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64 墨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做了什么他居然会突然就同意了?”秦笙惊讶地看向了卡斯特,真心觉得不可思议。

    她虽然觉得秦老爷子不至于会真的为难卡斯特,但也没有想过这事儿居然会进行得这么顺利。不是考察而已吗?怎么突然就成了同意他们的……

    不对啊,爷爷他是怎么知道戒指和求婚的事情的?

    “你把求婚的事儿跟我爷爷说了?”

    “没错,”卡斯特点了点头,一脸开心,“爷爷他脾气可真好,就让我进去写了个字,然后问我是不是求过婚了。我想着他对我这么好,总不能瞒着他,所以就承认了,然后爷爷说结婚还不行,可以订婚。今天练武功……不,是锻炼身体的时候,他和我说昨晚打电话找人算好了时间,大概就在这几个月里就有一个好日子,适合我们订婚。”

    “那他为什么没有告诉我?”秦笙觉得,睡了一觉起来,世界都变了。

    睡觉之前秦老爷子还对着卡斯特严防死守,让她不要太早答应了卡斯特。这才过去了一个晚上,怎么就突然变成了瞒着她这个亲孙女儿,和卡斯特商量起订婚日期了呢?

    “这……”卡斯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秦笙的表情,“或许是因为你没有给他夹鱼香茄子?”

    说完之后,他还觉得自己说的挺有道理,很是认同自己地点了点头:“绝对是这样。你看,我就是给爷爷夹过了茄子之后,晚上去书房他对我多和蔼啊!还夸我呢!”

    秦笙当然不会相信是这么一个理由。

    她没好气地看了卡斯特一眼:“你啊……”

    秦老爷子当然不是因为那盘让他差点儿消化不良的茄子才这么做,更不是因为疼爱卡斯特多过了秦笙。

    老爷子不过是想着秦笙已经同意了卡斯特的求婚,就说明这丫头也是想尽快订婚的。既然这事儿家里的长辈都已经知道了,卡斯特的那个母亲不在,挑起大梁的当然就是他这个爷爷。

    有他代表秦笙,没有长辈过来做代表的卡斯特自然就需要自己上阵了。毕竟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还关系到了两个家庭。哪怕是订婚没有结婚那么正式,也少不了这些程序的。

    所以,秦老爷子没有去找秦笙,而是自己直接和卡斯特说了这事儿的计划安排。因为,在他心里,他自己就代表着自家孙女儿。等到初步确定好了再和秦笙商量也不迟,免得让她操心。

    当然,如果没有确定秦笙的心意,或者说没有答应求婚的这回事儿,秦老爷子还是要先征询自家孙女儿的意见的。

    “算了,到时候我自己去问问,你这儿有情况也记得告诉我一声,”秦笙也没有纠结多久,任由着卡斯特帮她戴好了戒指,这才说道,“我接下来这段时间可能会开始忙起来了,你球队那边最近联系你了吗?”

    “中间可能需要回去一趟,还有比赛要准备,”卡斯特算了一下时间回答道,“订婚的时候我会赶过来的。这几天正好留在c国跟爷爷商量到时候的安排。”

    结婚时大概是国外和国内各一场,但订婚就要简单的多了。

    比起秦家,瑟琳娜显然就要放飞自我得多了。卡斯特也问过了瑟琳娜的意见,订婚直接办在c国就可以,大概过一周,瑟琳娜就会处理好手里的事情,过来和秦老爷子他们见面,把具体的日子完全敲定下来。

    秦笙回国之后的安排都是交给方冰打理的,只是因为刚回国所以给了她几天调整休息的时间,之后可能就不大有空闲了。

    所以,这么一想,如果其他人能把事情完全处理妥当,对她来说倒是省去了不少问题。

    “劳拉那边你准备什么时候通知呢?”秦笙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我会让冰姐这边跟着配合公开,陈贤那儿你也要提前打好招呼。”

    这一类的事情,当然是要跟经纪人做好配合才行。

    卡斯特显然是在这方面不太适应,尽管踢球好几年了,在宣传和媒体上面,他的态度都没有太大的变化。这事儿一定下来,他就差点儿自己公开出去了。

    等到秦笙提起,卡斯特才突然记起他们之前貌似答应过劳拉,到时候由他们那边公开求婚的消息。

    “今天回去我来联系吧,”卡斯特说道,“照片我会选好了发给劳拉和陈,笙笙你负责c国这边就行。”

