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01 参加决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距离前往m国还有半个月,秦笙的行程大多是往来于学校和罗伯特家,没有什么采访,也没有什么逛街狂欢,看上去和从前一样,并不因为一次比赛就心浮气躁。

    本来以为这十五天就会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没有想到她却接到了来自弗兰克的电话。

    弗兰克的酒庄要举办一次大型的品酒会,将请到一众大咖名流,为他们的酒庄打响名气。

    “我们最近酿出了一款新酒,到时候会正式推出,请大家过来品尝品尝,”弗兰克的声音从手机的听筒里面传出来,“这种场合下,我想还是得有些音乐。秦,你现在还没有去m国参加比赛,能有时间过来一趟吗?放心,我会让人接送你的,弹完琴之后就送你回去,绝对不耽搁你的时间,怎么样?”

    弗兰克说话还是非常客气的,而且去酒庄弹琴的事情秦笙之前就答应过了。前段时间因为要准备初赛,弗兰克都体贴地从未打电话过来。现在秦笙也算有空,当然不会拒绝。

    “好,我会按时过来的,”秦笙答应了下来,“别忘了要准备我品尝的那一份啊。”

    “当然!”弗兰克高兴地说道,“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那一份的,你现在真是被朱莉安那丫头给带坏了。”

    商量好了正事儿,两人随意闲聊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事实上,如果没有弗兰克的邀约,秦笙本来是打算确定好了学校课程以后,就在附近的音乐咖啡厅之类的找一个弹琴类的兼职。一方面,可以挣点儿零花钱;另一方面,还能把自己学到的东西用在实践上。

    没有想到,还没开学就跟着朱莉安去了弗兰克的酒庄,然后定下了这么一个合作。

    相比起其他的小店,弗兰克的私人酒庄不管是安全性,隐蔽性,还是品味,都高出了许多。有了这儿,秦笙自然也就不用再去其他咖啡店里寻找兼职了。

    罗伯特对于这些并没有过多干预,他是老师又不是保姆,不用事事都插手。在确定弗兰克的酒庄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情,甚至对秦笙还有好处之后,他就没有再过问了。

    等到约好的那一天,秦笙才一出门,就发现门口停了一辆十分眼熟的红色汽车。

    还没等她多想,后座的车窗就被打开了,露出了阿洛德的那张脸。

    “今天受邀到弗兰克那儿品酒,他让我顺道接你一起。”

    秦笙愣了一下。

    除了公事合作上,她其实并不打算跟阿洛德有太多的交集。但现在人家已经等在了门口,还是受到了弗兰克的拜托之后过来接她的,秦笙如果转身就走,未免也太过失礼。

    所以,她还是坐上了车子。

    “你的比赛我看过了,很精彩。”阿洛德见秦笙除了最开始打招呼,后来都没说话,主动打破了车内的平静,“如果后面还能继续保持,我想接下来我们的合作就该谈谈代言的事情了。”

    “承你吉言,”秦笙笑了笑,“不过其他人也挺厉害,我只能尽力而为,结果如何就不敢保证了。”

    “你实在是太谦虚了,”阿洛德说道,他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矜贵的微笑,看上去和平时在报纸上的样子大不相同,“只要尽力就行。”

    两人到达弗兰克的酒庄时,人已经到了许多了。

    大家此时都围在一起,仿佛在热闹地交谈着什么。每人的手中都端着一个透明的高脚杯,里面装着颜色漂亮的红酒,大家不时的会在交谈中轻轻碰杯浅饮一口,气氛看上去相当和谐热闹。

    见秦笙和阿洛德走进来,弗兰克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主动走到了他们面前,给了他们每人一个拥抱:“嘿,阿洛德,秦,你们可算是来了。走走走,先进去吧!”

    他倒是没有让秦笙直接坐到钢琴前面去,而是拿了一杯酒递给她:“先休息一会儿吧,来,品一品我这新酒怎么样?”

