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22 解心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个,冰姐那边应该会有安排,”秦笙把牛奶递给了卡斯特,“我们等着她的通知就好。”

    卡斯特听了这话才冷静了一些。

    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差这些日子,总不能功亏一篑吧?他倒是无所谓,但关系到秦笙,卡斯特当然不会冲动行事。

    “对了,陈贤回c国以后还好吧?”秦笙突然问道。

    她本来是打算打电话问问大山的,只是前一段时间听大山在电话里的语气有些奇怪,问熊佳佳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从陈贤这个旁敲侧击一下比较好。

    也不知道大山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儿了。

    说到陈贤的情况,卡斯特自然是知道的。那家伙自从和顾杉确定了关系之后,恨不得每天打电话在卡斯特这儿炫耀一番,虽说结果总是会被卡斯特碾压回去,还是乐此不疲。

    除此以外,作为经纪人,他也需要随时了解卡斯特的情况,所以他们俩的联系还是挺频繁的。就连这次sports在网上引起新cp出现的状况,也都是陈贤告诉他的。

    “很好,他和顾相处得不错,”卡斯特并不想让秦笙为其他人担心,所以没有使坏,而是说了实情,能让陈贤隔三差五地在他这儿炫耀,相处得能不好吗?“这几天还去了你在的那家工作室,和你的经纪人商量之后的打算。”

    工作上的事情,方冰说过了她会办妥,秦笙倒是不觉得需要操心。

    所以,她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顾杉那儿:“那他有没有提起大山有什么地方不妥的?比如说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不好解决的麻烦?”

    “这个……”卡斯特回忆了一下,这才说道,“好像是有个什么小麻烦,但是陈已经解决好了。”

    陈贤在电话里说得当然不是这么轻描淡写,而是将他英雄救美式的出场反复地说了好几遍,最后卡斯特直接挂断了电话。这让卡斯特对这件事印象还算深刻,秦笙一问,他就想了起来。

    “大概是跟之前在火锅店里遇到的那两个人有关系,”卡斯特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具体是因为什么就不太清楚了,陈说顾希望自己来解决其他的事情。”

    秦笙很少遇到那样的奇葩,所以卡斯特一提起,她就想到了当初在火锅店里纠缠了宁蓁,然后又找上了顾杉的一男一女。

    “怎么又让他们给缠上了……”秦笙担心地说,“也不知道大山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能有什么麻烦?”卡斯特对其他人的事情其实并不在意,如果不是顾杉和陈贤有关,又是秦笙的朋友,估计那些事很快就会被他忘个干净,“放心,不是有陈在吗?不会有事的。”

    虽说陈贤有时候看着有些不靠谱,但秦笙后来也知道,当初的那几次纯粹是陈贤为了凑合她跟卡斯特故意那么做的。能够带着卡斯特走到今天,还能在卡斯特受伤那段时间不离不弃,跟教练一起与俱乐部周旋,陈贤的能力和心性还是不错的。

    “好了好了,不谈他们的事情,”卡斯特伸手把买来的早点递到秦笙的嘴边,“快吃,待会儿该凉了。”

    被他们俩惦记,或者说是被秦笙惦记着的顾杉这时候的确有些麻烦。

    宁蓁因为《世家》这部剧突然走红,又被导演介绍给另一个不错的剧组,得到了和一线影星合作的机会,如今算得上是他们经纪公司准备全力培养的新星。

    以前她就没有打算和李静佳的弟弟李达有什么关系,也不准备因为他那些莫名其妙的举动就妥协,现在当然更不可能。

    她有戚风这个知根知底的男朋友,还有大好的前程。李达也不是她自己招惹的,对于宁蓁来说,这人就是莫名其妙纠缠她的变态,即使要死要活也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她怎么可能冒着被媒体抹黑、甚至是让李达变本加厉的风险过去安抚?