    因为劳拉之前拍摄的照片里还包括了卡斯特双膝跪地时窘迫的样子,所以他当时把照片传过来之后,就让劳拉把备份删了,免得不小心全发了出去。这会儿要开始进入宣传期,他才从自己这边传选好的照片过去。

    “行,就这么办吧!”秦笙点了点头,“正好明天我就要去工作室见冰姐,今晚我会跟她打个电话提前说一声这事情,然后让她联系劳拉和陈贤。”

    “那好,”卡斯特想了想,“那就今天联系,明天正式开始。”

    两人一边商量着事情,一边坐着车子回到了秦家。

    回到家的时候,杨嫂已经打扫好了卫生,正在家里给秦笙准备午餐,见他们回来,连忙从厨房里探出头笑了笑:“笙笙回来了啊,今天接到你的电话,我还差点儿以为没睡醒呢!”

    杨嫂在她家也已经做了好几年的工作了,跟秦笙一家的关系都维持得很好。

    见秦笙后面跟着的卡斯特,杨嫂先是多看了两眼,才笑道:“这就是笙笙的男朋友吧?我前些天听我们家孩子说过哩,听说是国外来的?”

    对于杨嫂这样的人来说,见到一个外国人还是有些稀奇的,特别是这个外国人长得还不错,又是雇主家的女婿的时候,难免会让她多出几分好奇心。

    秦笙对于杨嫂就跟自家亲戚似的,因为秦父秦母不在家,后来她长大了为了上学方便也没有长期住在老宅,所以一般都是杨嫂在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这会儿见杨嫂对卡斯特好奇,秦笙也不扭捏,直接将卡斯特拉过来介绍:“杨嫂,这是我的未婚夫卡斯特,他是西班牙人。我们过段时间就会订婚了,到时候欢迎你来参加订婚宴。不过,这个消息我们明天才公布,还请你代为保密。”

    杨嫂一听,顿时乐了:“你们昨儿去老爷子那里,就是为了商量订婚的事情吧?这个挺好……小伙子长得还真精神呢,和笙笙你蛮般配的。”

    对于外国人,在杨嫂眼里其实长得都差不多,反正是和他们黑头发黑眼睛的c国人不一样就对了。

    不过人有亲疏远近,因为是笙笙的未婚夫,杨嫂看卡斯特的眼神当然就多了几分认同感。

    卡斯特也认识这个在秦家工作的中年妇女,之前还在秦家喝过她炖的鸡汤呢,这会儿也很好脾气的笑了笑,礼貌地跟她打了招呼。

    倒是把杨嫂吓了一跳:“这小伙子还会说c国话呀!咋说得这么好,听着都不像是外国人了呢!”

    她这模样逗得秦笙笑了起来:“杨嫂,卡斯特专门学习过,怎么样?说的不错吧?”

    “挺好的,挺好的,”杨嫂连连点头,“小伙子看着就老老实实地惹人疼,说起话来也跟咱c国人似的,这样就好,免得两口子住一起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些啥。”

    对于她来说,什么长得好看啊,爱不爱的都是浮云。两口子结婚过日子,那当然才是基本的。而住在一起,如果连对方说的是什么都不知道,那还有什么意思。

    这会儿听到卡斯特专门学了c国话,杨嫂对卡斯特的印象又好了些。

    “我在厨房里给你们煲了汤,待会儿盛点儿喝了,”杨嫂慈祥地看着卡斯特,“小伙子喜欢吃什么?我待会儿就来准备中午的饭菜了。”

    “谢谢杨嫂,什么都可以,我不挑食,就做笙笙喜欢吃的吧。”卡斯特对这些没有太大的要求,而且c国的菜式他也就只知道几种而已。

    杨嫂一听,心里就更是满意了,男孩子不挑食是好事儿,人长得精神又不多事,还会说c国话,对秦笙也很在乎的样子。

    等到秦笙来厨房帮忙的时候,杨嫂还主动跟她夸了几句。

    秦笙对卡斯特的魅力可真是了解到了。

    一天的时间,把秦老爷子拉拢了过去,对他就跟对自家亲生的晚辈一样好。至少,秦笙还真没见过,自家爷爷和她的那些堂兄弟们,或者是她的老爸伯伯叔叔什么的在一起晨练过呢!