    秦笙当然不会拒绝,伸手端过了那酒杯浅浅的尝了一小口。不得不说,弗兰克的酒庄在酿酒这方面的技艺的确算得上是登峰造极。秦笙还真没有喝过比他们这儿更好的红酒。如今,就先晾制的红酒。虽说比不上之前弗兰克送给她的那瓶,可口味也是新鲜醇美,一下子就俘获了她的味觉。

    “棒极了!”秦笙对着弗兰克比了一个大拇指,“如果是朱莉安在这里,弗兰克,今天你的酒窖又要少一瓶珍藏了。”

    “哈哈哈哈,你这丫头可真会说话,”弗兰克大笑了几声,看上去得意非常,“还好朱莉安那小酒鬼不在,否则我还真得大出血了。”

    阿洛德并没有加入到他们的谈话之中,他只是端着酒杯安静地站在一边,时不时的浅饮一口,然后看着他们微笑。

    等到人来的差不多了,弗兰克这才对着秦笙做出了一个“拜托你了”的表情。

    秦笙知道,该是她上场的时候了。

    她直接坐到了钢琴前,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将手放在了钢琴上面。

    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知道这姑娘马上就要开始弹琴了,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不少。其他人发现说话的声音突然降低,也朝着这边看来,没过一会儿这个前厅里就是一片安静了。

    正在这时候,动听的钢琴声才突然响起。

    就像是灵动的泉水划过了林间的小道,轻轻地撞击在在岩石上,迸溅出了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折射出了光彩;

    像是无声的空间里突然出现了第一次声响,像是空白画卷突然被抹上了第一笔色彩,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鲜活起来。

    就好像上一次一样,大家忘记了交谈,各自端着酒杯站在那儿,侧耳聆听着这琴身。

    一颗颗亮闪闪的星星在夜空中忽现忽隐,温柔的月影在水面上漂流不停。

    有声音突然响起在耳边,像是有人在召唤着、呼喊着,轻轻地安抚着心灵,恍若春风划过,不留一丝痕迹。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美妙了。

    直到秦笙的表演结束,大家还久久的不能回过神来。

    “啪啪啪啪!”

    热情的掌声响了起来,大家的脸上都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看向秦笙的目光专注而认真,都带着几分欣赏的感觉。

    如果不是他们自认有些身份,这会儿都要忍不住叫起来“再来一首”了。

    当然,不用他们主动要求。秦笙的手指就再次在钢琴上弹动起来,悦耳的钢琴声就这么从她指尖缓缓流出。

    “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小姑娘,对吗?”弗兰克突然站在阿洛德的旁边说道。

    阿洛德没有说话,脸上还挂着些极浅的笑意,只这么看着那个弹着钢琴的身影,那双孔雀蓝的眼睛中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只可惜已经有男朋友了,上次我本来打算撮合你们俩呢!”弗兰克有意地提起,“不过,看她和那个小伙子感情很好的样子,也就只能算了。”

    阿洛德可不傻,还能不明白弗兰克的意思吗?

    他摇晃了一下手里的酒杯,摇了摇头说道:“弗兰克,你不用这样试探我的,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阿洛德收回了看向钢琴那边的眼神,对着弗兰克说道:“我的确是对这女孩有几分好感。若是没有那个卡斯特在,我不介意做点儿什么。但是,他们c国人有句话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在其他方面也是这样的。我还不至于卑劣到去破坏别人的感情。”

    弗兰克本来不打算戳破这件事的,毕竟他和阿洛德家的长辈也算是老交情了。

    只是,今天阿洛德听说他要派人去接秦笙的时候,主动揽下了这差事。再想到阿洛德之前对秦笙露出的几分不同,弗兰克还能怎么想?

    若是两人都还单着,他自然乐得帮一帮。

    毕竟这两人男俊女俏,站在一起也是养眼得很,看上去十分般配。

    但关键是,秦笙已经有男朋友了,上次过来得时候,感情还很好,据酒庄里的雇员们说,那两位连吃个葡萄都能玩儿出新花样,你喂我我喂你,别提有多黏糊了。

    这种情况下若是再任由阿洛德撞上去,这老朋友的后辈恐怕就要丢面儿了。而且,对秦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阿洛德可是那些娱乐报纸的关注点,时不时地就会因为各种新闻上一次头条。若是秦笙因为这个跟他搭上关系,可别让她那位男友误会了。

    再怎么说,秦笙也是他请过来弹琴的,阿洛德更是他老朋友的后辈,弗兰克当然不愿意让他们任何一方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所以,在察觉到阿洛德看向秦笙的眼神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本来为了阿洛德的颜面,弗兰克说得十分隐晦,借着谈论秦笙恋情的事情,用来打消阿洛德的念头,没有想到这事儿居然被阿洛德本人直接戳破了。

