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34 障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随着演奏厅里的灯光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轻缓的钢琴声渐渐流淌而出。

    在钢琴声中,舞台上的三人也逐渐暴露在灯光下。

    三架钢琴有序地摆放着,坐在最中间主要弹奏的是罗伯特,秦笙和戴维分别在两边,进行合奏。

    艾比一听这曲子,眼睛就忍不住亮了起来。这是她非常非常喜欢的一首钢琴曲——《梦中的婚礼》!

    《梦中的婚礼》是法国作曲家及音乐制作人保罗·塞内维尔和奥立佛·图森为理查德·克莱德曼量身定制的,出自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水边的阿狄丽娜》。

    这首曲子虽说没有特殊的音调走向,但在连贯性、力度和感情的掌控上,对于新手来说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更何况是现在这样三台钢琴合奏。

    虽说是以罗伯特为主,但旁边的秦笙和戴维也很难让人忽视。

    罗伯特是国际上十分出名的音乐大师,在钢琴上的造诣不浅,如果要提到现代著名的钢琴家,就绝对不能不提他的名字。要不当初秦笙被他收为第二个学生,也不会直接跟着上了国际上的新闻热点了。

    他的弹奏向来是很容易打动人心的,今晚的演奏也是一如既往的高水平,根本让人找不出什么瑕疵。

    至少,对于艾比这个音乐爱好者来说,已经算是难得的享受了。

    但是,能够在罗伯特的光环下发挥出自己的魅力,秦笙和戴维这两个罗伯特的学生显然也是足够优秀的。

    而且,比起大家已经十分熟悉的罗伯特,他们这两个年轻漂亮的生面孔更加引人注意。

    艾比的位置离舞台不算远,对舞台上的场景看得还算是比较清楚的。

    对比起脸上渐渐爬上了皱纹的痕迹,一头红发也已经有些斑白的罗伯特,一头黑色小卷发的戴维和黑亮的长发被盘在脑后的秦笙简直是出乎人意料的年轻。

    特别是秦笙。

    这个女孩子有着东方人特有的面部特征和细腻的皮肤,看上去甚至像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

    关键是,这一男一女的颜值还不低,坐在钢琴前的模样漂亮的像是一幅画儿,不仅琴声动听,画面还相当养眼。

    就算是艾比这样更重视音乐质量的爱好者,这会儿都忍不住想象着,如果中间没有罗伯特的话,这画面一定更加美丽动人。

    不过,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

    对于罗伯特这样的大师,自然不是用外表就能衡量的。

    饶是如此,还是有不少人将关注点放在了两位年轻人身上。

    能够坐在这里的,就算不是专业的音乐人,也一定会是像艾比这样对音乐十分喜爱的业余爱好者。

    秦笙和戴维两人不仅长得好看,关键是一手钢琴也弹得丝毫不差,和罗伯特这个老师的配合相当完美。

    这一首《梦中的婚礼》在他们三人的手中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力,能够让人感觉到淡淡的忧愁和幸福交织在一起的滋味,仿佛眼前能够随着琴声构建出一个个与之相符的场景。

    亚力克也在后面倾听着三人的演奏。

    等到乐声一停,他在后台不由得鼓了鼓掌,对着旁边的朋友说道:“看来,罗伯特这家伙还是没有老啊,哈哈哈……咱们还能再撑个几年的。那两个年轻人也不简单,几年之后说不定就是他们的天下啦……”

    前面的观众席上更是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太棒了!”艾比听到旁边的朋友说道,“那个黑发男人我知道,是罗伯特的第一个学生戴维,好像是一位来自y国的绅士呢!另一个女孩儿就是他的第二个学生秦了吧?那个参加了紫荆杯大赛获得冠军的姑娘?我竟然不知道,除了唱歌以外,她连钢琴都弹得这么好。”

    艾比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前面的一个同样是黑头发的年轻人转过头来,对着她的朋友激动地说道:“对,就是她!她不仅会唱歌、弹钢琴,还会吉他、电子鼓呢!对了,在紫荆杯大赛的时候,她还拉过小提琴的。而且,她还会自己填词作曲,在咱们国家有很多喜欢她的粉丝的。”

    这人显然是个c国人,而且还是秦笙的狂热粉丝。

    艾比和她的朋友听得睁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就差没有直喊上帝了。

    那年轻人显然是很满意他带来的“惊喜”的,这才转过头去,安静地等候起了接下来的表演了。

    他本来只是最近过来维也纳旅游的,谁知道正好遇到了金色大厅的音乐会。若是以前,他或许更喜欢去酒吧里嗨一嗨。但是,这座城市独特的音乐气息让他为之着迷,又受到了秦笙这个新晋偶像的影响,对钢琴之类的乐器演奏很感兴趣,所以专门买了票过来。

    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这么大的惊喜!

