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58 怎样讨好老爷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眼看着卡斯特求婚成功,躲在暗中的三人悄悄地从小道的另一边离开了,将这片小天地,留给了那一对已经算是订下了婚约的未婚夫妻。

    劳拉就跟捧着祖传之宝似的捧着她的那台相机,人都已经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了,心却还停在葡萄园那儿,不断地伸长了脖子向客厅门口张望着:“怎么还没过来,怎么还没过来呀!”

    “你急什么急,”弗兰克乐呵呵地说道,“你这样子,就像是急着看儿媳妇儿的老妈子!”

    他当然是高兴了。

    能够有一对喜欢的小辈在这酒庄里订下了婚事,对于他的酒庄来说,也算是一个好兆头不是吗?

    “哎呀,我怎么能不急呢?”劳拉举着手里的相机,对着弗兰克轻轻地晃了晃,“看到没有?这相机里面可是保存了第一手资料!这可是世界冠军卡斯特的求婚资料啊!绝对的独家!只要能够得到他们的允许放出去,那我可就赚大发了。”

    如果不是她认识卡斯特和秦笙,而且秦笙还是罗伯特的学生,和她关系非常好。如果卡斯特和秦笙都只是普通的名人,和她没有什么私底下的交情。这会儿劳拉可能早就已经抱着相机一溜烟儿地回了他们杂志社开始准备明天的头条新闻了。

    当然了,如果不是有交情在,她也根本不可能有那个机会被邀请过来,甚至可以在现场拍到那些照片。

    所以,就算心里再怎么想快点儿回去,劳拉也不得不按下性子等待着。

    “你急也没有用啊,”弗兰克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她的相机,“不得到人家的同意,拍到了也没有用。如果他们不愿意公开,那些照片啊,最多也就是被卡斯特那小子拿回去作纪念了。”

    他这么一说,劳拉也变得有些忐忑起来了。

    她可做不出什么以朋友的身份压迫着秦笙同意的事情,而那两人,好像都不是很喜欢面对记者的围攻。

    如今,劳拉唯一的希望就放在卡斯特那儿了。

    谁叫现在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卡斯特有一个特点——问及其他事情时他不爱搭理,但是只要关于秦笙,他一定会有反应的!而且,特别热衷于秀恩爱!

    求婚成功,这么好的机会,说不定卡斯特会很乐意呢?

    这会儿被劳拉心心念念“怎么还不回去”的两个人,正坐在葡萄园那边的椅子上。

    秦笙不时地就会伸手去摸摸那枚已经戴在了手指上的钻戒,脸上的微笑一直没有消失:“你怎么会突然想到求婚了?可别说只是一时冲动,没有任何原因。”

    “我……我之前就想过,可你说你家里人不愿意太早,才暂时放下了这个念头。”卡斯特脸上的笑容甚至比收到了钻戒的秦笙还要灿烂,手上也戴着和她同款的男式戒指。

    听见秦笙的问话,卡斯特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本来打算这一次跟你一起回国见一见你家里的长辈。可是……我这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前两天在舞会上看到你以后,决定还是先征求了你的同意再说,去了c国以后再向你的长辈们请求,将你的未来交给我。”

    说着,他又笑了笑:“还有,如果幸运地得到了他们的同意,最后笙笙你却不愿意点头,那我不是还要一直等下去才能有名分吗?所以,还是先得到了你的许可,再回去专心讨好你的家人更加快捷有效。”

    “你当这是在打仗呢!”秦笙笑了出来,“还制定了作战计划?”

    “对啊,”卡斯特伸手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你就是我的战利品了,以后谁也不能夺走。”

    “那可不一定啊,”秦笙收回了自己的手,扳着手指头数着,“万一你将来长得不好看了,身材也变差了,我可能会喜欢上更英俊的小鲜肉;再比如说,万一我……”

    “没有什么‘万一’,我一定好好保养!”卡斯特很有信心地说道,“不会有人比我好看的,就算是我们的儿子也一定没有我好看。以后哪怕是从球队退役了,我也会每天按时健身,绝对不会松懈。所以,你只要看着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过,我不在乎这些,不管笙笙你变成什么样子,只要你还是笙笙,我都会一直喜欢你的!”

