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43 自食恶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卡斯特和秦笙这一觉睡得很是香甜,当然不会知道昨晚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等到第二天早上,两人这才甜甜蜜蜜地牵着手到了酒店的餐厅吃早饭。

    才刚刚取了牛奶和早点呢,就看到帕布罗和本恩两人自动坐到了他们的旁边,嘴里已经叼起了一片全麦面包。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卡斯特看了看他们俩,倒是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气恼二人世界被打扰了。

    卡斯特这样子是真心感到好奇的。

    昨晚这些家伙不是去酒吧里狂欢了吗?按照帕布罗以往的习惯,这时候应该还在某个看对眼的女孩儿的床上才对啊!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吃早点?

    他该不会是把那女孩儿也带过来了吧?

    “咳咳!”帕布罗和卡斯特的关系十分亲近,哪里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一口面包差点儿也在喉咙里,连灌了好几口牛奶才咽了下去,“卡斯特,我在你心里就这么没有节操吗?再怎么说,我也不可能把人带到这儿来啊!”

    说完以后,看到其他三个人的眼神,他又嘟囔了一句:“好吧,说实话,我那是不敢。把炮友带过来,除非我是想被教练给拿刀砍了!”

    卡斯特他们三个顿时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怎么都看着我?”帕布罗连忙将矛头对准了本恩,“队长昨天也去了,你们怎么就不问问他呢?”

    “队长是去看着你们的,”卡斯特不屑地撇了撇嘴,“别想转移话题就用他帮你背锅,队长有安娜和埃迪呢,怎么可能和你们一起胡来。”

    这日子没法过了!

    帕布罗恨恨地咬了一口面包。

    好吧,事实还真就是这样,自从成家之后,本恩每次出现在派对上都是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如果不是他不会强制性地干涉其他队友的私生活,那还真就跟队里的教导主任没什么两样了。

    “对了,卡斯特,我们过来是想跟你说一点儿事情,”本恩将手里的东西暂时放下,“今天的报纸会出现点儿特别的东西,这几天我们最好都好好待在酒店里,不要随意外出。因为考虑到你可能会和秦出去逛逛,所以专门来提醒一下。至于报纸上要……”

    “你们都从教练那儿知道了?”卡斯特意外地说道。

    “啊?”

    本恩和帕布罗一脸茫然。

    他们昨晚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再加上这件事其实对他们不算有太大的坏影响,所以除了跟各自的球员经纪人报备了一声以外,还没来得及跟教练说过啊?

    为什么卡斯特会突然提起从教练那儿知道?

    难道是……

    他们的经纪人已经和教练联系过了?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就好,”帕布罗抓了一把头发,“昨晚还是不该去酒吧的,姑娘没有捞着,还惹来了一身骚。幸运的是,遭殃的不是我们。只不过,现在好不容易得了几天休息时间,居然只能闷在酒店里,可真是倒霉透顶了!”

    “什么?”卡斯特和秦笙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他看了看脸上表情差不多的本恩和帕布罗,忍不住问道,“不过就是公开我的事情吗?这又和你们昨晚去酒吧玩儿有什么关系?还有,什么叫惹来了一身骚,还遭殃的不是你们?你们昨天到底是出去消遣了,还是去被消遣了?”

    “呃……”本恩才刚拿起牛奶喝了一口,连忙吞进了肚子里,“我们说的,该不会是两件事儿吧?”

    “你们先说说你们俩说的是什么事情吧!”卡斯特也发现他们说的可能不是同一件事情,“然后我再说我的。”

    “还不就是昨晚去酒吧的事儿吗?”帕布罗一甩手就说了出来,“咱们几个好好地准备去酒吧狂欢,顺便找个漂亮姑娘聊聊兴趣爱好什么的。”

    这话一出,就惹来了其他几人鄙视的眼神。

    “好了,还是我来说吧!”本恩直接接过了话题,“简单地说,就是我们去酒吧放松,正好遇到了昨天跟咱们比赛的那队人。我们还没做什么,他们就先开始挑衅了。没过多久,对方就和咱们吵了起来,帕布罗这小子昨晚还算冷静,没有被激得动手。”

    听到这话,帕布罗得意地挺了挺胸。

    奈何在座的好像没有谁准备夸他几句再给朵小红花什么的。

    “然后呢?”卡斯特和秦笙齐声问道,“你们没有出什么事吧?”

