情,还不一定真的有效果。

    算了……

    先顺其自然吧!

    方冰刚将手里的东西放了下来,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起。拿过来一看,哟!说曹操曹操到,可不就是秦笙吗?

    “喂?”方冰直接接起了电话,“我还刚说着你呢,你就打电话过来了,有什么事吗?”

    “冰姐,我的确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秦笙很快就把关于比利邀请她参加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的事情详细地复述了一遍。

    然后才问道:“冰姐,你有时间过来帮忙谈一下合约的事情吗?”

    但凡是参加这种活动,都是有很多协议需要注意的。秦笙自己对这方面的东西并不了解,也没有时间去纠结这些,既然已经有了经纪人和工作室,当然要学会把这些工作交给他们。

    “有啊!当然有!就算没有也得有!”哪怕方冰平时表现得再怎么强势淡定,这时候也忍不住激动了起来,“我还刚想着这几个月要想个什么办法给你稳固人气呢,没有想到你又自己找到了机会。秦笙,我可真是要服了你了!”

    就算对于如今已经成了天王的弟弟,方冰都没有这种感觉。

    一来她跟方维本来就是同母亲姐弟,不管什么时候,方维在她眼里都还是需要姐姐保护的弟弟,其他感觉自然不深;

    二来,方维的实力不差,但在其他方面并不擅长,从出道以来,都是方冰这个姐姐去找资源、找人脉,等到方维真正红起来了,才是机会主动送上门来。

    可是,秦笙不一样。

    方冰可真是要被这小姑娘给吓到了。

    之前选择她,不过是因为方冰和方维都看中了她的实力,打算把秦笙照着维度工作室下一个台柱来培养,以免方维退圈之后对工作室造成太大的断层影响。

    但是,后来秦笙一次又一次的表现,简直让他们不能将她当成一个普通的新人来看待。

    先是通过朋友的牵线,得到了电视剧插曲的机会,这才得了导演的赏识,有了争夺片尾曲的机遇。

    然后,刚出国不久,方冰本来都想着暂时让她从公众面前隐退,毕竟人都离开了,还是一年之久,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一直刷热度。她就自己突然强势出现,一出来就跟国际音乐家扯上了关系。

    现在,方冰见到了有持续火下去的可能,所以准备大干一场。正愁着该从哪儿入手呢,秦笙又曝出了一个大料!

    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

    天哪,这样的比赛,当初方维如果能有机会被邀请到,那还用走那么多的弯路?

    只要能参赛,就已经是一个亮点了。哪怕是最后不能得奖,曝光率也远不是如今可比的。

    这个可是国际上的一个节目,含金量还特别的高!

    这不仅需要实力,还需要运气。

    如果没有实力,根本不可能被人看中,然后接到那张邀请函;

    如果没有运气,就算再怎么厉害,不遇到邀请人,也没有机会去参加比赛。

    秦笙这姑娘,不缺实力,连运气都不错啊!

    这舞台上可能会出现一些名人,但更多的都是普通人、小新人,借着节目一飞冲天。

    就算是秦笙去参加了比赛,也不会出现什么抹黑她的闲话。这个可比某些一线节目要好得多了。

    “你可一定要答应,千万不能拒绝!”方冰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连忙说道,“我准备一下,很快就会赶过来,你不用担心,只要做好参赛的心理准备就够了。”

    “可是……”

    “没有可是!”方冰急急地说道,“这种机会一旦错过就没有下一次了,你可一定要保住啊!”

    “但方哥那里忙得过来吗?”秦笙如今要考虑的就是这一点,“我已经问过老师了,他也赞成我去参赛。不过,合约的事情,冰姐你如果没时间,可以另外找一个人过来谈。”

    “得了,方维那儿都有人负责的,工作室里有他的个人团队在,运行模式早就已经固定下来了,缺了我也不会有问题,”方冰想也不想就说了出来,“其他人过来我可不放心,光是语言这一项,就是一个难题。行了,你也别再顾虑这些,总之做好准备,我这几天就抓紧时间赶过来!”

    她可是个狠人,当初为了给方维开拓市场,自己就学了好几门语言。

    f语,正好就是其中的一种。

    成功和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留着的。

    虽说在方维那儿没有用上,现在可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方冰心满意足地挂断了电话,带着满脸的笑意开始给其他人打起电话,安排起了国内的事情,顺便订好了飞往f国的机票。

    有这么一个艺人,可真是太省心了。

    只要能够参加这个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至少有很长一段时间里,秦笙的人气涨幅都不用担心了。

    她此时真有一种福从天降的幸福感。

    还在f国的秦笙,看着已经被挂断了的电话喃喃自语:“冰姐现在可真是越来越雷厉风行了……”

    不过,既然不会影响到方维的专辑发行,秦笙自然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反正方冰还是方维的经纪人和亲姐姐,总不会害了她的亲弟弟的。

    秦笙这样一想,就更是放松了,这才联系了比利,告诉了他自己的决定。

    ------题外话------

    ps:昨晚十二点双十一预售开始了,你们的购物车又增加了多少东西(⊙v⊙)

    谢谢饼饼、lellomimi、不语、阿芙、sylvia的鲜花,谢谢不语的钻石,谢谢zdongc、二九、小九、巴卫、不语、玉湖、笑笑、敏敏、唯爱w的月票,谢谢饼饼、不语、飞飞、笑笑、卿儿、敏敏的五星评价票,谢谢不语的打赏,谢谢来自腾讯的不语、夏夏的打赏,恭喜星星、伊人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