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47 毕业典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还好,尽管熊佳佳哭天喊地说自己没准备好,但真到了上台答辩的那一刻,还是挺正经的。毕竟这段时间还有苏乐催着她,该做的准备真是一样没落下。说不上是对答如流,却也不会磕磕绊绊说不出话来。

    毕业答辩一共安排了三天,这一届的学生都还不错,虽说论文质量参差不齐,可至少都过关了。

    没过两天,秦笙就收到了她的论文已经成功被评选为优秀毕业论文的消息,而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在毕业典礼上发言的事情也已经完全确定下来了。

    演讲稿秦笙准备得很简短,倒是他们年级的毕业生一起策划了一个节目,她和熊佳佳被强制性地拉了过去,夏晓雯也在。

    许久不见,如今的夏晓雯倒是比以前看上去要踏实多了,曾经的浮夸和虚荣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慢慢沉淀了下来。

    在见到秦笙的时候,夏晓雯还微笑着和她打了招呼,看上去没有一点儿勉强和嫉恨,也不像是当初那样因为觉得自己当主播要出名了,就对秦笙有一种莫名地优越感,不吝惜表达出几分的“善意”的感觉。

    如今的她,多了几分真诚,甚至还能看到一丝不自在,显然是对她当初的那些幼稚而可笑的举动感到羞愧。

    “还真别说,有的人变化还是不小的,”熊佳佳对着秦笙悄悄地说,“夏晓雯第一次和我笑着打招呼的时候,我那个寒碜啊,连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现在看习惯了倒还好。当初看她整天揪着你比来比去,还真以为她永远都是那副小家子气的样子呢!没有想到,这最后一学期倒是变了。”

    “大家都在变好,”秦笙也笑了一下,“这不好吗?”

    “当然很好,不过她挑男人的眼光还是不咋地啊,”熊佳佳刚正经了没两句,就又忍不住八卦起来,“以前也就算了,她和那个杜良完全就是渣男贱女天生一对。但是,她都已经变好了,怎么还那么想不通和杜良纠缠在一起呢?这两人有段时间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没过多久,杜良就和隔壁电影学院的一个大一新生在一起了,当着许多人的面劈腿啊!如果是我,早就把这垃圾甩了,夏晓雯和他分分合合好几次,现在都还没有断干净呢!前些天,居然他们又在一起了。”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们也没有立场去劝说什么,”秦笙对夏晓雯的感觉说不上坏,也说不少好,但对于杜良就是真心排斥了,“那个杜良的确不是什么好的交往对象,但是陷入爱情漩涡里的人,你越是对她说那人不好,反而越是让她觉得非他不可。除了她自己能看清,否则不管旁人怎么着急劝诫也是没有用的。”

    “那倒也是……”熊佳佳点了点头,然后眼角一挑,看着秦笙贼兮兮地说道,“你现在是不是也在爱情的小漩涡里呀~”

    最后那个音调简直就是山路十八弯,生怕别人听不出她的意思。

    秦笙直接伸手往她身上挠起了痒痒:“我看,你现在很想进一进漩涡吧?”

    每一年他们音乐学院和隔壁电影学院的毕业典礼都很引人瞩目,到底是毕业后要进娱乐圈或者是艺术圈的人,要么长得赏心悦目,光是站在台上就像一朵朵花儿让人眼前一亮;要么就是节目质量高,比起业余的的确多了许多看点。

    而近两年中,这一届的毕业典礼无疑是最让人期待的。

    音乐学院多了一个秦笙。

    往届的毕业生里也不是没有在毕业前就闯出了名声的,但是人家最多也就是在国内进入到二三线的位置,秦笙倒是好,还没毕业就闯入国际舞台了,反倒是国内没怎么活动。

    电影学院则是多了一个宁蓁。

    这女孩儿最让人注意的就是她的美貌了,除了皮肤的颜色深了点儿,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关键是演技还不错,不仅有灵气,而且在学校里的专业表演成绩也很好,算是学院派里能让前辈们竖起拇指夸上几句的后辈了。

    从《世家》的那个角色开始,宁蓁就一路飘红。在秦笙到f国学习的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宁蓁接了几个电视剧的配角,还演了一部电视剧的女主角,最近正接到了一个电影角色的邀约。虽说只是一个台词都没有几句的小角色,却也是从小屏幕走上了大荧屏。

