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59 有没有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过才隔了不久,秦笙就再一次坐上了回国的飞机。只是,这一次旁边还多了一个卡斯特。

    对比起秦笙,卡斯特显然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来c国了。好在有秦笙这个女友在,他的c国话没有因为这离开快一年的时间而生疏,反而还更加熟练了几分。

    比起一年前过来的时候,b市如今又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从机场回去的路上,卡斯特在车子里朝外面左右看了看,才对着秦笙说道:“笙笙,还好我是跟着你一起过来的,否则一定会迷路,c国发展得真是太快了。”

    秦笙看了一眼她带回来的这个金发碧眼的男朋友,笑了笑:“你不是还有陈贤在吗?如果我们分开走,你应该会让他送你吧。”

    “陈一点儿也不靠谱,”卡斯特说着,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似的,特意指了指窗外的那个电线杆,“看!上次我们来c国,他找的那辆车子还半路抛锚了,就在这个位置!还好后来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帮我们叫来了帮手。当时他还邀请我们去车上和另外一家人一起呢,只是我们俩过去就超载了,只能拒绝了他的好意。”

    卡斯特这么一说,秦笙竟觉得这情景怎么听着有几分耳熟呢?

    她细想了片刻,才突然记起来——上次她去机场接秦父秦母回家,半路上貌似就遇到了一辆抛锚的车子。那位热情的司机大叔下去帮了忙,回来之后还说车子里坐着一个怪好看的外国人,甚至还打趣说跟秦笙很般配,被秦父秦母扯开了话题。

    这么说来……

    秦笙古怪地看了一眼卡斯特。

    敢情那位司机大叔才是厉害的预言帝啊!

    “你在想什么呢笙笙?”卡斯特见自己话一说完,秦笙就不吭声了,还以为她在发呆,伸手在她眼前轻轻晃动了一下。

    “我?卡斯特,你猜我们第一次相遇是什么时候?”秦笙笑着问道。

    “是在你们的学校里,”卡斯特立刻说了出来,“当时你们学校的老师带我和陈熟悉校园,然后说你们班的同学有一个节目要给我看看,当时你也在台上。可是我们没能认识……唱完后我本来可以找到你的,但你居然溜了!我问过你们班的同学,就是那个……嗯,在教室里和另一个男生吵架的那位,她说你们班没有这个人。”

    哦,夏晓雯啊。

    秦笙这会儿并没有在夏晓雯的问题上多纠结,只是解释道:“那天熊熊有事儿找我,我看围着你的人太多,就先走了。不过,那不是我们第一次相遇。”

    “难道要相互认识了才算数吗?”卡斯特看着秦笙问道,“那就是看完球场的那一次了。在路上,我和陈其实也看到过你的背影,他还说你身材很好呢!后来进了球场,我听到了你说话的声音,才把你认了出来,然后一路追着你出了球场。后来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原来,那一次不是陈贤丢下了你,而是你甩开了他啊!”秦笙想到那时候对陈贤的误解,不由得笑了出来,“你可真是让人家陈贤给你背了不少的黑锅。后来说他不负责任出去了,还有你给他放假,拜托我照看一下你,都是你的原因吧?”

    卡斯特听她开始翻旧账了,知道这会儿说也说不清,赶紧举手认罪就是:“都是我的错。可是,我不犯错怎么能追到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不,未婚妻呢?看在我还算听话的份上,以前的事情就算了吧?我保证,以后都不会瞒着你什么了!”

    “我当然不会怪你,”秦笙摇了摇头,“就是不知道陈贤……”

    “放心,他可不能怪我,没有我他还找不到女朋友呢!”卡斯特直接说道,“不跟着我来c国,他怎么会遇到顾?如果不是我为了创造机会让他出去放松,他又怎么可能跟顾机缘巧合的发生点儿什么?所以,陈能够这么快脱单,还得感谢我。”

    人心都是偏着的,陈贤的确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算是卡斯特的一个神助攻。秦笙当然不会专门为了他讨回公道,看卡斯特这么信誓旦旦的模样,忍住笑接回了上面的那个话题:“还是来说说咱们第一次相遇吧!你还记得抛锚那件事吗?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

