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52 五大三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老小孩儿,老小孩儿,年龄越大了越像小孩子。

    秦笙现在算是深有体会了。

    不过就是昨晚没有听他的早点睡觉不上网,甚至还发了一条让广大网友差点儿误会她已经从未婚少女变已婚少妇的动态而已。

    今天回到老宅这边,秦老爷子还真是没跟秦笙摆过一个笑脸,那胡子都快要吹上天了!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秦老爷子的性格秦笙还是知道的,这会儿最好是揣着明白当糊涂,怎么也不能把矛盾点主动摆在明处,否则简直是给了一个靶子让老爷子攻击啊!

    于是,在哄了好一阵子都没有效果之后,秦笙果断地就开始冲着自家爷爷撒娇了。

    “哼!”秦老爷子斜着眼看了看她,哼了一声,还是不说话。

    秦笙确实知道,既然哼出声了,就说明这一招的确有用,老爷子已经开始放软了姿态了。

    “爷爷,你这是不想欢迎我回来了吗?”秦笙苦着脸说道,“难怪我一来你就对我冷着脸。好吧,那我还是走……”

    秦笙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去,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坐在椅子上的秦老爷子给叫住了:“回来!你还想往哪儿去呢,啊?真当自己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再也不回爷爷这边来了是不是?你说说你啊,爷爷都还没有好好考校考校那个臭小子呢,你这么急着表态干什么?”

    说到底,还是觉得自己养大的孙女被人给拐跑了,心里不是滋味。

    “爷爷,什么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啊!我就算跑得再远,那也是您老人家的孙女,是你的贴心小棉袄,怎么会不回来呢?”秦笙连忙走到了老爷子的身边,“而且,他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表白了,我如果一直没有动静,他多没面子啊!别人还以为我故意拿乔呢,这多不好。”

    “谁敢这么说?”秦老爷子把手里的拐杖往地上一拄,“就算拿乔又怎么样?我家的姑娘就是有那个权力拿乔,就是要让他急一急。我就知道那小子没安好心,什么话不能私底下说,非得放到明面上来?这绝对是道德绑架,让别人逼着你做出选择!笙笙啊,咱们要不还是再考虑考虑?”

    “爷爷!”秦笙哭笑不得,“道德绑架可不是这么用的。我也很喜欢他啊!到时候我把人带回来给你看看,保证你也喜欢!你若是不喜欢……”

    “那你就不要他了?”秦老爷子兴奋地问道。

    “那我就让他改,直到你喜欢了为止,怎么样?”秦笙笑嘻嘻地说道。

    秦老爷子屈起手指在秦笙额头上轻轻一弹:“你这丫头,你那是在折磨他呢,还是在折磨我这个老头子啊!我可不要一直看着他那头金毛在我眼前晃,晃得我眼花。”

    “那我就让他离你远远的,一直避着您老人家!”秦笙拍着胸口保证。

    秦老爷子算是明白了,自家这乖孙女,果然已经是胳膊肘往外拐了,还没见到人呢,就把那小子给护得好好的了!

    秦笙这也的确是故意的。

    秦老爷子和秦父的性格可不一样。秦老爷子虽说是看着她长大,甚至比秦父陪伴她的时间还多,但是一旦接受了谁,那就是真的当成自家的孩子看待了。

    对于秦笙的感情问题,秦老爷子虽说一开始会觉得别扭,甚至要出手试探试探,但绝对不会因为纠结爷爷和男友哪个重要这样的问题。人老了,虽说性子倔,可某些方面也看得开。

    她在老爷子这儿如果只顾着偏向家人,只会让老爷子觉得她对卡斯特还不够在意,心里难免就会忽视了几分。

    只有让老爷子知道了她对卡斯特的感情很深,十分在意这段关系,才能真正引起他的注意,让他对卡斯特的接受程度更高一些。

    秦老爷子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姑娘家家的,也不知道矜持一点儿。你呀!到时候把人带回来给爷爷看看,可以的话……结婚不许想,你还这么小呢,我得放在身边多养几年。订婚倒是能够考虑考虑。如果我看着不行……”

    “那你要把他赶出去?”秦笙紧张地看着秦老爷子。

    “怎么,知道害怕了吧?”秦老爷子故意笑了几声,这才说道,“放心,我会按照你说的,哪儿不满意就放在这边慢慢教导,不学好了就不准走人!到时候,你可别心疼。”

    “怎么会呢?”既然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秦笙这会儿也就不必要一直强调下去了,“你去问问,有多少人想让你亲自教导。他能被您老人家放在身边教些东西,那是他的福气!”

