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98 紫荆杯大赛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接下来的两天里,卡斯特开始跟队训练,秦笙去探望过两次,其他时间两人只能靠电话联系。

    因为,属于他们各自的比赛终于要开始了。

    当卡斯特他们已经依次排队进入球场的时候,秦笙也在方冰和比利的陪同下往现场赶去。

    这一次紫荆杯大赛先是按照所在地分散举行,达到要求之后就算是过了初赛,然后才会统一到m国的总部进行决赛部分。

    秦笙现在所在地是f国,比赛的场地自然也就在这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其实算是吃了一个亏。毕竟这个初赛就是给了大家一个场地上的便利,能够得到自己国家民众的最大支持。

    除了秦笙以外,f国本国还有另一个选手被挑中了。于是,两人按东西两个不同的方向,去了不同的地方。

    “待会儿不用着急,尽最大的努力,”比利作为和秦笙利益相关的邀请人,相当于就是她在节目中的经纪人了,这也是为比赛中大多数从民间挑选出来的普通人准备的,方冰也就只是担心秦笙,只跟这一次初赛,然后就会回国,“无非就是要看你的表现,还有其他人的回应程度而已。”

    一方面是考验选手的专业技能,毕竟他们节目不只是娱乐而已,选出来的得胜者向来是有真本事的;另一方面,毕竟是一个比赛节目,当然是需要收视率的,群众的反响度也会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

    秦笙听了比利的话后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想了起来。

    到了现场之后,才发现这儿已经临时搭建起了一个简单的小舞台。

    说是简单,自然是相对而言。

    比起那些专业的演唱会舞台,这儿算是十分简陋了;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设备全都准备得十分齐全,甚至在后面还备有许多常用的乐器,其中某些还是秦笙在学校里使用过的。

    与此同时,卡斯特他们已经在现场球迷们的热烈呼喊之中开始了第一球。

    “好了,接下来就是你的舞台了,”比利停下来,和方冰一起站在台下,看着秦笙往舞台上走去,“这个比赛的规矩你也知道,我们没什么好提前剧透的,加油!”

    秦笙对着他们笑了笑,这才往台上走去。

    舞台的各个方向都已经安置好了摄影机,在秦笙走上台的同时,这里的画面就已经传到了m国总部的节目录制现场,并且同步到全球各国购买了节目直播版权的电视台。

    在方冰签下了合同之后,她在国内的安排就已经开始了行动。

    趁着“斗琴”的热度还未消散,很快就有一大群人被聚集起来,从维度工作室公布的消息上,将注意力移到了紫荆杯大赛上。

    此时在国内正好是午觉刚醒的时候,紫荆杯大赛直播频道的收视率就在此时一点一点地上升,乍一看并不醒目,但增幅十分稳定。不过才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超出了同时段的其他电视台。

    电视屏幕上很快就出现了紫荆杯大赛的logo,然后就是总部的录制现场。

    漂亮的大舞台,炫目的聚光灯,3d环绕真实音效设施……

    这里就是通过了初赛的选手最后进行决赛的地方。

    不过,如今各个选手还分布在其他国家、其他地方,这里只有一个节目主持人和坐在前面的一排评委,以及最后的一大片现场观众。

    舞台上几乎要涵盖了整个舞台背景的大屏幕上的镜头分成了许多个小方格,依次亮了起来。每一个镜头,代表着每一个选手各自所在的场地。

    大屏幕最中央是一个大方块儿,被其他小镜头围绕着,此时显示的是节目总部现场的画面。

    “新一届的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终于到来了,”主持人已经是陪着这个节目走过了好些年的熟人,说起话来十分自在,并没有太多华丽的语言堆砌,“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一直盼着这一天的到来,我只知道昨晚差点儿激动地没睡着。瞧瞧,今天化妆师用了不少遮瑕才把我的黑眼圈给遮住。”

    现场的观众发出了一阵笑声。

    在最初的寒暄之后,他这才开始介绍起今天参加初赛的二十位来自全球各地的选手。

    “今天我们有二十位优秀的人才被节目组挑中,当然,在座的各位,电视机前的各位,也有可能在将来被我们选中的,所以,别听这话就瘪嘴巴好吗?我可不想看到你们这些委屈的小家伙。”主持人笑着说着,然后大屏幕上的小镜头依次被挑中,单独放大到中间的那个大方块儿镜头里。

