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65 清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也不知道这墨汁的质量太好了,还是怎么回事。用香皂洗了几次,又用卸妆水清洗了一下,下巴那儿还是残留了一点儿印记。大概要等明后天才能彻底消除了。

    看来,明天出门必须要戴上口罩了。

    秦笙郁闷地看了看镜子。

    卡斯特十分抱歉地站在一边,可怜得看着她,一句话都不敢说。

    “行了行了,别做出这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呢!”秦笙一把拉过了卡斯特,将他的手也放在水龙头底下冲洗,“自己的手就不知道洗了吗?别待会儿又弄得到处都是。”

    因为之前帮秦笙洗脸,卡斯特手上的墨汁也已经洗得差不多了,但也和秦笙一样,留下了一点儿暂时去不掉的痕迹,而且比秦笙脸上的还要多一些。

    卡斯特见秦笙帮他洗手的样子,顿时就放松下来笑了:“笙笙你不生气啦?”

    “跟你个二愣子生什么气,别把我自己给气坏了,”秦笙没好气地说道,“下次练字的时候,你得离我远一点儿,不准到处乱碰。”

    “这怎么行呢?”卡斯特不服气地说,“你不是该靠近我,教我怎么握笔写字吗?离得远了还怎么学?”

    他昨晚还专门去网上查过了呢!

    秦笙往他沾满了泡沫的手背上一拍:“到时候再说!”

    卡斯特本来还想的是练习毛笔字的事情,被她这么一拍,就跟调情似的,一下子就起了几分其他的心思,不由得手上一转,将她的手捏在了手心里。

    两人手上都还有香皂的泡沫,滑腻腻的,像是两条小鱼。

    “笙笙……”

    “你,你手还没洗干净呢!”秦笙将手一缩,“还有你的头发,别给我乱动!”

    因为有香皂的痕迹,这滑溜溜的还真的难捉住,卡斯特就这么让秦笙成功地将手收了回去。

    他也不急,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头发上的墨汁以后,倒是乐了起来。

    墨汁的颜色在他的金发上格外明显。

    他低头看了看被他困在洗漱台前的秦笙:“你的头发上会不会也有?只不过是黑色的看不出来?”

    “怎么会呢?”秦笙摇了摇头,“我又没有随便抓头发。”

    “那现在呢?”卡斯特低头在她的头上蹭了蹭,还用沾了泡沫的手掌一摸。

    秦笙总算是忍不住要发飙了,这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

    卡斯特却一下子大笑出来,将她从地上抱起,在脸蛋儿上响亮地亲了一下:“这下刚好,我要洗,你也要洗,不如节约时间一起来吧!”

    他根本不给秦笙反应的机会,三下五除二就去了里边的浴室,喷头的水很快就洒了下来,将衣服都淋湿了。

    “衣服也湿了,不如顺便洗个澡好了?”

    秦笙一开始还有些紧张,这会儿却已经有些无奈了。

    套路,都是套路!

    她一咬牙,直接贴了过去:“脱什么衣服啊,就这样不也正好吗?”

    被水淋湿的白色衣服贴在身上,卡斯特的身材一览无遗,连腹部的肌肉都能看得见。

    秦笙本来只是想反调戏回去的,这会儿倒是多看了几眼,还忍不住上手摸了一把。

    她这手一碰,卡斯特就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那声音混合着淅淅沥沥的水声,在这雾气渐渐升腾起来的浴室里,显得格外的性感迷人。

    “你喜欢穿着衣服?”卡斯特在她耳边说道,“这样也不错。”

    他直接低着头,托起了她的脸,在秦笙还带着些墨迹的下巴上轻轻咬了一下:“我帮你洗洗。”

    轻微的刺痛并不让人觉得难受,反而有一种难言的刺激袭上来。

    秦笙眼神迷离了一瞬间,又清醒了过来,直接将他反过来按在了墙壁上。

    墙上冰凉的瓷砖混合着水珠,让卡斯特冻得一个激灵,反倒是觉得更加刺激了,眼里都变得更加火热。

    “站着别动,”秦笙一根手指抵在卡斯特的胸前,“我来。”

