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04 提升难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新一轮紫荆杯大赛的节目一经播出,立刻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十位进入了决赛的选手,也果真如预期的那样,突然就成了大家口中的话题人物。

    这个全民性质的比赛节目,将十个人的名字成功地记在了很多人的心里。

    如今见面之后,不再是说“今天天气怎么样”、“今天吃什么”,而是“你看了紫荆杯大赛了吗”、“你觉得xxx怎么样”、“我们要不要去买一个和xxx同款的xxx”。

    这是每一届紫荆杯大赛期间都会有的巨大影响力。

    只不过,这一届的效果尤为明显,而且突出在了秦笙这个人的身上。

    如果说之前秦笙能够上头条,借助的是老师罗伯特和f国音乐学院的影响力,那么这一次就真的只是凭借她自己的实力。

    红起来的不只是秦笙这个人而已,连带着还影响到了许多跟她有关的东西。

    m国的那个音乐广场突然就成了一个旅游热点,就连附近已经去过的人也忍不住再去走了一圈。

    万一能够遇到那个黑发小姑娘呢?

    就算知道可能性不大,他们也忍不住抱着这样的念头去了。

    连带着秦笙当时拉小提琴时穿着的衣服,还有她身上戴的首饰,也一下子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阿洛德之前的那份合约的确不亏,还没到最后的总决赛,对他们珠宝公司的宣传就已经初见成效了。谁叫秦笙不喜欢佩戴首饰呢?这样一来,她身上唯二的饰品就格外让人注意了。

    一个是手腕上的那串黑白玉珠子,还有一个就是她脖子上的那条项链。

    只是,手腕上的玉珠子是一家高级珠宝品牌的限量版,不仅造价不菲,而且是有价无市,如今根本买不到了。

    但她脖子上的项链却是阿洛德家的泰富集团旗下的珠宝公司最近推出的新品,虽说价格上也不是什么平民白菜价位,但对有钱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白领们咬咬牙也能够省出钱来买上一条。

    于是,这款首饰就突然爆红起来,成为了泰富珠宝同期新品中卖得最火的一款。

    之前本来还在顾虑阿洛德选择了秦笙而不是其他选手作为被赞助方会不会有问题的人,现在只觉得阿洛德这位大少爷眼光果然毒辣,居然一挑就挑中了秦笙这么一个厉害角色。

    就如同比利所说的那样,哪怕总决赛秦笙拿不到紫荆杯,如今这成绩也足够了。

    若不是因为审美问题,泰富的人真恨不得让秦笙变成一个人形珠宝展示台,把所有新品都堆砌到她的身上。

    同样受利的还有音乐广场上的那个小提琴老爷子。

    几乎每一个冲着秦笙而去的游客,最后都会去他那儿听一首歌,然后放下一笔小费。

    在广场上跟鸽群拍照,更是成了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

    如今已经进入了十一月中旬,远在c国的方冰总算是放下心来。

    哪怕是她提前几天从秦笙那儿得知了比赛结果,在看了比赛的经过后,也是忍不住的激动兴奋。

    特别是看到秦笙在其他人的质疑中掏出了一千美元的支票和那张标记着bk公司logo的名片时,她差点儿就要忍不住大笑起来。

    “冰姐,你还笑得出来啊?”当时,工作室有跟她一起看着节目的人问道,“那可是bk!知道它们在国际上推出了多少白金唱片和天王天后吗?是其他音乐公司的几倍!”

    “我还能知道的比你小子少不成?”方冰一个白眼抛过去。

    “那你还能这么开心?”那人一脸的疑惑,指了指电视上的画面,“你难道就不怕秦笙真的接受了人家的邀请,跳槽到了bk?”

    虽说节目后期剪辑的时候,把尼尔当时给出的具体条件剪去了,大家只知道他邀请秦笙签约的这个结果而已。但是,都是圈子里的人,在秦笙用已经有工作室这个理由拒绝之后,对方能够给出什么样的条件继续说服他们还不知道吗?

    无非就是更好的待遇,帮忙付违约金等等。

    如果是和维度工作室规模差不多大的工作室,或者是国内的这些娱乐公司,哪怕是比维度的条件好上一些,他们都完全不用担心。

    毕竟,那些大的娱乐公司资源虽然多,但成名的大咖也多,好的资源早就已经被他们瓜分完毕,新人哪有可能像是在维度工作室一样被全力往上捧?