    秦笙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没有想到卡斯特居然还真的老老实实地给出了解答方案,觉得既是好笑,又是感动,主动伸出手握住了卡斯特的指尖,微笑着说道:“那我可就等着你的表现了,到时候可别变成了大腹便便的糟老头子啊!”

    这话说得隐晦,可卡斯特却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不就是再跟他说会一直相守到老吗?

    卡斯特还没来得及兴奋了,突然听秦笙说道:“可是,现在最严重的问题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卡斯特疑惑地问道,然后拍了拍胸口,“笙笙你尽管说,我一定能够办到的!”

    “当然是我爷爷,你也知道我爸那儿很难缠了吧?我爷爷可比他还要任性,”秦笙同情地看了一眼卡斯特,“如果他知道你不仅是我男朋友,而且还在见他之前,抢先一步求婚了……”

    秦笙在卡斯特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我会为你祈祷的。”

    她只庆幸,还好卡斯特这边没有什么恶婆婆坏公公之类的考验。

    瑟琳娜虽说不太像是一个传统的母亲,却给了卡斯特最大程度的自由和尊重,连带着对卡斯特带回去的秦笙也非常友好热情。秦笙出了刚开始见面时有几分“丑媳妇儿见公婆”的紧张,到了后面跟她相处的时候,完全没有在长辈面前的那种拘束感。

    倒是卡斯特……

    之前好不容易让秦父接受了他,如今又突然冒出了一个秦老爷子。连秦笙这个秦家的女儿,都忍不住要为他抹一把同情泪了。

    “你爷爷喜欢绕口令吗?”卡斯特一本正经地问道,“我现在不仅能说好吃葡萄,灰化肥也已经能说出来了,就是速度会稍微慢一些。我还可以抓紧时间再学几个难度高的,笙笙你觉得怎么样?”

    “你是在认真地跟我咨询意见,还是在开玩笑?”秦笙一脸平静地看着卡斯特。

    “当然是认真的,”卡斯特的表情就好像是写满了“认真”两个字,简直不要太严肃,“能够得到他老人家的允许,说不定我们还能跳过订婚,直接结婚呢!这种事情哪能开玩笑?”

    “呼!”秦笙松了一口气,然后从椅子上略微站起来一点儿,隔着面前的石桌子,将手探过去,在卡斯特的头上一拍,“那你就赶紧把之前的念头给我甩开!”

    “为什么?”卡斯特更是不解了,“之前叔叔不是听得挺开心吗?爷爷和他是亲生父子,应该爱好也差不多才对啊!”

    “我保证,你如果这么说,当天就会被我爷爷赶出大门,你信不信?”秦笙想到自己亲爹被卡斯特的“化肥”弄到崩溃的表情,就忍不住想要告诉他实情。

    但是,卡斯特一直以为他是靠绕口令取得秦父的欢心呢,秦笙又不好打击他的自信心,只能用另一种方式打消他的念头:“你想啊,你和瑟琳娜也是亲生母子吧?看,瑟琳娜喜欢时尚的装扮、潮流的t台秀,你喜欢吗?”

    见卡斯特摇头,秦笙又说道:“你喜欢足球,喜欢运动,喜欢流汗奔跑,瑟琳娜喜欢吗?”

    卡斯特想了想,肯定地摇了摇头。

    他们母子俩虽说嘴上说着嫌弃,心里却为对方的成就而高兴。但是,要换做他们自己去做对方喜欢的事情,那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

    “那就对了,”秦笙摊了摊手,“我爸喜欢绕口令,不一定我爷爷也喜欢啊!你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不是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吗?你想象一下,有人拿一件t台秀的衣服送你,你会不会觉得是奇装异服?或者说,有人约瑟琳娜去踢球,她会不会以为对方在恶搞她?这就是一样的道理了。”

    秦笙这个坑爹的女儿,算是彻底给秦父安上了一个“喜欢绕口令”的爱好了。以后但凡是见他不开心,想要讨好岳父的某人就会自动来一段绕口令。

    为了避免被这样的魔音灌耳持续洗脑,秦父只能收起了情绪,尽快恢复正常。

    这样一来,就更是让某人确定了这个方法的有效,简直就像是一个恶性循环。

    当然,这会儿秦笙还不知道自己坑了亲爹一把。看到卡斯特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秦笙还觉得自己说服人的本事不错呢!