    “当然了!”卡斯特点点头,“我当时急着找人呢,结果还在半路上卡住了。在等人来的时候,我坐在车子的后座上听了好几遍队歌。”

    说着,他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自在的表情,声音放低了一些:“就是……就是笙笙你唱的那个版本。”

    秦笙早就已经从卡斯特那儿知道了当初他为什么会来到c国,也知道那首歌带给他的影响,这会儿听到以后,难免又想到了那时候的卡斯特,还有坐在b市音乐学院篮球场边跟她述说那些过往时,一脸颓然的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握住了他的手。

    卡斯特看见秦笙带着几分心疼的表情,对着她笑了笑,表示自己现在已经很好了。

    秦笙这才说道:“那一次抛锚,其实就是我们第一次相遇,只不过我们那时候都不知道,直接擦肩而过了。”

    “嗯?”卡斯特疑惑地嗯了一声,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那辆出租车!”

    他记得那个时候,陈贤还跟他说过,那位司机说他车上还坐着一家三口,他们俩如果有急事,可以让一个人坐过去先走。

    只是,当时卡斯特什么c国话都不会说,连“你好”都能说成“尼嚎”,甚至跟秦笙见面时一个紧张就成了“再见”,还是练习之后的结果。不管是他或者是陈贤,都不可能先一步离开。

    最后,他们俩还是在原地等着人来帮忙拖车,那个司机则载着没有露过面的一家三口很快离开了。

    “笙笙,司机说的一家三口,就是你和你的爸妈,对吗?”卡斯特惊讶地问道。

    “没错,”秦笙笑意满满地点了点头,“我当时就坐在司机旁边的副驾驶座位上面。他回来之后,还特意说起过你呢!要走的时候我有些好奇,往外面看了一眼。只不过,车子开走了,我就只恍惚间看到了一个侧影,记得不是很清楚。”

    “这么说来……”卡斯特也绞尽脑汁地回忆了起来,好在c国的那段日子他都记得很深刻,还是想了起来,“我当时感觉到有人在看我,原来是你啊笙笙。我回过头去看,但是窗户上贴了膜,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出租车就已经开走了。”

    原来,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隔着两辆车的窗户完成了第一次对视,只是彼此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今天故地重游,卡斯特正好提起了那次抛锚,说不定他们俩永远也不会知情。

    “这是不是你们c国人所说的‘有缘千里来相会’?”知道这一段奇特的缘分之后,卡斯特的心情更好了,“看,我们就是命中注定的。我才刚到c国,就这么巧遇到了你。否则,当时路过的车子,怎么就正好是你们那一辆停下来了呢?”

    “可是,我们当时还是没有见到面啊,这么说来……”秦笙故意逗他,“还是缺了点儿缘分。”

    “不不不,是多了点儿不必要的孽缘,”卡斯特又开始毫不留情地甩锅了,“如果当时陈没有在旁边,我就可以坐到你们的出租车上一起回来了。只要能够和你见面,我一定会很快就认出你的。”

    “阿嚏!”

    还在西班牙处理着赛后合作接洽的陈贤突然打了个喷嚏。

    算起来,卡斯特和秦笙也该到c国了吧?

    难道,是顾杉看到了他们,却没有看到自己跟着回去的身影,所以才想他了?

    陈贤喜滋滋地幻想着,手里的动作更是快了几分。

    早点儿把手里的正事儿忙完,他也能回c国看看自己想看的人了。

    始作俑者卡斯特心里默默地对自己劳苦功高的经纪人说了一声抱歉,面上却还是做出了一份“绝对是这样”的表情。

    秦笙对这个坑友的卡斯特真是无奈了,却又莫名地觉得他有点儿让人忍不住发笑的小可爱,干脆伸手在他侧脸上戳了一下:“你呀!我就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别紧张。没有缘分的话,你能那么快就找到我吗?咱们c国可是有几亿人口呢!你这就跟大海捞针似的,不知道名字,也不知道长相,能找到绝对是撞了大运了。”

    “你们c国的确人太多了,”卡斯特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其他的都在变,就是人口多这个特点没有变。我们国家的总人口,竟然还比不过你们那些居住地密集的一个省份的人口数量。”

    这样一想,他能够这么快找到秦笙,的确是缘分的牵引了。

    路上有人陪着说话,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卡斯特那边的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就算秦家父母经常让杨嫂过来打扫清洁,也显得有些冷清。所以,东西一放好,卡斯特就直接到了秦笙家里。

    这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当初买房的决定实在是太好了!

