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03 坑人的节目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怎么样了?”秦笙刚一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久,比利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第一天的比赛结束了吧,结果怎么样?有哪几个被淘汰了?最终的夺冠赛规则公布出来了吗?”

    他一出口就是一长串的问题,秦笙却也不急,耐心地等他说完了,这才回答道:“已经结束了,还算不错,拿到了第一。淘汰了哪几个……哈哈哈,三天后节目播出你就知道了。至于最后的夺冠赛,我只知道今天比赛的第一名到时候会有一个助力,具体是什么还没公布。”

    说到这儿,秦笙就想到了不久之前在一楼客厅里发生的场景。

    她的一千美元支票一出,胜负已定。其他人一开始还满心存疑,等到她将那个写满了音符的本子和属于尼尔的名片拿出来以后,又有节目组的随行工作人员证明,他们才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就连一直觉得自己只是少了几分运气,而秦笙又多了几分手段,所以才会让他在第一轮输给了秦笙的尤金,这一刻都不得不甘拜下风。

    第一轮比赛中,秦笙采用的方式他们没有想到,可以说是走了一个讨巧的捷径,让尤金心里一直存着几分不服气,总觉得是他自己也能办到。

    他当时却忽略了秦笙那近一个小时的编曲时间,也忘了不是会唱歌就一定能有那么些不凡的本事。

    直到这次比赛,才不得不正视了这个问题。

    比起唱功,他不一定就会差到哪儿去,但是某些方面的才华,他自愧不如。

    一直表现得看不起其他人的赫尔曼,看向秦笙的眼神也多了一些佩服。

    他的确傲气,却对能够用真本事打败他的人真心佩服。

    玛丽和苏菲本就和秦笙关系不错,刚一见面就坐到了一起。如今虽说有些羡慕,但两人心思简单,并不会因此起什么坏心思,片刻之后也真心地送上了祝福。

    这一次的比赛,第一名当然是非秦笙莫属;

    第二名则是选择了高级辅导班,给几个有钱人家的孩子进行单独辅导的赫尔曼;

    第三名居然是佐惠子,她去了一家高级会所,在高等包间里弹奏乐曲,得了些客人的小费,算下来收入也还算不错;

    第四、五名分别是尤金和杰西,一个去了咖啡厅赚取工资和小费,一个去了广场做街头艺人,正好和秦笙在同一个地方。

    这一轮的比赛,节目组同样是要刷下一半的选手,其他五人至此只能遗憾地被淘汰了。

    玛丽算是其中看得最开的那个:“本来我就不觉得自己能够赢得过这么多厉害的年轻人,能够走到这儿已经是很幸运了。女儿看到我出现在电视上,一定会为我骄傲的!再说了,这些天到m国来,孩子放学回家都没人做饭,我这心里还惦记着呢,现在回去也好,算是免费来这儿旅游了一趟。对了,我们被淘汰之后,之前的那些镜头也是会出现在电视上的吧?”

    被采访的时候,玛丽笑得一脸慈爱,完全就是一个惦记着女儿和家庭的妇女,根本没有被淘汰之后的忧伤。

    “我本来只是想要得到公司活动的奖品的,没有想到还能上电视,”苏菲圆圆的脸上有些黯然,但又很快看开了,“不知道回去以后老板能不能给我加加工资?还有,秦,加油!我和玛丽离开了,就拜托你一定要拿到那个奖杯了哦!”

    换做是娱乐圈里的老油条,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一方面,就算是得罪了其他的选手;另一方面,如果秦笙最后不能夺冠,岂不是双方都下不来台?

    但苏菲就是个年轻女孩子,对圈子里的这些可没有什么兴趣。她只知道,十个选手之中,自己和玛丽跟秦笙的关系最好,现在她和玛丽被淘汰了,自然就希望关系好的秦笙获胜。

    她这样的表现,马森和卡尔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大男人嘛,有什么过不去的?哪里会跟苏菲一个小姑娘斤斤计较呢?更何况,他们都已经被淘汰了,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就像是玛丽和苏菲所说的那样,能够接着这次比赛上两次电视,也算是很不错了。回去以后,马森在健身俱乐部一定会成为一个明星教练,而卡尔也能借此机会,去更好的地方做dj。

    但是,他们不在意,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在意。

    艾德琳一口牙都快要咬碎了。

    她对玛丽和苏菲避开自己却亲近秦笙的做法本就不满,见她们也跟自己一样被淘汰,本来还有几分幸灾乐祸。但听苏菲这么一说,心头又是一把怒火烧起。

    凭什么她被淘汰了,佐惠子和秦笙这两个她不喜欢的人却能够进入下一轮的夺冠赛?

