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75 这本来就是用来喂猪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咕咚……”风落落吞了一下口水,盯着那口大锅里的东西说道,“这味道闻着咋还挺香的呢?”

    正在搅拌着的秦笙笑了一下:“你这都想吃?又不是不知道这是……”

    “有人来了!”

    秦笙的话刚说到一半,就听到村长家的小孙子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一边笑一边说道:“是一个看着很凶的漂亮阿姨!”

    他的话音刚落,院子里被他掩上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走进来的那位,里面的几人都认识,可不就是前些年很火的那位一线女演员任乐彤吗?

    这任乐彤当年刚出道的时候运气也不错,被挑进了一个电视剧剧组里担任女主角,正好是当年观众最喜欢的那种傻白甜的角色,果真一炮而红。

    只是,任乐彤这人和她的经纪人都不是个有远见的,没有趁机学习经验,获得更多类型的角色,反而一路在这种傻白甜女主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一演就是好几年同类型的角色,不仅让观众对她的脸产生了疲倦感,而且戏路也被限制了。毕竟像这一类的角色并不需要太好的演技,只要会撒娇对谈恋爱就够了。长期下来,她最初的那点儿灵气都被磨光了。

    观众一看到她这张脸,想的就是同一个类型的角色,那些剧组当然不会冒险给她递出其他的角色邀约。

    更悲催的是,随着年龄增大,她的演技还停留在原地,颜值却渐渐降低。如今的她就处于一种想接新角色接不到,接以前同类型的角色又要被人吐槽的尴尬境地。

    于是,任乐彤开始刻意表现出自己和那些角色截然不同的一面。以她的演技也演不出多么自然的东西,就只能放大自己的真实性格了。最近“毒舌率性”的人设仿佛比较讨喜,她也有意朝上面靠近。

    可是,这个人设不是那么好树立起来的。

    做得好了自然别有魅力,做得不好只会惹人生厌。

    任乐彤若是有那个本事,也不会一直在“傻白甜”的角色上一路走到黑了,偏偏她还不自知,就喜欢随时来几句讽刺的话。而且因为最近这两年的经历,她肚子里积累下来的怨气可还不少,同时又想端着前辈的架子,看上去难免有些刻薄之相。

    所以那小孩儿才会说她是个“很凶的漂亮阿姨”。

    刚进院子的任乐彤自然也听到了这话,面上一僵,想说些什么又憋了回去。总不能跟个小孩儿计较吧?

    小孩儿不能计较,她自然把目光对准了几个大的。

    任乐彤走过去,强行插入了秦笙的镜头中。

    毕竟谁不知道这姑娘的人气很高,有她在的镜头出现的概率也是很大的。

    那个画面里,她一个人就霸占了大半个屏幕,将秦笙挤到了一边。

    不仅如此,还直接夺过了秦笙手里搅拌着的勺子。

    或许在她看来,这是为了大方直率。但在其他人眼中,这分明就是霸道不讲理。村长家的那个小孩儿甚至还在一边偷偷地给她做了个鬼脸。

    任乐彤没有在意这些,在其他人来不及阻止的时候,将已经举着那个勺子凑到了嘴边,小心地吃了一口糊糊状的物体。因为有点儿烫,吃了第一口之后,她又吹了吹,才仔细尝了第二口。

    她来的时候就知道这里是一个偏远的小村庄了。

    这种条件艰苦的真人秀环境,如果稍微注意一些,就能很好的圈粉。所以,任乐彤主动吃这些奇奇怪怪的村里的食物,就是为了表现出她敢于尝试新事物的勇气。

    可东西一入口,她倒是觉得挺好吃的。

    这锅里的东西看着黏黏糊糊,里面还有萝卜丁土豆块儿似的东西,没有想到吃进嘴里还不赖啊!

    可是,任乐彤时刻谨记着自己高贵冷艳、毒舌率性的人设,于是板着脸把勺子一放,嫌弃地撇了撇嘴说道:“这么难吃的东西,是给猪吃的吧?”

