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67 一网打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陈贤接到顾杉的电话时也被吓了一跳。

    他本来正在看卡斯特订婚消息公布之后的反馈呢,突然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的是顾杉,有那么一刻还想着会不会是顾杉看到了卡斯特和秦笙订婚的消息之后,来跟他商量结婚的事情呢!

    陈贤也是被家里人催婚催怕了,遇上合适的人当然是本着结婚去的。

    毕竟他比卡斯特还大了两三岁,虽说家里现在都来了西班牙,可c国的老一辈本来就恨不得家里的孩子早点儿成家生子。陈贤这几年一直没个动静,如果不是卡斯特后来传出了和秦笙的恋情,两位老人还真以为他要和卡斯特凑一对呢!

    没有想到,接通的电话之后会得来这么一个消息。

    陈贤确定当初自己的确是赶走了那两人的,甚至还收到私人侦探的消息,说他们已经回了老家的小城里。谁知道,会突然又出现在b市,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出事的是李静佳,撞人的是李达,那陈亚平呢?

    谁知道他会不会去找顾杉?

    “你要不就去工作室和其他同事待在一起,要不就住到秦笙那儿去,”陈贤嘱托道,“必须防备着他们过来找你。那几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居然开车撞人?熊佳佳他们不是跟你在同一个工作室吗?不如你这几天和她们一起上下班,千万别一个人,知道吗?我会赶紧订票回来一趟。”

    陈贤之前打算的本来是等到卡斯特正式订婚的时候在回c国,毕竟现在过去也就只有这么两三天的时间,再去除掉路上耽搁的时间,那就更少了,没有那个必要。不仅劳神劳力,还不一定能够遇到顾杉有时间和他相处的机会。

    但是这会儿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好在卡斯特订婚的消息已经发了出去,目前来说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可忙,他也不怕会耽误工作。

    等到挂断了电话之后,陈贤连忙上网订了票,简单地收拾了行李就往机场赶去。

    秦笙这会儿已经给方冰打了个电话,把见面的时间推迟了一些,就是为了第一时间得知宁蓁那边的消息。现在那边情况不明,她还真没有心情去谈其他工作。

    方冰也知道这个情况。

    反正该做的安排都已经做好了,叫秦笙过去也就只是通知一下她接下来的行程而已,早一会儿晚一会儿没有太大的区别。

    方冰和宁蓁不熟,可也知道这个新晋小花的名字。宁蓁也算是最近崛起的新人了,外貌演技都拿得出手,这次公开消息,对方还第一时间转发送上了祝福呢!

    据说之前的电视剧插曲也有宁蓁帮忙争取的原因在里面。

    秦笙和宁蓁这样的朋友交好,绝对是好处多多的。从经纪人的角度上讲,方冰在这事儿上当然不会出言阻止。

    卡斯特和宁蓁也接触不多,但比起方冰来说,还是多了几分交情,毕竟对方是秦笙的朋友,当初还救过秦笙。

    所以,这会儿他也陪着秦笙一起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最后的消息,不断刷新着网络上的新闻。

    在这个时候,狗仔起到的作用还是挺大的。他们调查事情的能力,特别是关于明星的消息,简直比专门的侦察机构还要厉害,无缝不钻,防不胜防。

    想要知道最新消息,等着他们说不定还真的会有所收获。

    被他们担心着的宁蓁这会儿正裹着一个薄毯子,手里捧着热水杯,由戚风陪伴着去了另一间房。

    这天气其实都已经热起来了,她身上却还有些发冷,明显是刚才被吓到了。

    两个负责调查此事的警察正在这儿等着她录口供。

    “请问你和受害者是什么关系?跟肇事者有什么恩怨吗?能跟我们详细地说一下这件事情的经过吗?”