    可bk就不同了,到了它这个程度,已经是公司和艺人相辅相成的阶段。虽说大咖很多,但通过他们带给公司的反馈更多,得到的资源和人脉是普通的小公司和工作室完全不可能想象的。

    更何况,还是被对方主动邀请,甚至给出了一个承诺。

    秦笙如果答应下来,未来几年的发展都不用操心了。

    所以,维度的这个工作人员才会担心。相比起其他公司,bk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

    “我为什么不开心?”方冰却是一脸坦然,“不管秦笙未来会做出什么选择,至少她现在拒绝了对方的邀请。我看到的就是,我们维度工作室的新人有实力让bk都忍不住抛出了招揽的橄榄枝。”

    她看了看屏幕上已经结果明显的画面,这才悠悠地说道:“而且,你以为秦笙会是那种为了利益抛弃了老东家跳槽的人吗?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她不是。只要维度工作室不做出什么撕破脸皮的事情,她就一定不会跟我们一刀两断。你看我和你方哥像是那种剥削艺人的老板吗?”

    她如今又不是不知道秦笙家里的条件是怎么样的。

    以秦笙个人的实力,还有秦家的人脉资源,如果秦笙只是想要一家大公司的青睐,当初就不会答应他们维度工作室的邀约了。

    “不是,”那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傻愣愣地摇了摇头,“你们对艺人很好。”

    “那不就得了,”方冰摊了摊手,“与其操心那些有的没的,不如想想接下来的宣传怎么样。”

    如今秦笙的人气果真已经随着紫荆杯大赛愈烧愈旺,成功地度过了中间的几个月过渡期。

    下个月底方维的新专辑就要正式发行,算起来如今也该是进入正式的宣传期的时候了。

    “已经都准备好了,”提起这个,工作室的几位就突然激动起来,“各大社交媒体的红人,还有一些知名的报刊杂志都已经联系到位,就等着你通知了。”

    能不激动吗?

    作为c国的实力天王,方维不仅是在国内,就连在亚洲地区的其他国家也是很有人气的。在前几年的亚洲巡演会上,大家就已经充分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本来按照方维前些年的计划,是还打算朝着欧美歌坛奋斗的。可因为当初的条件并不好,方维年轻时身子骨吃了亏,嗓子也没有保护到位,如今已经不能承受太多的工作负担。再加上已经有了家庭需要照顾,其他方面免不了就觉得精力不足了。

    更别说欧美那边并不是这么好就闯入的,方维也不像秦笙一样有那个运气正好被选进了紫荆杯大赛,借此机会扬名海外。

    即便如此,他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咖。每一次专辑发布,都会引来一阵阵热潮,碾压同期各大榜单。

    一般来说,其他歌手发布专辑之前,都会特意打听一下维度工作室的动静,尽力避开方维的专辑发行日期,免得和他撞上输得太难看。

    “那就好,”方冰满意地点点头,见电视上的画面已经跳转到了广告页面,这才站起身来,“那我们就开始发力吧!”

    “好!”

    其他人干劲儿十足,立刻齐声应道。

    “首先呢,我们得……”

    林夕沫是方维全国粉丝后援团的负责人之一,在最初认识方维这个艺人的时候,她还是一个粉嫩嫩的新生,到现在已经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了,人人都得称她一声“林总”。

    她的家境好,从小到大就没缺过钱,如今也是妥妥的白富美一枚,并不像那些八卦群众们以为的富二代一样无所事事,就连如今的职位,也是她一步一步自己脚踏实地走过来的。

    她对那些在镜头前露肉卖人设的小鲜肉并不感兴趣,反而一直支持着方维这个看上去长相并不算是俊美的歌手。

    她还是个刚收到通知书的新生时,方维也还是一个才进入圈子的新人;如今她事业有成,方维也已经是圈子里数一数二的大咖。

    林夕沫见证了这个歌手从默默无闻走到如今的高度,陪着他结婚生子,可谓是一路随行。这种感情,并不是什么男女之间的情谊,更多的是一种意念上的支撑,还有看着一个人逐渐成长起来的成就感。

