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77 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还剩下最后几天的时间里,秦笙一边进行几个班的正常教学,一边开始筹备起了另一件事——为学校的那些小朋友准备一个特殊的礼物。

    因为大家都很喜欢音乐,特别是那几个聋哑儿童对舞蹈的喜爱让秦笙感到无比的动容。她知道,这条路虽然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在外在条件具备之前,首先要给他们的心里留下一个种子,让他们对未来有一个美好的畅想。

    于是,秦笙准备的是一个舞蹈。

    秦笙不是那种特立独行的人,自然不会撇开风落落单干。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真人秀节目,能够带着风落落一些也好。

    所以,她是把风落落也算在内的。

    如今又来了一个任乐彤。

    如果任乐彤一直像刚来的时候那样,秦笙就算维持着表面上的友好,也不至于做出什么热脸去贴冷屁股的事情。但事实证明,任乐彤为人其实也还算不错,并不如大家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

    相比起她刻意炒作的“毒舌率性”的人设,真实的她虽说也有些小毛病,却也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

    于是,这个节目就变成了她们三个人的计划。

    五个人中有三个都加入进来了,总不能再把乔哲和赵汾甩到一边。

    于是,秦笙就交给了他们俩另一个任务——布置场地。

    谁叫他们根本就没什么音乐天赋呢?唱歌,一个五音不全,一个总是来一串爆破。跳舞,就跟很长时间没上油的机器似的,浑身都生锈了。别说跳她们的舞蹈了,就连跳机械舞都让人嫌弃。

    乔哲和赵汾接到任务之后倒是松了一口气。

    这种幕后任务他们还是欣然接受的,总比上台去出丑的好。

    之前被风落落带过来的那两条裙子,一红一白,风落落和秦笙她们俩正好一人一条。

    任乐彤作为一线影星,虽说是已经过气了,却也有助理过来的,本来行李箱里就带了好几条裙子,干脆选了一条和她们样式差不多的黄色长裙。

    在排练节目的同时,秦笙又让节目组和外面联系,抓紧时间另外准备了一些东西。

    有节目组的配合,事情准备起来自然是没有多少困难的。连村子里的大人们都知道这几个大明星在给孩子们准备着什么,不过大家都一致瞒着自家娃娃,有时候还会偷偷去秦笙他们那儿帮帮忙。

    到了最后一天,大概是知道这几个新来的漂亮老师就要走了,大点儿的学生们都有些依依不舍,小不点儿们倒是不太懂什么是分别,还以为就像是各自回自家吃饭,第二天还能再相见的感觉。

    等到放学的时候,一群孩子直接围着他们久久不愿离去。

    只是短短的十天而已,对于秦笙来说这段经历却相当特殊,和这群学生的感情,甚至比有的相处几年的人还要深厚。

    “好啦,都准备回家吃饭了,前些天放学后不都跑得飞快吗?”秦笙笑着摸了摸站在她旁边的小孩儿的头,“爸爸妈妈该等得及了,走吧,回家了。”

    “秦老师!”那个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她,“我们会想你们的!”

    其他孩子顿时也红了眼睛。

    却没有一个人说出什么“老师可不可以不要走”的话。这几年来也有不少的好心人过来支教,最长的留过两三年,最短的甚至一两天就离开了。

    这些看上去不算大的孩子,其实已经经历过不少的离别,也知道这样的挽留是没有用的,反而会让老师为难。

    他们这样懂事,倒是让秦笙他们五个人都有些心酸了。

    和这些孩子相比,生活在城市里那些同龄人,真的是处在蜜罐子里长大了。

    “我们也会想你们的。”秦笙蹲下来和那个小姑娘对视,伸手轻轻地擦了擦她的眼泪,自个儿倒是有些鼻尖发酸了,“以后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到了秦老师住的地方,到时候秦老师带你们去吃好吃的,给你们买漂亮的洋娃娃和好玩的超人。”

    其实,等到他们考上大学的时候,洋娃娃和超人模型早就已经不是他们的心头宝了,那时候的他们可能已经忘了小时候眼巴巴地守在村长家的电视机前,望着那些玩具时垂涎欲滴的表情。

    可是,对于这个时候的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个最美好、最值得期待的承诺,远比那些高薪工作、钱和对以后的职业规划要让他们激动得多。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些念着洋娃娃和超人的小家伙,秦笙他们五人挽起了袖子,打扫起了教室里的清洁卫生。

    把被学生们弄乱的课桌一一摆放整齐,将已经有些老旧的黑板擦得干干净净,连地面都已经被扫帚和拖把清理的看不见一根头发丝儿。

    在关上教室门之前,他们最后一次看了看这几间简陋的教室,却觉得这个地方比他们从前去过的任何一所学校都让他们难忘。

    已经有了一个正在读小学的儿子,任乐彤比他们这些年轻人感触更深,明明比秦笙他们还晚到了近一周的时间,这会儿却已经哭得眼睛都有些微肿了。

    这个她在电视剧中那些尬演的场景不同,的确是真情实感的流露。说不上有什么美感,却反而更能触动人心。

    “乐彤姐,你再这么哭下去,今晚都不用给你上眼影了,”秦笙自己眼圈也是红红的,还调侃起了任乐彤,“这就是自然的桃花妆啊!”

