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61 反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见卡斯特开口说话,秦老爷子的第一反应是——

    哟,笙笙还真没有骗他,这金毛小子的c国话说得还挺好啊!不像大多数外国人说c国话,总让人觉得别扭。

    可等到他反应过来卡斯特刚才说的内容是什么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手里拄着的龙头拐杖都很想直接朝着卡斯特扔过去。

    爷爷?

    你小子叫谁爷爷呢!

    他还没有同意把孙女儿交给这小子吧?怎么就这么自来熟了!亏他刚才还觉得这小伙子挺不错的,偷偷给了一个高分。

    现在看来,零分!不,负分!负分!

    秦老爷子气得不行,本来到了嘴边的话立刻就从欣慰变成了另一种感觉:“先别说这些,笙笙啊,来,见到你汉仪哥哥了没有?还有他旁边的那个,是你苏奶奶的亲孙子苏北夏,跟汉仪差不多大,你就叫北夏哥哥好了。”

    他十分和善地对着程汉仪和苏北夏招了招手唤他们过来,顺带着还瞟了一眼卡斯特。

    这意思简直不要太明显,你让我心塞,我也让你心酸。

    卡斯特还能不明白吗?明显就是把老爷子给惹生气了啊!刚刚还慢慢变得和气的脸上,这会儿尽管还笑着,卡斯特都能感觉到一股杀气了。

    他抖了抖,然后悄悄对着秦笙问道:“笙笙,我刚才是不是不小心做错了什么啊?”

    秦笙想到自己纠正了不知多少次的称呼,这时候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都叫你不要直接喊爷爷了,看吧?”

    卡斯特却一脸不解:“他是你爷爷,也就是我爷爷,这是我对他的尊敬和对你的重视啊,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秦老爷子本来就在暗中关注着他们俩,见两人嘀嘀咕咕地凑到了一起,更是心塞了。

    怎么好像程汉仪和苏北夏这两个小子的用处不太大呢?除了一开始程汉仪和笙笙打招呼的时候,让那个金毛小子在意了几分,可后来笙笙的话一说,那家伙就跟个傻子似的乐了起来,一点儿也没有心塞的迹象。

    到现在为止,倒是他这个“考官”心塞的次数比较多!

    秦老爷子赶紧对着程汉仪和苏北夏使了个眼色,让他们赶紧行动了。

    两人接收到了秦老爷子的讯号以后,也不敢耽搁,还真的走了过去。

    秦笙和程汉仪从小一起长大,喊一声“哥”当然没有什么,反正她心里可是拿程汉仪当自己亲哥的。

    只是,苏北夏对于她来说,也就是认识的朋友的哥哥而已,她可叫不出那样的称呼。更别说还是在明白秦老爷子特意针对卡斯特的情况下。

    所以,秦笙直接屏蔽了这个要求,跟卡斯特说了几句话以后,便对着秦老爷子道:“爷爷,卡斯特他c国语还不太好,以为这样叫你是对长辈的尊称。你想啊,小孩子在街上扶老人过马路,不也是直接叫‘爷爷’的吗?难不成还要问问人家的名字加个姓氏。卡斯特误会了也不奇怪,真没有要逼着你同意我们的意思。”

    秦老爷子: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了。

    更觉得出手无力的还是另外两个。

    程汉仪和苏北夏两人的动作,卡斯特除了一开始对程汉仪防备了几分,被秦笙一劝,根本什么醋意都没了。而对苏北夏,更是完全都不在意,显然他对秦笙是非常信任的,根本就不觉得她会随意变心。

    秦笙之前还对程汉仪挺热情,却也掌控着来往的深度,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暧昧不清的样子。后来更是直接略过了秦老爷子故意弄出来的要求,反而帮卡斯特解释了起来。

    这反倒是激起了两人的斗志!

    程汉仪本来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但到底还是喜欢了好些年的女孩子,如今眼看着她和其他人牵手,心里怎么可能完全平静?这会儿还被那个男人给忽视了,饶是程汉仪都想做点儿什么来让卡斯特感受一下危机。

    苏北夏一开始是为了让程汉仪心塞。

    但后来一看,光是秦笙心属他人,其实就已经够让程汉仪心塞了。然后他的重点反而放到了卡斯特的身上。

    这小子居然完全忽视了他!除了一开始的打招呼,后面根本就不觉得他是个威胁似的,就连程汉仪那个没脾气的家伙都被防备了几分呢?他难道还不如程汉仪?

