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48 那些花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待会儿你的发言稿都准备好了吗?”秦笙刚从后台出来,熊佳佳就问了出来,“可别怯场哟!”

    “至少不会像某人一样在台上哭鼻子,”秦笙笑眯眯地看着熊佳佳说道,“需要纸巾吗?”

    “谁哭鼻子了?”熊佳佳不服气地反驳,“我那是被舞台上的灯光刺激得眼睛发酸而已!你看我像是那么感性的人吗?”

    “那就是说不需要纸……”

    “当然需要!”熊佳佳一把夺过了秦笙手里的纸巾,胡乱地在眼角一抹,“谁说我不需要了!”

    “噗嗤!”

    过来这边找他们去前面位置坐的苏乐顿时就笑了出来:“熊熊,你这又是演的什么戏呢?这别致的烟熏妆还真不错,难不成待会儿是要上台即兴来一段儿摇滚或者rap?”

    “什么啊?”熊佳佳看向了苏乐,结果她一看过去,苏乐反而笑得更加起劲儿了,连一边的秦笙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熊佳佳赶紧拿出手机,调出前摄像头一看——

    屏幕上这个眼睛底下都要糊成一团的一定不是她吧?一定不是!

    本来刚才就因为眼睛湿润有些晕妆了,她还不等提醒就这么豪迈地拿纸巾随意一抹,能不糊成一团才怪了呢!

    这会儿后台忙着了一锅粥,也没有时间找人给熊佳佳补妆什么的了。好在待会儿她也不需要再上台表演,只是拿了湿纸巾让秦笙和苏乐帮她稍微擦了一下,只要大致看不出来就是了。

    等到三人猫着腰坐到了前面看表演的位置上时,台上的两位大一新生正表演着一段儿双簧相声,听得台下连连鼓掌叫好,刚才那些离别的伤感倒是淡了下去。

    “待会儿要进行优秀毕业生和优秀毕业论文颁奖,按照你们彩排时的步骤来就行了,”秦笙因为之后还需要上台,这会儿的位置也是前面靠着过道的,方便她进出,坐在她前面的就是他们年级的班导,“在那之前,还有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你也别紧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实在不行就随便来几句都好,不用怕。”

    他们这班导向来都是个喜欢絮絮叨叨的老头子,教过了他们这一届,差不多也就快要到退休的时候了。

    过去的三年他也没少唠叨过,唯独这一次让秦笙最为感触。

    等到毕业以后,大概见到班导的机会就很少了吧……

    “卡斯特会过来吗?”顾杉今天也来了,就坐在秦笙的旁边,再往前就是熊佳佳和苏乐他们了,“现在网上可都猜着他会不会来给你一个巨大的surprise呢!”

    “他还在比赛呢,怎么可能过来?”秦笙哭笑不得,“今天可是正好轮到了关键性的一场比赛,你该不会也跟着网友们一起胡思乱想了吧?他要是在这个时候过来,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就是他们的教练和球迷,估计得把我和他两个人给生撕了。”

    “我这不是就随便八卦八卦几句吗?”顾杉笑了几声,“谁让现在网上都是你们俩的消息。我想不关心都难啊!”

    “我看,你不是关心我们俩的消息,而是暗地里关心陈贤会不会回来吧……”秦笙转过头看了看顾杉,声音压低了说道。

    作为卡斯特的经纪人,如果卡斯特到c国来了,陈贤说不定也会跟着一起过来。

    这话正好被凑过来的熊佳佳给听到了,连忙说道:“瞎说什么大实话呢!人家大山分明就是明着说她想陈贤了,让你帮忙催催他赶紧来一趟。”

    “去!”顾杉一掌将熊佳佳推开,“看节目看节目,懒得跟你们多说废话了,好端端地扯到我身上干什么。”

    话是这么说,她脸上却还是多了几分不自在的感觉。

    也是,之前的顾杉多潇洒啊,就差没有和真的小痞子一样把妹畅饮了。现在却莫名地多了几分属于女孩子的柔情蜜意,还是在熟悉的朋友面前,这让她怎么能不别扭呢?

