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40 匿名举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吃过了餐点之后,又上楼去卡斯特的房间拿了行李过来,就当是消化一下肚子里的食物了。

    过了一阵子,两人才洗漱了一番躺到了床上。

    “笙笙,说真的,我很感谢你,”卡斯特这会儿其实身体也很疲倦了,毕竟连续几天的高强度训练,在加上今天在赛场上他还是最拼的那一个,如今这浑身的骨头架子都跟要散开了似的,让他的声音听着都有些浓浓的困意,“今天之后,我再也不用担心遇到他们了……”

    他一边说着,眼睛就已经忍不住要眯起来了:“以后,我终于不用害怕了,因为我的身边一直都有你……笙笙,我真的是太爱……”

    他的话未说完,就已经有轻轻的呼噜声响了起来。

    以前他睡觉可从不打呼噜的,果然是被累到了。

    秦笙勾起唇角笑了笑,将脸贴在他的胸前,本来只是眯着眼放松一下的,却被这暖烘烘的温度一感染,很快便靠在卡斯特的怀里睡了过去。

    在他们陷入到睡眠之中的时候,已经有了许多和今天比赛相关的报道出现。

    《xxx城市报》:

    一场比赛给了我们两个最,最远射门,和最具反差效果结局。哦,或许还应该添加一个最会秀恩爱的明星情侣?

    《足球之星》:

    今天的比赛中,我们赢来了一次新纪录的突破!西班牙队的卡斯特,为我们带来了史上最远射门的新纪录!让我们为之欢呼!让我们为之鼓掌!

    《趣谈足球》:

    一场精彩的球赛,除了优秀的球员,漂亮的射门,或许还应该来一首让人心情澎湃的歌?足球明星和歌星的配合,居然会如此让人喜爱。

    而《周末特刊》的主编甚至在自己的twitter上面,为卡斯特和秦笙来了一篇大版面的特别评价:

    “卡斯特,这个来自巴萨的年轻球员,从十几岁进入俱乐部,到如今已经度过了好几年的时间。从他一出现,就被球迷们认为是足球明星中最英俊的一位,c。a,球场上的太阳之子,都是他的称呼。

    他得到过许多比赛项目的奖杯,是大家心目中集实力和外表于一身的足球小将。

    在今天的晋级比赛中,上半场比赛他的表现实在是让球迷们失望,仿佛站在赛场上的是另一个人,而不是那个光芒四射的c。a!

    甚至出现了对方球迷谩骂卡斯特和他的c国女友的情况,场面一度陷入失控状态。

    就在这时,那个黑头发的小姑娘勇敢地站出来吼出了那一声加油,并带领着球迷们,和球员一起唱响了那首咱们十分熟悉的巴萨队歌。

    大概这就是属于爱的力量?

    卡斯特在后半场的表现堪称经典,在飞铲射门以后,竟然打破了史上最远射门距离的世界纪录,赢来了全场的欢呼声。

    兴奋的卡斯特,最喜欢的庆祝方式却是和他在看台上的可爱小女友一起互抛飞吻。

    哦,这对小情侣可真是糟心!但是,又让人忍不住喜欢。

    就像是每一部欧美大片总是会在片尾放一个让人惊喜的小彩蛋,卡斯特也一样。

    在赛后的采访中,他出乎人意料的说出了自己的不满,并且表达了对女友秦的满腔赤诚。

    他说的那些话,让我们不由得开始反思——

    现在的球迷素质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在赛场上辱骂球员,甚至是辱骂球员的家人,已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了吗?否则当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自然地参与其中?

    不过,卡斯特的表现又让我知道了另一件事——

    他是一个好球员,也是一个好男人。

    或许他的做法有些冲动,或许他的话并不含蓄,但是这不正是他的魅力所在吗?我们最初喜爱的,也就只是那个在赛场上释放着热情,在球场外敢于对记者任性的少年而已。

    现在,他变了,有了想要守护的人;

    又或许,他并没有变,依旧是那个球迷们想要守护的人。”

    看得出,这位主编的确是卡斯特的狂热粉丝,字里行间表露出的都是对卡斯特的喜爱。

    如果不是知道这位主编是一个喜欢足球的大叔,说不定都会以为他是卡斯特的小迷妹了。

    而且,这些文字并没有用以正式报导,而是放在了他的个人网页上,其他人也无法说他公器私用。

    倒是这篇关于卡斯特和秦笙的私人点评,很快便被卡斯特和秦笙各自的粉丝传播开来,cp粉们更是主动积极,恨不得让所有人都吃他们这记安利。

    随着这场比赛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大家除了看到卡斯特的精彩表现,还有秦笙亮眼的举动以外,还注意到了另外的几个人。

    这几个人的样子,当初看比赛的时候没有注意,如今再看回放,怎么觉得他们是在刻意针对卡斯特呢?