    哪知道,她话说完以后,卡斯特略一考虑,就提出了新的见解:“那爷爷他喜欢听唱戏吗?或者是看变脸、武术表演?我或许可以去学一小段。”

    他说的这些,都是从秦笙那儿知道了秦老爷子的存在以后,就开始上网调查出来的结果。

    据说c国的老年人喜欢的运动就那么几种。

    想到这儿,卡斯特还很激动地说道:“我还可以跟他一起‘搓麻将’?是这样说的吧?放心,我一定会适当放水,让他赢得开心。”

    那“搓麻将”三个字,居然还说得是一口川味儿,听得秦笙一愣一愣的。

    “你会打麻将?”秦笙好奇地问道。

    “不会啊!”卡斯特回答得理直气壮,“就只知道这个名字而已,据说就是很多方方正正的小块儿,和你们的c国字一样。我可以抓紧时间学习的。”

    不会还一副高手要对老年人放水的样子?

    秦笙对这家伙的自信心也是服气了。

    “不用了,”嘴角一抽,秦笙还真是难以想象卡斯特顶着一头金毛涂了满脸颜料去唱大戏,或者是做在拍桌子上和一群老头子老太太一起打麻将的场景,“这些我爷爷都不喜欢,你不用特意去学了。”

    “那我该怎么办才好?”卡斯特总算是有些坐立难安了,有一种浑身力气没处使的紧张,“爷爷他不会不让你嫁给我吧?”

    对于卡斯特直接把秦老爷子自来熟地喊“爷爷”这回事儿,秦笙在纠正了几次之后,已经懒得再开口了。随他去吧!

    至于怎么办?

    “首先,求婚的事情,特别是我已经同意了的事情,在你通过他的考验之前,坚决不能让他知道。”秦笙还不了解秦老爷子吗?虽然之前被她劝得好像没有什么小情绪了,私底下没有动作才怪呢!如果再被他知道求婚的事情,卡斯特这小子别想好过。

    “还好,今天没有生人在场,不用担心会被传出去的,”卡斯特松了一口气,“那就等到去了c国,把一切都搞定了再公开吧!对了,戒指也要藏起来。”

    他不舍得看了看两人手上戴着的同款钻戒:“还好之前送了链子,我们可以挂在脖子上,用衣服遮住。”

    “公开?”戒指的事情还算简单,秦笙的注意力放在了“公开”两个字上。她本来只想着现阶段先不要让秦老爷子知道了,没有想到卡斯特已经开始考虑之后公开的事情了,“你要公开?”

    “不行吗?”卡斯特委屈地看着秦笙,“我们谈恋爱也公开了啊,我不要隐婚。等到见了爷爷以后,戒指戴在手上,别人肯定迟早也会知道我们的关系,不如大大方方地说出来。”

    的确没有隐瞒的必要。

    秦笙想了想,干脆把这个放开了,继续说起了秦老爷子的情况:“爷爷他最喜欢的就是音乐,之前提到过弹琴。古筝之类的太难了,应该可能性不大。所以,你好好练习我之前教给你的曲子就行了。对了,他可能还会让你写写字之类的,你这些天务必要保证把名字写整齐。其他的……就到时候临场发挥了。”

    秦笙之前已经教过了他五线谱和简单的曲子,弹奏出来应该不成问题。

    秦老爷子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不可能真的让卡斯特突然从一个足球运动员变成音乐大师或者书法大师。

    弹琴,估计就是看卡斯特的诚意。

    而写字……

    多半就是从字上面看一个人的心性了。

    秦笙这时候完全没有猜测到,秦老爷子的考验居然还有她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过其他“有趣”的内容。

    当然了,这个“有趣”是对于秦老爷子这个“考官”而言的。对于卡斯特来说,只能自求多福了。

    虽说弹琴和写c国字卡斯特也不擅长,但至少也有个努力的方向了,总比之前蒙头乱撞的好,卡斯特才放松下来,对着秦笙道:“走吧,弗兰克他们也应该很想知道结果了,我们去告诉他们吧!”

