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11 误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看到最新一期的娱乐报道的时候,卡斯特的球迷是很怀疑自己的眼睛出现了问题的。

    这照片上的人是谁?

    为什么和c。a这么像呢?

    还有,站在他旁边的不是帕布罗吧!这么娇小,分明就是一个女孩子啊!

    再仔细一看报道内容,呵!还真的就是他!

    文字内容写得很细,从记者怎么蹲守酒店,发现了卡斯特和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孩子,到他偷偷拍照,以及对此作出的一系列推测,都记录了下来。

    再看配图。

    一张是卡斯特的帽子掉了以后露出的半张脸。

    虽然说下半张脸被口罩给遮住了,但那头格外显眼的金发,还有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但凡是熟悉卡斯特的人就能一眼将他认出来。更被说是这些追逐在他身后好几年的疯狂球迷了,怎么可能会认错?

    另一张则是他戴着棒球帽,和旁边的人亲密地搂在一起的样子,剩下的那只手还牵着那人的手,一副恨不得能和人家一直待在一起的模样,简直跟他们印象中的那个抱着足球的少年完全不同了,分明就是一个陷入了热恋期的男人。

    倒是他旁边的女孩子根本看不太清楚,只知道比起卡斯特来说,算得上是娇小可爱,具体的模样却被那大大的口罩遮了个严严实实。倒是衬得她的一张脸只有巴掌大,愈发让人好奇起来。

    卡斯特居然谈恋爱了!

    这个消息简直就像是一阵飓风,瞬间就在球迷圈子里掀起了一层层巨浪。

    不过,倒是没有人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反而是祝福声不断。

    对于这些球迷来说,大多数人都算是看着卡斯特长大的,从他还是个少年郎,到现在成为俱乐部的主力之一,他们陪着他一路走过。

    之前卡斯特一直没有交过女朋友,他们还担心这小子会不会憋坏了自己呢!

    其他球员那儿,球迷们都是担心他们太过放纵,沉迷于酒色之中亏空了身体,会影响到他们踢球的成绩。

    但是在卡斯特这儿却是截然相反。

    国外在这方面虽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开放随便,但也绝不保守。在他们看来,不应该压抑自己的情感,但在一段关系之中也需要对彼此忠诚负责。

    只是,这种态度在某些方面被妖魔化了,让人误以为他们就是喜欢乱来,喜欢随便处男女关系。

    实际上,风流的人哪儿都有,和所在国家以及大众观念并无太大的关系。

    他们虽说不会乱来,却也觉得卡斯特二十多了还没交女朋友,实在是一件怪事,所以一直有人在关注着这方面的消息。

    现在总算是看到他“回归正常”,哪里会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只要那姑娘不是什么让人厌烦的角色,球迷们一定会献上自己的祝福。

    不过,这女孩儿究竟是谁,还是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我看,会不会是之前跟帕布罗合作过的那位女模特儿?帕布罗和卡斯特是好兄弟,经过他介绍后认识还是有可能的。”

    “不可能!那模特儿和帕布罗有一段呢,而且身材看上去也不太像,这姑娘站在卡斯特旁边,最多也就一米六几吧?还有头发,虽然遮住了一部分,好像还是露出了一点儿黑色。这样子……倒是有些像是个东方女孩儿。”

    “卡斯特哪有机会去认识东方女孩儿啊,咱们国家也不是没有黑发姑娘。”

    “卡斯特的经纪人呢?他不喜欢上网聊天,经纪人出来介绍一下吧!咱们c。a的小情人到底是谁啊?”

    “总之,不是和帕布罗在一起就对了。真不知道那些女孩子在想些什么,害得我每次看球都不敢看卡斯特和帕布罗站在一起的样子,总觉得心里发毛。现在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

    这消息,秦家父母也很快知道了。

    他们本来是不会关注这方面的消息的,而且国外的相关新闻要传回国内,也需要一段时间。

    但是,夫妻俩已经从秦笙那儿知道了卡斯特究竟是谁。

    因为关心着女儿,连带着这个可能会成的“洋女婿”也就顺带多了几分注意。

    一看到这新闻,秦父就立刻变了脸色,怒气腾腾地说道:“这家伙,果然不是个好东西!看吧!把咱们笙笙骗到手了,就去勾搭其他女孩子了!”