    比赛的时候光顾着纠结输赢去了,哪有那闲工夫细看?也就是现在输赢已定,才有了精力去分析其他。

    那些之前被忽视的东西,也就一一摆在了大家面前。

    “你们注意到了没有,这几人一靠近,卡斯特就会莫名其妙地失误,在和他们撞上之前都很正常的。铁定是他们做了些什么!”

    “注意看半场休息的时候,他们的球迷辱骂卡斯特和秦,他们还笑得挺嘚瑟呢!难不成是他们自己安排的人?”

    “你们有被迫害妄想症吧?说不定是这几人战术不错,球技好,拦截了卡斯特的球有什么不对吗?非得来一套阴谋论。看个球而已,想太多。”

    “呵呵……战术高超?球技漂亮?别告诉我下半场出现在赛场里的那几个不是他们,而是和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的替补!就那样的配合,那样的球技,居然能够成功拦截卡斯特?别说我们阴谋论,有点儿脑子的都能知道里面肯定是有猫腻的!要不赛后采访卡斯特会对他们那个态度?”

    “力挺楼上!我也相信有猫腻。看,后半场卡斯特好几球都是故意从他们几个那儿拦截的呢!说不定就是以牙还牙。哈哈哈,总觉得小心眼儿的卡斯特有些萌萌哒~”

    “这还萌?应该是小肚鸡肠,还没有大局观吧?不过就是赛场上的冲突而已,还非得找回场子,甚至直接在比赛的时候报复回去,耽搁了比赛他承担得起吗?一群脑残粉!”

    “你怕是个大傻子吧?比赛难道没有看完吗?就这个成绩,还能说耽搁了比赛?!毛病!人家扇了你左脸,还不许扇回去了啊,卡斯特又不是圣父,不背这个‘道德绑架’的黑锅!还有,没实力才叫任性,有实力那叫霸气!这场比赛的大部分比分都是卡斯特贡献的,就连那个已经被录入世界纪录的最远射门距离,也是卡斯特打破的,请问他怎么就没有大局观,怎么就耽搁比赛了?你做不到,别把帽子按在别人头上!”

    “恐怕是那几个心里有鬼的家伙买的水军吧?要么就是他们自己的小号亲身上阵。这种黑粉管他呢,咱们别理,还是专心讨论卡斯特吧!”

    ……

    “完了,完了,现在可怎么办才好?”酒店的套房里,一个男人苦恼地把手机往床上一摔,“我就说吧,应该冷静点儿,你们非得闹着要从他入手。现在好了?得不偿失啊!”

    坐在他对面小沙发上的那个人抓起茶几上的杯子,把里面已经放凉了的水一饮而尽,没有说话。

    而这人旁边的那位却是冷冷一笑:“呵呵,别把自己当成是无辜的圣子,这时候忙着撇开关系了?我记得,当初提出来的时候,你也是双手赞同的,球场上笑得最起劲儿的就是你,你还好意思说冷静?”

    “我……我这不是……”最先开口的那个被憋得满脸通红,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了。

    没错,他们几个还真没有谁是无辜的,谁不想踩着卡斯特上位呢?

    只要能够踢赢这场比赛,甚至是把在足坛名声日益响亮的卡斯特踩在脚下,等到他们回去,俱乐部里一定会对他们刮目相看!至于其他的……

    拿到手的好处才最重要,其他的东西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谁知道,原本还好好的,后面就突然发生了反转!

    如果不是卡斯特突然发威赢了比赛,甚至赢得相当漂亮,精彩到让人想要反复观摩,他们的行为可能根本就不会曝光。哪怕是曝光了,如果他们赢了比赛,别人也不会多想,甚至会站在他们这边。

    胜者为王,事情不都是由赢家说了算吗?