    她的本意是要批评这几个年轻人厨艺太差,谁知道话一说完,这四人的脸色居然莫名其妙地变得古怪了起来。

    之前被她抢了镜头和勺子的秦笙走过来拿起了勺子继续搅拌,若无其事地说道:“这里面是村长给咱们的任务,准备的是今天的猪食。所以……”

    秦笙抬头看了看一脸铁青的任乐彤:“这本来就是用来喂猪的啊……”

    村长家的那个小孩儿也算是给力,咬着手指头看着任乐彤说道:“阿姨,你肚子饿了吗?不用吃这个啊,否则待会儿家里的猪就不够了。我妈妈在厨房里准备炸饺子呢,可好吃啦!你如果想吃的话我带你去厨房,吃饭前要洗手哦,这是秦老师今天教我们的!”

    说着,他还很骄傲地停了停小胸脯,一双眼睛看着秦笙求表扬,仿佛是在说他记住了饭前洗手的规矩。

    秦笙伸手抹了抹小孩儿的头,又看向了任乐彤。

    见她一副想吐又吐不出来,快要干呕了,赶紧解释道:“乐彤姐,这个勺子和锅,还有里面的食材都是干净的,你放心。煮好了以后是单独倒进另一个桶里才拿去喂猪的,其实人吃了也没事。”

    秦笙的用意其实也是好的。

    毕竟任乐彤怎么说也是他们几个的前辈了,就算是任乐彤表现得不好,他们也不能联合起来针对她吧?倒是显得他们这几个常驻嘉宾对人家特邀嘉宾不欢迎了。

    她这么解释,也就是为了告诉任乐彤,这些东西都很干净,吃了不会有问题。

    谁知道,任乐彤心里已经开始想象起自己和猪圈里的那些猪凑在一个槽子里吃猪食的场景了,这会儿再听她一提。就算秦笙说东西全都是干净的,她也觉得自己吃到了脏东西,总算是忍不住了,一下子跑到另一边干呕起来。

    之前跟着她一路过来的随行摄像师,就因为任乐彤的“毒舌率性”人设受了不少苦,安静没一会儿就会被她各种讽刺。现在当然不会给她留什么面子,把任乐彤狼狈的一面都录制了下来。

    反正她如今在圈子里的地位也很尴尬,能拿他怎么样呢?他这只能算是敬业,毕竟他本来就是任乐彤的随行摄像师,当然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有价值的镜头。

    乔哲和他们的关系还算融洽,签约的时候也有形象维护的要求,当初在车上也就没有出丑。

    但任乐彤可不是。

    为了能加入这档注定会火的真人秀节目,她哪能提出什么维护形象之类的要求啊,就连作为特邀嘉宾出席第一期,都是走了不少的人脉关系才达成的。

    星光卫视也不是第一次办这些真人秀节目了,台里的摄像师对这些条条道道的也很清楚,当然不会有什么顾忌。

    等到秦笙他们做好了那一锅猪食,和村长一起倒进桶里抬去猪圈之后,任乐彤才勉强恢复了点儿精神。这一次,她可再也摆不出之前的高贵冷艳的姿态了,老老实实地跟着秦笙他们回了那个红砖房的小院子。

    秦笙他们今天去村长家帮忙干活,就是用劳动力换取报酬——一大盆饺子馅儿和擀好了的饺子皮。

    毕竟自食其力这一点他们这些天执行的还是很彻底的,村民们送来的日常食材,都是完全没有经过处理的东西。好在方便面大厨乔哲在跟秦笙一起烧坏了一口大锅之后,也算是稍微学到了点儿经验。

    一个围观村长儿媳妇儿春姐做菜,一个继续学习控制火候。

    如今虽说做出来的东西算不上什么美味佳肴,甚至还经常夹生、焦糊,但至少终于可以入口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做得好,正在向家常菜的口味前进。

    今天的饺子馅儿他们倒是可以自己剁,可饺子皮没人会。和面、擀面可都不是容易事儿,就他们几个……

    那还是算了吧?

    村长干脆就布置了一个煮猪食的任务,也算是和春姐交换了事情来做。当然,猪食里的食材都是春姐准备好了的,他们几个只负责搅拌,不让东西糊锅。

    谁知道,正好让任乐彤给赶上了,还喝了两口。

    任乐彤现在可是安分得很,不管做什么都要先看看秦笙他们几个。他们做什么,她也跟着做,其他不认识的东西一概不碰,就怕又冒出个什么让她无法接受的东西出来。

    现在大家其实也没有其他的事儿要做,首要任务就是把饺子给包出来,不然晚上可吃不了。

    本来之前秦笙他们还在好奇,节目组为什么突然布置了一个晚上要吃饺子的任务,当看到任乐彤这个特邀嘉宾的到来才算明白了——大概就是一场接风宴吧?