    这时候他才露出了几分桀骜不驯的神色来,看上去没有半点儿委婉的意思。

    不过,他说的内容还是让弗兰克松了一口气。

    阿洛德虽说有时候脾气有些大,但就是他这样的性格,所以基本上阿洛德是不屑于说什么假话的。

    弗兰克见此,也就不再提起此事,随意扯开了一个话题,就将事情一笔带过。

    在轻松的琴声中,大家神色愉悦地随意交谈着,再品尝几口美酒,别提有多快活。

    回去的时候,也就一事不劳二主,还是让阿洛德的司机开车送了秦笙回去。

    有了阿洛德的说法,弗兰克也就没有再担心了,很快就送他们离开。

    阿洛德说的话也的确是真心话。

    他并没有打算去破坏秦笙和卡斯特的感情,也不准备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但是,秦笙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朵十分喜欢却被围在了栅栏之中不能采摘的鲜花。

    虽然不能伸手触碰,但能够偶尔多看几眼,欣赏一下她的美好也是不错的经历。

    至于其他人会不会误会,或者说觉得他居心叵测,阿洛德并不在意。他本就是个我行我素的性子,哪里会因为别人的目光就收敛自己的行为?再说了,他也不觉得自己如今的行为有哪儿过分。完全退守在普通朋友的界限之中,没有半分逾矩的迹象。

    秦笙也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

    之后她很快就要去m国,跟阿洛德的交集也就只在公事合作上而已,并没有私交的必要。

    而且,她行的端坐的正,心里对阿洛德没有半分其他的念头,又何必心虚呢?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今天的品酒会聚集了太多名气不小的大咖。

    他们没有注意到阿洛德对秦笙的关注,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多嘴跟其他人说些什么。

    但是,在外面盯着这些人,打算拍个大新闻的狗仔们却不一样了。

    本来只是一次简单的品酒会,没有想到却拍到了阿洛德,还有另一个看上去和他关系极好的年轻女人!

    以前那些捕风捉影的报道,普通的吃瓜群众不清楚,他们这些狗仔还能不清楚吗?就只是特意抓了角度拍下来的照片而已,很多看似暧昧的举动,实际上都能通过拍照时的借位达成。

    事实上,阿洛德跟那些女人根本就没什么关系。

    之前传出的阿洛德打人事件,也是因为某个狗仔做得太过分,甚至编造出了不实的丑闻,差点儿影响了阿洛德的正常生活和他们家公司的名声。

    从那以后,但凡是关于阿洛德的消息,大家都会斟酌一二。当然,各种绯闻依旧不断,却再没有过分的丑闻了。

    毕竟前者还能说是男人的魅力太大,风流一些也无伤大雅;但后者却是人品有问题,很容易引起不好的影响。

    可这一次却是不一样了。

    他们又不是眼瞎,哪能看不出来阿洛德对这女孩儿和以前那些人的区别?

    从前可没见阿洛德对着哪个女人有这么认真的时候,网友们能看到那些精彩的报道,全靠他们发挥想象力尽情yy,还得不断地调整相机的拍摄角度,把本来十分正常的画面拍摄得暧昧不已。

    现在这位呢?阿洛德不仅来回接送,还主动护着对方上车,那眼神,不用他们特意找角度,随手一拍,一看就知道里面有戏。

    不过,总觉得那个年轻的黑发女孩儿看上去有些眼熟?

    等到他们拿着新鲜出炉的照片回去,主编才大吃一惊——这不是前些天紫荆杯大赛初赛的冠军吗?

    “所以,主编,这消息我们到底是发,还是不发?”年轻的狗仔好奇地问道。

    “发!怎么不发?”主编大手一挥,等到手底下的人要开始行动的时候,他又才叫住了他们,“不过,不能现在发。”

    “为什么?”有人疑惑地问道,“难道不应该抢先发出来吗?万一被别人抢了过去,咱们可就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了。”

    “别担心,其他人肯定也和我想的一样,”主编嘿嘿一笑,“一个还没什么名气的女孩子,和紫荆杯大赛的冠军种子选手怎么能一样?看她在初赛中的表现,决赛里肯定也差不了!如果能够一路凯歌地走下去,咱们可以等到她拿到最后的奖杯以后,再公布这条大新闻。相信我,到时候引起的轰动可比现在要大得多。”

    的确,一个普通人的恋情,怎么能跟一个名人的恋情相比呢?

