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46 答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五味居的饭菜味道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特别是在秦笙吃了这么长时间的外国菜之后,终于回来享受了一顿地地道道的c国美食,别提肠胃有多幸福了。

    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以后,秦笙这才带着为方冰准备好的饭菜坐了车子赶去了维度工作室。

    好在如今天气转暖,基本已经可见夏日阳光来临的踪迹,戴上墨镜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秦笙到达工作室的时候,方冰刚好打完了一个电话,见到她手里提着的饭盒,肚子里顿时就是一串轰鸣。好在只有她自个儿能感觉到,刚刚走进来的秦笙并未察觉。

    没办法,五味居的饭菜味道实在是太好,几乎是让人难以抗拒,要不她也不会宁愿饿着肚子,也要厚着脸皮让秦笙带饭过来了。

    那边不提前预约排队,根本不可能临时找得着座位吃饭,而且从来不提供什么外带服务。也就是秦笙这种家里人和五味居老板有关系的,才能享受这种特权了。

    方冰成天忙得停不下来,连去个小饭馆都要赶时间,哪里有空去五味居?而预订座位对她来说就更是行不通了。

    像他们这一行,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需要出差谈合约去了,预订了座位有什么用?白白耗费她的精力。

    而早些年倒是有时间,却没有那么多金钱可供挥霍,每天和方维窝在出租房里吃着粗制滥造的盒饭就已经够满足了,哪还有心思去惦记着其他?

    所以,即便是对那儿的饭菜念念不忘,方冰一共也没有去过几次。

    “冰姐,趁热吃,”秦笙将饭菜摆在了一边的小桌子上,“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写什么,就让他们做了些五味居的招牌菜,也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

    “合!当然合!”方冰摘下了办公时戴着的眼镜,连忙坐到了桌前,“这些我都喜欢,谢谢了啊!你先坐在一边自己玩玩儿,等我吃好了,咱们就来谈正事。”

    即使是她这样的女强人,在饥肠辘辘地面对美食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有些人设崩塌的感觉。如果不是秦笙在这儿,她都快要忍不住吞咽口水了。

    秦笙也没有要边吃饭边谈工作的意思,干脆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拿出手机看起了网上的消息。

    最近卡斯特的话题热度随着世界杯尾声临近,变得越来越高。连带着,秦笙这个卡斯特的正牌女友都变得特殊了起来。她从机场出来的那张照片,此时已经被顶上了热门,压过了某位三线女星走红地毯式春光乍泄的新闻。

    秦笙随意翻看了一下,大家感兴趣的无非就是她这个时候回国来干什么。

    有比较靠谱的,猜测她是回来参加b市音乐学院的论文答辩和毕业典礼。毕竟如今正是毕业季,她一个大四的学生,回来也很正常。

    当然也有人对此表示怀疑,觉得秦笙既然已经去了f国音乐学院,还会在意b市音乐学院的两个证件吗?说不定是回来秘密筹备演唱会!因为之前她回过,不就是参加了方维的告别演唱会吗?

    还有更离奇的,居然有人猜测秦笙是带着卡斯特回来见家长了,世界杯一结束就会领证举行婚礼生孩子一条龙服务。

    至于卡斯特的教练可不可能在这个关头放人离开,以及卡斯特哪儿来的精力马不停蹄了结束比赛就到c国见岳丈,然后又立刻出国参加下一场比赛……

    他们表示:who/cares?nobody/cares!idont/care!(谁在乎?没人在乎!我不在乎!)

    大家看的就是个热闹八卦,当然是什么夺人眼球就说什么,哪里会管真实性?这是娱乐八卦,又不是央视报道。

    以致于秦笙居然发现最后一种猜测赞同的人数还真不少!

    “嗤!”

    她忍不住笑了一声,把这条消息翻了过去。

    就连她都因为要忙两个学校的毕业事项,不能去现场看比赛,现在被方冰叫过来谈事儿,连秦老爷子那儿都去不了。

    更何况是正在参加世界杯比赛的卡斯特?

    这些人还真当生活里也像是在上演总裁文,一个个都是霸道总裁,一句天凉王破就能瞬间让一个大公司破产。敢情是除了成天谈恋爱滚床单,就没有其他的正事儿可做了啊!