    每出现一个镜头,主持人就会简单地介绍一下那个被挑选人被选中的原因,还有他们各自的一些简单信息。

    “这是玛丽,哦,一个十分普通的名字,就像我们家里慈祥的老太太。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不过,除了美味的糕点,她弹奏的手风琴也是一绝……”

    “这位是苏菲……看来这一次咱们的邀请人都很喜欢这种容易记忆的名字呀!台下的杰克们、安娜们可以准备一下明年的比赛了。苏菲是一个很能飙高音的小姑娘……”

    “马森,都说黑人小伙儿很会饶舌,这一位可是其中的翘楚……”

    “……”

    在介绍了大约十来个左右,在c国的观众们终于看到了秦笙的画面。

    被放大之后,清晰地看到她正站在一个广场的小舞台上,听到现场转播之后,朝着镜头的方向招了招手。

    “这是一个c国的小姑娘,现在正在f国音乐学院进修。如果现场有对音乐这方面十分感兴趣的,应该就看过前段时间流行起来的斗琴视频吧?里面弹着一种叫‘古筝’的c国乐器的女孩子就是她,笙·秦,咱们就叫她秦。不过,她被挑中可不是因为这个,而是……”

    当主持人在介绍着秦笙的时候,卡斯特正好踢进一球!

    他和队友们从地上跃起,在空中碰撞了一下身体,然后激动地互相击掌。

    “可以呀,小子,今天发挥得不错!”趁着休息的空隙,其他人对着卡斯特说道。

    “待会儿比赛之后我要离开一下,”卡斯特对着本恩说道,“队长,麻烦你和教练说一声行吗?”

    “你这小子,只有在拜托我的时候才会这么客气地叫我队长了,”本恩拍了他一掌,“说吧,又去干什么?”

    “笙笙今天有比赛,我想去给她加油。”卡斯特把紫荆杯大赛的事情说了出来,“比赛之前收到了她的信息,地点已经确定下来了,就在附近的一个广场。”

    “紫荆杯大赛!”本恩还没说话,正跟帕布罗打趣的库珀就叫了出来,“我……的上帝!卡斯特,带上我,我也要去!”

    两个好哥们儿都要去,帕布罗当然不会错过了这个热闹,连忙跟着要一起。

    正好听到比赛要继续的哨响,他们一边往场地上准备着,本恩一边回头对卡斯特急急忙忙说了一句:“好好表现,踢完了之后咱们一起去给秦加油,也能多点儿人气。”

    卡斯特本来还想着要拒绝库珀和帕布罗去当电灯泡的。

    但是,听了本恩的话,又觉得很有道理。万一笙笙在f国人生地不熟呢?这不是被其他人占了大便宜吗?

    他们多去几个人也好。

    一群人热情高涨,踢起球来更是凶猛了,让对方球队几乎要以为他们被打了鸡血。

    这时候,主持人已经把二十个参赛选手都介绍了一遍:“好了,今天的初赛会淘汰十人,没错,就是一半。剩下的十人才能获得进入决赛的资格,所以大家都要好好加油了。”

    他看了一眼手里的台本,开始宣布初赛的项目和比赛规则。

    “每个人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你们可以采取任何方式,表现出你们的实力,征服现场的观众。谁的观众热情程度和参与程度靠前,谁就获胜。也就是说,在两个小时之中,你们需要借助所在的这个小舞台,尽可能地吸引最多的观众。”

    “你们可以进行传统形式的歌舞表演,也可以尖叫大闹引人注意,甚至可以在不透露真实身份、不主动借助外援的情况下借助网络的力量。但是,最后一定要表现出你们的专业技能,而不是用什么减价大酬宾、礼物赠送等方式吸引人的眼光。因为,除了你们现场的观众反应程度,评价标准还包括了我们总部现场的评委分数和观众分数。”

    “越是投机取巧采用与专业技能无关的方式,节目总部现场的分数就会越低。”

    “从我宣布开始之后,就会开始计时,也就是你们的准备时间也包括在两小时内。每位选手的现场都有专业设备进行同步记录,不用担心数据会出问题。现在还有疑惑的可以直接提出来,如果没有我们就要准备开始了。”

    说是公平公正公开,但也不可能保证绝对。

    比如说现在在某些地方已经是晚上,有些地方还是早上,不同时间段的人流量自然不一样;

    又比如说秦笙一个c国人,人脉都在国内,就算不能用自己的身份去网上吆喝几句,也能有路人缘,现在却身在f国。

    但是,节目组已经尽最大可能给予了同样的条件,绝对的公平在哪儿都是不存在的,他们这个已经算是很好了。

    主持人在停顿了片刻之后,发现并没有人提出疑问,这才按下了计时按钮:“开始!”

