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63 同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老爷子的话一出口,卡斯特就知道——笙笙说的单独问话时间到了。

    大概是之前秦笙说的话让他比较放松,吃饭时那一盘鱼香茄子又给了他一种迷之自信。总之,他居然一点儿也不紧张,反而还带着满脸笑意走到了秦老爷子旁边,主动去搀扶他。

    秦老爷子被这傻小子弄得啼笑皆非,横了他一眼,干脆也就听之任之了。

    别说,让这傻大个儿扶着上楼,还真的挺有安全感的。

    秦老爷子本来还想着怎么摆出自己大家长的威严,走到楼梯上却莫名地出现了这样的想法,等到进了书房的门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他的套路给收买了吗?

    他抬头看了看。

    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卡斯特还专门低头咧开嘴对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一刻秦老爷子甚至能够感觉到他在blingbling地发着光!

    果然还是傻人有傻福。

    秦老爷子推开了卡斯特的手,直接开门进去,头也不回地说道:“进来,顺手把门关上。”

    卡斯特赶紧照办。

    “今天感觉怎么样?”秦老爷子坐在了自己的那张带着扶手的木椅上,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让卡斯特坐下。

    “很好,大家都很热情。爷爷你关心我,程先生他们也帮着我,果然和笙笙说的一样,你们都是大好人。”

    “刷”的一下就猝不及防地被发了一张好人卡,秦老爷子表示现在心情很复杂。

    他看向了坐在对面椅子上的卡斯特。

    这小子人高马大的,坐在这椅子上莫名地有一种委屈感,一双大长腿都无处安放,偏偏整个人还坐得十分规矩,老老实实的姿态就像是一个面对尊敬的老师的幼儿园学生,就差没有背着手,等到发言时举手起立了。

    这还是秦老爷子第一次接触这种大男生。

    说实话,感觉并不赖,不像是来了一个讨人厌的孙女婿,反倒是像突然多了一个亲孙子。听他一口一个“爷爷”,秦老爷子既是别扭,又是心中熨帖,两种情绪纠结得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卡斯特了。

    今天几重考察,这小子难道就没有一点儿感觉吗?居然个个都是大好人。

    还有,他什么时候关心过这臭小子了!

    “我今天故意让程家小子他们那样对你,你不生气吗?”秦老爷子也不是个喜欢叽叽歪歪的人,否则也不会养成秦笙那样敢说敢做的性子,干脆开门见山地说了出来,“你不会觉得我这个老头子脾气太古怪,不近人情,就喜欢挑事生非吗?”

    “当然不会,”卡斯特认真的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格外正经,“我知道,爷爷你也是为了笙笙好。我喜欢她,你也喜欢她,我是会陪她走完下半生的人,您是一手将她养大的长辈,我们都是笙笙很重要的人,有什么好生气的呢?程先生他们其实并没有怎么样,倒是我……”

    卡斯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我心眼儿有点小,还以为他们真的……一不小心就反击了回去,希望他们不会介意。”

    他这明摆着说自己心眼儿小,还真让人讨厌不起来。

    秦老爷子本来就没有随便插手孙女儿感情的想法,这一系列动作也不过是为了让对方能够珍惜秦笙,顺带着看看这小伙子人怎么样而已。

    今天的事儿一下来,秦老爷子倒是对这个长着金头发的洋孙女婿越来越喜欢了,只是面上半点不显。

    “你懂事就好,我的确是为了笙笙,也看得出你是个好孩子,”秦老爷子到底还是叹了口气,给出了今天对卡斯特的第一句肯定,“以后,你如果有了女儿就会知道我现在的心情了。”

    秦笙是秦老爷子的孙女,其实也跟他一手养大的闺女差不多,甚至比闺女还要亲近,隔代亲这个说法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秦父秦母忙着乐团的事情,小姑娘从小就跟在他这个爷爷身边。他是第一个教她“哆来咪”的人,也是第一个听到她唱歌的人……

    看着小丫头从一个蹒跚学步的奶娃娃,成长为现在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秦老爷子心里也是感慨颇多。

    这么一个一手带大的姑娘,突然有一天带回了一个男人,他怎么能不多留几个心眼儿呢?万一笙笙被欺负了怎么办?万一将来他们的感情破裂,笙笙伤心了怎么办?

