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14 槲寄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家里已经让人提前过来收拾得干干净净了,客厅里还摆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装饰品,显然是等着他们回来亲自动手的。隐约之间,能够闻到从厨房里传来的食物香气。

    以秦笙对卡斯特的了解,拿些东西多半都是从外面买来,或者是请人过来准备的。

    “怎么样?”卡斯特将秦笙带进了屋子,“我们待会儿可以一起装饰圣诞树,晚上吃过晚饭可以去教堂还有酒吧,让你享受一下我们的平安夜狂欢。”

    提起这个,秦笙的确是很感兴趣的。

    在国内,这些节日都早就已经被大家玩儿坏成各式各样的情人节了。不管是什么节日,东方的西方的,喜庆的凄凉的,反正情侣们都是有秀恩爱的理由的,就连属于光棍儿的光棍节,他们都会插上一脚。

    有机会见识一下国外的节日氛围,的确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走吧,现在就动手!”

    本来也只是为了享受一下过程,卡斯特让人准备的也不是什么太过复杂的东西,没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已经收拾完毕。

    一小颗圣诞树上挂着彩带和小饰品,连上了彩灯之后,瞬间就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感觉。

    准备好的主餐是传统菜肴火鸡,又搭配了许多其他的菜式。只是,因为家里只有秦笙和卡斯特两人,所以分量准备的都不多,等到一桌子菜吃完,两人也就填饱了肚子。

    本来还准备了香槟,只是待会儿还要出门,所以卡斯特并没有拿出来开瓶。毕竟他要开车,不能喝酒。秦笙就更不用说了。想到上次在酒吧里喝了那杯鸡尾酒之后秦笙的状况,卡斯特觉得出门前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当然了,晚上如果要去酒吧,或许可以让她少喝一点儿?

    卡斯特顿觉嗓子有些发干。

    饭后甜点准备得也是精致美味,他们略微享受了一点儿,就把东西都收拾了起来。

    秦笙看了看时间,按两国的时差来算,这会儿在c国应该已经算是圣诞节的凌晨了。

    “走吧!”卡斯特拉着秦笙往外走,“咱们去附近的教堂,参加完弥撒就去酒吧。”

    以往他要么去完教堂就回家,要么就是坐在一边看着其他人,这一次有了秦笙陪在他身边,卡斯特倒是有了一种“向导”似的使命感,对这些也有了兴趣。

    秦笙对这些的兴趣比他更大,赶紧就跟着他往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卡斯特又停了下来,在秦笙疑惑的眼神中返回了屋里,不一会儿就拿出了一条宽大的针织围巾,微微弯下腰将围巾轻轻地缠绕在了秦笙的脖子上:“外面冷,多穿点儿。”

    秦笙站在原地任由他帮着自己围上了围巾,感觉心里和身上一样暖暖的。

    她的手被卡斯特抓着放进了他的外套口袋里,浑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完全没有一点儿透风的地方。

    两人很快开着车子到了附近的小教堂。

    西班牙是天主教国家,所以在这样的日子里,享用完大餐后前往当地教堂参加子时弥撒是人们的习惯。

    这会儿教堂里已经有了不少人。

    白发苍苍的老人,稚气满满的孩子,身子发福的中年夫妇,一脸甜蜜的青年男女……

    大家装着整齐干净的衣裳坐在座位上,教堂里也收拾得漂漂亮亮的,点满了烛火,挂上了必要的饰品。

    “the/grace/of/our/lord/jesus/christ/and/the/love/of/god,and/the/fellowship/of/the/holy/spirit/be/with/you/all(愿天父的慈爱,基督的圣宠,圣神的恩赐,与你们同在)……”

    主教的声音响起,就听其他人也跟着开始吟诵:“and/also/withyou(也与你的心灵同在)……”

    这种感觉和在国内时去庙子里烧香拜佛的感觉是不同的。

    秦笙并不信仰什么宗教,此时也能感觉到大家内心的虔诚,还有那种信众心中的力量,这样听着他们的声音,内心都忍不住平静了下来。

    秦笙也有过国外的友人,他们对c国人普遍没有宗教信仰的这种情况十分不解。秦笙当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但此时却能感觉到,有时候,这或许不是一种封建迷信而已,而是独有其魅力和信仰。

    弥撒结束之后,信众开始有序地对着耶稣像虔诚地顶礼膜拜,甚至有人去亲吻那雕像的双足,祈求神主赐福。

    秦笙和卡斯特悄悄地从教堂里退了出来,这样的氛围里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是谁。

    重新带好了帽子和口罩,两人手牵着手走在寒风里,倒也不觉得冷。

    “我以前经常来这儿,”卡斯特突然开口,“那段时间受了伤,就算出院以后已经可以看见东西,医生也告诉我已经痊愈了,但是一闭上眼我就忍不住害怕。教堂能让我享受短时间的宁静,有时候我会一个人过来坐上一会儿。”