    现在刚见面说了不到几分钟的话,杨嫂也对他赞不绝口。

    等出了客厅看到卡斯特对她一笑,秦笙觉得连自己都沦陷了。

    杨嫂去外面又买了一些食材放在冰箱里,等到时间差不多也才开始准备午饭,顺便让秦笙和卡斯特盛了汤先喝着。

    两人自然是一人捧着一个小碗,做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喝着汤一边看着电视。

    正好这会儿正播放到了世界杯的比赛回放,这个频道还专门做了卡斯特的几个精彩镜头剪辑。

    秦笙当时也是一场不落的看下来的。这会儿看到那段剪辑,几乎可以说出哪个球是哪一场比赛踢出来的。

    卡斯特见她感兴趣,还会坐在旁边为她解说几句。

    比起比赛里正式的球场解说,卡斯特的“版本”就要随意多了,有时候还会穿插一点儿外人不知道的事情。

    “看看,就是这里……他当时没有站稳,直接面朝地摔下去了,不过运气不错,不仅站稳了,还脚下一滑把球给传了出去。他的队友配合得还挺好,正好就接住了……”

    那个镜头,如果卡斯特不说,秦笙还真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球迷们当时还说到过那个球员,称他战术奇妙,出其不意地传出了一个球呢!没有想到他是真的差点儿摔了。

    “还有这个,这家伙球品不太好,和队友的关系也闹得很僵,所以大家都不喜欢传球给他,”说着,卡斯特还很骄傲地拍了拍自己,“像我们队伍就要好得多了,现在还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呢!”

    除了新人刚进队的时候会遇到一系列来自“前辈们”的考核以外,后面只要让队友们认可了实力,在一起踢上几场比赛,喝过几杯酒,就能成为好兄弟了。

    当然,也不排除某些人性格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不能和大家相处愉快。

    一般这种情况,自然是大多数人占理。球队不可能为了一两个人,就把整支球队都放弃了,不管那一两个人有多优秀。

    毕竟,足球是团体运动,不是逞个人英雄的时候。

    就像是卡斯特,哪怕是他如今名气再大,哪怕是他从一开始就被夸球技很好,也从未想过要将自己和队伍分割开来。

    作为一个前锋,如果没有其他队友配合传球,他或许连射门的机会都碰不到。

    一支球队,不管是门将、后卫、前锋……哪个部分都不能缺少。

    “这倒也是,”秦笙了然地点了点头,“就像是在乐团中,指挥乐手的配合也很重要。合唱里面,领唱和大家的声音也必须要整齐划一,不能表现得太过突兀。”

    两人兴致勃勃地看起了球赛,等到杨嫂出来叫他们准备吃饭,这才关了电视。

    杨嫂只负责收拾家里的卫生还有偶尔过来准备饭菜,平时还是住她自己家里的,所以收拾妥当以后就离开了秦家。

    秦笙他们吃完了午饭以后,干脆去了书房——因为卡斯特提出要学习写毛笔字。

    “你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秦笙是秦老爷子手把手从小教导长大的,毛笔字当然不会不熟,甚至写得还挺有水平的。

    这会儿听到卡斯特想学,她当然就要充当起这个“老师”的角色了。

    “爷爷让我好好练字,说我写得太丑了。”卡斯特有些委屈。

    “等等,”秦笙这才反应过来,“你昨晚写的是毛笔字?”

