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56 大新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几位故人齐聚秦家的事儿,还在f国的秦笙和卡斯特自然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毕业舞会之后的两天,秦笙要做的就是办好各种回国手续,还有学校里的证件资料交接等等工作。

    而这两天里,卡斯特都没有出现,就好像事情比她还要繁忙似的。如果不是每晚还有一个晚安电话,秦笙都要以为他是不是回队里参加封闭式训练去了。

    等到第三天,才看到了上门来的卡斯特。

    平日里的他是很少穿正装的,几乎都是一身方便运动的休闲装扮。少有的几次,一只手都数得清楚。而且其中还有几次是因为秦笙的缘故。

    除去之前在b市陪他买衣服,还有前两天的毕业舞会,这算是秦笙第一次看到卡斯特在生活中打扮得这么正式。

    他上身穿着的是一件精致的白衬衫,走近之后还能看到衬衫的布料上有一些不太明显的暗色条纹。下面搭配了一条黑色的西装裤,看得出来被熨烫得十分漂亮,看不出一点儿褶皱。

    他的金发梳得光整,鬓角处却有一缕头发调皮地翘起了一些,让他看上去还有几分成熟之外的稚气。

    当秦笙打开门的时候,卡斯特手里捧着一束鲜花,紧张得站在门外,一双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门口,在她出现的那一瞬间,立刻就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来,好像阳光都跟着他照射进了屋子里。

    “卡斯特?”秦笙往里面退了一些,“进来吧,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说好的,之后的时间归我了,”卡斯特将花递给秦笙,“送给你。笙笙,请问今天可以跟我出去一趟吗?”

    “当然,”秦笙接过花笑了笑,“我还挺好奇你这两天到底准备了些什么不得了的安排,居然除了晚上的电话以外,都没有过来找我了。可惜我还傻傻地在家等着呢!”

    “我……对不起啊笙笙,我不知道你在等我,是我不好,”卡斯特紧张得连忙开口道歉,“我本来是想着……”

    “跟你开玩笑呢!”秦笙哈哈一笑,捧着花上了楼,“等着啊,我上去换了衣服咱们就出去。”

    正好,今天罗伯特和南希去朋友家共进晚餐,白天在外面郊游;戴维所在的乐团最近有演出,昨晚连夜就已经去了外地;劳拉的杂志社几乎每天都是很忙的,这两天貌似抓到了一条大新闻,需要连夜带人蹲守。

    所以,罗伯特家里现在就只有秦笙一个人。见卡斯特过来,也不用担心会被他们调侃,秦笙这会儿还是挺自在的。

    她打开衣柜挑选了一下,最后选了那条白底黑边的连衣裙,正好和卡斯特身上的颜色搭配。

    这感觉……

    秦笙抿着唇笑了一下。

    倒是让她想起了还在国内的那一次,去广场看花灯展之前,为了让卡斯特高兴一点儿,她特意打电话给陈贤,就是为了提前知道卡斯特穿了什么样的衣服出门,有意识地选择了“情侣装”。果然,让卡斯特十分惊喜,还以为他们刚在一起就已经心有灵犀了。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是陈贤在电话里把他给卖了。

    最近怎么老想起以前的事情。

    秦笙笑着摇了摇头,走下楼去。

    卡斯特已经在那儿等着她了,见秦笙穿着裙子出现,即便知道这并不是上天安排的巧合,而是秦笙有意为之,卡斯特依旧十分开心。

    如果是巧合,那就说明他们俩有默契;

    如果是有意为之,那么更能体现秦笙对他的在意。

    不管是哪一种,都足够卡斯特满心欢喜了。

    “我们今天要去哪儿?”秦笙跟着卡斯特走出了房门,好奇地问道,“你不会直接把我带出国吧?”

    卡斯特牵着秦笙走到了一辆亮黑色的跑车旁边,帮她打开了车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请吧,亲爱的。”

    秦笙打量了一眼这车子,又看了看卡斯特,这才坐了进去。

    “放心,那儿也算是一个你很熟悉的地方,”卡斯特坐到了驾驶座上,见秦笙已经系好了安全带,竟有几分遗憾的感觉,“那儿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不会有狗仔之类的人潜伏在暗处,你完全可以放心的。”

    秦笙好笑地看着他,没有去问那个“熟悉的地方”是哪儿,而是勾着嘴唇说道:“要不要我再解开,让你来?”

