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299 快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突然有一个带着帽子的年轻男孩儿站在了秦笙后面一点的位置,跟着她开始做起了同样的动作。

    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十多岁的学生,长相并不出彩,却有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这时候做着和秦笙一样的动作,却多了一种不同于女孩子的感觉。

    秦笙好像并不知道后面多了一个人,自顾自地舞动着,嘴里的歌词依旧没有停下,和工作人员播放的那段她修改过的伴奏一起响起。

    又过了一句歌词的功夫,两个年轻的女孩子也加入进来。

    这两个女孩儿都扎着棕色的马尾辫,穿着除了颜色以外,样式大小都几乎一样的卫衣牛仔裤,连脸上的小雀斑看上去都有几分相似,一看就知道是一对双胞胎。

    她们在最开始出现的那个男孩子的两边一左一右地站着,然后也跟着一起做出了同样的动作,脸上甚至还带着灿烂的笑容,像是两朵向日葵。

    两个女孩子看上去同样十分普通,就好像街上随处可见的学生妹,看到这边热闹就随便加入进来似的,跳起舞来也并不专业。但秦笙现在做的这些动作十分简单,和之前在舞台上随意舞动的方式截然不同,很容易就能够跟上她的节奏。

    四人这么跳了不到一两分钟的时间,很快又有几个打扮各异的年轻人加入了进来,二话不说就跟在后面跳了起来。

    就像是万条小溪汇入河流,从秦笙突然跳下舞台在人群中边唱边跳,到现在不过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和她一起跳舞的人群就逐渐壮大了起来,如今已经有一百多人了。

    原本就在广场上观望着的人群此时也有些躁动。

    好像……挺有意思?

    开始有人忍不住凑了上去,模仿着前面的人的动作。一开始还笨手笨脚地有些跟不上节奏,甚至还有人笨拙地出现了同手同脚的模样,但人太多,谁也不会注意这些,反而兴致越来越高,很快就熟悉了起来。

    就像是一股奇怪的旋风,以秦笙为中心,以最开始出现的那些人为推动力,很快就席卷到周围,把大家都拉了进来。

    卡斯特这一小群人本来是不准备参与进去的,避免被人认了出来。

    但是,看到这里也忍不住有些跃跃欲试了,特别是帕布罗和库珀两人,两眼都在发亮,只不过一个是单纯的就喜欢凑热闹,一个是本来就很喜欢音乐。

    “好了好了,我们也过去吧,只是要小心别被人给认出来了,免得抢了秦的风头。”

    本恩见他们这样子,干脆开口说了出来。

    “好!”

    其他人欢快地答应了一声,瞬间加入了人群。当然,他们是跟着卡斯特直接到了秦笙的周围。

    秦笙这会儿又唱又跳,额上已经忍不住开始冒汗,眼睛却亮晶晶的,愈发有了光彩。

    好在平时为了气息均匀经常锻炼,达不到卡斯特他们那个级别,在运动项目上也不擅长,但体力上也要比普通女孩子好上很多。这会儿虽说已经又热又累,精神却越来越亢奋,唱歌的时候都让人感觉不到她急喘气的声音,很明显气息绵长,不至于后继无力。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其他人只看到了这个小广场上人数众多,跳舞的人加起来十分热闹壮观。但是,评委们看到的却是秦笙平稳的呼吸和漂亮的唱腔,还有她对观众的影响力。

    最开始出现的那几人的确是有些蹊跷,很有可能和她之前发布的帖子有关系。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人群,几乎都是现场临时被吸引过来听歌的观众。能被勾搭过来一起跳舞,只能说秦笙的歌声很有感染力,改编之后的节奏感也很来劲儿,甚至连她临时做出的舞蹈动作也简单易学,这样才能燃起大家参与的热情。

    对比起其他十九位参赛者,这个来自c国的年轻小姑娘,无疑是最特别的一位!