    但要她做些什么吧?她还真做不出来。不是不想,而是没那个能力。

    参加比赛之前她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幼师,最多就是用自己的魅力让男人为了她争风吃醋、讨她欢心,哪有什么高明的手段?

    紫荆杯大赛能办这么多届不倒,里面的门道可不是她一个普通人能够随便搅和的。就算再怎么不甘心,她也就只能避着镜头朝这几人甩几个冷眼,然后绷着笑容对着镜头说一些口不对心的场面话。

    一群人为这被淘汰的五人办了一场送别会,等到明天一早他们就会离开这个公寓。

    宴会结束之后,秦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就接到了比利的电话。

    听了秦笙的回答,比利一下子就变得兴奋起来:“第一?第一!你确定是第一吗?哈哈哈哈,我的上帝呀,我可真是捡到宝了!”

    他本来只是打算这一次一定要送一个能进决赛的选手过去就够了,没有想到秦笙一连夺下了两轮比赛的第一名,这让他怎么能不兴奋呢?比利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得出来,等到比赛结束,他在公司里的地位会有怎样的提升了。

    “剩下的比赛你只要稳下心就对了,虽说我们不知道规则,但其他人也不知道,”现在的成绩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的预料,比利倒是真的一点儿也不着急了,“就冲着这两次第一名,最后你拿不到紫荆杯,也一定能够拿到金银杯中的一个,所以尽管放宽了心。”

    若是一次胜利还能是运气,连续两次,那就绝对是靠的实力了。

    现在比利对秦笙比她自己还要有信心。

    电话挂断以后,秦笙才看到有一条来自卡斯特的消息,大概是担心她已经睡着了,卡斯特只发了一条信息,没有打电话:“到了m国还习惯吗?最近天气降温,记得添衣。比赛加油,晚安:)”

    秦笙伸出手指戳了戳那个微笑的表情符号,看了一下时间,卡斯特发过来还不到一分钟。

    她赶紧拨了一个视频电话过去。

    第一声铃声还没有结束,就被对方很快接通了。

    “笙笙?”感觉到对面的镜头摇晃了一下,然后就出现了卡斯特的那张脸,他凑到了镜头前面,整张脸都被放大了,看得秦笙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没有睡吗?”

    “没呢,比赛结束之后有一个宴会,才回房间不久,”秦笙看卡斯特已经调整好了手机的镜头,这才回答道,“和比利打了一个电话,就看到你的信息了。”

    “这一期的比赛是三天后播出?我一定会准时收看的。”卡斯特认真地说道。

    “万一没有时间呢?”秦笙笑了笑,“难道你要在赛场上边踢球边看节目?”

    “这几天没有比赛安排,”卡斯特摇了摇头道,“大家都很期待你的比赛呢!特别是库珀,那家伙现在已经是你的粉丝了。”

    秦笙想到了那个剪着板寸头、看上去酷酷的男生,颇有几分意外。见卡斯特一脸认真的样子,她干脆打趣道:“他是我的粉丝,你呢?”

    “我?”卡斯特指了指自己,“我是你的男朋友啊!当然了,我也是你的粉丝。”

    秦笙被他说得一乐:“那你怎么不问我的比赛结果呢?”

    “你当然是最棒的!”卡斯特根本就没有犹豫,直接就说出了口,“不用问我也知道。”

    秦笙见他一副“我女朋友就是这么厉害”的表情,眉眼之间都多了几分笑意,然后问起了另外的事情:“顾杉到你们那儿了吗?”

    秦笙出发到m国的前两天,顾杉他们就到了f国,还到罗伯特家里上门拜访过了。

    当时差点儿让他们以为顾杉是秦笙的姘头,对卡斯特十分喜欢的南希还劝秦笙要好好想想。等到他们知道顾杉是个女孩子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秦笙现在想起来都会忍不住笑出声。

    倒是劳拉和顾杉一下子就熟悉起来,在秦笙没有时间的情况下,劳拉主动提出可以带顾杉他们出去玩儿。

    问到这个问题,卡斯特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他停顿了一下,这才回答道:“今天刚到,折腾了一番才安顿下来的。”

    原本从熊佳佳那儿知道的时间应该是昨天到,陈贤昨天就伸长了脖子盼了一天。谁知道,一直没有看到顾杉的人影儿。

    陈贤几乎要打爆了顾杉他们的电话。

    可顾杉为了这个“惊喜”,手机都已经关机了,哪儿能联系到人?