    在他说出“开始”的时候,每个选手所在地的广场大屏幕上,都突然出现了他们站在舞台上的样子,分明就是大手笔地买下了各自所在地的广场广告屏的时间段使用权,通过现场的摄像头直播他们各自的画面。大屏幕右下角有两小时的倒计时已经开始跳动。

    在大屏幕亮起的时候,走过的人群偶尔会好奇地张望一下,有的没有什么急事要做的人,还会凑到舞台这边看看这是在干什么,没一会儿就聚集起了一小部分观众。

    秦笙的大脑在飞快地运转着。

    这第一仗必须要借助地势人脉,如今在f国,她如果要快速积累人气,最好选择f国人熟悉的音乐。

    而参与度……

    秦笙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主意,有一首经过了f国天后翻唱,又是y文歌词的歌曲倒是挺适合的。而且,她可以……

    一想到这个,秦笙立刻就开始行动起来:“请给我一台联网的电脑,谢谢。”

    节目总部的现场,大屏幕上的二十个小镜头在不断变化着,最中间的那个大镜头不时会闪现一个小镜头的画面。

    并且,这里的屏幕状况已经通过分镜头展示在了各个场地的一块分屏上,让现场关注着的人能够直观地享受和总部观众一样的视觉。

    二十个参赛选手中,已经有大半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别看两个小时的时间不短,实际上,每多一点儿时间,都有可能多积累几个观众。现在耽误的时间,就像是损失一点分数。

    劲歌热舞的画面很快就传递开来。

    当然,也有很多采用了之前主持人所说的几种形式。

    当看到属于秦笙的那个镜头时,大家都猜测她是在网络上号召大家支持比赛。

    没想到,当镜头画面拉近到她的电脑屏幕,才发现这位居然在这个时间里下载了一款专业的编曲软件,在现场对一首歌的伴奏进行了改编!

    其他的观众大多看不懂这是在干什么,坐在前排的评委们却瞪大了眼睛。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发现有人在比赛中这么做的。

    而且,秦笙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就像是大脑中已经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打好了稿子,几乎没有停顿地修改着。那首大家很熟悉的歌曲慢慢地有了变化,已经有评委忍不住往前凑了凑身体,甚至在心里按照她的编曲想象起了演奏的效果。

    可惜,他们看得正起劲儿的时候,屏幕上的那个大镜头就已经换到了下一个选手那里。

    “唉,见鬼!”

    有评委遗憾地低骂了一声,恨不得去拉着节目负责人的领子,让他把镜头调回来。

    可是,秦笙的那个镜头画面已经缩小,只看得到一个大概,根本不可能看清楚她电脑上的具体情况了。

    现场的那些普通观众显然不如他们这些专业人士有眼光。

    本来被亮起的大屏幕吸引注意,发现这里有一个舞台,所以才凑过来的人群,在看到那个黑发小姑娘一直坐在舞台上“玩电脑”之后,很快就散去了,只留下了大概十几个人还百无聊赖地等在那里。

    比利和方冰被秦笙急得不行,眼看着分屏上其他十九人都已经进入状态了,观众在一点一点变多,他们这儿却还是一片安静,只能听到秦笙点击鼠标、敲动键盘的声音,观众不增反减,他们怎么能不着急呢?

    “没事,没事……”方冰自我安慰道,“磨刀不误砍柴工,对,就是这样……”

    比利的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

    这样清凉的天气,他的镜片上都被汗水熏起了一层白雾,连忙摘下来用纸巾随意地擦了擦。

    一开始的几分钟、十几分钟,他们还能这样安慰着自己,当时间过去了半个多小时,秦笙居然还没有动作,他们俩都快冲上台去了!

    这丫头不会是被这舞台吓到了,所以坐在那里自暴自弃了吧?

    方冰突然想到秦笙在国内和方维同台演唱的场景,又觉得不太可能了。

    不算看着直播的人,当时的现场观众可比现在要多得多了。那个时候秦笙都能表现得相当完美,甚至让方维抛出了签约工作室的橄榄枝,如今才十几个人的现场,她又怎么可能紧张地不敢上台表演呢?

