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72 郁闷的卡斯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等到双脚踩进了泥地里,大家脸上的表情都是一变。

    这种黏滋滋、冰凉凉的感觉,实在是算不得美好,如果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摔个底朝天。

    好在秦笙他们三人都穿了合适的运动鞋,这会儿就是鞋子受罪了一些,其他的问题不大。

    风落落却悲催了。

    她的那双高跟凉鞋刚一踩上去,就像是被陷进了泥巴里,特别是后面的鞋跟,在泥地上一踩就是一个孔,每次要拔出来都要费老大的劲儿。

    没走出几步路,风落落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最后还是赵汾和乔哲一前一后把她架了起来,就这么侧着走过了这段路,那样子活像是架着一块肉,风落落满脸都是生无可恋,已经能够想象得到节目播出后会有多少人笑她的姿势了。

    秦笙这会儿也累得出了一头的汗,对着风落落笑着说道:“现在还爱你的高跟鞋吗?”

    “当然!”风落落肯定地说道,然后心虚地看了看站在两边累得直喘气的赵汾和乔哲,“高跟鞋可是女人的武器,怎么能不爱呢?只不过……咳咳,出差什么的,真爱还是得放在家里,以后我还是带着其他丫鬟出来好了。”

    “……”

    好好地说着鞋子,真爱和丫鬟都出来了,她到底是有多嫌弃运动鞋?连赵汾都忍不住想要翻个白眼了。

    好在风落落作为模特儿,对体重的控制很到位,否则今天非得累死他们不可。

    这架着人还得注意自个儿脚下,路又窄又滑,比背着一个人走还要累。

    只是,他们本来就不常走这儿的路,如果背着风落落,可能两个人都得栽到田里,没办法才选了这么一个费力气的办法。

    等到走进了村口,几人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村子里的村长早就已经等在这儿了,见他们过来,连忙热情地招呼起了几位,不只是因为他们会教孩子们学东西,还有他们“财神爷”的身份。

    他们村子是比较偏僻,却也不是完全和外面隔绝,什么叫宣传、引资还是知道的。

    专业的话讲不通,但他们总知道一个理儿——让这些人好好拍节目,等到更多的人关注了这里,或许就能带来更多的老师和资源。

    “几位老师,我们给你们准备了房子,在这边,”村长不知道这些大明星是什么身份,只知道他们很有名,而且是来给娃娃们上课的,所以就一律叫老师了,“这房子可了不得哩!还是咱们村儿从前最结实的房子,只是房主去大城市不回来了,就把房子留给了村子。很久没有人住,我们这几天专门收拾出来了给你们的。”

    秦笙他们跟着村长往说好的房子那边走去,果然看到了一座红砖房,房前还有个围着矮墙的小院儿。

    就像村长所说的那样,这房子的确比村里的那些土房要牢靠许多,毕竟有些人家的窗户居然还是糊着老旧的废报纸,这在城市中的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这儿却是常态。

    相较而言,这红砖房就要好得多了,知道都是玻璃窗户。

    就是太久没有人居住,也很少有人会有那个闲心过来维护,所以难免又了些破败的痕迹。

    只是,屋子里倒是干干净净的,没有看见什么蛛丝网或者是虫子,显然是被村民们打扫得干干净净。

    这院子里正好是有四间房连着的,其中两间是卧室,一间厨房一间厕所。

    农村的厕所还是跟猪圈连在一起的,只是这房主很早就离开了村子,当然也不会养猪。所以猪圈是空着的,还能闻到一些以前留下的气味儿。

    一路走来,他们看到其他房子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红砖房已经比预想中好出太多了。

    村长见他们没有露出什么嫌弃厌恶的神情,脸上原本的忐忑才去了几分:“被子都已经给老师们铺好了,时间不早,几位老师先收拾东西。待会儿我让我家小孙子叫你们过来吃饭,明天就带你们去学校。”

    村长离开以后,秦笙他们才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正好有两间房,乔哲和赵汾两个男人一间,秦笙和风落落两个女孩子一间。

    因为厨房和厕所是分在两边的,赵汾他们将靠近厨房的那一间让给了秦笙她们两个女孩子,自己选了靠近厕所的房子。

    除了设备简陋了一些,其他的倒还是挺好的,连被子都是节目组新弹了棉花,让村民们帮忙准备好的。这时候看上去被套颜色鲜艳,崭新崭新的,还能闻到一股新布料的味道。

    秦笙的东西收拾得很快,毕竟她当初收进行李箱的时候就有意识地分门别类地放好了,这时候要拿出来也方便。

    风落落那儿是风小小帮她收拾的,也算是整齐。

    只不过,她抱着那两条今早塞进来的裙子一脸郁闷:“我辛辛苦苦把鞋子拿出来留下的空间,居然装了一条不合身的裙子!”