    外面的演奏者名单上只写了各个大师的名字,他们带来的学生和乐团成员之类的都没有特意注明,毕竟真要写完的话,几张纸估计才够用的。

    他看到了罗伯特,脑海中也就只是闪过了“这不是秦笙的老师吗”这样的念头,却没有想到,秦笙本人居然会和罗伯特同台演出!

    如果不是担心做出失礼的行为让其他人对c国人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他还真想拿出手机将这一段演奏给录下来!

    然而他的手机在音乐会开始的那一刻就关机了,以免中途有什么声音响起来,打扰了音乐会的进行。

    心里的激动正无处发泄,就听到后座那个女孩子谈到了秦笙的声音,总算是忍不住转过头说了几句。

    这会儿台上的演出已经结束,下一轮还没开始,倒是对周围的人不会有什么影响。

    友情“科普”了一番关于秦笙的事迹,他才喜滋滋地看向了以后空了的舞台。

    没过一会儿,就感觉到肩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轻轻地戳了戳他。

    他疑惑地转过头去,就看到了后面的两个女生两眼闪亮地看着他,坐在刚刚说话的那位旁边的女孩儿对着他小声地说道:“能加一个联系方式吗?我们想知道更多关于秦的事情,会不会太过打扰了?”

    “不不不,完全不会!”

    作为一个狂热粉,最喜欢的就是对着别人安利自己喜欢的偶像,恨不得全世界都和自己一样喜欢她,哪里会觉得被打扰呢?他十分干脆地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了艾比,两人互换了号码。

    如果不是下一个节目就要开始了,他们恨不得能再聊聊。

    此时已经回到了后台的秦笙还不知道刚才坐在台下欣赏着音乐的人中还有一个从国外过来的粉丝,而且正致力于帮她在国外也拉拢几个新粉。

    罗伯特笑着拍了拍她和戴维的肩膀:“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的学生,哈哈哈哈……”

    一边儿的亚力克嘲讽地一笑:“那是人家年轻人自己心态好、有本事,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就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也得有给自己贴金的机会呀!总比你好,”罗伯特立刻反驳了回去,“别忘了,今晚的大餐可要准备好,别让我失望了,否则我可就得赖在你家不走了。”

    “好呀,随便你,”亚力克翻了个白眼,“正好留下来帮我家的佣人洗盘子拖地。不过,也不知道你这身子骨还能不能行。”

    看着两位又这么互怼起来,秦笙和戴维无奈地对视了一眼,干脆走到另一边坐着休息了。

    虽然只弹了一首曲子,但这样的场合无疑是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刚才在台上没有注意,这会儿下来免不了手指有些发酸,坐下来好好做一做手指练习放松也好。

    “这次音乐会后应该有几天放松的时间,需要我做向导带你好好玩玩维也纳吗?”戴维一边灵活地动了动手指,一边对着秦笙笑着说道。

    “唔……明天吧,”秦笙想了想,“明天就拜托师兄你带我出去逛逛啦,顺便再买点儿有纪念价值的小东西。然后,我有点儿事情需要提前离开,就祝你和老师玩得愉快了。”

    “嗯?有什么事?”戴维皱了皱眉,“是又要回去赶论文?你的论文我和老师都看过了,几乎没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地方。三稿都差不多完成,后面稍微纠正一下格式就能打出来定稿了,何必这么着急呢?学校里的课程进度也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其他同学,这时候就该好好放松一下。你也是弹琴的人,琴弦绷得太紧会是什么后果,应该不用我来说吧?”

    “那个……”秦笙一脸羞愧地低下了头,“师兄啊,我不是要回去学习的。”

    是什么给了他一种她是学习狂的错觉?

