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08 吃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什么?”卡斯特刚刚进休息室,这个天气已经带着凉意了,他的头上却满是汗水,身上薄薄的运动衫也被打湿了一大块儿,这时候正打算拿上东西去浴室,就听到了帕布罗的怪叫。

    “卡斯特,你太可怜了,”帕布罗一脸的同情,“唉,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女朋友,还被人撬了墙角。也是,秦长得漂亮人也温柔,这也很正常。”

    说着,他还叹了口气,看着手机说道:“至少人家阿洛德可比你会哄女孩子,你输得不冤。”

    “你说什么?再重复一遍?”卡斯特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随意擦了一把汗,大步往这边走来。

    “我说……”帕布罗吞了一下口水,“你输得不冤?”

    “上一句!”

    “呃……至少人家阿洛德可比……”

    “阿洛德?”卡斯特终于确定,自己刚才的确没有听错,帕布罗说的就是这个名字,“他跟笙笙有什么关系?”

    “现在网上都传遍了,还有他们俩的cp粉呢?唔,卡斯特你知道什么叫cp粉吗?就是认为他们是一对,是couple的粉丝,懂吗?”说到这儿,帕布罗连忙调出了视频的网页,“来,看看,新鲜出炉的代言广告。咳咳……说实话吧兄弟,如果不是认识你,我也会觉得他们俩站在一起还挺配的。”

    他刚一点开视频,手机里就传出了一阵悠扬的钢琴声。

    屏幕里的年轻女孩儿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半低着头坐在钢琴前,十指灵巧地弹动着黑白琴键,脸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一看就让人想到了春日里的暖阳和微风,轻轻地拂过了脸颊,在心中荡起阵阵涟漪。

    卡斯特一看到秦笙的身影出现,目光立刻就柔和了下来。

    一段时间没有见面,这些日子封闭式训练,他甚至连电话都不能打,此时终于见到了她,哪怕只是一段广告,心里也变得柔软起来。

    可是,镜头中很快就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得体的三件式西装,一头金色短发整齐地梳成了大背头。这个对于很多人来说都略显老气的头型,在他身上反而多出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明明是十分稳重的打扮,他那双孔雀蓝的眼睛却总带着几分情意,微微泛着桃花色的眼角更是多了几分勾人的诱惑。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就像是一个行走的荷尔蒙散发器,哪怕是无意之间都会散播着一种让人迷恋的气息。

    但是!

    卡斯特一点儿也不这样觉得。

    因为此刻,这个人形荷尔蒙散发器就站在秦笙的身后,几乎是半包围着她,将她整个儿地笼罩在自己的领域之中,微微低头给她戴上了那条精致的项链,然后两人在镜头前默默对视了一眼。

    有了后期特效在,还有镜头的巧妙运用,这一眼当然不像是现场那么平淡,仿佛多了几分天雷勾动地火的暧昧。

    俊男美女的组合的确非常亮眼,难怪会多出那么多的cp粉。

    卡斯特的心里却要酸得冒泡泡了,就算早就已经做好打算,不会干涉秦笙的工作,也不会因为这些莫须有的事情生气。但是,吃醋又不是他能控制住的!

    他此刻就像那些喜欢yy偶像的粉丝似的,忍不住就会想象——如果这个人是我就好了,如果是我站在她身边,一定会比阿洛德更好!

    卡斯特·正宫娘娘·醋坛子·阿多尼斯现在一看到阿洛德那张脸,就恨不得自己能取而代之。

    帕布罗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的脸色,觉得自己这个好兄弟仿佛去了一趟c国,也学会了那种c国人神奇的变脸魔法,甚至不需要伸手去遮,就能瞬间完成好几个模式的转变。

