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42 酒吧冲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知道,在昨晚看到秦笙出现在自己房门外的时候,卡斯特就已经很想这么做了。

    可是,第二天还要比赛,他不可能任由着自己胡来,这是对他,对队友,对球队的不尊重,也是对他所热爱的足球不尊重,更是对秦笙的一种不尊重。

    更何况,那时候还要忧心着第二天的比赛,不管是他还是秦笙,都没有那个心思真的做点儿什么。除了一开始起了几分念头,很快就被他给打消了。

    老老实实地抱着她睡了一晚,今天比赛顺利结束,却是累得筋疲力尽,哪怕真要做点儿什么,也没有那个精力。回来后,刚吃过饭就倒头大睡。

    两次都是纯纯的睡觉,这时候如果还不做点儿什么,那他可就真的要成忍者神龟了。

    秦笙也没有想到卡斯特这家伙居然说来就来,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已经被他一把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腾空让她惊呼出声,不由自主地就已经伸出了胳膊环上了他的脖子。

    卡斯特在这种时候总是会比平常多几分坏男孩儿的感觉,享受着她对自己的依赖,还专门颠了颠,让她离自己更近一些。

    秦笙瞪了他一眼,这家伙非但没有老实起来,反而还大笑出声,直直地往卧房那边走去。

    距离圣诞那段假期已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了,突然这么亲密,秦笙还颇有几分不自在的感觉。

    卡斯特却已经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天知道,对于他这样一个二十多岁总算是吃到嘴的男青年来说,刚吃了没几口就不得不强制性吃素的感觉有多难熬。以前他结束训练回到房间,几乎都是倒头就睡,现在却会时不时地梦到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第一次发生那种状况的时候,他居然还有些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的混乱感。

    倒不是他成天想着这种事儿,完全就是生理性的“自动记忆”。

    之前没见到秦笙还好,如今人就在眼前,他可不打算再憋下去了。

    “等……等等!”秦笙不得不和那次一样,直接叫停,“你买了吗?”

    “什么?”卡斯特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秦笙说的是什么。

    毕竟之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的。

    他又不是时刻准备着出去猎艳的帕布罗,怎么可能随着带着那东西?在昨晚之前,卡斯特根本就不知道秦笙会过来,自然也就不会提前准备好,就等着时候使用了。

    “要不,我去找帕布罗要两个吧?他那儿应该还挺多的。”卡斯特说着就要起来拿手机,“他们今晚约好了要去酒吧,不知道现在出发了没有。”

    “不行!”

    秦笙一把按在了他的手机上不让他动。

    开什么玩笑呢,这样一来,帕布罗不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吗?万一他们那群人都在一起,更是全队的人都知道了!

    她一张脸涨得通红,果断地拒绝了卡斯特的提议。

    “笙笙啊,”卡斯特当然看得出秦笙在想什么,无奈地对着她说道,“你不会以为帕布罗他们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说不定在他们眼里,他俩早就已经滚成了一团了。

    “那也不行!”秦笙摇了摇头,然后犹豫地看了看卡斯特,特别是他某个已经变化了的部位,“要不,你忍忍?我给你唱《大悲咒》怎么样?或者是《心经》也可以啊!”

    这种闺阁之事,哪怕是别人已经猜到了一些,秦笙也不会愿意这样跟人提起的好吗?否则,她以后都不好意思跟卡斯特的那些队友见面了!只要不说开了,至少还可以假装人家不知道啊。

    “我不想当和尚,不听!”这还是卡斯特第一次拒绝听秦笙唱曲儿,虽然唱的内容在这个时候是奇怪了些,“还有,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住在什么地方了?”

    “嗯?什么地方?不就是酒店吗?”

    秦笙迷迷糊糊地看了一下房间里的装扮,难道不是?

    卡斯特得意地一扬眉:“酒店的房间里,一般都是准备了这些必用品的吧?”

    他为什么会知道?

    那是因为刚住进来的那一天,他们几人的房间就已经被教练一一搜查过了,专门把那些情趣用品全部清理干净,就是为了防止他们在比赛期间乱来。

    那时候帕布罗还找卡斯特叹气呢,说是比赛结束了也不可能去找教练把那些东西要回来。

    如果现在他们俩是在楼上卡斯特的那个房间,自然是找不到这一类的用品的。

    但是!

