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00 看好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越是不想被人认出来,就越是会被人给认出来。

    只不过,被认出的却不是卡斯特,而是秦笙。

    幸运的是,对方也算是熟人了。

    “秦笙?”刚一进酒店里,就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对方就走了过来,“太好了,你怎么也在这儿?我还以为今天和你碰不着面了呢!”

    秦笙将注意力从卡斯特身上移开,就看到快步朝着她走来的苏灵落。

    而苏灵落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男人,不急不忙地护在她的身后,看上去倒是有几分面熟。

    “你去参加紫荆杯大赛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都不告诉我们,我还是从电视上看到的呢!”苏灵落随口说了一句,就又笑了起来,“我专门去过广场那边了,可惜到的有点儿晚,你们都已经散场了。正好我哥有事要在这边宴客,所以就跟着过来了,没有想到正好遇到你。”

    说到这儿,她才想起来自己把另一个人给忘了。

    苏灵落连忙拉过了后面那个年轻人给秦笙介绍道:“秦笙,这个是我哥,亲哥,苏北夏,芳龄二十二,优质单身狗一条,虽说脾气差了点儿,但也算是仪表堂堂了。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

    被亲妹子推销出去也就算了,还出现了“芳龄”,这看上去还很年轻的男人脸上一黑,就要伸手去敲苏灵落的脑袋,却被她嘻嘻笑着躲开了。

    就站在秦笙旁边的卡斯特脸更黑。

    他这么大一个人站在旁边,居然都能被人忽视到底,还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给他女朋友推销男人?

    “笙笙,这是?”卡斯特虽说不会乱吃醋,但必要的主权还是要宣示一下的,否则女友都要变别人家的了。

    “咦?”正在和苏北夏玩躲避战的苏灵落这才注意到了旁边的卡斯特,“你……你不是那个……好像是个足球明星来着吧?”

    她和很多女孩子一样,对足球不太关注,偶尔也就是看看脸和身材,转过头就忘了。因为卡斯特的容貌十分出色,倒还给她留下了几分印象。之前见到秦笙没有注意其他,只当是旁边的一男一女都是比赛中的工作人员之类的,现在卡斯特开口之后她才发现了不对。

    “这是我的男朋友,卡斯特。”秦笙见卡斯特有几分小别扭的样子,笑着给苏灵落介绍了一下。果然,她的话一出口,卡斯特脸上又重新带上了笑容。

    苏灵落却被吓了一跳:“啊……啊?你还真的是有男朋友啊?而且……还真的是个西班牙人。”

    听到名字,她这会儿总算是记得卡斯特是谁了。

    学校里的人都以为秦笙口中的“男友”是虚构的,包括苏灵落心里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否则刚才也不会推销自己的亲哥了。谁让秦笙从来没让他们看见过对方是谁呢?而且,平常女孩子谈恋爱之后的表现也没有,反而像是一个沉迷学习不可自拔的单身学霸。

    没有想到,这居然会是真的,而且对方还是西班牙的明星球员!

    秦笙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平时在学校里她也懒得去和那些人解释,更没有必要让他们都相信。今日既然遇上了,她当然也不会回避。

    更让秦笙注意的是,苏灵落的哥哥苏北夏她还真的好像是见过的:“你好,请问你认不认识程汉仪?”

    苏北夏听到声音后一愣,仔细看了看秦笙,这才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你。你好,我是苏北夏,程汉仪以前的同学。”

    “这就对了,”秦笙将现在看到的人和印象中的那个人对应上了,只是如今的苏北夏看上去比以前学生时代的样子更加成熟一些,棱角也分明了许多,“程汉仪现在还好吗?”

    既然提到了熟人,自然还是要礼貌地问一句的。

    “还不错吧,我们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过了。”苏北夏也知道对方只是在寒暄而已,再加上他对程汉仪的现状的确不太清楚,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了。

    “程汉仪是谁?”苏灵落比卡斯特还要好奇,连忙问了出来,“是哥哥以前的女朋友吗?”