    她指着的正是座椅上的安全带。

    “这……”卡斯特愣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如果你不觉得麻烦的话,那当然好。”

    秦笙要被他逗乐了,还真解开了安全带的扣子:“来吧,是我抢了你献殷勤的机会,还给你。”

    卡斯特没有说话,带着笑弯身过去给她扣上,还细心地调整了一下位置,让秦笙更舒服一些。然后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咔哒”一声扣好安全带,接着踩动了油门,缓缓地离开了这里。

    在法国的时间里,秦笙要么就是在学校里上课,要么就是待在罗伯特的家里。出去逛街的时间与前面两者相比算是非常少的。

    所以,她对f国这边的街道并不是十分熟悉。当卡斯特的车子开过了前面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时,秦笙并没有认出来这是通往哪里的路。偶尔还会跟卡斯特随意交谈几句。

    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倒是察觉到了几分熟悉的感觉。

    特别是又过了一会儿,当看到了外面那一片熟悉的玫瑰园之后,秦笙才突然认出了这是哪儿——可不就是朱莉安以前带她来过的弗兰克的私人酒庄吗?

    之前秦笙还答应过弗兰克时不时地过来弹奏一曲的。

    后来虽然说因为时间紧张,来的次数比较少。但每一次过来,弗兰克的态度都十分热情友好,给秦笙留下了非常愉快的记忆。

    这儿的玫瑰园、葡萄园和红酒,都让她印象深刻。

    “你什么时候跟弗兰克联系上的?”秦笙好奇的问道,“我竟还不知道,你们俩私底下竟然有了交情。”

    卡斯特对着秦笙神秘的笑了笑:“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呢?如果全部提前告诉了你,那怎么还能叫惊喜呢?”

    秦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卡斯特的脸上带着几分掩藏不住的忐忑,很显然,他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还是担心秦笙会因为他的隐瞒而不开心。

    “好了好了,我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别紧张呀!”秦笙笑眯眯的说道,脑袋在车子里左右的晃动着,不时地去打量周围的风景,忙着毕业的事儿,她也有好些天没有来过这儿了,“现在已经到了地方,你总能告诉我你准备的安排都有哪些了吧?还是说,今天要给我的惊喜就是你和弗兰克已经有了交情?”

    “当然不是,”卡斯特摇了摇头,将车子缓缓的开了进去,“现在还不能说,等到了时候你就明白了。”

    看他弄得神秘兮兮的样子,秦笙倒还真的起了几分好奇心,兴致勃勃的期待了起来,就等着看他的“惊喜”到底是什么了。

    另一边,已经在杂志社连续蹲守了两晚的劳拉,这会儿正有去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只能借助这种方式补充一下睡眠时间。

    才刚眯着眼睛没一会儿呢,就听到杂志社的人,突然叫了起来:“总算是收到消息了!快快快!现在谁有时间?赶紧的安排人过去,别到时候错过了大消息。”

    劳拉刚才还泛滥的瞌睡虫,立刻就被这消息给吓跑了,整个人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赶紧站起来问道:“怎么了?是得到什么好消息了?我们不是在追踪最新影帝和他的前女友的消息吗?难道现在不蹲守他们俩了?”

    “得了,得了,”主管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那家伙可狡猾了,居然放出了一个烟雾弹。说是和前女友复合了,其实就是故意传出的假消息。前两天他就和现任女友出去度假了,已经有杂志社报道了出来,咱们这几天的苦工夫算是白费了!”