    她加入的粉丝团,也从一开始的几个人,慢慢涨到了个位数,再到如今分布全国各地。

    每一次方维的新专辑发布,也是她最兴奋的时候。

    只是,近两年方维的嗓子需要保养,发布专辑的频率已经大不如从前了。他们这些粉丝也就只能拿着以前的存货聊以慰藉。

    听说今年会有新专辑发布,一众粉丝翘首以盼,几乎要望穿了眼。但准备的时间太长,让他们都要忍不住猜测这一次的新专辑筹备会不会半路夭折。

    可就在前几天,林夕沫却接到了维度那边的通知——方维的新专辑终于要开始发行前的宣传了!

    像他们这样的大粉,是有机会跟偶像的工作室联系的。毕竟如打榜宣传之类的任务,有他们粉丝管理员的配合会更方便进行工作。

    在接到那边的通知以后,林夕沫就立刻积极地加入到了前期宣传工作中去。

    有她这个大粉带头,方维粉丝团的成员很快就开始了大面积的宣传。

    一个一线大咖的影响力是不容小觑的。

    几乎是一夜之间,各大头条就已经被方维新专辑的消息给攻占了。

    粉丝们自然是欢喜不已,凑钱的凑钱,找人的找人,倒计时数着天数,就等着能在第一时间抢到新专辑。

    其他歌手们却叫苦不迭,特别是那些本来已经预定好了要圣诞节发行专辑的人,这会儿恨不得能够上门去让方维手下留情。

    让他们改个时间吧?提前的公告都已经发布出去了,怎么改?

    不改时间,照期发行吧?想也知道到时候专辑销量会被方维碾压成什么样子。

    这可真是太悲伤了。

    就在大家热议不断的时候,一段试听的音频就被维度工作室给放了出来。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前奏一过,就听一个轻柔的女声响了起来,只是这么简单的哼唱,就让他们觉得格外动听了。

    “白云朵朵,情书送你一摞;

    你不知道的角落,我已许下承诺。

    月牙弯弯,甜蜜送你一半;

    希望你能看见,我的爱意不变……”

    除了那个开头的女声以外,后面加入的男声分明就是属于方维的,这一点方维的粉丝们绝对不可能听错。

    成熟低哑的男声和那清澈婉转的女声配合在一起,竟让人听得欲罢不能。

    这种小清新的歌曲,绝对是方维以前的专辑中没有的,这一次也算是有了新的突破。

    粉丝们接受得很顺利,只觉得偶像唱什么歌都这么好听。

    但是,那个女声是谁的声音?

    没等他们多想,歌声就这么在半中腰戛然而止了。

    然后呢?

    剩下的部分呢?

    虽然知道这是试听部分,不可能放出全部的音源。但是!这样听到一半突然没了,真的很让人心塞的好不好?

    维度工作室:新专辑主打歌《暗恋》试听音源【链接】。十二月二十五日,亚洲天王方维,将带着新专辑和你们共度圣诞夜,敬请期待。

    “把剩下的音源交出来饶你不死!”

    “啊啊啊啊,勾得人心痒痒的就没了,今晚要怎么睡觉?”

    “谁听出来那个和方哥合唱的女生是谁了?这声音真的太好听了,耳朵要怀孕啊!”

    “我也想知道!是新出来的歌手吗?这女生还有没有其他歌?想听!”

    “是童芷兰吗?她以前跟方哥合作过的。”

    “一听就知道不是她,声音不像,而且她跟方哥合作的那首歌,我更喜欢听方哥演唱会时独唱的版本。”

    “同感,绝对不会是她。”

    “我现在只想让维度工作室交出音源和妹纸……”

    “会不会是朱彤?好歹也是个天后,她的实力应该不成问题吧?”

    “朱彤唱歌也不错,但是她都已经快五十岁了,这么少女的声音一听就不是她啊!好歹也要猜个可能性大的吧?”

