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54 送惊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笙果然一个人先到了举行毕业舞会的位置,这儿此时已经来了不少同学,男生们西装革履,女生们裙摆飘飘。好在如今天气转暖,已经变得炎热了起来。否则,大家可都是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主儿了。

    除了秦笙这个被自家师兄暂时坑了的人以外,现场也还有几个单身男女没有找到合适的舞伴一起过来的,这会儿正在人群之中寻觅合适的目标,主要就集中在独自前来的那些人身上。

    毕竟他们都是没有舞伴的,前去邀请的话,被拒绝的可能性会很小。

    秦笙刚从外面走进来,就已经被好几个男生给盯上了。

    没办法,比起其他的学生,秦笙的这一身装扮算得上是格外醒目了。不管是那条一看就造价不菲的高订礼裙,还是婀娜多姿的身材,都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虽说她脸上的面具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了用唇釉涂得红润透亮的嘴唇,和小巧可爱的下巴。

    但是,从她那头黑发就能知道这走进来的是谁了。

    今晚的毕业舞会是以化妆舞会的形式开展的,大家脸上大多都戴上了各种各样的面具,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

    不过,其他人不好辨认,秦笙还不能认出来吗?

    谁不知道,他们这一届就只有少数几个黑发亚裔的毕业生。再除去其中的男生,也就只有三个女生而已,其中一个皮肤颜色没有这么白皙,另一个身材不如她苗条,个子也更矮一些。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那个罗伯特教授亲自收下的学生——秦。

    秦笙看了一下舞厅里挂着的时钟,距离舞会邀请函上写着的正式开始的时间还有一会儿。身上的裙子好看是好看,却很容易被一些尖锐物品划破,特别是小腿处的裙摆,外面那一层薄纱,远看就像是流光溢彩的细砂似的,可稍一触碰,连指甲都能将它弄破。

    她也不敢随意坐下,免得弄皱了衣服,干脆就斜靠在大厅角落的床边,安静地看起了窗外的风景。

    “你好,同学,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这会儿舞会虽然还没有继续开始,有舞伴的同学们却已经忍不住凑在一起随着音乐声跳动起来,就当是正式开场之前的一个热身好了。

    这也是那些还没有舞伴的同学的一个好机会,趁着这个氛围前去邀请,只要不是遇到什么特殊情况,被拒绝的可能性非常低。

    但是很显然,这个过来的男生很倒霉地就是那个遇到了特殊情况的人。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男伴了,他有事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儿就会过来,十分抱歉。”

    秦笙对着他微笑着说道。

    这男生也不纠缠,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然后才摆了摆手:“那好吧,替我向那位迟到的男同学说一声他真幸运。如果待会儿舞会开始他还没有赶到,你随时可以过来找我。”

    第一个人被拒绝之后,剩下的那些人不但没有离去,反而是更加蠢蠢欲动了。

    没过一会儿,秦笙所在的这个角落就已经围过来了好几个没有舞伴的男生。

    秦笙无奈地解释了几次之后,真想去找个牌子竖在自己面前:此人已出售。

    正郁闷着呢,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不好意思,这位女士已经有男伴了,请各位让一让好吗?”

    秦笙正被大家的邀约弄得头昏脑涨,一听这话赶紧露出了一个放松的表情,在心里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师兄他可算是赶来了!没想到他平时看上去挺靠谱的,关键时刻居然会掉链子。临到舞会了还去修什么表啊?

    她正要走过去,又突然感觉到了不对。

    刚才的那个声音,可不像是师兄戴维啊!

