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31 维也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于卡斯特他们来说,时间尤为紧张的原因不只是平时的训练而已,还有接下来的世界杯、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和超级杯。

    之前因为卡斯特受伤,差点儿取消了他的名额。从回归以来,卡斯特之所以需要这么拼,也是因为还有人在看着他的表现,判断他是否还有参赛资格。

    结果显然是令人满意的,巴萨这次一共有六人被选进去代表西班牙出战世界杯,其中就包括了卡斯特、本恩、帕布罗等人,库珀虽然遗憾落选,却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除去巴萨以外,和他们同样被选进去的还有皇马、贝西克塔斯、切尔西等俱乐部的优秀成员,以及国家队本身选拔出来的球员。

    一方面,他们这群人需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进行迅速磨合,学会并肩作战,成为亲密的队友;

    另一方面,他们也希望在世界杯的比赛上能够有亮眼的表现,对自己和俱乐部的名气都能有推动的好处。

    还有之后的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冠军将会参加与西班牙国王杯冠军对阵的足球锦标赛,也就是西班牙超级杯。

    如今距离世界杯预赛已经不远了,卡斯特他们自然需要尽快将所有心神都投入到世界杯的训练准备中去。

    好在秦笙也不是那种喜欢黏黏糊糊的性子,当然不会因此觉得有什么不满。更何况,她也没有比卡斯特闲到哪儿去。

    如今距离学年结束只有近半年的时间,二月底会有一周到两周的寒假,四月份还有好几天的春假和复活节假期,对于秦笙来说,不仅要完成比其他同学多几倍的学习任务,还要兼顾国内的学业要求。

    幸运的是她有罗伯特这个老师在,少走了许多弯路。因为接触各种资料的机会很多,又有专业的老师、长辈可以咨询,两份毕业论文如今也已经顺利地进行到了二稿期间。

    知道她的任务繁重,方冰甚至没有拿其他事情打扰过秦笙。

    作为经纪人,方冰的确算得上是她这个行业内的佼佼者了,不仅能力超强,而且人脉关系积累得相当广。

    秦笙如今还在f国,方冰就已经开始计划起半年之后她回过的发展规划了。

    秦笙的实力是不缺少的,自然不用再进行什么专业培训。又有卡斯特这个公开了的男朋友在,哪怕是以方冰这样不太关注体育圈的人也知道,下半年密密麻麻的赛季,足够让卡斯特刷足了存在感,作为他的女友,秦笙绝对不会少了曝光率。

    这个时候,最好是要借着一个机会,让秦笙顺理成章地进入公众的视野,把那些浮于流表的人气慢慢积累下来,成为她本人的一个“软实力”数据。

    方冰想了想,这样的机会可不好找。

    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又见效最快的,无疑是参加一档好的综艺节目。而如今的综艺节目当中,又以真人秀最为突出。

    可是,现在的几档口碑不错的真人秀,要么已经有了固定的班底,秦笙一个新人,也不好随便在半路插进去,否则很容易让节目的观众产生排斥心理;要么就是后继无力,前期足够精彩,但现在已经能够看得出在走下坡路了,到时候让秦笙加入,反倒是连累了她自己的口碑。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方冰打听到了一个让她十分惊喜的消息……

    秦笙还不知道方冰这时候已经在为她半年后的回国做准备了,她刚接到了通知。

    罗伯特接到了来自世界著名的五大音乐厅之一、也是当地兼具最为古老和最为现代化特点的音乐大厅——维也纳音乐协会金色大厅的邀请,将会在约定的时间赴约,和其他几位著名音乐家一起,举办一次古典音乐会。

    作为罗伯特的学生,秦笙和戴维也需要一起到场,虽说不能成为这场音乐会的主角,却也能够在舞台上公开露面。

    以金色大厅的名气,全世界那些最出名、最优秀的作曲家、指挥家、歌唱家等等,都以能够在金色大厅演出而倍感荣幸。

    还有不少人会租借金色大厅的场地,砸钱为自己镀金。

    当然了,这种情况和由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主办的音乐会是截然不同的效果。

    就罗伯特如今的地位,当然不可能是自费镀金,而是接受到了来自官方的邀请,也是对他的实力的绝对认可。

    秦笙如今还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学生,哪怕只是作为老师身边的配角登上这个舞台,也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了!