    今天陈贤都已经急得打算报警了,才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顾杉。

    原来,她在f国遇到了秦笙老师的孙女劳拉,被带着到处游玩,所以就多呆了一天才过来。

    按照顾杉原本的计划,陈贤他们是不会知道她的打算的,所以早一天到和晚一天到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她哪儿知道,陈贤提前从熊佳佳那儿知道了真相,等了一天没看到她,还以为她是出事了,连飞机航班都查了不知多少次,就怕刷出了什么飞行事故的新闻。

    还好顾杉来得及时,如果再晚来几个小时,说不定陈贤就真要想办法去报人口失踪了。

    最后当然是鸡飞狗跳地折腾了半天,顾杉坚持住进了酒店,而不是去陈贤家里。

    “陈现在已经有了一长串的计划,”卡斯特老老实实地在秦笙面前卖了陈贤这个经纪人,“他说这一次如果不拿下顾,就……”

    “就怎么样?”

    “他就跟着顾去c国,缠到她同意为止,”说完以后,卡斯特嫌弃地瘪了瘪嘴,“我看我得准备好接受他的假期了。”

    这样子,分明就是对陈贤那些所谓的计划完全不看好。

    秦笙想到顾杉提到陈贤时的语气,却觉得陈贤说不定能得偿所愿:“可惜我不能亲眼看到,一定很有意思。”

    “你想知道什么,到时候我可以告诉你,”卡斯特连忙说道,“绝对不会漏掉一点儿消息的!”

    不管是大事小事,只要心里有着彼此,好像就算是隔着屏幕说着一些无关要紧的事情,也觉得心里十分甜蜜舒心。

    互道了晚安之后,秦笙这才安心地挂断了电话,一沾上枕头就立刻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玛丽等五人就被节目组的车子送走了,剩下了秦笙他们这几个进入最后夺冠赛的选手还住在公寓里。

    “好了,接下来的时间里,我需要你们打起精神,全力准备最后的夺冠赛,”虽然知道就算他不提这个要求,这些人也是冲着最后的比赛而来的,但主持人还是尽职尽责地说了出来,“我想,从昨天,甚至是更早的时候开始,你们就已经盼着这一天的到来了吧?”

    他看了看这五人脸上的表情,这才笑着说道:“想不想知道最后的这一次比赛项目的规则是什么?”

    说到这儿,他突然停了下来,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搭在胳膊上点了点:“要不大家都来猜猜吧!”

    “呃……是去街道上拉票?”被他看过来的杰西憋了一口气,然后才苦恼地猜了这么一个想法。

    “哈哈哈哈,”主持人大笑了起来,“看来第一场比赛给杰西你留下的印象相当深刻啊!”

    “那个……会不会是让我们教别人唱歌或者弹琴呢?”赫尔曼从昨天的经历得出了一个新的想法,“从自己到别人,会有这个可能吗?”

    “你的想法很有意思,说不定节目组会好好考虑一下,加入到下一届的比赛筹备中去,”主持人笑眯眯地说道,“还有别的猜测吗?”

    看他这样子也知道,赫尔曼说的也不是这一次比赛的项目。

    大家都是一头雾水的模样,根本摸不清节目组要做些什么。唯一知道的是,绝对不可能让他们轻松过关的。

    从第一轮比赛,毫无准备、完全没有助力的情况下,就让他们去布置好的小广场吸引人的注意;到昨天的比赛,居然让他们去赚钱,而且连去市区的车子都没有给他们提供一辆。

    他们还好,后来都找到了车子,马森那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居然真的跑了近一个多小时,才遇到了一辆载他去市区的车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宣传他的健身效果呢!

    前面的两轮比赛都把他们折磨得够呛,最后一轮夺冠赛怎么可能轻松呢?

