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12 解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回到f国之后,秦笙就开始忙碌起来。

    学校的课程还好,除了需要时间以外,有罗伯特在,跟上进度并不困难。

    其他的时间,秦笙全都献给了她的论文和罗伯特布置的课外任务,这两样才是大头。一个关系到她的学业,一个比学校课程的难度还要高上许多。

    所以,当她和卡斯特的那些照片上了娱乐新闻的时候,秦笙还真不是第一个发现的。

    学校里的其他人也不知道她跟卡斯特的关系,当然不会在她面前多说什么。还是回家之后,劳拉一脸气愤地帮她出气,说要一起收拾劈腿男的时候,秦笙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不容易跟罗伯特他们解释清楚了,这不过是一场误会,然后就接到了秦父秦母的电话。

    她没有想到,这消息居然都传回国内了!

    秦笙特意联系了方冰,想要知道她那边有没有什么打算。

    “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卡斯特那边进行冷处理,反正又不是什么劈腿丑闻,不需要特意澄清。你这段时间不要被卷进去,我和陈贤有安排,到了时间你们就可以公开了。”

    方冰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冷静,并不觉得这一次算什么大事件。毕竟也就只是卡斯特谈恋爱的消息被传出来了而已,秦笙被保护得很好,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挖出那位“女主角”就是她。

    反正现在是不可能澄清那些照片都是误会,否则到时候恋情一公布就是自己打脸。

    如果卡斯特和秦笙都是那种喜欢地下恋,保证之后一直不公布的人,方冰这会儿采取的当然又是另一套方案了。

    可他们俩本来就打算要公开的,这时候自然不能撇清关系。

    好在如今的情况比起前些年要好得多,对于艺人的恋情,大多数拎得清的粉丝还是报以祝福的态度的,除了极个别极端粉丝以外,还存在大量水军。

    只是,秦笙谈恋爱的消息在她出国之前就已经落实了。

    那个时候,她还不算是正式的出道艺人,只能算得上是一个网络红人,所以大家的接受度都很高,只是一直不知道对方是谁而已。

    这样一来,等到正式公开恋情,大家也不会反弹得太过厉害了。毕竟,在他们粉上她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不是一只单身汪了。

    “那好,冰姐,我听你的。”秦笙直接答应下来,反正知道她和卡斯特谈恋爱的也就这么几个人,这时候都已经解释清楚了。

    至于卡斯特的那些朋友,当然是交给卡斯特自己处理。

    就像方冰说的那样,又不是什么丑闻,还真不需要特意去澄清,到时候消息一公布,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了。

    “还有几天就到圣诞了,方维的专辑会在当天正式发行,”方冰转而说起了其他的话题,“你的那个宣传视频我已经看过了,到时候你就把这个发到微博上,我会让工作室和方维转发的。”

    之前秦笙说好了要一起宣传新专辑,采用的就是录制视频的方式。

    这会儿听方冰提起来倒也不觉得意外,一口答应了下来。

    “对了,当天你可以进行一场直播的,”方冰突然想到了这个主意,“虽然说现在星语那边没有强制性规定直播时间了,但是你的第一批粉丝毕竟是来自直播间,这么长时间没开,趁着这个机会除除尘也不错。”

    听她提起,秦笙才想起了这个问题。

    除了是维度工作室的签约艺人以外,她还和星语直播有签约关系在呢!

    一般来说,签约主播每个月都是有直播时间要求的,一个月内必须达到多少小时,以保证流量均衡。

    只是,秦笙的情况比较特殊,又有维度工作室的从中协调,加上还有林龙这个当家人的许可,当初给她的就是一份特别优待的合约,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特殊待遇。

    人家对她不错,她自然也不想拿乔。

    可圣诞节那天她应该会在卡斯特的家里,如果……

    到时候再想办法吧!