    李达见自杀这一招不管用,总算是消停了下去,却整天不做正事儿,只坐在家里抱着电脑看宁蓁的作品,就跟疯了似的。

    李家人自然不敢放他出去,就怕这儿子一不小心做了什么错事儿,不仅把自己搭进去,连家里人也要跟着丢脸。

    李静佳说不上是什么体贴的好姐姐,见李达这样子,直觉地他不争气。

    可转念一想,能够拿这件事恶心一下顾杉也是不错的。

    别以为她没有看出来,自从之前见了面,陈亚平就一直惦记着顾杉。

    毕竟当初顾杉和陈亚平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如果不是她有心算计,或许那两人还真的能走到一起。

    而当年的事儿,也不是顾杉的责任。

    或许那时候陈亚平激动之下难免误会,但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哪还能想不通?于是,顾杉就成了他心头求而不得的白月光了。

    好在这男人生性懦弱,也没有那个胆子改变现状,耳根子软到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李静佳并不担心他会背叛自己。

    可是,知道他心里念着顾杉,到底还是不痛快的。

    她不痛快,顾杉也别想痛快。就算陈亚平记着她又怎么样,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因为顾杉就跟她这个已经快要结婚的妻子闹翻。

    李静佳向来是个小心眼儿的人,于是就这么找上门去堵住了顾杉,把弟弟如今的状况都怪罪在了宁蓁的冷漠和顾杉的残忍上面。

    用她的话来说:“宁蓁是个陌生人,不搭理小达也就算了。你顾杉可以看着小达长大的,怎么能这么无情,连帮忙劝说一下宁蓁也不肯呢?”

    没有想到,还没等他们做些什么,就被回国的陈贤给打断了。

    一看就只有身价不菲的陈贤,让李静佳心里极不舒坦,更是让陈亚平觉得有几分气闷。

    所以,当李静佳打算再去找顾杉的时候,陈亚平一改从前的态度,根本没有劝说的意思。

    以前他还希望顾杉离了他也能过得好,免得他心生愧疚。但见了陈贤搂着她的样子,陈亚平又心生烦躁了。凭什么她离开了他还能过得这么好呢?难道她就一点儿也不怀念他们的从前吗?他为了她愧疚了这么些年,顾杉居然和其他男人卿卿我我?

    表现得越是懦弱的男人,心里其实越是气性儿高,只是没有那个本事支撑起他们的脾气而已。

    嘴上说着希望顾杉好,说着为她愧疚,但他又做了什么呢?

    这个男人的本质,顾杉也是在离开了之后才看了个明白,可笑李静佳还把他当成宝,千方百计地抢了过去。

    不过,什么样的锅配什么样的盖。

    大概在李静佳眼里,陈亚平就是好到没边儿了。哪怕是头猪,也觉得人人都想跟她抢。

    如果这两人不主动招惹,顾杉也没有心思和他们计较。但如今这两人非但上门纠缠,还妄图再用当年的事情抹黑她,顾杉就不能忍了。

    拿死者出来说闲话,实在是缺德。

    “顾杉,你现在有了男朋友,是不是就不记得死去的小……”陈亚平的话刚一出口,就被顾杉瞪了回来。

    她的眼神从未这么冰冷过,像是两把刀子刮着肉。

    “陈亚平,当初的事情是你做得不对,我没跟你计较,你最好也别来我面前讨嫌,”顾杉说完了以后,又看向了李静佳,“还有你,李静佳,你以为你当初做的很隐蔽,没有一个人知道吗?呵呵,当初小年怎么会自杀,你心里清楚得很!”

    李静佳本来想叫嚣几句,被顾杉这么一说,还是忍不住心虚地闭了嘴。

    当初为了抢走陈亚平,李静佳左想右想,才想出了一个“好”注意,诬陷顾杉是个蕾丝边。谁叫她平时打扮成这副模样呢?跟这个好哥们儿,跟那个好哥们儿,唯一的女性朋友,还是陈亚平的一个好兄弟的妹妹小年。