    “总不会是让我们一边蹦极一边唱歌吧?”尤金面色难看地说道。

    佐惠子之前还一脸笑意,无所谓地听着大家的猜测,一听尤金这说法,面上立刻就跟着苍白起来,显然也是一个恐高人士。

    “哈哈哈哈,你们呀!我们这可是正规的比赛节目,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你们相信吗?”见大家都是一副“不会真的是这个吧”的惊恐颜色,他这才摇了摇头,“我们要的是你们的歌声,又不是你们的胆子。”

    他苦恼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尤金,你说的那主意,遭罪的不仅是你们自个儿,还有我们的耳朵啊!我怕到时候听到的不是你们唱歌的声音,而是全程尖叫。”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这才松了口气,佐惠子还忍不住瞪了尤金一眼。这家伙,怎么就突然说到这种猜测上去了,吓了她一跳。

    “秦,”主持人突然看向了秦笙,“你要不要来猜猜?”

    “我?”秦笙苦恼地皱了皱眉,“唔……总之就是唱歌之类的吧?”

    当然,到底怎么唱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没错,就是唱歌啊!”主持人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所以说,让你们不要想这么多,我们还是很讨人喜欢的啊,哪会故意折腾你们呢?”

    唱歌?

    就是唱歌而已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看到主持人的笑容,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主持人却没有在意他们脸上怀疑的表情,直接拿出了一个小纸箱:“好了,来吧!抽取你们的决赛歌曲。”

    所以说,这次的比赛歌曲不能自己定,而是从节目组准备好了的曲子里随机挑选?

    “来,秦,作为第一名,你有优先挑选的权利,”主持人将那个小小的纸箱递了过去,“而且,作为奖励,你将有一次重新抽取的机会。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的确。

    光是其他四人看过来的灼灼目光,就能让秦笙知道这个条件有多好了。

    每个人擅长的曲风不一样,这些节目组准备的歌曲不一定就能让他们挑到适合自己的歌曲,而且还不一定就会唱。多一次选择的机会,至少也算是多了几分把握。

    最后的夺冠赛,谁不想尽可能地表现到最好呢?

    秦笙直接伸手进去掏了一张纸条出来。

    “噢,”主持人挑了挑眉,“《loving/you》,秦,需要换一首吗?忘了说,这箱子里只有五张纸条。”

    也就是说,秦笙如果要另选一张,这首歌就铁定是会被剩下的四人中的某一个挑中了。

    其他几人看向秦笙的眼神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这首歌对于他们来说难度太大,不管是擅长爵士乐的赫尔曼,还是擅长岛国风格音乐的佐惠子、喜欢普通流行音乐的尤金、倾向于民谣的杰西,对高音都不是特别在行。

    之前进入了决赛的前十名,也就是苏菲最喜欢飙高音。

    但是《loving/you》这首歌的难度可谓是变态级别的,算是海豚音的鼻祖。整首歌横跨了五个八度音域,最高音就是海豚音。要唱好这首歌,没有点儿真本事是不行的。

    就算是苏菲的高嗓子,按照她以往的表现水平来看,也无法成功驾驭这首歌。

    几人的眼睛都盯在了主持人还给秦笙的那张纸条上。

    别放进去,别放进去,千万别放进去啊!

    秦笙觉得自己手里的纸条都要跟着燃烧起来了。

    “需要更换一首吗?”主持人善意地提示到,“这首歌难度不小,而且,你的第一名奖励就是这个,如果放弃的话,也没有其他的优待条件了。”

    以秦笙之前的表现,她擅长的应该是比较甜美动人的歌曲,这种飙高音的恐怕不会太适合她。

    不只是主持人,其他几人也是这么想的。

    糟糕,这个c国女孩儿为了最后的比赛,肯定是会放回去另外选一首歌的。

    他们四人面色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谁叫他们之前都错失了第一名呢?

    现在,他们只有暗自祈祷自己不会抽中了这首歌。

    万一抽中了,到时候也就只有想办法把原曲降几个调唱出来了。虽说这样会显得失色了许多,但总比在现场唱不出来,突然唱破了嗓子干吼的好。

    “不用了,就这首吧!”

    就在大家都以为秦笙会换一首歌的时候,她居然没有使用这个“奖励”,而是拿着那个纸条走到了一边,把位置让给了第二名的赫尔曼。

    既然她都已经做好了决定,主持人也就不再多劝了,直接对着赫尔曼说道:“来吧,让我们看看你会选出哪首歌?”