    不管孩子多大了,在长辈眼里,永远都是当年那个被绊倒后都要哭哭啼啼跑来找他的小娃娃,好像离开了他的视线就会被人欺负似的。

    卡斯特听了秦老爷子的话,忍不住就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

    一开始的画面自然是很美好的,和笙笙一样的小公主来到了他的身边,他看着她长大,听她第一次叫爸爸,送她去学舞蹈,一家人坐在一起度过圣诞夜……

    可是,到了后来就不那么爽快了。

    居然有臭小子给他的小公主写情书送巧克力!

    居然有小崽子被他的小公主带回家来了!

    卡斯特之前只一心惦记着将来一定要有一个和笙笙小时候的照片一样乖巧可爱的女孩子,可是现在……

    要不还是生个儿子吧?至少不用担心有臭小子上门啊!

    卡斯特其实还是很好懂的,这会儿没有刻意遮掩,脸上不断变化的神情就能看出他在想些什么东西。

    他这纠结的样子被秦老爷子看在眼里,倒是让老爷子脸上多出了几分笑意:“怎么,我可还没同意你们俩结婚呢,你就开始想起生孩子的事情了?”

    “那爷爷你要怎么才能同意呢?”卡斯特赶紧把其他念头都放到了一边,开口问道。

    “过来,”秦老爷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站起身走到了书桌前,拿起旁边的砚台磨墨,然后用一支毛笔蘸了蘸墨汁,递给了卡斯特,“给我写个字。”

    卡斯特傻了眼。

    秦笙当初吩咐他练字的时候,他用的都是钢笔,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名字写得工工整整了,谁知道这软趴趴的笔尖又是什么?

    “写什么字?”卡斯特对于c国语的听说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不涉及到复杂的成语,或者是晦涩难懂的地方方言,平常的对话已经很流利了,不过这读写可没有那么简单,他就担心秦老爷子说的字他根本就不会写怎么办。

    “随意,”秦老爷子拄着拐杖站在一边,“你想写什么都成,就算写个‘一’字我也没有意见。”

    他不说最后半句的话,卡斯特可能还会考虑考虑,但秦老爷子都这么说了,卡斯特怎么可能再选择这么简单的字?

    他可不能畏惧挑战!

    卡斯特不会拿毛笔,就跟小孩子第一次写字似的,整只手都握住了笔杆儿,小心翼翼地把笔尖触到了纸面,就跟画画似的写出他想要的那个字。

    毛笔的笔尖和圆珠笔、钢笔什么的可完全不同,连着力点都不好找。就算是c国人自己,也不是人人都能写好的,更何况是连钢笔字都不怎么会的卡斯特?

    可想而知,落在纸上的字有多难看了,简直就跟鬼画符似的,看得人眼睛痛。

    等到写完了那个字之后,卡斯特满头都是大汗,比踢了一场球还要累,放下毛笔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但一看到自己写出来的那个字,再对比一下秦老爷子挂在墙上的字画,就算是完全不懂c国的书法艺术,卡斯特也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真恨不得马上将那宣纸揉成一团毁尸灭迹。

    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秦老爷子的脸色,就担心惹来老爷子无情的批评,顺便连之前的那些夸奖都收回去了。

    可是,秦老爷子竟没有半点儿嘲笑他的意思,反而点了点头,像是对他还算满意。

    卡斯特写的正是一个“笙”字。

    这个字其实也算不得太过复杂,但写在纸上的那一团……

    如果不是秦老爷子亲眼看着他写出来,或许第一时间还真的辨认不出这是个啥。简直比狂草还要放飞自我。

    可是,就像是秦笙之前嘱托卡斯特时所说的那样,让他写个字,秦老爷子其实看的不是什么写的字漂不漂亮,够不够工整,而是要看他的一个态度,顺便从字上看看他这个人。

    虽说这“笙”字写得真心不咋地,可一笔一划之间,卡斯特都是十足的认真。就算字写得再难看,也还能依稀辨出几分风骨,只是卡斯特不会用毛笔,甚至连c国字都很少写,所以容易让墨迹糊成一团,笔划的长短也不太了解,所以才会写成这个模样。

    “你跟笙笙求婚了?”秦老爷子没有点评他的字,反而若无其事地问起了另一个问题。

    卡斯特先是背后一凉,想起了之前的打算。

    可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话:“嗯,回国之前就求婚了,爷爷,您能同意我们的婚事吗?”