    卡斯特果真憋着一肚子邪火,就这么任由她动作着。

    秦笙动作缓缓,慢慢地解开了他的扣子,学着从前在寝室里和熊佳佳她们看过的那些“文艺片”一样,轻轻地用手指打着圈儿。

    只是,到底是从未做过这样的举动,真的施展起来还是有些生涩懵懂的模样。

    等到过足了瘾,她却突然抽身离开,将卡斯特一推,自己往浴室外面跑去:“这儿地方太小,我去另一个房间洗,你自己在这儿好好玩儿吧。”

    可地面已经被水淋湿了,她动作太急,还来不及跑出几步路就是一个打滑,自己又摔了回去,被卡斯特握着手腕儿扯回了怀里,笑着在她耳边说道:“看来,地方是有点儿小,不如我们站近一些好了……”

    说着,卡斯特就将她整个人握着腰提了起来,直接把她的腿盘在了自己的腰上……

    等到从浴室出来,卡斯特满脸都是餍足的表情,头发洗得干干净净,只是手上的墨迹还剩了些,心里还在惦记着:要不明天再去“洗洗手”?

    秦笙却是有气无力,带着下巴上的那一点儿没能完全洗掉的墨迹,被卡斯特抱了出来。

    什么节省时间,明明就是耽误时间!她以后坚决不能和卡斯特同时待在浴室里,这也太能折腾人了。

    胡闹了一场之后,还是回归到了正事儿上面。

    说好的练字当然放到了一边,两人休息了一会儿,干脆联系了劳拉和两人的经纪人,商量起公开的事情来。

    劳拉那天从弗兰克的酒庄离开之后,直接按照计划好的说法跟总管说了一声。

    果然,听到她没能拍到什么有价值的新闻,总管也不觉得意外,直接吩咐她去跟了另一条新闻,显然是觉得酒庄那边儿的确是防范严密,没能给他们留下见缝插针的机会。

    不过,劳拉自己当然是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

    从秦笙和卡斯特回国开始,她就一直在等着他们俩的消息。

    这会儿接到了电话,顿时差点儿从自己的座位上跳了起来,看了看周围忙碌的同事,她赶紧躲去了外面,这才激动地问道:“确定了是吗?你们保证?不会反悔吧?”

    卡斯特还忙着办完了事情去跟秦笙多相处呢,毕竟他过几天又要回球队去了,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好好珍惜,哪里有耐心跟她多说,直接道:“今晚我就把选好的照片传给你,杂志社那边你就自己看着办。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应该有个谱。对了,跟我和笙笙的经纪人商量一下说法。”

    “行啊,没问题!”劳拉连忙点头,“秦的经纪人我前些日子就已经联系上了,你的经纪人也刚联系过。今晚你传了照片我就去跟他们进一步沟通,保证把这事儿办得妥妥的。对了,我好像听秦的经纪人说,最好是连带着订婚的消息一起传出来,你们这是……成了?”

    求婚成功的事情劳拉还是知道的,她指的当然是卡斯特跟着秦笙到c国见家长的事情。

    “那是当然,”说起这个,卡斯特就忍不住有些小骄傲,“我当然能够办到。笙笙的爷爷已经同意了!”

    “那秦的爸妈呢?”劳拉突然问道,“不是说她爸妈现在还在国外吗?”

    “这个……”

    卡斯特才突然记起来。

    他好像就顾着拿下秦老爷子这座高城,完全忘了还有岳父岳母这两座高山要攀越了。

    一听这动静,劳拉还能不明白?赶紧笑出了声:“哈哈哈哈,这消息是不是还得延后?你总不能让秦的父母比网友还后知道他们女儿要订婚的消息吧?”

    “反正今晚才联系你发照片,”卡斯特可不想往后推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说不定到时候连秦老爷子那儿都开始反悔了怎么办?“我待会儿就给他们打电话!”

    没说几句,卡斯特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秦笙还在跟方冰在电话里说着什么,卡斯特没有急着去联系陈贤,而是坐在一边等着秦笙打完了这通电话。

    “怎么了这是?”秦笙看了看他的表情,刚才还乐乐呵呵的像是个要大丰收的地主,现在怎么就跟欠了款的贫农似的?

    “笙笙,我……我忘了跟叔叔阿姨说我们订婚的事情了……”

    秦笙的注意力却放在了称呼上面。

    你有胆子把秦老爷子叫爷爷,倒是没胆子直接叫爸妈啊!