    都是陈贤那家伙的错!下次他打电话过来,我一定得好好地训他一通。

    顾杉咬着牙在心里念叨着。

    “阿嚏!”

    “陈,你该不会是感冒了吧?”帕布罗凑过来问道,就在陈贤以为他在关心自己,打算表示谢意的时候,却听帕布罗说道,“那你可得离卡斯特远点儿,别把他给传染了。待会儿的比赛可是最关键的一场了,今年的世界杯冠军花落谁家,就看咱们今天的表现。你如果让卡斯特趴下,我估计你要被球迷们走趴下了。”

    说着,帕布罗还拍了拍陈贤的肩膀:“唉,所以,还是委屈你关关禁闭好了。”

    “你见过谁家感冒一瞬间就传染上而且表现出病症的?啊呸!不对!我根本就没有感冒!”陈贤无奈地说道,“我这说不定是有人想我了。”

    “有人想你?”帕布罗一脸不解,“有人想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发信息,而是要让你打喷嚏?你这说法也太奇怪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陈贤解释道,“在c国,咱们就是这么解释打喷嚏的,有人念叨着就会打喷嚏。你瞧瞧我这样子,像是生病的人吗?所以,说不定是我家女朋友想我了。”

    “这可一点儿也不准,”帕布罗满脸质疑地摇头,看上去并不相信陈贤的说法,“真要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以卡斯特成天念叨着他女朋友的程度,秦不是得一天到晚喷嚏打个不停?还做不做其他事儿了。我可没有看到过关于秦成天打喷嚏的狗仔报导。”

    “一天到晚不停地打喷嚏,那才叫感冒了好吗!”陈贤无语,“咱们这说法是叫‘一想二骂三念叨’。打一个,是有人想念着你;打两个,是有人在骂你;打三个,是有人在念叨着你;打四个五个六个……就该去医院打针吃药了。”

    见帕布罗都要被他说的内容给搅糊涂了,陈贤心虚地看了看周围,然后躲到了卡斯特这边:“今天可是秦笙的毕业典礼,怎么,你没有到场是不是特别遗憾啊?”

    “我有一份特殊的礼物要送给她,”卡斯特脸上带着几分赛前的激动和紧张,却又有几分莫名的期待和刺激,“就算是不能去现场看她的毕业典礼,也不会错过了这个特殊的日子。”

    “特殊的礼物?是什么?”陈贤好奇地问,“你怎么都没跟我提过啊?以前需要给谁挑礼物不都还会让我帮忙去买吗?你是送了快递过去,还是找了熟人帮忙带去呢?万一提前了一天就让秦笙收到了怎么办?或者说,晚了一天才到,那不是就没有意义了吗?”

    “当然不会,”卡斯特看了陈贤一眼,“不可能提前到也不可能延后,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他也不细说究竟是什么东西,值这么一提就放到了一边。却惹得陈贤一个劲儿地追问起来,等到比赛开始卡斯特才算是摆脱了他的纠缠,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准备这份礼物可是专门瞒着陈贤的。

    之前,陈贤和顾杉的互送“惊喜”,可都是提前就被对方给知道了。

    为了以防万一,这一次卡斯特完全没有对身边的任何人提起他的计划,就是为了不让秦笙提前得知关于那份礼物的任何消息,这样一来才能算得上是惊喜啊!

    卡斯特牵着小球童的手,笑着走进了赛场。

    秦笙这边,几个小时的毕业典礼晚会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总算是轮到了她上台发言。

    前面已经有大一的新生上台发表感想,这会儿轮到了秦笙,台下的鼓掌声顿时便热闹起来。

    显然,今天过来看热闹的人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冲着秦笙而来的。

    这倒并不让人觉得意外,毕竟她是这一届学生中混得最好,在圈子里名气最高的人。就好像此刻去电影学院那边看热闹的人有很多是冲着宁蓁去的一样。

    “晚上好,老师们,同学们,我很荣幸作为今年的毕业生代表站在这里跟大家说上几句话。”

    秦笙没有特意去换上一套正式的小西装,就穿着刚才唱《同桌的你》时和大家一样的白色t恤上台了。

    她刚一开口说话,台下就已经自发地鼓起掌来,甚至有人还跟着叫起了她的名字。

    “不知不觉已是四年过去,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四年前刚踏入校园大门的那一刻。

    当然,那并不是我第一次来这个学校。你们也知道,我爸妈甚至是爷爷还有其他亲人,在学校里都有挂牌授课的。在考进来之前,我早就来参观过不止一次啦!”