    说出这话的时候,他是很担心秦老爷子直接拿那张涂满了墨迹的宣纸糊在他的脸上的。

    可是,秦老爷子对着那张纸看了半晌,突然说了出来:“结婚不行,笙笙还小,这么早结婚我不放心。”

    卡斯特正要失望,就听老爷子继续说道:“可以先订婚,你没有意见吧?”

    “当然没有!”本来以为脖子上挂着的戒指只能继续待在衣服下面了,劳拉拍的那些照片也只能自己欣赏了,谁知道会峰回路转?他哪里会有什么意见!

    早在跟秦笙求婚的时候,卡斯特就已经说过了可以先订婚,如今这样的安排已经很让他心满意足了。

    秦老爷子见他又露出了那傻乎乎的笑容,终于忍不住抬起了手里的拐杖往他腿上一敲:“别笑得这么傻里傻气的,一个大男人,给我稳重点儿!”

    看上去凶巴巴的,敲在卡斯特腿上的力道却轻得不能再轻了,就跟帮他拂去灰尘似的。

    卡斯特连忙闭上了嘴巴,努力做出自己很严肃的模样,可忍不住勾起的嘴角,还有熠熠生辉的眼睛,却是怎么都遮挡不住的喜悦。

    秦老爷子绷着脸没一会儿,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好了好了,你先出去吧,有佣人会带你回房间的。”

    卡斯特刚走几步,就听到秦老爷子突然又叫住了他:“晚上好好地待在你的房间里,如果敢去骚扰笙笙……答应了的事情我这个老头子也是能够随时变卦的。还有,小心我打断了你的腿!”

    至于是哪条腿?

    卡斯特表示他并不想去看凉飕飕的那个地方。

    “爷爷你放心,”卡斯特一脸真诚,“我都不知道笙笙在哪个房间的啊!”

    被他这么一说,秦老爷子才突然想起来,这小子还是第一次来老宅这边呢,就算有心想做些什么,也摸不着路线。

    倒是笙笙那丫头……

    有自己在,笙笙也不会这么做。

    秦老爷子总算放下心来,摆了摆手让卡斯特出去了。

    等到卡斯特开了门,他才幽幽地说了几句话:“回去以后好好练习一下你的字,跟狗爬似的,摆出来都丢人知道吗?下一次我再抽查,如果没有进步,可是要挨板子的!”

    只要不是不同意他和笙笙在一起,挨什么都行啊!

    这对于卡斯特来说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从小到大,瑟琳娜就处于自由潇洒的“单身”状态中,根本不像是一个有了儿子的妈妈,当然也不会因为他的学习而责骂他。

    后来去踢球,学习课程更是没那么重要了,老师们也不会专门揪着不放。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让他学某种东西,甚至用上了打板子作为惩罚。

    卡斯特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笑着保证道:“爷爷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秦老爷子被他这表现弄得也不知道是该欣慰好,还是该气恼好,这一次是真的要把人赶走了,直接关上了书房的门。

    等到书房里重新安静下来,秦老爷子这才走到了书桌前,将卡斯特写的字放到了一边,然后在另外一张纸上蘸墨写下了同样的一个“笙”字。

    对比起卡斯特那一张鬼画符,秦老爷子的这幅字显然是有水平多了。尽管年纪大了,下笔依旧能见其功底,就算是拿出去展览也是够格的。

    两张同样大小的纸放在一起,一丑一美的两个字格外明显。

    秦老爷子却没有对自己写的那个字格外偏爱,倒是对卡斯特的字多看了一会儿。

    的确,他们俩都是笙笙很重要的人。

    秦老爷子深深地叹息了一下,等到墨迹完全干了,这才小心地将这两张都写着“笙”字的宣纸找地方收了起来,显然是打算珍藏在那儿了。

    做完了这些,他又亲自清洗了用过的笔砚,收拾整齐了书桌,然后才拄着拐杖慢悠悠地朝着外面走去,“啪嗒”一声关了书房的灯,轻声将房门掩上了。

    秦笙的确像秦老爷子所想的那样,根本就没有打算要做什么半夜溜出房间的事情。

    事实上,她刚一回房间就洗洗睡了,完全就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不是她不为卡斯特担心,而是因为她比其他人更先看出老爷子心里真正的想法。