    听到她这话,秦笙和苏北夏脸上的表情都出现了几分怪异之色。

    苏北夏额上青筋都快要暴起了,恨不得好好收拾收拾这个胡说八道的妹妹。

    秦笙更是“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程汉仪是个和你哥哥差不多大的年轻男人,不过他倒是还有一个妹妹程双双,可今年也才十五岁而已。我想,这兄妹俩都不可能是你哥哥的对象的。”

    如果是程汉仪,苏北夏就是个断袖;如果是程双双,在他们认识的时候,那姑娘的年龄比现在还要小得多,就是个水嫩的小学生,这都能下口,只能说明苏北夏是个恋童癖吧?

    想了想,她又对着卡斯特解释了一句:“程汉仪就是之前你在我家看到的照片上的那个人。”

    卡斯特对于这些和秦笙有关的人和事情还是记得很牢的,很快就想到了秦笙家一楼的那个放着许多奖杯奖状的柜子,最上面一层就是那些获奖的照片,其中有好几张都出现了一个男生的身影。

    当时他心里还为此有些吃味儿呢!

    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这么快就遇到了和那个男生有关的人了。

    跟程汉仪相比,面前的这个苏北夏对于卡斯特来说,顿时就没有了什么危机感。

    “你是不是忘了说些什么了?”苏北夏的确没有什么想法,反而伸手敲了敲苏灵落,“我记得你之前在路上就念叨着要告诉别人的事儿,现在怎么遇上了就忘到脑后去了?真不知道你这智商到底是怎么考上f国音乐学院的。”

    “反正不是你帮我考上的,”苏灵落显然早就已经习惯了和自己哥哥互怼的模式,随意应答了一句,然后就对着秦笙说道,“我奶奶她回国去了,好像是要去找她和爷爷的老朋友叙叙旧,唔……就是你的爷爷。我爸妈陪着她一起去的,我还要上课,所以就留下了我哥照顾我。算起来,他们这会儿也应该是到了。”

    秦笙一听这消息就愣住了。

    苏奶奶去c国找爷爷了?

    想到秦老爷子的身体状态,秦笙难免有几分担心。但想到今天是自己比赛的时间,爸妈说过会去跟爷爷一起看比赛的,这会儿应该就陪在老爷子身边,有什么事也能照应着,倒是让秦笙安心了一些。

    待会儿吃完饭就跟爷爷打个电话问一问具体情况。

    不,还是先打给爸妈试探试探吧,万一苏奶奶还没有到秦家呢?

    刚这么想着,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只是来电显示并不是秦家的人。

    紧接着,卡斯特的电话也很快响了起来。

    好在他们之前为了方便说话,已经从酒店的大厅到了一个谈话用的小厅里,也不用担心会打扰到其他人。

    苏北夏和苏灵落见他们有事,加上这兄妹俩自己也还有一场宴会,赶紧告辞离开了。

    真别说,这苏北夏还的确是一副好模样。

    一边尽职尽责把自己当木头人,帮着他们注意着其他人的经纪人方冰想着。

    这年轻人如果去混一混娱乐圈也是不错的。

    当然,比起卡斯特的相貌,还是少了几分味道。

    方冰也就是这么一想,很快就移开了视线,安静地坐在离秦笙他们不远的小沙发上,既能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又不至于听到他们的电话内容。

    “喂?大山?”秦笙没有想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居然会是还在c国的顾杉,熊佳佳他们几个都老嫌弃她了,每次打电话都要抱怨一次国际长途太贵,“你怎么了?”

    “那个……笙笙啊,”顾杉的声音听上去和平常有些不太一样,“你说,我如果和那个……那个陈贤……”

    她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听得秦笙都为她着急了:“你和陈贤友谊的小船终于翻了?”

    “啊?”顾杉显然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秦笙这是什么意思。

    “这都听不懂,”秦笙赶紧说道,“我说你们是坠入爱河了吗?”

    “嘶!”顾杉赶紧倒吸了一口凉气,“别说得这么肉麻兮兮的好吗,太吓人了!”

    被秦笙这么一打趣,顾杉反而恢复了几分活力,说话总算是正常了一些:“好吧,差不多是这么回事儿。他跟我表白心意,我看他也挺顺眼的,就想着……咳咳,能不能试一下。不过,现在我这儿还有些意外状况需要解决,所以还不太适合正式交往。等我处理完了,就……”

    秦笙听到这儿,偷偷看了一眼卡斯特,确定他没有注意到这边,然后才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想去西班牙给他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我是那种人吗?!”顾杉有几分心虚地说道,“是我们工作室的年假福利,一起去外面旅游。这一次正好定在了f国,我就想着那儿离西班牙也不远,就顺道过去看一眼而已!”