    和观众们不同的是,现场的几位评委最期待的却是当画面移到秦笙那里的时候。

    只可惜,因为场地观众越来越少,秦笙所在的画面被放大后播出的频率也越来越低了,隔上好长一段时间他们才能够看到一次。

    但是,每一次出现,电脑上呈现的成品都会越来越完美,让他们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不管这次比赛能不能赢,就冲着这个能力,这姑娘绝对差不了!

    编曲这活儿要想做得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甚至比作曲还要复杂一些。这姑娘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用一款编曲软件,将大家十分熟悉的一首歌,不改变大体曲调的情况下,转变成另一种更适合现场的风格。

    这绝对是个天才!

    哪怕秦笙所在的舞台,等候的观众已经减少到只有十几个,甚至已经要开始向个位数发展,他们依然是这么认为的。

    时间都快过去一半了,秦笙的编曲工作终于完成。

    她随意活动了一下肩膀和手指,这才打开了一个附近活跃度最高的帖子,开始编写内容。

    可惜,现场的其他人还没看见具体的内容,镜头又被转走了。

    秦笙按下了“发送”键,这才放松一笑,将两段准备好的伴奏拷贝给了工作人员:“麻烦你们了,待会儿就用这两段。”

    一个是正常版本的,一个是她刚才现场改编过的,而且加长了时间,足够撑过接下来近一个小时的活动。

    就算是时间已经只剩一半,就算其他人的现场已经热闹了起来,她这儿却还不如菜市场人多,秦笙也没有着急的感觉,看了看刚发的帖子迅速刷新的回复数量,满意地笑了笑。

    好了,可以开始了!

    她让人将桌子和电脑拿了下去,然后拿起了吉他调音。

    台下本来已经快要离开的最后一小波观众,见她终于有了不同的动静,这才停下了要离开的脚步。

    在台下急得跳脚,却无可奈何的方冰和比利也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终于要开始了……”

    此时,卡斯特他们球队已经顺利完成了这场友谊赛。想要采访他们的记者发现今天的本恩队长说话格外利落,没一会儿就已经结束采访离开,只留下了一脸笑容的教练被他们围在中间。

    顺利会合的一群年轻小伙儿很快就坐上了车子往秦笙所在的广场开去,帕布罗几人甚至在车上就已经打开了手机,搜索到了紫荆杯大赛的那个频道,看起了电视直播。

    这时候,大屏幕上正好跳到了秦笙的这个画面。

    大概是好奇她准备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到底做了什么,还多停留了几刻。

    “是秦!”帕布罗激动地叫了一声。

    现场,在原版伴奏开始之后,秦笙已经弹响了吉他,然后开始唱了起来:

    “last/night/i/dreamt/of/san/pedro(圣岛夜梦回),

    just/like/i’d/never/gone,i/knew/the/song(身处异境,乐萦耳际)……”

    秦笙拥有的最好的天赋,不是她弹奏乐器的能力,而是她那简直是被上帝钟爱的嗓子。

    果然,当熟悉的前奏响起的时候,台下已经聚集起了一小部分观众。等到秦笙弹奏着吉他,跟着伴奏一起唱出声的时候,周围路过的人群已经开始向这边聚拢过来。

    “a/young/girl/with/eyes/like/the/desert(女子双眼尽苍凉),

    it/all/seems/like/yesterday,not/far/away(故影重现)……”

    秦笙突然从舞台上准备好的椅子站了起来,抱着那把吉他边弹边唱着:

    “tropical/the/island/breeze(热带习习风),

    all/of/nature,wild/and/free(万类竞自由)。

    this/is/where/i/long/to/be(寤寐求之),

    la/isla/bonita(丽岛也)……”

    几辆车子缓缓停靠在了广场另一边,卡斯特他们几人戴着帽子匆匆往这边跑来,已经能够听到广场中央的舞台处传来的歌声,就和他们下车前在手机上听到的一样。

    秦笙此时已经唱完了第一段,她突然将吉他抛给了准备好的工作人员,然后趁着中间的间奏时间,在耳边戴上了方便行动的随身迷你麦克,这样就能一边做动作一边唱歌了。

    她的身体在舞台上随意地舞动着。

    “i/fell/in/love/with/san/pedro(圣岛吾爱),

    warm/wind/carried/on/the/sea,he/called/to/me(洋送暖风夫呼妾),

    te/dijo/te/amo(爱意绵绵)。

    i/prayed/that/the/days/would/last(欲青春永葆),

    they/went/so/fast(无奈白驹过)……”