    之前不是没有人建议宁蓁去打一个美白针什么的,如果能再白一些,说不定戏路上更广。

    不过宁蓁一直没有同意,反而以她最真实的状态走到了现在,成为了圈子里十分有辨识度的“黑珍珠”。事实上,她的肤色其实也算不上“黑”,只是比平常喜欢美白高光的女艺人多了几分健康的感觉,有点儿类似于前些年国外女艺人追求的那种健康的小麦肤色。

    然而圈子里的女艺人谁不是一层又一层的粉往脸上扑,这么一对比,就显得宁蓁黑了好几个度。

    好在她长得好看,这么一来反而别有一番味道。“黑珍珠”这个在学校里得来的称呼,也就这么流传开来了,还成为了她的剧迷们对她的一个爱称。

    这两个一个是多才多艺的歌坛新星,一个是演技与外貌并重的新人演员,关键是据说她们还是好朋友。之前秦笙在《世家》中得到录制插曲的机会,就是由宁蓁从中引荐的。只是后来导演刘长恩看中了秦笙的能力,又把片尾曲的机会交给了她。

    在这个圈子里,一加一的效果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大于二的。

    她们俩分开的时候就已经吸足了人气,如今放在一起更是惹人注意。

    在加上两人所在的学校还正好是邻居,一个在这边,一个就隔着不远在街那边,为今年的毕业典礼都添上了几分乐趣。

    至于宁蓁的男友戚风,倒是没有像秦笙和卡斯特这样公开。

    演员和歌手在某些方面是不同的。

    粉丝们对歌手一般是粉他们的实力,对于私生活上的限制不算太多,炒人设的也很少。再加上秦笙在正式出道以前就已经间接公开过自己并非单身,所以曝光出来以后并没有引起什么强烈的反抗。

    更何况,卡斯特本人也很有名气,跟那时候刚获得了紫荆杯冠军不久的秦笙站在一起相得益彰,更有sports的代言广告做先锋,还让cp粉们有一种战胜了阿洛德跟秦笙的cp粉的成就感。

    接受起来真是意外地容易。

    可宁蓁就不一样了。

    演员这个圈子里,在这方面的要求就要高得多了。

    虽说宁蓁并没有要炒人设的计划,但维持单身形象,绝对是要比已经谈恋爱了更让人愿意追捧。倒不是要给别人留下什么幻想的余地,而是国内的现状就是这样,仿佛单身就要多出一层光环似的,比起国外来说约束要大得多。

    或许再过一两年公开还算合适,但如今才刚进演艺圈没一年,绝对不是公开恋情的好时候。

    更别说对比起宁蓁的那些荧屏情侣搭档,正牌男友戚风虽说长得不错,却不算是圈内名人,在支持率上就要吃亏。

    而且,他的工作性质也很严肃,如今已经进一步升职,若是被卷进了什么明星绯闻,对他的职称也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我可真羡慕你和卡斯特,”宁蓁之前在电话里就不止一次提到过这件事儿,“不像我们,偷偷摸摸地,跟打地道战似的。知情人知道我们是在谈恋爱,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在上演现实版的007呢!”

    “那要不你退圈,”秦笙开着玩笑说道,“当你的宁家大小姐,别说谈恋爱,就算是劈腿也没有人敢把你怎么样。你觉得这样好吗?”

    “去你的!”宁蓁也知道秦笙这是在打趣她,一下子笑了起来,“我可不能放弃了我的事业,将来我是要做影后的女人!”

    “难怪你不愿意把戚风的存在公开,原来你是要做影、后、的女人啊!老实交代,影后是谁?”