    秦笙的伪装做得实在是成功,加上天气凉穿得多,那衣服还是在国外新买的,这么一裹上,连秦父秦母都没有认出来站在卡斯特旁边的女孩子就是他们家闺女秦笙。

    秦母倒是稍微冷静一些。

    一开始也是对卡斯特不满,但她到底不像是秦父那样对这个小伙子充满敌意。

    相反,她看得出卡斯特对笙笙真的很好,所以心里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

    在最初的气愤过去以后,秦母心里倒是多了些其他的猜测,觉得这中间恐怕是有什么误会。

    能够有秦笙这样的女儿,秦母自然也不会是什么扭扭捏捏、万事憋在心里的性子,干脆直接打了个电话给秦笙。

    “笙笙啊,你看了那个娱乐报道了吗?”秦母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和卡斯特没有出什么问题吧?”

    秦母已经开了手机扩音,坐在旁边的秦父也听到了,赶紧插嘴道:“对啊,你们是分手了吗?”

    电话那边的秦笙,分明就从自家父亲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期待。

    她哭笑不得地说道:“没什么,我们很好。那个报道我也看过了,你们别急,那个站在他旁边的人是我。因为紫荆杯大赛结束不久,担心被人认出来,所以我才会裹得这么严实的。”

    没有想到,连自己爸妈都被瞒住了,以为卡斯特劈腿。

    说起这消息,秦笙也在头疼着。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不过是被一个路人给撞掉了帽子,卡斯特就这么被狗仔给拍到了。

    还好她当时裹得严实,否则引起的轰动可比现在还要大得多。要知道,娱乐圈的粉丝向来是比体育圈的粉丝喜欢看热闹的。

    秦母这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那你去忙吧,妈妈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

    他们也知道,秦笙这段时间正忙着她的论文,几乎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所以,一确定这不过是个误会,就打算挂了电话,免得打扰了秦笙的学习。

    等到电话挂断,秦母这才瞪了秦父一眼:“你说你,咋咋呼呼的,害得我都跟着误会了。我就说嘛,卡斯特那小伙子还是很不错的,怎么会搂着其他的女孩子呢?”

    “咳咳,”秦父尴尬地咳了咳,也算是知道自己真的误会了卡斯特,“我这不是看到他突然搂着一个女孩子去酒店,所以才……不对!”

    说到这儿,秦父脸上突然出现了比之前还要愤怒的表情,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了出来:“去酒店!他居然把笙笙带去酒店!这个臭小子到底做了些什么?”

    这时候,他看向那张照片的眼神几乎是冒着火光的,恨不得把卡斯特的手砍下来。

    之前只是担心卡斯特会劈腿,惹得自家闺女伤心。现在,却是有一种自家闺女被猪拱了的痛心疾首,比之前还要生气了。

    秦母也是一愣。

    对了,刚才被“劈腿”的可能性引开了注意力,倒是忘记了这一点。

    好端端的,卡斯特带笙笙去酒店干什么?

    她倒是没有什么一定要拒绝这一类事情发生的想法,只是身为母亲,还是免不了会多考虑几分。

    且不说这夫妻俩一会儿担心这个,一会儿又开始担心那个,方冰这个经纪人也知道了这条消息。

    她和秦父秦母不一样,对于卡斯特这小子还是有几分了解的,所以一开始就确定了那人绝对是秦笙。

    等到发现没有人猜到秦笙身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说以秦笙目前的人气,公开了之后影响并不算大,但是至少也要是有准备的公开。

    在知道sports的代言中,秦笙会和卡斯特做搭档之后,方冰心里就已经有了主意,并且已经跟卡斯特的经纪人陈贤商量过了。

    先等到广告播出刷一波存在感,就好像是之前秦笙和阿洛德的绯闻一样。

    她不相信,秦笙和卡斯特这对真正的情侣,镜头感会比不过阿洛德这个假的。

    到时候,先积累了第一批cp粉,给大家做好一个心理准备,然后再借机公开。

    这样一来,他们也不至于手忙脚乱,网友们的心理抵抗也会因此削弱。

    再说了,国外的球迷们对卡斯特的恋情是抱着祝福,甚至是积极撮合的态度。其他的粉丝对于这种非丑闻的恋情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前例,一段稳定的恋情甚至还会成为艺人的一个加分点。