    连节目组的负责人都没有想到,计划好用来接风的饺子还没弄出来,倒是先让人家客人吃了两口特殊的食物。

    这也怪不得秦笙他们没提醒,主要是任乐彤当时就怕有人阻止她这种另类“抢镜”,动作快得根本没有给其他人提醒的机会。

    包饺子还是特别好玩儿的。

    在做饭上面秦笙的确不太在行,可包饺子却没有什么问题。这种手擀出来的面皮比机器做的吃起来更香,包起来也很容易合到一起。

    秦笙的手指本就漂亮,这会儿包起饺子来十根手指就跟花蝴蝶似的,不一会儿就包好了一排将军肚子。

    一种样式的包完了以后,还能变化着形状来,又包了一排鱼饺子。

    看得风落落双眼冒光,吵着嚷着要学,最后差点儿没包成汤圆!

    既然不是每个人都擅长此道,这么多饺子也不能让秦笙一个人包完,大家干脆就放飞自我了,各种奇形怪状的饺子都出现在了桌子上装饺子的簸箕里。

    原本在一边休息的任乐彤看得额头上青筋直冒,当然不想待会儿吃这么一锅大乱炖,干脆亲自上场了。

    到底是已经做妈的人,包起饺子来技术也是不错的,和秦笙有的一拼。

    大概是一起包饺子的气氛挺有感染力的,任乐彤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开始和他们语气平和地说起话来,甚至还会抽空指点一下其他几人包饺子的技巧。

    人多力量大,那一大盆的馅料很快就搞定了,饺子皮却还剩下了一些。

    “那个留着,明早还可以切成条做成烩面。”任乐彤手一挥,就阻止了风落落的动作。

    这丫头准备把之前包好的饺子拆开,每个里面分出一点儿馅料来。

    听任乐彤这么一说,秦笙他们四人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几分了然的惊喜:“乐彤姐,你会做饭?”

    “不就是做饭,这么简单的事情谁不会?又不是什……”她又想习惯性的来几句“毒舌率性”的评价,却很快就回忆起了下午吃到的那两口猪食,连忙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假装自然地说道,“你们不会?”

    虽说话没说出口,但她之前带着几分刻薄的表情还是露出了几分的,大家当然知道她憋回去了什么。

    不过,既然任乐彤已经开始改变自己的态度,他们也就不用斤斤计较了。

    关键是——她会做饭啊!

    “不会!”秦笙他们四个几乎是同时点头说道。

    “你们来这节目已经有好几天了吧?”任乐彤不可思议地说道,“不会做饭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该不会是……”

    她想到了那锅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诡异糊糊状物体。

    “一开始是米饭和隔壁婶子家的泡菜,”秦笙皱了皱鼻子说道,“然后乔哥学会了一点儿技巧,就开始做大乱炖。我们已经这么吃了好几天了。”

    大家还带着任乐彤去参观了一下厨房,以及那口破了一个洞,被他们挂在厨房的墙壁上留作纪念的大锅。

    在听了这个大锅的故事以后,任乐彤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这土灶烧火我不会,不过做饭我倒是可以帮忙负责。比不上什么大厨的手艺,但应该比你们好。”

    其实她心里想的是:但凡是会做点儿菜的都比他们这些厨房杀手的技术好吧?

    总算是有个能做饭的人了!

    秦笙连连点头:“烧火的事情交给我,保证完成任务!”

    “我切菜!”连一开始还有些青年导演形象的赵汾这时候都激动起来,“我的刀工已经练得不错了。”

    “那我就洗锅洗碗吧。”总算是能暂时从大厨位置上退下来的乔哲松了一口气。

    风落落笑着说道:“那我还是选最简单的洗菜好啦!”

    被大家需要着也是件好事儿,不管是心里的成就感,还是镜头上的分配,都让任乐彤十分满意,至少不用再专门卖人设抢镜头了。

    她点了点头道:“那行,就这么安排吧!饺子端进来,今晚就先把饺子给煮了,明早就用饺子皮做烩面。”

    端进来的饺子分成了两半。

    左边属于秦笙和任乐彤的那一半应该是属于艺术派,看上去漂亮得让风落落跑去拿了手机连拍了好几张。

    右边属于乔哲他们三人的完全就是狂放的野兽派了,什么奇怪的形状都有,连美图功能都拯救不了。

    不过,大家还是和这些饺子一起合了影,等到以后有信号的传到网上,也算是一次不错的分享经历不是吗?