    秦笙并不知道评委们给了她如此高的评价,这会儿她正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带动的疯狂潮流之中。

    “i/want/to/be/where/the/sun/warms/the/sky(梦寐以求,丽岛蓝天)。

    when/it’s/time/for/siesta/you/can/watch/them/go/by(恬卧沙地观人群),

    beautiful/faces,no/cares/in/this/world(淑女美男收眼底)。

    where/a/girl/loves/a/boy(男欢女爱),

    and/a/boy/loves/a/girl(尽在不言中)……”

    她的歌声像是有特殊的魔力,这小广场上的人们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不由自主地便跟着节奏摇摆起来,就连不远处坐在椅子上两个不便行动的老人这时候都忍不住将手里的拐杖在地面一下一下轻轻地跟着歌曲的节奏点动。

    本来应该是十分熟悉的曲调和歌词,如今却又有了另一种让人更加兴奋的快节奏。

    正在这时候,秦笙却突然听见了一个让她十分熟悉的声音在旁边轻轻地响起,和她的歌声混合在了一起:

    “tropical/the/island/breeze(热带习习风),

    all/of/nature,wild/and/free(万类竞自由)。

    this/is/where/i/long/to/be(寤寐求之),

    la/isla/bonita(丽岛也)……”

    秦笙一下子望了过去,正好撞进了那双碧蓝的眼睛里。

    他似星辰,迷人心魂。

    秦笙的心里依旧有这样的念头闪过,几乎是立刻就忍不住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开怀的笑容。

    很快就听到了另外的声音又从旁边响起:

    “last/night/i/dreamt/of/san/pedro(圣岛夜梦回),

    just/like/i’d/never/gone,i/knew/the/song(身处异境,乐萦耳际)……”

    正是库珀和帕布罗。

    有他们带动着,几个年轻的队友都跟着秦笙一起唱了出来。

    他们的声音很小,完全不能掩盖秦笙本身的声音,却像是奇异的和声,低沉动听的男声,混合着秦笙的歌声,出乎意料的好听。

    这样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人去在意对方是谁,他们不过是瞬间便自发地加入了进来。

    从一开始的舞蹈,到现在的歌声,如同一阵看不见的波浪,很快便向后辐射过去。

    一整片热潮做着一样的动作,唱着一样的歌。

    好在比赛主办方准备的设备效果挺好,秦笙的歌声并没有被这众人齐声合唱的气势掩盖下去,反而让这么多的声音成为了她的衬托,让她的歌声更显特别。

    她看了看就在身边的卡斯特,突然有了几分趣味,活泼地笑了一下就突然面对着卡斯特,做出了新的动作:

    “beautiful/faces,no/cares/in/this/world(淑女美男收眼底)。

    where/a/girl/loves/a/boy(男欢女爱),

    and/a/boy/loves/a/girl(尽在不言中)……”

    她一边唱着,一边贴近了卡斯特的身体,随性地跳出了新的舞步。

    依然是简单明了,却瞬间多了几分暧昧的小粉红。

    后面的人群很快也跟着加入进来,形成了两人一组的小队,仿佛这里瞬间变成了阳光明媚的海边,周围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人,一个错目便是一次火光四射的交流。

    卡斯特被秦笙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愣,很快就浑身一僵,变得不知所措起来,连耳朵也红了红,像是回到了最初刚在c国接近秦笙的时候。

    见他这可爱的反应,秦笙调皮地朝着他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有意识地开始引导。

    卡斯特很快就跟了上来。

    两人就像是一对特殊的领舞者,带着一大群人跟着舞动起来。

    之前单人唱歌引起的轰动已经很大了,如今更是。

    不断有从这里经过的路人见此有趣,忍不住就驻足停留,在多看了几眼之后,又跟着摆动了一下身体,然后便汇入了人群。

    有的不过是想随意看几眼,但等他们回过神之后,就发现自己已经莫名其妙地一脸笑容站在了人群里,和大家做着一样的动作。本来还有几分意外,后来干脆放飞自我,跳得更加来劲儿了。

    有提着公文包的小白领,有拿着菜篮子的老太太,有咬着棒棒糖的小女孩儿,有打扮靓丽的年轻人……

    这就像是一种带有传染力的魔教组织,勾得大家忍不住便想投入其中。

    m国的比赛总部录制现场,最中间的那块儿方形大屏幕上,已经好些时候没有跳转到其他参赛选手的小镜头上了,一直停留在了这里。

    当看到跳舞的队伍一点一点壮大起来,现场的观众都有一种激动地忍不住为之欢呼的冲动,甚至当屏幕中的人群开始跟着载歌载舞的时候,他们也忍不住哼起了这个调子,身体也在座位上摇动起来,好像自己也在现场似的。

    几个评委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就算早就猜到了这个小姑娘会有什么杀手锏,没有想到效果居然会这么好!

