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60 情敌是个厉害角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网上看到了那条关于她和卡斯特到了c国的消息之后,秦笙也猜到秦老爷子有可能也会知道了。

    于是,第二天她就带着卡斯特出去挑好了礼物,然后赶到了秦家老宅。

    在他们俩赶向秦家的时候,秦老爷子三人已经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了,程汉仪和苏北夏陪在一边,程双双本来也想过来,却被程汉仪强制性地叫了回去补习功课。

    谁叫这小丫头脑袋瓜子聪明是聪明,可那机灵劲儿就是不用在学习上呢?这一次考试居然拿了好几个不及格,气得程老爷子差点儿就想关她禁闭。

    虽说有程汉仪这个哥哥帮忙求情,免去了那些惩罚,但假期还是多出了许多作业和学习任务,这一次连热闹都看不了。

    不管是家里有钱没钱,对于孩子的教育问题,只要不是脑子犯抽太过纵容,一般都是非常重视的,甚至比普通人家还要看中子孙的能力。

    秦老爷子已经接到了秦笙昨晚打过来的电话,说是今天要带男朋友上门拜访。这会儿表面上看着若无其事,心里正嘀咕着待会儿该拿出什么样的表情对待那个臭小子呢!

    和蔼一些?

    不,这样怎么能够表现出他的威严!

    那,严肃一些?

    可是,太过严肃了,会不会让笙笙觉得他不欢迎他们?

    程老爷子倒没有想太多,只是准备好好瞧瞧,那个金头发的外国人到底哪儿比他家汉仪好了。笙笙这小丫头也算是和汉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吧?

    好好的一个孙媳妇儿,长大之后却被别人摘了花。

    程老爷子一方面是对那个卡斯特存在着几分长辈的考量,另一方面却是对自家孙子的不争气十分不爽快。

    这小子,做事情温温吞吞的。

    秦老爷子不知道,他这个亲爷爷还能看不出来吗?

    明明就是对人家小姑娘有意思,当年出国的时候还拽着人家的照片哭成傻子。后来也不知道行动,死活要把心意藏着。你当人家小姑娘是透视眼啊,一眼就能看穿了你的感情?

    就算是看穿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还打算让人家女孩子主动告白不成?

    想到这儿,程老爷子又瞪了一眼这不争气的孙子。

    程汉仪一头雾水地看了看程老爷子,不知道自家亲爷爷这是在起个什么劲儿,简直比秦老爷子还要激动。

    苏老太太的心思却是要简单得多了。

    她之前也就是简单地提了一提苏北夏和秦笙的事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执念,不过就是想跟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拉近点儿距离。在加上秦笙那个小丫头她也十分喜欢,要不当初也不会把那把古筝送给秦笙了。

    既然知道对方已经有对象了,苏老太太作为异姓长辈,又是个对感情十分敏感的老太太,当然不会太过专注于怎么去为难人家年轻人,让苏北夏过来,也不过是跟着凑个趣儿。

    她更欢喜的反而是能够再一次看到秦笙而已。

    对于这个长得乖巧、弹琴也很厉害的年轻人,苏老太太对她的印象是非常好的。

    三个老人家各想着各的,面上却都装作什么事儿也没有,端着茶杯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

    旁边的程汉仪想了想,也忍不住看向了苏北夏。

    “待会儿你真要将错就错?”程汉仪说道,“这有什么意义呢?”

    “我怎么做和你可没有关系,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苏北夏看也不看程汉仪一眼,“一个懦夫,自己的事儿都没处理妥当,看看你家老爷子的表情也就知道了。”

    前几年事情刚出来的时候,程汉仪就已经习惯了苏北夏不停地对着他冷嘲热讽,并且对此表示理解。

    当年他们本来是很好的兄弟,没有想到一个女生却突然喜欢上了程汉仪。程汉仪心里念着秦笙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姑娘,对其他女生自然不会有什么心思。

    所以,在那个女生约他出去见面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前去赴约,甚至连那个传给他的小纸条都托人还了回去。

    这做法本来也没有什么不妥,既然没有心思,就不要给别人无谓的希望。

    可关键是,那个还回去的纸条半途中不小心丢失了,那女生按照约定的时间过去,等了好几个小时,没有等到程汉仪,却不幸在回去的时候遇到酒驾晚归的卡车司机,然后出现了意外。