    烧锅的任务当然是由他们几个中唯一会烧锅的秦笙负责,煮饺子的任务就是新上任的大厨任乐彤接过去了。

    水一煮沸,饺子就下了锅。等到差不多的时候,任乐彤就浇了点儿凉水进去。

    “这是干什么?”风落落好奇地问道,“煮饺子还流行冰火两重天不成?”

    “这个我知道!”秦笙在后面举了举已经黑了的手,“我妈说过,这样可以避免饺子夹生,而且煮出来的饺子更紧实,吃起来更有嚼劲儿,对吧乐彤姐?”

    “不错,”任乐彤的心情挺好,也没有说她只会纸上谈兵,“就是这个道理。”

    在家里做饭还要被儿子嫌弃,只有在这儿才会被几个人围着,明明只是一个灶台,都让她有了一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感觉,真是爽呆了!

    算起来,这顿饺子煮得其实卖相并不算好。

    倒不是任乐彤的技术不够高,而是因为风落落他们包的饺子太非主流了一些,好多都在锅里散了架,里面的馅儿都漏出来了,锅里又是破了的空皮,又是一团团跟肉丸子似的馅儿,能好看吗?

    但好在饺子的味道调得好,已经吃腻了乱炖的几人吃得心满意足。就连下午被那两口猪食摧残过的任乐彤,都跟着一起吃个了肚皮溜圆,半点儿没有嫌弃的意思。

    洗碗的任务当然是乔哲揽了过去。

    五个人收拾好了以后,趁着天色还早,干脆在村子里溜达了一圈消失。

    对于他们这些给娃娃上课的老师,还有可能会给村子带来新的发展的财神爷,村民们当然是个个笑脸相迎的。特别是那些小孩子,一路走过来就听到不停地有“秦老师好”、“赵老师好”之类的叫声。

    甚至还有半大的小孩子跌跌撞撞跑过来抱着秦笙的腿不肯走,被自家妈妈抱着回去吃饭的。

    任乐彤原本有几分急功近利的心情,在这种时候也淡了几分。她也是一个孩子的妈,看着这些单纯可爱的小朋友,心里还是很触动的,连脸上的表情都跟着柔和了几分。

    消食回去后时间还早,但他们也没什么可做的,明早还要去上早读课,干脆就洗漱休息了。

    总共只有两间卧室,任乐彤当然是跟秦笙她们睡一个屋。

    让乔哲和赵汾两个男生帮忙,把秦笙和风落落的单人床拼到了一起,就成了一张大床。她们三个都不算胖,睡在一起倒也挺合适的,只是多加了一床被褥而已。

    “秦笙啊,你的那个未婚夫还真是不错。”

    女生睡觉前总是免不了来个座谈会的,已经躺在被窝里的任乐彤已经毕业好多年,这会儿也难免来了点儿兴致,开口就把最近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秦笙自从来到这个村子里,根本就没有网络可以用的,又被家里人瞒着,哪里知道这件事,听了以后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风落落也是如此:“居然还发生了这种事儿?我们都不知道啊!不过,卡斯特对笙笙的确是好。”

    这几天下来,几人都亲近了不少,在称呼上都有了变化。

    任乐彤没有想到她们居然不知道,干脆把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在夸了卡斯特之后,又说道:“当然,男人呢,也不能太惯着了,秦笙你还是得跟你家长辈学一学这方面的艺术。这男人算是不错了,好好抓住不会错的。”

    几人又聊了几句,这才真的睡下了。

    “乐彤姐,其实你还挺好的。”

    任乐彤听到风落落说了一句话,然后就没了声音,在黑暗中不由得微笑了一下,但立刻又努力将翘起的嘴角压了下去,闭上眼睡了。

    ------题外话------

    ps:第一期节目的特邀嘉宾出场啦!

    任乐彤其实不算是真正坏的那种配角,算是有小心思和坏脾气,但也会慢慢改变的那一种。

    之前就说过啦,这个节目不是以艺人撕逼为卖点,而是个人的成长和生活的体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