    没了那首高难度的《loving/you》,赫尔曼脸上的表情轻松了许多。

    他爽快地伸了手,然后谨慎地挑选了一会儿。

    虽说大家其实根本就看不见箱子里面的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内容,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多选选,好像这样就能挑中更好的机会似的。

    “就这张吧!”赫尔曼摸索了好一会儿,才决定好了,将拿出来的纸条递给了主持人打开。

    “哈哈哈哈,”主持人面上突然出现的笑容让赫尔曼顿觉不妙,果然,下一刻就听他说道,“《ooh/la/la》,看来今天大家的运气都很特别。”

    这一下,赫尔曼直接愣在了原地,其他四人面上的表情都变得古怪了起来。

    《ooh/la/la》这首歌其实还是挺好听的,除了节奏快点儿,难度比起秦笙抽到的《loving/you》可要小太多了。

    但是!

    抽中了这首歌的是赫尔曼,一个喜欢爵士乐,随时表现得有几分大男子主义的赫尔曼!

    《ooh/la/la》这首歌的原唱却是全球天后,那位女士甚至有小甜甜这样的称号在,可以想象这首歌会是什么风格。

    如果是秦笙,或者是佐惠子抽中了这首歌,绝对是一件好事情。可抽中它的偏偏是赫尔曼。

    他这一刻多想秦笙那个换曲子的奖励能够给他!

    其他三人先是为秦笙和赫尔曼同情了片刻,然后就更紧张了。

    现在,谁还能说轻松?

    果然,节目组就没打算让他们好过。现在看来,最后的夺冠赛的确只是唱歌而已,但唱什么歌这方面就不会让他们觉得容易。

    第三名的佐惠子走上前去,深吸了一口气才伸出了手,动作极快地从里面掏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主持人。

    赫尔曼刚才挑的太久,她就挑快点儿,总不会这么倒霉了吧?

    “《because/of/you》,摇滚歌曲,”主持人将纸条还给了佐惠子,“是时候爆发一下体内的能量了。”

    佐惠子面上的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

    如果不是镜头还对着自己,她真是很想将那张纸条撕个粉碎的。

    这特么的都是谁出的曲子?关键是,为什么她要抽中这样的曲子!她根本就不擅长唱摇滚啊!

    现在出现的三首歌,一首是变态难度,一般人的嗓子根本唱不上去,其他两首难度不算太大,却偏偏落入了不适合的人手中。

    如果不是那箱子里的确没有什么机关,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纸箱子,也是他们自己伸手选出来的结果,大家都要认为是节目组在故意捉弄他们了。

    剩下的尤金和杰西身体都快要僵硬了,过去抽选纸条的时候,差点儿把箱子都给带倒。

    特别是第五个的杰西,这会儿都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了。反正就只有五张纸条,到了他这儿根本就没有再挑选的机会,纠结也没有用不是吗?

    结果出来之后,尤金挑中的居然是一首c国歌《茉莉花》。

    当主持人说出名字的时候,他甚至还带着几分茫然,显然对这首歌根本不太了解。当得知是一首c国歌的时候,尤金看向秦笙的眼神十分的幽怨。

    他连c国话都不会说啊!

    还不如去唱《loving/you》或者是赫尔曼挑中的《ooh/la/la》呢,至少语言上不用担心会出错。

    有了他这个情况出现,赫尔曼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好了一些。

    世界上最容易让人感到愉快的事情,不是自己过得好,而是自己过得不好,却能发现还有比自己更倒霉的存在。

    赫尔曼这首歌虽说风格不符合他本人,至少唱起来没有太大的难度。尤金连那首歌的歌词都不认识,想想都为他着急。

    最后上场抽选的杰西已经没有选择了,直接从里面拿出了最后一张纸条——《walk/this/way》。

    这是一首属于rap嘻哈乐流派的歌曲。

    照例,和喜欢唱民谣的杰西根本就不符合,但是有了前面的人作对比,他的表情已经算是很正常了。

    五首歌全部被抽选了出来,放在一起之后大家突然有了点儿眉目——怎么觉得这几首歌这么像是之前……

    “没错,”主持人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还记得今天刚刚离开的五个朋友吗?这五首歌是采访他们的时候不经意间提到的问题,他们最想挑战或者是觉得最有难度的歌曲。怎么说也曾经是一起比赛的同伴,他们的难题或者说他们最喜爱的歌曲,节目组就决定交给你们帮他们完成了。”