    他们现在住的可是秦笙另外开的包间,怎么可能缺少那些东西呢?

    卡斯特长臂一伸,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果然在里面看到了许多有趣的东西。

    不仅有秦笙刚才提到的那样,还有什么印度神油之类的道具。

    卡斯特对那些没有什么兴趣,直奔主题。

    选了一下型号,他这才对秦笙笑了笑:“勉强凑活着用,等明天再出去买新的。”

    说完以后,根本不给秦笙说话的空隙,就这么直扑了过去。

    另一边,帕布罗他们此时的确已经去了酒吧。

    这场精彩的比赛今天才刚结束,晚上来酒吧庆祝或者买醉的人当然不少。

    作为今天比赛的赢家,他们一行人进去的时候还引起了小范围的骚动。

    只是,才刚一坐下就看到另一群人走了进来,正是他们今天的对手,本恩和帕布罗甚至还在这群人之间看到了那几个在赛场上针对卡斯特的家伙。

    “哟,获得了晋级赛的胜利就开始来酒吧狂欢了?小心之后遭遇滑铁卢,那可就有得玩儿了!”

    没有想到,帕布罗他们身为赢家没有挑衅,倒是输家主动说起。

    这倒不是他们特意上门找茬。

    和卡斯特他们队不同,今天的比赛,卡斯特他们赢得有多漂亮,对方就输得有多惨烈。回去之后,简直是被教练对着骂了一个多钟头,脸上都被喷了满脸的唾沫。

    心头那股无名火不可能冲着教练去,也不可能对着镜子骂自己,要怪队友的话,也不知道该怪谁。

    本来是打算约好了今晚出来酒吧放松一些,一醉方休,也可以暂时忘记那些烦恼。

    没有想到,这才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帕布罗他们一群人在那儿坐着,还有许多球迷们一直关注着那边,连围上去的漂亮姑娘都比他们这儿多。

    新仇旧恨一上头,说话当然不会好听。

    就好像在外面因为一件事儿和另一个人打架,本以为自己能把对方打得落花流水,结果却是自己被打得鼻青脸肿,回家以后还要被父母教训暴揍一顿,紧接着出门就看到了那个和自己打架的家伙,这时候谁能忍得住暴脾气?

    更别说,他们这群精力十分充足的家伙本来就是那种一言不合就开干的火爆性子。

    输了之后心里有脾气想要发泄,帕布罗和本恩他们也是知道的。

    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有那个义务和责任成为让他们发泄脾气的对象!

    “赢了比赛当然就该庆祝一下,怎么说也要整理好心情为下次比赛做准备啊!倒是你们,输了之后居然不好好自我检讨,还来酒吧狂欢?”帕布罗一点儿也不会给对方留面子,毕竟对方开口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给他们留脸面,“还有,如果我们遭遇滑铁卢让人笑话,那么连我们都踢不过的你们,不是更让人笑话吗?”

    哼!谁惯得他们那个脾气呢!

    帕布罗一说完,就扬着下巴做出了一个傲气的表情。

    这样子,说实话看上去还真的挺欠揍的,更别说是在那些本来就很想打他们的人眼里了,帕布罗这小子的“仇恨值”,一下子被拉到了和卡斯特并排的位置。

    卡斯特的仇恨值当然是因为比赛,如果不是他突然发疯,打了鸡血似的进球,这场比赛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帕布罗完全就是说话戳到了他们的痛处了。

    这会儿头号大敌卡斯特不在,他们的目标自然就对准了帕布罗。

    刚才说话的那人将手里拿着的杯子往地上一摔,顿时发出了“啪嗒”的破裂声,摔了杯子就往帕布罗那边逼近:“你个混球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fuck!”

    “你他妈再骂一声试试?”帕布罗也不是什么好脾气,跟着摔了杯子。

    酒吧里原本闹哄哄的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了起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这里的冲突给吸引住了。

    “骂就骂!fuck!fuck!fuck!”那人连骂了几声,得意地一笑,“怎么?你有本事,倒是来给我一拳啊?来,冲这儿打!对准了打!来啊!”

    那人将脑袋往前凑了一些,指着自己的脸就开始挑衅。

    帕布罗捏紧了拳头,牙关紧咬。

    他是脾气急躁,却不是缺心眼儿!