    想到自己的目的,再想到戴维以为的真相,秦笙深深地有一种自己或许有些不务正业的感觉。

    戴维被她一噎,顿时咳嗽了几声,尴尬地说道:“咳咳咳……我刚才什么也没有说,知道吗?”

    “知道知道,”秦笙点了点头,脸上却是藏不住的笑意,“你刚才绝对是没有教训我的,也没有说我是一个爱学习的小姑娘,更没有夸我学得快。”

    戴维瞪了她一眼,这才问道:“既然不是回学校,那你是要去干什么?回c国?可你前些日子不是刚回去过了吗?难道家里出什么事了?”

    “也不是,”秦笙摇了摇脑袋,有些别扭地说道,“我……我其实是想去……”

    “哦~”戴维不等她说出口,就已经猜到了几分,连语气都发生了变化,“我知道了!哈哈哈,那你去吧,维也纳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过来,到时候我在带你好好转转。要不,你明天就直接过去吧,别再耽搁时间了,毕竟也就才这几天的空闲时间而已。”

    “可是我还想买点儿礼物呢!”秦笙脸上微微泛着点儿红色,“明天之后再走,我今晚回去就订机票。”

    “好吧,好吧,”戴维撇了撇嘴,“你们年轻人就是鬼主意多。”

    “说得好像你已经满脸褶子了似的。”秦笙笑了起来。

    真正是满脸褶子的罗伯特刚一过来就听到了最后几个单词,咳了几声:“你们俩说什么呢!也和亚力克那家伙一样说我老了是不是?我看,回去之后你们的练习量还得再增加一些。”

    秦笙、戴维:……

    秦笙的维也纳金色大厅之旅进行得十分顺利,甚至还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又收获了两枚国外的粉丝。

    可是,卡斯特这边却面临了他回归以后的最大难题。

    “卡斯特,你还好吗?”本恩担心地站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如果还是觉得有……”

    “不,我能行的!”卡斯特紧紧地抿着双唇,然后皱着眉头说道,“对,我能行的!我一定能行!”

    本恩见他如此,也不好再多说,怕这样反而更容易给卡斯特压力。

    他走到一边和帕布罗他们站在一起,脸上都写满了担忧。

    被他们关注着的卡斯特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低垂着头已经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了。

    他们如今和其他来自不同俱乐部的人组合在一起,代表着西班牙成功闯进了晋级赛,并且成绩相当出色,是今年世界杯的夺冠热门之一。

    卡斯特更是这个队伍中不可或缺的前锋。

    他不仅和原本在同一个俱乐部的本恩、帕布罗等人配合默契,与其他人也很快能够合作起来。

    在这几场的比赛中,光是他一个人拉起来的比分就不低。

    可是……

    几天后的那场晋级赛,对方的队伍战斗力虽说不至于让他们害怕,却有一个十分特殊的元素。

    那个队伍里的几人,可以说是卡斯特心中的一个结。

    当初那场比赛,卡斯特受伤退场,身体上的伤害恢复得很好,心里的阴影却很难消散。

    虽然心中的枷锁其实是暂时性失明带来的,可造成了那段时间眼睛失明、身体无法动弹的原因,却是那场比赛中遇到的流氓对手!

    因为造成的伤害不小,加上对方故意为之,在巴萨俱乐部上层的插手下,当天对卡斯特出手的人已经被永久禁赛,不可能再回到赛场上。但是,那天和那个人配合着围堵卡斯特的帮凶,不过是因为没有直接动手,就只背了个记过处分,并未剥夺他们的比赛资格。

    这一次的比赛,他们赫然就在名单之中!

    单凭着对方的实力,卡斯特是绝对不会有丝毫畏惧的。可以说,在这片球场上,他就是明日之星,他就是king!

    可是,心理这个因素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

    眼看着如今他的状态越来越好,好像已经快要彻底摆脱从前的阴影了。谁知道会突然又这么倒霉的和对方撞上了呢?

    虽说那些人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大型比赛中动手脚,否则他们的下场可不就只是得到几句警告而已了。

    但是,一看到那些人的脸,就难免会勾起卡斯特心中的那些阴暗面和灰色的情绪。

    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继续上场比赛吗?