    秦笙抽到的《loving/you》,很明显,是喜欢飙高音的苏菲最爱的歌。但是,因为嗓音条件限制,她自认为还不能完美地演绎出这首歌曲的感觉,所以一提到这个问题,她就说出了这首歌的名字。

    而赫尔曼抽到的那首和他从风格到性别都不符合的歌曲,却是家庭主妇玛丽的答案。为什么会说出这首歌?那是因为玛丽的女儿喜欢这位歌手,有段时间经常在家唱这首歌,所以她也想学一学,跟女儿拉进一下距离。没有想到这会儿却坑了赫尔曼。

    至于佐惠子抽到的那首摇滚,当然是酒吧dj卡尔,他向来喜欢这类歌曲,所以不假思索地就给出了答案。

    愁得尤金想要揪掉一把头发的c国歌《茉莉花》,出乎意料的是来自于艾德琳。

    不过,其他人当然不会想到艾德琳心里是什么想法。

    她从一开始见到秦笙几人就觉得不喜欢。佐惠子比她有风情,让她觉得这种风尘中的女人不值得她结交。年轻漂亮的秦笙和苏菲让她觉得有压力,更是不想接近。唯一想用来做绿叶衬托自己的家庭主妇玛丽,却偏偏跟在了秦笙和苏菲身边。

    后来,苏菲和玛丽都跟她一起被淘汰了,她最不喜欢的秦笙和佐惠子却留了下来,秦笙甚至还轻松地拿到了第一名!

    对于这个c国人的名字,艾德琳可谓是已经深深地刻在了骨子里。她没有什么可以报复的手段,也就只能说一首c国歌了,想要证明自己也是会她的语言的,唱起他们那个国家的歌也是不差的。

    然后,就被倒霉的尤金给抽中了。

    最后的杰西不用说,那首歌当然是出自黑人马森的口。

    可以说,这五首歌都是被淘汰的五人或是喜欢或是想要挑战或是觉得难度太高的歌曲。

    因为节目组采访他们的时候表现得太过自然,甚至这个问题也只是不经意地混合在其他的问题之中稍微一提,根本就没有让他们想到还有其他的深意。

    所以,在答问的时候,那五位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回答居然会被节目组以这样的方式坑到剩下的五人身上。

    不过,这事儿在后面节目播出时被他们知道,也会觉得挺有意思的。

    虽说大多数都没有什么嫉恨之心,但羡慕总是有几分的。能够给这些赢家增加点儿难度也好啊!

    从主持人这儿得知了真相,抽中了不适合自己的歌曲的人,这会儿想要找出前面那几人,抓着他们的衣领疯狂咆哮的冲动都有了。

    但要说起来,也怪不得那几个被淘汰的人,谁知道节目组会这么坑呢?而且,也要怪他们运气不好,正好就挑中了不适合自己的歌曲。

    相比起来,秦笙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算不错。

    虽说没有选中那首《茉莉花》,也没有选中难度很小的《ooh/la/la》,但是,《loving/you》这首歌其实还挺让秦笙满意的。

    她是来参赛的,又不是玩过家家。这种比赛中,高难度的歌曲虽然容易出错,一旦唱不好就是出丑。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想,只要能够唱好,绝对是一件出彩的好事儿!

    若是刚才使用了那次换曲子的机会,把《loving/you》换成了另一首难度低的歌曲,出错率会降低很多,准备的难度也会降低很多,但是最后的比赛精彩程度毫无疑问也会跟着降低很多。

    再说了,这样的比赛中,评委们、观众们,他们最想看到的就是选手能够超越自我,打破从前的束缚。

    因为秦笙之前的表现,大家都觉得她其实不擅长唱这一类的歌曲,却恰好给了她“突破自我”的机会。只要能够把这首歌唱好,最后获得的赞誉一定会比之前还要多。

    所以,在选中了这首歌以后,秦笙根本就没有用第一名的奖励去换歌的打算。

    倒是其他人,恨不得能够在现场相互交换一下。

    至少完全不会c国话的尤金是真的想泪奔了。

    “好了,看来大家对自己选中的歌曲都有很深的感情啊!”主持人见大家表情复杂,打趣着说道,“接下来你们有一周的准备时间,会有专门的老师对你们进行培训。一周之后,我希望你们能够拿出自己最好的表现。”

    说完了这些话以后,他才吩咐摄像师关了机器,然后放松下来坐到了沙发上,笑着看向了大家:“别都这样苦着脸啊,看看秦,不是很正常吗?”