    当然,这种形式换作其他的参赛选手,或许也会有几分热闹,却不一定能够达到她这样的效果。

    不是每个人都有她这样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的嗓音条件的,也不是谁都能像她这样随意地编出简单易懂、一看就能学会的舞步的,更不是谁都能如她一样,在比赛现场就能画上一个小时的时间,用一款十分简单的专业编曲软件,将一首大家都十分熟悉的曲子,改编成这样适合的节奏的。

    所有的一切,造就了现在这让人侧目的画面。

    别说后面的那些观众了,就连他们都在心中为之叫好。隐藏在大桌下的脚尖都已经忍不住跟着节奏点动起来,有女评委甚至已经摇头晃脑地沉浸其中,就差没有站起来一起跳动了。

    其他看着紫荆杯大赛节目直播的观众,此时也被这奇异的画面吸引了注意。

    “天哪,这是笙笙!哈哈哈哈,是我们的人!看到没?独占大屏幕的荣耀啊!”

    “女神威武!从关注她直播间的那一刻开始,就猜到了这位主播与众不同,没有想到她居然会不同到这个地步。”

    “为我笙疯狂打call!”

    “突然感觉自己之前粉的主播都弱爆了,等到比赛结束,秦笙就该走上人生巅峰了吧?”

    “谁说的!笙笙肯定还能再造辉煌~”

    “我想说楼上你就吹吧,话到嘴边却成了——说得好!”

    不只是c国,其他同样收看着电视节目的人,这时候也忍不住躁动了起来。

    “上帝呀,这女孩儿有毒!我刚才都忍不住在家里跳起了舞,还好没有其他人在家。”

    “你这算什么?我们社团现在已经是群魔乱舞了。”

    “我怎么觉得这姑娘有些眼熟呢?”

    “回楼上,前段时间的那个斗琴视频的主角之一,弹东方乐器的那个。还有,被罗伯特大师收为第二个学生的那个女孩子。现在知道为什么眼熟了吧?”

    “好想去现场啊!可惜隔了几个国家……”

    “哈哈哈哈,我家就在附近,我马上就要赶到现场了,说不定你们还能从电视上看到我呢!”

    ……

    从现场,到录制厅,再到收看节目的各家各户,就像是一种疯狂的浪潮,将所有人都卷入其中。

    谁也没有想到,一开始那个一个小时都没有动静,观众数量一度有降落到个位数危机的女孩子,现在竟然能够后来居上,成了本届比赛之中最大的一匹黑马。

    当最后一句歌词唱完,正好伴奏结束,两个小时的比赛之间也恰好停在此刻。广场上的大屏幕突然熄灭,秦笙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她像是没事人似的,自顾自地离开了原地,只对着卡斯特悄悄地避着镜头抛去了一个带着笑意的眼神。

    最开始出现的那些人,这时候也一个招呼不打,迅速地从原地退散开来。

    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背包,或是和旁边的朋友笑着交谈,然后离开了广场。就好像他们其实只是路过了一下广场,并没有在此停留似的。

    其他的人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难道刚刚是在做梦?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看着比赛直播的观众们倒是很快反应过来了。

    快闪!

    原来是快闪!

    快闪,是“快闪影片”或“快闪行动”的简称,是国际上流行的一种嬉皮行为,也算是一种短暂的行为艺术。

    主要形式就是许多人用网络等方式,在指定的地点、时间,出人意料的同时做一系列指定的歌舞或其它行为,然后迅速离开。

    主要特点就是无组织、有纪律,整个活动中只有发起者没有组织者,成员均来自网络、基本互不相识。

    之前镜头错开,让几个评委十分好奇的帖子,就跟这个有关。

    秦笙在听到比赛规则之后,很快就定好了自己需要用到了的曲目。

    她选择了《la/isla/bonita》这首歌,歌词容易传唱,又有f国的本国天后翻唱过,传唱度较广。

    但是,这不算短的时间里只唱一首歌,未免太过单调,一直唱歌也很容易引起视觉疲劳。

    毕竟她不是什么天王巨星,这也不是什么专业级别的演唱会。没有炫丽的舞台效果,没有伴舞团队,也没有专门的工作团队为她设计好的舞台互动活动。

    她相信自己有足够的体力唱完整场比赛的歌曲,但不一定每一首歌都能符合大家的喜好,她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确定这么多首歌。