    不过,若是不去在意其中的逻辑问题,只当做趣事儿来看,这还是挺有意思的。

    秦笙看这些的时候,还真没有把自己代入其中的感觉,完全就是将那些东西当做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

    不然呢?

    什么“治愈系女孩儿”和“异国忧郁王子”的罗曼蒂克史,什么天雷勾动地火,还有什么激情碰撞……

    真要把这些像是童话或者是小黄文的东西往自己脑袋上扣,秦笙估计还没看完就得笑死了。

    方冰吃饭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没等秦笙翻完网上的那些八卦,她就已经解决干净,把东西往旁边一收,去办公室的小隔间里略微整理了一下,然后就坐到了秦笙的对面:“好了,来,我们来谈谈今天要说的工作。”

    “是回国以后的安排吗?”秦笙也把手机放下,认真地看着方冰问道。

    “没错,”方冰点了点头,“因为机会难得,需要提前订下来。我就等着你这次回国才好最后确认呢!”

    因为以前带的艺人是自己的亲弟弟,方冰在接下通告的时候就会和他打好招呼,如今也算是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免得到最后出现什么意外。

    “什么机会?”秦笙倒是来了几分兴趣。

    “一个有意思的真人秀节目,”方冰说完了以后,看了看秦笙的表情,又才接着道,“你不要觉得这个会降低了你的格调什么的。你还是个新人,而且刚一签约就去了国外。不管是紫荆杯大赛还是因为卡斯特的世界杯,你的人气基础大多来自国外。这对于别人来说是件好事儿,但是对你来说就有些飘了。”

    这样说,是因为其他艺人一般都是在国内出道,一步一步爬到最高处,然后再往外发展。

    秦笙却是还没来得及往上升,就已经先一步去了国外,并且收获颇丰。

    然而对于一个在c国出生,将来也确定会回到c国的艺人来说,最重要的根基应该是国内。国际上的名气让她起步的台阶就比其他人高了许多,一提到她,国内的群众就会觉得她高端大气上档次,甚至还有泰富珠宝和sports两项国际品牌代言。

    但是!

    这样一来,和粉丝们的距离感也就拉开了。

    没有了基础的粉丝热度,就像是没有根基的浮萍,是稳定不下来的。

    这个时候,就必须要先从神坛上走下来,然后再轻松地回到高地。

    这里的“走下来”,当然不是指让她自甘堕落,破坏自己的形象什么的,而是要贴合c国国内的情况,以一种能最快见效的方式,让c国的普通观众迅速认识她,并对她产生好感。

    而要达到这样的目的,还有什么比真人秀更合适的选择呢?

    方冰这么说,也就是担心秦笙会眼高手低,觉得这样和她的身份规划不符。

    “真人秀?”秦笙想了想,“是什么类型的?该不会是有剧本的那种吧?如果是那样的,最好不要给我接,我可没有那个演技表现得自然妥帖。”

    自己有多大的本事,秦笙还是明白的。

    让她自由发挥,当然是无所谓。可是给她一个“剧本”,让她照着上面来演,赢了之后的开心,输了之后先是遗憾然后是豁达的转变……

    她还真没有那个能力。

    如果是那样的话,不仅圈不了粉,反而会招来一大堆黑。

    “放心,之前你就提过这个问题了,我又不傻,怎么可能给你安排那样的工作,”方冰无奈地看了秦笙一眼,“也就是你才对演艺圈避如猛虎了。其他艺人,谁不想唱而优则演,顺势来个全栖发展。你倒是好,还就怕我让你去演戏,连真人秀的剧本都不敢接受。”

    “这也不能怪我,”秦笙无奈地摊了摊手,“没有那金刚钻,就别去揽那瓷器活儿。我怕到时候搞砸了,反而要被冰姐你狠狠地教训一番。”

    “好了好了,知道了,不会给你安排这方面的事情,”方冰拿过了一边的笔记本电脑,调出了页面为秦笙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这个真人秀还是挺真实的,而且还能达到做慈善的目的。看点有了,情怀也有了,保证不会有问题。出品人那边我都打听过了,都是圈子里的正派人士,之前出的作品也很有保障,所以你喜欢的话,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因为这个节目还在秘密的筹备当中,所以给他们看的东西还不是全部。