    其他人一听这消息,顿时就是唉声载道。不过,倒是没有人对此抱怨什么。从一开始进入这个行业,他们就已经明白了,大新闻不是那么好抓到的,也不是每一次付出就能得到与之相应的回报的。

    这一次的白费功夫,也不过是他们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经历中的一次而已。

    于是,大家很快就把这一茬放到了一边,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新的消息上面。

    “这一次又是什么事情呢?”有人忍不住问道。

    “具体是什么?我们的线人也没有说清楚。”主管摇了摇头,但脸上还是带着几分期待的神色的,“不过,据说消息应该会很大的。那边可是特意找人将周围排除了一遍,就是为了确认没有狗仔混入。越是遮掩,就越是有想不让我们知道的消息。这样的消息,当然也是我们最期待得到的。”

    “说了这么多,地点呢?”那人继续问道,“到底是哪儿啊?”

    主管很快就给他们报出了一个位置。

    在其他人还在查询的时候,劳拉已经想起来这是哪儿了——那不是弗兰克叔叔的私人酒庄吗?

    作为罗伯特的孙女儿,劳拉也算是圈子中的一员了,当然不可能没有去过弗兰克的私人酒庄。所以,这会儿主管一提起地址,她立刻就将两者联系了起来。

    那儿会有什么消息?难道弗兰克叔叔又办了什么品酒会了?

    劳拉还在一边暗自琢磨着呢,其他人就已经叫了起来:“这私人酒庄我去过呀!上次那个阿洛德和秦的消息,可不就是从这儿拍到的吗?最后不仅证实是虚假的绯闻,而且酒庄那边还特意发话了,以后拒绝狗仔私自踏足那边采集新闻的,否则就一律告发是私闯民宅。”

    弗兰克这样的做法,并不是说不通道理的。毕竟那本来就是他的私人酒庄而已,请谁去品酒,或者拒绝谁踏入,那都是他自己的权利。

    又不是什么酒店,或者公共场合,即便是他们这些要挖新闻的狗仔们,也不得不顾虑几分。

    “对呀!”另一个人说道,“那边往来的人身份也不简单,很多其实都不算是娱乐圈的人。虽然说新闻价值大,但有大部分都不能上报的。就算我们找到了什么,到了最后可能都会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这不又是白费精力了吗?”

    “那我还是忙手里的新闻好了,最近刚收到线人汇报,说不定能抓到几个出轨的新闻证据。”

    “我这儿也还有几个呢!”

    “咦?你们也说到这个消息了吗?说不定到时候能引起一阵轰动呢!”

    ……

    他们对此不感兴趣,劳拉却是有几分好奇的。

    毕竟因为罗伯特的关系,她和弗兰克还有几分交情在。完全可以提前打个电话问一声,如果有可能的话,也可以受邀前往。若是完全不能报道,到时候再放弃不就得了。反正现在她手里也还没有其他的新闻要追。

    在确定之前,劳拉并不准备先通知主管,二是偷偷的出去给弗兰克打了一个电话询问。

    “喂?”弗兰克的声音很快就从电话那边响起,“劳拉,你个小丫头,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怎么?你也想来点酒了?”

    比起朱莉安,打扮更像男孩子的劳拉反而对美酒不是特别执着。

    毕竟她的行业决定,不可能让她太过痴迷酒水。一旦喝醉,很有可能就会错过一些重要信息。

    而朱莉安他们这种“艺术家”的一种,反而能够借助醉酒的状态,找到一些平常没有的美学灵感。

    在认识的几个在认识的几个老友所带来的小辈当中,最喜欢喝酒,也是最喜欢往这酒庄里跑的人,无疑是朱莉安这丫头了。

    而最不常来的,那肯定就是劳拉。

    “弗兰克叔叔,我有点儿事情想跟你打听一下,”劳拉知道弗兰克和罗伯特的关系很好,她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希望不会打扰到你。”

    “当然不会啦!”弗兰克笑哈哈地说道,“有什么事情是想知道的,尽管问!我如果方便的话自然会告诉你,如果我也不知道,或者不方便说出口的,那可就只能抱歉了。”

    对于弗兰克这种一上来就说清楚的方式,劳拉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她也没有想过一定要逼迫着弗兰克把所有事情说出来,不过就是为了得到一个可能性,看看他她需不需要跑这一趟。

    “弗兰克叔叔,我们杂志社今天收到了一条线报,说是你那儿今天有一条大新闻,让我们过去好好挖掘一下,”劳拉简单地说了一遍,“据说你们还特意找了人把周围都排除了一遍,就是为了避免我们的人潜伏在附近是吗?我对这个还挺感兴趣的,打电话就是为了提前向您确认一遍,这消息有没有可以报道出来的可能性呢?如果不能的话,我就不去白费功夫了。如果可以,那我就向你讨个人情,让我过来一趟呗!”