    但是,国内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仿佛网友们很容易把自己作为艺人的“主人”,操控别人的恋情和私生活,稍不注意就会各种脱粉。

    特别是某些键盘侠,很喜欢用自己的想象来臆测别人的想法,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安在艺人的头上。

    秦笙和卡斯特的恋情传开,方冰能够想象,大多数反对或者胡乱猜测抱大腿之类的言论会是从哪儿出来的。

    她已经计算过了,很快方维的新专辑就要正式发行。

    有了和方维合唱专辑主打歌的名气,又有紫荆杯大赛证明秦笙的实力,到时候公开恋情,引来的质疑声会小很多。

    所以,现在绝对不是公开的时候,特别是和阿洛德的热度还没有降下去的这段时间。

    发现秦笙将自己伪装得十分成功之后,方冰才放下心来,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方维的新专辑发行工作上去。

    而她想到的阿洛德,此时也已经知道了这条新闻。

    看着卡斯特带女人去酒店过夜的消息,阿洛德脸上露出了几分意外却又有些小窃喜的表情。

    他并不知道秦笙接到了sports的代言,也不知道秦笙当时和卡斯特一样在m国。

    他只从弗兰克那儿知道,秦笙最近忙着赶论文,连酒庄都很少去了,哪有时间去m国游玩呢?

    卡斯特这家伙居然劈腿了?

    虽然他也觉得有些奇怪,毕竟之前卡斯特对秦笙的感情他也是看在眼里的。但是,报道中的照片的确就是卡斯特,而且,这狗仔拍摄的很详细,甚至还有他们走进酒店的时间,以及第二天出酒店的时间。分析看上去也有些道理。

    再加上阿洛德心中其实的确是希望这是真的,尽管有些疑惑,他还是相信了这条报道。

    毕竟,照片中卡斯特搂着那女孩儿的动作是十分真实的,脸上的表情都能看得很清楚。

    这跟阿洛德自己被狗仔用角度借位拍摄出来的暧昧场景完全不同。

    阿洛德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旁边的助理连忙走了过来。

    “你,你去楼下的花店买一束玫瑰花上来,”阿洛德又坐了回去,对着助理说道,“记得要最新鲜的,还要有……”

    见助理一脸惊讶的样子,阿洛德又从座位上站起,迈开腿往外走去:“算了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阿洛德带着助理,心中有些雀跃地去了楼下的花店仔细地挑选了花束,然后才让助理开着车,将他送到了罗伯特家。

    既然卡斯特已经选择了放弃,那么,他就可以出手了对吧?

    阿洛德刚想朝着门那边走过去,就听到了劳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居然真的是你?天哪,秦,你伪装得也太好了吧?别说那个狗仔了,就连我也没看出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阿洛德第一反应就是躲到了一边。

    紧接着就听见了秦笙带着笑意的说话声:“我和卡斯特也没有想到酒店外面居然还会有狗仔。本来只是过去拍广告的,谁知道却闹得这么大。还好没有被发现是我,否则冰姐肯定得手撕了我。”

    “哈哈哈哈,反正你家经纪人已经做好了公开的准备了,怕什么?”

    在劳拉的笑声中,阿洛德看到了秦笙和劳拉一人提着一个装满了食物的袋子从另一边走来。

    两人脸上都带着笑容,现在不像是被卡斯特的那条新闻困扰的样子。

    哦,对了,根据她们俩说的话,不难判断出事情的真相——那个走在卡斯特旁边的女孩子其实是秦笙,她是去m国拍摄广告的。

    原来,是他误会了……

    阿洛德手里还捧着那束鲜艳的玫瑰花,心情却已经低落了下去。

    他看着秦笙和劳拉进了屋子,这才从躲避的角落里走了出来,拿着那束花走回了车子里。

    开车的助理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位大少爷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特意下楼精心挑选了一束玫瑰花,就是为了抱着在外面走上一圈再回去?