    那位女警察看到宁蓁的时候,还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显然是认识这位女演员的。只是很快就调整了状态,开始进入正题。

    “我和他们其实几乎没有什么交情,是他们一直来纠缠我,”宁蓁缓了缓气,等感觉到戚风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这才放松了一些,“受害者叫李静佳,和肇事者李达是亲姐弟。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来找我的麻烦了,我只在一次面试的时候遇到过那个李达,他们却说他喜欢我,非得让我给出回应,甚至用自杀相逼。有一段时间没出现,没有想到今天……”

    宁蓁一开始心情还挺好的,收到了秦笙和卡斯特要订婚的消息之后,还兴致勃勃地送上了祝福,和熊佳佳她们打了电话,商量着到时候等秦笙结婚,她们就去当伴娘,顺便还能看看婚宴上的帅哥。

    没有想到,刚一出公司,就被李静佳和陈亚平他们俩给缠上了,据说是李达又出什么事儿了,从医院逃了出去,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儿,想让她在网上发表声明,假装说和同意李达的追求,让他赶紧回来。

    宁蓁又不是疯了,怎么可能同意这么荒唐的要求?

    但李静佳这女人在顾杉那个撞了壁,被陈贤弄得在b市都待不下去了,这次为了弟弟回来,怎么说也得把宁蓁这件事办好。所以死缠烂打,根本就甩不掉。

    宁蓁不可能就在公司门口和他们纠缠,如果惹来记者,对于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她之后还有通告要赶,干脆就约到了保姆车上详谈,还能一边往目的地开去,不用担心误了时间。

    刚一上车,李静佳和陈亚平就抢着要了靠近门边的位置,显然是打算不达到目的,待会儿就不让宁蓁下车离开了。

    上车以后,坐在宁蓁旁边的李静佳就开始和她不停地说着话,前面的陈亚平却一直低头看着手机,据他旁边的司机所说,分明是在拨号页面,好像是在跟谁打电话。

    但那时候司机在开车,也没想这么多。

    这会儿想来,他们哪里是联系不到李达啊,分明就是已经找到了人,那时候显然就是在给对方通风报信。否则,李达怎么会那么精准地一路找到了她的车子呢?

    大概是宁蓁一直在反对李静佳的提议,让电话那边的李达怒急攻心,一时冲动就开车撞了过来。

    坐在靠里面的宁蓁和工作人员都没事,反而是为了防止宁蓁离开的李静佳被撞了,凹进去的车门直接将她整个人都卡住了,甚至有一截突起的东西直接从她的腰部穿透出来!

    鲜血淋漓的样子吓得宁蓁都面色发白,等到交警和救护车过来,她刚一下车就找人借了手机通知了戚风。她自己的手机放在车子里面已经被毁坏得不能用了。

    秦笙开车经过案发地点的时候,里面的人都已经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

    警察在来之前,首先问过了司机,又去看了现场,还查了几人的通话记录,和宁蓁的说法的确能够对得上。

    等到宁蓁把事情说完,这才客气地笑了笑,让她好好休息,然后带着人出了门。

    戚风让宁蓁在里面坐着,也跟出了门外。

    刚才的那两个年轻警察还没离开,见到戚风出来还笑着跟他打了招呼,毕竟都是同行,而且戚风还是年轻有为,刚刚升职不久,他们也都是认识的。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是娱乐圈新晋小花宁蓁的男友。

    “抱歉,这案子你和当事人联系不浅,所以……”

    “没事,”戚风摇了摇头,“我只是出来问问情况。”

    “现在结果基本已经清楚了,宁蓁没有什么责任,她的车子没有违反什么交通规则,她自己也没有害人动机,算是单纯的受害者,”男警察简单地说了几句,“你不用担心,这事儿的责任只在那对姐弟身上。啧啧,虽说咱们秉公办事,但还是不得不说几句,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吧?”

    那个女警察突然想到了什么,提醒道:“对了,那个还在抢救中的女人不是还有个男性同谋吗?叫陈亚平的那个。他之前趁着救护车忙着救人的时候跑了,你最近可要小心点儿,免得让他找到空子来找宁蓁的麻烦。我们这边也会尽快追查他的下落。”

    “好,我知道了,”听到陈亚平居然溜走了的消息,戚风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才说道,“谢谢你们。”

    想了想,他还是把顾杉和那两人的恩怨说了一下。倒不是想把顾杉牵扯进来,而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谁知道如今那个看上去只是这出事故中的配角的陈亚平会不会也和李达一样发疯呢?