    说着,劳拉还特意列举了一下自己过去的好处:“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让我去。至少,我这个熟人还能跟你们商量着,什么该报道,什么又不该报道,大家彼此心里也有一个底数,不是吗?”

    劳拉的话一出口,弗兰克就在电话那边大笑起来:“小丫头呀,小丫头,那你可算是找错人了,这事儿啊说来和酒庄有关,可是却不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你呀,应该去问另外的人。”

    “嗯?我需要去问谁呢?”劳拉一听,这明显就是还有戏呀,赶紧追问道,“那个人我认识吗?你觉得他好不好说话?弗兰克叔叔,你帮我跟他讨个人情呗!算我欠你的,以后一定找机会还回来。”

    “不用,不用,”弗兰克笑着说道,“那人,你恐怕比我还熟呢!让我跟他们讨人情,不如你自个儿去。”

    “是吗?”劳拉的心里转过了几个念头,不停地在自己和弗兰克的交友圈里搜索着名字,看看有谁是两者的重合,可这一时半会儿的也想不清楚,还是问起来比较方便,“到底是谁?弗兰克叔叔,你就别吊我胃口了,这好奇心不上不下的,可难受了!”

    “哈哈哈哈,我说呀,你先别问这么多,赶紧过来一趟,”弗兰克连忙说道,“过来了,你就知道是谁了。如果他们同意,你就可以报道。不同意,这事儿你也可以作为一个朋友,做一下见证者。”

    弗兰克这么一说,劳拉心里的好奇心就更重了。

    在主管提到这个地址的时候,劳拉就对这个消息很感兴趣。如今听弗兰克说和她认识的人相关,劳拉就更不想错过了。

    就如弗兰克所说,哪怕不是作为一个记者过去报道,就只是作为一个朋友前去旁观,那也是有意思的呀!

    “好!”劳拉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我去和主管说一声,马上就赶过来。”

    “那你可得快点儿了,”弗兰克好像是看了一下时间,“算起来,他们也该是要出发的时候了。对了,记住,只要你一个人过来哟!可别到时候带着一大群摄像什么的,那可不是作为朋友的身份。”

    “行了吧?我有这么不懂事吗?”劳拉得了一个比较准确的消息,这会儿心情正是愉悦,立刻就笑着回答说,“保证只有我一个人过来,咱又不是拍纪录片,也不是做直播新闻,哪里需要什么专业摄像师啊!我一个人一部相机就能搞定!”

    弗兰克这才放心的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挂掉,劳拉才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弗兰克刚刚是不是提到了……“他们”?

    竟然不只是一个人?

    劳拉的脑子里更是一团雾水,恨不得现在能够插上翅膀直接飞到私人酒庄那边去一探究竟。

    她赶紧去了主管的办公室:“刚才那个消息还有人追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去怎么样?”

    主管意外地看着她:“你们不是不感兴趣吗?而且,大家说的也挺对的,那酒庄还算有些背景的,万一不小心惹怒了对方,弄出什么官司来就不好说了。最近上头查得正严,咋们就不要顶风作案了。”

    “嘿嘿,放心吧,”劳拉拍着胸脯保证,“我和那酒庄的主人有点儿交情,还是可以过去试一试的。”

    主管惊讶道:“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劳拉摊了摊手:“这交情主要是长辈级别的,和我本人的关系又不大。所以,刚才我是去打电话征询一下意见。这会儿确定下来了才来通知您。”

    “那可就真是太好了,”主管拍着手,“那你赶紧去,尽量抓到新闻,找不到也没什么,别得罪了那边的主人就好,凡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

    劳拉自然是赶紧点头,从主管的办公室一出来,赶紧去自己的座位上,一把抓起了相机和其他要用到的东西,匆匆忙忙地出了杂志社,坐上了车子向郊外的酒庄方向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