    “算你这丫头还不算忘本,”秦老爷子果然开心起来,“不过就他那五大三粗的样子,估计也学不到多少东西,”秦老爷子嫌弃地撇了撇嘴,“弹琴不行,唱歌不行,也就只能踢踢球了。我可不陪他折腾,说不定到时候让他写几笔字还是可以的。”

    不,他可能还会念绕口令……

    几句灰化肥黑化肥的,已经要把自家老爸给绕晕了,秦笙可不想让卡斯特到时候再来绕一把秦老爷子。

    看来,得让他提前准备准备了,否则就他那写一二三都乱成一团的狗爬字儿,估计得被秦老爷子嫌弃死的。

    可是,有一点秦笙不得不在心里多嘀咕几句了。

    卡斯特那身材多完美啊,不知道有多少女球迷觊觎呢!怎么到了秦老爷子这儿就成了“五大三粗”了呢?

    这词语虽说本意是个褒义词,可在秦老爷子这儿,用那种语气说出来,可不像是在夸奖。

    至于五大三粗这个词用在卡斯特身上,倒也不是不行,和她相比,一米九的卡斯特还是能够对得上号的:手大、脚大、眼睛大、胸肌大、体格大;三粗,胳膊粗、腿粗、咳咳……

    秦笙一下子收回了脑子里突然窜出来的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赶紧说道:“其实,他唱歌还是不错的,至少不会跑调。弹琴……我教过他简单的五线谱,学得也挺快的,爷爷你到时候可以试试啊!”

    秦老爷子对音乐还是很喜欢的,听她这么一说,脸色果然变得更好了一些:“算那小子准备齐全。”

    陪着老爷子坐了一会儿,又告诉了他自己去f国的时间,秦笙这才离开了老宅,往家里去了。

    秦笙才刚一走,秦老爷子就一个电话把苏老太太和程老爷子都叫了过来。

    “怎么样,办妥了吗?”秦老爷子急急忙忙地说道,“那小子都要被笙笙带回家来了,到时候可不能出了什么差错。”

    “放心吧,”苏老太太笑了笑,“我问过了,他同意,保证到时候配合咱们的安排。”

    “我也问过了,”程老爷子乐乐呵呵,“虽说笙笙做不了我孙媳妇儿,可也算是我另一个孙女儿了,这一关,怎么着我也得参与啊。都已经打电话问过了,放心吧,那小子同意我的要求了。”

    “这就好,”秦老爷子摇头晃脑地一笑,“哼!居然还敢诱拐我家笙笙这么早结婚,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他!”

    “不过,老秦啊,你这么做,不怕到时候笙笙跟你闹脾气?”程老爷子也算是看着秦笙长大的,还算了解她的脾气。平日里温柔不生气的人,真正生起气来的时候才更可怕好吗?

    “咳咳……所以我才说,不是让他们真正地去破坏笙笙和那小子的感情嘛!”秦老爷子心虚地咳嗽了两声,“我这就只是考察考察,怎么会收拾他呢?我答应了笙笙要好好教他的。像这些突发情况,他当然也该学着怎么处理,不是吗?”

    说着,连他自己都要信了,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程老爷子可巴不得看这老友的热闹,也就是那么一说,当然不会多劝,赶紧又商量起来到时候可以怎么做了。

    苏老太太在f国待了这么多年,老头子死了以后更是觉得孤单,回来以后当然是和朋友们怎么高兴怎么来。反正秦老爷子心里有数,怎么都不会坑了他自家孙女儿的,她又何必去操那个心呢?

    三位老人家倒是玩儿得开心,卡斯特却要悲催了。

    “阿嚏!”