    手机屏幕上的视频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继续往前播放着。

    坐在钢琴前的姑娘被男人牵着手带进怀里,突然跟着音乐声跳起了圆舞曲,几个舞步之后,画面突然就从敞亮的琴房转移到了漂亮的海滩。

    她沿着不时冲到岸边的海浪慢慢走动着,海风扬起了她的裙摆,露出了漂亮纤细的脚踝,一根带着吊饰的小红绳缠绕在白皙的脚踝上,看上去莫名地就多了几分让人口干舌燥的诱惑。

    就连卡斯特和帕布罗这样对这些东西并不了解,也对饰品什么的没有多少审美观的大男人,也觉得这小东西实在是好看。也不知道是本身就很漂亮,还是被那纤细的脚踝给衬托出来的,直觉地红与白交相映衬,让人移不开眼。

    他们还不知道,就因为这个广告里的特写画面,突然便流行起来戴脚链,特别是泰富集团的这一款,简直是卖到了火爆的程度。不仅有爱美的女孩子自己过去买的,还有男人买来送给自己的女友或是老婆。有的需要给女性朋友送礼的,不知道买什么好,这一款也绝对能够讨对方欢心。

    因为是珠宝代言的广告,秦笙的身上自然是不能戴其他品牌的饰品的,所以这会儿她的手腕上戴着的是一条白银色的链子,带着细小的流苏,链条上间断着镶嵌了细小的宝石碎粒,在阳光下有种别样的美感。

    优美漂亮的脖子上是一条简单大方的铂金项链,一个心形的红宝石坠在胸前,贴着白皙细嫩的肌肤,真让人说不出不美的话来。

    她侧着身站在这海滩边,轻轻地回过头来。

    海风拂起了她黑色的发丝,在空中飘舞着、交缠着,飘逸的裙摆也像这发丝一样,在空中与风缠绵。

    她的美景是漂亮的夕阳,还有连成片的天空大海,微微泛着白色的浪花袭上海滩,亲吻着她的脚底。

    她黑色的眼睛就如这夕阳一般温柔缱绻,看着镜头的样子,就好像是在注视着正看着视频的人,眼中的柔情几乎要将心都沉溺其间。

    阿洛德的身影出现在她的不远处,两人像是在对视,又像是目光错开,那种朦胧而又仿佛幻觉一般的画面,美得不可思议。

    当泰富珠宝的logo出现在画面上,这种惊艳的感觉才慢慢消退了。

    “可真是太漂亮了,”帕布罗啧啧称赞,“等下一次,我也要带上我的新情人去这种地方拍几张照片发到我的twitter账号上面。”

    “你是觉得大家还不够了解你的感情生活对吧?”卡斯特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往浴室走去,“找这么多情人,身体败坏了可别一个人悄悄委屈。”

    “怎么可能?我的身体好着呢,不信你去问我以往的那些情人,不管是体力还是技术,绝对能让她们享受到,”帕布罗得意地说道,“倒是你呀,卡斯特,一个女朋友都搞不定。都说了要让你好好学学了,你就是不听。怎么样?要不要哥哥我教教你?”

    “呵!”

    卡斯特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对他这种时不时就要开车上路的黄腔已经有了抵抗力,转身就拿了自己的东西去了浴室。

    看到秦笙和阿洛德如此般配地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之中,还听说有许多粉丝都认为他们是一对,卡斯特心里不是不吃醋的。

    但是,他并不认为秦笙会真的和阿洛德发生什么。

    再说了,阿洛德也不是那种人。

    当初来西班牙,阿洛德对秦笙的心思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但对方看着不像个正经人,做事却还算是有原则的。

    只要他和秦笙没有出什么问题,阿洛德是不可能插一脚做第三者的,这大概也算是一种男人的骄傲和底线。

    而且,秦笙就更不是那种人了。

    这么点儿信任还是能有的,所以卡斯特吃醋归吃醋,却不会因此失去理智连忙去和秦笙争吵。

    可是吧,理智是一回事,情感上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虽然知道这两人的确不可能发生点儿什么,也知道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业合作而已。但是,心里的感觉哪里是理智就能决定的?