    也是,以秦父那个脾气,听到卡斯特直接开口叫爸,说不定会真的将他扫地出门。

    “这个等你记起来,估计全世界的人都已经知道了,”秦笙看着他又露出了一脸忏悔的表情,这才说道,“放心吧,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

    “啊?什么时候?”

    卡斯特一脸懵逼。

    “怎么,就许你和爷爷有小秘密,不能让我和爸妈也悄悄联系啊?”秦笙看了他一眼。

    “不,”卡斯特连连摇头,“我这是太高兴了!叔叔阿姨同意了对吗?”

    如果没有同意,秦笙也不可能答应他明天公开的。

    “自然是同意了,”秦笙笑着说道,“这下放心了吧?赶紧去联系陈贤吧,这会儿也就他不知道了,当你的经纪人也太悲催了。”

    卡斯特“嘿嘿”一笑,赶紧去跟陈贤联系了。

    秦笙好笑地看着他那表情一会儿一个样子,摇摇头起来去了书房收拾下午让卡斯特练字时拿出来的工具。

    至于什么时候通知的秦父秦母。

    那当然是早上看见了卡斯特和秦老爷子晨练之后,在房间里打的电话。

    她那时候还不知道卡斯特已经跟秦老爷子坦白了求婚的事情,更不知道两人已经开始商议订婚的日期了。只看得出来,秦老爷子对卡斯特其实还挺满意的。

    所以,她就先一步联系了在国外的秦父秦母,跟他们说了一下求婚的事情,然后拜托父母帮忙劝说一下秦老爷子。

    秦母对卡斯特的印象从一开始就很不错,只是担心随着时间的过去,卡斯特和自家女儿的感情会随着不同的生活习惯和文化而产生什么分歧。

    现在见两个孩子依旧和睦,甚至已经谈到了订婚,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卡斯特对于秦笙的重视,秦母这个一直关注着网络新闻还有球队比赛的长辈看得清清楚楚。对于这个女婿,她是百分百满意。

    长得俊,脾气好,还对女儿一往情深,当然不能错过了这么好的人选。

    秦父到底还是有几分不爽快的。

    可他也不是什么专制大家长,也不是不讲理的。虽说卡斯特那小子烦了些,傻了些,还喜欢说好听的话,可的确也算是个年轻有为的好青年,该有脾气的时候也不会软趴趴的任人欺负,对笙笙比对他自己还要看重。

    父母最重视的不就是自家闺女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吗?

    秦父也不过是别扭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当然,在秦老爷子那儿,秦父嘴上答应了,实际上并不打算帮忙劝说。

    哼,娶媳妇儿的事情,当然是那小子自己努力,难不成还要让他这个岳父帮忙?没出息!

    不仅不能帮着劝说,看来他还得说服自家老爷子,多给那家伙设置几个障碍,免得一见他就开始各种化肥,让他有时候说话都差点儿把那几个字脱口而出了。

    谁知道,他心里这主意打得好,闺女的电话才没过多久,就已经接到了闺女再次发过来的短信,还有老爷子的电话,通知他们订婚的事情已经确定下来了,就等着商量具体的订婚日期了?

    exm?

    几个小时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笙笙不是让他们帮忙劝一劝老爷子吗?怎么现在就突然进度拉得这么快了呢?

    连秦母都有些跟不上节奏了。

    当然,他们夫妻俩并不知道,其实秦笙自己打第一通电话时都不知道卡斯特当时已经得到了秦老爷子的同意。

    闺女都要订婚了,他们俩哪还能在国外呆得住啊!

    好在乐团这次的巡演任务已经差不多完成,这两天他们就能准备回国去了。

    前面的事情没能参与,商量订婚日期总不能错过。

    秦笙的父母急着要赶回来,卡斯特那个自由自在的母亲瑟琳娜也一样。

    本来正在酒会上谈合作的瑟琳娜一接到卡斯特的电话,就忍不住高兴起来:“你和秦的订婚?那可真是太棒了!放心,我会尽快赶到c国的。你到时候自个儿回去球队,订婚的事情交给我,我一定和秦的家人一起帮你们办妥。”

    她手下的事业已经进入了稳定发展的时期,根本不用她随时坐镇,算得上是比较清闲了,否则平时也不会有那么多时间满世界游玩。

    虽说之前表现的对卡斯特不是特别关心,但到底是当妈的人,唯一的儿子要订婚了,怎么可能不上心呢?