    听他提起那段时间的事情,秦笙的手在卡斯特的掌心里动了动,然后伸出手指和他十指交叉握在一起。

    她没有说什么为他心疼的话。

    比起之前,卡斯特现在的状态明显已经好得多了,至少他已经能够直面那段时间的痛苦,这样语气坦然地说出口,面上再也不见半点儿阴霾。

    “难怪你长得这么好看,”秦笙笑着说道,“看来是虔诚的信徒受到了上帝的祝福。”

    卡斯特要得并不是秦笙的同情或者怜悯,只是突然有感而发。听她这么说,心里也觉得轻快,笑着对着她的额头亲了亲:“对呀,所以你要经常和我待在一起,这样你也会沾沾福气,变得更好看。”

    “你的意思是我不及你好看了?”秦笙扯住卡斯特的衣服,“是不是?”

    打从一开始,秦笙就很少对着他这样使小脾气,大多数时候都是体贴温柔的,这会儿突然“不讲理”,倒是让卡斯特觉得挺有趣。

    当然了,有趣归有趣,他可不敢得罪了女朋友,连忙覆盖上了她的手背道:“怎么会?在我眼里,全世界就你最好看。”

    他拉着秦笙上了车子:“酒吧那边的狂欢应该要开始了,咱们快点过去吧!”

    秦笙本就是想随意扯开话题而已,见他这样不免多了几分笑意,果真没有在那个问题上纠缠了。

    而且她心里清楚着呢!单是从颜值上,卡斯特这相貌不仅是比她好看而已。二次元三次元里,秦笙见过这么多的美人儿,还真没有比卡斯特更好看的。

    酒吧里果然已经很热闹了。

    卡斯特也没有特意挑选,和上次去的并不是同一家。

    这会儿酒吧里有人正敲着小手鼓,和大家一起在唱圣诞民谣,别具风味的调子让秦笙听得津津有味。

    她坐在座位上,面前摆着的是一杯低浓度的调酒。卡斯特还是喝着普通的啤酒。

    这酒吧距离卡斯特家很近,待会儿他们只要不喝个烂醉,就能走回家去,车子放在停车场里明天再来开走也一样。

    “怎么样?”卡斯特期待地问着秦笙,“好玩儿吗?”

    “当然!”

    秦笙睁着一双眼睛,脸上还带着几分红晕。

    她看着载歌载舞的人群,突然一把拉起了卡斯特:“走,我们也去跳舞!”

    这种氛围特别能够感染人的情绪。

    她这会儿忍不住便想融入其中,跟着节奏哼唱舞动。

    酒吧里的灯光此时调得比较昏暗,不仔细观察也看不出旁边的人具体长什么样,卡斯特和秦笙完全不用担心会不会被人给认出来。

    他们俩站在人群间,面对面拥抱着彼此,跟着音乐的节拍慢慢走动着。

    周围是大家欢乐的笑声,还有畅快的歌声。

    在这样的节日里,好像所有的烦恼忧愁都被抛到了一边,所有人都变得欢快起来,恨不得能将所有的热情都一起宣泄出来。

    “叮咚……”

    酒吧里的那口大钟轻轻地摇摆着,这时候已经是西班牙的大半夜了,在c国也已经进入清晨。

    “圣诞快乐!”卡斯特俯身在秦笙耳边说道,“我的笙笙。”

    “圣诞快乐!”秦笙被卡斯特环住腰肢,在他怀里仰着头,笑意满满地说道,“我的卡斯特。”

    在旁人看来或许会觉得太过矫情甜腻的那些场景,在有情人的心里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就是想要靠近对方,就是想要告诉对方自己心中沸腾着的情感,就好像是两个颤颤巍巍地向着彼此伸出手融合到一起的个体。

    等到酒吧的聚会结束,时间已经很晚了。

    秦笙走到门口去等卡斯特结账出来。

    她呆呆地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夜空,算了一下时间,这会儿在c国的人们也都该起床了。而且,今天还是方维的新专辑发布的日子。

    她干脆拿出手机,将之前发给了方冰的那条帮忙宣传的视频发布出去,顺便发了一条动态,配图就是现在所在的酒吧。

    做完了这些,秦笙才将手机收了起来。

    她刚刚将手机放回了包里,抬头想要看看卡斯特过来了没有,就突然觉得腰上一紧,整个人都被另一个人拥进了怀里。

    刚想挣扎就已经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卡斯特将她牢牢地困在自己的臂膀之间,然后伸出一只手托住了她的脸向上扬起,一低头就已经吻了过去。

    两人唇齿之间都还带着刚刚喝过的酒香味,甜甜的,又有些发涩,两种不同的酒味儿混合在一起,好像突然就酝酿成了浓浓的烈酒,让他们变得熏熏然,头脑昏昏沉沉,就像是喝醉了似的。

