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24 撮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笙一听这个,张口就要说出自己已经有男朋友的事情,却被一旁的秦母扯了一下衣角阻止了。

    倒不是存心隐瞒,而是这样的场合不太适合。

    秦老爷子作为秦笙的亲爷爷,这时候总得给老人家留下几分薄面,总不能让人家觉得他连亲孙女有了对象的事情都不知道吧?

    秦父秦母当初也是对跨国恋什么的没有太大的信心,担心卡斯特和秦笙一出国就会分手,所以一直没敢告诉秦老爷子让他担心。

    特别是之前卡斯特的绯闻出现以后,他们更是觉得瞒着比较好。

    谁知道,这两个孩子居然真的走到了现在,交往也快半年多了吧?感情倒是越来越好了。

    本来是打算找个机会和秦老爷子说一声的,谁知道这会儿程老爷子突然回来了,还提出了给他孙子牵线的意思,苏老太太也跟着插了一脚。

    看秦老爷子这兴致勃勃的样子,他们哪里好当场说出反驳的话来?

    好在老人家都是说着试试,并没有一定要把他们凑成对的意思,到时候和程汉仪他们小辈说明白也是一样的,没有必要这会儿驳了老人家的面子。

    秦笙被秦母这么一拉,也想到了这个理儿,这才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她并不准备继续瞒下去,今日时间已晚,大家也快要回房休息了。秦笙打算等到明天苏老太太他们走了以后,就跟爷爷说明白关于卡斯特的事情。

    她的男朋友又不是见不得人,何必遮遮掩掩呢?

    之前因为秦父秦母的顾忌,她也不想刺激了秦老爷子,所以才没有说出口。

    但现在她和卡斯特的感情已经稳定下来了,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变故,再瞒下去就没有必要了。

    程爷爷和苏奶奶或许只是这么一提,能成最好,不成也没事。但秦笙了解秦老爷子,他对这些故友的感情不浅,如果不趁早说明白,到时候时间越拖越长,秦老爷子说不定还真要撮合她跟故友的后辈了。

    长辈们没有发现秦笙的态度变化,乐呵呵地谈论起了从前的事情,程双双这个鬼精灵却注意到了几分。

    可她并没有戳破,眼看着已经到了长辈们的休息时间,程双双跟着秦笙到了院子外面的小花园,拉着她的手说道:“姐姐,你还记得以前跟我哥哥参加比赛的事情吗?当初我坐在台下看得可起劲儿啦!你们俩坐在一起弹琴的样子真好看。”

    她喜欢秦笙这个小姐姐,也知道哥哥喜欢秦笙,自然是想让她做自己的嫂子的。

    小丫头在国外生活了这几年,学会的东西还真不少。

    就算是看出了秦笙对老人家的提议估计不会赞同,也没有直接问出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而是回忆起当年的事情。

    秦笙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妹妹想要将自己和她的哥哥凑成对,听她提起以前的事情,脸上也带着几分笑:“是吗?我怎么记得当初某个小姑娘坐在台下睡得流了一脸的口水呢?唔……我想想是谁来着……”

    “姐姐!”程双双一张俏脸涨得通红,“那都是我小时候的事情啦!你再提起,我……我就……”

    “你就怎么样?”秦笙笑着捏了捏她还带着几分婴儿肥的脸颊,见她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总算是放过了这个话题,“双双之后也会回来上学吗?”

    “不,我还是和爸爸妈妈在国外,等到完成了学业再决定以后是不是回国,”程双双说道,“哥哥他先和爷爷回来。爷爷是想念秦爷爷啦,哥哥嘛……嘿嘿,当然是想念姐姐你了。”

    她说完以后,偷偷看了看秦笙的表情,发现这个漂亮的小姐姐脸上半点儿没有什么羞涩期待的样子,不由得为自家哥哥叹了口气。

    看来,这个嫂子可不好追到手啊!也不知道自家那个温吞的哥哥能不能成。

    “姐姐,你不想念我哥哥吗?”程双双故意问道。

    “怎么会呢?我当然想念汉仪哥,也想念双双,还有程爷爷,程叔叔和阿姨,”秦笙十分自然地说道,“只说你哥哥,双双你难道不想念我?”