    好在秦笙这个儿媳妇儿她还是很满意的,对于秦笙的家人也就多了几分重视。

    她挂断了电话之后,匆匆地和人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酒会。

    “格林女士,现在是回酒店去吗?”她的司机问道,对瑟琳娜今天这么早就离开酒会还有些疑惑。

    “不,去商业大街那边,我需要过去买点儿东西。”瑟琳娜坐上车子以后吩咐道,她身上甚至还穿着华丽的裙子和高跟鞋。

    “好的。”司机刚发动车子不久,就听到他家老板犹犹豫豫地又开口说了话。

    “那个……”瑟琳娜纠结了一下才问道,“你知道上了年纪的长辈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吗?最好是关于c国人的。还有,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中年男女。你给个建议,如果到时候合适,我给你奖金还有假期。”

    她倒是想按照自己的习惯来。

    可她这个人吧,就喜欢年轻时尚的东西。据说c国人更加内敛保守一些,她如果买些自己喜欢的,说不定会让人家觉得不舒服呢?

    既然是自己喜欢的儿媳妇儿的家人,瑟琳娜还是要好好考虑考虑的。

    “这个……”司机倒是很想得到奖金和假期,却也不敢随便出主意,免得到时候出了错得不偿失,“我也不知道,格林女士,你或许可以问一问店里的导购员,他们应该更加了解顾客的口味。”

    作为一个糙汉子,在家的时间还没有给老板开车的时间多。家里的东西他更是很少注意,从不关注什么时尚新品或者是礼物之类的,哪里能有什么好主意?更别说是他完全不了解的c国了。

    瑟琳娜也是一拍额头:“也是,我问你干什么,果然是急昏了头。走吧走吧,我们赶快过去,多挑点儿东西。对了,待会儿记得帮我订一张去c国的机票,最好就在这几天。”

    瑟琳娜一头扎进商场里开始疯狂购物,陈贤那边也接到了卡斯特的电话。

    他才刚处理完了卡斯特的那些事情,本来还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去一趟c国见见顾杉呢,没有想到又被砸下了这么一个大消息。

    “你和秦笙要订婚了?!”

    陈贤莫名地觉得心酸。

    好歹他还是比卡斯特先吃到嘴了,怎么卡斯特和秦笙都已经半只脚走进婚姻的殿堂了,他和顾杉才刚刚开始呢?

    难道,他还真的要向卡斯特学习几招才行?

    而更加关键的事情是——

    他的假期又要泡汤了。

    卡斯特显然也知道陈贤的心思,直接说道:“你现在过来也就只能待一两天的时间,就要和我一起回去了。不如尽快把订婚的事情办好,到时候还能和我一起来c国多待一些日子。你和顾杉甚至不用特意再抽时间,就能借着订婚宴见面,不是更好吗?”

    这倒也是。

    陈贤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放心,这事儿交给我,我马上就去和方冰还有劳拉联系,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对了,记得快点回来,教练和本恩他们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吧?”

    “嗯,我今晚会通知他们的。”

    毕竟俱乐部那儿也需要教练去打声招呼。

    “到时候回来,帕布罗肯定是要敲诈你一顿了,”陈贤了然地说道,“对了,新递过来的代言有几个不错,不过和你的定位不太符合,我就给推了。还有几个邀约……其中有的说不定你会有点儿兴趣,到时候回来再跟你细谈。”

    “那好,”卡斯特答应下来,“尽量少给我接那些东西,我是个球员,踢好球就行了。”

    “知道知道,我什么时候压榨过你了?”陈贤无奈地说道,“你这家伙可真是送上门的钱都不要。不过我保证,有个邀约你肯定是想接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两人挂了电话之后,卡斯特才疑惑地想了想。

    什么邀约他会感兴趣?难道是有什么不错的比赛?可那也是通知到俱乐部才对啊!

    想了想,他才把这事儿放到了一边,等到回国以后再说。

    现在的主要任务,当然还是订婚消息的公开。

    ------题外话------

    ps:谢谢sylvia、maomimi、lellomimi、雪糕的鲜花,谢谢小贝、wei*f04、浅愿、小晴、敏敏、米粒、maomimi、小灰、伊人、小元、栗子、小溺、sanhu、初夏的月票,谢谢雪糕、小溺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拾光的打赏,恭喜小路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