    好不容易抓到的大消息,一定要让它物超所值才行啊!

    果然如他所料,第二天,其他几家也没有公布这条消息,分明也是打着和他一样的主意。到时候,就看他们之间谁的速度最快,谁的语言更有煽动性了。

    也正是因为他们特意拖延不发,秦笙和阿洛德谁也不知道自己居然被藏在暗中的狗仔拍了照。

    接下来的时间里,秦笙除了去学校上课,就是在罗伯特的指导下进一步提升自己。直到半个月的时间结束,才跟着比利一起坐上了前往m国的飞机。

    阿洛德家在这边早已经开了分公司,相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秦笙这边已经知道了。她的联系方式,阿洛德也给了对方。到时候,秦笙需要什么帮助,完全可以直接找上去让他们帮忙。

    决赛的具体比赛项目还没有公布出来。

    一到m国,秦笙和比利就被节目组的人从机场接走,然后送进了一个选手们同住的公寓之中。当然,到了这儿比利就被带走,和秦笙这个参赛选手分开了。

    秦笙一来,十个参赛选手就已经凑齐了。

    除了秦笙以外,其他九人分别来自其他国家,各自的身份也不一样。

    玛丽的长相非常普通,甚至还有几分属于家庭妇女的味道,看上去很让人有一种妈妈的温暖,连额角的皱纹也没有被特意盖上去的化妆品遮掩住。她也的确就像是她看上去的那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而已。

    在被邀请之前,她刚从菜市场买好了蔬菜,然后做了一顿美味的晚餐。只是用餐前弹奏的手风琴,让丈夫的一个朋友给出了那张邀请函。

    苏菲看上去和秦笙差不多大,个子却比秦笙高了大概几厘米的样子。长着一张圆圆的小脸儿,脑后梳着一个简单的羊角辫,看上去还是一副学生的模样。实际上,她已经工作快要两年了。

    在公司举办的一次晚会上,苏菲为了那个头等奖,主动报名参加了表演,一首飙高音的歌曲让她接到了这出乎意料的邀请,于是跟公司里请了假过来参加了比赛,并且顺利进入了决赛。

    佐惠子是一个r国女人,看上去大概三十多岁的模样。若要说专业唱腔,她不一定能取胜,但她的舞蹈却真是不错,初赛的时候也是借此得分的。她的身上有一种别有的风尘气息,很容易就能让人将她跟某些特殊职业的女性联想在一起。

    不过,据佐惠子自己说,她是一个在会所里跳舞的舞女而已。

    艾德琳却是一个和佐惠子截然不同的美人,也是三十多岁的模样,一双眼睛却总带着几分少女般的清纯,说话的时候温温柔柔,跟谁说话都像是在撒娇,有一种“世界都该疼宠我”的感觉。

    她是一个幼师,邀请她的那人正好是在她班上的一个学生的亲戚,偶然听见了她跟孩子们弹琴唱歌的画面,所以就给出了那张邀请函。

    不过,和其他人不同,秦笙对那个一身风尘气的佐惠子的印象,反而比对艾德琳要好。

    特别是她刚一出现,就感觉到艾德琳朝着她不满地皱了皱眉。虽然对方很快就恢复了善意的微笑,秦笙还是敏感地察觉到这女人对她抱有恶意。不一定就是要对她做些什么,但至少不会像她表面上的那么和善。

    反倒是那个看上去不太像好人的佐惠子,看着每个人的眼神都差不多,并没有刻意针对谁的意思。

    马森是一个黑人小伙子,大概有一米七几的个头,胳膊上的肌肉相当发达,不用特意握拳显摆,就能看到那成块儿的肌肉痕迹。

    在这之前,他是一个专业的健身教练,不过是去ktv唱歌时被门外经过的人偶然听到,所以就有了这么一个好机会。

    杰西则是一个流浪歌手,也就是街头艺人。身上的衣服还是他的邀请人友情资助的,之前被发现的时候,他可是正穿着一身不太整洁的衣裳,在街头弹完琴后盘腿坐在地上清点着他的新收入。