    “当然想你啦,否则我怎么会突然回国来看你们呢?”听到前面,程双双还觉得惊喜,再听秦笙后面说的一连串,她就默默地把那股兴奋给憋了回去。

    哥哥也太没出息了,和秦家姐姐一起长大这么些年,居然就和爷爷这么个老头子一个地位。他们家隔壁的那个小胖娃,才几岁大,就已经有好几个外国小胖妞追在屁股后面跑了。

    看来,想要把这个未来嫂子迎回家,还得靠她出手才行啊!

    她正准备发动猛烈进攻,就听到秦笙的手机响了起来。

    程双双悄悄瞥了一眼来电显示,却看到了一串字母,并不是y文,组合在一起她就不认识了。

    秦笙却一下子笑了起来,是那种不同于之前的笑容,让人一看就知道她和这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卡斯特?”秦笙接起了电话,对着程双双做了一个“稍等”的动作。

    “笙笙,你的事情忙完了吗?”卡斯特也知道秦笙回国参加演唱会的事情,这会儿一接通电话就问了起来。

    “忙完了,现在正在家里。”秦笙一听到他的声音,心情就忍不住愉快了几分。

    旁边的程双双却被卡斯特的名字给惊讶到了。

    她和家里的那些长辈不一样,她对那些娱乐报道可感兴趣了,当然知道秦笙和阿洛德还有卡斯特先后传出了绯闻的事情。

    不过,程双双也知道这个圈子里经常会有这样那样的绯闻传出来,就算本身并没有那样的倾向,也会被娱记说得跟真的似的。

    她也一直认为阿洛德啊卡斯特什么的,都只是那些狗仔们胡说八道的假消息。

    可现在看来,阿洛德那个经过了工作室澄清的铁定是假的。但是这个卡斯特……

    难不成还真的和网友们猜测的一样,之所以没有澄清,并不是因为懒得和狗仔们计较了,而是真有情况?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家那个慢性子哥哥要想抱得美人归,难度就更大了。

    卡斯特并不知道秦笙旁边还有个帮着哥哥撬墙角的小丫头在,这会儿正和秦笙说着话呢:“笙笙,我才刚睡完午觉起来,真想念那些天能一起床就看到你的日子。”

    秦笙听他这么一说,脸上不由得就红了起来。

    虽说卡斯特这句话听着好像没什么大问题,但她总觉得这家伙是在调戏她。

    一想到在卡斯特家里的那些天,秦笙就忍不住有些害羞:“胡说什么呢!你这几天是不是要开始比赛了?”

    “对,明天就要参加赛前采访了,真不喜欢那些活动,”卡斯特嘟囔着,“好好踢球不就行了吗?非得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想回答的交给教练他们就行了,”秦笙也知道卡斯特不太喜欢和记者打交道,柔声安慰道,“好好踢你的球,我会在心里为你加油的。”

    “这个……其实明天的采访不太一样,我还是挺期待的,”卡斯特突然说道,然后问起了秦笙,“明天的采访你不看吗?”

    “会有直播?”秦笙惊讶地挑了一下眉,“难道有什么大消息要宣布?你们俱乐部的成员要有变动了吗?”

    “唔……应该算是大消息了,”卡斯特停顿了一下,“也算是和俱乐部的成员有关吧?那个,你明天看了就知道了。”

    秦笙皱着眉想了想。

    难道是本恩要退役了?

    不会啊,以他现在的年龄退役应该还是几年后的事情才对。或者是要有新的替补升为正式成员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卡斯特有什么影响。

    可能够让卡斯特报以期待的,应该不会是什么坏消息。

    这样一想,秦笙才放下心来:“好吧,我明天一定会准时收看的。”

    卡斯特这才放下心来:“笙笙,能开个视频吗?我想看看你。之后比赛期间就没有时间和你见面了。”

    秦笙听见他的话以后,有些为难地偷偷看了一眼另一边的程双双:“我这边还有其他人在,可能不太方便。”

    卡斯特一听这话,顿时就觉得心头一紧。

    应该不会是秦家父母,否则笙笙一定会明说。也就是,旁边的那位他并不认识,至少是没有当面见过的。

    这么晚了,居然会在秦笙家里,会是谁呢?