    目前这事情还只有本恩他们这几个同样从巴萨推上来的伙伴才知道。毕竟卡斯特心理状态的问题不可能广而告之,否则很容易让别人对他的战斗力产生质疑,甚至是影响他继续参加世界杯的资格。

    本来俱乐部的打算是等到世界杯结束,卡斯特获得一个不错的成绩之后,才适当地公开曾经的真相。到时候,大家只会对卡斯特更加喜爱。能够战胜自己心里的关卡获得胜利,比平常的球员进球更让人激动不是吗?

    但谁也没有想到,还没有进入最后的比赛,就提前遇到了这个障碍。

    偏偏本恩他们就算担心卡斯特,也不能在明面上表现出来,更不能告诉其他人。

    虽说他们现在都是一个队伍的同伴,在球场上的配合也很精彩。但是,不同俱乐部、不同球员之间也是存在着激烈的竞争的。

    如果告诉其他人,难免不会有人泄露出去,甚至以此为借口刺激卡斯特退赛。

    卡斯特表现得优秀,对比赛是有好处的,也是为他们的国家争夺荣誉,但同样的,也就挡住了某些人的路。

    本恩他们是不可能拿卡斯特的前程做赌注的。所以,尽管担心,也就只能在私底下安慰几句了,回到外面,还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等到卡斯特缓过劲儿来,几人这才出了休息室,前往训练场。

    训练场上的其他人已经在等着了,见他们出来赶紧说道:“快点快点,咱们这两天再练习练习,也好放松一下了。这次的运气不错,遇到的对手实力不强,咱们可得好好表现表现。”

    这运气的确是不错的。

    如果卡斯特当初没有出事的话。

    本恩他们心里苦笑了一下,面上却做出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一群人很快就投入到了训练之中。

    卡斯特今天的架势十足,踢起球来跟不要命似的,攻势相当凶猛,连充当对手的几人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等到训练结束,他们还笑呵呵地说道:“不错呀卡斯特,照这样子,说不定咱们还能把对方踢个零分出来呢!不过,今天可把我累坏了,回去之后我得好好睡上一觉才行。唉,如果能找个妞儿来做个按摩放松一下就好了。”

    “行了吧,想得美呢你!”旁边的人笑着骂道,“成天净想着这些,也不怕到时候教练把你骂得狗血淋头!”

    “我这不就只是想一想而已吗?”那人讪讪地抓了一把头,“得了,走吧走吧,浑身的汗,我要回去好好洗洗。”

    一群人吆喝着往休息的酒店走去。

    本恩和帕布罗却是愈发担心了。

    卡斯特现在表现得越是用力过猛,说明他心中越是不平静,到时候很容易因此出现什么事故。

    踢球失误可能只是被球迷们群嘲,可万一他突然爆发伤人的话,说不定会影响到以后的参赛资格。

    “这可怎么办才好?”一回到酒店,帕布罗都来不及回自己的房间洗漱,直接摸到了本恩的房间里,担忧地皱起了眉头,“卡斯特现在这样子,真的能够继续参赛吗?”

    “可现在也不可能临时退赛,否则……”同样摸过来的队友摇了摇头。

    本恩叹了一口气:“如果能把秦找来就好了。当初是她成功开解了卡斯特,这一次说不定也可以的。只是……如今我们又不能和外界联系,而且她之前好像有什么事在忙,估计也不可能临时过来的。”

    几个年轻人坐在一起,愁眉苦脸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卡斯特这会儿却一头栽倒在了床上,胳膊搭在脸上一动不动。

    之前发泄似的踢球,这会儿身子都有些酸痛感,他却像是什么也感觉不到,总觉得情绪一样的烦躁。

    笙笙,好想你啊……

    卡斯特突然轻声念道,可是回应他的只有满室安静的空气。

    ------题外话------

    ps:谢谢唯爱、lellomimi的鲜花,谢谢末末的钻石,谢谢维恩、酒儿、小猪、唯爱、阿芙、小y、素素、木木、小疯子、阿离、飞燕、刘刘、栗子、fanny的月票,谢谢维恩、末末、sylvia、牧儿、妮妮、小y、刘刘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暮雨、joy、晚晚、拾光的打赏,恭喜小九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恭喜牧儿、唯爱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