    “果然还是很讨厌。”想到阿洛德的那张脸,卡斯特忍不住嘀咕道。

    他站在浴室的淋浴喷头下面,伸手抹了一下浴室里的镜子,对着镜子看着。

    从小到大,总是有人说他长得怎么怎么好看,卡斯特却很少在意这些,只一心一意地踢着他的球,对其他的事物不管不顾。直到那一次受伤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这会儿,带着水汽的镜面上映衬出了他的身影。

    被热水淋湿了的金色短发凌乱却又迷人,不停地有水珠顺着他的脸颊划过,甚至眷恋地停留在他的睫毛尖儿上,一眨眼,又才恋恋不舍地坠落下去。

    水流划过了他结实的身体,像是一支画笔,又像是一只纤柔的手指,在他身上轻巧地流动着,顺着宽阔的胸膛,划过了漂亮的腹肌,在流经清晰的马甲线,然后到达……

    不一会儿,流下了小腿的水流就到了地面。

    因为在热气腾腾的浴室之中,他那双清澈的水蓝色双眼也像是多了几分雾蒙蒙的感觉。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相当有诱惑力的男人。

    不管是他的面容,还是他的身材,都让人深深地为之着迷。

    卡斯特没有抹去脸上的水迹,只这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象着广告中出现的是他和秦笙站在一起的样子。

    “明明是我和笙笙更相配,”卡斯特的手掌撑在镜子旁边,低声说道,“我可比阿洛德那家伙长得英俊多了。”

    想到秦笙在广告中穿着裙子的模样,还有她戴着红色绳子的脚踝,卡斯特的呼吸便忍不住急促了几分。

    之前看视频的时候,他就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频率,若不是还有一个帕布罗在,他当时估计就要失态了。

    想到那么可爱的小姑娘就是他的女朋友,想到他曾无数次地抱着她缠绵地亲吻,卡斯特就忍不住吞咽了一下,那性感的喉结也跟着动了动。

    他可真想捧着她的脚踝细细亲吻,想要将她遮住不让任何人看见。

    卡斯特觉得浴室里的温度仿佛逐渐升高了一些,连带着他的体温都开始变得越来越热,身体里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他在镜子中的脸色渐渐染上了一层红色,眼神也愈发迷离。

    笙笙……

    他的脑海中闪过了这个名字,心中激荡不已,真恨不得自己现在立刻出现在f国,能够将心爱的姑娘切切实实地拥进怀中。

    大脑里各种画面一一闪过,就像是一场无声电影,将他整个人的心神都拉了进去。

    他仿佛看到了秦笙那双黑亮的眼睛正温柔地注视着他,甚至好像能够感觉到她的发丝拂过自己脸颊的香气。

    “噢,天哪!”卡斯特觉得这个热水澡洗得愈发地艰难了。

    他不得不关了热水,匆匆地淋了一个冷水澡便出了浴室。

    等到他出来以后,其他人也差不多都已经到齐了。

    一群年轻的帅气小伙儿都刚刚去洗洗刷刷了一遍,一个个拿着毛巾随意地揉搓着湿哒哒的头发。

    这么一群美色聚集在一起,绝对算得上是颜控的福利了。而且,还个个都有一副好身材。

    卡斯特无疑是其中的翘楚。

    “兄弟呀,好在哥们儿我是个妥妥的直男,否则……”帕布罗拍了拍卡斯特的肩膀,“你的清白就要不保了。”

    “说得好像你真的能得手似的。”一边的库珀忍不住拆台。

    被他一噎,帕布罗这才收了手,悻悻地坐到了一边。

    “你还好吗?”库珀看了一眼卡斯特,“这些绯闻都当不了真的,你不用担心。我看得出来,秦是真的很喜欢你,不可能和那个阿洛德有什么。”

    对于卡斯特,大家还是很照顾的。

    只不过,每个人的方式都不一样。

    比如说帕布罗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就喜欢用让人牙痒痒的方式去开解朋友,相比而言,库珀看上去就要正常的多了。

    “我知道的,”提到秦笙,又听库珀也看得出来笙笙喜欢自己,卡斯特眉眼之间一下子就多出了几分愉悦而满足的笑意,“笙笙当然很喜欢我,就像我也很喜欢她一样。”

    他不是个喜欢藏着掖着的人,并不吝于表达自己对秦笙的感情。

    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还不适合直接公开,免得给秦笙带去什么麻烦,他都很想直接公开表示一下了,免得那些什么cp粉乱牵红线。

    等到教练走进来,大家才停止了交谈。

    “好了好了,最近的训练成果还算不错,进步都很大,”教练笑呵呵地拍着他的小肚子说道,“接下来的比赛虽然不算多,但也要给我好好地打起精神来,可别让人家以为我们队里的人都是名不副实的家伙,知道吗?”