    “我觉得可能是秦笙啊!她是维度工作室的新人,算是方哥的同门小师妹,以方哥和维度工作室的习惯,发布新专辑带她一把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去听一下她以前在直播间唱的歌,声音相似度太高了!反正我想不出其他和这声音这么符合的人选。”

    “不会吧?秦笙不是几个月前就去f国了吗?哪有时间和方哥一起录制新专辑啊!方哥的专辑主打歌一般不都是最后才录制的吗?就算维度工作室效率一向是出了名的高,时间也是来不及的。”

    ……

    除了盼着新专辑正式发布,也好听个全版以外,大家最关注的就是主打歌里的另一个女声到底是属于谁。

    圈子里叫得出名字的女歌手都被他们挨着猜了个遍。

    但是,维度工作室和方维的个人账号,除了发布那条试听音源,公布了新专辑正式发行的时间以外,就不再冒泡了,网友们的猜测都没有得到官方的证实。

    方冰对现在的这个状况十分满意。

    适当的引起大家的好奇心,将部分热度引导到秦笙的身上,却又有其他几个猜测人选让大家没有功夫去挑刺,反而一心想要找出真相。

    这段不长的试听音源,在大家还不知道秦笙这个原唱之一的时候,就能让他们感受到声音的魅力所在。即便后来公布了演唱者的名字,也不会让大家质疑秦笙的能力了。

    方维对此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从出道以来,他都只需要唱歌就行了,其他的事情都交给了方冰这个姐姐兼经纪人放手去干。

    这是一种难言的信任。

    事实证明,方冰也的确很适合干这些,两人的分工一向都是很明确的。

    如今远在m国的秦笙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实际上,她根本就不知道方维的新专辑这几天已经开始正式发行前的宣传了。

    节目组为他们请到的老师已经来了公寓,五个人每人一个练习室,争取要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全力攻克难题,在最终的夺冠赛上完美发挥自己所有的实力。

    “loving/you/is/easy(爱上你很容易),

    ’cause/you’re/beautiful(因为你如此美丽)。

    making/loving/you(倾心于你),

    is/all/i/wanna/do(是我心愿唯一所系)……”

    练习室中,那位负责秦笙的老师正弹着钢琴为秦笙伴奏。

    两人的合作十分愉快。

    秦笙的唱功和嗓音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而节目组请来的这位老师在来之前也已经看过了秦笙在前面比赛中的表现,当然也不会小瞧了这个学生,一来就是以更高的标准要求她的。

    他们要的不只是唱对而已,还要唱好,好到让人一提起秦笙就会想到她比赛时精彩的表现,好到让人一听到这首歌就会想到秦笙演绎的版本。

    这是非常困难的。

    毕竟这首歌的原唱、翻唱都已经让人印象深刻,要想在这中间占领一个属于自己的专属位置,如果拿不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实力,就只能算是一段空话了。

    一开始这老师心里还有点儿悬,但听过了秦笙的唱腔以后,他就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秦,”在秦笙唱到高潮部分的歌词时,他突然叫停,“等一下。”

    “怎么了?”秦笙疑惑地看过去,“卢克,是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秦笙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唱的部分的确是没有错的啊?

    “不,不是有什么错误,是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卢克看了看乐谱,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能够感觉到,你的嗓音唱出现在的这个音阶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甚至还保有余力对吗?”

    见秦笙要回答,卢克赶紧又补充了一句:“你知道的,秦,我要的是实话,不是c国人谦虚的那一套说辞。”

    “好吧,”秦笙无奈地点了点头,“是这样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唱高音是一种很困难的事情。

    就拿从前最让人熟悉的那首《青藏高原》来说,很多人要靠干吼才能唱出最高音的部分,但对于某些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首《loving/you》对于秦笙来说就是这样的。

    她的嗓音条件就像是天赐的礼物,而且她在学习上从未懈怠,该怎么最好的利用嗓子,保护嗓子,她是很清楚的。

    要唱出这首歌该有的感觉,秦笙并不觉得太过困难。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时抽到这首歌的时候她并没有用那次奖励机会调换歌曲的意思,不仅仅是为了在镜头面前表现得更从容,也不只是冒险一试,而是心中已经有了把握不会搞砸。

    “我就知道,”卢克从钢琴前抬起头,直直地看向了秦笙,“你说,我们再在这个基础上升上一到两个调怎么样?”