    程汉仪知道以后,虽然知道自己当初其实也没有做错什么,毕竟他不认识对方,也没有什么交流或者感情,那样处理是最干净利落的。可人家到底出了事,如果他当天赴约,说不定就能避开那场灾难了。

    本来心里就有些愧疚不安,他又得知了那个女孩子居然是苏北夏暗中喜欢了很久的对象。

    苏北夏本来是打算要有所行动了,却发现对方喜欢的是他的好兄弟程汉仪。

    他知道程汉仪也是个很优秀的男生,不愿与朋友发生矛盾,所以一点儿也没有透露过自己的心意,反而默默地祝福他们。

    谁知道,程汉仪早就心有所属,最后来了这么一出阴差阳错的祸事。

    苏北夏也知道事情怪不到程汉仪的头上,可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姑娘,突然就这么没了,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除了怪程汉仪,他还能怎么办呢?

    总得让自己情绪找到一个去处,否则迟早都会被那股悲痛逼疯。

    大概是程汉仪也知道他的情况,一直以来都默默承受着他的指责,从未有过怨言。

    苏北夏也知道自己这样太过分了,无法面对程汉仪,后来干脆几年不见。

    本以为时间过去这么久,曾经的一切都会淡化。

    可他心里的那些念头,却仿佛从此烙下了印子,连他自己都要以为那些说法是真的了。

    理智在说,这和程汉仪无关,不过是天意弄人;

    黑暗的心理却在叫嚣,如果不是他,当年又怎么会出现那样的事故?如果程汉仪早点说他心里有人,他又怎么会拱手相让?

    每一次回去,理智都会占了上风。但下一次见面,情绪又会认不住涌现出来,那些话好像不受控制地就这么出了口。

    旁观者好像总是能够清晰地看到问题所在,指责别人太过偏执。但是,不是自己痛失所爱,不是自己陷入黑暗,又怎么会明白那种求而不得、不能解脱的痛苦和挣扎呢?

    算了,就这一次。

    这一次之后,就算是对这些年的一个了结,也算是对自己那些过往的埋葬。

    这之后,他再慢慢跟程汉仪赔罪好了,不管是打是骂,他绝无二话。

    苏北夏心里本已经做好了决定,却没有和程汉仪细说的打算,反而依旧做出了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程汉仪本来有想过要不要提前告诉秦笙,可秦老爷子说好了绝不能向秦笙和卡斯特透露半分,他不好忤逆长辈的意见。

    而且,他也实在是不愿意相信当年的苏北夏会真的变成这样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估计也就只是想气气他而已吧?

    大不了,到时候他多看顾着一些,总不会让笙笙出事就对了。

    五人各怀心思做在里面,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果然就听到外面有门铃声响起,然后就听到秦老爷子家的保姆声音传来:“笙笙回来了啊,快进来快进来,你爷爷在里面等着你们呢!”

    “咳咳,”秦老爷子咳了几声,放轻了声音对着程汉仪和苏北夏嘱托了几句,“你们两个,待会儿可要给我好好表现啊,别让他们看出来是假的了。笙笙那丫头鬼机灵着呢!”

    “知道了秦爷爷,”苏北夏理了一下袖口,笑着说道,“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对吧,程汉仪?”

    程汉仪看了一眼他的表情,这才对着秦老爷子点了点头:“我们会注意的,秦爷爷。”

    几人才刚刚整理好了面部表情,以免被看出端倪,就见秦笙和卡斯特并排着走了进来,两只手还牵在一起呢!

    在这一刻,程汉仪根本不需要特意伪装,脸上的表情甚至比起有意要表现出来的苏北夏还要真切。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秦笙见过面了,即使已经知道对方已经有了男朋友,也并不打算做些什么,这时候眼神还是忍不住贪婪地看了过去。

    从前跟在他身边安安静静地弹着琴的小姑娘果然已经长大了,但是身上那种让人整颗心一下子就变得宁静舒适的感觉却没有变。

    对比起小时候,她的五官已经完全长开了,看着陌生又熟悉,精致漂亮得让他差一点儿不敢相认。那双黑色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程汉仪甚至觉得自己有那么一刻几乎要忘记呼吸,直到听到身边的苏北夏对着他嘲讽地低笑了一下,才瞬间回过神来。

