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68 巧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说你呀,都念叨了一路了,也不觉得累吗?”秦母看了秦父一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之前不都已经答应了要在爸面前帮忙说好话,现在都不需要你自个儿去费那个劲儿了还不好?”

    “好什么好,”秦父哼了一声,提着行李的手都跟着动了动,“我嘴上答应了,可没打算真的这么做。谁知道爸那儿这么经不起进攻,居然就同意了!”

    “得了吧你,赶紧给我收了你的苦瓜脸,”秦母瞪了他一眼,“笙笙和卡斯特现在正是人气高的时候呢,别不小心被狗仔拍到了,还以为你对这次订婚有什么意见。”

    “不是以为,是的确!我当然对这次订婚有意见,而且是有很大的意见!”

    话是这么说,秦父的脸上还是很快就露出了一个笑容,和之前的表情截然相反。

    秦母才懒得管他这和老爷子一样口是心非的性子呢,见他脸上已经有了笑容,也就不去拆破他的那点儿小心思了。不就是不甘心他的岳父谱还没摆够吗?真要有人破坏了这次订婚,他恐怕第一个不会同意的。

    两人刚走出来没几步,就被旁边的人不小心撞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响起的声音分明就是属于一位女士的,而且这语调,听上去多半都是个外国人。

    果然,很快就见对方摘下了头上的宽檐帽,还有脸上的墨镜,露出了一头金灿灿的长卷发,还有那双蓝色的眼睛。这女人看上去大约三四十岁的模样,气质成熟,面貌却很年轻,有一种矛盾的美感,刚一摘下那些掩饰物品,就引来了几个路人的侧目。

    她穿着一身相当个性的时装贴身裙,尽管提着好几个袋子,还推着两个行李箱,却还是倔强地蹬着一双十几厘米高的细高跟。

    看她走路,总有一种被聚光灯笼罩着的感觉。

    不过这机场来去匆匆的,几乎都在忙着赶航班或者接人,倒是没有太过注意这个外国的金发美人,最多也就是扭头多看一两眼而已。

    “对不起,”大概是真心感到抱歉,一时情急加上不太会说c国话,她说着说着嘴里的语言就已经成了西语,“我不是故意的,没有撞到你们哪儿吧?需不需要去看看医生?”

    “不用了,”秦父秦母经常去国外四处参加演奏会,秦笙的语言天赋有一部分也是遗传他们,所以很快就用西语回答起来,“没事的,我们很好。你的东西有点儿多,需要我们帮忙吗?”

    如果是其他人,这会儿说不定会怀疑对方是不是不怀好意,想要借着“帮忙”的借口拿走自己的行李什么的。

    这金发女人倒是洒脱得紧,一听他们说的是自己熟悉的语言,又见他们要主动帮忙,赶紧笑着说道:“那可真是太好了!你们能帮我叫一辆出租车吗?我又忘记那几句话的发音了。本来想办理托运,又出了点儿小问题。”

    “当然可以。”秦父秦母总觉得这个女人看上去好像有些面熟,可这会儿机场吵吵嚷嚷的,又来不及细想,干脆帮她叫了一辆出租车过来,还顺便帮她把行李搬到了后车厢。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金发美人用西语对着他们俩说道。

    秦母对这女人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主动在车门外问道:“你要去哪儿,有写好纸条吗?没有的话我们可以帮忙跟司机说。”

    “有有有,我让人帮我写下来了,”不只是他们俩,这个金发女人也觉得他们看上去有些面熟,让人忍不住想要信赖,她从包里艰难地掏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秦母,“就是这个,我看不太懂。”

    秦母拿过来一看,正要转头和司机交代,就突然愣住了。

    “咦,老秦,你过来看看,这是不是……我们家的地址来着?”秦母拍了拍站在旁边守着他们行李的秦父。

    秦父一听,也接过纸条看了看:“不对,门牌号不同,这……哎?这不是卡斯特那小子买下的隔壁房子的门牌号吗?”

    两人可算是反应过来为什么刚才会觉得这个女人看上去这么面熟了——可不就是和卡斯特有那么两三分的相似吗?