    明明穿的不过是一身十分平常的休闲服,脚上甚至连高跟鞋都没有穿。

    但是,就这么一身十分少女休闲的衣裳,她站在台上跟着伴奏和歌声随意摆动的身体却让人明确地感觉到了一种妩媚多姿的诱惑,柔软的肢体动作,还有明媚的眼神,甚至比特意装扮过的女孩儿更加迷人。

    台下已经有观众自发地跟着节拍鼓起了掌,吸引了更多的人群朝着这边聚集过来。

    卡斯特他们刚刚走过来,就看到了台上的秦笙正放下吉他舞动的身体。

    帕布罗这个花花公子此刻都忍不住看呆了眼,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在他们眼里,本来觉得秦笙是一个看上去娇小可爱的漂亮c国姑娘。但就算知道她其实已经成年了,可因为c国人的外貌特征,总让他们觉得还有几分稚气。大家也没少开卡斯特的玩笑,说他祸害人家小姑娘。

    但是现在……

    见惯了美色的帕布罗却觉得,这个小丫头甚至比他以前那些前凸后翘的超模女友更有女人味儿。那妩媚的身段儿,还有纤细的腰肢,让人忍不住就移不开眼。

    卡斯特先是痴迷地看了一眼舞台,然后才发现了几位队友的眼神。连忙一巴掌拍到了离他最近的帕布罗身上。

    这家伙这才清醒了过来,想到台上的那位还是好兄弟的女朋友,赶紧心虚地干咳了几声。

    舞台上的秦笙并不知道底下围观的人群中居然还有刚刚比赛结束的卡斯特一群人,更不知道帕布罗这个花花公子对她给予了极高的评价,甚至被卡斯特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随着她这边的人气值慢慢上涨,在节目总部的录制现场的大屏幕上出现的次数也多了起来。

    之前还觉得这姑娘“玩电脑”十分无聊的录制厅的观众,这时候才知道什么叫逆袭的黑马。

    这女孩儿的歌声就像是有一种特殊的魔力,紧紧地抓住了他们的耳朵和心脏。这种魅力,并不是那种声嘶力竭的嘶吼声可以比拟的吸引力。加上她摇摆的舞姿,这种混合着少女的清雅和成熟女人的魅力,几乎让人难以抗拒。

    “tropical/the/island/breeze(热带习习风),

    all/of/nature,wild/and/free(万类竞自由)。

    this/is/where/i/long/to/be(寤寐求之),

    la/isla/bonita(丽岛也)……”

    高潮又起,就连节目录制厅的观众也忍不住拍手,跟着现场的那些观众一起打着节拍,好像自己也在现场看着台上那个黑发女孩儿的表演。

    “and/when/the/samba/played(热舞起),

    the/sun/would/set/so/high(艳阳照),

    ring/through/my/ears/and/sting/my/eyes(吟语舞姿迷人眼),

    you/spanish/lullaby(夜曲浅唱)……”

    站在台下的卡斯特已经没有精力去在意其他人的变化,一双眼都定在了舞台上,耳朵里全是属于秦笙的声音。

    就好像在球场上的他一样,只有站在舞台上,才能看到秦笙和平时截然不同的一面。

    她像是一轮会发光发热的小太阳,耀眼迷人,即使会被灼伤,也让人忍不住要去追逐、靠近,为她欢呼,为她痴迷,为她付出一切。

    卡斯特竟不知道,秦笙除了弹琴唱歌,居然还很会跳舞。不过是一些十分简单的动作,却让她变得妩媚而多情,和平时那个玉兰一样的女孩子完全不同。

    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克制着心里想要冲上台拥抱他心爱的姑娘的冲动。

    “i/want/to/be/where/the/sun/warms/the/sky(梦寐以求,丽岛蓝天)。

    when/it’s/time/for/siesta/you/can/watch/them/go/by(恬卧沙地观人群),

    beautiful/faces,no/cares/in/this/world(淑女美男收眼底)。

    where/a/girl/loves/a/boy(男欢女爱),

    and/a/boy/loves/a/girl(尽在不言中)……”

