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05 惊艳全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佐惠子除了乐琵琶以外,并不会什么其他的乐器,所以这一次她并不打算弹着电吉他或者击打电子鼓,而是直接站上了舞台。

    和之前的形象截然不同。

    她往日里喜欢的长裙此时已经变成了贴身的银色亮片背心,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小马甲,下面搭配的是同色调的亮皮皮裤,再配上加着铆钉装饰的中长靴。一头长发剪到肩部往下的位置,被造型师微微烫开,带着几分凌乱的躁动感。

    她的脸上化着浓浓的妆容,眼尾的黑色眼线和眼影勾勒成了一个妩媚又冷酷的弧度,就连唇上都涂上了深色的口红。在家长们看来那唇色就像是中毒了似的,但在年轻人看来却觉得很酷。

    只是打扮不同而已,她整个人就已经有了和平常完全不同的气质。

    当前奏一响起,佐惠子就已经跟着唱出了声。

    她的嗓音条件其实算不得太好,音域不广,也不能唱太高的音,但往日里唱的歌曲都很符合她本身的条件,所以效果还算不错。

    但是,今天的这首歌和她本身的嗓音条件并不相符,对于佐惠子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好在节目组请到的老师的确是有新本事的,帮她把原曲的调子稍作修改,按照她能做到的程度略微调低了一下难度,这才让她得以顺利地演唱出整首歌曲。

    甚至在高潮部分,佐惠子的爆发还让大家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

    等到她的表演结束,刚一走到休息区,就迎来了杰西和尤金的拥抱。

    “怎么样?发挥得不错吧?”杰西拍了一下手,“我们刚才都要看呆了!”

    尤金也点了点头:“真的很好,对你来说算是一次很大的形象颠覆了。”

    佐惠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最大的亮点也就是在形象颠覆上面了,比起你们,我的唱功的确还不够好,不得不让老师调低了难度。而且,我可是看到了你们俩的表演的,特别是你,尤金,你就在我的前面呢!那首c国歌你唱得真不错,我觉得今晚你说不定能够捧回一座奖杯的。”

    大概是之前在台上唱得太过带劲儿,又大概是比赛已经快要临近尾声,以后他们相见的机会都很小了,佐惠子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

    “对啊,尤金,”杰西也知道尤金的情况,“这一下你的老东家肠子都快悔青了吧?”

    尤金的老东家并不是什么出名的经纪公司,跟bk这种庞然大物完全没有可比性。也就是这样的公司,才会短视到完全不注意旗下底层艺人发展的地步,甚至刚一到合约期,就像是对方占了公司便宜似的直接将人扫地出门。

    如今尤金已经凭自己成功闯过了紫荆杯大赛的初赛、决赛,甚至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总决赛。哪怕是拿不到前三名的奖杯,也足够他借此打一个漂亮的翻身战了。

    如果还未和公司闹翻,对于那家小的经纪公司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坐享其成的好事儿。

    但是现在的情况,也就是尤金本人受益而已了。

    所以,杰西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不是要把肠子悔青吗?都快要到嘴边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谁不懊恼?

    “嗤,”尤金冷笑了一下,“他们估计连我这个人都不记得,哪怕在电视上看到我也不会知道我以前还是他们旗下的艺人吧!”

    凭他在公司里和透明人差不多的待遇,这一点并不是不可能。

    “好了,咱们还是好好地看看剩下这两人的表现吧!”佐惠子见尤金一提到他从前的老东家就面色不好的样子,干脆开口打了一个圆场,“你们更看好谁?”

    “秦!”尤金毫不犹豫地就给出了答案,“我想,今晚的紫荆杯非她莫属了。”

    杰西也是立刻点了点头:“对啊,这小姑娘看着小小的一个,可了不得了。之前第二轮比赛她就跟我隔了没多少距离,我当时还以为她和我一样呢,谁知道……第一轮比赛还以为她赢在投机取巧找到了好的办法而已,现在……我还是承认现实吧!”