    刚刚他们还真的是顶着小号去给自己说话,顺便贬低一下卡斯特。谁知道屁用没有,还差点儿让人怀疑到了他们身上。

    可现在懊恼也没有用了,如果不想点儿办法的话,他们几个的名字就要黑得发亮了!

    “要……要不,我们去找卡斯特道个歉?”喝水的那位想了想,提出了这么一个办法,“现在的那些明星不都是这样吗?不管出轨劈腿家暴进局子,只要主动道歉,态度诚恳一些,就很容易被原谅,还会多一个勇于担当、敢于认错的好名声。而且,到时候还能借着舆论逼着卡斯特接受我们的道歉不是吗?”

    “这……”另一人摇了摇头,“这办法对于本恩他们或许会有用,可是卡斯特?就他那个任性的脾气,你觉得他会买我们的账?如果不是今天的球赛,去跟他道歉还有一半的可能被原谅。关键是我们又做出这种事儿,他又不是傻子,能同意吗?而且,他在媒体那儿是任性惯了的,就算再任性一次,人家也不会觉得稀奇。”

    “更重要的一点是,”原本坐在另一边一言不发的那人也开了口,“还不知道巴萨那边是怎么打算的。他们准不准备放出上一次的真相?这也是个关键。”

    “那……那不可能吧?如果卡斯特心理状态有问题的事情被人知道,以后的很多比赛应该都会受到影响,让他先回去做心理治疗,”提议去道歉的那人结结巴巴地说道,“如今卡斯特也算是他们俱乐部的一个主力了,巴萨应该不会这么笨,用牺牲卡斯特的方式和我们同归于尽吧?”

    “这可说不准,而且卡斯特的表现众所周知,当初有问题不代表现在就有问题,”其他人也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们去道歉的话,该不该连着上次的一起?如果我们说了,巴萨那边却没公布,那我们简直就是在自己给自己挖坑,还再一次得罪了卡斯特。如果我们没说,巴萨却公开了,球迷们只会认为我们虚伪狡诈。这左右都是坑啊!”

    “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反正比赛也已经结束了,”带头的那人说道,“不如回去早作打算,或许还能和俱乐部里商量一下,哪怕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那人一看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就变了脸色,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喂?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你还好?”

    “别说这些废话!”电话那边的男人干脆地说道,“我知道你们现在也被那小子给坑了,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一起教训教训他?”

    “你想干什么?”接电话的人惊讶地说道,“你不会是想去绑架他吧?这……这我们可不干。”

    “呸!瞧你那个胆子!”那人随口呸了一声,“你想干我还不想呢!我已经因为他丢了工作,难不成还得因为他被条子抓进监狱里?我的打算是,把卡斯特的事情捅到巴萨那边去!”

    “啊?什么事情?”

    “据我观察,他的状态明显不对,很有可能存在严重的心理障碍,这情况我见得多了!一旦有这个问题的球员,谁不是强制退赛进行心理干预治疗?还有的就此退役!”那人十分肯定地说道,“巴萨那边肯定是不知道的,否则怎么会派卡斯特进入国家代表队参加世界杯?”

    “可是,现在就算说了估计也没有用。人家还等着卡斯特拿回奖杯呢,哪会在这个时候发难。”

    “比赛之后呢?”那人的声音从电话另一边传来,“比赛之后,你们难道不想看到他被逐出他们俱乐部?现在站得越高,到时候就摔得越狠!如果巴萨那边一直没有动静,那我们就通知给更上一层,到时候连他们俱乐部都得遭殃!”

    他这么一说,听着电话的人果然就犹豫了。

    如果可以的话,谁想跟自己对付的人道歉,谁又不希望把对方踩在脚底下的淤泥里呢?