    和之前在机场候机室时那个轻轻地贴着嘴唇的亲吻不同,卡斯特此时带着几分缠绵热烈。

    他贴上来不过几秒,然后就开始轻轻地用牙齿咬了咬她的嘴唇。秦笙并不觉得刺痛,反而被灼热的气息笼罩着,眼神都变得迷离起来。

    他们俩就站在门口的角落里拥吻着,气息逐渐交融,连呼吸都已经融合在一起。唇舌之间仿佛有一把火在燃烧,将所有的理智,所有的寒风,所有的顾虑都燃烧殆尽。

    等到卡斯特放开她时,她的唇上已经有些红肿,看上去像是涂了一层艳丽的口脂,格外得娇艳动人,让卡斯特又忍不住抿了抿唇,喉结迅速地滑动了一下。

    “你……你干什么呢?”秦笙微微喘息了一下,这才疑惑地问了一句。

    卡斯特将她抱在怀里,头紧紧地贴在她的颈边,低低地笑了一声。

    他的呼吸喷在她的耳边,像是一只手,将她的心尖儿捏了捏,让她的耳朵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低沉的笑声让她忍不住红了脸,心脏扑通扑通的折腾个不停。

    平时的卡斯特让人觉得喜爱不已,每当看着他那双澄澈的蓝眼睛,就能感觉到那个藏在他心里的少年形象。好像这个男人一直被岁月有待,即使已经二十多岁,仍旧有着十几岁少年郎的赤诚之心。

    可这会儿,他那突然变得低哑的声音却让人觉得性感非常。

    “不是你在邀请我吗?”卡斯特侧过头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却正好吻到了秦笙的耳垂,让她整个人都战栗了一下,“你知道的,我向来是不会拒绝你的。”

    “我……我什么时候……”

    她的话未说完,卡斯特已经站直了身体,捧着她的脸凑过来浅浅地亲吻了一下,然后让她抬头看。

    秦笙一抬头,就看到了挂在她头顶的绿色植物。

    之前她并没有在意这些,毕竟只是一些平常的装饰物。

    现在被卡斯特提醒,她才仔细看去。

    虽说还是有几分陌生,心里却已经有了大概的念头。

    槲寄生!

    槲寄生经常被用来做圣诞节装饰。实际上,它就是一种寄生植物,依附在乔木、灌木上,靠树木的养分生存。

    而在西方的文化中,槲寄生则被用来在圣诞节时偷走爱人的一个吻。当两个人在圣诞这一天正好一起站在槲寄生下时,就必须接吻。发展到了后面,甚至有人会随身带着槲寄生,在这个时候遇到喜爱的人就故意把它举到头上。

    秦笙此时不就正好站在一株槲寄生下面吗?

    这就是卡斯特所说的“邀请”了。

    虽然明白卡斯特其实是在开玩笑,但秦笙还是有些害羞地低了低头。

    “还好,”卡斯特拉过了秦笙的手,“还好其他人没有注意到这儿,否则圣诞节的第一个吻就要被其他人给抢走了。”

    秦笙没好气地轻轻捶打了一下他。

    脑海中却突然想到了之前在网上突然流行起来的一句话——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她打了个冷战,赶紧收回了手。

    这也太羞耻了!

    卡斯特见她这样子,还以为是太冷了,赶紧敞开了外套将她整个人都笼罩进来,拥着秦笙往外走去:“走吧,咱们早点儿回家。”

    她的个子在卡斯特面前显得格外娇小,这会儿几乎是完全被他拢在怀里的。

    属于卡斯特的气息将她整个人都环绕其中,像是一层抹不开的浓雾将她紧紧包围。

    秦笙却并不觉得窒息,反而安心而温暖,加上之前喝过的酒这会儿慢慢地上头了,不醉人,却难免有几分脚上轻飘飘的感觉,如坠云雾之间。

    卡斯特将她一路带回家,这才发现秦笙脸颊红红的,两眼的神色看上去都有些迷茫了,显然困意慢慢地想要睡觉。

    他笑了笑:“笙笙?”

    秦笙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抬头向他看来,带着几分女孩儿的乖巧可爱,说不出的动人:“嗯?”

    不同于上次完全喝醉,这一次只喝了几杯低浓度鸡尾酒的她只是有些发蒙。

    但是,后劲上来,说话的声音却忍不住带了几分娇气。

    这一声“嗯”果真是千缠百绕,让卡斯特一下子就听得愣在了那儿。

    ------题外话------

    ps:从十二点开始计时,同一个领养角色,先留言的获得。

    注意留言格式哟:“【领养xxx】+符合要求的评论内容”,想领养谁,那个“xxx”就写谁o(* ̄▽ ̄*)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