    “你们都不相信赫尔曼能逆袭成功吗?”佐惠子没想到这两人都站在了秦笙那边,“他唱功也不错啊。”

    “这个……赫尔曼的确实力不错,平时也表现得很傲气的样子。但是,和秦相比还是差了一些,”尤金到底是专业的歌手出身,看得要透彻一些,“而且,今天这首歌实在是不太符合赫尔曼。虽说有老师改编,但我听说,他那一组的进度不算太好。你们也知道,赫尔曼看上去并不好相处,那位老师好像也是个暴脾气,本来一开始还算顺利,只是后来突然出现了点儿矛盾,两人都不愿意妥协,所以就……”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倒是秦,据说她和那位老师还特意调高了原曲的难度。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秦不出错,你们说评委和观众会更在意谁?我可不信秦会在没把握的情况下提高难度。”

    “居然还有这么一回事,”佐惠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尤金你是怎么知道的?”

    杰西也好奇地看了过来。

    “几个老师可都是熟人,我只要多和分给我的那位老师聊聊就知道了,”尤金带着些小嘚瑟地耸了耸肩膀,“这些消息都是从老师那儿知道的。”

    “好吧好吧,”杰西叹了口气,“赫尔曼已经上台了,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你的消息到底准不准确了。”

    赫尔曼的确已经站上了舞台。

    他的身上依旧穿着笔挺的西装,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

    “you/don’t/have/to/look/like/a/movie/star(你不必看起来像个影星般),

    ooh/i/think/you’re/good/just/the/way/you/are(喔~我觉得做你自己非常赞)……”

    舞台两侧“刷”的一下喷出了白色的干冰,一队穿着舞裙的女孩子出现在了舞台上,站在了赫尔曼的身后开始跳起了活力四射的舞蹈。

    这样的伴舞是被允许的。

    可是,当这些女生出现的时候,赫尔曼明显是有几分排斥的,并不是对她们本身的不喜欢,而是带着其他的感觉,就连他唱歌的声音都带着几分不自在。

    事实上,之前尤金和杰西、佐惠子所说的事情就跟这个有关。

    原本赫尔曼已经把编曲的事情全权交给了节目组派过来的老师,把这首歌改动一些小细节,以便更符合他的唱腔。

    但是,那位老师觉得这首歌的魅力就在于它原本的风格,改动的不算太多。

    这也没什么,反正就是一首歌而已,赫尔曼觉得自己比不上原唱,却也能够唱的出来。

    谁知道,这老师觉得还可以来一群伴舞,最好他也跟着一起跳舞,会更有舞台表现力。

    这首歌的风格,如果要跳舞会是什么风格?

    赫尔曼想也不想立刻就拒绝了。

    两人干脆僵持了下来,眼看着比赛逼近,才不得不各退一步。伴舞还是要,但赫尔曼不需要跟着一起跳。

    如今见到这些伴舞的女孩子,赫尔曼就会忍不住想到这件事,心里哪里会痛快?

    但他到底还算是尽职尽责的,很快就恢复了状态,将心神都放在了歌曲本身上面:

    “ooh/my/my/baby/don’t/be/shy(呜我的宝贝呀别害羞啦),

    i/see/that/spark/flashing/in/your/eye(我看的出来你的眼神闪闪发亮)。

    my/heart/beats/fast/‘cause/i/want/it/all(我心跳加速因为我想要全部拥有),

    so/baby/come/with/me/and/be/my/ooh/la/la(所以宝贝跟我来吧当我的蓝色小精灵)……”

    这首歌本身的曲调就属于那种轻快的风格,很容易调动听众的节奏感。赫尔曼虽说和原唱并不符合,却也是有真实的唱功在的。

    原本知道他会唱哪首歌的观众本以为会看到一场奇怪的表演,没有想到赫尔曼的表现倒是让他们吃了一惊。

    虽说一开始还有几分不自在,但后面的表现却越来越好了。

    大概是对伴舞的事情的确是相当不满,赫尔曼是卯足了劲儿要在唱歌上扳回一城,证明不需要那些花哨的东西他也能赢得大家的注意。

    开头的部分唱得还有几分生涩,后面却越来越顺畅了。

    或许是歌曲很容易影响到人的表现,又或许是赫尔曼想要借着观众的表现证明自己。

    他此时已经忍不住跟着节奏挥动起了手臂,和他平时的台风完全不同。

    好在台下的观众十分配合,都跟着一起摇晃了起来。

    “take/my/hand,we/can/go/all/night(牵着我的手,我们可以玩整晚)。

    and/spin/me/round/just/the/way/ilike(绕我转圈圈吧,就像我喜欢的那样)。

    it/feels/so/good,i/don’t/wanna/stop(心情超好,我才不要停下)。

    so/baby/come/with/me/and/be/my/ooh/la/la(所以宝贝跟我来吧,当我的蓝色小精灵)……”