    如果是住在公寓那边,哪会有这么方便呢?一出门就能立刻见到人。

    至于公寓楼那边的房子,卡斯特也不打算卖掉。反正据说b市的房子挺值钱的,放着又不会生锈。而且,那房子里也有很多关于他和秦笙的记忆,他怎么可能舍得卖掉?他又不缺那几个钱。

    再说了,陈贤之后到c国,也是需要住处的。

    卡斯特可不想让陈贤住到这边来打扰他和笙笙谈恋爱,还要给陈贤和顾杉一个空间。正好留着那套房子,皆大欢喜。

    秦父秦母的工作也很忙,之前难得想多陪陪秦笙这个女儿,所以待在家里的一段时间。后来秦笙去了f国,他们俩在完成了学校的授课任务以后,也都回归到了乐团之中,开始了巡回演出。

    上一次秦笙回来拿毕业证的时候,秦父秦母都被绊住了手脚不能及时回来,这一次当然也不在家。

    没有了长辈在,卡斯特显然是要自在多了。

    秦笙也觉得浑身舒服。

    虽说在f国的时候,罗伯特一家对她也十分热情,几乎是将她当做自己家的小辈对待的。

    但是,不管在怎么“宾至如归”,到底还是暂时停留的客人,远不如在自己家里感到惬意轻松。

    上一次来去匆匆,只是为了回来参加毕业仪式,每天不是忙着论文的事儿,就是要为毕业典礼做准备,哪有如今的悠闲生活让人愉快?

    这次回来,可得好好休息几天,再去找冰姐报到,正式开始工作。

    秦笙心里想着。

    只是,回国的消息她不可能瞒着自己的经纪人,在坐上飞机的前一天,就已经通知了方冰。包括她和卡斯特可能会订婚的消息,还通知了方冰暂时保密,等到搞定了秦老爷子再说。

    方冰前一刻刚得知了她要回国了,高高兴兴地开始盘算起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怎么先把名气炒起来,之前谈好的合作完成以后,又该进行哪一步。

    演员自然是接戏,而歌手……

    当然就是发歌。

    正好项怀风对此已经期待许久了,或许她可以找个时间上门拜访一下?

    对于秦笙说好要休息几天的打算,方冰倒是没有反对。

    艺人也是人。

    她好歹也是亲手把自己的亲弟弟带起来的经纪人,没有那么黑心肠压迫着手里的艺人赚钱。秦笙这段时间的确很忙,回国之后只是休息几天而已,她就当是秦笙还在国外耽搁了几天不就行了?

    没等她脑子里的念头转完,就突然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这俩人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完成了求婚?

    好在他们还知道找人拍照!

    她当然不知道,对方还是自己找上门去的,卡斯特根本就没有想到要留下照片之类的用做宣传。

    虽说国外第一家报道的杂志社已经定下了,但国内的还没有啊!

    国外的消息传回来的话,不知道都要经过几道手,时间都晚了!

    所以,国内的安排自然是由方冰来负责。就连劳拉的联系方式都已经给了她,到时候她们俩商量着一起合作,一个国际市场,一个人口数量庞大的c国市场,保证里应外合引起最大的轰动!

    对比起劳拉之前单纯的曝光来说,方冰想的就要更多一些了。

    秦笙这意思是要先回去征求家里人的同意,之后才能公开。

    既然家里人同意了,就算不是结婚,也该是订婚了吧?

    如果把求婚成功的消息,和订婚的消息一起发布出来,岂不是更好?