    既然如此,不如把一首歌的效果发挥到极致。

    比赛前主持人说的规则里有一点,除了观众的支持度,还有他们的参与度。

    除了全场齐声合唱以外,还有另一个效果。

    秦笙很快就想到了近来逐渐兴起的快闪组织。

    所以,她在将原本歌曲的伴奏准备好了以后,又临时用软件开始迅速地进行编曲,让这首歌的节奏更适合她待会儿要用到的场合之中。

    好在有秦老爷子的训练,她的专业技能过关,才能在这样的场合下完成任务。

    在编曲任务完成以后,秦笙立刻找到了附近一个人气极高的快闪论坛,直接发布了一条帖子,写清楚了广场的位置,并跟大家约定好了时间,还有要做的动作。

    语言上不好形容,好在她本身设计的动作就不难,那些赶过来的年轻人随意看上几眼就能迅速运用起来。

    这个论坛的人气的确很高,秦笙交回电脑之前看了一眼,就发现回复的人数已经在逐渐增长了。

    只要有人率先参与进来,她相信广场这边的观众里也一定会有人受到鼓舞,主动加入进来。

    这种自发行动,既不用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也不算是主动求助他人,只不过是一种有趣的网络自发组织活动而已。所以,算不上是什么违规行为,比赛的主办方当然不会阻止。

    果然,现场实施的效果比秦笙预想中的还要好得多。

    她甚至没有想到,今天同样在比赛的卡斯特居然也带着队友们过来了,还帮着她带动起了一股新的热潮,让全场跟着齐唱起来,效果又是更上一层楼。

    眼看着最开始参与的那群年轻人突然一散而光,其他人也跟着有样学样。

    小白领们干咳一声,装模作样地颠了颠自己的公文包,朝着附近的站牌走去;

    老太太们乐呵呵地挎着菜篮子,和老姐妹们相约离去,商量着今天要做什么美味;

    学生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背包,蹦蹦跳跳地远去了……

    卡斯特这群人也悄悄地压低了帽檐,很快就回到了等待他们的车子上,远远地看着这边的动静。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场地,好像瞬间就有秩序地被人清场了。

    如果只是一开始的热闹,还没什么,毕竟很多人天生就有凑热闹的习惯。

    但最后的结束又是让人出乎意料。

    这种干净利落的感觉,和其他十九位参赛选手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秦笙就像是毫无察觉,自顾自地又走上了舞台。

    此时台下再次安静了,就像是回到了比赛一开始的时候。

    只是,这一次不会再有人小瞧了她,更不会有人认为她必输无疑了。

    原本急得跳脚的方冰和比利,这会儿在台下完全没有什么担忧的心情。就连一贯表现得强势严肃的方冰,这会儿都忍不住笑得合不拢嘴。

    比利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也算是比赛组的老人了,经历了好几届的紫荆杯大赛,也不是没看过表现优秀的新人。但是,能够做到秦笙这个地步的,这还真是第一次见了。

    前两次他邀请的人表现得并不突出,这让他在总部的待遇大不如从前,甚至人脉都快要受到影响了。

    所以,这一次算是他的挽尊战。这也是为什么他会等到快要比赛了,邀请函还没能给出去的原因。

    遇到秦笙,他本来想的是,以这女孩儿的古筝、钢琴技艺,加上她的嗓音条件,就算做不到最好,也不可能成为最差,进入决赛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能够推出一个有亮眼之处的参赛选手,他的地位就能稳住了。

    没有想到,秦笙可比他预想中要厉害得多了!

    就算没有在录制厅现场,也不是评委和主持人,但是他也有眼睛看,也有耳朵听。

    现场的动静有多大,分屏上属于总部录制厅的画面又意味着什么,比利当然明白!

    秦笙赢定了!

    她不仅顺利通过了初赛,获得了进入决赛的资格,而且绝对是初赛的第一名!