    他激动地指了指乐谱:“从这儿,到这儿,你完全可以唱得更高!这里,如果能够再提高一个调,我相信到时候全场都会为你惊艳!还有……”

    秦笙见他这样激动的样子,无奈地说道:“但是,这样会不会太过……”

    “你只要告诉我,你能不能做到?”卢克放下乐谱,认真地看向了秦笙,“我相信对于这个比赛的意义,你自己比我认识得更清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不是吗?如果不能做到,我当然认同你之前的表现。说实话吧,就你之前的表现,只要不出意外,这次比赛的奖杯绝对少不了你的份儿。但是,既然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拼一把呢?”

    他的脸上像是有火焰在燃烧,这不只是一种对名利的追求,而是在音乐上多更高层次的享受和追逐。

    秦笙突然被这种热情感染了。

    没错,卢克提出来的改编,对于她来说不如前一种方式稳妥,但是也并非不可能。

    只不过,按照原本的版本来唱,她的会比其他四人高出一截,要准备的工作也会轻松许多。

    但是,如果要按照卢克提出来的新版本来练习,她需要注意的地方就会多出不少,相当于要花和其他四人一样、甚至更多的精力。

    可秦笙会是畏惧付出的人吗?

    并不。

    相反,这种挑战高难度的刺激让她的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

    既然尤金都可以为了比赛去学习他完全不会的语言,去唱他一个调子都不熟悉的异国歌曲;赫尔曼能够去唱和他本人风格完全不同的歌曲,和他的老师想尽办法改变原曲的风格,力求达到最好的效果。

    她有什么理由懈怠呢?

    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

    “好吧,卢克,你成功地说服了我,”秦笙点了点头,“就按照你说的来办吧!”

    “太棒了!”卢克兴奋地拍了拍手,“我很期待看到最终比赛的那一幕。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具体该怎么调整吧!你前面的比赛我也看过,你会编曲的对吧?我们可以在这个地方……”

    两人很快就原本的曲谱做出了进一步的调整。

    “你先试唱一下这个部分,”看着被红色笔迹画满的曲谱,卢克重新坐回了钢琴前,“我来给你弹奏。”

    秦笙点了点头,在钢琴声想起的同时开口:

    “loving/you(爱着你),

    i/see/your/soul/come/shining/through(我看见你的灵魂闪闪发光而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继续了下去:

    “and/every/time/that/we,oohh(而每一次当我们在一起),

    i’m/more/in/love/with/you(我就越来越爱你)……”

    “很好!继续!”卢克说道,手上弹着钢琴的动作没有停下,一只手在钢琴上飞快地动着,另一只手举到空中比划了一下,往上抬升。

    秦笙的声音也随之往上扬:“lalalalala,lalalalala……dudududududu……”

    一串没有歌词的过渡音之后,海豚音突然爆发出来。

    由于前面已经提升了调子,这一次的音更是出现了一次爆发性的展现。

    等到唱完以后,卢克直接站起来为秦笙鼓起了掌:“我知道的,你一定可以!”

    秦笙却皱了一下眉,摇了摇头道:“不,刚才还不能好,需要多练习几次。”

    虽说成功唱出来了,但对比起前面的版本,这一次的高难度演唱并不如之前那么顺畅自然。

    既然已经决定要唱出更高难度,自然就要做得更完美才行。

    “好吧,你可真是一个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小姑娘,”卢克笑了起来,“虽然在我听来的确是很棒了。”

    他在钢琴前坐下:“不过,我也不介意能够看到你更好的表现。”

    两人又练习了几次,这才停了下来。

    “好了,今天的练习就到这儿吧!”卢克主动说道,“这首歌对嗓子的压力很大,你的目标是后面的比赛,而不是在这几天里把嗓子给废掉。所以适当的休息也是必要的。除了正常的练习时间以外,尽量少开口说话,也不要跟人对吼。当然了,我看你也不像是喜欢和人对吼的人。”

    秦笙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他的嘱托。

    “除了演唱歌曲之外,其他的地方我们也要想一想,”卢克作为秦笙这次比赛的指导老师,尽职尽责地说道,“你会弹钢琴的对吗?我在网上看到有网友提到过这一点。”

    “卢克你对网上的消息还挺熟悉的,”秦笙笑着回答道,“我的确会弹钢琴。”

    “那么,在这几天里学会弹这首歌应该不成问题吧?”卢克指了指已经被他修改过的曲谱。

    “当然没问题。”