    她一共装了两条,红色的倒是挺合适的,白色的那条当时买的小了些,所以随便放在衣柜里,没有想到匆忙之间也给装了进来,白占了原本属于鞋子的地方。

    “秦笙,你喜欢裙子吗?要不这条白色的给你吧!”风落落举着那条裙子说道,“放心,我没穿过,只是我姐买回来送给我的时候试了一下而已。看,吊牌都还在呢!”

    “不……”

    秦笙还来不及拒绝,风落落就已经把裙子塞给了她,然后转身出门去了:“我去看看他们收拾的怎么样,也好等着村长家来人。我这肚子早就饿了!”

    秦笙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那条裙子,还是叠好装进了旁边的衣柜里。

    收拾好了东西以后,她才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看时间正好合适,就想着给卡斯特打个电话。

    可这信号时断时续的,她拨了几次也没能成功,只能无奈放弃了。

    有事的话,卡斯特应该会联系爸妈他们吧?

    秦笙想了想,把手机也一起锁进了柜子里。

    赵汾和乔哲的东西比女生的更少,收拾起来也很简单。风落落刚找过去,他们俩就出门来了。

    几人就在院子里聊了会儿,然后叫上秦笙一起去小院儿周围看了看。

    “这家人的条件应该还不错,”赵汾左右看了一下,“不管是房子还是里面的家具,看着比村长家的还好。难怪可以一家搬到城里去了。”

    “你们去看了厨房吗?”风落落显然更关注这个,“那个是农村的土灶,你们谁会烧?”

    今天是刚来,所以才能去村长家吃饭,也是村民们对他们表示欢迎的一种方式了。

    可从明天开始,就要他们几个自己动手了。

    其他三人顿时沉默了一秒钟。

    秦笙举了举手:“我是厨房杀手,最多也就是热热牛奶蒸蒸米饭,其他的……咳咳……”

    就连现代化的厨房她都搞不定,更别说是这种比较原始的设备了。

    乔哲比秦笙还不如,直截了当地坦白了自己的情况:“我会泡泡面,保证比其他人泡得好吃。要不……咱们找个时间去城镇买几箱泡面回来?”

    “首先,要节目组同意咱们使用自己的资金,”秦笙扳着手指头数到,“其次,你还愿意再坐一次那个车子?”

    “最后,”赵汾插了一嘴,“我情愿啃窝窝头,也不想连续吃十天的泡面。”

    一听坐车,乔哲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不少,赶紧打消了之前的念头。

    “等去了村长家,咱们跟村长说说,看能不能学一学吧,”秦笙说道,“做饭我没有天赋,说不定还是能做个烧火丫头的。”

    她这么自嘲的方式倒也挺有意思,让镜头在她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赵汾他们的脸上也都带了些笑意,不管怎么说,总归是有了点儿盼头的。

    没等他们逛上多久,村长家的那个小娃娃就已经找过来了。

    这小孩儿长得倒是挺可爱,就是皮肤黑了一些。性子活泼大方,围着他们不停地打转问问题,对于秦笙这个笑起来很温柔的小姐姐格外喜欢,拉着她的手就不放了。

    “卡斯特看到肯定得吃醋吧?”风落落他们也知道秦笙和卡斯特要订婚的消息,“啧啧啧,老少通吃,强!”

    秦笙瞪了他们一眼,干脆直接拉过了小孩儿,说道:“那也不错,看我到了这里还能有人陪着呢,是吧,小帅哥?”

    小男孩儿的脸蛋儿顿时变得红扑扑的,用力地点了点头:“秦老师,我陪你!”