    赫尔曼这一次也算是豁出去了,这一次的临场发挥居然比之前训练的时候要好得多。

    坐在台下看着他表演的老师也被现场观众的回应弄得一愣。

    其实,赫尔曼之前不想要伴舞的想法或许并不是无理取闹。只是……

    这老师不在意地笑了笑,如果没有他们两人的争执,赫尔曼又怎么能够彻底放开,完全唱出这首歌的感觉呢?

    反正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就好,其他的都是小事儿。

    当赫尔曼走下舞台,回到选手所在的休息区,他的额上都还冒着汗珠。显然,这一次的演唱他也是尽到全力了。

    “厉害!”其他三人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尤金也带着几分意外地多看了赫尔曼几眼,还以为这人今天会出现意外,没有想到居然超常发挥了。

    赫尔曼显然对自己刚才的表现也很满意,只是想到开场的那一段还是皱了皱眉:“刚开始的几句恐怕会拖累了我的分数……唉,好在后面进入了状态。你们也不错,我刚刚都在后面看到了。”

    重任完成,赫尔曼浑身都轻松了起来,就算是面对这些人也忍不住多聊了几句。

    “下一个就是秦了。”

    杰西突然说道。

    一听这个名字,几人都立刻来了精神。

    秦笙是从初赛起就一路保持着绝对领先的优势走过来的,最后的这一场夺冠赛,他们一方面期待着秦笙会不会带来更好更精彩的表演,让他们见证她的实力,另一方面又忍不住想象着秦笙会舞台失误,打破她常胜的记录。

    不只是他们,其他人也是满心期待地看向了舞台的方向。

    秦笙可是这一届紫荆杯大赛的焦点人物,从初赛的那一场f国广场的快闪,到决赛拉小提琴作曲引出了bk的尼尔·哈姆斯沃思。看她的比赛,就像是在看一部精彩的电影,不断有高潮迭起,让人惊喜连连。

    这一次的总决赛,她是会继续带来大礼,乘风直上,还是跌落神坛,在最后关头失利呢?

    舞台上用干冰构造出了一个白雾蒙蒙的世界,配合着调整得有几分暗淡的灯光,颇有几分神秘的美感。

    钢琴声突然响了起来。

    随着动听的钢琴声响起,一束灯光从上而下,将那个隐藏在白雾之中的人影笼罩其中。

    “loving/you/is/easy/‘cause/you’re/beautiful(爱上你很容易,因为你如此美丽)。

    making/loving/you/is/all/i/wanna/do(倾心于你,是我心愿唯一所系)……”

    有一种声音叫开口跪;

    有一种声音叫让你的耳朵怀孕;

    有一种声音叫入魔入迷,勾人心神……

    当秦笙刚一开口,就不会再有人去质疑她这一场比赛究竟会不会存在失利这个可能了。

    就算早已听过不止一次她演唱的歌曲,但每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响起,还是会有一种惊艳了人生的感觉。

    他们的耳朵就好像是瞬间被人唤醒,又好像是在这么一刻突然被人从纷纷杂杂之中解脱出来。

    秦笙就这么侧对着台下的观众,坐在钢琴前,一边弹动着钢琴,一边对着面前的麦克风唱着歌。

    在舞台的另一侧,有节目组提供的伴奏团,此时都完全配合着她的节奏。

    “loving/you/is/more/then/just/a/dream/come/true(爱着你,不只是一个美梦成真)。

    and/everything/that/i/do/is/out/of/loving/you(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你)……”

    她闭着眼,根本没有看手下的琴键,仿佛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另一个世界之中。

    那十根白皙漂亮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灵活地跳跃着,像是借此跳动着一支舞曲,像是创造乐章的小精灵。

    只是这么听着她的歌,就能感觉到心中那股涌动的爱意,仿佛此时坐在她身边的就是她的爱人,让她将所有的情感都宣泄了出来。

    “lalalalala,lalalalalala……”

    当听到这儿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开始屏住了呼吸,几位评委也目光灼灼地期待了起来。

    立刻就会迎来这首歌最经典的海豚音了!

