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53 谁的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罗伯特在,在秦笙回国的这段时间里,f国这边的许多事情都是他和戴维帮忙办理妥当的。

    等到秦笙回来之后,直接去参加论文答辩就够了。

    有了前一次在国内答辩的经历,又有罗伯特和戴维给出的建议,秦笙自然是手中有粮心里不忙的。

    比起国内的那一次答辩,这一次的形式有了点儿小小的变化,在提问之前,会有一个参加答辩的同学通过ppt演讲做一个现场的presentation,然后才是半个小时的提问、回答时间。

    这些对于秦笙来说并不算是什么难事儿,只是到底会更加重视。

    毕竟她本来只是有一年过来交流学习的时间而已,如果不是她的表现太好,加上有罗伯特这个老师出面,学校里是不可能给她这个获取正式毕业证和学位证的机会的。

    有了罗伯特的担保,秦笙又的确是花了一年的时间,将那些主要的课程学分修满了,忙是忙了点儿,成效却很显著。现在,就差这最后一个关卡了,秦笙可不想因为什么小过失而功亏一篑。

    好在最后的结果还是皆大欢喜的。

    论文答辩完成以后,就是一系列常规手续了。

    等到双证拿到手,就开始准备起他们的毕业舞会。

    秦笙一开始是不太想去的,比起去跳什么舞,她反而更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蒙上被子大睡一觉,把这段时间缺少的睡眠通通都补回来。

    而且,和她同期毕业的同学,除了一个苏灵落,其他人她根本就不认识,跟她相熟的要么就是入校一年的学生,如薇薇安他们;要么就是已经毕业很久了的学生,如戴维。她对老师们的熟悉程度都比对那些学生要深。

    这种情况,去了舞会能有什么好玩儿的?她连找一个熟悉的舞伴都做不到。

    “这个很简单,”罗伯特说道,“让你的师兄陪你去不就可以了吗?毕业舞会还是要参加的,这么漂亮可爱的小姑娘,穿着好看的裙子跳跳舞多好啊,别躲在家里不动,一定要去的,知道吗?”

    戴维也笑着点了点头:“对啊,秦,我可以陪你去的。毕业舞会是一个很不错的经历,如果错过了它,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不管是好是坏,它也总是代表着你在这个学校圆满结束的一个标志不是吗?还是说,你觉得师兄我陪你跳舞,会丢了你的面子?”

    “这怎么可能呢?”秦笙连忙摇头,对于自身魅力高低这种事情,不管男女都是会在意的,她可不想得罪了戴维这个师兄,否则以后就没有人陪她“享受”南希每日不断的小饼干了,“师兄你这么好,我是担心别人太羡慕我了。”

    她说得倒也挺实诚的。

    戴维的长相绝对能够称得上是英俊迷人的,天然就带着小卷儿的黑发,总是梳理地整整齐齐,不见一丝凌乱。那双颜色较深的灰色瞳孔,每当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总有一种深邃的魅力。

    而且,他的个子虽然比不上卡斯特那么高,却也绝不矮,身材挺拔,穿上衬衫后,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清贵感,一看就是那种教养极好的y国绅士。

    毕业舞会上能有这么一个大帅哥做舞伴儿,可不就是让其他女孩子羡慕嫉妒恨吗?

    戴维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好,既然没有问题的话,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对了,你的毕业舞会的裙子我们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提前放到了你的房间,待会儿记得去试一试,如果有哪儿的尺寸不太合适,也好及时修改。”

    “连裙子都给我准备好了,难怪非得让我去参加呢!”秦笙一边往楼上走去,一边回过头说道,“你们准备得也太齐全了吧?”

    “那可不是……”劳拉刚刚回来就听到了秦笙的这几句话,眼皮子一翻,张嘴就要说些什么,可话才刚到嘴边就被罗伯特给打断了。

    “劳拉是说,这可不是我们特意为了舞会准备的,”罗伯特笑着道,“算是你的一件毕业礼物,快点儿上去试试,告诉我们你喜不喜欢。”

    等到秦笙上了楼,罗伯特和戴维才看向了劳拉:“你呀你!”

    “咳咳,我错了还不行吗?”劳拉用手臂在空中做了个“x”的造型,“我也就是一时口误,一时口误,下次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保证!”