    根本用不着几天的时间,事实上,原本的版本秦笙早就已经会了。现在本来就是在原来的版本基础上提升调子,对于秦笙来说要弹奏出来的难度并不大。

    “那这样吧,你边弹琴边唱歌可以吗?”卢克说道,“我看过其他人抽到的曲目,有的很适合边唱歌边跳热舞,那种更有看头,也更容易调动大家的热情。你的这首歌自然是不适合那种方式的,不过可以用钢琴部分加分。”

    紫荆杯大赛本就是一个专业含金量很高的比赛,如果能在比赛过程中展示一下自己更多的才艺,当然是再好不过。

    “不需要整首弹唱,”卢克又拿起笔思考了一会儿,在谱子上划了一下,“从这儿到这儿……唔,这里就可以停下,我们需要一个能够自然衔接的地方。还有,这里,这里……这几个地方都可以……”

    秦笙看了一下,这才确认道:“没问题的,现在需要试一试吗?”

    “那当然,”卢克起身站到了一边,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就让我看看你的表现吧!”

    秦笙坐到了位置上,将曲谱拿起完完整整地多看了几遍,这才放到了钢琴上的曲谱支架上面,十指放在钢琴上灵活地弹动起来。

    这还是卢克第一次看到秦笙弹钢琴,但这并不耽搁他欣赏这个小姑娘的表演。

    就算不唱歌,光是这一手钢琴,就已经能够征服那些评委了吧?

    就秦笙弹奏的流畅度,看上去就像是已经准备多时,根本不像是他才提出来的这个提议,也不像是他才刚修改过的版本。

    不过简单地看了几遍,居然这么快就能上手了。

    卢克突然觉得,这次节目组分配给他的选手,可真是了不得啊!

    难怪能被罗伯特那样的大师收为学生呢。

    “很好,就按照这个水平来!”卢克高兴地说道,“已经比我预期中好出太多了,这场比赛的主要焦点在你的歌声上,钢琴只是陪衬。”

    他想了想,把总部的录制厅舞台布置大概画了一下,用手指在上面左右比划了一会儿,这才有了新的主意:“到时候我们就这样,等到你上台的时候,先……”

    因为到时候,卢克作为导师是不能上场的,所以需要注意到的事情现在就必须全部对秦笙交代一遍。

    秦笙也知道这些在正式的表演时非常重要,当然不会漫不经心。

    不只是她这儿,其他四人那里也在紧张的练习中。

    “你要唱这首歌,我们非得改变一下原曲的风格不可,”赫尔曼的老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否则我担心……”

    这么少女、甜美的风格,换做其他女孩子来唱一定不错,可是赫尔曼……

    实在是太辣眼睛了。

    她都不敢想象,赫尔曼站在舞台上又蹦又跳的样子。

    “这就拜托你了……”赫尔曼会弹钢琴也会唱歌,但是在编曲上可没有秦笙的本事,所以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交给这位老师来负责了。

    这老师还能怎么办?只能这么接受了:“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我这次可真是要好好准备准备了……”

    其他人当然也不轻松。

    每个人挑中的正好都是和他们平时的表现并不符合的风格,怎么把原曲和本人的特点完美地融合到一起,或者是像秦笙那样打破别人对她固有的思维,都是需要慎重对待的。

    而尤金的老师也是崩溃的。

    “是‘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不是‘浩一多魔力发’!”考虑到尤金不仅不会这首歌,连c国话都说不了,为他请到的还是一个华裔老师,确保他能够发出正确的字音。

    但是,现在这老师都快要被尤金给逼疯了。

    好好的为什么要出这么一首c国歌啊?让他来唱真的不会出问题吗?都已经纠正了好几遍了,还是“魔力发”来“魔力发”去的,他都快要被这家伙洗脑了。

    这老师怀疑,等到比赛结束,他可能都不会唱《茉莉花》这首歌了怎么办。

    尤金比这老师还要痛苦。

    他从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难学的语言,这些方块儿字在他眼里长得都差不多的,真不知道该怎么辨认。好在他也不需要用这一周的时间去学习c国语,只要会唱这首歌就行了。

    所以,他完全是靠背下来的。

    只是,有些音调他实在是咬不准啊!还有什么平舌翘舌,他读出来都是大舌头,根本找不到有什么区别之处。

    尤金心里就这么对秦笙还有其他的c国人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敬佩感:从小就要学习这么难的语言,难怪人家都说c国人的学习能力特别厉害,考试特别厉害,这真的是很棒棒啊!