    她没有想到,老爷子大晚上的居然还有精神研墨写字,还以为就是让卡斯特随便拿起什么钢笔圆珠笔之类的写了几个字呢。

    “对啊,”卡斯特指了指书房里的毛笔架子,“就是这种笔,笔尖都是软趴趴的,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写出字儿来的。”

    秦笙已经研好了墨,拿起毛笔蘸了蘸墨汁递给卡斯特:“你昨天写的是什么字?写来给我看看。”

    卡斯特犹豫了一下。

    就算是他自个儿,也知道昨天的字写得有多丑了。昨晚也就算了,好歹还大胆尝试了一下,但写出来的效果,的确是不能看。

    这会儿他当然不想在秦笙面前出丑,更何况那个字还和秦笙关系匪浅。

    可是,被秦笙这么看着,卡斯特还真不能开口拒绝,只能硬着头皮接过了那支毛笔,在纸上勾画起来。

    因为是在秦笙面前,卡斯特就更加小心了,用笔尖一点儿一点儿地勾画,然后再把缺失的部分涂抹上去,还真的就跟画画似的。

    等到完成了一个字,都已经过去快半个小时了。

    他把笔放下,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手腕,站直了身体看了看纸上的字。

    虽然还是有些丑,但比昨晚第一次写得好看多了。

    至少没有太多残余的墨迹,也没怎么晕开。字形有点儿变化,却还认得出是什么字。

    秦笙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名字居然能写成这个样子。

    “你昨晚就是这样写的?”秦笙面色古怪地看了看那张纸。

    “不是,”卡斯特伸手在头上摸了摸,“昨晚第一次写,发挥得不好,比这个难看。”

    他老老实实地说道。

    秦笙的表情就更加复杂了,比这还丑?那该是什么样子的?

    “我爷爷他没有说些什么?”

    她记得小时候练字,秦老爷子可严肃了,稍微写错了一点儿就要重来。

    秦老爷子向来是这样,该严厉的时候严厉,可该和蔼的时候,也一定是个宠溺孙女儿的慈祥爷爷。

    也正是因为这样,秦笙的天赋才没有被浪费,从小到大学到了很多同龄人不会的东西。这些不仅需要上天赐予的天赋,还得有严师从旁指导的。

    “没有,”卡斯特这才笑了起来,“爷爷他真的很好,我都觉得自己写得丑了,他居然还夸我。”

    秦笙当然不会认为卡斯特在说谎。

    只能说,秦老爷子果然和她想象中的一样,并不在意卡斯特能不能把c国字写得漂亮漂亮的,而是想从写字上看看他这个人怎么样。

    这一点,之前秦笙心里就已经有了打算。

    只不过,她完全没有想到卡斯特的毛笔字竟然会丑成这个模样。

    “笙笙,你也会写的对吧?”卡斯特眼巴巴地看着秦笙,“教教我,爷爷说要让我好好练习,下一次要抽空检查的。如果还是没有进步,他就要反悔了。”

    秦笙小心地将卡斯特写的那张纸拿起来铺到一旁风干,一边整理着那张纸的边角一边说道:“正好啊,反正你们俩也没跟我商量过,反悔了也好。”

    她不过是开个玩笑,卡斯特却一下子急了,伸手就捧住了秦笙的脸:“这怎么行?笙笙,我……”

    他话说到一半,脸上的表情就变了。

    秦笙还以为他真的委屈上了呢,赶紧说道:“我就是随便说说,待会儿就教你行了吧?”

    卡斯特却实在是忍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笙笙,不好意思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他一下子收回了手背在后面。

    秦笙眉头一皱,看到他头发上的某些痕迹,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直接拉过了他的手一看。

    果然,卡斯特的手上已经沾染到了墨汁,估计是刚才写字的时候弄上去的。就连他的金发上都被他自个儿刚才那么一摸弄上去了不少。

    那么现在……

    秦笙想到卡斯特捧着她的脸的动作,还有他的憋笑,赶紧朝着洗手间快步走去。

    “卡斯特!”

    不一会儿,洗手间里就传出了秦笙的大喊声。

    她的脸上果然被印上了一个残缺的黑手印!

    卡斯特笑着道:“来了来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手上会有这个黑色的东西……”

    秦笙哪里有空跟他计较,也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否则他也不会弄得他自个儿头发上都是墨汁了。

    只不过,这脸上的墨汁一定要快点儿清洗才行,万一时间一久洗不掉怎么办?她明天还要去见方冰呢!

    卡斯特也赶紧去了洗手间里帮忙:“我来我来,用香皂可以吗?”

    秦笙瞪了他一眼,还是乖乖地把脸伸了过去,让他用沾了香皂的帕子擦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