    这时候打群架,不仅会对名声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还会影响到后面的比赛。如果在大家过程中磕磕碰碰地伤到了哪儿,那可就更糟糕了。

    人家反正已经输了比赛准备打道回府了,受点儿伤也影响不大。可是帕布罗和本恩他们可是要继续参加比赛的!

    就算现在这两人坐在这儿安然无恙,可其他人呢?

    “放心,咱们没事儿,”帕布罗忍不住就插了一嘴,“倒是那些说话难听的家伙自食恶果,不小心招惹了酒吧里的客人,被一群人围起来了。我们嘛,当然是趁机离开了酒吧,回来蒙头大睡了。”

    “你好像还少说了一点吧?”本恩斜睨了帕布罗一眼,接着慢悠悠地说了一句,“这家伙还通知了记者呢!”

    “嘿嘿,这可不能怪我啊!”帕布罗嘚瑟地笑了起来,“他们害得我没有了夜间娱乐,总得找个别的事情补偿我一下吧?而且,与其让他们到时候找了媒体胡说八道,往我们几人身上扣屎盆子,还不如我先下手为强呢!酒吧里围观的人很多,可不会让他们有说假话的机会。”

    “这还挺有道理,”本恩点点头,“但你的主要目的还是看好戏吧?”

    “那个……大方向只要能保证,多点儿小娱乐更好玩儿不是吗?”帕布罗丝毫没有否认的意思,笑得焉儿坏焉儿坏的,却让人觉得莫名的想笑。

    “所以,你们之前说的报纸上会出现的新闻,指的就是昨晚的酒吧冲突咯?”秦笙问道。

    “对啊,不然还能是什么事情,”帕布罗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坐在对面的这对小情侣,“那你们说的又是什么事儿啊!”

    卡斯特刚要开口,帕布罗突然就伸出手制止了他:“等等!先让我来猜一下!”

    他做了一个柯南式的动作,甚至还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儿:“卡斯特你刚才说的是……你的事?我来想想啊,该不会是你们俩要结婚了吧?!”

    “啊?”本恩都被这消息给震得发懵,迷迷糊糊地看向了卡斯特,“你什么时候求的婚?怎么都没有跟我们说一声呢?还有,婚宴在哪儿举行决定好了吧?伴娘和伴郎的人选呢?秦是c国人,你们的婚礼是中式还是西式?我倒是觉得可以举办两场,一个就在我们国家,去教堂里举办;另一个就去c国,咱们还能趁机到c国看看那边的风景,尝一下那儿出名的美食呢!埃迪很早就想去了。”

    很显然,作为他们队里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已经结婚生子的球员,本恩等着下一个居家好男人的“接班人”已经很久了。

    只是,队友们要么就是像帕布罗、库珀他们这样年轻爱玩儿的情场浪子,要么就是卡斯特这种根本不屑于去和女孩子们交际的家伙,他的愿望简直是遥遥无期。

    现在突然听到这个消息,他顿时就已经联想开了。

    “婚礼当然是听笙笙的了,她喜欢哪种我们到时候就……嘶!”被本恩这么一说,卡斯特都忍不住开始畅想起来,如果不是腰上被秦笙一扭,说不定连以后生儿子生女儿的事情都要被他说出来了。

    “不好意思,我们暂时还不会谈结婚的事情,”秦笙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手指却还捏在卡斯特腰上的肉没移开,这家伙怎么也跟着胡说八道了!“卡斯特也没有求过婚,所以你们不用为了错过他的求婚而失落。”

    所以,请快点接过这个话题好吗?

    “啊?卡斯特你居然还没求婚?”帕布罗显然抓的重点不太对,“是不是缺点子?早说啊!瞧瞧,人家秦就等着你行动了,你居然还在这儿拖延,也太没有效率了。”

    卡斯特感觉到秦笙的手指又要蠢蠢欲动了,连忙打断了帕布罗的话:“我要说的和结婚没有关系!也和求婚没有关系!帕布罗你猜错了!”