    想到自己之前就隐隐约约有的猜测,秦笙感觉到胸腔里的心脏“扑通扑通”,一点一点地加快了跳动的节奏。

    正主都已经赶过来了,其他人当然也不好意思再做纠缠,很快就四散开来。

    他们一走,剩下的秦笙和赶来的那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站到了一起。

    这男人身上穿着一套和秦笙的裙子明显是情侣装的西服,白色的西服加上银灰色的边纹,让他看上去英俊挺拔,一双大长腿在西装裤的包裹下一览无遗。

    这绝对不会是戴维。

    秦笙笑弯了眼,看着那个和她同款的男式面具下露出的蓝色双眸,还有那头被打理的整整齐齐的金色短发,以及这比戴维还要高出一截的个头。

    如果说头发可以染色,眼睛可以戴上隐形眼镜,这个子……总不会是戴维一夜之间就来了个二次发育吧?他脚上的鞋子可不像是垫了增高鞋垫的。

    “你怎么过来了,”秦笙迈开脚走到了他的面前,微微仰着头对他一笑,然后说出了那个想念已久的名字,“卡斯特。”

    “我当然要过来的,”卡斯特见秦笙认出了自己,顿时就开心地咧开嘴笑了起来,“已经错过了你在c国的毕业典礼,我怎么能再一次错过你在f国的毕业舞会呢?”

    他这么一笑,露出了那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就更是让秦笙熟悉了。

    果然还是那个让她一看就觉得温暖快乐的卡斯特啊!

    说完了以后,两人正好听到了舞厅里的时钟敲响——

    舞会正式开始的时间到了。

    “亲爱的秦笙小姐,我能有那个荣幸,邀请你陪我跳一支舞吗?”

    卡斯特退后半步,一只手背在背后,一只手伸到秦笙面前,躬身邀请她。

    秦笙抿着唇笑了一下,这才将指尖搭在了他的手掌上,故意问道:“你就只邀请我跟你跳一支舞而已?”

    “当然不,”卡斯特拉住了秦笙的手,一把将她带进了怀里,搂上了她的腰,就这么一路带进了舞池之中,“今晚,你都是属于我的。”

    “待会儿群舞的时候可是要交换舞伴的,”秦笙眉尖一挑,“你能怎么办?”

    的确如此,等到后半段时间,会有一个群舞的阶段。男女更站成一排,依次交换舞伴跳舞,然后又才回到双人舞的阶段。

    “放心,”卡斯特拉着秦笙的手将她送出去,然后又拉回怀里,和他贴得更近,“我会带着你逃离现场的,去一个只有我们俩的角落里继续跳舞。”

    他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可不是为了过来看秦笙和别人跳舞的。

    “这裙子是你送给我的吧?”秦笙突然问道,“我就说嘛,老师和师兄他们不可能突然要送我这么贵的裙子。”

    “喜欢吗?”卡斯特没有明确回答,但他的语气已经说明了一切。

    “如果不喜欢的话,今晚我也不会穿着它过来了。”

    “那就好,”卡斯特带着秦笙转了个圈儿,“这可是我专门找瑟琳娜,让她拜托了设计师订做的。前些天才刚拿到手呢!瑟琳娜已经说了,这是给她未来儿媳妇儿的毕业礼物,你既然已经收下了,那就是同意了。”

    虽然说出来只有几句话,但其中耗费的精力可不小。

    好在瑟琳娜“格林女士”的名声够响亮,创办的beauty时尚杂志社和这些设计师有过合作,才算是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人选,帮忙设计了这款长裙,让工作室抓紧时间加派人手赶制了出来,才没有错过了秦笙的毕业舞会。

    卡斯特比秦笙先一步到达f国,而且早就知道f国音乐学院毕业舞会的消息。

    为了不让秦笙提前知道他已经过来了,卡斯特只是在秦笙来之前去拜访了罗伯特一家,并且留下了那件好不容易才拿到手的礼裙,跟他们商量了一下到时候的计划,然后就回了酒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而没有留在罗伯特的家里。

    直到今天的舞会到来。

    原本卡斯特是打算提前等在舞会地点的门口,等到秦笙一来,他就可以及时地迎上前去,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了。

    谁知道,他不仅倒霉地遇到了道路拥堵,而且还被人给认出来了!

    世界杯才刚结束不久,作为冠军队伍中有名的前锋,而且还是本次世界杯比赛金靴奖和金球奖的获得者,卡斯特的名气已经越来越大了。

    特别是他和秦笙的恋情,以及被人伤害之后留下心理阴影,坚强勇敢地克服了障碍重回赛场的故事,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今天他穿的这身衣服,本来就已经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了,在路上又不可能戴个面具,戴上棒球帽又会弄乱了他精心准备好的发型,所以很快没有怎么伪装的他就被球迷们给认了出来。

    看来,果然还是不能抱有侥幸的心理啊!