    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对方输了球,破罐子破摔也没事儿。可他们不一样,之后还有比赛呢!如果在这种时候传出在酒吧打架的丑闻,说不定还会影响到他们后面的比赛资格。

    “你是不是以为我傻?”被本恩在后面一拉,帕布罗气得发热的大脑冷静了一些,“你以为你是谁,让我打我就打,那我多没面子?倒是你,我让你骂你就骂,还挺听话的嘛,乖、儿、子!”

    哪怕是不能动手,他也绝对不会让对方在口头上占了便宜的。

    周围看着这边的客人本来以为双方立刻就要打起来了,甚至已经有人做好了报警的准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峰回路转,突然变成了打嘴仗?

    听到那声格外清晰的“乖儿子”,还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的。

    本来就已经气得青筋直冒,比赛输了的愤慨,被教练指着脑袋骂了一个钟头的憋屈,在这一刻,终于被那声“噗嗤”给点燃了。

    那人顿时瞪向了声音发出的方向,把旁边放在吧台前的椅子举起来往地上一摔,顿时就成了一堆废料:“谁他妈的在笑!shit!都他妈的是狗屎!fuck!”

    他这一连串的骂声让那些客人都黑了脸。

    之前听他骂帕布罗他们,这些人只顾着看热闹,还有一些球迷觉得自家偶像受辱。

    但这会儿骂声背到了他们身上,感觉就更深刻了。

    就你会骂人了是吧?

    咱们这儿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你骂得抬不起头!

    酒吧本来就是容易滋生事端的地方。

    昏暗的灯光给了一个情绪爆发的机会,酒精的刺激更是增长了胆量,在这种情况下,谁愿意对别人的辱骂一笑了之?

    反正在座的是不愿意的。

    不等帕布罗他们开口,那群情绪激动的客人就已经把对方围了起来,指着鼻子大骂出声。

    刚才摔椅子的那位这才冷静了下来,可已经晚了。

    对于这些人,他们可不敢随便出手,否则以后的足球生涯都算完了!

    和帕布罗他们起纠纷,还能双方负责,甚至对帕布罗这些赢家来说更吃亏一些。毕竟都是球员,是公众人物,谁也甭说谁无辜。

    可是,和这些酒吧的普通客人,或者是球迷粉丝们发生打架斗殴的事件,想也知道,到时候罪名绝对是他们这些人全部担下!

    打也打不得,碰也碰不得,跑还跑不了,简直是进退维谷。

    帕布罗他们这时候也没有了喝酒的兴致,眼看着这群人被大家给围堵住了,干脆一溜烟儿地离开了这里。

    对于那群人的下场,帕布罗等人可半点儿也没有要为他们同情的心思,反而觉得是恶有恶报。

    叫他们挑衅,该!

    “还是卡斯特有先见之明,”帕布罗走在路上,幽怨地叹了一口气,“他在房间里有热乎乎的妹子抱着,咱们却要在这冷冰冰的街头逛着,还被人指着脑袋挑衅,关键是不能动手,真特么憋屈!”

    “得了吧!”本恩一拍他的脑袋,“你要有一个固定的女朋友,也能像这样。关键是,就你那三天两头换人的速度,就算你和卡斯特一样待在房间里,也没有什么热乎乎的妹子抱着。除非……你对那些特殊服务有兴趣?”

    “别!”帕布罗赶紧伸手表示拒绝,“我这是风流不下流,又不全是为了那事儿来的,否则我不是成了交配机器了吗?队长,我可是在享受那种追逐不同风景的刺激,你这种成了家的男人是不懂的!”

    “我不懂?”本恩似笑非笑,“以前我又不是没在外面玩儿过,等到你遇到了那座让你愿意停留的山峰,你就知道现在有多离谱了。”

    “可是,不阅尽群山,我又怎么知道哪座山峰最让我满意呢?”帕布罗不服气地说道。

    本恩被他一噎,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你说什么都有理,到时候总有一个人能够把你治住的,我还是别白操这份心了。”

    “怎么可能会有人治得住我?”帕布罗抬头挺胸,“那肯定是我治住对方才行啊!”

    听着他们俩对话的其他人,很快就笑了起来,把之前在酒吧里的冲突都给晾到了一边,刚才积累的那点儿火气,被外面的凉风一吹,加上帕布罗这小混蛋的搞怪,也瞬间被扑灭了。

    “你说我们回酒店后,要不要去跟卡斯特说说今晚发生的事情,让他心里也好有个准备?”有人提议道。

    “可是,他这会儿应该正忙着吧?”