    这样一来,秦笙加入那个节目组的效果就会更好了。

    不仅对她本人的名气有好处,对于节目组的宣传也有奇效。想必,那个节目组不但不会有什么意见,反而还会在暗中出把力推动事情的发展。

    这可不是什么造成负面影响的丑闻,好好的宣传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秦笙将这事儿全权托付给了方冰这个经纪人,还真的就是完全没有考虑过了。

    她和卡斯特手上的钻戒已经摘了下来,各自用一条银白色的链子串着,戴在了脖子上。作为吊坠的钻戒正好藏在了衣领中,其他人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哪怕是注意到了他们的同款项链,也只会认为是情侣配饰。

    秦笙和卡斯特如今人气都不低,在c国的b市国际机场出现的当时没有人出来接机,可事后却还是被网友们将照片传到了网上。

    一开始,是有人觉得这一对戴着墨镜和帽子的情侣看上去十分般配,气质格外显眼,所以将照片传到了网上,附文字说明——刚一回国就在机场看到了一对情侣,甜蜜的氛围简直虐死我了。

    发图的本人没有注意到,神通广大的网友们却很快认出了这两人是谁。

    秦笙和卡斯特!

    原来这两人回国了啊!

    想到卡斯特之前在世界杯颁奖典礼上对着秦笙表白之后说的话,大家不免就猜测了起来——

    这是要回国见家长了吗?

    一群网友直接轰炸了秦笙和卡斯特的个人网页,甚至还有人壮着胆子去b市音乐学院秦老爷子的账号和秦父秦母的乐团工作账号下面留言,问他们知不知道孙女儿/闺女带着孙女婿/女婿回来见他们了。

    这种工作账号一般都是交给专门的助理来打理的,自然不会立刻给出答复。

    但是,助理也是有眼力见儿的,这种关系到老板家里的大事儿,当然得向上汇报。

    于是,本来还在秦家老宅优哉游哉地听着小曲儿的秦老爷子,还有在国外刚结束了一场乐团演出的秦父秦母,都从助理那儿得知了一个消息——

    笙笙带着卡斯特那个臭小子回国了!

    秦父秦母虽然很想立刻知道具体的情况,可国外的工作不可能直接抛开不管,只能按捺下来,准备尽快完成了接下来的几场演出,然后迅速赶回国内。

    秦老爷子却是直接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脸上的笑容都没了。

    那小子还真敢来!

    而且,回来了之后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过来!太没有诚意了,差评!

    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如果卡斯特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他一定会说卡斯特不懂体贴刚回国的秦笙,不知道让她休息一下就忙着过来,差评!心急还想吃热豆腐,差评!刚回国就想来“逼着”他老爷子做决定?差评!

    谁让他是秦笙的爷爷呢?他就是任性一把了!

    “这……其实他们也就是今天才回国,就算要上门拜访,也需要准备一下礼物什么的吧?”还是苏老太太说了句公道话,“远之你呀,就跟恒之一个德行。”

    “他要娶我家笙笙,我还不能刁难点儿了?”秦老爷子也知道自己这是无理取闹,却并没有要收敛的意思,“老程也就算了,你家苏丫头将来带回一个男人你就知道我的心思了。太容易得到的不会珍惜,我就是要好好磨一磨年轻人的性子,让他知道我家姑娘不是这么好娶回家的,以后才会遇事好好估量估量。”

    “可也别太过了,”苏老太太笑眯眯地说,“否则呀,让人家小情侣闹了别扭,不还是笙笙吃亏吗?”

    “这是当然,”秦老爷子一瞪眼,“我有那么不明白事理吗?我要是真想做点儿什么,也不会让你们家的两个小子过来陪着演一出戏了。”

    程老爷子摇头晃脑:“得!那咱们这些老人家,还是陪着看一出好戏吧!别的呢,就交给年轻人自己来琢磨了。”

    “是是是,”苏老太太点头,“心里有数就成,那我就等着看戏了。”

    “喂!”秦老爷子又不爽快了,“我在给我们家笙笙找孙女婿,你们居然看戏?也太不厚道了!”

    “看吧?”苏老太太对着程老爷子说道,“我就说他这脾气别扭吧?自个儿闹出来的事情,还怪我们看戏咯?”

    三人都一下子笑出了声。

    ------题外话------

    ps:国外剧情告一段落,终于回国啦!

    谢谢lellomimi、雪糕、飞飞的鲜花,谢谢lellomimi、紫衣、wtzwty、aqgvehjs、美人、178*36、爆米花、饼饼、月月、飞燕、维恩、敏敏、49*47的月票,谢谢紫衣、wtzwty、aqgvehjs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晚晚的打赏,恭喜飞飞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