    小年是个很内向的女孩子,甚至有些自闭,几乎不太和其他人说话,也就是顾杉这样开朗的性格,才能跟她多说几句。

    李静佳谋划了好长一段时间,不仅促成了她和陈亚平,还让大家以为阴差阳错的一次意外,甚至趁热打铁将黑锅盖在了顾杉和小年身上。

    小年那段时间情绪不太稳定,顾杉根本不敢拿这事儿去打扰她,加上陈亚平的背叛让她十分难堪,干脆对此事放任不理。

    谁知道,小年后来突然就跳楼自杀了。

    大家都以为是因为和顾杉的关系暴露,让她不堪大家异样的眼光,所以才会选择自尽。

    但是顾杉却知道,在小年自杀之前,李静佳去探望过她。

    当时她就有这样的怀疑,却拿不出什么证据。一群好朋友因为一条人命渐渐分开,顾杉也离开了家乡来到b市重新开始。

    这期间,她也找过那些离开的朋友,想要把事情调查清楚。

    直到最近才总算是有了一点儿线索。

    或许当年李静佳也只是刺激了小年几句,不算是什么蓄意谋杀,但小年和顾杉清清白白却被扣了一顶大帽子,还被害成了这样,李静佳实在是可恶。

    从前顾杉心里也很自责。

    如果当初她没有放任流言传出去,哪怕是撕破面子将李静佳揍一顿,或许小年也不会出事了。

    正因为这样,她这些年一直封闭着自己的心,不断地惩罚着自己,也没有去找李静佳和陈亚平的麻烦。

    却未曾想,这两人反而自己凑了上来。

    见她这模样,李静佳心里有几分慌张,觉得今天来的时机恐怕不太对。

    她当初还真没有想过要害人性命,只是想用小年刺激顾杉而已,哪知道那小丫头的精神根本受不得这么大的压力,居然跳楼自杀了。

    就算被查出来,她也不至于被判刑,毕竟她当年只是添油加醋地将那些谣言说了出来,并没有杀人动机。再说了,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确切的人证物证,定不了她的罪。

    但到底是一条人命,如果被揭穿,陈亚平会怎么看她?其他人会怎么看她?

    这些年顾杉经历过的,难道会被压到她的身上?

    一想到这个,李静佳哪还有心思来找顾杉的麻烦,只恨不得她赶紧忘了自己的存在,拉上陈亚平就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顾杉也没有去阻拦。

    她知道凭着那些旁人说的只言片语不可能拿李静佳怎么样,就算查出来了也不可能让她给小年赔上一条性命。

    但是,必须让她付出代价。

    所以,在找到足够多的信息之前,她不能急躁。

    顾杉想到小年当时怯怯地对着她笑起来的样子,眼睛不由得有些发热,几乎要落下泪来。

    “顾杉?”陈贤刚一过来,就看到顾杉站在门口红着眼的样子,“是谁欺负你了?是不是又是那天的两人过来了?”

    他回头看了看,正好看到旁边的另一个电梯向下去的数字在跳动着,咬了咬牙,恨不得立刻追下去暴打他们一顿。

    “没事,”顾杉看到陈贤以后,这才收敛了情绪,脸上也多了些放松的感觉,“我有办法对付他们的。”

    “你这办法可不太靠谱,”陈贤一点儿也不客气地说了出来,反正他从前在顾杉面前也就是这样,“你总是说自己有办法,结果每次吃亏的都是你自己,这算是什么办法?交给我吧!我保证让他们以后不敢再来找你的麻烦,甚至让他们收拾东西从b市滚蛋,怎么样?”

    他虽说在国外发展,但有钱能使鬼推磨,要逼得两个普通人待不下去还是简单的。

    顾杉被他说得一愣。

    也是……

    她会不会太傻了?既然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也知道查出来以后,只凭几句话的挑拨这个理由不可能判李静佳什么罪刑,她为什么要执着于查证?她又不是警察!

    为什么不直接了当地对付回去呢?

    她本来的打算也只是用那些事情逼得他们离开b市,回到那个地方,让李静佳夜夜不得安眠,让他们放弃了在b市发展的梦想而已。既然有其他办法,又何必这么麻烦?

    有时候,简单粗暴一点儿也未尝不可。

    陈贤虽说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看得出那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早就想动手收拾他们了。

    只是一直被顾杉给拦着,今天见她红了眼,这才忍不住主动开口说了出来。

    “好,”顾杉突然开口,“陈贤,我能拜托你帮个忙吗?”

    陈贤哪里会拒绝?连忙点头道:“你尽管说,我保证帮你办得妥妥的!”

    “让他们一无所有地离开b市,”顾杉咬牙切齿地说道,“最好是要多悲惨有多悲惨,可以吗?”