    “的确不远,”秦笙也不拆穿顾杉就是工作室的决策层成员之一,有话语权干涉旅游的地点这个事实,而是点着头附和道,“我之前也去那边看过卡斯特,花不了多少时间的,相当于国内两个省之间的来回距离吧,反正就是挨着的。”

    谁叫他们c国地大物博呢?这些相邻的国家之间的距离,可不就跟他们国内的省市一样。

    “嗯,我就是想问问你具体的情况,你到时候能不能把相关的消息和注意事项发给我一份?”顾杉说道,“当然,不能告诉陈贤,也不能告诉卡斯特!我这边联系有些不便,万一陈贤跟你们问起我,你就说我很好,让他别担心。好了,我先挂了啊!”

    这还真是……

    秦笙挂断电话的时候,卡斯特那边还没有结束。

    卡斯特这次来f国踢球,陈贤这个经纪人并没有随行,而是留在了西班牙帮他处理其他事情。

    这会儿见陈贤打电话过来,卡斯特还以为会有什么正事儿要谈呢,却没有想到陈贤张口就是和顾杉有关,还问起了他追女孩子的技巧。

    当初他追秦笙的时候,自诩为情圣,经常主动为他出谋划策的,难道不是这个陈贤吗?

    “你问我?”卡斯特奇怪地问了一句。

    “哦,也是……”电话那边的陈贤嘟囔了一句,“二十几年才谈了一次恋爱的人,好像没什么好问的。”

    “那我就挂了。”卡斯特听到这话,可没有什么耐心等他继续唠叨,直接就要挂电话。

    陈贤连忙叫道:“不不不,我说错了行了吧?卡斯特,当初我可是帮了你不少忙,还主动促成你们俩的。现在你追到了秦笙,就把我抛到一边,可就太没有义气了啊!”

    “……”

    听卡斯特还是不为所动,又隔着电话看不到对方的表情,陈贤又抛出了自己的砝码:“你想想,我如果跟顾杉成了,以后她缠着秦笙的时候,我就能带走我的女朋友,免得她当你们俩的电灯泡,是不是很好?过几天她可就要跟着工作室的朋友一起去f国了。如果不想让她留在f国让人误以为是秦笙的男朋友,我想你应该……”

    “好,你要做什么,我帮你。”卡斯特直接答应了下来。

    如果是熊佳佳她们也就算了,顾杉一看就像是一个帅气的年轻男人。偏偏她本质上又是个女孩子,和秦笙相处的时候自然是按照闺蜜的模式上来的。

    刚才已经从苏灵落那儿知道,秦笙学校里的人都不相信她有一个男朋友了。

    如今他马上就快要回西班牙,秦笙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才去m国参加紫荆杯大赛的决赛,这段时间当然会留在f国上学。

    等到顾杉过来,往学校里和秦笙亲亲密密地走一圈,就算以后他们俩公开了,人家也会以为是他横刀夺爱吧?

    “不需要你帮我做什么,我就是跟你提前打个招呼,顺便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讨女孩子欢心而已。”陈贤此时心里还有几分小得意。

    顾杉还以为瞒着他呢,其实他已经从熊佳佳那儿知道他们工作室要来f国了。谁让熊佳佳现在正好留在成音工作室实习呢?而且,她也有意促成顾杉和陈贤的。在没有顾杉的特意嘱托之下,熊佳佳就这么把顾杉给“卖”了。

    顾杉想到在询问秦笙的时候让她保密,却忘了自己身边的八卦王熊佳佳了。

    “我当然有好办法,”卡斯特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过,我的办法当然是为了笙笙准备的,怎么可能告诉你?你还是自己去想想吧。”

    “我就知道……”陈贤对卡斯特这个自从和秦笙确定了恋爱关系以后,无时无刻都在秀恩爱的家伙简直无语,“自己想就自己想,哼!记得别告诉秦笙。”

    想也知道,顾杉要从f国到西班牙来给他惊喜的话,一定会先问问秦笙的,他可不能让秦笙知道了以后再告诉顾杉,破坏了他的“惊喜”。

    “而且,你有什么好嘚瑟的,”陈贤突然得意地说道,“至少我已经把人吃到嘴了,你呢?也就喝喝肉汤,真正的肉都没吃到吧?”