    有警察关注着,至少能够保证她不会出事。

    万一陈亚平真的找上门去,还能顺便将他抓获。

    意外得知这么一个线索,那两个警察眼睛一亮,赶紧派人调查起了顾杉的工作室和家庭住址所在地,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密切关注起了车站机场等位置,只要陈亚平出现,就不会再让他逃走了。

    抢救室那边的灯亮了许久才终于熄灭了。

    因为陈亚平不知道去了哪儿,李达也已经被简单的包扎之后收押了。如今结束了抢救的李静佳连个关心的人都没有,等着出结果的几位,也只是看她到底死了没有。

    医生那儿也不含糊。

    这事儿毕竟不只是一出简单的交通事故而已,还涉及到了蓄意杀人,谁都不想沾这个麻烦,很快就把情况交代清楚了。

    性命危险倒是没有,虽说情况危急了一些,但好歹还是抢救过来了。不过身上大面积手上,脸部肌肤几乎没有一块儿好肉,毁容是肯定的了。

    除非花大价钱去国外好的整形医院大面积植皮整容,否则以后恐怕都得顶着一张毁容脸。

    关键是,就李静佳的情况,整容所需要的开销,连零头她都付不起。就算是有钱,她也没有那个机会过去。

    一旦恢复健康,罪证查齐之后,她和李达姐弟俩就会以蓄意谋杀的罪名被判刑。毕竟这一出事故他们俩算是主谋了。

    至于陈亚平那边到底是配合作案,还是主动参与,还需要后续调查,但牢狱之灾也是躲不过的。

    陈亚平大概是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妙,一直躲在那种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小旅馆里,所以没有被抓出来。

    直到他从网上看到了关于李静佳和李达姐弟俩的处罚结果,才终于急了。

    当初能够因为李静佳的勾引还有那些莫须有的谣言就背叛顾杉,陈亚平能是什么负责的男人?

    这会儿他急的自然不是已经成了他老婆的李静佳还有他的小舅子李达,而是他自己。那两人都要被关进去,李静佳撞成那样还是逃不过罪名,他一点儿伤都没有,岂不是更惨?

    这时候,陈亚平终于想到了顾杉。

    之前陈贤出手太快,让他和李静佳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丢了工作,没有前程,也让他们知道了顾杉是不能招惹的。所以,这一次因为李达回来,他们也没有去找顾杉的念头。

    但这会儿不一样了。

    他都快要被关进监狱里去了,那还顾得了什么前途啊工作之类的东西?

    宁蓁和顾杉是朋友对吧?

    如果他去求了顾杉,让她向宁蓁求情。只要宁蓁这个当事人不追究,说不定他就没事了呢?

    本来这次事故就是李达惹的祸,他不过就是打了个电话没有挂断,让对方用gps定位而已,又不是他开车撞人的。而且,以前对着顾杉咄咄逼人的也是李静佳,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陈亚平小心地做好了伪装工作,然后找到了顾杉所住的地方。

    只是,今天正好陈贤回c国来了,顾杉在熊佳佳的陪伴下去了机场,家里根本就没有人,哪里会让他找到?

    倒是陈亚平大热天戴着帽子口罩在顾杉家门口一直守着的模样让蹲守的警察看出了蹊跷,很快就冲出去将他抓了起来。

    这三人一开始的打算是逼着宁蓁就范。用他们的话说,烈女怕缠郎,多纠缠纠缠,为了工作,宁蓁肯定会同意他们的要求,实在不行也会拿钱摆平。

    前者对于李达来说诱惑极大,后者却是正合了如今没了高薪工作的陈亚平和李静佳的心意。

    没有想到,李达会冲动开车撞人。

    这种冲动性犯罪,证据都没有销毁掩饰的痕迹,很快就搜证完毕了。

    又有旁人的证词,还有当时路段的监控视频,所以结案的速度很快。

    陈亚平和李达已经收监,李静佳的伤势需要静养一些日子。等到脱离了危险之后,也会被送进监狱。

    这对于宁蓁和顾杉来说倒是一件好事情,至少以后都不用担心被人纠缠了。

    戚风和宁蓁本来因为各自繁忙的工作,前段时间有了些小摩擦,正闹着要冷战了。经过这件事儿,两人的感情反倒是更进了一步。如果不是宁蓁如今事业还处于关键期,实在是腾不出时间,说不定两人就要直接领证结婚,赶在秦笙他们前面去了。