    他仿佛又回到了在学校里被那些从c国过来的学生实力碾压数学成绩的日子。

    好在不管再怎么困难的东西,只要有心学,肯下苦功,还是能够取得成效的。

    除了字音还有问题,至少这首歌的音调他已经学会了,这么唱出来也一定能够让人听得出来他唱的是什么歌。

    当然了,现在这水平去唱ktv还能起哄玩玩,但要去参加比赛还完全不够。

    尤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学习、纠正、学习、纠正……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次的比赛准备之中,加上这期间不能和外界联系,其他的事情全都被挡在了这所公寓的门外,交给了他们一个绝对安静独立的空间。

    等到上一场比赛的热度终于过去了一半,紫荆杯大赛的夺冠赛终于拉开了帷幕。

    和上一场比赛不同,这次总决赛和初赛一样是采取现场直播的方式。

    选手们所有的表现都是真实反应出来,绝对不会有后期剪辑的效果。

    如果表现得好,一定会让大家记忆深刻。

    当然,如果出了什么错,也一定不会有什么挽救的措施了。

    早就已经盼着这场比赛的观众们当然不会错过,甚至已经有人悄悄地开启了网络投票,看看大家心目中谁会是这次比赛的最终得胜者。如果不是赌博违法,估计都要有人开一个相关的赌局了。

    因为是一周的封闭式学习,出了上次比赛之后和秦笙联系了一次,之后比利就没有再得到秦笙的消息了。

    不过,具体的比赛规则他已经从知道。

    五个选手抽到的曲目对于他们各自来说难度都不小,既然是这样,比利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方冰也已经早早地守在了电视机前面,和工作室其他几个好不容易抽出了空闲时间的人等着看这场总决赛。连方维都带着他的老婆孩子一起过来了。

    怎么说也是他们工作室的新人,还是他们工作室第一个闯入了这样的国际舞台的新人,当然该大力支持的。

    而且,秦笙还是他姐签下来的艺人呢!

    秦家老宅,苏老太太正和秦老爷子坐在一起。

    “这丫头呀,来我家那一次我就知道不得了,没有想到居然上电视了,”苏老太太笑着说道,自从回国和故友相逢,有的心结也随之解开了,苏老太太现在的脸色更是好了许多,再不像之前在f国那样郁郁寡欢,“以后肯定还能有更大的出息的。”

    “那是当然了,”秦老爷子并不是那种藏着掖着的人,对于自己喜欢的后辈向来是不吝于表达自己的赞扬的,这会儿听了老友的称赞,毫不客气地就应了下来,“笙笙这丫头从小就是这样的,唱歌唱得好,弹琴也弹得棒,我这些东西,将来都是要传给她的。”

    秦老爷子就只有秦父和秦大伯两个儿子,偏偏两个儿子都生的是女儿。秦琅就别说了,现在还躺在床上没有知觉。就算她清醒过来,也不可能是秦老爷子看中的继承人。

    所以,秦老爷子所拥有的东西,将来当然是要交给秦笙这个有能力的孙女的。

    他也不兴那套传男不传女的规矩,都是他的直系亲人,只要是有本事,传给谁不一样?难道秦笙是个女孩儿她就不姓秦了吗?

    “这姑娘可真不错,”苏母也很喜欢秦笙,对着秦母说道,“笙笙她有对象了吗?”

    她突然想到了自家还单着的儿子,如果能娶回来这么一个儿媳妇倒是不错。秦家本来就和苏家有老交情在,她也不是那种喜欢折磨儿媳妇儿的婆婆,对秦笙的印象极好,当然有意促成此事。

    相信这个提议苏老太太也是很赞同的。

    可是,秦母却点了点头,打消了苏母的念头:“有了,这丫头呀,从小就有自己的注意。也是出国前才谈的男朋友,已经带回来给我和老秦看过了。”

    “唉,那就太可惜了……”苏母遗憾地叹了一口气,“我还说咱们能当一当亲家呢!”