    说完以后,陈贤也怕把卡斯特给惹急了,这家伙“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刚一挂断电话,陈贤就后悔了。

    他还有事儿要卡斯特帮忙呢,真不应该现在就得罪了他。怎么说……也应该等到顾杉来了西班牙,不需要卡斯特帮忙以后再得罪呀!

    再打电话过去服个软?

    一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陈贤都觉得自己有几分欠揍,顿时没有了再打电话的勇气。

    以他对卡斯特的了解,别说是他已经得罪了那家伙,就算是没有得罪,秦笙一开口,卡斯特还能拒绝?铁定的是要卖队友啊!

    算了算了,现在只希望秦笙不会告诉顾杉了。

    实在是失策。

    他就不该因为一时兴奋打这个电话的,自个儿闷着高兴不好吗,现在活生生地送上了一个把柄,还得担心顾杉已经得知他知道他们的行程了。

    肯定是被卡斯特和秦笙平时刺激多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状况。

    陈贤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拿起了文件看起来。

    陈贤的电话一挂断,卡斯特身上的怨气一下子就浓重起来。

    他才不是吃不到,他是愿意等待!

    本来还打算帮一把陈贤的卡斯特,被他这么一挑衅,瞬间就引炸了。什么帮忙隐瞒,他才不干!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奇怪?”秦笙见他黑着脸的样子,关心地问道,“是谁打电话?”

    “是陈。”

    一听这,秦笙就知道是陈贤了,然后立刻就想到了刚刚才打了电话给她的顾杉,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若是陈贤态度很好,卡斯特这时候说不定还会好心情地只说是他打了电话过来。

    但是,这家伙才将他给得罪了。

    所以,卡斯特不出陈贤的意料,干脆利落地卖队友了:“陈知道顾马上就要来f国,还会去西班牙看他,来找我问问有什么办法可以招呼好她。”

    他特意没有说陈贤问的其实是怎么讨好女孩子,免得秦笙还以为他经常讨好别的女生,所以才会让陈贤这么问呢!

    “咦?”秦笙不由得一愣,情不自禁地就说出了口,“他居然已经知道了?”

    “你要告诉顾吗?”

    秦笙看向了卡斯特,她怎么觉得这家伙脸上还有几分跃跃欲试的感觉呢?

    “不了,”秦笙坏笑着摇了摇头,“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

    顾杉以为陈贤不知道,陈贤知道了以后却又要假装让顾杉不知道他知道。

    秦笙真想看看,到时候这两人的精彩表现。

    只可惜,那时候她估计已经去m国参加决赛了,注定会错过这一场“表演”。

    不得不说,秦笙和卡斯特还真是“损友”。

    打完了电话以后,两人才和方冰一起去了包间里。

    这时候,教练他们正好也已经赶过来了,和球队的其他人员一起入了座。

    有过之前在西班牙时的聚会,这一次秦笙倒也不觉得尴尬,方冰作为经纪人,更是擅长与人打交道,很快双方就熟络了起来。

    “秦,你唱歌真是太好听了!”

    “对啊对啊,真够带劲儿的,跳舞也很好看,我们刚才也跟你一起跳了,你看到我们了吗?”

    “傻不傻,这么多人哪有功夫看得到我们?”

    “她不是都看到卡斯特了吗?还跟他跳舞呢!”

    “人家是情人,能跟你比?”

    “话说库珀也喜欢唱歌啊,以后你们俩可以给我们合唱一首……”

    “快别说这个了,没看卡斯特的脸色都要黑透了吗?”

    ……

    一群年轻小伙子聊起天来,可一点儿也不比女孩子们安静。

    之前还好,等到他们说到库珀和秦笙合唱的时候,卡斯特就瞪了过去。

    这一群帅小伙子不光是相貌,连身材都是个顶个儿得好,若是被其他女孩子看见秦笙如今的待遇,一定会觉得羡慕。

    也没说要发生点儿什么,看着这么多的帅哥,吃饭胃口都会变好啊!更别说其中最好看的一个还是她的男朋友。

    热热闹闹地吃完了饭,卡斯特这才找来司机送秦笙和方冰回去。

    他本来也是要坐上车子的,却被秦笙拦了下来:“我还要去冰姐那儿谈了事情再回去,有司机大叔送我们就行了,你跟去也没什么用。卡斯特,快回房休息吧!下一次有了时间,我再去看你。”