    正在家里按照时间在网上订购机票的卡斯特打了个喷嚏,然后毫不在意地摸了摸鼻尖,又继续点击网页完成支付程序去了。

    之后的几天里,秦笙除了每天去老宅那边看望秦老爷子,就是和朋友们,等到领毕业证学位证、拍毕业照的那一天,才和熊佳佳他们一起,又踏进了b市音乐学院的大门。

    大学里的毕业证和学位证,比起高中时领到的那个小本本,果然是高大上了许多。

    几人笑笑闹闹地换上了学校发给他们的学士服先去了大礼堂,几个人排成一队依次上台,由院长亲自为他们授予学位,并将他们学士帽上的流苏从帽檐右前侧移到左前侧中部。

    完成了这个仪式之后,大家这才拿着自己的毕业证和学位证,相互取笑着彼此的证件照,嘻嘻哈哈地朝着后面提前清理好的阶梯走去——他们会在那儿以班级为单位拍摄毕业照。

    轮到秦笙他们的时候,一个班的同学穿着整齐划一的黑色学士服,排列在阶梯上,看着就有一种浓厚的毕业气息。

    先是拍了一张中规中矩的照片,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微笑,看着镜头的发现说了一声“茄子”。

    “咔擦!”

    相机的闪光灯一亮,记录下了他们即将步入社会时还带着几分青涩憧憬的模样。

    接着就比较放飞自我了。

    所有人都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拿在手中,听前面拍照的老师数着“三,二,一”,在最后一声响起的时候,一起将手里的帽子抛向了天空,就完成了一张学士帽漫天飞舞的照片。

    不过,站在那儿的人可没有功夫去问照片拍好了没。在帽子从上往下落的时候,赶紧抱着脑袋闪到一边。

    说着的,那方形的学士帽砸下来,如果不小心被尖角砸到,还是挺疼的。

    可谁让这样拍挺有趣呢?

    没有人不愿意冒着被帽子砸中的风险拍上一张难得的毕业照。

    等到集体照拍完了以后,大家又分成了小团体,玩得亲密的朋友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在学校的各个角落拍摄照片去了。

    秦笙作为这一届毕业生中的名人,不时地还会被其他同学请求着来一张合照。

    这种特殊的日子,秦笙也不会拒绝他们,都一一答应下来了。

    等到拍完照片回家,她的脸都快笑僵了。

    集体照之后洗出来了会由班导统一寄给大家,或者是去学校自领。不过,电子档的已经传到了班群里。

    秦笙把那张帽子升空的照片和自己的一张单人照选了出来,也不用什么后期修图了,直接发布到自己社交网的账号上:“毕业了,再见,我的大学生活,再见,我亲爱的学院和老师。”

    这些天她都是话题的热门人物,动态才一发出来,就引来了大家的关注。

    那张合照群魔乱舞,倒是一时之间很难从中辨认出秦笙的位置。

    不过,第二张照片还是很清晰的。

    照片上的女孩子穿着宽大的黑色学士服,露出了白色衬衫的衣领,白白嫩嫩的脸上笑得一脸灿烂,莫名地就让人觉得心生欢喜。

    别的不说,秦笙这种类型,无疑是很讨长辈喜欢的,乖乖巧巧,一看就很贴心。

    网友们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艾特卡斯特!然后才是疯狂的留言转载,不停地夸她漂亮。

    卡斯特被人艾特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笑得十分开怀的秦笙,坐在电脑前忍不住就弯了弯那双蓝眼睛,对着自己发了一张自拍,然后传上去转发了秦笙的那条动态:“恭喜亲爱的毕业,欢迎你来到我的身边。附上同款笑容。”

    还真别说,两人的照片摆在一起,那笑容看上去还真有几分神似。

    这被网友们笑着将其称之为——夫妻相,顺便假装自己没有看见卡斯特其实又在秀恩爱了。

    帕布罗第一个打了电话给卡斯特:“你说你呀!人家秦是毕业了拍毕业照,你笑得那么荡漾干什么?还非得放上去,说什么同款笑容。不知道秀恩爱可耻吗?”

    “我的姑娘高兴,我就高兴,有问题吗?”卡斯特“啪”地一下挂了电话。

    哼,一边嫌弃还一边围观,没有哪一次落下的,帕布罗难道是个抖m,专门给自己找罪受?

    秦家老宅的秦老爷子刚学会了用电脑上网看新闻没多长时间。

    没有想到,其他消息还没怎么看,短短的几天里就被卡斯特气了两次。

    踢个球也要说几句,我家笙笙发个照片他也要凑个热闹。

    你这么能,你咋不上天呢?