    虽说对狗仔不太待见,可普通的球迷他还是没有多少抵制心理的,干脆帮他们签了几个名字。眼看着就要迟到了,卡斯特可没有了和他们继续耽搁的时间,赶紧对大家解释起今天的情况来。

    自从公开了恋情以后卡斯特是个什么画风,大家都是很清楚的。

    所以,这会儿他说要赶着去给女朋友一个毕业惊喜,没有谁会觉得意外,反而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就说卡斯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f国呢,如果是因为在这儿读书的秦才赶了过来,那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

    这些球迷们和平时那些演流量偶像剧的明星的粉丝不同,虽说态度热情,却不至于疯狂到围堵个不停。

    今天卡斯特的运气也还算是不错,遇到的这几位都还算通情达理,知道了他的情况以后,不仅很快就主动散开了,甚至有一位车主主动提出来送他过去。

    本来以为有了这位球迷的跑车,他还是来得及执行在门口接人的计划的。哪里想得到,半路上居然又遇到了堵车!

    虽然只是耽搁了几分钟,最后他也的确是在舞会开始之前就赶到了现场。但是,秦笙这会儿早就已经进了大厅,甚至还被一群人包围了起来,被那群男生邀请着去做他们的舞伴。

    卡斯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锁定了秦笙所在的位置,迈开长腿就赶了过去替秦笙解围。

    为了今天,他可是和戴维商量了好几次才定下来的计划呢,怎么可能让这些人捡漏?

    “你不仅长得美,你想得也挺美的,”秦笙搭在卡斯特肩上的手轻捶了一下,“我可没有说过这话,也没有答应过什么‘儿媳妇儿’的事情。”

    “对男人怎么能说‘美’呢?应该是‘帅’,”卡斯特不服气地说到,“‘美’这个词,应该用在你的身上才对。而且,你不同意的话,这衣服怎么办?它都已经穿到你身上了,难道还能当场脱下来?”

    被秦笙一瞪,卡斯特才笑出了声:“跟你开玩笑呢,这个算是瑟琳娜的要求。我嘛……等到求婚的时候再说‘你愿意’好了。”

    秦笙“哼”了一声,没有去接卡斯特的话。

    她可还记得秦老爷子之前是怎么跟她吩咐的——最多也就只是订婚,要结婚的话还早着呢。

    所以,哪怕是卡斯特求婚成功,他们也不可能如他所愿,立刻就领证结婚的。

    为了转移这个话题,秦笙主动将内容又转移到了裙子上:“我就猜到情况不对了。老师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我的尺寸?就算知道我平常衣服的码数,这高订款的数据要求也比平常详细得多,可不只是知道一个s码或者m码就能搞定的。那个时候我就猜到他们在撒谎了。”

    说着,秦笙偏着头看向了卡斯特:“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穿什么尺码的衣服的?还有腰围之类的数据,你又是怎么提供给设计师的?”

    “这个……实践出真知啊,”卡斯特轻笑了一声,“我可是亲手丈量过的,怎么会不知道呢?”

    秦笙脸上一热,赶紧在卡斯特的胳膊上一捏:“你胡说什么呢!”

    这里可是舞会大厅,身边随时都有可能有年轻的男女相拥着从他们身边跳着舞步一闪而过,万一被他们听到了怎么办?那可真是太羞耻了!

    大厅里还有悠扬的音乐声响起。

    秦笙不敢高声说这些,又要保证卡斯特能够听得到,只能离他更近了一些。

    卡斯特被她这紧张地四处查看的样子逗得心里痒痒的,就像是怀里抱着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明明没有多大的杀伤力,非要装作自己是一只凶猛的大老虎。

    笙笙她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可爱到,他不多逗弄几次都觉得太亏了。

    “嗯,你说得对,我是在胡说,”卡斯特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看了看,“我的确没有丈量准确,这胸前是不是稍微紧了一些?还是我之前量对了,只是后来又被我给……唔!”