    “还有下次?!”

    “没有!绝对没有!”

    秦笙不知道楼下还有这么一个小插曲,回到房间后,她确实在书桌上看到了一个包装得十分精美的大盒子,就像是一个超大的糖果盒,上面甚至还有暗银色的花纹,配上银灰色的蝴蝶结,看上去相当精致漂亮。

    “光是盒子就做得这么高档了,这裙子造价不菲啊!”秦笙嘀咕着,“这可不行,要不我毕业舞会结束以后,去找找有没有什么不错的礼物送给他们吧……”

    她没有想过将裙子退回去,这样也太没人情味儿了。

    毕竟不管是罗伯特还是戴维,都不是那种缺一条裙子钱的人,这样的开销对于小白领来说难以承受,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平时的几件奢侈品花销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拒绝回去,反而是不给面子,闹得双方都不愉快。

    别人送礼,就是希望你高高兴兴地接下来,何必在闹出其他的事端呢?

    只是,这么贵重的礼物,秦笙也不可能就这么一言不发地收了,总是得表示表示的。

    回礼,显然是要比直接拒绝好得多。

    她小心翼翼地拆开了盒子上的蝴蝶结绑带,然后才打开了盖子。

    里面放着的裙子瞬间就夺走了她的注意力。

    太漂亮了!

    她将裙子从里面拿出来,对着穿衣镜比划了一下,果然是很适合她的。

    秦笙迫不及待地拿着裙子换上了。

    裙子本身是银灰色的布料,除去内衬以外,外面还有一层类似于刺绣蕾丝一般的料子。上面是一字肩的造型,露出了她圆润的双肩和漂亮的锁骨,衬得脖子修长而漂亮。

    前胸没有露出,后背那儿有一个小v口,设计成了透明的蕾丝,还能隐约看到一些她优美的背部线条。

    腰部到膝盖上方的大腿部分都是贴身设计,将秦笙纤细却不干瘪的身材显露出来,和上身一起形成了一个完美的s弧度。到了大腿中部往下,裙摆渐渐散开,甚至还有一层薄薄的银灰色薄纱缝在上面,直接盖过了脚背。

    整条裙子上还有微微闪光的亮粉,秦笙几乎可以想象,穿着这样一条裙子出现在毕业舞会上,会有多么让人惊艳。

    哪怕是她,也是一个普通的爱美的小姑娘,怎么可能不喜欢这样的裙子呢?

    每个女生的衣橱里都不会愿意少了这么一条漂亮精致的礼裙的。

    “唔……”秦笙微微伸手拉了拉领口,“就是胸前稍微有了那么一丁点儿紧。”

    她有些不自在地调整了一下。

    只是,这样穿着反而更好看,如果修改了尺寸,说不定刚刚好的效果反而没有现在这么贴合。

    要不,就这样吧?反正这种高订款的礼裙一般都是有很长的售后服务时间的,以后实在是觉得不合适了再修改也行。不过,像这种礼裙,除了穿这一次,舞会之后,挂在衣橱里作纪念的可能性会更大。

    毕竟平常的生活中可没有机会穿这种裙子,而出席那些正式的场合……

    谁不是一次一条新款式,要永远追逐时尚潮流新品呢?没有特殊情况,怎么可能将同一条裙子穿出去两次。

    “不知道老师他们是怎么买的,居然知道我的尺寸?”秦笙奇怪地在裙子上摸了摸。

    除了胸口只是略微有些紧绷感,不管是腰线还是臀部设计等等,竟然没有一处不合适的,感觉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这种裙子的订制,一般都是需要许多数据的,罗伯特和戴维到底是从哪儿知道她的身材数据的?

    就算是平时的体检,也不可能这么详细啊。

    难道他们只凭眼睛就能看得出来?这可真是太厉害了。

    秦笙将这个问题放到了一边,小心地将裙子脱下来放回了那个漂亮的大礼盒里面。

    不管是盒子还是里面的礼裙,都是一样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秦笙将裙子好好地收了起来,这才下了楼。

    “咦,你怎么没有把裙子穿出来给我们看看呢?”罗伯特一眼就看到了从楼上下来的秦笙。

    劳拉也是一脸失望:“对啊,我们都还不知道那个裙子是什么样子的呢,早就很好奇了,你居然就只在房间里试了试?”