    秦老爷子哼了一声,默默地将两个人的照片都保存了下来,然后去朋友圈发了动态,还专门私发到了自己的好友群里:“看看,我家孙女和孙女婿,般配吧?”

    苏老太太和程老爷子也在这个群里,看着其他人都在一个劲儿地夸赞,忍不住在三人小组里私戳了秦老爷子:“你不是说要好好收拾收拾那小子的吗?怎么这会儿又自个儿先夸起来了?”

    简直就是精分啊!

    秦老爷子赶紧发了语音:“说了几次了,我那是考核!考核!我可没有说要收拾他的话。再说了,这照片是还挺好看的,听一下他们的夸奖也是挺好的。能不能成还是另一码事儿呢!现在的年轻人,谁不是要在结婚前多谈几次恋爱?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苏老太太和程老爷子都无语了。

    反正,您老大人说什么都对,成了吧?

    秦老爷子忙着听大家对他的儿孙福各种恭贺呢,哪有时间去考虑这两位老友在想什么,反而在三人小组里说道:“你们也可以上啊!汉仪和北夏年龄也不小了,趁早也得找个女朋友了。要不,我给他们介绍介绍?”

    苏老太太和程老爷子:……

    到底是谁之前还让他们帮忙呢!这会儿炫耀得起劲儿了,就开始说这些话了!

    这性子,和笙笙那可爱的小姑娘一点儿也不像。倒是那个喜欢秀恩爱的卡斯特跟他挺搭的。

    两人这么一想,懒得再理会他了,直接屏蔽了秦老爷子的朋友圈一日,哼着小曲儿看电视去了。

    突然热衷于在朋友圈晒图晒小视频的秦老爷子找到了新乐趣,竟然翻出了秦笙小时候的相册,用孙女给他买的智能机拍下来,发到朋友圈里继续炫耀他的宝贝孙女。

    还好秦笙从小就是乖乖的一小团儿,跟个玲珑可爱的雪人儿似的,发出去也不怕损坏了她的个人形象。

    不过,那到底是几岁大的时候啊!

    秦笙如果知道自己给秦老爷子买的手机居然是用在了这上面,肯定会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有按照秦老爷子本人的意思,给他买个打电话的老人机了事,反而还买了智能机,手把手地教他怎么上网聊天。

    秦老爷子的那些朋友当然也不是什么寻常的老头子老太太,其中很多人拉出来都是名气响当当的教授级大师。

    这些艺术大师和现在的那些叫兽砖家可不一样,那都是有真才实学的,获得过的荣誉可不少,在圈子里的影响力非常大。

    让他们知道了,他们的晚辈也就知道了。他们的晚辈一知道,在这圈子里几乎也就成了公开的秘密了。

    于是,当秦笙在最后一天时间去了维度工作室,和方冰进一步确认了那个真人秀节目的签约问题,等到一切办妥后坐上飞往f国的飞机时,这圈子里的人几乎都已经知道了——

    秦家的那个孙女儿有了一个外国男朋友,估计是要结婚了!没见秦老爷子都已经发到朋友圈炫耀了吗?

    秦老爷子如果知道那些老朋友们这么靠不住,一定会后悔不跌的。这简直就是搬起砖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他自己还没完全接受卡斯特呢,那些朋友们倒是已经给了他一个“名分”了。

    当然,这会儿秦老爷子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还跟着保姆翻开着相册,不时地讨论一下,哪一张照片更好看,能够让他发出去再赚一把大家羡慕的称赞。

    他甚至还打电话逼着国外的秦父秦母去给他的朋友圈每一条动态点了赞。

    已经对自家闺女和自家父亲都控制不住了的秦父秦母表示:您老高兴就好。

    至于圈子里的那些消息,还在国外的他们根本就不知情,自己居然已经被塞了一个未来女婿了,还是因为秦老爷子的炫耀引起的。

    同样对这些一无所知的秦笙,已经关上手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拉下了眼罩,准备一觉睡到目的地。

    ------题外话------

    ps:让院长拨流苏还是挺有意思的,当初我们系上有男生调皮,第一次完成以后又排到后面,准备再来一次。不过我们系男生太少了,一眼就被院长认了出来。院长也没生气,乐呵呵地还真的帮那个男生再拨了一次o(*≧▽≦)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