    只是,同样的金发碧眼、同样的高颜值,放在卡斯特身上只让人觉得如少年般的纯粹动人。可在这女人身上,却是说不出的成熟妩媚。也难怪他们第一眼没能想起来了。

    至于这位女士的另一个身份——《beauty》的创办人。秦父秦母不关注时尚圈,自然不会立刻想到那儿去。

    也就是现在看到熟悉的地址,才猛地记了起来。

    “格林女士?”秦母试探地叫了一声。

    “哎呀,被认出来了啊,”车子里坐着的果然就是卡斯特的母亲瑟琳娜,听到秦母的声音,她还愣了一下,“不是说在c国人眼中外国人其实长得都差不多,很难被认出来吗?”

    “格林女士,这位是我家先生,姓秦,”秦母拉过了秦父说道,见瑟琳娜还有些不太明白,又补充了一句,“我们的女儿你应该会认识。”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了相册给瑟琳娜看了一眼。

    瑟琳娜一看,顿时就惊喜地叫了出来:“你们是秦的父母?”

    秦父秦母点了点头:“没错,你要去的地方就在我们家隔壁,是卡斯特之前来c国的时候买下来的。”

    既然确定了是认识的人,而且要去同一个地方,秦父秦母把自己的行李也搬上了车子,秦父直接坐到了副驾驶座上,秦母则是在后面和瑟琳娜坐在一起。

    “不用叫我格林女士,直接叫瑟琳娜就行了,”瑟琳娜十分热情地说道,“我就说你们怎么看着有些面善呢,原来是和秦有点儿像。”

    秦母跟着一笑:“我们也是这么想的,看到地址才想起了卡斯特。对了,你既然不会说c国语,为什么不打电话提前通知卡斯特过来接你呢?”

    “我本来是想过来给大家一个惊喜的,”瑟琳娜无奈地耸了耸肩,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有一个二十多岁儿子的妈,而像是一位时尚的摩登女郎,“专门找了卡斯特的那个来自c国的经纪人教了我几句必用的c国话,比如道谢道歉,还有搭车之类的。谁知道,从飞机上一下来我就忘光了,只记得一句‘对不起’。”

    其实就连那句对不起,她也说得奇奇怪怪的,只是她自己感觉不到而已。

    说着,瑟琳娜转身就给了秦母一个大大的拥抱,差点儿把她给吓了一跳:“还好遇到了你们,否则我可真就要倒霉透顶了。”

    秦母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家闺女在电话里提到卡斯特的母亲,会那么肯定地说瑟琳娜对她很好了。不过是刚见面,她就已经感觉到这位亲家母实在是热情地让人难以用言语形容。

    而且,实在是漂亮得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了,难怪会有卡斯特那么一个长得好看的儿子。虽说不知道卡斯特的父亲是什么人,光是瑟琳娜的颜值,就足够撑起基因链中的美貌因素了吧?

    他们并没有问为什么卡斯特的父亲没有跟着一起来,因为之前卡斯特就已经主动跟他们坦白了家里的情况。

    因为卡斯特本身足够优秀,家庭环境是否是单亲之类的问题,秦母他们倒是不太在意,只要瑟琳娜这个婆婆对他们的女儿好就够了。

    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要不先去我们家坐坐吧?”秦母帮忙按了卡斯特家的门铃,没有人应门,他们倒是有这边房子的钥匙,可让瑟琳娜自己进去一个人等卡斯特回来,未免有些失礼了,反正都是亲家母,干脆就邀请瑟琳娜到他们家来了,“卡斯特这会儿说不定是在笙笙的爷爷那儿。”

    瑟琳娜也不推迟,爽快地就带着她那大堆的行李去了秦笙家。

    “卡斯特那小子你们还满意吧?”瑟琳娜半点儿也不见外,和秦母很快就熟悉了起来,“我也没怎么管过他,如果有哪点儿不好,你们尽管说,我一定让他改。”