    她是会完美地展现出这首歌所有的魅力,还是会稍微降低难度,以免在台上出错呢?

    “haaaaa~”

    当那声爆发式的高音从她的嗓音中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她唱出来了!

    她真的唱出来了!

    这种跟平常大家伙儿在ktv里对着麦克风扯着嗓子干吼可不一样,对嗓音的先天条件,还有对唱歌技巧的把握要求都很高。

    能够唱出来,甚至要唱得好,唱得好到让人忍不住为之惊叹的地步,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秦笙做到了!

    台下已经忍不住爆发出了一阵掌声。

    就算是从未听过这首歌,也不知道什么唱歌技巧的人,这时候也听得出来这首歌的难度绝对不低,算是今晚的一个舞台爆发点了。

    “no/one/else/can/make/me/feel/the/colors/that/youbring(没有人能够让我感受到你所带来的色彩艳丽),

    stay/with/me/while/we/grow/old(陪伴在我身边,直到我们年华老去)。

    and/we/will/live/each/day/in/springtime(而我们将春天般的度过每一个日子)……”

    秦笙此时已经从钢琴前站了起来,取下了那只立在钢琴上的麦克风,一边唱着歌一边款款地朝着舞台前方走来。

    随着她的走动,舞台上的灯光一盏一盏地跟着亮了起来,就像是在用歌声点亮灯火。

    一般的观众此刻关注的是她身上漂亮的裙子和她一如既往动听的声音。

    她的身上穿着一身水蓝色的贴身长裙,从纤细的腰肢,到裙摆处渐渐散开,随着她的走动,那带着银边的蓝色裙摆就像是一层一层的海浪波动着。

    她的肤色相当漂亮,不是白种人那种过分的苍白,却也没有某些人印象中的黄种人的那种暗淡。就像是一块漂亮的暖玉雕刻而成,温润得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触碰。

    她的手腕上还是那串从一开始比赛就从不离身的黑白珠子,一个小小的银色月牙儿吊在中间。

    黑色的头发半盘在脑后,修长的脖子上挂着一根铂金项链,吊坠上的那颗小小的钻石在舞台的灯光下闪耀着迷人的色彩。从发丝间露出的可爱的耳垂上也是同款的钻石耳钉,并不华丽到夸张,也不失让人喜爱的魅力,就像是她本人一样迷人却优雅,有一种低调的奢华感。

    站在舞台上的她就像是一个特殊的发光体,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一刻也不想离开。

    但是,前面的几位评委,还有坐在休息区的四个其他选手,已经观众里稍微专业一点儿的人,此时却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升了一个调子!

    她居然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升了一个调子!

    这姑娘,还有节目组派给她的那个老师,是不是疯了?!

    《loving/you》这首歌本来就已经是变态级别的难度了,特别是中间飙升的高音,不知道难倒了多少人。有的歌手想要翻唱这首歌,却又唱不出那么高的海豚音时,就会改编歌曲,将原本的调子往下降,海豚音的部分也就成了普通的高音难度。

    之前秦笙没有换曲子,大家还以为她也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可她刚才顺利地唱出了那段极难的高音,甚至玩得相当漂亮!

    这震撼还未过去,下一段,她居然又提升了一个调!

    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这儿升一个调,就相当于后面的部分至少也要跟着上升一个甚至一个以上的调子啊!

    有人已经开始忍不住叹气摇头。这姑娘也太过急切了,按照她原本的发挥,今晚的第一肯定是能收入囊中的,她这么一整,待会儿肯定会出错的。唉,看来今晚的冠军要落到其他几人的头上了。刚才那个排在这姑娘前面上台的小伙子好像不错……

