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36 喝倒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就卡斯特这样什么都摆在脸上的样子,秦笙哪还能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顿时无语地沉默了一下,然后“刷”地坐了起来在卡斯特身上一推:“喂喂喂,你在想些什么呢你!”

    卡斯特不好意思地侧了侧脸,没敢直视她:“那个,你之前不是说全部都可以吗?我就……”

    “那是开……”玩笑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秦笙就突然态度一变,脸上露出了一份玩味的笑容,然后贴近了卡斯特,手指在他身上画着圈儿,“那你认为的‘全都可以’指的是什么呢?嗯?”

    这一次,她直接用的是自己本来的声音,特意压低了一些,带着几分沙哑的感觉,听在耳朵里勾魂诱人。

    卡斯特认不住便“咕咚”一声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地说道:“笙……笙笙啊,我……我明天要比赛,今天可能不能做什么。如果你想要的话,明天比赛结束了再来怎么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引起你的兴趣的。”

    他正经着脸说出这几句话,脸上甚至还真的带着几分歉意,显然他的确就是这么想的。

    秦笙原本还在画圈儿的手指一顿,真恨不得掐住他的脖子让他闭嘴!谁想要了!谁被他引起兴趣了!

    她的一张小脸儿气得通红,卡斯特却以为她是在害羞:“这没什么,人之常情,我又不会笑……”

    “闭嘴!”秦笙总算是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我说的按摩就是正经的按摩,你还以为是什么东西?或者,你还真想去打个小卡片的电话叫点儿特殊服务来?”

    “没……没有!我保证!”卡斯特被秦笙这凶巴巴的样子吓了一跳,却觉得眼前这姑娘怎么看怎么喜欢,赶紧举手保证,“除了你,其他的服务我都不要。”

    秦笙却已经被他调戏地失了耐心,一巴掌拍在他的翘臀上:“赶紧的,趴着!不想明天上场的时候肌肉酸痛,就老老实实趴好了别动!”

    屁股上被喜欢的女孩子轻轻地拍了一巴掌,还发出了“啪”的一声响。

    卡斯特面上的表情有几分怪异,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和笙笙的身份颠倒了。

    不过,他什么也没有多说,直接翻身趴在了床上。

    侧过脸露出了一半张俊脸,免得被枕头蒙得喘不过气。

    秦笙还真的是没有做什么的打算。

    她从小练习过舞蹈,对跌打损伤什么的算是比较熟悉的,又有照顾秦老爷子的经验,专门跟家庭医生学了几招。

    所以,她说的“按摩”,还真就是专业的“按摩”而已。也就是看卡斯特太累,才会提出这么一个计划,谁知道居然会被误会。

    见卡斯特老老实实地趴好了,秦笙这才松了一口气,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然后熟练地找到穴道按了起来。

    别看卡斯特一米九的高个儿,这会儿安静地躺在这儿,还真像是个纯洁的大男孩儿。

    如果脸上再多点儿婴儿肥的话,配上他的金发蓝眼,就像是传说中的小天使一样让人怜惜。

    给人按摩这事儿其实也挺累人的。

    秦笙没一会儿就出了满头大汗,卡斯特却已经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甚至来了几分睡意。现在的他,还真是半点儿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开心的神色了。

    秦笙完成了自己手中的任务,这才慢慢停了下来。

    见卡斯特像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她笑了笑,拿起旁边的被子给他盖上,这才下床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还没等她离开,就感觉到手腕儿上一紧。

    她回头一看,发现卡斯特的手正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腕,迷糊地半睁着眼睛看着她:“笙笙……别走,我……我不会做什么的……陪我……”

    他那模模糊糊的声音传来,一看就是半梦半醒之间说出的话。

    秦笙担心动作太大会把他给吵醒了,干脆就这么钻进了被窝躺在他的旁边。

    她静静地看着卡斯特的侧脸,只觉得哪儿哪儿都那么喜爱,脸上不由得也多出了几分笑意。

    卡斯特一感觉到她的接近,就已经自动地靠拢过来,将她整个儿都包裹在了自己的怀抱之中。

    有了两个人的体温,被窝里立刻就变得暖烘烘的,睡意也跟着袭上心头。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起来,秦笙就已经醒了过来。