    在程汉仪看着秦笙的时候,秦笙也注意到了坐在这儿的不仅有秦老爷子和其他的两位长辈,居然还有苏北夏和程汉仪。

    苏北夏也就算了,他在秦笙眼里唯一的一个印象,就是苏灵落的哥哥。

    可程汉仪不同,对于从小父母就很少在身边陪伴着她的独生子女秦笙来说,程汉仪就好像是她的亲哥哥一样。

    当初程家移民海外,不只是程汉仪觉得不舍,秦笙也一样。只是,他们各自的感情性质并不相同。

    这几年来各忙各的也没有见过面,如今一见,秦笙却觉得程汉仪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

    大概是当年他出国的时候就已经是个快要成年的少年人了,长相基本上已经定型,所以秦笙一眼就认出了他。

    程汉仪的确不如卡斯特那般让人惊艳,但他一看就像是那种书香世家出来的贵族少爷,儒雅清俊,连笑容都是恰到好处的,举手投足之间尽显风度。

    “汉仪哥,你怎么会在这里?”秦笙跟长辈们打完招呼以后,惊喜地对着程汉仪说道。

    程汉仪也满脸笑容地站了起来,张开了双臂:“这么多年不见,不来给我一个拥抱吗?”

    卡斯特一进来,本来还把注意力放在做在首位上的秦老爷子身上呢,一听秦笙那句“哥”,立刻就起了警觉心。

    转头看去,大概是属于“情敌”的直觉,他立刻就锁定了程汉仪,并且将之与秦笙家的那些照片对应了起来。

    是他!

    在听到对方的要求之后,卡斯特更是心里泛酸。

    同意吧?

    他还真没有大度到让喜欢的姑娘和明显是喜欢她的人拥抱,心里却一点儿酸涩都没有。

    不同意吧?

    又显得他不够大方得体,管得太宽。这会不会让笙笙的爷爷觉得他对笙笙不够信任,或者太大男子主义了?

    关键是,这也不是他同不同意就能决定的事情啊。

    秦笙本来正要往前走一步的,却突然想到了卡斯特,然后停了下来。

    没等她为难,程汉仪反而主动放下了张开的双臂,伸出手去和卡斯特握了握,然后才伸向了秦笙,温和地笑道:“我都忘了,笙笙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咱们还是握手就好了。”

    秦笙心里松了一口气。

    果然,程汉仪还是和当年一样细心温柔,很懂得为他人着想。

    她伸出手去和程汉仪简单地握了一下,然后以开玩笑的语气说道:“那就好,我还正想着该怎么拒绝你呢,毕竟我身边还有个醋坛子在。”

    卡斯特却完全没有松口气的感觉,反而神经更加紧绷。

    看来,这个对手可不太好对付啊!

    用帕布罗的话来说,对方简直就是这方面的高手,就像是c国人所说的那种深藏不露、杀人于无形的厉害角色。

    这人本来就是和笙笙一起长大,如果真有那方面的意思,在秦家长辈面前绝对更占优势啊!

    况且,昨晚笙笙专门打了电话过来。今天就见到两个年轻的男人坐在这里……

    卡斯特偷偷看了一眼坐在上座的秦老爷子。

    笙笙的这个爷爷,果然比爸爸更难讨好。

    从秦笙和卡斯特一进门,秦老爷子的注意力就已经放到了卡斯特的身上。

    为了表示对今天这次拜访的重视,卡斯特还特意换上了像模像样的衬衫和西裤,连头发都输得整整齐齐,力求不让老人家觉得他轻浮懒散。

    他本身就长得很好看,如今再特意打扮一番,更是让人觉得惊艳。

    在美的欣赏上面,有时候其实是不分男女和国度的。

    这么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恭敬地站在自家孙女儿旁边对着他讨好地微笑,就算秦老爷子有意要为难为难卡斯特,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那头金发也就算了,老爷子毕竟还是比较喜欢传统一点儿的东西。相比起这些奇奇怪怪的颜色,他更喜欢纯正的黑色。