    秦父秦母当然不会说什么不好。

    就算秦父之前嘴上说着各种嫌弃,其实也只是作为秦笙父亲的立场,不乐意突然冒出了个臭小子把闺女抢走了而已。实际上,单从卡斯特本人来说,他还真挑不出几个明显的缺点来。

    瑟琳娜倒是真心说的这话。

    她这个人就是那种天性潇洒爱自由,当初一个不小心有了卡斯特,都没能让她定下心来,很快就和情人分手,约好各不联系,孩子也与对方无关。生下了卡斯特之后,除了基本的照顾,其他方面她向来是大大咧咧的,很少去顾及。

    要说不爱吧?那倒也不是。对于这个儿子她也是放在心上的,从卡斯特小时候去的学校,到长大后的球队俱乐部,瑟琳娜都在时时关注着。就算是她觉得不够时尚、不够靓丽的足球,她也没有抛到一边。

    世界杯期间,在外面潇洒的她回了房间以后,也会悄悄地看一看结果,还专门去各种网站上看那些关于胜率的猜测活动,全部都押在了卡斯特身上。

    可要说爱吧?也不能以常理评价她的行为。就好像她不能勉强卡斯特不去踢球一样,她也不能勉强自己守在家里当一个贤妻良母。如果不是因为意外怀孕,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生下一个儿子的。在瑟琳娜的计划当中,就没有回归家庭这种说法。

    她打算的是,尽情玩乐,等到再也玩不动,就拿着财产安度晚年。至于养老……

    有银行的存款在,还怕请不到一个靠谱的保姆吗?实在不行,也还有私立的高等养老院。

    卡斯特的到来让她猝不及防,犹豫之下还是接受了。

    瑟琳娜也想过要细心照顾卡斯特,但她尝试了几次最终还是无疾而终,反倒是让母子双方都不适应。

    就像现在这样刚好,两人都有适当的自由空间,不必为了对方而妥协。

    所以,瑟琳娜对着秦父秦母这么说,还真就是她的真情实感。她对于卡斯特这个儿子很多事情都不算了解,或许还不如秦笙这个卡斯特的未婚妻和他相处的时间多。

    “卡斯特是个很好的孩子,我们当然没有什么问题,”秦父秦母笑着说道,“倒是笙笙这个丫头从小在家里被我们宠着长大,小毛病还不少。以后如果有什么做错的地方,还需要你们包容包容。那丫头还是听得进去劝告的,好好跟她说是一定有效果的。”

    这就是c国父母式的自谦了。

    不管儿女多么优秀,在面对别人时,也会习惯性的贬低一二。可要是别人也跟着指责自家的孩子,作为父母肯定不会乐意。

    当然,秦父秦母这么说也是为了秦笙着想,将来如果不小心冒犯了对方,也能让瑟琳娜这个看上去年轻得过分的婆婆体谅一二,不至于矛盾越闹越大。

    “不不不,笙笙是个很好的女孩子,”瑟琳娜却满脸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我和她接触过,哪有什么毛病呀!我对她非常满意,卡斯特也很喜欢她。”

    因为秦父也姓秦,瑟琳娜现在对秦笙的称呼就从“秦”变成了“笙笙”,虽然偶尔听着挺像“婶婶”。

    秦父秦母之前的话不过就是客气客气,当然不会直接夸奖自家女儿怎么怎么好,让他们务必要好好对待。可现在听瑟琳娜这么一说,他们心里也是真心高兴。

    “卡斯特那孩子也是啊,长得俊,性格也好,一看就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瑟琳娜你教孩子可真在行!”

    “是吗?我还真的是没怎么管他呢,可能是周围的朋友影响吧。倒是你们把笙笙教育的不错,以后卡斯特和笙笙有了孩子,还得麻烦你们教教,我这个奶奶可没什么经验。”

    “哎呀,我们也是啊……笙笙那丫头一直是她爷爷带大的,我们忙着去工作,很少有机会跟她在一起……”

    当卡斯特和秦笙一前一后回来的时候,发现客厅里不仅多出了一大堆行李,还多出了三个人。

    而且,他们三个还坐在一起不停地夸奖着对方的孩子。

    作为被夸奖的对象,秦笙和卡斯特只是略听了几句,都有些怀疑他们嘴里说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了,怎么还越夸越离谱了呢?

    “哎,你们回来了啊!”

    秦父是第一个发现站在门口的秦笙和卡斯特的,赶紧对着他们招了招手:“还愣着干什么?进来啊!”