    卡斯特大概是好不容易能睡个好觉,这会儿还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

    秦笙轻轻地钻出了被窝,见卡斯特的手立刻不安地在床上划拉了几下,赶紧拿起旁边的枕头放进他的怀里,他皱了皱眉头,过了一会儿才安静下来。

    秦笙笑了笑,帮他把被子重新盖好,然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准备回房去了,免得被卡斯特队里的人看到,给他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虽说他们什么也没做,可不代表别人就不会多想。

    赛前还胡来的话,不管输赢,卡斯特身上都会被人泼上几桶脏水的。

    刚走出几步路,秦笙又停了下来,转身在房间里寻找了一会儿,才拿出了酒店提供的纸和笔,在上面写了几句话,放在卡斯特的床头,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出了房间,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等到闹钟响起,卡斯特这才有了动静,睁开眼之后,才发现怀里抱着一个枕头。

    他微微一愣,突然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卡斯特的表情一变,在房间里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是我的幻觉吗?难道我现在的……”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就发现了床头柜上写着字的本子。

    拿过来一看:

    “卡斯特,我先回房了。比赛加油,我会在看台最好的位置陪着你,等着你捧回奖杯。赢了比赛,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的。”

    卡斯特脸上的表情一点儿一点儿地柔和起来,看到最后一句话,身上竟起了几分燥热,脸上都不由得红了红。

    原来,笙笙昨晚真的是来过了!

    他将这个本子贴在心口,开心地笑了笑,又把那短短的几句话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

    等到刚起床的迷糊劲儿过去了,卡斯特这才将那页纸小心地撕了下来,工工整整地折叠了一下,然后起身放进了他的行李箱夹层之中,妥帖地保管起来。

    他绝对不是忍不住想要搜集和笙笙有关的东西,也绝对不是不喜欢让笙笙写的字被其他人看到。他……他只是要留下证据而已,万一比赛胜利之后笙笙赖账怎么办?她可是说过的,他想怎么样都可以。

    对,没错,就是这样。

    卡斯特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然后才满脸期待地开始去浴室里洗簌了。

    等到卡斯特和其他人集合,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他今天的状态和前些天截然不同。

    “队长,卡斯特这该不会是偷偷出去弄了那东西吸嗨了吧?”有人悄悄地凑到了本恩的旁边,担心地问道,“待会儿可是有尿检的,如果查出了药物成分,那他可就……”

    “放心吧,”其他人不知道,本恩和帕布罗却是很清楚的,还能怎么说,肯定是和秦笙的到来有关啊!那姑娘果然就是他的灵丹妙药,“不过是昨天我们请了一个医生帮他看了看,这应该是见效了。”

    “这样啊!”那人果真是松了一口气,“队长你也真是的,有办法不早说,害得我这些天提心吊胆的。不过,那医生医术这么高超,以后要不让他随队算了,别的不说,能稳定住卡斯特的情况就是好事儿啊!”

    “咳咳咳……这恐怕不行,”本恩睁着眼睛说胡话,“那个医生身价可高了,而且还有另外的工作,是不会同意的。这一次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把这位医生请了过来。正是因为拿不住到底能不能请到人,所以才没有提前告诉你们。”

    听他这么一说,那个人遗憾地摇了摇头。

    不过,不管怎么样,卡斯特的状态在好转就够了。

    等到那人走开,帕布罗在对着本恩说道:“嘿嘿,队长,没有想到你也会胡说八道啊!”

    “嬉皮笑脸的干什么?严肃点儿!”本恩装作若无其事地瞪了一眼帕布罗,“待会儿就要开始比赛了,别老是没个正行。”

    “卡斯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说完了帕布罗,本恩这才走到了另一边,看向了站在这儿的卡斯特。

    他和帕布罗其实心里可好奇了,就想知道昨天秦笙到底是做了些什么,居然就让卡斯特变了个样儿。

    可是,他们还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能让卡斯特知道他们其实比他还先一步看到了秦笙。否则,也不知道这个第一次谈恋爱的醋坛子会怎么折腾呢!