    “那行,”秦笙说道,“我会找时间直播一次的。”

    “好,这个你自己注意就可以了,记得开直播前先去网上通知一声,”方冰对秦笙还是很放心的,“那我就先忙去了。”

    她们这样的关系本就不用多客套,方冰随意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忙起了方维的专辑发行准备。

    秦笙重新回到了她的学习世界。

    卡斯特这边却被帕布罗他们给围住了。

    “你这小子,居然还会玩儿劈腿?”帕布罗就跟看怪物似的看了看卡斯特,“我怎么觉得,你这是抢了我的工作呢?不对,我是花心,可从来没有脚踏两条船,你这都已经赶超我了啊!”

    本恩却是一脸不赞同地摇了摇头:“卡斯特,你跟秦说过了吗?她是个好女孩儿,你不应该这么做的。”

    库珀更是激动不已:“那个,卡斯特,你们如果要分手的话,我可以追她吗?”

    他倒不是突然心动喜欢上了秦笙,纯粹就是为了她唱歌好听而已,就像那些天天追着要嫁给偶像的小迷妹一样的心理。

    卡斯特一开始面对他们的指责还算冷静,听到库珀这话以后才变了脸色,狠狠地道:“想也别想!”

    “哎哎哎,怎么这样啊,”库珀干脆厚着脸皮追着卡斯特不放,“反正你也有了新欢了,我虽然以前跟着帕布罗胡闹吧,可要稳定下来了绝对是个好男人,一定会对秦很好的。你不能因为她是你的前女友,就把我的机会给剥夺了吧?”

    都说成“前女友”了,卡斯特还能忍就怪了:“那照片上的人就是我和笙笙,你们以为我和帕布罗一样吗?”

    帕布罗:……

    真是躺着也中枪,为什么每个人都会提到他?

    本恩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就好,我就担心会出什么意外。好好对人家,可别在外面胡闹。”

    他拍了拍卡斯特的肩膀,这才走出门去。

    忙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是有了假期,他当然是要赶紧回家陪老婆孩子。

    库珀却遗憾地摇了摇头:“原来是这样啊,那我还是暂时当我的粉丝吧!以后有机会再说。”

    帕布罗却立刻想到了上次教练把卡斯特单独留下的情景:“之前教练给你安排的工作是跟秦合作的?”

    他们倒是都没有怀疑过卡斯特的说法,听他说那是秦笙,大家就都相信了。

    虽然面上没有过多表示,心里却还是放松了许多。

    不只是本恩,就连帕布罗和库珀也是一样。他们俩虽然喜欢隔段时间就换女友,甚至比换衣服还勤快,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男欢女爱,都是你情我愿的。他们不偷不抢,也没有强迫谁,每一段关系都是好聚好散,甚至不会和许多人同时纠缠,有什么可责难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就希望卡斯特也变成这样。

    从以前开始,卡斯特就相当于他们的“团宠”一样的存在,眼看着他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这样美好的情感他们虽说没有经营的意思,却也十分喜爱。如果卡斯特和秦笙正常分手还好,但如果是因为“劈腿”之类的事情,他们心里还真会为此觉得可惜。

    再说了,秦笙给他们的印象也很好。

    一开始是因为她算是治好了卡斯特的一味“药”,让他们满心感激。后来几次短暂的相处,这姑娘也让他们觉得很舒服,和圈子里常见的那些模特儿女郎完全不同,是那种能让人觉得温暖幸福的女孩儿。

    “对,”卡斯特点了点头,“队里安排我接了sports的代言,没有想到会有一个女搭档。我本来还想着到时候可能需要在队里换一个人顶上去的,没有想到会是笙笙。”

    说到这儿,卡斯特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笑容,可见当时在知道了实情之后他心里有多惊喜。

    “其实,是秦你也可以让我们帮你顶上嘛!”库珀之前也只是开玩笑,现在知道卡斯特和秦笙没有什么问题,就恢复了正常,倒是帕布罗突然插了一嘴。

    卡斯特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虽然知道他们是在开玩笑,还是扬了扬下巴说道:“随便你们怎么说,反正笙笙也只是我的。”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公开?”既然知道那份报道不会是什么劈腿丑闻了,其他人就开始好奇起这个问题来。

    他们没有想过卡斯特会隐瞒恋情。

    毕竟他们这些球星和那些演员什么的又不同,实力才是说话的本钱,根本不需要什么绯闻或者是用单身提升价值吸引粉丝的关注。

    没看帕布罗他们成天曝出新恋情也没有关系吗?