    “这样啊……那你不早说?”帕布罗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我都已经开始想象我的伴郎服装了。”

    卡斯特懒得再理这个家伙,一边伸手揉了揉腰,一边松了口气说道:“我说的是今天俱乐部会公开我当时受伤的真实情况这件事儿。”

    “什么?!”

    帕布罗和本恩齐声说道。

    见卡斯特脸上的确没有什么开玩笑的迹象,两人这才不得不信了这是真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不就是一个晚上没见,我还以为我们闹出的事情已经够大了,没有想到你这儿还有一颗深水炸弹,”本恩担心地皱起了眉,“不是都说好了等到今年的世界杯完全结束再说吗?为什么会突然提前了几个月?是出了什么意外吗?”

    “俱乐部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对方大概已经知道了我之前因为那次受伤有了严重的创伤后遗症,”卡斯特说起这些反而还没有本恩着急,“大概是邮件的用词上并不友善,俱乐部担心对方会借此抹黑,所以做出了和帕布罗昨晚一样做法,决定先下手为强了。”

    “看吧,我就说我是最聪明的!”

    帕布罗的话刚一说完,就被本恩一巴掌拍到了脑门儿上:“现在可不是你自恋的时候。”

    说完了帕布罗,本恩才看向了卡斯特:“昨天教练通知你的?”

    “不,是陈,”卡斯特摇了摇头,“他过两天就会来这边了,让我从今天开始暂时不要出酒店,免得被外面的狗仔围上。我之前还以为你们是从教练那儿了解了这件事的经过呢!谁知道,我们说的完全就是两件不同的事情。”

    “那可正好,”帕布罗一拍掌,笑着说道,“反正都出不去了,管他什么理由呢!”

    “倒是你的热闹估计要看不了了,”秦笙也笑了起来,“卡斯特的事情一出来,你们昨晚的那些小冲突应该就没有机会上头条了吧?”

    “这倒也是……”帕布罗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只可惜了我昨晚通知记者的电话费,花了我好几个硬币呢!”

    “没什么,那几个人渣不也是昨晚挑衅过我们的人吗?”本恩这会儿倒是来了兴致,“卡斯特的事情出来,那几个罪魁祸首想躲都躲不了。如果卡斯特现在没有治好,还能帮他们转移一下话题,但是现在嘛……我想,有的人应该已经要哭晕在厕所了。”

    可不是吗?

    在他们一边享用着早餐一边讨论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今天的早报已经刊印出来了。

    果然,有了卡斯特的大新闻,今天的头条清一色地都刊登了和他相关的消息。就连昨天已经准备好了其他新闻的报刊杂志社,也都连夜收到了消息抓紧时间修改印刷出新版。

    《世界杯失误另有其因?卡斯特的“康复治疗”没有那么简单》

    《球场流氓,论球员素质背后的故事》

    《恶意伤害加二次针对,罪魁祸首得寸进尺》

    《贼喊捉贼,甩锅不成反遭打脸》

    《创伤后心理应激反应,卡斯特将何去何从?》

    ……

    原来,昨晚考虑到那场酒吧事故会带来的恶劣影响,为了转移开公众的注意力,也为了让那些媒体发现更大价值的新闻,那几人直接打破了之前的约定,提前将卡斯特的事情曝了出来。

    谁知道,他们前一脚刚打通了记者的电话,事情还没有说完呢,巴萨那边就已经给出了官方的公示,直接把卡斯特当初受伤的原因、后果,以及各项治疗方案和疗效都列了出来,显然比他们这三言两语的更有说服力。

    他们提前打的那几个电话,不仅没有起到什么抹黑的作用,反而让人注意到了他们。

    有几家报社的内容就是关于他们想要甩锅抹黑的事情。

    巴萨那边除了各种证明以外,就是详细地介绍了一下当初的情况。

    几句话来说,就是卡斯特被人在比赛中恶意下毒手受伤住院,因为视觉神经压迫导致了暂时性的失明,在加上卧床时间太久无法自如行动,黑暗和挫败造成了严重的创伤后心理应激反应。