    “我很好,”他们那点儿小九九卡斯特还能不明白?不过,既然他们想要装作不知道,那他也就装作不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了,“不能说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我会适应过来的。”

    他的确还算不错。

    虽然依旧担心待会儿遇到那几人身体会不受控制地产生抵触反应,但好歹不像之前那样焦躁不安了。

    而且,秦笙还真的是挺专业的。

    昨天那一番按摩下来,卡斯特今天浑身舒畅,完全没有前几天用力过猛之后的后遗症。

    本恩和帕布罗见他如此,也就暂时放下心来,可这好奇心却是越发的浓厚了。

    不管是焦虑也好,安心也罢,总之这场比赛还是如期而至了,根本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情况就发生改变。

    本恩他们心里自然还是有些担心卡斯特是否能够适应的,却也做不出像女孩子一样不断用温言细语安抚他的举动。好在秦笙过来以后,卡斯特现在这样子,虽说还不至于完全放开那些心结,却也比之前的状态要好得多了。

    比赛的时候有秦笙在看台上看着他,卡斯特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儿吧?

    而作为好兄弟,他们俩能做的,不过是在他的肩头拍上一拍,或是用拳头轻轻地砸一下。

    这是属于男人间的安慰,同样是写满了他们独有的关心,却不会用什么言语轻易地表达出来。

    一群年轻的小伙子在酒店统一用过了早餐,这才往运动场那边赶去。

    秦笙比他们出门的时间还要早,提前便去运动场那边等着了。

    随着时间一点儿一点儿临近,人群果然逐渐多了起来。

    秦笙就如之前和卡斯特说过的那样,站在了最前方的位置。

    这次的比赛场地设计的和许多球场不同,看台的位置离比赛场地非常近,很方便球员和球迷们的互动。

    比赛这时候还没有开始,球员们都还在休息室里。

    秦笙就坐在巴萨的球迷之前,为了看球方便没有多做伪装,很快就被旁边的球迷们给认了出来。

    “秦?你是秦对吗?”

    “天哪!我居然和卡斯特的女友坐在一起,我们能够合张影吗?我保证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omg!秦!我的上帝呀,我太喜欢你唱的歌了,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秦!你和卡斯特我都喜欢,我是你们的cp粉!”

    “你今天是来看比赛,为卡斯特加油的吗?放心,卡斯特一定会赢得很漂亮的!”

    ……

    这儿有卡斯特的粉丝,也有秦笙自己的粉丝,还有他们俩的cp粉,不一会儿,这一片的球迷几乎都知道了——卡斯特的那个名人女友也来了比赛现场为他加油!

    如果不是比赛已经到了时间,估计后面的人也会忍不住凑过来看个热闹。

    等到哨声响起,球员开始进场了,这些人才散开,让秦笙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她就看到了走在队伍中的卡斯特。

    他手中牵着一个小球童。

    那小男孩儿也是一头金发,虽说相貌有些看不太清楚,可小小的一个,看上去就像是小版的卡斯特。

    大概是因为年龄太小,或者是因为有些紧张,走起路来有些摇摇晃晃。

    卡斯特为了照顾小孩儿,也跟着放慢了步调。

    秦笙看到这一幕,便忍不住微笑起来。

    可看向对面的那支球队时,脸上就忍不住带上了几分不满。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几个人,但她莫名地就是不喜欢这支球队了。或许这是一种不理智的连坐态度,可事关心上人,女孩子有任性的权利,不讲理也是情有可原。