    其他几人往秦笙那边一看,果然,这姑娘还真没有什么苦恼的感觉。

    秦笙还在想着自己要怎么处理这部分的高音才能更完美,就感觉到大家的视线都放到了自己的身上,茫然地抬头看去:“怎么了?”

    “好吧,我们不跟她比,”尤金之前就已经被秦笙打击到了,现在还抽中了一首c国歌,现在看到秦笙都觉得胃疼,“我现在只想让外星人快点给我的大脑植入一个芯片,让我能够迅速学会一门外语。”

    “这些方方正正的小字儿可难了,”一向不怎么喜欢和他们搭腔的赫尔曼都忍不住说了出来,“希望到时候,评委们不是因为你的歌词错误给你一个低分。当然,也有可能评委们其实也不懂c国语,这就要看观众们的表现了。”

    “别说我了,你也差不多,”自己都这么倒霉了,尤金当然要拉着难兄难弟一起郁闷,“我倒是很期待你的表现。”

    果然,一提到自己的那首歌,赫尔曼也跟着萎靡不振了。

    主持人这才说道:“你们呀,就不能往好的方向想吗?唱一唱跟自己完全不符合的风格,才能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啊!而且,也更适合让你们唱出自己的风格。给你们的老师是拿来干什么的?你们完全可以求助老师,帮忙修改一下原曲的编曲,别忘了秦在第一轮比赛中做的事情。这就算是我给你们的一个友情提示了。当然,尤金你的语言学习就要靠你自己了。”

    谁会想得到,看上去和秦笙关系不太好的艾德琳居然就说出了一首c国歌呢?

    节目组还想过这首歌如果被秦笙抽中了会怎么样呢,谁知道最后居然落到了尤金的手里。

    主持人的这个说法,倒是给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如果能够稍微改变一下曲风,说不定会有不同的效果!

    这一下,除了尤金,其他人脸上总算是多了几分放松的神情了。

    在他们进入一周的封闭式学习的时候,紫荆杯大赛节目组也在进行紧张的后期剪辑工作。

    三天之后,新一期的比赛终于播出了。

    早就已经被第一期初赛吸引了注意力的观众守在电视机前这么多天,总算等到了新的比赛到来。

    当看到十人聚在一起自我介绍的时候,大家就已经开始点评起这几位选手的表现了。

    特别是在主持人说起之前屋子里一直有摄像头的时候,这些人脸上精彩的表情,让大家乐得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你们有没有看到玛丽?这个家庭主妇还是挺有意思的啊,说话怎么跟我妈一样直肠子呢?”

    “我只想知道玛丽的女儿会是什么表情,哈哈哈哈……”

    “玛丽的女儿:麻麻,我好心给你攻略,你却让它变成了公开的秘密。”

    “我觉得那个第一名的小姑娘好镇定啊,果然是有冠军的大将之风。”

    “那个艾德琳,虽然长得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有些别扭,还不如旁边的那个佐惠子看得顺眼。”

    “嘿嘿,五个男人长得不错,各种风格的都有哎,刚好凑成五对cp?”

    “果然又出现cp粉了,不过也挺有意思的,期待这一期的比赛内容!”

    当主持人说出比赛规则的时候,就见一群人往门外匆匆跑去。

    这时候,从门口回来拿了笔和本子的秦笙就格外引人注意了。

    “她拿这些干什么?算账?”

    “或许是跟人打欠条呢?”

    “去唱首歌,然后给人签名啊!名人的签名也是可以赚钱的。”

    “但是现在她应该还不算是名人吧?”

    ……

    吵吵闹闹之间,五位选手已经陆陆续续赶到了市区,特别是跑得满头大汗的马森,观众们心里又是为他的体格点赞,又是为他的单脑筋着急。

    五个选手的镜头交替着出现,大家很快就发现,当其他人都已经进入正题,甚至连最后到达市区的马森都已经找到了赚钱的途径的时候,秦笙居然还坐在广场旁边的休息区写写画画,一点儿也没有着急的意思。

    “她在干什么?现场写生?”

    “不是通过和音乐相关的才能赚钱吗?画画应该不算吧?”