    作为跟秦笙站在一条船上的利益捆绑体,比利怎么能不高兴呢?这意味着,他的地位不仅能够稳住不下滑,还可以往上挪一挪了。

    比赛总部录制大厅的大屏幕,这时候已经分成了等分的二十个不同的小屏幕,每一个屏幕上都代表着一个参赛选手所在的画面。而每一个屏幕的右下角,都有现场的专业机器统计出来的数据。

    很明显,各项数据居于第一位的就是秦笙。

    观众数量、参与度,以及现场的观众支持度,还有评委的评分,居然没有一项不是领先状态,甚至比第二名高出了一截。

    这种状况的确是紫荆杯大赛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了。

    分布在其他地方的参赛选手显然也已经从现场的分屏上看到了这个统计结果。

    他们并不知道在比赛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这个黑发的年轻女孩儿到底做了些什么,现场的氛围有多好。毕竟那时候他们自己也在比赛中,紧张自己的成绩都来不及,哪还有什么功夫去注意其他人?

    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此刻心中的认知——

    这将会是自己在决赛中的一个强劲对手!

    当最后的参加决赛的十人名单从主持人口中念出,排在第一的正是秦笙的名字时,所有看着这一幕的人都忍不住欢呼呐喊起来,录制厅现场更是掌声连连。

    这是现场机器评测不出的观众参与度!

    之前的那一次快闪活动所达到的效果,其实比他们在这个小小的屏幕上,甚至比那些在现场参与的人心中所想的还要好,辐射的范围更加广泛!

    所有在电视机前观看着这场比赛的观众,几乎有大半都忍不住参与其中,就算没有跟着跳舞,也已经熟悉了节奏,甚至连身体都有了些微的动作。

    看着秦笙获胜,就好像是他们自己也赢得了荣誉一样,这才是他们参与其中的证明,比节目组所想的“参与度”甚至更加真实深刻!

    他们就像是一个个的育苗者,秦笙就像是被他们看着长大的小苗,当她获得了第一的荣誉时,这种满足感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也是看其他选手比赛时没有的感觉。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年轻人,她是一个十分专业的音乐人,改编曲子的速度和效果实在是让我大吃了一惊!我很期待能在节目现场见到她本人。”

    “一个很可爱也很厉害的小姑娘,我想,如果有谁能让我随之起舞,那么一定就是她了。”

    “从未想过这样年轻的女士也会有这样诱人的魅力,她就像是宝藏,很值得我们去挖掘,这次的荣誉她实至名归。希望接下来的比赛中,能够看到她更精彩的表现!”

    现场的评委在评价其他人的时候还有褒有贬,到了秦笙这儿,却一下子像是变了一个人,一个劲儿地夸赞。不夸张,却也足够热情,如果再疯狂几分,看上去就像是变成了那个年轻女孩儿的粉丝。

    他们并不是拜服于秦笙的“快闪”效果有多好,而是那一手编曲的功夫,还有她的唱功。

    这样的专业技能,绝对不是普通的学生能够办到的。

    要么她就是一个天才,要么就是有专业的老师进行训练,或者两者皆有!

    的确如此,秦笙本身天赋不凡,又有秦老爷子这个大师级别的爷爷从小教导。从专业技能上来说,她在某些方面甚至不比在座的评委差。毕竟评委们也只是在某个方面专精,并不一定就比选手高。

    远在c国的粉丝们这一下可就更激动了。

    看到没?

    连比赛的几个评委都在表扬他们的偶像,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笙笙真是太棒了!

    等到宣布初赛结束,现场的镜头都已经关闭了,秦笙这才礼貌地和工作人员们告别,然后跟比利、方冰会和了。

    “太棒了!”方冰还注意着要维护自己的形象,比利却是激动地当场叫了起来,热情地给了秦笙一个拥抱,“你可真是太厉害了,秦!我果然没有选错人!”

    秦笙回抱了一下,这才放开了手,没有说话。

    方冰之前已经激动过了,现在看上去还是一副十分沉稳的经纪人派头,让秦笙根本就不知道她之前也会是和比利此时一样的表现。

    冰姐果然镇定啊……

    秦笙心里还这么想着。

    方冰才不管这么多,等到比利跟约好了时间离去之后,她这才看向了秦笙:“你这丫头也太能折腾了,之前吓得我们以为你自动放弃比赛了,一个小时都没动静。后来好不容易回到正轨,你又突然跳下了舞台!你说你看着娇娇弱弱的,胆子怎么就这么大呢?嗯?也还好是在这里,如果是以后在国内开演唱会,你不得被人踩死?”