    卡斯特突然想到了前段时间秦笙接到的那个电话,还有那个据说是要回国的人,连忙问道:“是那位程先生吗?没关系的,你不是要介绍我们认识吗?趁着这个机会打个招呼也好。”

    “不是,”秦笙哪会不明白这个醋坛子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憋着笑说道,“是他的妹妹双双,今天这小姑娘正好和她爷爷来我家做客。”

    一听是个女孩子,卡斯特先是松了一口气。

    但转念一想。

    不行!

    万一这是对方的迂回战术呢?就像是他们在赛场上踢球似的,迷惑对手的眼睛,然后达到自己的目的。

    秦笙和卡斯特又说了几句话,就见程双双突然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对着秦笙晃了晃,然后指了指房门的方向,表示她要进去打个电话。

    秦笙拿着手机对着她带着歉意地笑了笑,点头让她进屋去了。

    看着那小丫头推门进去,秦笙这才开了手机的视频通话。

    程双双却是一路悄悄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几位长辈这时候已经洗漱完毕回房准备睡觉了,也没有注意到她和秦笙的动静。

    等到回了房,程双双才迫不及待地按开手机给还在m国的哥哥打了个电话。

    “双双?”程汉仪的声音很快从电话那边响了起来,“现在国内已经很晚了吧?你怎么还没睡觉?小心以后长不高了。”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操心这些!”程双双急急忙忙地说道,“秦家姐姐都快要被人给抢走了,你怎么就不知道着急呢?”

    “双双,你这丫头是不是又惹祸了?”程汉仪一听这话,连忙说道,“我跟你说了,别去麻烦笙笙,知道吗?”

    “我没有麻烦她呀,姐姐她对我可好了,”程双双不服气地撅了撅嘴,“我还想让她做我嫂子呢,你加把劲儿,赶紧回国来吧!再耽搁下去,我看你就彻底没戏了。”

    说到这儿,程双双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从小到大,姐姐身边也没有其他人出现,哥哥你都没点儿行动,我说你可真是……唉,得亏你是我亲哥,否则连我都嫌弃你。”

    她这小鬼头装大人的语气,让程汉仪本来有些遗憾的语气都多了几分笑意:“那我还真是要感谢你不嫌弃我了。”

    “那是!”程双双得意地说道,“像我这么可爱又懂事的妹妹,真的是很难得了。”

    “你呀!”程汉仪在电话那边摇了摇头,“双双,听哥哥的,别去打扰你秦家姐姐知道吗?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他们感情很好,你不想让你哥哥做出什么插足别人关系的事情吧?”

    “可是……”程双双本来想反驳几句,却想到了刚才秦笙在小花园里接电话时的表情。虽说她和哥哥亲近,却也很喜欢秦笙这个姐姐,当然不想做出什么让她伤心的事情。

    虽说已经认同了哥哥的说法,程双双还是有些意难平地问道:“姐姐的男朋友就是那个卡斯特吗?”

    “你这小丫头知道的还不少啊,”程汉仪笑着回答道,“没错,是他。我还是前些日子和笙笙联系后才知道的。”

    “我刚刚看见姐姐和他在花园里打电话,叫的就是这个名字,”程双双的语气有些低落,“她应该很喜欢那个卡斯特,他们聊天的时候,我觉得姐姐的眼睛像是在发光,好看极了。唉,哥哥,为什么让她发光的那个人不是你呢?”

    对啊,为什么不是他呢?

    程汉仪也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但还得安慰失落的妹妹:“你才多大啊,就在操心这些事情了。听哥哥的话,赶紧上床睡觉去,别想这么多。”

    “可不是我要操心,而是哥哥你太让人担心了,这么大了还是个单身狗,我还等着抱小侄子呢!”程双双摇头晃脑,“今天爷爷还打算撮合你和姐姐的,现在看来也是白搭了。”

    兄妹俩说了一会儿,这才挂了电话。

    程双双小丫头被程汉仪一番开解,算是彻底放下了这点儿小心事儿,很快就上床睡着了。

    远在m国的程汉仪却坐在位置上发起呆来。

    他们家和秦家关系不错,都是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他和秦笙两人在弹琴上都很有天赋,从小一起学琴,一起参加比赛。

    一开始只当她是一个普通的世交妹妹,后来两人的年龄逐渐增长,这青梅竹马的感情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转变。