    秦笙并不知道台下的卡斯特正隔着人群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只感觉台下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热闹。

    她注意到了其中一小部分人群的特征,很快就笑开了眼。

    那双熠熠生辉的黑色眼眸,变得更加迷人了起来。

    台下的人几乎要被这突然变得光芒四射的女孩子晃花了眼,只觉得她的歌声和舞姿一样迷人。

    舞台上的动静被广场上的大屏幕传播开来,顿时吸引了更多的人簇拥过来。

    这让秦笙突然想起了还在国内的时候,和卡斯特一起去参观花灯展的那天晚上,因为对奖品感兴趣,而去参加的那场一点儿也不正式的唱歌比赛。最后还被热闹的人群吓得落荒而逃,连奖品都没有留下领取。

    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在台上或唱或舞,一点儿也不像是普通的学生,倒像是一个已经开过很多次演唱会的专业歌手。

    不只是现场的观众,就连节目总部录制厅的观众也是这么想的。

    坐在前排的那些评委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这姑娘的台风可真是太好了!

    当然,他们关注的重点还有另外的方面——她改编之后的版本!

    难道是准备唱出两种不同的风格?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效果应该不会起到翻倍的作用。而且,她之前为了改编这首曲子,已经花去了近一半的时候,比起其他人来说,她已经算是失去了一部分优势了。

    照现在的趋势来看,要进入决赛的十个名额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选择的二十人虽然都是有些真本事的,但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秦笙这样适应舞台上的感觉。有的人即使已经开始表演,发挥出来的效果其实也不太如人意。

    还有一部分的特长,猎奇的邀请人喜欢,却不一定能够得到观众的喜爱,也不一定能被这些专业的评委青睐。

    秦笙的专业水准是极高的,这一点不可否认。

    而且,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在台上又唱又跳,不仅嗓音动听,舞姿也很动人,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好感,观众的支持度很高。

    但是,要在进入决赛中的十人里面排到靠前的名次,只是这样的表现还不够的。谁叫她少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呢?

    别小看了一个小时,每隔几分钟都有可能会多吸引一部分人群,更何况是一个小时!

    这就是为什么之前方冰和比利在台下着急的原因。

    评委们相信,以这个小姑娘表现出来的样子,不像是那种拿自己的成绩胡来的感觉,肯定还有什么杀手锏在后面。这首被改编过的曲子,也不只是用另一种风格唱出来这么简单。

    还有,她当时当地去了什么论坛,发了什么内容的帖子,他们都还不知道呢!

    但节目主办方既然没有阻止,就说明她发布的内容并没有违反规定。

    这样一来,会是什么内容呢?

    而且仔细看现场的人群,几乎都是经过广场时被歌声吸引过来,然后迷上了她的表演,主动驻足停留的人。只有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像是有目的地往这边聚拢,一到广场就直奔舞台的方向。

    这可不像是她安排的效果。

    几个评委被心里的各种猜测折磨得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刻到现场去观察一番,或者让主办方调出之前的镜头,让他们仔细看看秦笙发了一个什么帖子。

    还在c国观看着电视节目的观众们在秦笙唱歌的时候就在网上掀起了一波热潮。

    “快快快!来环城卫视,在全球直播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这一次我们国家有被邀请的参赛选手!”

    “笙笙!我家笙笙参加紫荆杯大赛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激不刺激?”

    “妈呀,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好听!get到新的铃声了。”

    “看台下那群人的傻样儿,哈哈哈哈……”

    “第一次知道笙笙还会跳舞,看那小腰儿,不行不行,我都要流鼻血了!”

    “有在f国的同胞们吗?快去现场给笙笙助力啊!这可是这几年咱们c国人第一次接到比赛邀请,一定要顺利挺进决赛才行啊!”

    ……

    之前方冰突然延迟了来f国的时间,就是因为要留下安排这些。

    不管是在比赛临近的时候,提前进行宣传,确定到时候比赛的收视率,还是比赛进行中大家对秦笙的关注度,都是她一步一步策划好了的,每一个步骤都有专门的人按照她的安排筹备着、关注着。

    就算比赛没能进行到最后,也能借着这一波热度刷一把存在感,足够让秦笙一直火到方维的新专辑发行,不至于很快就被更新换代速度太快的圈子给遗忘。

    这样的动静,不仅是c国的普通网友们,就连圈子里的人都很快将目光集中到了这里。

    我去!