    卡斯特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秦笙就明白了他是要说什么了。

    这家伙!

    她可真怀念以前那个牵个手都会脸红的小可爱,现在呢?居然在这人来人往的场合下,光明正大地对着她开黄腔说污话!

    脸呢?

    以前的小羞涩呢?

    难道都随着他的童贞一起消失不见了?

    秦笙觉得,自己可真是罪孽深重了。

    卡斯特却一点儿也不觉得不自在,反而亲了一下她的手心,看秦笙将手一下子缩了回去,又才开朗地笑了起来:“好了好了,逗你玩儿呢,我不说就是了。”

    他一安静,秦笙脑子里的心理活动反而更加活跃了一些。

    别的不说,有一点卡斯特说的好像是挺有道理的。

    不仅是这条裙子,以前的有些衣服,还有贴身内衣,好像也紧了些?难道,真的是因为……

    “笙笙?你在想些什么呢?”

    秦笙的思绪一下子被卡斯特的声音打断了,大概是因为心虚,特意放大了声音:“我能想些什么?没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想!就只是在发呆而已!”

    每一句话都加重了语气,好像就怕卡斯特会不相信,继续追根究底地问下去。

    “好了,没想就没想,这么激动干什么,待会儿该口渴了,”卡斯特说道,“我只是想问问,毕业舞会之后的几天你有什么安排吗?”

    “呃,暂时没有什么事情,”秦笙仔细想了想,“如果没有什么突发情况的话,应该会在f国休息几天,然后才正式回国。”

    说到回国,秦笙心里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之前倒是盼着早点儿回去,能够和家里人团聚,还能够和朋友们时不时地约出来见见面吃个饭,甚至能够每天享受地道的c国美食。

    可是,真的到了要回去的时候,她才想到了一个问题——

    c国和西班牙之间的距离,可比f国和西班牙之间的距离远多了。

    以后,她和卡斯特见面的机会也就少得多了。

    要见一次面,在飞机上来回就得花上两天左右的时间。而航班前后,至少还得休息的间隙吧?否则对工作的影响可不小。

    如果没有充足的假期,想要见一次面还真的挺难的。

    特别是他们俩的工作安排也很繁忙。秦笙回国以后,没有意外的话就要正式投入到工作室安排的出道工作之中了。卡斯特平时的训练就不少,等到赛季更是很难抽出时间出国。

    f国还好,毕竟一天之内就能来回。

    c国的话……

    他们以后的常态估计就是在网上见面了。

    这会儿提到这个话题,两人都有些恋恋不舍。就算还有几天的时间,也觉得已经像是要到了分离的那一刻。

    “没有事的话,能把时间交给我来安排吗?”卡斯特半拥着秦笙问道,“放心,绝对不是宅在家里。”

    “可以啊,我准了!”秦笙拍了拍他的肩膀,“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可就交给你了。如果不能让我满意的话,那我可得投诉。”

    “好啊,欢迎向我投诉,惩罚也是可以的,”卡斯特凑到秦笙的耳边说道,“你想怎么样都行。”

    “好好说话!”秦笙将脸侧向了一边,却正好让卡斯特在她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旁边,苏灵落正好和舞伴跳到了这边,认出了这一对戴着面具的男女是卡斯特和秦笙,正想打个招呼,就看见了他们俩这甜甜蜜蜜的一幕。

    明明都已经做过更亲密的事情了,不过就是亲个脸蛋儿而已,卡斯特那小半张露在面具外的脸上,居然还带着一丝就跟偷了腥的猫咪似的万般欢喜的笑容!

    苏灵落嫌弃地哆嗦了一下,赶紧对着自己的舞伴说道:“走走走,我们快去另一边。”

    她的舞伴手规矩的放在苏灵落的腰上,疑惑地问道:“你不是要去跟秦笙打招呼吗?怎么又突然要去另一边了。”

    “我是想去打招呼,可不想去吃狗粮,今晚的裙子是贴身设计,我可不能吃得太撑!”

    ------题外话------

    ps:这碗淡粥如今都已经变成狗粮牌的甜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