    好歹他也算是个妥妥的高富帅吧?这些年来主动追求他的女生没有一百,也有十几甚至几十个呢!

    秦老爷子不知道自己两个在前面表现得毫无战斗力的助攻会突然起了斗志,这会儿被秦笙这么一说,细想一下也算是有几分道理的。人家卡斯特能说好c国话已经很难得了,难道还要让他钻研钻研,c国话里那些用语的不同?

    “你们几个小子先出去,我们有话和笙笙说,”秦老爷子直接对程汉仪说道,“程家小子,你带他们俩先去外面的院子里逛逛,待会儿再进来。”

    程汉仪和苏北夏一听——机会来了!

    卡斯特却看向了秦笙,眼里有几分担忧,甚至主动对着秦老爷子说道:“爷爷,笙笙她没有错,你要怪就怪我吧,别凶她。”

    秦老爷子没好气地瞪了卡斯特一眼,哪怕是勉强接受了秦笙的说法,这声“爷爷”还是听一次心塞一次:“我是她爷爷,又不是你爷爷,我为难自家孙女儿干什么?你小子跟他们出去,待会儿我才找你单独聊聊!”

    他还真的是有事儿要和秦笙谈谈而已,怎么可能为了卡斯特训斥秦笙呢?

    只是,卡斯特在意着秦笙,难免还是会多考虑几分。

    秦老爷子也知道卡斯特这是为了秦笙担心,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多少真的怒气,就像是对待自家不听话的熊孩子似的轻斥了几声。

    卡斯特这才跟着程汉仪他们往外走去,走之前还偷偷看了一眼秦笙。

    倒是秦笙自个儿,除了一开始眼带安慰地看了一下卡斯特,后面根本就没觉得这有什么可担心的。在卡斯特看她的时候,还忙着和苏老太太说话呢!

    两人看上去,卡斯特倒像是那个依依不舍的小媳妇儿,秦笙却像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秦老爷子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一边嘚瑟自家孙女儿就是有魅力,看看把人家小伙子给喜欢的!而且稳重大气,端得住!一边又忍不住开始吐槽卡斯特,这小子就知道儿女情长。一个大男人,怎么就不能洒脱点儿呢?

    但好在用情专一、态度诚恳,还算是可塑之才。

    秦老爷子心里不断地更新着自己对卡斯特的印象评价,等到三个年轻男人都走出去了,这才对着秦笙说道:“笙笙,来,这会儿人也走了,你老实跟我们说,你对那小子什么感觉?就非他不可了吗?”

    程老爷子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赶紧插了一嘴:“对啊,笙笙,你看你汉仪哥不也挺好的吗?还是一起长大的,相互直接都了解。你汉仪哥的爸妈也喜欢你,以后嫁过来连婆媳关系都不用担心,多好啊!”

    秦老爷子点了点头,又指了指苏老太太说道:“没错,笙笙,汉仪不喜欢,还有苏家的小子呢!”

    秦笙无奈地看着三位老人,十分认真地说道:“爷爷!你们就别开玩笑了,我又不是皇帝,还能跟挑大白菜似的在几个人里面选来选去的吗?我都把人带回来了,还不能说明我的态度?卡斯特真的很好,只要慢慢接触了,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她对着程老爷子说道:“我知道汉仪哥挺好的,但是他对我来说就和我的亲哥哥没什么两样,我们真的不可能。你也说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那么长的时间,如果有半点可能,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哪还用等到现在呢?至于苏家哥哥,我对他的印象就是苏灵落的亲哥,其他的真的没有感觉。而且,他们也不会有这种想法的。”

    “可是……”

    秦老爷子说了两个字以后,秦笙就开始坐在他旁边抱着老爷子的胳膊撒娇:“爷爷,你就放心吧!卡斯特的妈妈也很喜欢我呢,之前去他们家,她还带着我们出去玩,对待我们就跟对待朋友一样平等。你看,他的家长都知道心疼别人家的闺女,咱们秦家好歹也是有名望的家族,怎么也不能堕了咱们的名头不是?”