    “冰姐,饶了我……”刚刚还被大家簇拥的秦笙此时却不得不对着自家高贵冷艳的经纪人连连告饶,“放心,我又不是没心眼儿的傻子,怎么可能在那样的场合往下跳?今天我是预计过形势的。”

    方冰其实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这时候秦笙正是光芒赞誉笼罩一身的时候。太多的夸奖、追捧,很容易让人飘飘然。方冰当然也想像比利那样夸出口,但是夸赞秦笙的人不缺她一个,却少了一个让她冷静下来的人。

    不管是批评她的冲动,还是给她泼冷水,方冰都必须想一个由头,让秦笙从那些人的掌声和夸奖之中沉淀下来。

    远的不说,就是现在的比赛,都才刚开始而已。其他参赛选手这一关比不上她,不一定后面所有的比赛项目都比不上。现在不是沉迷于赞誉中的时候,得到了一次胜利,才更应该让自己冷静下来,往更高处奋斗。

    秦笙其实也明白方冰的用意。

    换作从前,就算她本性内敛,有了这样显眼的成绩,估计也会有些飘飘然了。

    但是,那一次跟师兄戴维的合奏,让她已经明白了不断学习、不断前进,永远不能自满于现有的成就的道理。

    所以,她接受现在所拥有的掌声和呐喊,并且愿意享受这样的成绩。但是,她也时刻谨记着还有其他人在追逐着,随时有可能会赶超她,甚至在某些方面其实并不比她差。

    比利对她的态度亲和,也不吝于热情的夸赞,因为他们现在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他为了秦笙的胜利高兴,更是为了他自己将会得到的利益而高兴。

    方冰这样的行为虽然很容易被人定为破坏兴致,其实只不过是作为经纪人最真诚的劝告,更是为她在着想。

    “冰姐,你放心,我都明白的。”秦笙脸上还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并没有明说她明白了什么,但彼此其实都已经知道了。

    方冰还想再说什么,就突然发现她们现在走的路线貌似不太对……

    “秦笙,你是不是走错路了?”方冰左右看了看,“这不像是我们来时的方向吧?”

    她们现在难道不该先去她住的酒店,商量一下事情,然后她休息一天准备回国,秦笙自己回罗伯特那边?

    这又是要去哪儿?

    “不,没走错,这也的确不是回去的方向,”秦笙笑着往前走,并没有改变自己前进的方向,“不过,我给咱们找了免费的司机,能够送我们回去,怎么样?”

    刚刚来时的车子是节目组派过来接他们参加比赛的,比利也跟她们告辞离开了,现在,司机自然是另有他人。

    “你的……朋友?”

    方冰的话未说完,就看到摇开的车窗里露出了一张十分熟悉的脸,此时正对着秦笙开心地笑着。

    居然是卡斯特!

    方冰紧张地看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边,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卡斯特的这副打扮,她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呢?

    等到车门一开,方冰看到来接秦笙上车的卡斯特,脑子里什么念头一晃而过。

    旁边另一辆车突然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凑过来:“是经纪人姐姐吧?我是卡斯特的朋友,我们去另一辆车。”

    一看到这个人,方冰才突然想了起来。

    这几个不就是刚才跟在秦笙旁边一起跳舞的那几位吗?

    这……这胆子也太大了!

    方冰如今已经知道卡斯特到底是谁了,能和他成为朋友的,除了他那些队友还能有谁?

    这些可是真的国际球星啊!

    方冰只能庆幸,还好刚才没有人注意到这些胆大包天的家伙,否则属于秦笙的风头都要被这些突然出现的足球明星给抢走了。

    而且,秦笙和卡斯特的恋情可不是暴露出来的好时机。

    虽说国内秦笙在走之前已经有恋情消息传出去了,但传出恋情和对象是国际球星是两码事。

    如今卡斯特在国际上名声可不小,只是因为外国人容貌在c国人看来容易混淆,所以当时在c国才很少有人认出。随着卡斯特回到球队,名声只会越来越响亮。

    但是秦笙如今却才刚刚起步。

    方冰很确定这姑娘未来的成就绝对不小,但现在还只是在发展阶段,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明白她的潜力,也欣赏他们的恋情。