    她坐在车子里,从开着的车窗伸手揉了揉卡斯特那头手感极好的金发,像是在安抚一只要离开主人的爱宠。

    卡斯特本来还不答应,被她这样笑着揉了揉脑袋,心里都被揉成了一滩水,哪还有什么不答应的?晕晕乎乎就点了头。

    秦笙也不是不想和卡斯特多相处一会儿,接下来的日子两人都会很忙,如今的每分每秒都值得珍惜。

    但是,他们国家也有句话叫“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卡斯特今早踢了一场激烈的球赛,还来不及休息就带着一群人来给她“撑场子”,看完了她的比赛又来酒店吃饭。秦笙哪里舍得让他再受累出门送她回家?

    而且,她的确是要去和方冰谈事,等到回家不知还会耽搁多少时间。

    比起这样的相处,秦笙更希望卡斯特能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

    等到车子开走,卡斯特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车子远去。

    本来还好奇地张望着这边的其他人,这会儿心里也是一阵感慨。

    不久之前,卡斯特还被他们认为是注孤生的家伙呢!

    现在呢?

    刚刚那个弯着腰,将头凑到出租车窗口,和女孩儿说话,直到现在都还挂着傻笑站在那里的大男孩儿,和他们记忆中的那个踢完球就缩回房间的卡斯特已经截然不同了。

    “妈的,突然好想找个人谈恋爱。”帕布罗抓乱了他那耍酷的子弹头,“这家伙可真是……那傻乎乎的表情看着怎么就这么欠揍呢?”

    “得了吧!”很了解帕布罗的库珀甩了个白眼儿,“卡斯特和秦那才叫谈恋爱,你?你和你的那些封面女郎,叫约pao。”

    “不不不,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那叫各取所需,”帕布罗十分淡定地说道,“我这不是还没遇到真爱吗?”

    “你的真爱?”就连本恩都对这个花花公子没有什么好话了,“你身边各取所需的女人太多,你的真爱挤都挤不进去了吧?”

    “唉,没办法,我太有魅力,只能委屈一下我的真爱了,”帕布罗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我注定是个流连花丛的浪子,应该造福大多数美人儿啊……”

    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家伙才能栽到某个姑娘的手里,只希望到时候那姑娘千万别轻易收下他,好好地虐一虐这个家伙,才算是为民除害了。

    “这半个月你在上课的同时也好好准备一下,虽说每次的比赛项目都不确定,但也应该是万变不离其宗,你可以看一下往届比赛的视频,”到了酒店房间,方冰这才放松了一下在外人面前略显紧绷的坐姿,“半个月后去m国,就只有比利跟在你身边了。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电话给我,我是二十四小时不会关机的。”

    决赛时间就定在十五天以后。

    这半个月里,秦笙还能留在f国继续上课学习。

    好在她比某些人占优势的地方就是,就算不参加比赛,她也是要每天练琴练嗓子的,如今这样也不用特意再做什么,而且还能有老师的指点。

    “好的,冰姐,你放心吧。”秦笙点了点头。

    方冰对她自然还是放心的,这女孩儿虽说是年轻,做事却很有打算,一步一步走得很稳。就连如今的成绩,也算是她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功底造就的。

    在为人处世上,甚至比刚出道时的方维还要有范儿。就连人脉资源都不会缺少。秦家虽说不会主动提供太多的资源倾斜,却也能保证属于秦笙的资源不会被其他人暗中想办法半路截胡,这就已经是最大的好处了。

    “对了,所有的比赛结束以后,阿洛德先生那边也就该有了定论了,”方冰想了想说道,“方维的新专辑我们定在十二月底的圣诞节正式发行。你的比赛全部结束差不多也就在前后了,到时候就算是你正式出道。其他代言邀约我都先推掉,等阿洛德这边的消息定下来,以后再找上来的代言就会好很多。”

    她特意把自己的打算详细地说了一遍,免得引起秦笙的误会。

    毕竟有很多新人一出道就想着四处揽钱,虽说秦笙并不是一个缺钱的人,但方冰还是尽可能地避免有什么误会出现在他们之间。

    “这些交给你来办就好了,”秦笙对这个其实不太在意,“对了,等到阿洛德那边有了确切的消息,我会立刻联系你的。”