    只要不是丑闻,哪怕新恋情更换得再怎么频繁,也就是让球迷们担心会不会身体亏空,以致于影响到比赛成绩而已。

    所以,卡斯特的情况完全不用担心。从这条报道出来之后,球迷们的反应就能够看得出来了。

    唯一存在的变故就在秦笙那边了。

    毕竟她将来也是会成为艺人的,还是个比较容易害羞的女孩子,或许不会想要这么早公开。

    “等到圣诞节之后就会开始造势了,”卡斯特说到这儿开心地笑了一下,“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公开。”

    他能不开心吗?

    以后,他就能光明正大地告诉别人,笙笙是他的女朋友了!

    想跟他争?

    拼身材拼长相拼能力他都不用怕的。

    更关键的是,笙笙也只喜欢他!

    一看这家伙的表情,帕布罗他们就感觉自己被塞了一嘴的狗粮,默默地对视了一眼,直接捞起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了。

    卡斯特却是满心欢喜地开始筹划起了圣诞节的安排。

    以前好几次瑟琳娜都是在国外,他要么一个人过节,要么就是去队友那里一起。

    以瑟琳娜前段时间的安排,这一次估计也是赶不上时间回来的。不过,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个亲妈的作风,卡斯特也不觉得有什么失落的。更何况不管怎么样,这一次还有秦笙陪着他。

    为此,他还特意给陈贤放了一段时间的假期。

    陈贤家里也是最近几年才搬到国外,对于圣诞节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还是更习惯过c国的新年,所以并没有什么圣诞要一家人聚在一起的规矩。

    有了假期,他直接就订好了去c国的飞机票,对着卡斯特不停地唠叨了好几个小时,这才坐上了前往c国的航班。

    他也打算去给顾杉一个惊喜。

    比起顾杉上次的行动,他这一次算是临时安排,除了卡斯特还真没有谁知道。绝对不会出现什么提前被当事人察觉的情况。

    陈贤一路从西班牙赶往c国,几乎是没有停顿,一下飞机就坐上了出租车,报出了之前住的公寓的位置。

    车开到一半,他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先去星语直播一趟。

    他想先看看顾杉。

    虽说他们之间没有卡斯特和秦笙表现得那么明显,而且开始的过程也格外不同,但感情却也是真诚的。

    一段时间不见,他还真是想她了。

    不过,他们俩都不是那种喜欢直接说出口的人,不像卡斯特一确定关系就各种表白。

    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陈贤这才有了一种自己又回到了c国的真实感。

    第一次来这儿,还是他陪卡斯特去买家具呢!也就是那一次,让秦笙和卡斯特的关系更为亲近了一些。

    陈贤下了出租车,看着眼前的建筑,忍不住笑了一下。

    上一次是属于卡斯特和秦笙的故事,这一次却要属于他和顾杉了。

    陈贤的行李已经提前办理了手续直接寄到公寓那边,这会儿也算是轻身上阵了。

    只是,他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了顾杉的声音。

    而且,听上去貌似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陈贤赶紧转头朝着那边看去。

    果然,他很快就看到了顾杉。

    她还是以前的样子,一头染成了奶奶灰的短发,耳上还戴着简单的耳钉,穿着一身中性服装,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坏痞子男生。

    陈贤刚想笑着叫出她的名字,就发现了站在顾杉对面的两个人有几分眼熟。

    他一边往那儿走去,一边在脑海中回想着这一男一女到底是在哪儿见过的。

    “顾杉!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那女人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小达他也算是你的小弟弟,不就是让你的那个朋友去看看他,答应和他交往一段时间就好了吗?只要让他得到了,很快就会放下,为什么就一定要逼着他去自杀?”