    即便如此,秦笙也已经觉得有些心动了。

    不说是真人秀本身,光是里面的那些项目,她就觉得很有意义。哪怕不是跟着节目组,自己私底下去完成那些事情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接吧!”秦笙直接点了头,“就这个。”

    “你不再考虑考虑?”方冰还有一串准备好的台词没有说出口呢,谁知道秦笙这么容易就被说服了。

    “冰姐你不是说这种真人秀很适合做我回国后的‘第一炮’成绩吗?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我相信你的眼光,”秦笙笑着回答道,“再说了,我对这个节目组安排的那些项目非常感兴趣。就算节目最后没能达到预期效果,去做点儿好事也是很有意义的。”

    “ok,”方冰比划了一个手势,“那我待会儿就去给对方答复。你运气还真是不错,本来我跟他们谈判合约条件的底气就是你在《世家》里的片尾曲,还有紫荆杯大赛的冠军。没有想到,正好遇到了世界杯和卡斯特,这一下你的待遇估计又能往上涨涨了。”

    秦笙笑了笑没有说话。

    对于因为卡斯特参加世界杯而受益这件事,秦笙本人算不上排斥,也不可能全然欢喜。毕竟还是靠自己的实力更让人踏实,但她也做不出那种得了好处还卖乖的事情,只能这样笑一笑了事。

    然而,卡斯特的影响也就是在初期有效果而已,最终能不能攀上高峰,还是要靠她自己才行。对于这一点,秦笙并不觉得遗憾,反而十分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到了那个时候,她会靠着自己的力量爬到最高点,让别人因为她而想到卡斯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单方面受到卡斯特的“庇护”。

    方冰虽然不知道秦笙心里在想些什么,却也知道自己签下的艺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入,直接让秦笙回去好好准备她的论文答辩了。

    “提前祝你毕业快乐,”方冰说道,“到时候我不一定会有时间到场,如果合约洽谈顺利,说不定我还是能够过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的。当然了,不管我人到不到,毕业礼物都是会给你提前准备好的。”

    “谢谢冰姐,”秦笙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有工作尽管去忙,不用专门过来。我爷爷他们会到场的,我可不会因为你不来就哭鼻子。”

    “得了吧,”方冰已经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挥了挥手,“连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你难道就不知道说其实很期待我过去?”

    见秦笙张口要说话,方冰赶紧打断了她:“快走快走!我忙着呢,不赶紧把事情处理干净了,到时候真的错过你的毕业典礼可就不好玩儿了。”

    秦笙看了看这位刀子嘴豆腐心的经纪人,笑了一下,这才说了再见离开了维度工作室。

    先是去了秦家老宅那边通知秦老爷子他们毕业典礼的时间,然后秦笙就回了自己家里,锁在书房认真地开始准备答辩。

    好在当初写论文的时候足够认真,该查的文献资料也都是她在罗伯特和陆老师的指导下亲自去查验过的,脑子里的印象相当深刻,至少不用担心当天会被老师问懵了。

    时间就在她的准备中一点一点过去,很快就到了毕业论文答辩的时间。

    这次答辩是按照提交的名单顺序分成了好几个组,每个组有不同的五位答辩老师,其中一个是该组的答辩组长。

    大概是因为提交的时间一样,秦笙和熊佳佳她们幸运地被分在了同一组。

    一到准备好的教室,熊佳佳就紧张得不行,忍不住拿已经寒湿了的手在一角左擦一下右擦一下,脸上都快要皱成一团了。

    见正式开始的时间还没到,秦笙转过头问道:“熊熊,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紧张……”熊佳佳哭丧着脸,“像你和乐乐这样的学霸当然不怕,我等学渣简直要瑟瑟发抖了。而且,下面居然还坐了那么多的学弟学妹们过来观摩,我待会儿可能是要丢脸丢到全系去了!”