    坐在前排的三位评委,心里其实也有这样的担忧。但是,他们更多的却是期待。

    像他们这样的人,循规蹈矩已经不能让他们太过在意,不断地突破,不断地前进,远比所谓的“完美”、“圆满”、“和原唱一模一样”更能让他们露出赞赏的目光。

    秦笙这样的举动,从理智上来讲,他们并不赞成。毕竟这样的比赛,略一出错就有可能和原本会得到的奖励失之交臂,秦笙这样的行为在他们看来未免太过冒险了。

    可从情感上来讲,他们却又要忍不住偏向秦笙这边。不管她后面会不会突然唱破了音,会不会因为唱不上去而跑调,至少她敢于尝试,敢于突破自己的极限。

    这两种感觉在心中拉扯着,让他们看向舞台上的眼神都变得复杂了起来。

    和这些人相比,坐在休息区的四人心中的感觉却要单纯得多。

    大概是前面的比赛被秦笙一而再地碾压打击,这一次他们居然生不起什么质疑的心思了。

    在秦笙再升一个调子的时候,他们心中诡异地出现了一个念头——她真的能做到的,这其实才是她尽了全力之后的表现吧?

    作为秦笙的竞争对手,他们却忍不住要认同这个女孩子的实力,甚至在其他人对她的行为表示质疑的时候,他们几人的心里却已经肯定了她的成功。

    “‘cause/loving/you/has/made/my/life/so/beautiful(因为爱着你使我的生命变得如此美丽),

    and/everyday/of/my/life/is/filled/with/loving/you(而我每一天的生命都盈满了对你的爱意)……”

    秦笙看来去好像并未感觉到其他人的变化,也并不在意自己接下来能不能唱出更高的音。

    她静静地站在灯光之中,微闭着眼,只用心地唱着她的歌。

    她的歌声里带着让人深深触动的情感,好像有真挚的爱意从她的歌中被大家轻易地听出,并为之动心。

    “loving/you,i/see/your/soul/come/shining/through(爱着你,我看见你的灵魂闪闪发光而来)。

    and/every/time/that/we,oohh(而每一次当我们在一起)……”

    又升了一个调!

    台下的人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出了变化的人都坐直了身体,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站在台上唱着歌的女孩儿,真想冲上去看看她的嗓子到底是用什么构造而成的。

    “i’m/more/in/love/with/you(我就越来越爱你)……”

    来了!

    听到这儿,不管是听没听出她的音调变化的人,都忍不住微微向前探出了几分身体,几乎想要将自己的耳朵都长到台上那人的身上去,也好一丝不漏地将她的每一份变化,包括一丝气音都收纳到耳中。

    “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la……”

    “dududududu……”

    一连串没有歌词的哼唱之后,那声熟悉却又更为震撼的声音再一次出现。

    “haaaaa~aaaaa~”

    这种和一般的尖叫截然不同的力量,像是让人头皮发麻,心尖都跟着颤动起来。

    有一种触摸到灵魂的感觉,让台下听众们整个人都随之战栗着,脸上甚至出现了片刻的呆愣,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此刻心里的感受。

    而那些隔着屏幕的观众们,哪怕只是坐在电视机面前,比起现场的感受要差上一截,也有一种享受了灵魂盛宴的惊艳。

    就连网上热烈谈论着这场比赛的实时弹幕,此刻也突然出现了短时间的停滞,让人产生了一种系统出现故障的错觉。

    这一声比起原来的版本更加绵长震撼,像是突然划破了夜空的一颗流星,带着迷人而炫目的光彩,给人心中留下了一道难忘的影子。

    坐在休息区的四人此刻已经说不出什么连成句子的话了。

    “真是……这……太厉害了……厉害……”

    他们呆愣着双眼,忍不住喃喃自语地赞叹出声。

    坐在台下那位建议秦笙提升难度的老师,这会儿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就忍不住笑开了眼。

    他就知道,这姑娘一定可以做到的。

    看吧?

    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

    这一刻,大家脸上突然空白的表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她成功了!

    成功地让所有人都记住了她!

    以后,只要提到秦笙这个名字,就一定会有人想到这一场比赛,想到这一个简直要突破了人类极限的高音;

    只要提到这首歌,他们就已经会想到曾经唱过这首歌的秦笙。

    在短时间里,后面翻唱的版本,很难再有超越她的存在了。

    这才是他想要看到的成果,而不只是一开始打算的那样顺利完成比赛而已。

    他见证了一个奇迹!