    就算她已经决定走出另一条路,以民众更容易接受的方式推广东方音乐元素,却也绝不会傻到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这不仅仅是对她本人的名气有着推动作用,更关键的还有借此获得的和各国优秀音乐家交流合作的学习机会,这绝对是拿钱也换不到的。

    不过这样一来,秦笙的时间就更加紧张了。

    戴维早就已经完成了学业,如今只需要和他所在的乐团打声招呼,就可以全力准备起这次演出。但秦笙不同,她总不可能因为这次机会申请延迟毕业的时间。

    所以,她也就只能挤压自己的空余时间了。

    好在卡斯特和她都很忙,倒是少了许多思念的烦恼滋味儿。偶尔忙里偷闲想一想对方,也只觉得甜蜜欢喜。

    在秦笙的论文进行到三稿的时候,卡斯特和本恩他们已经和其他新的伙伴们会合,并成功杀入重围,通过预选赛获得了世界杯的出线名额。

    就如方冰前段时间所料,随着世界杯的战况进展,西班牙队和卡斯特逐步走进人们的视野,因为其稳定的赛绩,和时不时爆发的潜力,让他很快就成为了本届比赛的焦点人物之一。

    而秦笙作为卡斯特公开承认的第一任,也是目前唯一一任女友,也跟着引来了一部分人的关注。

    这对于秦笙自己来说,唯一的好处就是即使没有机会和卡斯特本人联系,也能够通过媒体报导知道卡斯特的动态。

    《c。a崭露头角,力压对方前锋!》

    《媒体预测本年度世界足球先生名单火热出炉,c。a赫然在列!》

    《西班牙队已抵达xxx,进行第二阶段晋级赛!》

    《足联表示对今年的比赛十分期待,呼吁广大球迷文明看球》

    ……

    在卡斯特积极应战的同时,秦笙这边也丝毫没有放松,和师兄戴维一起,随着老师罗伯特来到了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

    这是奥地利最大的城市,有着“世界音乐之都”、“建筑之都”、“文化之都”和“装饰之都”等美誉。

    毫无疑问,这是一座音乐氛围十分浓厚的城市,也是一座景色相当优美的城市。

    宽阔的仿佛像是绿色毛绒地毯的草地,蜿蜒碧波潺潺流过的多瑙河,顺山势而建、层次分明的房屋。街道呈辐射环状分布着,随处可见各种风格的教堂建筑,有一种生机勃勃的美感。

    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孕育了音乐天才莫扎特、贝多芬,还有闻名全世界的维也纳交响乐团。

    一提到音乐,谁能不想起维也纳呢?

    秦笙刚从机场出来,就感受到了这个地方的特殊魅力。

    街边的咖啡厅里,通过巨大的透明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坐在里面静静地眯着眼享受这冬日阳光的客人。环绕着城市的郁郁葱葱的园林,仿佛自带生命的活力,让人一见便有好心情。

    原本风尘仆仆地一路赶来,总有一种经历了国际航班的疲惫,在这一刻好像瞬间就被洗涤干净了。大概是得益于这儿的森林,空气中都带着几分树木和鲜花的清甜气息,让身体都跟着变得轻松愉悦起来。

    走在街头,秦笙甚至能够听到街边有华尔兹圆舞曲响起来。有在店铺里买了面包的女孩子嬉嬉笑笑地走出来,偶尔还会随着街拍跳出一两个舞步,带动着身上棉质的裙摆和大衣的一角在空中飞扬起来。

    “好好享受,”罗伯特对着第一次来这儿的秦笙说道,“你会爱上这个地方的。”

    他本来就喜欢浪漫多情的氛围,更是在音乐领域有巨大成就的大师级人物,对于这座城市自然也是真心喜爱的。

    这会儿见到秦笙那欢喜的神情,颇有几分自在得意的感觉。

    “歌剧院每天都会有新的节目上演,”戴维跟在罗伯特身边好些年,自然没有少来这样的地方,十分自然地做起了想到工作,“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晚上或许我们可以过去欣赏欣赏。还有老城区的小酒馆、舞厅、艺术画廊,也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听他这么一说,秦笙还真有几分跃跃欲试的感觉了。