    “可是,那个裙子不是你们准备的吗?”秦笙疑惑地看了看他们,“你们自己订的裙子,你们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怎么会呢?”戴维接过了话题,“裙子是什么样子我们当然知道,可是,你穿上裙子之后是什么样子,我们可不知道。还以为今天就能看见呢!”

    有猫腻!

    秦笙看了他们几眼,却没有揭穿的意思,他们既然这么说,就顺着他们的说法来好了:“不是毕业舞会才穿的吗?现在穿出来,那个时候就没有什么惊喜了。放心,裙子的尺寸很合适,样式我也很喜欢,谢谢你们的礼物。”

    “你喜欢就好。”几人一致露出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可是……”秦笙好奇地问道,“我的尺寸你们是从哪儿知道的?怎么会那么合适呢?”

    “这个嘛……当然要问我爷爷了!”劳拉拉了拉戴维的衣袖,“师兄,你说是吧?”

    戴维果然一脸认真,并且煞有介事地对着罗伯特质疑道:“没错,老师啊,老实交代,你怎么知道秦的衣服尺寸的?当初去下订单时,衣服的数据可是你报出来的。”

    被孙女儿和学生一起坑了的罗伯特露出了一个被噎到的表情。

    可是,一注意到秦笙看过来的眼神,罗伯特赶紧做出了一个得意非常的模样:“这还用说?也不看看我罗伯特是什么人。以前我年轻的时候,那可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主儿。女孩子是什么身材,我一眼看过去就能知道,保证不会出错!这本事,别人可是轻易学不会的!也就只有我……”

    “咳咳!”

    听到这咳嗽声,罗伯特话语一转,就变成了:“也就只有我这样慧眼识英才,才能娶回南希这样的好太太了!劳拉,你说是不是?”

    “别问劳拉啊,直接来问我不是更好?”

    果然,南希居然刚好回来了,就站在后面偷偷听着罗伯特在哪儿吹嘘他以前的“战绩”,把他逮了个正着。

    她一把揪住了罗伯特的耳朵:“好哇你,居然还有这本事?说,是从谁那儿练出来的,海伦、莫莉,还是杰西卡?你今天不跟我老老实实地说清楚了,我跟你没完!”

    “疼疼疼,南希,轻点儿!轻点儿!我那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嘛,怎么可能是真的呢?你先松手啊,咱们慢慢聊聊,我是什么人你还能不知道?”

    “你是什么人我当然知道!你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以前不知道伤了多少姑娘的心呢!来,你要聊聊,我们就好好聊聊!”

    “别冲动!南希,你把手放下!我说,我说还不成吗?你……”

    眼看着两人越走越远,直接回了房间,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为罗伯特担心的感觉,反而有一种看戏的热闹。

    “南希今天还是这么活力四射啊!”秦笙感慨道。

    见她没有在衣服尺寸的问题上纠缠,戴维心里松了一口气:“对啊,哪天要是南希对罗伯特温柔起来了,那我还真是不太习惯了。”

    “喂喂喂,他们俩的孙女儿还在这儿呢,你们这样说真的好吗?”劳拉指了指自己,然后说道,“这种事情,当然是要邀请我一起参加才够意思啊!他们俩,那可是从结婚到现在就没消停过。看吧,等吵完以后,保证比之前还腻歪。今晚又是他们俩出去烛光晚餐了,我们得自己解决晚饭问题。”

    “这事儿我们也深有感触,不过,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俩结婚时的事情的?”戴维看着劳拉,“别告诉我你那时候已经能坐在凳子上,看着你爷爷奶奶的生活日常了。”

    “我是从我爸妈那儿知道的啊!”劳拉没好气地说道,“他们当然是从南希和罗伯特的朋友那儿知道的。别管这个了,咱们今晚吃什么呀?要不,我们去街角的那家新开的餐厅怎么样?听说那儿的菜式还挺不错的。”

    “随便,我没有意见,”戴维耸了一下肩膀,“这种事情,交给你们女士来决定就好。”

    “我也没有意见,”秦笙觉得自己还是挺好养活的,“就听劳拉的吧。”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没过多久,南希和罗伯特就从房间里出来了,不仅和好如初不再争吵,还比前些天更加甜蜜了。

    两人乐乐呵呵地手挽手走了出来,宣布了他们的决定:“今晚我们要去街角的那家新餐厅享受两人世界,晚饭你们年轻人就自己解决吧!”