    这世道,只要不涉及到人命官司,其他的跟钱有关的,都很简单。

    陈贤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顾杉松了一口气。

    等到他们回了老家,她自然还有其他的安排在等着那两人。

    当年的事情她有错,小年自己也有一定的因素,顾杉这几年都没有什么安心的日子,总是不经意间就会想到从前。

    但是李静佳这个黑心眼儿的女人却是不可原谅的,甚至还得偿所愿,有了想要的男人,又来了b市稳定下来。

    这怎么能行呢?

    她才是那个该赎罪的人。

    而陈亚平,这男人当真是一无所觉吗?并不见得。

    既然如此,他们夫妻俩就一起回去好了,回去面对那些她和小年当初承受过的压力,回去背上那条人命的重量。

    几年的重担一旦卸下,顾杉心里就像是突然见到了乌云中出现的一丝月光。虽然还浅淡着,却已经能够照亮一小块天地了。

    “谢谢你,陈贤,”顾杉认真地说道,“谢谢你点醒我。”

    如果不是他今天这样说起,她不知道还会在圈子里绕到什么时候,钻牛角尖地继续查找证据,以理服人。

    就凭李静佳那种人,何必这么麻烦呢?

    陈贤看得出来,顾杉之前答应和他试试,一方面是的确对他印象不错,更多的却是顺势而为,直到今天才算是真正打开了一些心扉了。

    他乐呵呵地笑了起来,顺便感谢了一把招惹顾杉的那两人。

    作为回报,他一定会好好“招待”他们的。

    顾杉这边遇到了这种麻烦事儿,秦笙那里也被人给找上来了。

    “程汉仪?”在听到电话对面的声音时,秦笙还有几分意外,但还是很快高兴了起来,“你怎么突然想到联系我了?”

    程汉仪小时候也在c国长大,后来出了国才断了联系。两人一起学琴一起比赛,在秦笙心里他就像是年长了自己几岁的哥哥。如今接到他的电话,自然是惊喜的。

    “笙笙,你这丫头闹出的动静可真不小,”程汉仪是那种有典型的君子风范的男人,一看就容易让人想到那些儒雅俊朗的书生,以前还有长辈调侃过他和秦笙,“如果不是看了广告,专门去查了一下,我还不知道你到了国外。”

    “我是去f国上学的,碰巧得了个机会参加比赛,然后才有了这两个广告。”秦笙笑着回答道,然后就见坐在旁边的卡斯特直直地看着她……手里的手机。

    她疑惑地看了看卡斯特,捂住手机轻声问他怎么了。

    卡斯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记得,之前在笙笙家里看过的那张照片上的男生,好像就叫程汉仪吧?

    现在打电话的就是那个人?

    电话对面的程汉仪并不知道秦笙此时旁边还坐着一个醋坛子,听了秦笙的回答以后,这才说道:“你到了m国怎么不来我这儿玩玩呢?这些天你们学校应该放假了吧?要不要我去接你过来?双双也很想你呢!”

    “双双现在也长大了吧?”想到当初的那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娃娃,秦笙又笑了起来,“不过,还是下次再来吧,我现在不在学校那边。”

    “你回国了?”

    “不,我……我在男朋友家里,过几天就回去收假了。”一听秦笙这么说,卡斯特脸上本来还有几分凝重别扭的神色一下子就消失了,眉梢都透着几分得意。

    电话那边的声音却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听程汉仪说道:“那也好,明年我会回国发展,到时候有的是机会见面。”

    两人又多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秦笙见卡斯特一直看着她,举起手机晃了晃:“你怎么了?”

    “这是谁?”卡斯特直白的说到,“他就是那个你们家照片里的那个人吗?”

    秦笙想了想才记起来卡斯特说的是什么照片,点了点头:“对,就是他。以后我介绍给你们认识认识,他当初就跟我亲哥哥一样,我如今交了男朋友是该给他介绍一下的。”

    卡斯特顿时精神起来。

    他可是笙笙的男朋友呢!

    ------题外话------

    ps:谢谢雪糕18、lellomimi、sylvia3、不语的鲜花,谢谢饼饼、爆米花、小已、酒儿、千凰、伊人、小疯子、不语、露露的月票,谢谢酒儿、小疯子、不语的五星评价票,恭喜萝莉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