    “不不不,我都看到画的五线谱和音符了,不是写生。”

    “啊啊啊啊,之前为马森着急,现在是为她着急啊,怎么还不行动呢?这一次比赛,这个初赛第一名的小姑娘不会要沦落到最后一名了吧?”

    “说到这个,别忘了初赛的时候,两个小时她就有一个小时在编曲,如果不是后面有人分析说明,我都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呢!这一次还有好几个小时呢,说不定又是一次逆袭之旅,期待期待!”

    ……

    不只是看着电视机的普通观众,就连已经知道了比赛结果的比利和方冰等人也是急得满头大汗。

    这会儿,他们哪还记得自己已经给秦笙打过电话,知道这次的第一名已经拿到手了。

    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还不快点行动啊!

    等到其他人的画面都已经进入了正轨,有的甚至已经有了部分收入了,转换到了镜头中的秦笙,才终于站起身来,朝着音乐广场那边走去。

    顺着她所在的镜头,大家甚至还看到了刚刚单独出现在镜头中的杰西。

    看来,他们俩是在同一个广场上。

    她会选择和杰西一样的赚钱方式吗?

    其他人看到秦笙朝着角落里的那个老人走去。

    本以为她会立刻借了人家的琴开始演奏,却没有想到接下来猝不及防地欣赏了一幅少女喂鸽的美图。

    “这姑娘还真的是心大,这么紧张的比赛,到了她这儿怎么就画风突变了呢?”

    “莫名地想给她点个赞,感觉变成了一档旅游节目,我也想去跟老爷爷一起喂鸽子,画面好美啊!”

    “回楼上,首先,你也要有人家小姑娘的美貌……”

    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秦笙总算是洗过了手,拿起了那把小提琴。

    两首曲子一出来,之前还有功夫猜测秦笙最后会不会输的人,这会儿都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这么厉害!

    她之前在斗琴的视频中,弹的是古筝吧?据说她的老师罗伯特请客吃饭的时候,她还和她的师兄戴维一起合奏了钢琴,只是现场没有视频泄露出来。

    上一轮比赛中展示了她的编曲功力,现在又拉起了小提琴。

    这可不是短短的时间里就能从罗伯特那儿学到的东西。

    除了天赋以外,这个叫秦笙的c国女孩儿家里的教育一定不会差。

    当第三首曲子拉出来的时候,有人开始察觉到不同之处了。

    “你们谁听过这首曲子?觉得挺好听的,但是很陌生啊!”

    “没有听过,但是,我有一个想法细思极恐,还记得她刚在坐在休息区做了什么吗?”

    “我的脑海里闪过了那个小本本……”

    “为什么我的表情毫无波动,甚至内心还有些小刺激?”

    当他们议论纷纷的时候,秦笙已经结束了第三首曲子的演奏,被那个小提琴的主人强制要求拿走了几张票子,然后和摄影师一起挤出了人群。

    接下来她会干什么?

    那点儿钱也就只够她坐车吧!

    大家非常不理解,秦笙为什么不愿意拿走全部的钱,而是留给了那个老人家。

    这不是在比赛吗?

    她难道打算休息一会儿再去另一个地方继续演奏?

    见秦笙又回到了休息区的长椅上坐下,大家更是一头雾水了。

    这心情,就和当初跟在秦笙旁边的那几位工作人员一样。

    没让他们等上多久,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走了过来,彬彬有礼地坐到了秦笙的对面。

    “我想说,这个人我认识啊!你们一定不会想到他是谁!”

    “我也知道!我的男神就是被他挖出来的好吗?”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是那家公司吗?天哪!”

    然后,尼尔的那张名片就这么出现在了镜头中。虽然节目组为了保护他的个人信息,隐藏了他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但那个公司的logo却很清晰的暴露了出来。

    一群吃瓜群众顿时惊呆了。

    ------题外话------

    ps:根据大家的留言,领养榜名单里增加“清音、雅韵”两把古筝~

    谢谢小樱、阿芙、lellomimi、sylvia的鲜花,谢谢末末的钻石,谢谢爆米花、愚愚、梦梦、小yun、qq*61、181*47、zdongc、gwz、小雪、木易、雪儿、蓝月、stellar、bobo、hbyqing、雪糕、132*09、阿紫、奶酪、栗子、唯爱的月票,谢谢梦梦、lellomimi、hbyqing的五星评价票,谢谢阿芙的打赏,谢谢来自腾讯的东张西望的打赏(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