    一听这声音,陈贤总算是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上次在火锅店里遇到的那两位吗?当时还纠缠过秦笙的另一个朋友宁蓁呢!还有,之前他出门觅食,也遇到他们在顾杉的工作室楼下纠缠她。

    一想到这儿,陈贤加快了脚步。

    “我的小弟弟?他姓李,不姓顾,算什么弟弟?而且,我就算看上去像个男生,实际上也是个女的,就算他是个小弟弟,也该是你旁边这位的吧?”顾杉毫不客气地嘲讽道,“你们家的人要自杀,和别人有什么关系,可没有谁逼着他。得到了就放下?我还以为你是皇帝呢,准备把人家当秀女选到你家去吗?李静佳,你最好不要再带着陈亚平出现在我面前,否则……”

    “顾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陈亚平虽说对李静佳的弟弟李达也没有什么好感,但到底是女朋友的弟弟,而且顾杉说话的语气又太过冰冷,他忍不住就要开口说上几句了。

    “我女朋友变成什么样子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顾杉刚想怼回去,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

    她脸上带着几分惊讶,连忙转过头看了过去。

    果然,一身正装的陈贤此时正大踏步地走了过来,直接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

    这身打扮,加上他的气势,还真有几分霸道总裁的感觉,让知道他本性的顾杉一阵无语,却又忍不住觉得温暖。

    陈亚平和李静佳也注意到了陈贤,上一次他们遇到顾杉的时候,帮顾杉解围的就是这位。

    虽说在卡斯特的衬托下,陈贤看上去貌似普通了些。但是,实际上他长得并不算差,可以称得上是有几分清俊的。加上他的家境不差,如今的收入也不低,常年和那些知名人士打交道,看起来也和普通人有些不同。

    卡斯特不喜欢穿西服,平时一身运动衫就能搞定。

    但是,身为经纪人,陈贤却是需要出席各种场合跟人商谈的,其中大多数时候都要求必须正装。所以,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打扮。

    这时候,穿着一身高订西服,手腕上还戴着名表的陈贤,一看就让人知道他铁定是个有钱人,还和那些大肚肥肠的老头子很不一样。

    这让陈亚平和李静佳心里颇不是滋味。

    对于陈亚平来说,虽然是他背叛了顾杉,心里也希望顾杉可以过得好,但这个“好”是比他更好的时候,身为前男友的他自然不会觉得愉快。

    李静佳更是多了几分嫉恨。

    就顾杉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居然还能找到这样年轻的有钱人?

    “这位先生,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李静佳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弟弟出了点儿事情,需要顾杉帮忙,你能帮我们劝劝她吗?再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啊!”

    陈贤之前也是在火锅店知道了他们的事情的,哪里会被她这几句话就蒙骗过去,一脸不在意地说道:“她不是医生也不是警察,人命官司你们别往她头上扣。”

    说着,就这么半搂着顾杉就要离开。

    身后的李静佳一脸不平,对着他们俩的背景说道:“你知道你的女朋友是个杀人犯吗?她就是个恶心的蕾丝边,以前还害死过一个女孩子,这些你都知道吗?”

    顾杉的身体突然一下子变得僵直起来。

    她不敢去看陈贤的表情。

    虽然事实和李静佳说得有出入,但是当年的事情……

    陈贤却一点儿异样的神情都没有露出来,转过头不屑地看了一眼李静佳:“杀人犯的定义你都没搞明白吧?再敢胡说八道,我会请律师控告你诽谤。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他的眼神就像是两把冷刀子刮过了李静佳和陈亚平:“看你们这打扮也知道不过是两个普通的小白领,最好考虑清楚有没有那个资本和我的律师抗衡。”

    说着,他也不理会这两人是什么表情,强硬地拉上了僵在原地不动的顾杉大步离开了这里。

    “静佳,你这样说,万一他……”

    “不,他会介意的,”李静佳得意地挑了挑眉,“我才不信一个男人会不在意这些。”

    “可是,当年的事情并不是……”陈亚平说了几个字,却想到了刚才顾杉被那个男人搂在怀里的样子,还是安静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