    “知道了教练!”大家一个个信心满满地说道。

    不说是什么百战百胜,但他们的战绩的确非常漂亮。特别是在卡斯特回队以后,原本的球技不但没有因为几个月的假期而懈怠落后,反而愈发的多了几分稳重和熟练。

    他们的战斗力更加凶猛了。

    这一点,他们自己能够体会得到,输在他们脚下的对手们更是十分清楚。

    “可以给你们放三天假期,好好地回去放松一下,”教练突然说出了一个让大家喜出望外的好消息,“不过,还是老规矩,可别把你们这一身皮都给玩儿松活了,否则回来之后……我想,你们是不想知道我会做些什么的,对吧?”

    “放心吧教练,”帕布罗笑嘻嘻地走过去,搂着有些发胖的教练说道,“我们你还不放心吗?什么问题也不会有,保证到时候都乖乖的回来的!”

    “别人我很放心,你?”教练看了帕布罗一眼,摇了摇头道,“我还真是不放心。”

    帕布罗:……

    今日第三怼!

    先是卡斯特,接着是库珀,然后又是教练,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等到消息通知完毕,教练这才说道:“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卡斯特留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有什么工作任务要谈了。

    帕布罗同情地拍了拍卡斯特,然后拎着他的东西往外面走去:“哥哥我就潇洒去了,兄弟你多保重啊!”

    惹得教练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才笑得一脸荡漾地离开了。

    其他人也没有多想,多半也能猜到是卡斯特另有工作,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是他们俱乐部安排下来的任务。

    毕竟卡斯特中途“消失”了几个月,这对人气的积累很不利,想也知道,俱乐部里一定会采取什么措施,挽回一下中间的损失。

    要知道,卡斯特的人气不仅和他本人的收入挂钩,甚至还会影响到俱乐部的人气。

    等到其他人都走了以后,教练这才对着卡斯特说道:“之前没有问,担心你会觉得我不信任你。现在看你的状态还不错,怎么样?觉得回到队里的感觉还好吗?”

    “很好,”卡斯特对这个教练还是很敬重的,从小没有见过父亲的他,相处最多的男性长辈就是这个一手将他带出来的教练了,“谢谢教练。”

    “跟我说什么客套话呢!”教练笑呵呵地摆了摆手,“上面给你找了一份代言的工作,具体内容已经通知到你的经纪人那儿了,回去之后他会跟你细说,好好完成任务知道吗?”

    “这……”卡斯特皱了皱眉。

    教练也知道他不太喜欢这些商业活动,恨不得推了所有的资源,只要能够踢球就行了。

    他摇了摇头劝道:“你之前受伤耽搁了很长时间,俱乐部里的损失也不小,安排下来这个任务,还算是我们帮你调节过的结果,否则还会更多。而且,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你还有你的女朋友不是吗?”

    教练见卡斯特一提起那女孩儿就来了精神的样子,好笑地说道:“踢球这职业,又不能保证终生,你迟早也是要退役的。到时候,难道你还要让你的女朋友来养你吗?做教练可没有那么多的收入。小姑娘的珠宝代言广告我也看到了,那些东西漂亮,可价格不便宜,将来你难道连一份珠宝都不能买给人家?”

    说起这个,卡斯特一开始的排斥意味总算是减轻了许多。

    “我也知道,你们都是专业的球员,所以平时很少安排给你们这样的任务,”教练语重心长地说道,“但是这个时代,不是闷着头做事就可以的,没有人看球,哪还有人踢球呢?你需要粉丝,需要人气,懂吗?又不是让你做娱乐明星,只是偶尔接一个代言,不算什么大问题的。”

    教练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卡斯特哪还能拒绝?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