    其他人倒是没什么,可这求婚的场地,还有路上的那些人,都是借用的弗兰克的,当然不能连他也一起瞒了。

    秦笙无奈地说道:“他们刚才就知道了。”

    一开始,秦笙没有注意到弗兰克他们还藏在一边,毕竟注意力放在卡斯特的求婚上面。

    等到卡斯特求婚成功,抱着她转圈的时候,秦笙才注意到了小道那边有人悄悄地走了过去,看背影分明就是弗兰克和劳拉他们几人。

    现在听卡斯特提起,秦笙才说了出来。

    “他们居然偷看?”卡斯特先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想到自己之前的表现,莫名地觉得悲愤了。

    该不会他不小心双膝跪地的事情也被他们知道了吧?

    “我估计,劳拉那儿还帮我们拍了照片呢!”秦笙笑着道,“正好,免得以后提起求婚,连个纪念都没有。”

    提起这个,卡斯特也深以为然,连自己丢脸的事儿都不在意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找一个摄影师过来拍照甚至是录像的。

    但是,从完全确定下来到今天正式实施,也就只有两天的时间。朱莉安倒是可靠,但现在正和她的老师鲍曼在国外,大多数时候还在那些比较原始的风景区,根本就接收不到信号,更别说是及时赶回来了。

    而其他可以及时找过来的摄影师,又不一定能够完全信任。

    卡斯特虽然有公开的意思,也是要由他们自己来决定方式和时间,而不是被人出卖。

    为了不让狗仔混进来,他干脆就这么直接上了。

    没有想到,正好撞上来了一个拿着相机的劳拉,这可真是锦上添花的好事儿啊!

    两人手牵着手离开了葡萄园。

    刚一到客厅那边,劳拉就坐不住地迎了上来。

    没等她开口,卡斯特就主动说了出来:“劳拉,你拍的照片能发给我们吗?我都没有安排摄影师,还好你拍下来了。”

    听他这么说,劳拉还以为自己的事儿算是彻底报废了。不过转念一想,能够帮到朋友也算是好事,这才放宽了心。

    却不料秦笙跟着说道:“劳拉,这个新闻还请你暂时保密,等到我们确定好的时间,就通知你。到时候,第一个报道求婚这件事的,一定会是你,行吗?”

    劳拉最近正忙着,又是一个记者,今天来到这儿,肯定是收到了什么风声。刚才听卡斯特那么说,劳拉还露出了几分失望的神色,秦笙也就猜到了几分她的来意。

    反正到时候卡斯特也是打算要公开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如就把这个机会送给劳拉好了。就当作是……她帮忙拍照的回报?

    果然,听秦笙这么一说,劳拉顿时就惊喜地笑了起来:“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如果是之前,得知现在还不能公布,得等上一段时间,劳拉心里肯定是火急火燎的。

    可这会儿,经历了以为被拒绝的事情以后,在得到对方的同意。劳拉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管他什么时候呢!只要能成就行啊!

    “好,这小心我保证瞒得死死的,连戴维和南希他们都不会说!”劳拉在嘴边做了一个拉上拉链的动作,“你们到时候确定好了时间,一定要告诉我呀!”

    她已经开始考虑起今天回去之后该怎么跟总管交代了。

    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否则总管一定会让她现在就抢先报道出去。

    要不,干脆就说什么消息也没有好了,反正之前总管也说过,没查到也无所谓,只要保持好跟酒庄这边的良好关系就够了。

    等到可以公开的那一天,也算是给总管一个惊喜?

    光是这些照片,他们就是真正的独家新闻啊!别人就算是有这方面的猜测也无济于事,怎么都不可能超过他们报道出来的新闻的价值。

    这事儿一解决,劳拉也有了开玩笑的心思:“来来来,看我给你们拍得怎么样。虽说比不上秦的那个朋友朱莉安,可也算看得过去吧?瞧,卡斯特跪下的画面我都捕捉到了……”

    卡斯特立刻夺过了相机:“这照片传给我们就行了,到时候公开要用哪几张,我们再传给你!”

    他可不能让那个双膝跪地的画面流传出去,否则他是在求婚还是在讨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