    卡斯特这还是第一次发现秦父对他这么和颜悦色,心里都忍不住有些发毛了,跟着秦笙一起走了进去。

    秦父这也是受了瑟琳娜和秦母的洗脑影响,听着听着还真觉得挺有道理的。他家闺女很好,卡斯特其实也不错啊。这么好的女婿,可不能因为他就这么推开了,该有的考验不能少,但态度还是要和缓一些。

    更何况,当着人家亲妈的面儿,他总不能黑着个脸为难人家亲儿子吧?他家闺女以后还要做人家家里的儿媳妇儿呢!

    卡斯特听出了几分意思之后,对瑟琳娜这个不靠谱的妈倒是有几分感谢了。没有想到瑟琳娜的出现还能有这种效果,早知道,他以前就把瑟琳娜叫过来了!

    既然卡斯特已经回来了,瑟琳娜当然不用再在秦家等着,招呼了卡斯特提上她的行李,准备去隔壁的房子。

    不过,在走之前,她从那堆行李包里掏出了不少东西递给秦父秦母,还不允许推辞:“这可是我来c国之前特意为你们准备的礼物。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些什么,所以专门问了导购员的意见买的。你们可别嫌弃啊!”

    说着将东西往他们怀里一塞,这才推着一个箱子跟在卡斯特后面去了隔壁。

    秦父秦母抱着满怀的礼物,无可奈何地接了下来,就连秦笙都有一条限量版的丝巾,被瑟琳娜直接围在了她的脖子上。

    “这洋酒不错啊,”秦父看了看桌子上的盒子,一拆开就发现是他喜欢的那款酒,“这个,好像不是瑟琳娜留下来的?”

    “哦,这个是我从f国带回来的,”秦笙看了一眼说道,“是一家私人酒庄出产的,对外面一直是限量发售,这个算是酒庄的主人当初给我的见面礼,我记得爸爸你对红酒挺喜欢的,就带回来让你尝尝。”

    秦父的确喜欢,之前偶尔喝过一次这种红酒就念念不忘,只是一直没能找到在哪儿买,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回事。

    他把瓶子捧在手里多看了一会儿,这才和秦母一起拆开了瑟琳娜送给他们的那些礼物。

    如果不是瑟琳娜还忙着过去看看卡斯特的房子,又要收拾行李,他们之前就该当着瑟琳娜的面拆开,顺便表示自己的喜爱和感谢的。

    这会儿拆也不算迟,今晚他们约好了两家人一起吃晚饭的,总不能见了面谈起礼物,他们还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吧?

    一开始拆的几样还是挺正常的,送给了秦父一个很有纪念价值的烟斗。虽说秦父不抽烟,却也能摆在书房里当纪念品。送给秦母了一块小小的钻石胸针,一看就让她十分喜爱了,还别在衣服上试了试。

    这两样东西显然是出自瑟琳娜个人的喜好。

    后来的那些,应该就是那位瑟琳娜所说的导购员推荐的了,还真是——不靠谱。

    不伦不类的c国风混杂着其他不知道是什么元素的东西,那些衣服让秦老爷子那个年龄的人来说都够了,其中甚至还有那种长大褂和布鞋,包装和质量倒还真的是挺好的,就是样式对他们来说并不适合。

    更让他们觉得无奈的是,其中好几样商品上,居然还印着“made/in/china(c国制造)”这样的字眼。

    瑟琳娜这样子,也不像是个会细心翻看的人,难怪没有发现了。

    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是什么性格,而且从出机场就和对方一起回来的,说不定还会以为瑟琳娜是在c国买了这些东西呢!

    不过,到底是一份心意,两人还是开开心心地收了下来,并且商量好下次要准备好回礼送给瑟琳娜。

    瑟琳娜并不知道自己买的礼物中还混杂了c国本国生产的商品,这会儿她细细地打量着卡斯特在这边的房子,笑着说道:“不错不错,看来你还真是开窍了,这些天都住在秦家的吧?”

    这房子里一看就没有多少人气,显然到了c国之后,趁着秦父秦母不在家,卡斯特都是和秦笙住在那边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