    只是,他们家突然出国发展,两家人的联系就暂时断开了。

    这一次程老爷子想要回国,除了老爷子本身思念朋友和家乡以外,其实还有程汉仪的暗中拾掇。

    他本来想着趁着笙笙毕业之前还有机会争取一二,没有想到看到她的消息以后,好不容易联系到了她,却发现已经晚了一步。

    程汉仪收起了手机,没有再考虑这些。

    不管怎么说,回国发展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该做的交接工作还是得处理妥当的。

    这会儿还在f国的苏灵落也刚挂断了和爸妈的电话,转头对着苏北夏说道:“哥,奶奶她打算撮合你和笙笙呢,嘿嘿,秦爷爷貌似没有什么意见哟!来,告诉我,你现在什么感觉?”

    苏北夏伸手在她额头上一弹,瞬间就红了一片,惹得苏灵落叫着要报复回去,顿时忘了刚才的问题。

    可惜比起高出她一大截的亲哥,苏灵落人矮手短,根本就够不着。到了最后也就只把自己给气得跳脚,苏北夏还是好好地站在那儿什么狼狈也没有。

    “哥!你也太过分了,”苏灵落捂着额头,一脸悲愤地看着苏北夏,“你到底是我亲哥吗?”

    “其实这些年我也在怀疑这个问题,”苏北夏凉凉地看了她一眼,面上仿佛十分嫌弃的样子,眼里却带着些笑意。

    苏灵落被他一再打击,完全不想搭理这个哥哥了,哼了一声说道:“你别以为你还真能成,还有一位程爷爷也打算撮合笙笙和他孙子呢!对了,那个人你也认识,就是你以前的朋友程汉仪,据说他也要回国了。”

    说完这个,苏灵落担心又要被他弹额头,捂着脑袋一溜烟儿地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并没有注意到苏北夏的异常。

    突然听到程汉仪的名字,苏北夏一愣。

    等到苏灵落回房后关门的声音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程汉仪啊……

    苏北夏想到了从前的那些事情,叹息了一声。

    没有想到,两人再次有了交集会是因为这样的事情。

    他脑海里闪过了秦笙的那张笑脸,摇了摇头,貌似多了些什么打算。

    此时正在c国的秦笙和卡斯特通完电话之后就回了房,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她揉了揉鼻尖:“这是谁在惦记我呢?”

    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笙就已经醒了过来。先是陪着几位长辈晨练,又去了一趟学校和导师讨论了一下有关论文进度的事情。

    等到她在外面吃了饭回到秦家,差不多也就到了卡斯特所说的采访时间了。

    秦笙掐着时间打开了电脑,找到了那个直播频道,准备看看卡斯特所说的采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看得出来现场十分热闹,卡斯特他们队的成员被一群记者热情地围在采访台上。

    特别是他们看向卡斯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块儿诱人的肥肉。

    秦笙被自己的这个想象逗得笑出了声。

    谁让卡斯特不喜欢接受采访呢?一旦有了机会,这些记者当然就跟饿狼见了猎物似的往上扑。

    不过,卡斯特今天的表情倒还真的是挺开心的。就算还和以前以前在外面绷着脸,秦笙却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几分期待。

    这样一来,她对今天的采访内容就更加好奇了。

    难道是加薪?

    卡斯特又不缺钱,不至于开心成这样吧?

    秦笙满头雾水,心里真的是跟猫爪子在挠似的。

    采访现场,和卡斯特最熟悉的帕布罗也发现了他的异常,不时地转过头去看他一眼,上台前还忍不住问了几句:“卡斯特,你今天是忘记吃药了?怎么看着这么渗人呢?说吧,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

    卡斯特只抛给了他一个高贵冷艳的眼神,然后转身就走上了台。

    ------题外话------

    ps:谢谢卿儿、sylvia、小晴、lellomimi的鲜花,谢谢柠檬、愚愚、小饼干、卿儿、178*36、g公子、谎言、朦胧、爆米花、不语、nancy、头像、wendy、小雪3、小疯子、星夜的月票,谢谢卿儿、178*36、不语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倾然的打赏,恭喜卿儿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进士,恭喜小晴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恭喜汤圆、愚愚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