    “去你的!”任乐彤笑骂道,“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允许人哭一哭啊!”

    “怎么会?”秦笙抬了抬手,“你哭,尽管哭,谁都不敢拦你的。”

    被她这么一打岔,任乐彤之前的那一腔伤感的小情绪,倒是溜了个干干净净。

    大家收拾好了东西,也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这才出了这所由几座小平房组建而成的学校。

    春姐发现,儿子今天回到家后,居然没有出去捉鸡抓狗,而是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去了。

    她惊讶地以为儿子是不是生病身体不舒服,过了一会儿没听到屋子里有什么动静,才推门走了进去。

    没有想到,进屋后居然发现自家那个平日里最喜欢放学后四处闯荡的“混世魔王”,这会儿居然老老实实地坐在桌子前看书做作业!

    “你这是咋了?”春姐走过去看了看,“今天不去找柱子他们玩儿了?不是说今天你们要去河里摸鱼吗?”

    “不去了,”她的儿子摇了摇头,眼睛都没离开书面,“我和柱子他们都约好了,要一起学习的。以后我们要去秦老师他们在的地方,秦老师说要给我们买超人玩具呢!”

    这孩子!

    春姐摇头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反而出了房间帮他带上了门,只是在出去之前跟他说了几句话:“那你好好学习,秦老师他们那儿可不是那么容易考上的,你可要好好努力。待会儿吃饭的时候再来叫你。”

    关上门以后,春姐才乐呵呵地去跟丈夫和公公说了这事儿。

    一家人对此都挺高兴的。

    不管这混世魔王是一时兴起,还是从此就老实了,多学点儿东西总是没错的。

    等到吃饭的时候,那小家伙都还抱着不放呢,就跟着了魔似的。

    春姐直接把书一抽,说道:“赶紧走去吃饭,吃完了之后咱们还要去找秦老师他们呢!”

    “啊?”听到自家老妈提起了秦老师,这孩子才有了兴趣,乖乖地跟着往外走去,“去秦老师他们那儿干什么?是去跟他们说再见的吗?我们今天已经在学校说过了,秦老师他们还哭了呢!”

    “不是,”春姐把他按在饭桌前的凳子上坐下,“秦老师他们给你们这群小娃娃准备了一个礼物,待会儿你们就能知道了。”

    小孩子,不管是老实还是调皮,对于“礼物”总是有些难以抗拒的。所以,一顿饭吃得比以前还要快许多,刚吃过饭就催着自家爸妈快点出发了。

    春姐瞪了他一眼:“我这锅碗筷子都还没洗,你忙个什么劲儿!”

    小家伙连忙帮忙收拾起了碗筷,嘴里还在不停地说着:“快点啊妈妈,我帮你!去晚了礼物就没啦!”

    好不容易收拾妥当了,一家人才出了门,手里还带着长条凳子。

    “咦?咱们带凳子去干什么?”小家伙奇怪地问道,“又不是去看电影。”

    小村子里可没有什么电影院,想看电影,要么就是去城里,要么就是去村长家看电视,或者就是坝坝电影了。

    每当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是带着自己家的长条板凳的。

    这在城市里住的那些人眼中,仿佛是不可思议的,总觉着这种东西是几十年前才存在的事物。

    但是,在这些比较落后偏僻的地方,经济水平和家庭设施,的确还停留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不过,生活质量其实还是比以前也好了许多,至少不用担心饿死或者是什么危险的暴乱。

    刚走出家门不久,就遇到了小家伙的好朋友柱子,他也跟着自家的长辈一起,而且他家的长辈手里也拎着长条凳。

    “柱子!”村长的孙子一看到好朋友,倒是把之前问的话给放到了一边,“你也来了!”

    “我们这是去干嘛啊?”柱子好奇地问道。

    “你不知道?”

    “不知道。”柱子老实地摇了摇头。

    “我妈说,秦老师他们给咱们准备了礼物呢!”村长家的孙子说道,“也不知道会不会是电视里的那种超人玩具,可真酷!”

    “应该不会吧?”柱子猜测到,“秦老师不是说,等我们考上大学了以后才送我们吗?应该不会突然改变决定的。”

    “那会是什么礼物?”