    惹得几人顿时大笑出声。

    远在西班牙的卡斯特这会儿却不开心了。

    回国以后,他很快就开始回归队里进行训练,直到今天才遇到了第一个假期。本来是打算跟秦笙打个电话好好聊聊的,却一直打不通。

    问了瑟琳娜以后,才知道秦笙是去录制节目了,今早瑟琳娜还跟着一起出了镜。

    “卡斯特,怎么?要请咱们出去嗨一嗨就这么不爽啊?”帕布罗见卡斯特一个人坐在这边耷拉着脸,笑嘻嘻地过来拍了拍他的背,“喂喂喂,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就是,”库珀把更衣室的柜子关上之后,也坐到了卡斯特的旁边,“咱们当时可以全部给你送上了祝福的,结婚的时候还想不想要伴郎了?”

    倒是本恩这个队长要稳重一些,担忧地看着卡斯特说道:“卡斯特,你还好吧?是不是秦那儿出了什么事情?”

    听他这么一说,帕布罗和库珀也是脸色一变。

    开玩笑归开玩笑,他们可不想卡斯特的订婚会出什么意外。

    “没有,就是笙笙她去录制节目了,好像信号不太好,电话一直打不通。”卡斯特摇了摇头。

    “就这个?”库珀摇了摇头,“卡斯特你现在已经从宅里蹲变成望妻石了。人家都是老婆在家里盼着丈夫回去,你怎么就喜欢反着来呢?”

    “对啊,你这也太没有地位了,”帕布罗一把拽住卡斯特,“走走走,说好了今晚你买单的。咱们好好去放松放松,回来之后你就不会想这么多了。”

    反正也联系不上秦笙,卡斯特只能给她发了短信,让她看到以后回电话,然后收起了手机跟着帕布罗他们走出了训练场。

    c国已经是清晨的时候,卡斯特他们这儿刚刚进入了黑夜。

    帕布罗已经被训练折腾了好一段时间了,今天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出来,当然是要嗨个够本。更何况,今天还成功地把卡斯特给一道带出来了,这小子可不好约着呢!

    看得出帕布罗和库珀都是这儿的常客,刚一进去就有人跟他们热情地打招呼。

    在吧台要了酒水之后,就有几个年轻的女人摇曳生姿地走了过来:“哟,帕布罗,好久没来了啊!”

    “这不是忙着训练吗?”帕布罗熟练地跟她们打了招呼,又介绍了一遍身边的队友。

    那些女人都是和帕布罗认识的,每一个身材都很火辣,一看就知道是模特儿或者是时尚的封面女郎,脸上涂着美艳的妆容,完全不吝于展示自己的身材。

    场面跟快就热闹了起来。

    只有卡斯特和本恩坐在一边,没有和那些女郎们调情的心思。毕竟一个是即将订婚的人,一个有妻有子,自然没有在外面和人牵扯不清的爱好。

    更别说卡斯特从前就对这些不感兴趣了。

    他们不去找别人,却也有人主动找过来。

    毕竟这些人中,卡斯特的名气不言而喻,连外貌都是他们队里顶尖了,比那些以容貌出名的男艺人还要让人惊艳。

    本恩也是队里的队长,这些年获得的荣誉无数。结婚后回归到好男人的队伍,倒是多出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没过一会儿,就有两个年轻的女模特儿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本恩还好,以前毕竟也是久经风月的浪子,除了保持距离以外,应付起来也算是自如,不会给人家女孩子难堪。

    卡斯特却是直接不理不睬,根本没有打算和人多纠缠,只一个人坐在那儿喝了几杯闷酒,弄得那主动找过来的女孩子心中愤懑不已。

    倒是帕布罗注意到了这边。

    他可不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哪怕是嘴上说着笑,眼睛还是在注意卡斯特的情况的。他带着卡斯特出来只是为了放松,可不是为了让其他莫名其妙的女人破坏卡斯特和秦笙的感情。

    毕竟,卡斯特是他的好兄弟,秦笙也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算了算了,莉莉,你看我还不够吗?”帕布罗一挥手就搂住了那个叫莉莉的女孩子,“卡斯特他正念着他的未婚妻呢,咱们就乐咱们的,不用管他。否则,以后我可就成了罪人了。再说了,你这么漂亮的小可爱,还是要我这种好男人才懂得欣赏,他那个木头架子明白什么啊?”

    莉莉听他这么一说,脸上才又露出了几分笑容,不爽地哼了一声,果然走到了吧台那边跟他们喝酒去了。

    帕布罗对着卡斯特使了个眼色:“瞧瞧,兄弟够给力吧?”