    赫尔曼看上去却是一个相当俊朗的青年人,穿着整齐得体的西装,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面上带着一两分傲气。

    他是一个公司的高管,参加这个比赛不过是为了证明他做什么都能让人称赞。

    卡尔穿着的却像是一个嬉皮士,鼻子上还戴着一个小小的银制鼻环,眼角化着浓浓的烟熏妆。看上去有一种介于坏男孩儿和小痞子之间的魅力,却并不让人觉得反感。

    他是一家酒吧的常驻dj,很明显是那位邀请人在逛吧的时候看上的。

    尤金看上去非常普通,全身上下都写满了“平凡”两个字,是那种丢进人群里都很难第一眼将他辨认出来的那种。如果是去做特工间谍什么的工作,他这样的相貌绝对是非常合适的。但是,要做明星的话,却有几分意外了。他这样,狗仔们想要追踪都很困难,稍不注意就会看丢了人。

    只是,秦笙看过了他在初赛时的表现。

    这九个人中,尤金的实力才是最值得她注意的。站在台上的尤金,就和方维一样,有一种平常不会有的魅力,好像将所有的感情都倾泻到了那个时间里,顿时就变得不平凡起来。

    而且,他居然会是一个正式出道过的歌手。

    因为相貌太过普通,根本没有引起所在的经纪公司的注意,十年的合约一过,就跟他这个“不赚钱的家伙”解了约。十年下来,他就只出了一张唱片,而且灌制的数量极少,还没有什么宣传活动。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他这个出道了,而且还有过唱片灌制的歌手,名气还不如秦笙这个网络红人呢!

    这一次的紫荆杯大赛,对于尤金来说,是一次背水之战。赢了,他就有了翻盘的机会,就能让别人知道,他的才华不是一张脸就能掩盖得住的;输了,他就再也没有前进的希望了,从此估计只能另择它路,否则连吃饭都成问题。

    他也是初赛中得分仅次于秦笙的选手。

    可以说,如果不谈其他,就专业技能上来讲,这次的夺冠热门就在秦笙和尤金两人之间了。

    但紫荆杯大赛向来是不按规矩出牌,偶尔还会有一两次和专业技能看上去关系不大的比赛项目,谁也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也出现那样的状况。如果有的话,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花落谁家。

    算上秦笙,这一次进入决赛的,正好是五男五女。

    既然人已经到齐了,大家都是一番互相介绍,记住了彼此的名字还有大概信息,然后才坐在了公寓一楼的沙发上,随意地攀谈起来。

    这时候,相互之间还不是太熟悉,一般都是五个男人坐在一堆,五个女人坐在一堆。

    而这样的分组中,又有了不一样的小团体。

    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玛丽显然对佐惠子这样像是沦落风尘的女人不是很感兴趣,反而很喜欢苏菲和秦笙这两个年轻人,所以带着亲切的笑容主动和她们接近了。

    佐惠子单独坐在一边,并没有要和其他人交谈的意思,两根手指轻轻地搓动了几下,就像是犯了烟瘾。

    出乎秦笙的意料,那个看上去很容易让人升起好感的艾德琳,玛丽和苏菲也没有要接近的意思,让她和佐惠子一样单了下来,坐在那儿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们可别看那个女人很不错的样子,”玛丽脸上带着些小紧张,压低了声音跟秦笙和苏菲说道,“实际上,这种人才难对付呢!我来之前女儿就跟我说过了,这些比赛里的弯弯道道不少,她看了初赛,说你们俩还不错,值得结交。其他的就暂时不做评价了。特别是那个艾德琳,一看就是个心思深沉的,最好不要接近。”

    一听她这话,秦笙和苏菲就不由得一愣。

    这位……未免也太直肠子了吧?居然就这么跟她们说了,也不怕面前的人待会儿转过头就把她的话告诉那个艾德琳吗?