    “不行!”劳拉直接站起来说道,“我们也决定好了要去那儿了。你们的两人世界,应该换个地方。”

    “我们会去包间,你们几个最多也就坐坐大厅,”南希一摆手,“而且,刚才在里面我们已经打电话预订了座位,现在最后一个位置已经被我们订下来了,你们要去的话,估计得等到明天?”

    劳拉三人无奈地笑了一声,决定——订外卖!

    距离毕业舞会还有几天的时间,秦笙中间还陪着苏灵落去外面找了找合适的礼裙。

    看了那些裙子,秦笙更加觉得自己那一条造价不菲了,肯定是找什么出名的设计师专门设计的高订款。

    苏灵落知道后表示自己十分羡慕,她家爸妈生意都不做,陪着奶奶去了c国。连她哥哥前两天也被急急地叫了过去,她的裙子居然要自己搞定!

    如果不是她和苏妈妈长得的确很像,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们从垃圾堆里捡回去的了。明明以前还是大家捧在手心的小宝贝,怎么就突然变得爹不疼妈不爱哥不管了呢?

    秦笙好笑地陪着她逛了好几条街,才总算是选到了一条让苏灵落满意的裙子打道回府。

    她的舞伴是同年级的一个亚裔男生,也是上次和薇薇安他们起争执时,他们小团队中的一个成员。

    毕业舞会上不只是男女朋友才能做舞伴,还有相熟的朋友、有好感的暗恋对象、关系暧昧的互撩对象等等。

    等到毕业舞会的这一天,秦笙才穿好了那条裙子,在家里给自己做了个搭配的发型,画上了淡妆,然后戴上了盒子里那个跟裙子配套的面具,遮住了小半张脸,提着裙摆从楼上下来。

    楼下只有劳拉一个人在,罗伯特作为学校里的老师,还是一个追逐时尚的音乐大师,这时候早就邀请着南希和他去参加舞会了。

    奇怪的是,戴维居然也不在!

    劳拉一看到秦笙,就“哇”地一声叫了出来:“秦,你可真是太漂亮了!”

    秦笙笑了笑:“你是夸这裙子漂亮吧?我的脸可都已经被面具给遮住了。”

    “得了吧,不知道这种半遮半露的感觉最诱人了吗?只遮住眼睛和鼻梁,这小嘴,这下巴……啧啧,我都要变弯了好吗?”劳拉说完以后,还忍不住嘀咕了几句,“他的眼光还真是不错啊,你穿这裙子棒极了,太适合你了……”

    “什么?”

    “哦,没什么,没什么,”劳拉摆了摆手,“我就是告诉你一声,戴维他临时有点儿事情,好像是佩戴的手表有一个什么东西坏了,需要去工匠那儿调整一下,让你先去舞会的现场,他很快就会过来找你的。放心,一定不会迟到让你等太久,保证准时给你送惊喜!”

    戴维这人在穿着打扮上的确是很细致的。

    为了一个配表去特意调整的事儿,他还真的是做得出来。

    只是,不知道一向都很绅士的他,怎么会在这个关头让她一个人过去?

    难道真的只是不小心,就这么倒霉在要出门的时候把手表给碰坏了?

    秦笙心里疑云渐渐升起,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提了裙摆出门。

    好在这儿离学校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可以说是非常近了,也用不着坐车过去,拐弯儿就能到:“那好,我先去了,你记得让他动作快点儿,我可不想因为没有舞伴被别人笑话。”

    她丢给了劳拉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开门离开了。

    劳拉在房间里摸了摸鼻子:“她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不会是……”

    ------题外话------

    ps:谢谢小樱、sylvia、唯爱、阿芙、饼饼、lellomimi的鲜花,谢谢nancy、唯爱、月曦、小懒、维恩、橘子、小贝、胖喵的月票,谢谢如雨、lellomimi、飞飞、帝雅的五星评价票,谢谢阿芙的打赏,谢谢来自腾讯的拾光、超超的打赏,恭喜唯爱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贡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