    现在的新人折腾的动静可真是越来越大了是吧?这都能行?

    不是说去国外留学进修吗?

    按照他们圈子里的习惯,就是公司里出资出去培训一下,这段时间不该是完全没有曝光率吗?不是应该好不容易结束培训以后,回来再想办法炒炒绯闻、闹闹头条什么的,重新聚集人气吗?

    这一位怎么就不走寻常路呢!

    去留学,还真的就是留学!人家根本就不是靠公司甩钱,而是在签约之前就已经自己考上了名校,还是他们很多人根本接触不到的层次,甚至拜入了世界级音乐大师的门下。

    上着这样的学校,都还能一而再的上热点。

    一个斗琴视频,让国内突然就兴起了一阵“古筝热”,好像突然之间就觉得c国的民间传统乐器比西洋乐器好得多,甚至还开始挖掘起了其他的民俗乐器,连秦笙之前在交流活动晚会上表演过的木叶都被单独提了出来。

    如今更是参加了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

    之前的那个还不算什么。

    毕竟,那些人气在娱乐圈里都算是虚浮的,而且罗伯特这样的大师,更多的是在专业音乐圈里地位极高。对娱乐圈的音乐圈子有影响力,却没有直接的掌控力,所以很多同行其实并不在意。

    但是现在呢?

    紫荆杯大赛!

    这个可是集专业和热度为一体的国际金牌节目,凡是参加过比赛,只要表现得让人眼前一亮,绝对是吸粉利器!特别是每一次的冠军,那可就算是已经一只脚踏上了全球巨星的路上,有了一个很好的火起来的契机和人脉资源了。

    他们怎么就没能遇到那个邀请人呢?

    可是,就算是羡慕嫉妒也不行。如果不是秦笙自己有实力,也不可能被f国音乐学院录取为特殊交换生;如果不去f国,也不会遇到那个邀请人;如果不遇到邀请人,就不可能有表现的机会;如果没有让人惊艳的表现,也不可能接到比赛的邀请函。

    这些都是一环扣一环的。

    最关键的,还是她本人的能力。没有这个,一些都是白费功夫。

    同样是被网上的宣传吸引过来的风小小看着电视上的画面,秦笙在台上唱歌的样子,就连她也忍不住为之吸引,更别说台下那些现场的观众了。

    她咬了咬牙。

    “就算你走得快,我也不会放弃的,”风小小在心里想着,美艳的脸上反而愈发坚定了,“我也会变成一个厉害的歌手!”

    她如今已经成功签进了一家不错的经纪公司,并且在公司的帮助下顺利跟和美兔有关的朝云直播解约了。

    不过,现在还不到她出道的时候,有一连串紧张的出道前培训要进行。和秦笙的情况不同,风小小所在的经纪公司准备的是组合一个c国的女团。能唱会跳的风小小被定位为女团的团长,现在其他几位成员也已经先后找齐,等到训练结束就能正式出道了。

    风小小之前本以为自己虽然唱歌和弹琴比不过秦笙,至少能够又唱又跳,比起秦笙的花样多多了。

    现在才知道,这个被她视作目标的女孩子,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展露人前。

    和风小小不同,一看到屏幕上的秦笙,美兔就想到了秦琅那辆冲过来的跑车,还有被撞飞的常淑仪,和凹进去的车头和广告杆子,以及鲜红的血迹……

    她害怕着那些可怕的画面,却又忍不住向往着这样的舞台和人气,内心里饱受着煎熬。

    如今已经身有残疾,得了秦琅父亲一大笔赔偿费,却没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的常淑仪此时正在菜市场上挑着晚餐要用到的食材。

    听老板娘家电视机放出来的声音,随意一瞥,就定了神。

    秦笙!