    也难怪她那个女儿会提前跟她说这些了,估计也是担心她母亲会不小心着了道。

    那边的艾德琳见玛丽她们坐在一起说话,旁边的佐惠子她又不想凑过去交谈,干脆带着笑容走向了另一边。

    五个男人自然没有太多小团体意识,如今还都坐在一起随意说着话。

    见艾德琳这么一个美女走过来,虽说有些疑惑,还是主动让出了一个位置。

    虽说艾德琳长得不错,但也算不上是什么绝色美女,更何况女生之中,还有佐惠子比她更加妩媚,秦笙、苏菲比她更加年轻娇嫩?

    除了没有排斥她的接近,更多的恭维却是没了。

    现在他们可是竞争关系,谁有功夫来追女人?一旦成功,要什么样的美女不可以,何必跟艾德琳扯上什么关系。

    马森已经有了女朋友,自然对艾德琳没有想法。

    杰西……

    比起艾德琳,经常饿肚子的他反而更多的是盯着茶几上的果干发呆。

    赫尔曼一直有一种高高在上的莫名傲气,根本不会把艾德琳这样的女人放在眼里,更别说是拉低了身段去讨好恭维了。

    倒是卡尔多看了几眼,却很快就没了兴趣。比起这样看上去不错,但怎么说也已经三十多岁的女人,他显然更喜欢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年轻小姑娘。

    至于尤金,他眼里就只有比赛。十年来的默默无闻,让他早就已经抛开了其他,这一次的比赛就是他孤注一掷的豪赌,哪有精力去在意什么美女不美女的,他只目光灼灼地盯着秦笙。

    无关其他。

    就和秦笙将他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一样,他也是这么想的。

    当然,谁也没有其他阴暗的心思,只是想着要光明正大地打败对方,证明自己的实力。

    艾德琳平常显然是被周围的人追捧惯了的,每当她露出几分委屈的表情,就会有人关心地对她嘘寒问暖。

    谁知道,这一次居然会是这样?

    那个看上去就像是特殊职业的佐惠子她不屑交谈,本来是最好沟通的家庭妇女玛丽,也不知道为什么拉着那两个小姑娘坐到了一边。

    傻子!

    艾德琳给出了这么一个称呼,安在了玛丽的头上。

    本来就够普通了,居然还主动凑到两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面前,不是专门去给别人当配角的吗?

    艾德琳当然不会说,她其实就是打算让玛丽在她身边做那片衬托红花的绿叶的。

    女人这边行不通,她干脆就去了男人那边。

    谁知道,这五人就像是木头,根本就不来劲儿。放着她这么一个美人当没看见似的,除了让一个座位居然什么讨好的话也没有。

    她难道还缺一个坐的地方吗?

    刚一过来就受到了打击的艾德琳简直心塞极了。

    没让他们等上太久,初赛中的那个主持人就已经到了公寓里面。

    “好了,朋友们,”主持人一脸笑意地说道,“你们的房间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还算满意吧?”

    刚才他们已经去房间放好了自己的行李,当然知道是个什么情况。里面的装修风格虽说大众化,但设备什么的也算是很齐全了。

    就连看上去不太容易相处的赫尔曼也没有说什么嫌弃的话。

    见他们如此,主持人才继续说道:“看来大家已经对彼此有了一个简单的认识了,刚才观众们也都看着你们的自我介绍呢!现在,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什……什么?”

    其他人大吃一惊。

    “咦?我忘记告诉你们了吗?”主持人惊讶地点了点头,“好吧,既然是这样,我现在就补充一下。这公寓里除了某些涉及到隐私的地方,比如卫生间、卧室,其他地方都有摄像头和收音设备。这些都是合同里允许的范围。所以,你们刚才进入这公寓的一举一动,其实已经被镜头记录下来了。”

    看着大家面上的表情,这主持人才笑了出来:“好了,现在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打什么招呼!

    这会儿几个参赛选手说话都带着几分恍惚,一边打招呼,心里一边使劲儿地回想着自己之前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东西。

    玛丽更是紧张地拉了拉秦笙的衣角:“小姑娘,我刚刚说的那些会不会有事啊?”

    秦笙正在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做什么不合规矩的动作,就听到玛丽带着几分颤音的话。

    看她都这样子了,还能说什么?当然只能柔着声音安慰她,把她的情绪稳定下来了:“没事的,玛丽,大家一定会觉得你很可爱,你的女儿也很聪明贴心。”

    紧挨着她们的苏菲也笑着点点头:“对呀,玛丽,你别紧张,想想待会儿给我们表演一下你的手风琴怎么样?”