    她这话逗得大家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会儿才想起,秦笙还是秦家的女孩儿呢!

    不管是她爸妈,还是她的爷爷秦煜,都是专业音乐圈里响当当的人物。秦老爷子虽说年纪大了,却至今都还是他们学校,以及其他好几所著名学院的荣誉教授。而秦笙的父母,还有她的一些伯伯叔叔等亲戚,也有好几位在学校里任教。

    所以,在被录取之前就来过很多次,还真不是没可能的。

    “不过,作为家属,和作为学生,来这儿的感觉是不同的。

    就好像当你们作为游客,去外地的学校参观,和在本校作为学生时的感觉一样,只有后者,才会有那种有内心散发出来的归属感。

    这里不仅有我们敬爱的老师,还有亲爱的同学,以及朝夕相伴的室友。”

    秦笙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台下熊佳佳他们所在的位置,笑了:

    “你们还记得第一次和室友见面时的场景吗?

    或许那姑娘或是小伙儿正盘着腿坐在床上,听到声音后抬起头对着刚走进宿舍门的你笑了笑,傻傻地冲你招了招手;

    或许她正忙着收拾自己的东西,见你进门,好奇地打量了你几眼,简单地说了一声‘嗨’,然后又开始烦恼她的衣服该往哪儿放;

    或许当时还没进门你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笑声,一走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坐在电脑前一边往嘴里塞着零食,一边对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吃吃发笑的家伙……

    不过,那时候的你在她们眼中,在她们如今的记忆里,或许也是稚嫩而让人怀念的。”

    听她这么说起,底下的人也忍不住回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离开家门,来到学校的场景,还有第一次和同宿舍的好哥们儿、好姐妹们认识的场景。

    甚至有人忍不住推了推旁边的朋友:“嘿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记得那时候你在我心里还是个高高在上的冷酷新室友,现在却已经是大大咧咧的抠脚大汉了。”

    “你又能好到哪儿去?以前说话总是一副害怕被人拒绝的样子,现在就是个二皮脸!”

    ……

    “小曲,四年前你还是长发飘飘呢,我一头短发总是被人误会成男生。现在,咱们俩怎么就反过来了呢?”

    “谁知道,不过,以前你可以假装我的男朋友,现在我可以假装你的。说不定,以后过年回家被亲戚催婚,还能借着咱们的合照糊弄过去呢!”

    ……

    台下的人说着说着就笑了,但笑着笑着又忍不住哭了。

    四年的时间,留在学校里的除了青春和回忆,还有舍不下的感情和悲欢。

    之前只顾着开心毕业这堆烦心事儿总算是解决完毕了,论文不需要再操心,工作也都联系好了。

    可是现在,却总算是想到了那份藏在心里的不舍。

    虽说约好了以后就算分散到了各地,每一年也要找个机会聚到一起见见面。

    但是谁都知道,哪有那么容易呢?时间越长,这个可能性就越小了。特别是成家之后,难道每一年还真的会放下手里的工作,还有家里大大小小一堆的琐事,千里迢迢坐着车聚到一起?

    从前形影不离的身影,恐怕很少有机会再见了。

    “忘不了学校里总是热热闹闹的长廊,下了课以后,大家顿时就恢复了精神,在那里追逐打闹,就和还在高中时似的;

    也忘不了学校后面的那片情人湖,好吧,作为单身狗,去那边完全是在找虐,可也是一处独特的风景不是吗?