    秦笙并不在意此时其他人的表情变化。

    她静静地睁开了眼睛,慢慢地跟着伴奏轻轻地哼唱着,从之前的那阵高音中渐渐回落,像是享受着余韵。

    她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此刻更显迷人。

    从前还觉得东方女孩儿其实长相比较寡淡,完全比不上他们的金发美人性感迷人的家伙,这时候才突然发现,原来黑发黑眼的东方女性,其实也有他们从前没有感觉到的魅力。

    至少,在这一刻,什么性感的金发女郎,什么火辣的封面模特儿,都比不过她在台上那静静地睁开眼看过来的神情。

    这是一种超越了单纯的外表的魅力,即使时光流逝,即使年华渐去,也不会有损她的风采。

    如今的她清新动人,但他们相信,即使是白发苍苍的时候,即使已经有皱纹爬上了她光洁的脸颊,她依旧会如此美丽。

    这就是气质美人和单纯的花瓶美人的区别了。

    一个与时光永存,一个渐渐成为记忆中的一抹淡去的影子。

    “啪啪啪啪啪!”

    当她最后一段哼唱结束,伴奏也渐渐消失的时候,现场爆发出了一阵惊人的掌声。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涨红的色彩,一双双眼睛里都像是点燃了一把火,灼热得像是要将舞台上的秦笙完全燃烧,然后吞吃入腹。

    在这一刻,台上那个黑发黑眼的女孩子,就是整个舞台的中心,整场比赛的焦点,无人能够夺走她一丝一毫的光彩。

    “卡斯特,”在卡斯特家里和他还有陈贤一起看着比赛的帕布罗直愣愣地喊了他一声,就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你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幸运呢?”

    坐在帕布罗另一边的库珀眼里也带着几分灼热,像是一个追星的狂热粉丝,紧紧地盯着卡斯特家的电视机屏幕。

    之前还时不时去逗趣卡斯特的陈贤这会儿也已经安静了下来。

    从最初的那首巴萨队歌,到后来跟着卡斯特入驻秦笙的直播间听她唱歌,再到现在……

    几乎每一次,这姑娘都能给人带来不同的震撼,让人完全摆脱不了那种魔力。

    就像他很明白自己喜欢的人是顾杉,却仍然忍不住会为了秦笙的歌声震撼心动一样。

    这种心灵上的触动无关什么情爱,而是另一个层次带来的惊艳。就像是第一次吃到了可口的食物,肠胃向着大脑释放出来的满足感;就像闻到了喜爱的香味,鼻子会忍不住深嗅一口气;就像看到了美丽的光彩,瞳孔便自动刻下了那一刻的美丽。

    如果说卡斯特在球场上就是王者,那么站上了舞台的秦笙就是那一片空间的王者,将所有人笼罩在她的气场之中,无法挣脱,也不想挣脱。

    这姑娘要火了。

    陈贤想道。

    这姑娘要火了。

    千千万万人都在心里这么想着。

    c国的观众们早就已经沸腾起来,就算现在还没有公布最后的成绩。但是,谁都能够看得出来——除了秦笙,难道还有其他人有资格得到那座紫荆杯的奖杯吗?

    如果节目组敢颁发给其他人,现场的那些观众都会掀翻了天。

    接下来的时间,自然要留下空隙让现场的评委们为五位选手评分并做评价,以及由节目组统计观众投票。

    虽说观众的投票只占最后分数的很小的一部分比例,但也算是让大家都参与进来了。

    统计票数的工作人员之前就发现了,在秦笙唱出那一声的时候,所有人的票数都有一瞬间的停滞。然后,就见属于秦笙的那一栏不断暴涨,几乎是眨眼间就超出了第二名一大截,此刻竟比其他几人都要多出许多,有一种鹤立鸡群的醒目感,一眼便能注意到她的存在。

    秦笙此时已经回到了休息区,对着其他四人笑了笑,便找到了位置坐了下来。

    她今天身上穿着的礼裙,还有与之配套的钻石饰品,都是由阿洛德家的珠宝公司赞助的。

    想也知道,今晚之后,会有多少人涌进泰富集团旗下的珠宝店,只为了买到和她一样的同款饰品。

    还有那份代言合约,估计也是稳稳到手了。

    “秦,你可真是……”尤金第一个开了口,他的声音听起来甚至有些发涩,“我该说你什么好呢……你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秦,我可真是佩服你,”杰西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天哪,我之前居然还认为你初赛能够得第一完全是运气和取巧,希望你不会笑话我。”