    “哈哈哈,当不了亲家也能做朋友啊,”秦母笑着说道,“我这几年跟老秦一直在外面东奔西跑,也没几个能说得来的朋友,你们能回国来真是太好了。以前我就听老秦说过爸有个故交在国外……”

    还在西班牙的卡斯特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哟,这是怎么了?”经过几番努力,陈贤如今已经跟顾杉确定了关系,前两天刚送顾杉坐上了回c国的飞机,和卡斯特跟秦笙一样谈起了异国恋,这会儿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不会是感冒了吧?”

    卡斯特嫌弃地看了一眼他脸上的笑容,这才重新看向了电视:“是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太刺鼻了。”

    “你……”陈贤得意地一挑眉,“这一下你知道之前你和秦笙对我的伤害有多大了吧?”

    卡斯特并不知道自己的媳妇儿差点儿被别人……的母亲给觊觎了,这会儿懒得听陈贤炫耀,一双眼睛只盯着电视屏幕看,完全不想错过秦笙出场的画面。

    m国节目录制厅,主持人已经开始了开场寒暄。

    三位评委此时脸上带着笑容坐在台下,两眼专注地看着台上。

    他们也都知道了今天的比赛规则,还有每个选手抽到的曲目,这会儿十分期待能看到五人不一样的表现。

    这一次的总决赛出场顺序是按照上一次比赛成绩倒着来的。

    第一个上场的也就是上一轮比赛中的第五名——杰西。

    他的演唱曲目是《walk/this/way》。

    这首歌的风格和喜欢民间小调的杰西完全不同,几位评委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么不伦不类,要么耳目一新。

    当杰西跟着那爆发出来的节奏一起唱出声的时候,他们知道,这一次的表演时属于后者。

    杰西做得很好!

    可以看得出来,这一周的时间他的确没有浪费。不管是爆发力,还是对节奏、歌词的把握,都已经比从前提升了许多。

    原本被淘汰了的五人此时也坐在台下看着演出。

    提出这首歌的马森当时并不知道节目组的打算,但在看到上一轮节目的播出以后,也知道他不小心坑了一把杰西。

    但是此刻,他对杰西也算是服气了。

    杰西和擅长这一类音乐的马森不同,他是真的第一次接触这一类的音乐,虽说还不算表现得让人完全忘记了其中的某些小瑕疵,但也已经比预想中的好出很多了。

    等到一首歌唱完,其他人纷纷鼓掌。

    杰西这才松了一口气。

    第一个上台表演,又是演唱他不熟悉的曲目,其中的压力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承受。

    不过,第一个上台表演也有一个好处,接下来的时间他就不需要再提着一颗心不停地焦急着之后的事情了。

    开场表演就这么精彩,这给第二个上台的尤金极大的压力。

    但是,他本就是属于背水一战的“勇士”,压力越大,反而更有利于他的发挥。

    “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

    满园花草香也香不过它……”

    这首歌其实更适合女声演唱的。

    但是,尤金却带来了不一样的味道!

    经过一周不停的学习,他此时的咬字已经非常清晰了。说不上和c国的本国人一样标准,却足够拿上舞台表演。

    这让观众里的c国人大感意外。

    本来以为会听到一串洋声洋味呢,没有想到这个尤金居然也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真不愧是进入了紫荆杯大赛决赛前五的人,果真是有几把刷子的!

    台下看着这一幕的老师摸了一把辛酸泪,还好,还好这一次没有出现什么“魔力发”,不然他就真的要对不起父老乡亲们了。

    尤金显然也很满意自己的这次表现。

    直到走下舞台,他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和坐在那儿的杰西紧紧地拥抱了一下,相视一笑,等着下一个人上台。

    ------题外话------

    ps:根据留言,领养榜再增加私人酒庄一座(包含葡萄园、玫瑰园、酒窖),你们真有想法,是想承包了整本书的秀恩爱场地吗(⊙v⊙)

    本章林夕沫由腾讯的萌宝友情客串,苏灵落的哥哥苏北夏,由舒舒友情客串~

    谢谢sylvia、不语、lellomimi的鲜花,谢谢ltttm、沫沫、小星、酒儿、小一、素素、轩轩、tracy、不语、小星星、马丁的菊花、大圣的月票,谢谢小星星、马丁的菊花的五星评价票,恭喜轩轩、小猩猩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