    他们这些人并不知道卡斯特请假去c国,专门和俱乐部里报备过了。而且回来之后,俱乐部的人不是没有顾虑卡斯特的问题。但有秦笙的影响,卡斯特除了这一次,几乎就没有什么差错了。还有教练的保证,已经心理医师的肯定,最后才定下了卡斯特这个名额,中间是有过一系列的考察的。

    他们只看到了现在的风平浪静,却不知道那段时间卡斯特的黑暗岁月。

    只能说,巴萨那边瞒得太好了些。

    这几人本就是冲动派,要不当初也不会做出那些没品的事情了,这会儿也不会多想。果然在电话里三言两语就定下了计划,甚至约好了必要的时候一起站出来作证。

    如果巴萨那边真的不知情,他们的计划还真有可能成功。

    但是……

    在那封匿名的举报邮件发送到俱乐部的邮箱里,隔了几个小时才被人看到。

    那人一看就变了脸色,赶紧往上报。

    不过,巴萨的反应显然是和举报的那几人预想的不太一样。

    本来俱乐部的打算是等到卡斯特结束了世界杯以后再公开这件事情,到时候借着这样的经历,还能在赛后强势刷一波存在感。

    可如今既然已经有人知道了,而且对方明显是来者不善,为了避免被暗中的那些人先一步捅出个大篓子来,俱乐部当然是要抢先站出来说明情况,不给对方留下余地。

    一觉睡到天色变黑的卡斯特是被电话给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伸手摸过了床边的手机随意接了起来:“喂?”

    “卡斯特?”陈贤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俱乐部要公开声明你之前受过伤的事情了,我在这边守着,等到结束以后就迅速赶过来,这两天你最好在酒店里待着,千万不要出门,免得被记者堵住了,知道吗?”

    “不是说等到所有的比赛结束之后才公开的吗?”卡斯特的睡意总算是消失了,他看了看还睡着的秦笙,放轻了动作,拿着手机去了套房外面的小客厅,“怎么现在突然提前了?”

    “还不是有几个黑心鬼!”陈贤没好气地抱怨了一句,把那封匿名邮件的事儿说了出来,“俱乐部里担心他们会以此为借口攻击你,干脆就先下手为强,在他们之前公开了。反正你有医生的诊断书在,又有这次的比赛作证明,绝对不会影响到后面的比赛的。对了,还没恭喜你打破了一项世界纪录呢!也不知道是谁发的邮件,估计是看到你的成绩太眼红了?”

    还能是谁?

    卡斯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几个和他发生过冲突的人。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谁恨不得将他拉下来呢?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谁会这么清楚他受过伤,如今还有创伤后遗症的表现呢?

    其他人都以为他是状态不佳,或者是那些人在场上做了些什么让他顾忌。也就只有双方的当事人才明白这不过是上一次冲突留下来的副作用。

    “好,我知道了,这两天不会出去的,你也不用急着过来,办好了事情再来也不急。”

    哪怕是猜到了以后,卡斯特也不是特别生气,反而有些轻松。

    看来,之前的做法还是有用的,这一次他们果然是冲着自己来了,没有连累到笙笙。

    “我知道,”陈贤无语地说道,“你是怕我来早了打扰你和秦笙的两人世界吧?”

    “知道我就不多说了,先挂了……”

    等到电话挂断,陈贤才对着手机摇了摇头嘟囔道:“还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不过说起来,他其实也不是特别担心。

    只要能够在对方出手之前公开,对于卡斯特来说根本没有太大的影响,俱乐部里早就在为这一天做准备,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而且,自从有了秦笙以后,卡斯特的状态甚至比以前还要好了,请专业的心理医生去做诊断也不懂担心。

    不过,他倒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在网上造势,顺便把那几个心怀叵测的家伙揪出来!

    “卡斯特?”秦笙醒来以后,才发现卡斯特已经不在身边了。

    “嗯?”卡斯特连忙走进来,举了举手机,“刚才去接了一个电话。你饿了吗?我叫了客房服务,待会儿就能吃晚餐了。”

    秦笙以为他说的电话指的就是叫客房服务,根本不知道,今夜之后,又会有一股不小的风波掀起。

    ------题外话------

    ps:谢谢maomimi、小樱、lellomimi的鲜花,谢谢末末、maomimi、小樱、唯爱的钻石,谢谢温柔、ltttm、胖喵、wei*e04、小樱、陌予、sylvia、兔几、jinghuagang、美人、伊人、小路、小星星、stellar的月票,谢谢末末、胖喵、wei*e04、小疯子、六月、唯爱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倾然的打赏,恭喜飞燕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