    一提到她的手风琴,玛丽一下子就放松了,等到轮到她和镜头打招呼,她还喋喋不休地在说着手风琴的事情:“我家宝贝小时候最喜欢听……”

    此时,紫荆杯大赛的镜头并没有直播出去。

    这跟初赛时的不一样,如果全程直播,需要的时间估计得一天甚至更长。所以,都是通过提前录制,然后经过后期剪辑播出。

    至于刚才大家的表现……

    想也知道,为了表现出大家最真实的一面,也为了保证这比赛的话题度,他们是不可能将那些“有意思”的镜头删掉的。

    “好了,想来大家也很好奇今天我们要比赛的规则是怎么样的吧?”主持人见大家几乎已经从刚才的打击中回过神了,这才说道,“你们都是通过了初赛的选手,足以证明你们的实力并不算差。但是,我们要的可不是并不算差,而是优秀,是卓越,是绝对的精彩!”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脸上显然就带上了几分激动和热血。

    谁不想证明自己的实力,谁不想让自己成为最好的那个呢?

    主持人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公布了今天比赛的规则:“用最短的时间,通过你们的才华,赚取最多的钱。”

    赚钱?

    见他们又变了样子,主持人像是非常享受这种有趣的场景,笑得眼角都出现了皱纹:“不错,就是赚钱。可别说什么用钱财来衡量你们的艺术才华太过庸俗了。这是一种最直接、最恳切的手段,而且,连这样庸俗大众的价值都不能体现出来,你们还能走到什么样的高度呢?”

    被他这么一说,原本还带着几分不爽快的赫尔曼都冷静了下来,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这一刻,大家的脑子里都飞快地转动起来,不停地想着要怎么去赚到更多的钱。

    原本就是街头艺人的杰西,脸上却多出了几分把握。比起其他人,他一定有更多的相关经验!甚至市区里那些地方更容易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哪些方式更容易让路过的人停下来打赏,他都比其他人熟悉了解。

    太好了!

    他总算是把目光从果干上移开,多了几分跃跃欲试的感觉。

    “今晚十点之前必须赶回来,回来得越早越好,用时最短、获得的收益最高的,成绩就是最好,”主持人笑眯眯地说着,“第一名,在最后的总决赛会有一个不错的优待条件哟!”

    见大家眼中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才慢悠悠地说了一句:“不过,这儿离市区可不近,该怎么过去就看你们自己的了,节目组不负责车辆接送。”

    说完之后,主持人直接把属于他们各自的随行摄像安排妥当,然后就坐到一边享受起了下午茶。

    现在正好是下午一点多的样子,具体晚上十点还有八个多接近九个小时。但是,这儿距离市区就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来去怎么说也要花上两个时间。

    再加上寻找交通工具,还有可能遇上的堵车。

    他们能够用到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谁也不想落后,几乎是想也不想,好几个人都率先往门外冲去。

    “可别想着作弊哟!”主持人遥遥一摆手,“不能用自己的钱冒充所赚的资金,也不能用自己的钱付车钱。摄像头会记录下来的。”

    原本还打着这主意的人,神色又灰白了几分。

    秦笙却突然停下了往外走的脚步,从茶几旁边的架子上取了一支笔和一个本子,然后才离开了。

    这行为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不就是纸和笔吗?说不定是她算数不太好,待会儿要用来记账的?

    秦笙也没有想过要跟大家解释,只将那个小本子和笔都放进了外套大衣的口袋里面。

    好在她今天穿的大衣口袋足够大,装下这个本子和笔没有问题。

    这公寓所在的位置的确有些偏僻,周围竟然看不见什么出租车经过,也没有可供他们骑行的自行车。

    身体健壮的马森随意打量了几眼,干脆一路狂奔过去,打算直接跑到有车辆经过的地方。

    随行的摄像师坐在节目组的车子上,从窗口伸出摄像机,缓慢地跟随在后面。

    虽说对比起车子的速度慢了些,但实际上马森跑得还挺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拐了个弯不见了。

    其他人也是各想各的办法。

    秦笙却注意到,虽说没有出租车,这儿却有几辆私家车经过。

    只是,住在这边的人非富即贵,车子看着也很高级,所以一直没有人上前拦车。

    毕竟他们现在还有随行摄像师跟着,所有的镜头都会被记录下来,如果被人拒绝的话,该多丢脸!