    在那些看热闹的键盘侠心中,只会觉得是秦笙抱大腿、蹭人气,脸皮厚地贴上了卡斯特,而不是卡斯特主动追求了秦笙。

    甚至可能将秦笙的成功都堆砌到卡斯特的身上,也不会去管卡斯特和秦笙各自的成就根本不是在一个圈子里的这个事实。

    所以,此刻公开出去,甚至还是被旁人看见后泄露出去,对秦笙来说弊大于利。

    方冰不是那种喜欢拿炒作和绯闻上位的经纪人,看得更加长远,当然不想这么快就揠苗助长抽干了秦笙的所有人气,只为了短时间的热闹。

    等到两人名气相当再公布,才是美事一桩。

    为了不让其他人注意到这点,方冰也不敢多耽搁,很快就坐上了另一辆车子。

    这辆车除了司机,就只剩坐在后座的秦笙和卡斯特两人了。

    司机都是队里安排好了负责接送卡斯特他们的,当然不用担心。

    秦笙好奇地看了看卡斯特,这才笑着问道:“你们今天不是也在比赛吗?怎么突然到这边来了,刚刚可吓了我一跳呢!”

    卡斯特心想,我可没有看出你被吓了一跳,倒是你的动作吓了我一跳。

    想到秦笙刚刚贴近他跳舞的样子,卡斯特又觉得嗓子有些痒痒的,忍不住咳了咳才说道:“我……我们比赛结束得快,看直播上你们的比赛还没有结束,所以就和大家一起过来看看。”

    他没有说,大家还担心秦笙过来人生地不熟拉不到观众,所以队里的人打算去帮她增加一点儿人气。

    刚才过来的时候,这热闹的场面证明了一切只是他们想太多了。就他们几个人,增加的那点儿人气就像是那一个广场的人群中激起的一朵小水花。

    “谢谢,你们可是帮了我大忙了,”秦笙说得却是真心实意的,至少后面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合唱,就是这几个家伙带起来的,“你们的比赛结果怎么样?”

    “那还用说?”提到球赛,卡斯特就多了几分自信的光彩,一扬下巴,“当然是跟你一样,碾压对手!”

    “哈哈哈,是,你很棒!”秦笙比了一个大拇指,见他这模样,忍不住就凑上去吃豆腐,在他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从前怎么没觉得自己骨子里其实是个小色狼呢?

    秦笙一边笑着一边想道。

    卡斯特被脸上温热的触感弄得一愣,颇有几分纯情少年的感觉,整个人都快变成蒸笼了。小心地看了一眼前面,发现司机没有注意到,才飞快地凑过去在秦笙的脸上也亲了亲。

    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个学生偷偷地瞒着老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似的。

    “笙笙你也很棒,唱得真好听!我还不知道你跳舞也这么好看呢!”说到这儿,卡斯特的眼神忍不住就往秦笙的腰上漂移了几分,“阿洛德他们可算是赚到了。”

    可不是吗,以秦笙现在的人气,到时候引起的关注肯定不小,阿洛德他们最初的打算一定能得到比预期更好的效果。

    “你在意吗?”秦笙突然想到这件事她还没有问过卡斯特。

    卡斯特听她这么一说,一脸疑惑:“什么?”

    “我说,阿洛德,”秦笙自认坦荡,和阿洛德的合作也是互相收益,阿洛德本人也没有其他意思,所以才答应了这项合作,但是却不知道卡斯特会怎么想,“我跟他有合作,你如果……”

    “怎么会呢?”卡斯特想了想,没有说自己为什么不在意,而是从另一个方向说起,“假如陈是女人,你会在意我和他的球员与经纪人关系吗?”

    说完后,他立刻补充道:“当然,如果他是女人,我在c国当然不会和他住在一起,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关系亲近的,这点你放心。”

    “当然不会,”秦笙突然明白了卡斯特的意思,笑了起来,“谢谢你,卡斯特。”

    她见过许多人的恋情,也知道很多男人在吃醋的时候会完全禁锢恋人的“空间”,但凡有一个异性接近都会吃醋发脾气。

    单纯的吃醋还好,这代表着对彼此的重视和喜爱,所以才会担心其他人抢走。

    但是,行为太过分却很容易让人厌烦。

    秦笙说的不会是真实的心意,如果只是工作上的合作,只要卡斯特自己没有什么意思,她当然不会干涉。就好像卡斯特对她一样,所以自从和阿洛德见面以来,卡斯特也没有做出什么让她难为情的事情,更没有插手干预她的工作。