    到达一个地方,拍照什么的倒是其次,快节奏的旅游也不是真正的享受。最好的方式无疑是慢下来,用一段时间融入到这个城市之中,去感受它的呼吸和脉搏,和当地人一样清晨起床吃早点,傍晚在街头散步。

    好在这次参加音乐会需要的时间不少,秦笙完全可以借着中间的休息时间,好好地逛一逛这座让人喜爱的城市。而且,还有戴维和罗伯特这两个免费导游在呢!

    “嘿,你们俩,这么早就开始计划起到哪儿放松去了?”罗伯特笑着打断了他们的话,“可别忘了咱们这次过来的目的,先把音乐会的事情搞定,然后有的是时间让你们好好的玩儿。”

    “老师,不是你先说起来的话题吗?”戴维无辜地回答道,“我只是在给秦介绍怎么去享受这座城市的魅力而已。”

    秦笙看罗伯特憋了一口气,半晌说不出话来的样子,才笑着打起了圆场:“好了好了,我们都知道的。老师,咱们要住的酒店在哪儿呢?现在可以过去了吗?听说这儿的美食也不少,我现在可是饿坏了,急需补充能量。”

    “住什么酒店呢!”罗伯特笑了起来,“走吧,我们去我那老朋友家里就是了。自从上次一别,他还挺惦记你们俩呢!”

    秦笙跟在罗伯特身边还不算久,自然是不太熟悉那些人的,最多也就是见到本人以后记得大概的名字,还不至于连对方的国籍和居住地都了解的清清楚楚。

    “是亚力克先生,”戴维看出了秦笙的疑惑,赶紧跟她补充道,“就是上次过来参加你的拜师宴中的一位,待会儿见到了本人你就知道了。他是一个非常热情可爱的长辈……唔,和南希倒是挺有共同话题的。反正我和老师每次过来维也纳,都是住在他家。他的妻子前两年因为生病去世了,有一个独生子目前在m国发展,家里就只有他和雇佣的佣人,不用感到不自在。”

    虽说还不至于立刻想起这位亚力克先生究竟是谁,但一听到对方和爱烤小饼干和小蛋糕的南希有共同话题,秦笙倒是放轻松了不少。

    能够跟南希这样可爱的老太太合得来,对方应该不会是什么严肃刻板的人。

    亚力克的家位于西部的富人区,周围都能看到青郁的树林和花园,还能看到被园林设计师修剪成了巨大音乐符号的灌木丛。

    住在这种地方可真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秦笙不由得想着。

    很快,他们就到了一座乳白色的小别墅前。

    还没前去敲门,罗伯特就大笑起来,一掌拍到了门前花园里的那人背上:“亚力克!好久不见啦!”

    对方被他拍得一个趔趄,却很快用拳头砸了回来。

    虽说这见面有些粗暴直接了些,但两人还是很快的拥抱了彼此,热情地来了一个见面礼,然后才看向了秦笙和戴维。

    亚力克身上还穿着像是园丁一样的衣服,头上戴着一顶宽檐帽子,衣袖上还罩着长长的袖套,如果不是罗伯特率先打了招呼,秦笙很难辨认出来,这居然会是一个著名的世界级音乐大师。

    见到亚力克本人,秦笙才想起了他是谁。

    亚力克的长相并不算出彩,甚至还有一个红红的酒糟鼻,眉毛浓密杂乱,脸上泛着红,像是一个喝醉了酒的邻家大叔,整个人显得亲和普通,仿佛就是街头随处可见的那种上了年纪的汉子。

    亚力克显然对他们的到来十分欢迎,甚至主动地接过了秦笙和戴维的行李,还不允许他们拒绝,帮着拿进了屋里。

    “你们先做着,我去收拾收拾就出来,”亚力克指了指身上的衣裳对着他们说道,“罗伯特,这儿你也很熟了,记得好好照顾两个年轻人,特别是这个可爱的小姑娘,还是第一次过来玩儿呢!”