    卡斯特直接站起来说道:“这儿太吵了,我想先回去了。你们玩儿吧,记在我的账上就是了。”

    “那可不行!”帕布罗将他重新按在了椅子上坐好,“你的订婚宴是在c国举办,结婚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单身派对已经不知道能不能成了,今晚的聚会可不能提前离开。”

    本恩也笑着劝道:“卡斯特,你就好好待着吧,否则这家伙又要没完没了。大不了待会儿我帮你把人拦着,保证不让别人打扰你怎么样?”

    卡斯特无奈地皱了一下眉,只能又坐了回去。

    这一次,他倒是没有再要酒了,就担心待会儿喝醉。

    秦笙这边天空已经蒙蒙亮,她直接起了床,拿出了新的鞋子穿好。昨天沾满了泥的鞋子已经被她洗干净晾到了一边。

    而风落落没有多余的鞋子,只能穿着村民们友情提供的胶鞋。

    普通的布鞋都被她归到了“丫鬟”那一类,如今比之不如的胶鞋,也不知道在她心里是什么地位了。

    可现在她不穿都不行,总不能光着脚走路吧?她那双靓丽的高跟鞋,昨晚就已经把鞋跟给弄断了。

    “又是新的一天,”秦笙对着镜头说道,“来,咱们去参观一下村民们做早餐的场景。”

    她带着摄像师去了村长家的厨房帮忙。

    因为才刚来,各种食材和厨具还没到位,昨晚和今早的饭都会在这里解决。中午开始就是自力更生了。

    村长的儿媳妇儿这会儿正好在烧锅。

    秦笙一看,连忙凑了过去。

    昨晚本来就想说一说的,可是村子里的柴火也不好浪费,大晚上的总不好让人家专门教他们烧火。

    这会儿正好赶上人家在做饭,跟着学一学也不耽搁时间。

    村长的儿媳妇儿一听,连连摇头:“哎呀,秦老师你是客人哩,咋能让你来烧火?不行不行。”

    “春姐,你就帮帮我吧,”秦笙双手合十,“我们中午就要自己做饭了,还没有一个人会烧火呢,总不能就啃生的食物吧?”

    春姐显然没有想到,不过是简简单单的烧火,四个人里居然没有一个是会的。

    “那好吧,你来这儿坐着,我教你……”春姐同情地看了秦笙一眼,拉过她热情地教起了诀窍,“这个生火呢,也是有窍门的,千万要注意不要用湿的柴火,否则满屋子都是烟。还有,要留出一个空隙在下面,火才能烧得旺……”

    秦笙听得十分认真,就差没有拿出一个小本子做笔记了。

    就连旁边扛着设备的摄像师,这时候都听得津津有味。多学一项技能总是没错的,万一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呢?

    在秦笙留在这儿学习烧火的时候,风落落他们也都一一起床了,然后就看到了秦笙留下的小纸条。

    “她起得这么早啊!”赵汾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可是好好地睡了一觉,昨天太累了。”

    旁边的乔哲也是元气满满,显然是从晕车的痛苦中恢复过来了。

    风落落左右看了看脚上的胶鞋,习惯了之后倒还觉得挺不错的:“你们看,这鞋子和国外t台新出的那一款什么‘水晶鞋’,还真是有些相似啊,哈哈哈哈哈……”

    忽略了她那一串魔性的笑声,三人收拾好了以后也往村长家走去了。

    到了这边,正好遇上过来找他们的小孩儿。

    风落落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脸蛋儿:“你秦老师呢?”

    “秦老师在厨房帮忙,”小孩子蹦蹦跳跳地带着他们进去,“你们起的可真晚。”

    几人还来不及因为这小孩子的话而害臊,就突然看着对面的人影笑出了声。

    ------题外话------

    ps:谢谢sylvia、lellomimi、乖乖花花、雪糕的鲜花,谢谢lellomimi的钻石,谢谢小鱼儿、nilin、aoole、温柔、181*47、姐jie、妖蝶、qq*56、小路、云忧、小米粒、hbyqing、奸臣、吃货、花花、幽幽、小y、汤圆、nancy、袁袁、小鲤鱼、小星、维恩、小已、wei*f1f、土豆、阿杨、嘟嘟、卿儿、小莲、向日葵、ritacdy、小微、嘉嘉、123、问玉、尼尼、132*09、巴卫、清风、niwen、茉茉、小鱼、qq*53、飞飞的月票,谢谢小鱼儿、落尘、妖蝶、hbyqing、nancy、小星、小莲、茉茉的五星评价票,恭喜小猪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