    她突然想到了之前卡斯特在车上说的那些话,笑着跟方冰说了出来。

    “没有想到,他看得还挺透彻的,”方冰也有几分意外,看惯了卡斯特在秦笙面前的样子,她一直以为卡斯特就只是会踢球的大男孩儿,没有想到心里也是有几分成算的,“的确是这个道理。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会低了他们一头,有什么合理的要求尽管向他们提出来。”

    方冰也很赞同卡斯特的意思:“你好了,对双方都好,我想他们公司是不会在意中间多花点儿心思的。”

    “方哥圣诞节发行专辑,需要我做些什么吗?”秦笙想到这段时间应该会是工作室最忙的时候,毕竟专辑的后期制作,还有发行前的宣传,几乎都是要这段时间准备完全的,作为方维的经纪人,方冰此时却为了她这个新人来了f国,秦笙心里到底还是有几分不安。

    “唔……这样吧,到时候你录制一段视频传给我,”方冰没有拒绝她的提议,“新专辑正式发行以后,或许能够用得上。”

    对于秦笙这样的表现,方冰还是很满意的。

    她如今同时带着方维和秦笙。

    虽说方维不久之后就要宣布退出娱乐圈了,可在他没有退出去之前,就还是圈子里的天王,是他们工作室的顶梁柱老大哥,按理说方冰这个经纪人的工作当然是应该以方维为重的,更别提她还是方维的亲姐姐。

    可是,在确保方维那边不会有问题的情况下,她还是亲自来了f国,表示自己对秦笙的看重。

    这丫头一看就是把这些都放在了心上的,而且知道感恩。

    这对方冰来说就足够了。

    况且,让秦笙参与进来,也算是一种造福双方的事情了。

    借着方维新专辑发行的这一把火,正好可以带一带秦笙这个新人,而且新专辑的主打歌还是秦笙和方维合唱的。

    而全球紫荆杯金银大赛也正是火热的时候,等到圣诞节新专辑发布,这比赛也差不多在那附近的时间拉下帷幕,说不定还能给方维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呢!

    毕竟方维的名字传播范围最广的就是在c国,其次是亚洲,但在欧美还不算什么。

    若是能在最后这一次,借着紫荆杯大赛的名气蹿一把小火,也算是额外的惊喜了。

    这种互惠互利的事情,方冰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更何况,秦笙和方维都是她手底下的艺人,谁红了都对她、对维度工作室有好处。

    “行,我会尽快发给你的,”秦笙立刻点了点头,“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到时候可以通知我,只要有时间,我会尽力配合。”

    就算不记着方冰专门过来f国帮她商谈合约的人情,方维也还是秦笙从前欣赏过的偶像,能帮得上忙的时候她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又商量了一下其他的事情,约好了明天让方冰在酒店好好睡一天,后天才送她去机场回国,秦笙这才从酒店离开了。

    “当经纪人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秦笙想着。

    看看方冰吧,急急忙忙地安排好了一切,从c国赶到f国,就开始帮她谈合约,一天直接搞定了两份协议。

    这可不是光靠嘴皮子功夫就行了的。

    而且,在翻看合约的时候,还得认真研究里面有没有什么语言陷阱。这不仅要考验眼力和脑力,还应该要有这方面充足的经验。

    有时候,谈一份合约比跟人爽爽快快地打上一架还累。

    合约谈好了以后也不能闲着,每天都要为她做安排打算,还得算好了国内的时差,通过打电话、视频等方式,遥控国内的一系列操作,同时还有方维的事情不能就这么全然放下。

    也亏的是方冰,否则真干不了这事儿。

    其他的经纪人不是没有一个人带好几个艺人的。

    但是,他们主要负责的就是一两个,还有侧重点。而这一类一人带多人的经纪人,一般还会专门安排了助理或者预备经纪人去处理手下艺人的事情。

    方冰却是兼顾了方维和秦笙两边。

    方维那儿还好,有一个专业的工作团队在负责大多数事情,她只需要动脑子想出总的方向,具体事项自然有人实施。

    秦笙这边却是光棍司令,什么都要她来操心的。

    也就是如今好不容易办好了f国的事情,再加上秦笙顺利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初赛,方冰才算是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准备大睡一天,解放一下疲惫的大脑。