    那老板娘见她这样子,还以为她是看呆了眼,笑呵呵地一边吃着瓜子儿一边说着:“我家闺女可喜欢她了,非得让我开电视支持一下。别说,这小姑娘长得可真靓,听说是去国外为国争光了。虽然听不懂吧,但这调子还不错的……”

    说着,她还跟着节奏哼了几句。

    常淑仪深吸了一口气,尴尬地跟着笑了笑。

    她已经没有了人脉关系,也不想再浪费了仅有的这些钱财。生活已经磨平了她曾经的棱角和脾气。

    如今看到秦笙,她做不到心平气静,却也不会有什么报复的念头了。

    她提着刚买的青菜大葱,推着轮椅往家里而去,就和其他普通的家庭妇女没有什么两样,好像曾经的那个不折手段的经纪人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陌生人了。

    远在m国的秦家老大这时正在病房里削着苹果皮,病床上躺着的秦琅一直没有醒过来,但好歹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

    电视上正好放到了秦笙的画面,秦大伯停顿了一下手里的动作,然后笑了笑:“笙笙这丫头呀,挺好的,挺好的……”

    他笑着削完了苹果皮,将一整个漂亮的苹果放在了床头柜的小盘子里。从一开始完全不会,到现在他已经可以做得很好了,甚至能给小儿子挖苹果泥吃。

    他又看了看闭着眼睛躺在那里的大女儿秦琅。

    就算这个女儿做错了许多事情,也是他的亲闺女,他迫切地想要她醒过来。就算知道希望很渺茫,也依旧每天削一个苹果放在她的床边,希望哪一天早上过来,发现苹果已经被她咬了一口。

    如果秦琅能够醒来,这一次,他不会在放纵她。如果她在经历了生死之劫以后得到了教训那自然好,如果还是本性不改,他会起到一个严父的作用,再也不让她有犯错的机会。

    秦家人此时当然也正看着紫荆杯大赛的电视直播。

    一家人看着电视上出现的熟悉面容,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秦老爷子却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远之大哥,是我……我……我带着恒之他回来看你了,就在你家门外……”

    “啪嗒”一声,电话一下子落到了地上摔碎了屏幕。

    这动静让其他人都转过头来。

    “快……快!”秦老爷子眼角泛红,指着大门的方向,“快去开门,我的老友回来了啊!终于回来了!”

    对于这些事情,此时还在舞台上的秦笙一概不知。

    她已经完整地唱完了整首歌。

    熟悉的节奏再一次响了起来,还是同样的歌曲。

    其他人一愣,却也不觉得失望,正好还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感觉,再听一遍也挺好的。

    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这次的节奏有了很大的变化,好像被人改动过了!

    不仅节奏更快,感觉也更让人兴奋了起来。

    原本站在舞台上的那个黑发的姑娘却没有在台上一边唱歌一边跳舞,而是从那不算高的舞台上一跃而下,直接跳到了台下!

    随时关注着秦笙的方冰和比利又被这家伙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还好她没穿高跟鞋,刚才如果崴了脚,那可就要出大乐子了!

    不过,这家伙又要搞什么?唱得好好的跳下来干嘛?万一引起什么踩踏事件可就惨了!

    而录制厅的那几个评委注意到那个小镜头里的动静,也一下子来了精神。

    来了!

    这一定就是她准备的杀手锏了!

    节目组那边应该也注意到了这不同寻常的动静,很快就把那个小镜头调到了中间的大画面里。

    秦笙带着随身耳麦,直接到了人群之中。

    她再次跟着节奏唱起了歌,这一次,节奏却更加欢快劲爆了一些,比起原版又有了不同的感觉。

    她的舞姿甚至也跟着有了变化。

    动作更加简洁利落,让人一看就会。

    这是在干什么?

    是舞台太小了,所以才到了台下?

    秦笙的心里早就已经有了打算,此时根本没有在意其他人疑惑的目光,只一遍一遍做着那些简单的舞蹈动作,心里在不停地预计着时间。

    “tropical/the/island/breeze(热带习习风),

    all/of/nature,wild/and/free(万类竞自由)。

    this/is/where/i/long/to/be(寤寐求之),

    la/isla/bonita(丽岛也)……”

    歌词依旧没有改变,节奏却大有不同。

    她一边唱着,一边在心里默数着:

    三、二、一!

    就在这时,现场突然又有了新的变化出现。

    ------题外话------

    ps:本章出现的歌曲是麦当娜的《la/isla/bonita》,不过我更喜欢的是法国玉女天后alizee翻唱的版本,非常好听!歌名是西班牙语,译为美丽的海岛。

    谢谢小疯子、sylvia、lellomimi、小晴的鲜花,谢谢fjdimel、爆米花、朦胧、小疯子、沫沫、g公子、qq4*fc、恩雅、伊人、栗子的月票,谢谢fjdimel、小疯子、沫沫、g公子、恩雅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鱼鱼、夏夏的打赏,恭喜等等、小猪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