    好在周围坐着的都是巴萨的球迷,他们同样是对对手不会有好脸色,秦笙的样子并不显得特殊。

    全场的球迷都在激动地呐喊着他们喜爱的球员的名字,恨不得能够冲上台去和球员们肩并肩作战。

    每一次看比赛,秦笙心里都会有这样的震撼。

    她或许不太懂足球,却能够理解这种为之热血沸腾的感觉。就好像是她对音乐一样,这些人也是用生命中全部的热情在爱着那颗小球。

    随着比赛的哨响一起,唱上的氛围顿时就变得热烈了几分,一种看不见的硝烟一下子就在赛场上弥漫开来。

    卡斯特很快就看见了那几张熟悉的脸庞。

    他移开了眼神,脑海中却忍不住响起了那时的场景。除了那个已经被除名的人,这几张脸也会时不时出现,还有他们暗自偷笑的声音,然后是传来的剧痛……

    比赛已经正式打响,卡斯特甚至来不及多想那些,就已经开始加入到了追逐的队伍之中。

    作为他们这边的主力之一,卡斯特身上的任务不轻。

    本来以他的体力和能力,完成起来也不算困难的,但今天不同于往日,事情也就多了几分变化。

    果然,在卡斯特就要成功在半路拦截下对方的球时,突然眼前就多出了一个身影。

    “呵呵,卡斯特,别来无恙啊!”

    这熟悉的声音一响起,他就忍不住浑身一僵。

    原本几乎是百分之百可以截到的那颗球,瞬间就从他面前飞过了。

    那人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又对着另外几个人交换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得意地跑开了。

    其他人倒是没有多想。

    毕竟这赛场上,谁也不能保证完全地一球不误,卡斯特这么一次失误,其他人也不会觉得他就有什么问题。

    更何况,这一球成功地被守门员给挡住了,对西班牙来说不算有什么损失。

    “嘿,兄弟,可得好好加油啊!”有人走过卡斯特身边的时候打趣道,“今天的状态可不如前几天训练的时候好,难不成你是在酝酿什么大招?”

    他也就是随口一说,很快就跑到了另一边。

    本恩和帕布罗这样的知情人却是多了几分忧虑。

    刚才突然出现在卡斯特面前,阻碍了他截球的就是当初那几人中的一个!

    那人也不是什么傻子,既然已经知道了卡斯特的情况,绝对会和另外几个人配合起来,全力阻拦卡斯特,将他作为本场比赛的突破口!

    本恩和帕布罗脸上都多了几分焦急。

    可是,战场上的战术是有事先安排的,他们所在的位置也不能轻易改变,总不好擅自行动,过去守着卡斯特不动吧?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升起。

    果然!

    接下来的比赛中,对方总是会有一两个人出现在卡斯特身边,而且都是熟面孔。

    每当他们过去,卡斯特就会忍不住浑身僵硬,然后站在原地停顿一下,面上也跟着苍白了起来。

    因为这样的情况接二连三地发生,让卡斯特错失了好几个球。

    对方却是越战越勇,已经进了两球了。

    如果不是本恩奋力突破重围进了一球,恐怕他们队这上半场一球都进不了。

    看台上顿时就传来了一阵嘘声,显然是对他们喝起了倒彩。

    就连巴萨的球迷们也有些焦躁不安起来了,不知道卡斯特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果然都是怂包,踢什么球呢!滚回家去吧!”

    “还c。a?球场上的太阳之子?别开玩笑了,就这水平居然还能打专业赛?去业余圈子里都没有人要吧!”

    “侥幸赢过几次比赛还真的以为自己能行了?”

    “其实以前还好,估计是交了女朋友就以为世界都要围着他转了吧?”

    “他那个女朋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说不定昨晚还过来好好缠绵了一番呢!”

    “贱人配烂人,天生一对!”

    ……

    对方的球迷们很快就将一些肮脏的话语都用在了卡斯特身上,后来更是集中攻击起了秦笙这个卡斯特的女友。

    巴萨的球迷们这时候虽说受到了一些影响,但到底还有理智存在。

    但是,想也知道,如果后半场卡斯特还是这副样子,估计他们会由爱生恨,比对方的那些有意贬低他们的球迷们更加疯狂。

    卡斯特听到这些话,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了。在加上那几人还在不停地凑过来有意无意地挑衅,他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开始揍人!

    一旦在这儿打了人,这名声可就真的是全毁了。

    “卡斯特!加油!”

    在突然安静下来的巴萨球迷们所在的看台上,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让卡斯特一下子就冷静了起来。

    ------题外话------

    ps:谢谢雪糕、sylvia、lellomimi、飞飞的鲜花,谢谢猫猫、吃货、coco、阿芙、琼花、飞飞、qq*75、181*47的月票,谢谢吃货、木木、181*47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陗陗的打赏,恭喜夏洛克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