    想到这儿,秦笙觉得自己其实还算好。

    她也就是上课、练琴、比赛而已,都是从小做习惯了的事情,她甚至还乐在其中。

    车子很快就到了罗伯特家的门外,秦笙和司机道谢以后,就拿出钥匙去开门。

    谁知钥匙都还没来得及从口袋里掏出来,门一下子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随着一声“surprise”的叫声,扑面而来的就是五颜六色的彩带。

    秦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笑得一脸灿烂的劳拉一把拉了进去。

    屋子里已经挂上了一条十分醒目的横幅,上面还写着恭喜她通过初赛的字眼儿,简直让秦笙羞耻感爆棚。

    这主意……除了劳拉也是没谁了。

    不过,横幅上的字迹分明就属于戴维的。

    秦笙朝着戴维看过去,他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一看就是被劳拉逼迫的。

    南希倒是和她这孙女儿一个性格,这会儿带着同样的笑容过来一把抱住了秦笙:“恭喜你,秦,你表现得可真是精彩极了!我和劳拉在电视上看到的时候,都忍不住为你鼓掌呢!”

    说着,她还一把拉过了罗伯特:“罗伯特,你说是不是?”

    “还行吧,”罗伯特别扭地说了一句,像是怕秦笙误会他不满意,赶紧咳了咳,补充道,“很好,继续加油!不过,下次还是不要弄这些东西了,看着实在是……”

    显然,他对劳拉这个孙女儿的爱好也是不敢苟同的。

    南希却是一把捏住了罗伯特的胳膊:“我和劳拉做的有哪儿不好?你说。”

    “不不不,当然很好,当然很好,”罗伯特苦着一张脸,显然是拿这个妻子没辙了,“我这不是怕你累着了吗?你要知道,我最心疼的就是你了。以后有这种事情,交给劳拉这小鬼去做就行了。”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罗伯特和南希的感情依旧很好,第一次和他们夫妻俩在饭店里遇到的时候,秦笙和朱莉安还发现他们夫妻在共进烛光晚餐呢!

    被他这么一哄,南希果然就笑开了,松了手说道:“算你过关了,否则你今天别想吃晚饭。”

    劳拉显然对这对老夫妻已经习惯了:“行了,就我不怕苦不怕累,可以了吧?下次秦获得了决赛冠军,我一个人来办,你们可都别插手!”

    秦笙:……

    “秦,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学校你还是会去的吧?”罗伯特哄好了老太太,这才向秦笙问道。

    “当然要去,”秦笙点点头,“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的,老师你的琴谱我也会好好练习。”

    “这就好。”

    罗伯特这才真的放下心来。

    他也和方冰一样,担心秦笙会不会因为这次比赛就浮躁起来。现在看她还和以前一样踏踏实实的,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孩子自觉性好,他何必唠唠叨叨惹人嫌呢?

    “行了,秦累了这么长时间,刚回来谈什么学习,”南希一把拉过了秦笙,“走走走,南希还给你烘了一个庆祝的小蛋糕,只有你的份儿,他们都吃不上。”

    已经被南希的小饼干小蛋糕喂得重了几斤的秦笙顿时有一种甜蜜的忧伤。

    这一次和方冰见面,这位经纪人并没有察觉到她细微的体重变化。希望下次见到方冰的时候,她也不会变得太胖。

    第二天回到学校,秦笙果然迎来了大家的围观。

    实际上,在斗琴刚刚结束的那段时间,她在学校里也有这样的待遇。只是,毕竟只是看了一眼,和如今却不大一样。

    紫荆杯大赛在各国的人气果然不低。

    这些人倒不是想见见出现在电视里的秦笙,毕竟他们中的很多,以后也会上台表演的。

    只是,对于紫荆杯大赛大家还是很好奇的,特别是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参加了比赛,而且还拿到了第一名的同学。

    就连薇薇安,都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地和她那群小伙伴凑过来问了几个问题。

    事实上,秦笙能说的也没有多少。毕竟才刚通过了初赛,和其他选手还没有见过面呢!她知道的也就只是这次初赛的规则,还有比赛中的经历而已。

    “秦笙!”苏灵落比起其他人,对这件事的好奇心要小上许多,因为当天她已经和秦笙见过面了,“你爷爷跟你说了吗?我奶奶打电话告诉我们,她已经见到老朋友了。”

    “说过了,”秦笙当天回去就给秦父打了电话,当时秦父秦母夫妻俩正好就在秦家老宅,秦笙还正好跟秦老爷子还有苏奶奶在电话里聊了几句,“他很高兴。”

    可不是吗?