    我记得学校的小卖部,最喜欢的就是老板娘自制的卤鸡蛋,早上来不及吃早饭,就这豆浆来一个,满口留香;

    也记得学校的大食堂,好吧,虽说师傅们抖勺的功力一流,大锅饭也不如小炒精致,可总有那么几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招牌菜,以后在外面恐怕都尝不到那记忆中的味道了。”

    大家也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

    不用等到正式毕业,就是这半年多的实习期间,他们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

    “当然,还有留在学校里继续深造的同学们,你们将会是这份回忆的一个守护者。

    而走出校门各赴战场的朋友们,你们将会是新的故事的创造者。

    或许有那么一天,当你们听到别人提起b市音乐学院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到从前大家一起上课时的样子,一起东倒西歪地在下课后趴下了一片的样子,一起倒数着放学铃声冲向食堂的日子。

    又或许有一天,我们将回到这里,见证着彼此的变化,也见证着老友们的团聚。

    但是,至少现在,我们还在这里,我们还在一起。

    这所让我们敬着的,爱着的,怀念着的学校,也将会在这里,等着我们回来的时候对我们说:‘i’ll/be/there/for/you。’

    那些时光,也将如歌里所唱,慢慢飘散,却又经久不去。”

    秦笙也不需要伴奏,不需要乐器,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舞台中央,扶着话筒杆儿,穿着她那身简简单单的白色t恤黑色短裙轻轻地哼唱了起来: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台下此时已经没有人说话了,特别是坐在前面的毕业生们,已经哭成了一片,甚至比一开始还要伤感。

    那种经历了中间的欢笑以后的退场,反而更让人感到忧伤。

    可是,却又衬得过往的回忆弥足珍贵。

    就像是刚才听到的那样,让他们只一提起,脑海里就忍不住浮现了那些画面。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今日之后,再找时间拍了毕业照,他们或许就真的自此很难见到那些或是略微熟悉,或是曾经嫌弃,或者悄悄放在心里的人了。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想她。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她还在开吗?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这种淡淡的忧愁夹杂着温暖的感觉,随着歌声一起萦绕在大家心头,刚才的欢笑暂时放到了一边,取而代之的是对朋友们,甚至对老师们的依依不舍。

    以前觉得老旧的教室,现在也觉得写满了来来往往多少届学生的故事;

    以前认为太过唠叨爱管闲事儿的老师,如今也算是理解了他们的苦心,知道了他们唠叨的用意。

    那些曾经不在意的,甚至是厌烦的,今后却成了他们最怀念的,最向往的日子。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熟悉的学校还会在这里,坐在教室里上课的人却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

    他们在走上工作岗位后,肯定还会认识新的朋友,开始一段新的恋情,组建一个新的家庭。

    但是,曾经的友谊,曾经的爱情,总是不能取代的。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坐在台下的人也没有精力去包里找什么纸巾了,一个个直接用手背往脸上一抹。

    那些平日里在乎着形象,随时保持着精致妆容的女孩儿们,也都跟熊佳佳刚才一样,弄得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儿挂着,晕了满脸的妆,却丝毫没有在意。

    或许待会儿毕业典礼一结束,她们就要开始对着手机抱怨自己太冲动了,这样子怎么见人。

    可现在,她们只顾着沉浸在离别的情绪之中。

    没有任何伴奏,秦笙的声音反而更加清澈干净了,那种浓浓的离别和怀念几乎是触手可及的一种感觉。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想她。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她还在开吗?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在简单的哼唱声中,秦笙结束了她的演讲。

    整个过程,真正的稿子还不到两三分钟的时间,和以前那些人冗长的演讲稿截然不同,却又有着他们专业的特色,直接用歌声代替了言语。

    等到秦笙鞠躬后走下了台,掌声才像是迟了一秒,顿时就响了起来。

    ------题外话------

    ps:我现在就好怀念学校的大食堂啊,上学的时候总是和朋友们一起抱怨吐槽,却容不得别人说自己的学校半点不好。

    毕业后更是怀念起来了,有些菜式现在不是没有吃到过,那是再也没有当初的那种味道了。

    所以,还在读书的朋友们,记得好好珍惜你现在的校园时光,还有身边的朋友吧,以后都会是非常美好的回忆o(n_n)o

    本章出现的歌曲是《那些花儿》,有朴树和范玮琪两个版本,我都很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