    卡斯特之前几个月没有出现在赛场上,就是去治疗心理问题了。

    最后陪着他一路走来,慢慢回到了球场上的人,就是他现在的女朋友——那个c国的女孩子秦笙。

    这份公示不仅仔细地将上面那些事情都述说了一遍,甚至把那几位恶意伤人的球员名字也都列了出来,最后还顺便帮着卡斯特和秦笙宣扬了一把他们的深厚感情。

    这种和名人八卦相关的事情最容易引人注意了,公示才一发出,就已经成功挤上了网络头条,并成为了各大娱记的报道热点。

    一方面,大家十分同情卡斯特的遭遇,又为他和秦笙的同甘共苦的感情经历而感动。另一方面,还是会忍不住担心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是不是还适合继续参加比赛,那些训练强度会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

    这些问题,在俱乐部出示了专业的医生证明以后,也都被抛开了。

    足联上为了以示公正,甚至专门派了公认权威的心理医生前去鉴定,最终的检查结果喜闻乐见——卡斯特现在的状态非常好,绝对不会影响他继续比赛。

    既然卡斯特的情况不用担心,那么他们当然就开始将枪口对准了那几个无赖泼皮。

    有没有搞错?

    足球比赛那是去踢球,不是去踢人的!居然因为比赛故意将人踢伤,事后不仅没有什么公开的道歉,甚至还在这一次的比赛上围攻卡斯特?是准备故技重施吗?那也太过分了!

    就在大家群情激奋的时候,就有人从报纸的角落里发现了另一条新闻。

    哟!

    这些在酒吧里骂架闹事,破坏酒吧财物,还辱骂球迷,挑衅西班牙队成员的人,怎么看上去这么面熟呢?

    仔细一对比,站在中间的某几个家伙,貌似就是大家之前提到过的那几个渣渣啊!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一个一个的小错误积累到一起,再好的名声都会被毁个干净。

    更何况,他们这几个犯下的错,不管是哪一个都不算小事儿,一个是恶意伤害同行,一个是恶意侮辱球迷,再加上他们本身的名声就没有好到哪儿去,简直就是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你们是不是有毛病!”电话那边的男人大声咆哮着,“没事儿你们去找媒体爆什么料,现在倒好,居然闹得这么大,还被笑话甩锅不成!我本来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都黄了!”

    他可不是那种除了足球还有其他特长的人,被永久禁赛以后,当然没有什么俱乐部肯收他了。就连那些小的训练营或者学校,都因为他档案上的污点无意聘用他做球员或者教练。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服务业的工作,却因为冒出来的丑闻被上门的顾客指指点点,惹得老板忍不住炒了他鱿鱼。

    今后这日子要怎么过他都没有个目标了!

    “不是说好了等到世界杯结束,如果巴萨那边没有对卡斯特进行惩罚,我们再往上报吗?你们怎么就跟狗仔说了!那些家伙向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你们是不是疯了!”

    他之前一直忙着工作,当然没有注意到报纸上的具体内容,只当是这几人泄露了消息,让记者借此发挥。

    “大哥!兄弟!这……还不是他们队的那几人害的!”不只是他,电话这边的几人也是心里发慌,“我们本来想着借这个消息转移话题,谁知道……而且,也不完全算是我们说出来的,巴萨那边都已经出了公示了!”

    他们也担心自己回国以后会被俱乐部扫地出门,连之前低价转给其他小的足球俱乐部的的机会都没了。

    “什么?巴萨?”电话那边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都知道卡斯特的情况了?糟了!糟了!咱们这次算是完了!嘟嘟嘟嘟……”

    电话那边很快就响起了被挂断后的忙音。

    被挂了电话的几人也都苦着一张脸,恨不得能够回到前一天晚上,不去酒吧而是去找卡斯特道歉。

    不,最好回到昨天比赛的时候,甚至是回到上一次的比赛中,放弃针对卡斯特的计划,也就不会有现在的烦心事儿了。

    只可惜,如今为时已晚。

    ------题外话------

    ps:为了庆祝昨天本文收获了第一枚状元——maomimi小姐姐,今天加更一章,所以一共有三章的更新哦!

    不过因为时间原因,第三更设置在下午六点啦,亲们可以晚点儿来看(*/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