    被这么一说,宁蓁倒是笑开了,将之前的抱怨抛在了脑后。

    虽然羡慕秦笙和卡斯特能够光明正大地交往,但是她和戚风的感情也很好,哪里会因为这个就分开呢?而且,之所以这么“地下战”,也和他们两人有关。

    答辩之后到毕业典礼这段时间,秦笙倒是和这些老朋友们都抽时间聚了聚。

    大家现在都已经是大忙人了。

    宁蓁不用说,如果不是正在准备新戏,还真没有时间出来聚会的,就算是出来也要全副武装。毕竟演员这个职业甚至比歌手的曝光率还要高,更容易被人认出来。

    顾杉所在的成音工作室,当初因为《谋战》那部电影的配音一炮而红。秦笙这个“兰三娘”虽说不是工作室的成员,但她当初没有出道,影响力当然也就放在了成音工作室头上。

    加上顾杉、林乔等人在cv圈子里本就颇有名气,如今成音工作室已经算是圈子里很出名的专业配音室了,好几部当红的影视作品都是交给他们来做的后期配音。

    林乔那人,打扮上虽说是“个性”了一些,秦笙现在都还记得他的大光头。但实力绝对是有的,如今带着工作室的人集体奔小康了。

    也就是因为工作室规模扩大,所以才又有了名额,将熊佳佳和董倩一起收了进去。

    熊佳佳的嗓音条件是非常出色的,特别是音域相当广,在高音上是一口气吼到底也没有压力。

    董倩更多的是做幕后工作。从以前她就对追剧啊cv什么的特别感兴趣,如今也算是如愿以偿了,干起工作来可带劲儿了。

    等到了毕业典礼的这一天,熊佳佳还专门扯着秦笙在后台的门缝那儿偷偷看前面的情况呢!

    “笙笙,待会儿呢,我们就别往倩倩身边凑了,”熊佳佳坏笑着说道,“她估计得忙着谈恋爱呢!”

    “啊?”秦笙万分诧异,“前些天她不是还说……不会吧?这么几天还真让她实现愿望了?我难道真的是一条帮人实现愿望的锦鲤?”

    “不不不,还不算完全成事儿,咱们成音的头儿你认识吧?”熊佳佳对着秦笙说道。

    “林乔?知道啊!”秦笙点了点头,“我之前还跟着大乔学过一段时间的配音呢。你怎么突然问起了他?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大概就是你想的那样了,”熊佳佳指了指舞台前面的位置,“大乔对倩倩有那么点儿意思,不过呢,他在这方面走的是含蓄风。倩倩那家伙你也知道,除了追剧的时候脑瓜子灵活了些,平时迟钝得很,哪看得出来大乔是什么意思啊!现在呢,两人就在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程度,不过今天的毕业典礼大乔一定会过来的,你瞧!”

    秦笙透过那条缝隙看去,果然。前面的几个位置还是她和熊佳佳帮忙占的呢,坐在董倩旁边的,可不就是林乔吗?

    他那剃得光溜溜的脑袋如今多了一层浅浅的发根,显然是有了喜欢的人就更在意形象了,居然还是留起了头发。

    只是,如今这模样,看上去就跟刚出狱的劳改犯似的,还不如之前的大光头呢!

    好在长得还算不错,和董倩也算是相配的。

    “别光顾着说倩倩,你呢?”秦笙又看了一眼,这才把话题扯到了熊佳佳身上,“乐乐还要读研,可以慢慢来,你也该考虑一下了吧?”

    大乔的为人秦笙还是知道的,所以用不着为董倩担心,倒是熊佳佳,这个小妖孽还不知道谁能收了她呢!

    “我……咳咳,快,那边在叫我们过去,别婆婆妈妈的了,走吧走吧!”

    熊佳佳一溜烟儿地就跑到了另一边。

    秦笙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这家伙可真是从没变过,估计都七老八十了,还是一个活泼的老太太吧?

    作为毕业生报上来的节目,他们的歌舞被排在了第一个。

    到时候,一部分人在前面唱歌,一部分人在后面伴舞,这舞蹈算是排练成了一个舞台剧的感觉,带有几分故事性,还是比普通的歌舞有看头的。

    前面的主持人已经开始了今晚的开场白,秦笙他们按照事先安排好的队形站好,随时准备着上台。

    作为身经百战的专业生就是有这个好处。

    类似于这样的表演,甚至是更大的舞台他们都经历过了,如今一个毕业典礼的表演节目,当然不会让他们太过紧张,面上甚至还带着几分轻松的感觉。

    前面的发言没过多久就结束了,报幕的主持人很快念到了他们的节目名字,舞台上的幕布也随之落下。

    趁着这个时间,秦笙他们赶紧上台,在幕布后站好。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随着幕布一点点拉开,歌声也响了起来,这第一小节正是秦笙拿着麦克风一边往前走一边唱出来的。