    “别紧张,你不是都准备好了吗?”秦笙放轻了声音说道,“你写的内容也是你最感兴趣的,怎么着也能扯上一些。待会儿就算是被问住了,也要尽量多答几句,反正往你的论文主题和要点上靠总是没错的。”

    “有了学霸的力量,现在还紧张吗?”董倩虽说和熊佳佳准备的情况差不多,可胆子显然要比熊佳佳壮上几倍,“是不是感觉整个人瞬间就轻松了?”

    “我……我更紧张了,现在只想去上厕所!”熊佳佳额头上已经出了汗,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就溜了出去。

    这一组答辩的名单,熊佳佳排在很后面,倒是不用担心会错过时间。

    等到答辩开始,第二个同学上台台,熊佳佳才悄悄地放轻了动作溜了进来。

    耐着性子看完了第二个同学答辩的过程,趁着那个同学下来,老师们在前面讨论的时候,熊佳佳就坐不住了,轻轻戳了戳秦笙她们三人。

    “你们是不知道,隔壁的那几个答辩老师有多变态!”熊佳佳打了个哆嗦,“刚才路过的时候,顺便在门口看了一会儿。那个学生论文里用到的文献作者是某个国外的学者,我连名字都没听说过,那个答辩老师让她把那个作者的作品都列出来,还要说y文原文!那女生在台上都快哭出来了。我的天,和他们那个教室里参加答辩的人相比,我们可真是太幸福了!”

    “那你现在不紧张了?”秦笙好笑地看了她一眼。

    “幸福就是对比着出来的,”熊佳佳果真放松了许多,“我这会儿还真的是不紧张了。”

    其他三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注意力又放到了台上,第三位上台答辩的学生已经上去了。

    秦笙的名字就排在前几个,每个人大概要进行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的答辩时间,轮到秦笙上去的时候,已经是快要到吃中午饭的时候了。

    一看到秦笙,坐在前面第一排的老师们脸上就露出了几分欣慰的笑容。

    对于这个学生他们都是很熟悉的。

    秦笙的论文,陆老师之前也早就已经打印好了交到了系上,此时几位答辩老师人手一份,自然是提前看过了她的论文,甚至还用红笔在上面做了许多标记。

    对于这份高质量的毕业论文,他们显然是非常满意的,连带着态度都和蔼了许多。

    秦笙早就已经准备得妥当了,相关的要点也记得滚瓜烂熟,回答的时候果然得心应手,各种关键点和例子随手拈来,十分顺利地就完成了答辩任务,获得了一个不错的分数。

    苏乐就排在秦笙后面,对着她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然后走上台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紧接着就是董倩。

    该轮到熊佳佳的时候,早上也该散场吃饭去了,所以把她又排到了下午的第一个。

    走出教室的大门时,熊佳佳整个人都是崩溃的:“我紧张了整个早上,居然没有轮到?下午还得再来一遭!”

    “你又可以多潇洒一中午了还不好吗?”完成了答辩之后,无事一身轻的苏乐都多了几分畅快的感觉。

    “好什么好啊!早死早超生,你们现在就可以尽情欢呼了,我还得等着上断头台呢!”熊佳佳憋屈极了,“我不管,今天下午你们也要过来陪我,否则……否则我就咬你们一口!”

    “本来我是很想陪你的,”秦笙正儿八经地皱了一下眉头,就在熊佳佳她们以为她有什么事情要耽搁时间的时候,她却突然露出了一个坏笑,“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会怎么咬我们一口?”

    “笙笙!”熊佳佳气得直跳脚,“你又学坏了,居然欺负我!”

    “嘿,”董倩一把拉住了熊佳佳,“我看是你记性不好吧?笙笙她什么时候这张嘴不利索了?以前把你怼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还少了吗?”

    这样一说,几人倒是瞬间就回想起来这几年的大学时光,站在这儿忍不住相视一笑。

    “行了,下午陪熊熊去答辩,”几人商量道,“然后,趁着毕业典礼之前,我们一起出去嗨一嗨!”

    ------题外话------

    ps:突然想到了我的毕业答辩,那可真是屠宰场。

    不过,亲身经历,作为排在第一批答辩的,虽然上场前紧张了些,但结束后简直是放飞自我啊!可以笑看其他人答辩,感觉爽透了有木有o(* ̄▽ ̄*)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