    “你这丫头,就知道给我戴高帽子,让我不能对他做些什么,否则就是对秦家的名声不在乎了是吧?”秦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不过,还算那小子有点儿眼光,我家乖孙女儿当然是很好的。”

    不过,听说卡斯特的母亲对秦笙的态度热情,秦老爷子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婆媳关系是世界上最难理清的关系之一。

    卡斯特犯了事儿他还能教训,如果卡斯特的母亲对秦笙有意见,他总不能把人家也一起拿着拐杖揍一顿吧?

    比起国内,国外的家长对待孩子时大多数的确会给予更多的平等和尊重。卡斯特的那个母亲瑟琳娜秦老爷子也有所耳闻,是一个混时尚圈的,还挺有个性。

    能够得到对方的喜爱,对秦笙也有好处。不管是感情生活上,还是在事业上。

    这一点,又可以给卡斯特加分不少。

    秦笙被爷爷这突如其来的骄傲弄得哭笑不得,但见他态度的确放缓,这才说道:“卡斯特如果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爷爷你尽管训斥就是了,我绝对不说二话。可是,他如果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儿,或者只是单纯地犯蠢了,爷爷你就多担待担待吧,好不好?”

    秦老爷子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特别是拿这个从小疼到大的孙女儿没辙。见她一双眼睛软乎乎地看着自己,哪还能说出什么反对的话,只能心虚地移开了目光,半晌才点了点头:“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给他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

    至于程汉仪和苏北夏要对那小子做点儿什么,就和他无关了对吧?

    苏老太太和程老爷子早就已经对秦老爷子的“没有原则”习以为常了,这会儿看着他被秦笙一说就放弃了,也没觉得有多意外。

    看他平时嘴上不停抱怨,朋友圈里却在不停地炫耀就知道了,他对卡斯特这个孙女婿其实并不算讨厌,只不过是要为了孙女好好把关而已。

    “笙笙啊,”苏老太太见他们爷孙俩已经说完了话,直接接过了话头,“灵落那丫头最近过得还好吗?”

    苏父前不久刚回了f国,经营他们家的琴行。苏母则留下来照顾苏老太太,免得出了什么事儿两口子都不在。

    苏灵落的情况,苏老太太也就只在电话里听儿子说了几句。而且,苏父还是个糙汉子,哪里会在意那么多的细节?一句话翻来覆去说个几遍就没了,具体怎么样?苏老太太还是一头雾水。

    对待苏灵落这个孙女儿,苏老太太还是很挂念的,这会儿见了秦笙,当然忍不住就问了出来。

    秦笙笑了笑说道:“她很好,毕业舞会上还有一个很年轻帅气的舞伴呢,本来打算和我们一起来c国,临时被乐团那边叫去了。估计过段时间她就能过来看你,听说还给你准备了不少礼物呢。”

    苏老太太这才乐乐呵呵地笑了起来:“那丫头,尽乱花钱。”

    他们在里面聊得开心,卡斯特跟着程汉仪他们俩走到外面的时候,就感觉到气氛不对了。

    程汉仪之前和现在的感觉好像不太一样啊?

    这人果然是个两面派,在笙笙面前装好人,现在就忍不住暴露出来了吧?

    卡斯特心里的警惕突然直线上升。

    他也不想想,之前和秦笙又是牵手又是对视,说起话来也是黏黏糊糊的,这么刺激人家,程汉仪不变才怪呢!就连苏北夏这个对秦笙本来没有什么意思的人都忍不住想刺激刺激卡斯特了。

    “你叫卡斯特?”程汉仪哪怕是在这个时候,也依旧是风度翩翩的,说起话来也温和有礼,只是暗藏激流,“我看过你的比赛。想当初,笙笙对足球还完全不感兴趣呢,每次都跟在我的旁边,拉着我的衣角和我一起去参加比赛。唉,还是小时候好。”

    苏北夏一听,乐了。

    他还以为程汉仪会一直这么憋下去,直到把他自个儿憋成忍者神龟呢。没有想到居然还能看到他出手的这天?

    光是这一番,今天也算是来得值了啊!

    卡斯特平常在秦笙面前是没什么杀伤力的,这会儿面对情敌的挑衅却毫不退让,同样笑得一脸灿烂,那样子连程汉仪他们这两个男人都不由得晃了一下眼——这家伙没事儿长这么好看干什么?那丫头果然是色迷了心窍吧?