    台下很快就响起了掌声。

    看到出来的是秦笙,甚至有人在台下欢呼了一声。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

    熊佳佳随后走了出来,身上穿着和秦笙一样的白色t恤,这衣服还是他们系之前在大一搞活动时统一购买的,一下子就让台下的其他毕业生想到了四年前的那段时光。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夏晓雯也一身同样的打扮出现在了舞台上。

    此时台上的红色幕布彻底拉开,后面的同学们还是做出各种情景的动作,上课听讲的、下课打闹的、小情侣亲密地牵着手、闺蜜们手挽着手、好哥们儿肩并着肩……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三人齐声唱了出来。

    这歌本来就是比较伤感怀念的那种,配上另一位同学的钢琴声,让台下的毕业生们听得忍不住便跟着哼唱起来,脑子里不断地回想着和朋友们相处的点点滴滴。

    从前逛过的小花园,以后可能不会再有机会一起走过;

    从前一起逃课时去狂欢的小阳台,在两年前就已经被拆除,重建了新的大楼;

    就连被百般嫌弃过的校园大食堂,都好像多了些什么难忘的味道;

    那些让他们考试时恨得牙痒痒的老师,这会儿也让他们突然舍不得告别了。

    “你从前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

    后面的一个女生对着她旁边的男生唱到。

    那男生立刻接下去: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喜欢和我在一起……”

    站在最前方的秦笙和熊佳佳、夏晓雯对视了一样,然后齐声唱到: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高潮部分,舞台上的同学们停下了之前的那些动作,慢慢地汇聚在了一起:

    “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谁把它丢在风里……”

    等到下一节,已经是全部的毕业生跟着合唱起来,甚至连后面过来看热闹的新生都想到了一年之前他们从高中毕业时的场景,还有那些已经和他们分别的同学和老师,一个个都变得眼泪汪汪了:

    “从前的日子都远去,我也将有我的妻。

    我也会给她看相片,给她讲同桌的你……”

    舞台上的同学们已经排成了一个梯形,穿着整齐划一的白色短袖t恤,下面也是同意了颜色的黑色长裤或短裙。

    女孩子们或是长发飘飘,或是扎成马尾,或者齐耳短发,说不出的俏丽可人;

    男生们都剪好了利落的发型,脸上的胡须刮得干干净净,看上去有些即将踏入社会的成熟,又有着初出校园的青涩。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前面第一排坐着的老师们,这会儿都已经心生感慨了。

    每年都有一次毕业季,每一次都要送走一批细心教导过的学生,但每一次都还是认不住要伤感,好像岁月不留情,不知不觉就带走了属于他们的光阴。

    可是,另一方面却又忍不住期待孩子们能有更好的前途,更棒的发展。

    这就是为人师的乐趣了。

    “啦……啦……

    啦……啦……”

    第一个节目就是一首《同桌的你》,唱得大家伙儿都红了眼眶,和身边坐着的朋友们手拉着手,还有人已经依偎在旁边恋人的肩头无声地落泪。

    主持人也是今年要毕业的学生,上台时眼角还有些发红,看得出是在后台补过妆才上来的。

    好在下一个节目是个比较欢快的小品,这才让大家的心情又回暖了起来。

    ------题外话------

    ps:谢谢千言、lellomimi、雪糕、sylvia、唯爱的鲜花,谢谢末末、lellomimi、tracy、唯爱、maomimi的钻石,谢谢橡皮、肥肥、嘟嘟、轮回、橙子、唯爱、lin、qq*86、牧儿、米粒、ss、冰凌、178*36、小一、小疯子、tracy、巴卫、敏敏、小旺、小清新、187*16的月票,谢谢末末、巴卫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婧婧的打赏,恭喜千凰、熊熊、千言、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举人\(≧▽≦)/

    友文《盛世天嫁:邪妃,吊炸天!》棉絮

    21世纪古武世家继承人九棠,在继任家主的头一天死于非命。

    一朝穿越成沧澜国宁国公府嫡出大小姐,一个傻了十几年的疯子。

    杀人,成名,祸国,谋情。

    沧澜国的子民联合上书:跪求摄政王大人替天行道,收了这个妖孽!

    摄政王答曰:她便是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