    表面上看秦老爷子的确在刻意针对卡斯特,但实际上呢?其实对他印象还挺好的。

    越是亲近,才越不客气。

    而卡斯特……

    秦笙觉得,他让自己喜欢,甚至让秦老爷子喜欢的,就是他的“真”,如果特意插手让他改变,反而会弄巧成拙,倒不如就这样真实地去面对秦老爷子,想必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所以,秦笙一点儿也不担心地就这么睡着了,根本不知道卡斯特在书房里,当着秦老爷子的面把她的名字写成了什么鬼样子。

    等到第二天起床,秦笙惊讶地发现,卡斯特居然在陪着秦老爷子晨练!

    两人就在院子里一左一右地站着,秦老爷子正在调整卡斯特的动作,教他打太极拳。

    卡斯特看上去还挺认真的,真当自己在学什么神奇的c国功夫呢!

    这样看去,他们还挺像是爷孙俩的。

    秦笙双手撑着下巴,就这么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情景笑着。

    卡斯特不经意地一抬头,就看到了秦笙,连忙笑着对她挥手。

    秦笙还来不及回应呢,就看到秦老爷子一巴掌糊到了卡斯特的胳膊上。

    如果不是因为卡斯特个头太高,踮起脚尖又太没尊严,秦笙相信秦老爷子是很想糊在他的头上的。

    也不知道秦老爷子说了些什么,卡斯特十分委屈地低着头,不敢再朝秦笙这边偷看,老老实实地做起了刚才的动作。

    秦老爷子却跟个老夫子似的背着手,然后抬头看了看秦笙,对着她微微点头笑了笑。

    秦笙要被这两人给逗得不行了,回到房间里便笑出了声,赶紧洗漱了一番下楼。

    等她下来的时候,秦老爷子正带着卡斯特从外面走进来。

    看到秦笙,卡斯特整个人都亮了起来,欢喜地迎了过去:“笙笙,你起来啦!刚才你看到了吗?爷爷在教我功夫!你说以后我是不是也能够和你们c国电视里的那些人一样飞起来?”

    “我给你一双翅膀让你飞你要不要?”秦老爷子凉凉地说道。

    卡斯特顿时就乖得像只猫咪,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秦笙又笑了,走到卡斯特旁边说道:“那只是用来锻炼身体的,不能让你摆脱地球引力飞起来。除非你是坐上了火箭。”

    卡斯特这才“啊”了一声,显然是有些失落的。

    “怎么?让你陪着我这个老头子锻炼身体,你还不乐意了?”秦老爷子瞥了他一眼。

    卡斯特当然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赶紧保证道:“怎么会呢?我很乐意的!真的!”

    秦老爷子才不管是蒸的煮的,哼了一声带着两个晚辈去吃早点了,过程中还哼起了小曲儿。

    显然,老爷子今天的心情是非常不错的。

    秦笙这才奇怪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这会儿秦老爷子还在,秦笙也不好直接问卡斯特,免得让秦老爷子以为她不信任他。

    等到吃过早饭,两人出了秦家老宅准备回家,秦笙才注意到了不对:“卡斯特,你的戒指怎么戴在手上了?”

    卡斯特果然特意摇了摇手,然后将秦笙脖子上的链子从衣领里拉了出来:“不只是我,你也可以光明正大地戴上了。”

    他取下了链子上的戒指给秦笙戴到了手指上,满意地点了点头。果然,戒指还是要这么戴更好看。

    “这是……”

    “没错,爷爷他同意了!”卡斯特在晨曦之中笑出了一口白牙,“今早我们还商量了一下日期。笙笙,我们快要订婚了!”

    ------题外话------

    ps:听说今天是咱们状元姐maomimi的生日?

    笙笙带着金毛为你倾情献唱一首《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小姐姐生日快乐~”

    谢谢不语、lellomimi、大圣、雪糕、maomimi的鲜花,谢谢大圣的钻石,谢谢不语、小排、小疯子、冰凌、星夜、爱琳、魅惑、木木、sylvia、大圣、小雨的月票,谢谢爱琳、阿离、lellomimi、大圣、雪糕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东张西望、倾然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