    爱情难得,彼此尊重的爱情更难得。

    秦笙十分庆幸自己能够遇到卡斯特,就像卡斯特庆幸自己遇到了她。

    “再说了,笙笙,像阿洛德那样的生意人,要跟谁合作,可不只是看人情关系而已,”卡斯特除了踢球,也有很多投资,其实并不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

    “你们的合作,他们的公司受益也不小。或许在某些人看来,甚至在你自己看来,都是你占了便宜。但是,你现在并不缺机会,他们却急着打响品牌名气,紫荆杯大赛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你又是获胜率极高的选手。没有他们也会有其他人找上来的。急的那一方总是占下风的。其实,是他们更需要你,而不是你需要他们。”

    秦笙从未发现,卡斯特居然还有这么一面。

    在她眼中,卡斯特就像是一个赤诚的少年,在感情上纯情却又热烈,在球场上自信张扬,却不知他还有这样稳重精明的一面。

    见秦笙这模样,卡斯特才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对着她笑了笑。

    秦笙看了看他那双透彻漂亮的蓝眼睛,怎么有一种自己是被猎人一步一步引入了陷阱之中的猎物的感觉呢?

    再看卡斯特那一如既往好看的脸。

    应该是她的错觉吧……

    她摇了摇头,把这些抛到了脑后。

    不过,卡斯特说得其实也有道理,只是之前他们因为阿洛德家里的公司名气太大,所以没有想得太过深入。

    她还未正式出道,并不是特别在意什么赞助代言,家里也不缺珠宝衣服的钱。

    比赛中有没有赞助,或者是由什么品牌赞助,对于秦笙而言区别不大。

    可是,阿洛德家里的珠宝行要想冲破先由的市场分割,成功打出名气,单凭以往的模式很难在短时间里取得成效。

    他们那样的“战场”,每分每秒损失的都是大量的资金市场。

    所以,主动方其实是秦笙他们这边。

    当然了,作为资本方,阿洛德他们也是有优势的,甚至不必要给出太好的条件。

    那些额外提供的帮助,好的待遇,还有最后增加的代言机会,就是人情关系和利益的共同体了。

    “你们什么时候回国?”既然卡斯特都不在意,秦笙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免得倒是让人以为她对阿洛德有什么想法了。

    “明天。”卡斯特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所以他训练刚一结束,就趁着那一天的假期赶了过来,这样才能多跟秦笙相处一段时间。

    “大忙人,以后我见你是不是需要提前预约?”秦笙笑着说道。

    “当然不,”卡斯特却很认真地看着她,“你永远是我的vip,不需要预约。”

    秦笙被他这说法弄得一愣,耳后有些发热,赶紧移开了视线:“不过,我以后可比你还要忙,说不定会是你跟我预约时间呢?”

    一提到这个,卡斯特脸上就愁得皱成了一团。

    还是在c国的时候好,他们可以经常见到彼此,还能毫无顾忌地去街上散步。那些时光,以后都不能再复制了。

    可是,如今也多了其他的乐趣。思念会让他们心中的情感更加浓郁而深刻。

    “好,”卡斯特握着秦笙的手,“我会提前跟你预约,笙笙,把你以后所有的生活都预约给我了。”

    他低头在秦笙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秦笙莫名地有了一种被求婚的紧张感,等到看到外面的酒店才一下子放松下来:“好了好了,快下车了,你们的地方到了。”

    卡斯特也没有一定要个答复,下车后帮秦笙开了车门,拉着她出来:“走吧,请你们一起吃个饭,忙了一早上也该饿了。”

    方冰也赶紧从另一边过来,催着秦笙和卡斯特赶紧进去,别在外面逗留,免得被人给认出来了。

    ------题外话------

    ps:快闪很有意思的,第一次是在一部外国电影里看到男主角求婚的场面,第二次好像是在一部韩国电影里看到过,都超有感觉~

    咳咳,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上传的那一刻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咱们国家的传奇——广场舞,绝对不是我脑洞开太大了,哈哈哈哈……

    谢谢不语、mizuke、sylvia、lellomimi的鲜花,谢谢mizuke的钻石,谢谢吃货、皛皛、kara、不语、隐儿、sylvia、陌予、渲染、蓝月、等等、小蛮、千凰、小猪、温柔的月票,谢谢若语、皛皛、渲染、尼尼安的五星评价票,恭喜月曦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