    佐惠子此时也看向了秦笙,给了她一个拥抱:“恭喜你,今晚你的表演实在是太精彩了。”

    赫尔曼也是一脸震惊,看向秦笙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我的上帝呀……秦,你真是太打击我了。”

    他摇了摇头。

    赫尔曼今晚也算是超常发挥,比这段时间任何一次的训练效果还要好。

    他本以为,凭自己这一次的表现,还是有机会去争夺一下紫荆杯的。

    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这种想法了。

    其实,除了紫荆杯,金银杯能够拿到一座也是不错的。

    “恭喜,”赫尔曼对着秦笙真诚地说道,“你很厉害,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他们几人还算幸运。

    这一次比赛中,五人虽说算不得什么亲密无间的关系,却也没有出过什么上不得台面的幺蛾子。

    没有人在暗中使绊子,也没有人故意散播什么谣言破坏对手的形象。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力求做到最好。

    就算此刻被秦笙表现出来的实力震撼,知道自己可能不会与紫荆杯有什么关系了,却还是保持着友好的态度,将心里的那一份遗憾和不甘都掩埋下去。

    这种光明正大的竞争模式,其实在圈子里也是很难得的。除了紫荆杯大赛本身就比较公平的因素,也跟几人的性格相关。

    秦笙本人就不是那种心狠狡诈的人,为人低调随和,和陌生人之间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从不主动挑衅。

    赫尔曼虽说傲气了一点儿,却也有自己的骄傲,不屑于使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佐惠子看上去像是风尘气息浓重,可比赛期间从未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反而有一种独善其身的感觉,不和任何人接近半分,也不随意与人争吵。

    尤金这人,如果真的懂使用什么小心眼儿获得利益,当初也不会在那家小公司里被一直冷落了。

    杰西这人更是有几分文青的气质,心里想的都是他的艺术,哪里会打那些歪主意?

    他们几人凑在一起,自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听他们说完以后,秦笙这才笑着跟大家道了谢,倒是没有自谦说什么表现得不好。

    在国内或许习惯这么表达,以示自己并未骄傲自满。

    但是,在这样的地方,如果还这么说,别人就只会认为你虚伪了。

    刚才她的表现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好不好难道还不知道?

    所以,秦笙只要干脆利落地表示感谢就好。

    “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混一个金杯银杯什么的,”尤金打趣着自己,“本来以为我怎么说也是一个出过专辑的歌手,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倒霉,这一届遇到的都是高手。紫荆杯是不敢奢望了,现在连金银杯都很悬啊……”

    其他人立刻笑了起来。

    “你别急,就算没有那些奖杯,也是有人看到了你的实力的,”赫尔曼此时已经完全放下了自身的傲气,耐心地说道,“再签一个不错的经纪公司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趁着比赛的热度还在,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但愿如此,”尤金也是这么想的,脸上浮现了几分憧憬的笑容,“你们呢?比赛结束以后,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我要回国,”佐惠子不在乎地说道,“我的会所每天挣的钱可不少呢,这次过来比赛停业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亏了多少。”

    “没事,有时间的话咱们就去你那儿,帮你补贴补贴收入。”

    几人交谈着,脸上都多了几分笑意。

    “我还是回家吧,”赫尔曼无奈地摊了摊手,“家里的大摊子还得我去收拾呢,不知道有多少文件堆在那儿等着我处理,真是头疼……”

    这家伙,果真是有钱人家的继承人。

    “我呢,准备去一趟c国,”杰西的回答让秦笙看了他一眼,“我想去看看秦成长的地方。噢,别误会,我只是想去了解一下那个东方的古老国家而已,说不定还能学到一些不知道的东西。你们也知道,我是喜欢各种民谣的,c国那边的我还从未接触过呢!今天尤金唱的那首歌我还挺喜欢。”

    一想到这个,尤金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心酸的痕迹:“哥们儿,祝你好运。c国语真的是太难学了!我还只是硬生生地背下了这首歌的发音而已,你……算了,你自己去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尤金被他这“悲痛”的样子弄得一愣一愣的。

    秦笙突然忍着笑,假装严肃地说道:“其实,那还只是我们的官方语言。我们国家还有很多个省市,每个地方还有自己的方言。就算学会了官方用语,到了某些小的地方,你也不一定能够听得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就连我们本国人也不一定能全部理解的。杰西,如果你要学习地道的民谣……那我也祝你好运。”

    杰西挠了挠头发,叹了一口气:“看来,我还得留出一点儿时间,加上一门语言学习。”

    “你呢?”赫尔曼看向了秦笙,“秦,你比赛之后打算做什么?”