    “知道了知道了,这是我的学生还是你的学生?”罗伯特装作生气的样子,“我当然会照顾好他们。”

    “哈哈哈,我倒是挺乐意将他们收做学生的,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割爱了。”亚力克在罗伯特“想得美”的抱怨声里回了房间。

    罗伯特和亚力克交情不浅,在彼此家里都很自在,如今果然是没有觉得什么不好,十分熟悉地找出了杯子倒了温水给秦笙和戴维:“你们先坐着,别客气。戴维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记得好好照看着点儿秦。”

    没让他们等上太长时间,亚力克就已经出来了。

    因为房里有暖气,他身上只换了意见棉麻衬衫,搭配着毛线背心,打理干净以后倒是比刚才看着有架势得多,只是还是让人觉得像是亲切的长辈,而不是高高在上的音乐家。

    “这次是为了音乐大厅过来的吧?”亚力克让佣人去做了餐点端上来,了然地对着罗伯特说道,“今年这阵势还挺大的,把咱们这些老骨头都折腾过来了。”

    “我可不老,”罗伯特得意地扬了扬下巴,“我可是罗伯特,怎么会老呢?”

    “真不知道南希是怎么忍受你的,”亚力克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了戴维和秦笙,“如果哪一天你们俩受不了这家伙了,欢迎投到我的门下。”

    亚力克也收了几个学生。

    只是,他和罗伯特不太一样,那些学生几乎是处于放养模式,除了正常的教学以外,其他时候并不和他待在一起,而不是像戴维和秦笙这样留在罗伯特的身边。

    “当着我的面儿就想撬墙角,”罗伯特话是这么说,语气听着却并不是真的生气,显然是知道在开玩笑的,“你的部分准备好了?”

    “当然,否则我哪儿有时间去折腾我的那些花花草草,”亚力克回了一句,然后对着秦笙说道,“小姑娘挺不错,之前只知道你琴弹得好,没有想到唱歌也这么棒,我家那小子都是你的粉丝呢!待会儿记得要给我签个名,等下次我家儿子回来了,就给他一个惊喜。”

    秦笙也不知道他这究竟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只能客气地答应了下来。

    “一楼有琴房,你们如果要用的话尽管上,”亚力克说道,“反正罗伯特在这儿就跟自己家一样,我就不多说了。”

    等到几人寒暄完毕,佣人刚好做好了餐点,几人这才坐到了桌前,饱饱的享受了一顿地道的美味。

    他家专门请来的家庭厨师果真是有两把刷子的,看上去就十分美味的秘制烤排在灯光下能够看到浇在上面的酱汁反射的光泽,切上一小块儿送进嘴里,一点儿也不觉得油腻,搭配着面包和特制蒜蓉,颇有几分别样的滋味儿。

    吃过了正餐以后,居然还有水果甜点,别说是味道了,就连那漂亮精致的造型看着都是一种享受。

    对比起罗伯特的生活习惯来说,亚力克的生活和他的外表看上去完全不同,绝对是享受派的代表人物。

    好在他收入不低,又有一个做生意的儿子,完全能够承担起他的花销。

    刚来维也纳的第一顿饭就如此美味,让秦笙对在这儿接下来的日子也更加期待了起来。

    用餐结束以后,亚力克甚至还来了兴致,非得拉着罗伯特合奏了一曲。

    如果不是顾忌着秦笙第一次过来还有些不自在,他一定会逼着秦笙跟着他们的节奏唱上一段儿的。

    “这有什么?”对此,亚力克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就连罗伯特和戴维也是习以为常的,“在这里,就算是举行集会庆典甚至政府会议时,也要来一曲古典音乐的。”

    她该说这儿不愧是被称为“音乐之都”的城市吗?连惯例都如此的与众不同。

    结束之后,秦笙还真的被亚力克要求着留下了亲笔签名。

    当然了,亚力克可不像是罗伯特当初为难卡斯特那样,而是真的在给他的儿子要一份偶像的签名而已,喜滋滋地拿着那张纸就缩进了柜子里。

    来到维也纳的第一天,就是在这位热情的长辈的欢迎下度过的。

    秦笙睡前看了看窗外,仿佛还能听到不绝的音乐声,带着笑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