    说起这话,几人都嘿嘿地坏笑了几声。

    没办法,他们今晚的猎艳行动被那几个不长眼的家伙打断了,现在当然是要调侃调侃卡斯特了。

    “笨!”帕布罗坏笑了一下,“就是要他忙着的时候才去打扰啊,否则还能有什么意思?”

    “我说,你还是好好地回自己的房间去清醒清醒头脑吧!”本恩拽住帕布罗的衣领,往酒店方向拖去。

    远远地还能听到帕布罗不服的抗议:“队长!卡斯特是你的队友,我就不是了吗?他又不是你儿子埃迪,用得着这么护着?不公平!有黑幕!我要举报你!”

    被丢在原地的其他几人面面相觑,最终只是耸了耸肩膀跟了上去。

    帕布罗这个捣蛋的被本恩强势镇压,他们也就不去卡斯特那儿找骂了,不是谁都有那个勇气半夜去打搅人家小情侣亲热的。

    在他们一群人离开了酒吧大概十几分钟之后,突然就有一群带着专业设备,做了伪装的人钻进了酒吧大门。

    这几人一看到里面热闹的场景,顿时眼睛一亮,“咔擦”几声就行动了起来。

    甚至还有人找了旁边等着事情结束的酒保,趁着热闹采访了几句,还对那些破碎的玻璃杯和散了架的椅子来了几张特写照片。看到他们,就连一些围观的群众都主动过来说了几句。

    被围在最中间的那些人可不知道人群外面发生了什么,等到有人对准了他们拍了照,感觉到相机的闪光灯,他们才知道大事不好了!

    如果是能把帕布罗他们队伍也一起拉下水,那当然也就值得了。反正他们如今输了比赛,后面的世界杯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参与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还是帕布罗他们更惨一些。

    但是,现在在这儿的就只有他们几个球员,其他的都是酒吧里的普通客人啊!

    一旦传出去,哪个球迷还愿意为他们这样的球员买单?

    别说是继续受到队里的重视踢比赛,就连那些身上的代言估计都会受到影响,说不定还得让他们赔付违约金!

    身上有了污点的代言人,对于品牌商来说绝对是不能忍受的。

    不过就是一个挑衅,却闹到了自己受挫。

    几人顿时急得跳脚,拨开人群就要去找那些拍照的记者要回照片。

    可这也得看围着他们的人群愿不愿意放行啊?

    刚才莫名其妙被他们骂,这些人可巴不得今晚的事情见报,让这些没什么素质的家伙好好享受享受被人指责的感觉,哪里肯让他们出去追到记者?

    所以,不仅没有人退让,反而更积极地往前挤去,还故意咋咋呼呼地折腾了起来:“哎哟,打人了!动手了!”

    外面的记者一看这儿,赶紧又拍了几张照片。

    他们可不会管那几个家伙到底是打人还是伸手拨开人群,反正他们要的只是能够吸引眼球的新闻而已。

    拍完了照片之后,这群被人叫来的记者赶紧一溜烟儿的跑了。

    这可是他们这段时间采集素材最轻松的一次了,简直是被群众合力保护着的重量级国宝啊!

    喜滋滋的记者一撤退,那些使足了劲儿的人群才各自散开,只留下了那几人在中间一脸颓废。

    惨了!

    其中某几个人心里却在不停地安慰自己:不怕,不怕,大不了就去爆料,卡斯特的新闻总比他们的要有价值的多。到时候有卡斯特在前面顶锅,谁还会把目光放在他们的这个小新闻上面呢?

    ------题外话------

    ps:谢谢maomimi、sylvia的鲜花,谢谢maomimi的钻石,谢谢小饼干、果果、maomimi、轮回、奸臣、小清新、若语、木木、小已、恩雅、小春、素素、朦胧、芹芹、chris、飞燕的月票,谢谢奸臣、小清新、飞燕、tshbgj、唯爱的五星评价票,谢谢tshbgj的打赏,谢谢来自腾讯的拾光的打赏。

    恭喜maomimi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探花,恭喜朦胧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恭喜小清新、tshbgj、魅惑、飞鱼、七七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昨天两次饭点的时间,maomimi小姐姐就从贡士跳过了会元、进士,直接到达探花级别,真是要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腻害腻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