    “应该是去和bk签约吧?”尤金有几分羡慕地说道,“秦,你也太厉害了,那可是bk啊!以后你成了一线大咖,咱们说不定还能沾沾你的光呢!别人提到我的时候,就会说——看哪,那个是和秦一起比赛过的尤金!”

    大伙儿被他这么一逗,又笑了起来。

    秦笙却摇了摇头:“我在国内已经签约了工作室了。只是学业需要,所以还没有正式出道就去了f国,学满一年之后就会回国。所以,我不准备跳槽,也不需要跳槽。”

    “有时候吧,人气人还真得气死人的,”尤金摇摇头,“连bk你也有勇气拒绝,我算是真的服了你了。”

    “你那接下来准备出专辑吗?”佐惠子好奇地问道,“以前比赛之后有人这么做过,挣了好大一笔钱呢!你如果要出专辑的话,这次比赛唱过的歌都会收录其中吗?那我一定会支持你的,正好用在我的会所里。”

    秦笙还是表示了否定,见他们都望着自己,只能说出了实情:“我要回学校上课,还有罗伯特老师布置的课外作业要完成。而且,我还需要完成两份毕业论文。”

    说到这儿,她的脸上也不免出现了几分无奈的神色。

    如今都已经是十一月快要十二月份了,国内b市音乐学院的毕业论文自然要开始准备。

    因为情况特殊,她可以免去开题报告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只需要通过网络和导师联系定题,然后自己写好了发过去给导师修改,等到明年毕业季回去参加答辩就行了。

    但是,自己要做的事情也不少。

    而且,f国音乐学院这边,本来只有一年的交换生时间,却因为罗伯特的存在,还有秦笙惊人的学习进度,学校里准备给她一个特殊的机会。只要能够修完必要的课程,并且交上一份让人满意的论文,她就可以拿到这儿的正式毕业证和学位证了。

    算下来,毕业后她将会分别得到国内外的两份毕业证和学位证。

    可这中间她需要付出的汗水也不会少就对了。

    上课?

    作业?

    毕业论文?

    其他四人面面相觑。

    这姑娘,果真是他们比赛中画风最清奇的一个选手了。

    “好吧,我们差点儿都忘了你是我们中间年纪最小的一个,现在还在上学呢!”佐惠子拍了拍秦笙的肩膀,“那我们就等着你毕业了,发行专辑的时候可得通知我一声,顺便给我寄一份签名版。”

    他们正说着话,就听前面已经在通知他们几人上台了。

    很显然,最后的比赛结果终于统计出来了。

    原本神情已经放松下来的几人,顿时就多了几分紧张,心里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这感觉,就像是考试之后面临着成绩单要发现来那一刻时的纠结,既想知道自己考了多少分,又怕考得太差了。

    五人依次走上了台,台下的观众见他们出现,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

    ------题外话------

    ps:根据留言,领养名单增加小正太埃迪(队长本恩的儿子)和他的金毛犬珍珠。如果还有什么其他想领养的,尽快留言呀,最近几天就会公布领养规则啦~

    谢谢小疯子、阿芙、lellomimi的鲜花,谢谢小疯子、sylvia的钻石,谢谢蓝月、猫咪、lingai、清风、bear、淼淼、ritacdy、刘刘、雪糕、kara、温柔、敏敏、wei*df、非鱼、朦胧、小清新、小江6、伊人、阿杨、夏洛克、花藤、土豆、二九、美人、182*74、qq*56、我是橙子的橙2、维恩2、梦梦、84*90的月票,谢谢wei*df、小江、夏洛克、lellomimi、182*74、qq*56的五星评价票,谢谢小疯子的打赏,恭喜小疯子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