    毕竟生死大难,很容易让人感悟出一些东西,更加珍惜身边的人。

    陈贤也是和顾杉从机场回来之后,才知道陈亚平果然去找顾杉了,只是她和熊佳佳去了机场,正好跟陈亚平错开。

    想着顾杉或许也受到了惊吓,干脆邀请她过了这几天和他一起去西班牙,就当是散散心了。

    成音工作室这些日子还没接什么新的任务,并不是特别忙,林乔主动催促顾杉答应。加上顾杉本身也的确觉得有些心慌意乱的,最终还是点了头。

    这件事尘埃落定之后,几个好朋友才抽时间出来聚了聚,也算是祝贺宁蓁有惊无险了。

    确定她没有事情,卡斯特又才和秦老爷子开始商谈起订婚的具体日期。

    秦笙则是有了时间和精力前往维度工作室。

    “时间定下来了?”秦笙翻了翻那份已经签好了的合约,“和我一起参加节目的嘉宾名单有吗?”

    “定好了,下周就开始入组,”方冰直截了当地就开始介绍,“这次除了你以外,还有一个女嘉宾,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名模,据说是当初那个和你同样参加了直播大赛的主播风小小的妹妹。为人比较娇气,大的问题倒是没有,具体要和她接触了之后才知道。”

    方冰拿出了一张对方走秀的照片。

    秦笙看了看,果然是和风小小有几分相似的。

    “另外还有两个男嘉宾,一个是小鲜肉演员,一个是青年导演,都是最近人气不错的人选,”方冰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这演员可能会有些傲气,但不会刻意针对别人,名声不好不坏。这个导演在圈子里的名声倒是不错,挺有礼貌的一个人。但也有可能是伪装,毕竟这圈子里多得是两面派。可这真人秀有跟拍镜头,哪怕他是伪装,为了形象也不会公开撕破脸皮,你倒是不用担心。”

    “这就好,”秦笙一听,倒觉得这次的合作嘉宾还挺不错的,只要没有那种明显是惹事精的存在就行了,“我只要小心一些,应该可以避开冲突。”

    “放心吧,这个节目不是那种用撕逼做冲突点吸引观众的性质,节目组的编剧不会特意制造这些矛盾的,”方冰又给了她一个定心丸,“我给你签下的是第一季的常驻嘉宾合约,第二季我觉得不能继续,否则人设固定了,以后出了点儿什么事情就会被打脸。而且,你后面还有其他安排,没有时间一直耗在真人秀,这不符合你的规划。”

    “嗯,这样挺好的。”

    秦笙喜欢的是唱歌,回国后第一个选择真人秀,也是为了后面的唱歌事业奠定人气基础,可不想一直借着这种节目圈粉。她更喜欢的还是用实力说话。

    “每一季节目分为好几期,每一期会有不确定的客串嘉宾被邀请过来,”方冰继续说道,“这些嘉宾的名单事先都是不确定的,所以我们做不了准备,也不知道对方为人怎么样,这个就需要你自己随机应变了。”

    “大概是请哪个圈子的人呢?”秦笙问道。

    “还不就是娱乐圈、时尚圈之类的,反正肯定是在网络上有一定的人气,否则观众从哪儿来?”方冰想了想,才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正好还剩下几天准备时间,你趁着机会好好看看网络上那些人气不错的艺人,别到时候请到别人出场你连名字都叫不出来。不说深入了解,至少名字、代表作之类的东西还是得知道的。”

    “好,”秦笙点了点头,“我会回去好好看看的。”

    “那行吧,你先回去,等到了时间我提前过来通知你。”方冰这会儿也挺忙,说完了以后就派人送秦笙离开了。

    b市机场,秦父秦母正相携着从出口走了出来。

    ------题外话------

    ps:谢谢sylvia、lellomimi、雪糕的鲜花,谢谢maomimi、lellomimi的钻石,谢谢qiao、妮妮、烟花、coco、末末、浅愿、coonic、芹芹、皛皛、雪夜、185*09、kara、玉湖、橙子、帝雅、肥肥、cc、阿杨、婷儿、小一的月票,谢谢渲染、雪夜、185*09、玉湖、小橘子、雪糕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晚晚的打赏(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