    说实话,他以前对程汉仪这小伙子还是挺欣赏的。

    当然了,就算是程汉仪要娶走他家笙笙,也必须是过五关斩六将的。

    比起那头金发,秦老爷子更关注的反而是卡斯特的一双眼睛。

    不是因为颜色好看,而是因为眼神。

    从进门之后,卡斯特除了表示对他们几位长辈的尊敬以外,几乎就没有移开对笙笙的关注。哪怕是看着其他人,隔一会儿也会忍不住再看一眼旁边的笙笙。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年轻人小动作多了点儿,但作为秦笙的爷爷,能有一个人这么看重自家孙女儿,秦老爷子还是挺高兴的,虽然他面上一点儿也没有表现出来。

    更关键的是,这小伙子的眼神非常干净端正,一看就不是什么奸邪之人。

    老人家吃的盐比他们年轻人吃的饭还多,看人自然也是有一套的。

    为什么要考量考量男人,也不过是担心对方人品不好,欺负了自家姑娘。

    这会儿见过了卡斯特本人,秦老爷子心里的担忧就降下去了一大半。

    这样的年轻人,的确不像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家伙。他甚至还特意去网上查了查卡斯特以前的事情,知道他在遇到秦笙之前从未有过什么绯闻或者恋情传出来。

    不管私底下的实际情况如何,可至少明面上的确是敞亮的,让人生不出什么恶感。

    对于网上那些丑闻不断,隔一天就会出现一个新绯闻的家伙,秦老爷子向来是不太喜欢的。不要说什么自己清白就好,那些都是造谣。笑话!

    苍蝇不叮无缝蛋,没有源头,会有那么多的风言风语传出来?

    就算真的是造谣,难道就不能强势一点儿证明自己的清白,杀鸡儆猴,让那些胡作非为的家伙收敛一下?

    今天一个新情人,明天一个新女友,后天干脆私生子都冒出来了。

    哪怕都是假的,作为这人的妻子或是正牌女友,看在心里能舒服才怪了!

    如果卡斯特的过去和帕布罗那家伙一样“精彩纷呈”,秦老爷子连见面考验的机会都不可能给他的。

    “爷爷,这就是卡斯特,我的男朋友,”秦笙和大家打完招呼以后,这才把卡斯特拉到了秦老爷子的面前介绍,“他很早以前就想来拜访你了,可惜正好遇到了比赛,直到现在才有空。看,他还给你买了很多你喜欢的东西呢!”

    秦笙指了指放在旁边几案上的袋子。

    秦老爷子虽说心里已经给了卡斯特一个不错的分数,但是该做的还是得继续下去的,否则怎么能让这小子知道秦家的女儿不好追,追到了就该好好珍惜呢?

    “哼,他还能知道我这个老头子喜欢什么?”秦老爷子看了看那些礼物,又看了一眼卡斯特,“是你告诉他的吧!”

    话是这么说,他的语气还是放软了一些,倒不是贪图什么东西,而是看重这份心意。

    说着,他还看了看旁边的苏老太太和程老爷子,分明就是在炫耀——

    看吧,我家孙女婿都知道孝敬我礼物了,你家的小子姑娘们都还单着呢!

    苏老太太和程老爷子被他气得差点儿想起身走人,但到底是看热闹的心思占了上风,还是稳坐如山。只不过,暗地里都忍不住瞪了一眼自家单着的孙子。

    躺枪的苏北夏和程汉仪默默地移开了视线,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秦笙却拉着秦老爷子的胳膊说道:“虽然是我说的,可他也记在心里了啊!第一次难免不知道嘛,等到下次就是他自己去给你挑了。爷爷你喜欢什么也尽管说,让他给你买回来。”

    卡斯特见秦老爷子神情放缓,赶紧就顺着杆子往上爬:“对啊爷爷,你喜欢什么我都已经记好了,肯定不会忘记的。以后有喜欢的东西也可以告诉我,我一定给你买来。”

    谁知道,他这么一说,秦老爷子的脸却突然黑了起来。

    ------题外话------

    ps:

    程汉仪:我抱吧?你心里不爽。我不抱了吧?你又觉得我手段高明。宝宝很委屈啊!

    卡斯特:谁叫你觊觎我媳妇儿呢!我又不傻,才不跟你做朋友分果果呢!

    秦笙:来来来,小朋友们都别闹了,一人一朵小红花!

    苏北夏:我呢?我也要小红花。

    不知名女孩:北夏啊,还是我们俩去一边玩泥巴吧,别跟他们玩儿瞪眼睛比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