    秦笙却觉得无所谓。

    她又不是没见过这些车子,并没有什么胆怯的感觉;而且,她也不认为被人拒绝就会丢份儿。

    所以,她第一个站了出去。

    好在秦笙的运气非常不错,遇到的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家庭,正要开车出去进行户外野餐,车子的后座放了许许多多要用到的东西,就留下了一个不太大的空余位置。换做马森那样壮实的汉子可能会有些拥挤,但身材苗条的秦笙却是刚好合适。

    她跟其他人招招手告别,然后就坐上了车。

    “看看,还把人家当朋友呢,现在人家已经丢了你们走掉了。”艾德琳站在一边对着玛丽和苏菲说道。

    但玛丽和苏菲也不是傻子,不可能这么轻易地被挑拨:“人家车上只有一个位置了,难道我们还非得拉着秦一起站在这里吗?”

    秦笙走后,剩下的人倒是没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了,也开始主动招手求助。

    虽说不是每一次都这么顺利,但也有遇到热心肠的人,爽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还坐在公寓里的主持人正通过特殊的镜头看着外面发生的这一切,意外地挑了挑眉:“看来,这第一关大家过的很是顺利呀!这就是要让他们放下架子。艺术不只是要高高在上,还要贴近生活。不仅需要适当的内敛,还要学会放开。”

    当然了,马森这做法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小子也不怕累坏了啊……”他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评价他们的做法。

    秦笙这会儿已经和车上的一家人稍微熟悉了起来。特别是他们家的那个梳着公主头的小萝莉,此时一边垂涎着放在后座上的好吃的,一边不见外地爬到了秦笙的腿上,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她。

    她这样子,倒是让秦笙突然想到了本恩的那个儿子埃迪。

    看来自己还挺有孩子缘的。

    “小姑娘,看来我家的宝贝挺喜欢你的,”这小萝莉的妈妈笑着说道,“你们是参加什么节目呢?”

    “紫荆杯大赛,”秦笙简单地解释了一遍,“这一次需要我们去市区表演。”

    “哇哦!”

    听到紫荆杯大赛,一家人都变得热闹了起来。

    如果不是为了安全,开车的爸爸都想扭过头来跟他们说上几句了。看得出来,这个比赛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的确不低。

    “没有想到我们随便带上的小姑娘居然会上电视,”那个可爱的妈妈高兴地说道,“你能给我们签个名吗?以后我们还可以拿出去炫耀一下呢!”

    秦笙见他们只是在单纯地快乐着,并没有多嘴地解释她并不是什么大明星,而是爽快地给他们签了一个自己的名字。

    这家人要的也就只是此刻的快乐而已,并不是真的需要什么大明星的签名。

    果然,见她这样爽快,一家人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真诚了,不停地将准备好的小零食送给她。那个坐在她腿上吐着泡泡玩儿的小萝莉,更是伸出手指捏着糖送到了她的嘴边。

    本来是一个十分紧张的比赛,她此刻却像是在和大家一起去郊游的路上,心中都变得轻快起来。

    原本她的打算是在车上做一份工作的。

    现在……

    秦笙捏了捏口袋里的本子和笔,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愉快地跟大家交流了起来。

    待会儿到了市区,找一个地方完成这个打算也不错。

    至于这会儿,还是好好放松一下吧,说不定效果会更好呢?

    这么一想,秦笙就算是把之前一晃而过的念头完全放下了,逗得怀里的小萝莉咯咯直笑,到了市区都舍不得从她怀里下来,眼泪汪汪地跟她挥手说再见,惹得车上的大人都笑了起来。

    ------题外话------

    ps:还有十几天就要到百万了,领养榜就要开启啦!现在暂定的有:秦笙、卡斯特、顾杉、陈贤、阿洛德、戴维、薇薇安,还有其他你们想要领养的人物吗?可以在评论区留言里提一下,还未出场,或是有妹纸客串的人物不做考虑o(* ̄▽ ̄*)o

    谢谢tracy、sylvia、lellomimi的鲜花,谢谢朦胧、阿离、小疯子、蓝月、如雨、wei*36、敏敏的月票,恭喜tracy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