    秦笙之前担心的状况没有出现,秦老爷子虽说身体不大好,但也不是脆弱得一碰就倒。

    苏老太太带着儿子媳妇儿上门,虽说带去了苏恒之去世的消息,但到底这么多年没了联系的朋友总算是出现在眼前,也知道苏家人并没有出事,这些年过得还算不错,秦老爷子心里的那个结总算是解开了,和秦笙打电话的时候,声音都比从前爽朗了几分,还嘱托她好好加油,在比赛中拿一个好成绩,为国争光。

    “我奶奶也是,”苏灵落摇头晃脑地学着苏老太太的语气,“丫头呀,奶奶我心里高兴啊……这么多年的朋友可算是见到了,你爷爷在的话,也会高兴的。下一次,你和你哥哥也一起来,来看看我们的故乡,这里才是爷爷奶奶长大的地方啊……”

    说着,她十分好奇地拉着秦笙的胳膊问道:“c国很好玩儿吗?听说那儿有很多好吃的。小时候每次奶奶说起,我和哥哥都会馋得流口水。”

    苏灵落还好,一想到苏北夏这个商场精英坐在那儿流口水的样子,秦笙就有些接受无能。

    苏灵落显然也看出了秦笙的想法,哈哈哈地笑了出来,然后又神秘地压低了声音问道:“那个程汉仪是我哥哥的同学?为什么我都没听过这个人,他长得好看吗?会不会跟你的男朋友卡斯特一样是个大帅哥?”

    “他们的确是同学,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和你哥哥也就只有一面之缘,所以觉得有些面熟而已,”秦笙笑着说道,“程汉仪长得挺好看的。只不过,在我眼里当然是卡斯特最好看,你问我可就是问错人了。”

    “你手机里有他的照片吗?”苏灵落好奇地问。

    “没有,”秦笙摇摇头,“怎么,你对他有意思?他现在在m国,你……”

    “你想多了,我就是想知道他和我哥之间发生了什么,”苏灵落吐了吐舌头,“我哥我还不了解?昨天提到程汉仪这个人的时候,他脸色都变了,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

    这个秦笙倒是没有注意,毕竟她当时就想着跟卡斯特介绍了,哪里会注意去看别人的表情变化?

    她如果是直直地盯着苏北夏,卡斯特心里就该泛酸了。

    “算了,反正也见不着人,”不等秦笙回答,苏灵落自个儿就放开了这个念头,“还是说说你接下来的打算吧,你决赛的时候可要好好加油,我们的胜负就全靠你了!”

    “你又做了什么?”秦笙无奈地问道。

    “就薇薇安他们那边的人啊,薇薇安现在还好,但总有几个刺头在,非说这次你得了第一,不一定下次也能胜利,能不能走到最后的总决赛都不确定,”苏灵落咳了一下,“所以……那个……秦笙,加油,我们相信你的!”

    说完,她就一溜烟儿地跑开了。

    唉……

    秦笙摇了摇头,这两个队伍,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矛盾,就是不停地打赌,你站这个,我就一定要站那个。

    自从开学的新生汇演之后,他们看上去不大像是仇敌,倒像是相爱相杀了。

    苏灵落才刚刚跑开没一会儿,另一边的薇薇安突然单独走了过来,哼了一声说道:“苏灵落那家伙给你说了?我可没有说你会输,所以,别给我丢脸,知道吗?!”

    说完之后,甩着那头红色的短发也走开了。

    比起苏灵落的方式,薇薇安的加油明显要傲娇得多。

    秦笙被这俩人弄得也是哭笑不得了,敢情这比赛他们都比她这个当事人还要紧张呢!

    ------题外话------

    ps:谢谢lellomimi、末末、阿芙、sylvia、阿杨的鲜花,谢谢末末的钻石,谢谢末末、小樱、如如、小猩猩、小y、色色、帝雅、阿杨、奸臣、维恩、小晴、爆米花的月票,谢谢末末、奸臣、露露、雪夜的五星评价票,谢谢阿芙的打赏(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