    “的确,我还真羡慕程先生你能想想小时候的笙笙。不像我,只能陪着她走过现在和未来,过去的那些年却错过了,”卡斯特同样是绵里藏针地说道,“我也没有想到笙笙以前居然不喜欢足球。她现在可喜欢看比赛了,之前还在世界杯比赛的现场为我唱过队歌,也不知道你们看过了那场比赛的直播没有?她真是太棒了,大家都说我们很般配,就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你不是炫耀你和笙笙从小一起长大吗?

    那又怎么样,笙笙的现在和以后都属于我,以前还只把你当哥哥。

    你不是说笙笙不喜欢足球,只喜欢弹琴吗?

    那又怎么样,她为了我能喜欢她以前不喜欢的足球,可想而知有多喜欢我了。

    卡斯特这番话,说得程汉仪脸色一变,心头又被刺了一剑。

    那场直播他当然看过了。

    自从知道秦笙的男友是谁以后,他就在暗中关注着卡斯特的比赛。

    虽说并不打算做什么破坏他们感情的事情,但关注情敌,是一种忍不住的举动。

    没有想到一场世界杯,却只让他看出了秀恩爱!

    秦笙那一场比赛里的表现,他怎么可能没看到?也就是那一次,让他清晰地知道了秦笙对这小子的感情有多深。否则,以秦笙不爱凑热闹、不爱出风头的性格,怎么可能在球场的看台上做出那些事情呢?

    而卡斯特这小子就更过分了,每一场比赛,注意,是每一场!每一场比赛结束之后的采访,就是他的撒糖时间,让一群球迷看得又是激动又是心塞,不知道这是个体育赛事节目,还是恋爱访谈节目。

    “卡斯特,你确定秦笙喜欢的是你,而不是你那张脸?”苏北夏见程汉仪被打击得说不出话来,直接开口道,“还有,你跟她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虽说有句话叫距离产生美,但现实却是距离产生小三。我想,没有挖不动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说着,他还意有所指地挑了挑眉毛。

    苏北夏这人,卡斯特和秦笙一样,对他的大概印象还停留在另一个女生的哥哥这个身份上,只知道他貌似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名下的产业不少。

    这会儿听他这么一说,卡斯特不慌不忙地说道:“不好意思,笙笙说过的,她不喜欢小三,更不喜欢……”

    他特意看了一眼苏北夏,然后才继续:“更不喜欢霸道总裁。”

    说着,还特意指了指自己:“她就喜欢我这样的,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格。”

    说完以后,还特意满足地笑了笑。

    站在他对面的两人同时露出了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不过,秦爷爷好像更喜欢我们?”程汉仪眼看着心爱的姑娘已经被他得到,这时候再落了下风,可就真是一败涂地了,直接祭出了杀手锏。

    这一点,对于卡斯特来说的确是个十分困扰他的问题。

    但是在这会儿他当然不能表现出来,反而开口道:“可我叫他‘爷爷’,你们却还是叫他‘秦爷爷’,哪一个更亲近呢?”

    程汉仪和苏北夏这才知道——这金毛小子根本就不像是他表面看上去那么纯良!什么不懂c国话,什么就只是为了表示对长辈的亲近,全特么是场面话!这家伙的确就是套近乎,顺着杆子往上爬而已!

    偏偏卡斯特一点儿也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在对他们的自信心进一步展开了进攻之后,又主动问道:“对了,程先生,你和爷爷认识的时间比较长,你知道他还喜欢什么东西吗?我想下次不用笙笙的指点,也能给爷爷一个惊喜。”

    一句一个“爷爷”,还专门提到程汉仪认识老爷子的时间长。

    程汉仪十分怀疑卡斯特在反击,就是为了说他认识这么长时间,不还一直停留在“秦爷爷”的层面上。他卡斯特才见了一面,就已经喊上“爷爷”了。

    但对方的表情太过真诚,完全就是一副虚心讨教的模样。

    程汉仪觉得——自己恐怕是遇到了一个厉害角色了。

    ------题外话------

    ps:最近评论区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广告,都是骗人的,大家千万不要相信!

    谢谢sylvia、lellomimi、阿芙、饼饼、雪糕的鲜花,谢谢lellomimi的钻石,谢谢小疯子、飞燕、等等、轮回的月票,谢谢阿芙的打赏(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