    不过,顶头boss的决定他一个小助理也没有资格置喙,只能乖乖地踩下油门,准备离开这里。

    “等一下,”阿洛德又突然开了口,“停车。”

    对这个反复无常的少爷,助理也算是习以为常了,很快就才下了刹车,看着阿洛德捧着那束花飞快了开了车门出去。

    阿洛德心里的雀跃和惊喜早就已经消失。

    他此时捧着那束漂亮的玫瑰花,脸上带着几分失落地走到了罗伯特家的门口。

    “秦……”

    他轻轻地说了一声,静悄悄地站在这儿,既没有敲门的意思,也没有去按门铃,只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大门,然后才将那束红色的玫瑰花轻轻放在了门口的台阶上,顺便取走了里面的卡片。

    这一次,他才转身上了车子,真的离开了这里。

    果然啊,他就说卡斯特怎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原来只不过是一场误会。

    阿洛德从车窗向后望去,只看到那束被放在台阶上的红玫瑰。

    还好他之前没有和秦笙撞上,否则,那姑娘以后一定会躲着他吧?

    这样就好,当个普通朋友也不错。

    阿洛德转回头来,靠在了车子的椅背上闭了眼睛。

    已经回到了球队里的卡斯特并不知道自己差点儿又要被情敌撬墙角,陈贤正坐在他的对面,无奈地举着那张用醒目的大号字体标注着卡斯特名字的报纸:“我说你呀,怎么就这么不小心?你看看人家秦笙,这么多人愣是没有一个看出她是谁的。你呢?就掉了一个帽子,瞬间被扒了马甲。”

    “我没穿马甲。”卡斯特和陈贤的反应截然不同,喜滋滋地看了看这张照片。

    哪怕是秦笙并没有露出脸,也足够了。

    看吧,不是只有阿洛德才能和笙笙传出绯闻的,他也能!而且,他这还是真的!

    “你这家伙!”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过卡斯特,陈贤是真的很想揍他一顿的。

    现在这情况,澄清?

    怎么说?

    难道要说对方只是合作伙伴,他们这次去m国是拍摄sports的代言的?

    如果对方只是一个绯闻对象,这么做当然没有问题。

    关键是,这两个家伙的确是真正的情侣。

    如果为了这短时间的安稳,说出这样的话。到时候公开,甚至是被人揭穿,那可就下不来台了。

    不澄清?

    卡斯特这儿还好。

    毕竟卡斯特一向不怎么回应网络上的传闻的,而且很少接受采访,在球队中其他人也不可能来围堵他。

    所以,作为当事人之一,卡斯特这儿并没有太多麻烦。

    可陈贤这个经纪人就郁闷了。

    作为卡斯特的经纪人,陈贤就相当于他对外的“代言人”,所有事情都归他负责。

    那些狗仔找不到卡斯特,却能找得到他啊!

    他又不像卡斯特这么任性,当然得尽职尽责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于是,这几天来他不停地被逼问女方是谁。

    有那么一瞬间,陈贤其实是很想干脆曝出是秦笙算了,反正这两人本来就有公开的意思,不需要躲躲藏藏的。而且一劳永逸,以后都不需要躲着其他人了。

    但是,他和方冰也是提前计划好了的,不可能就这么鲁莽的暴露出去。

    为了这两人的长远利益,陈贤只有委屈了自己去接受挑战了。

    “总之,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出现在大众面前知道吗?”陈贤细细叮嘱,“等到c国那边的专辑发布出来,sports的广告也该播出了。到时候,我们会着手安排公开。你可别把这事儿给搞砸了,否则到时候有人骂秦笙抱大腿,你可别生气。”

    事关秦笙的名誉,卡斯特瞬间就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赶紧应承下来。

    不过,还有一件事需要报备的:“圣诞节我要去接笙笙过来的,可以吧?我可以放你一周的假期,你能去c国找顾,怎么样?”

    陈贤本来是要反对的,一听后面的话就吞了回去:“好吧,记得这一次要做好伪装,别被人给认出来了!”

    ------题外话------

    ps:谢谢sylvia、雪糕的鲜花,谢谢thy、帝雅、轮回、zdongc、小蛮、酒巷、维恩、小鱼、南笙、六月、爆米、星夜、千言、酒儿、silcnen、小樱、敏敏、伊人、小路、飞飞、lellomimi、玫瑰、elie、小晴、若语、祝融、阿金、雪糕、落尘、小疯子、大圣、二九的月票,谢谢星夜、大圣、silcnen、阿金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陗陗的打赏,恭喜雪糕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贡士,恭喜二九、酒儿、130*72、敏敏、小蛮、若语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