    两个小家伙从棒棒糖猜到了橡皮泥,走路的时候都在蹦蹦跳跳,一看就知道有多开心了。

    等到了地方,两个小家伙才发现去的居然不是秦老师他们所在的红砖房,而是村子里的那片空地,空地上还搭着一个台子,就像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村里请人过来唱戏的时候的布置一样。

    一群小娃娃聚在一起,很快就叽叽喳喳地凑在一起说了个不停。

    别说是他们了,连村子里的大人们这会儿都满脸笑容,显然是乐得自在的,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也很期待。

    “笙笙,怎么办,我现在好紧张啊!”风落落偷偷看了看前面的那些人群,对着秦笙说道,“那个舞好像我又要忘记动作了怎么办?要不我们先回去再来练一次吧?”

    “别逗我了,”秦笙笑着说道,“你呀,走了那么多t台,居然跟我说会紧张?这儿的人可没有你走秀的时候多。连记者和摄影师都没有呢!仅剩的镜头,还是随时随地跟着我们已经十天了的节目组。你说说看,有什么好紧张的。”

    “这倒是哦……”

    说着,风落落自己都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一阵子紧张有些莫名其妙。

    倒是任乐彤也跟着握紧了拳头:“这可是要给那群小萝卜头表演的节目,能不紧张吗?我现在的感觉,就像是第一次去拍戏的时候一样,就怕哪儿会出错。”

    拍戏出错还能“cut”重来,这会儿要是出了错,让那些孩子们失望了怎么办?

    “你们这些女人啊,就是容易想太多,”乔哲如今已经从最开始的倨傲男影星,变成了现在一头乱发都没有造型师搭理的宅男,如果不是脸没有变,估计他的影迷们都快认不出这是谁了,“简简单单上去跳个舞,哪有那么复杂的?”

    这节目组也算是“崩人设”很厉害的了。

    “精致女生”的风落落,前些日子在村子里已经习惯了穿着那双塑料鞋和村子里的大花褂子到处跑;

    倨傲寡言的乔哲,没有了造型师,自己又懒得打理,和大家熟悉之后更是不在意那些小细节了,连话都多了不少;

    被称为娱乐圈贵公子的赵汾,也已经学会了好些这儿的方言,甚至能在晚饭后愉快地加入那些老头子老太太的唠嗑圈;

    “毒舌直率”的任乐彤,现在更是成了他们几个的大姐大,专门负责一日三餐的掌勺任务,唠叨是唠叨,好歹也会看人脸色说话了,甚至还有一种妈妈式的细心;

    秦笙在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心里,从以前认为的“高冷文艺少女”,变成了现在的段子手加活跃气氛小能手,可逗比可温柔,简直是在不同模式之间转换自如的精分girl。

    大家对彼此的印象也在不停的刷新,短短的十天,却已经成为了好朋友。

    “你这个搭架子的没资格说我们紧张不紧张的问题,”风落落瞪了乔哲一眼,“你敢说,倒是跟我们一起上去啊!”

    除了那些,就是风落落和乔哲两人之间的关系了,一直都是争吵不断的欢喜冤家,却又有那么点儿小暧昧。只是两人并没有戳破那层关系,其他人也没有插手的意思,就让他们这样自然的发展下去。

    自从那次被大家调侃之后,秦笙也就不故意避讳着了,光明正大地开始和卡斯特联系。这节目里面,秀恩爱的除了卡斯特和秦笙,就是还在暧昧期的风落落和乔哲两人了。

    “我倒是想上去,”乔哲一挑眉,“你倒是给我一条裙子啊!”

    “我记得,乐彤姐那儿还有几条,”秦笙突然说道,然后打量了一下乔哲,“你难道是想给我们秀一秀你妩媚的身姿?这个主意不错,说不定到时候播出,还能给咱们多吸引一些人气呢!”

    乔哲赶紧捂着胸口往后退:“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赶紧去准备上台了!”

    其他几人哈哈一笑,倒是半点儿也不觉得紧张了。

    这舞台搭建得虽说是匆忙了些,质量却还不错,也算是像模像样了。

    底下的那些特殊观众们,已经把自家带来的长条凳挨着搭好,抱着自家娃娃坐了下来。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就听到了音乐声响起来,然后三个人出现在了舞台上面。

    秦笙她们三个穿着颜色不一样的长裙子站在舞台上,随着音乐声舞动着身体,台下顿时就响起了“哇”的惊呼声。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节目也就是在电视上才能看见,当然是很惊奇了。

    特别是那些小孩子们,一边要看老师们跳舞,一边又要看她们身上漂亮的长裙子,眼睛都不够用了。

    三人当中,风落落是模特儿出身,任乐彤是演员,对于舞蹈其实都不算太熟悉,只是身体柔韧性还不错,又有秦笙手把手教着,这会儿跳起来也挺好看。

    但是,哪怕是不懂舞蹈的人也能看得出秦笙比她们俩要专业许多。

    穿这那条白色裙子的她在舞台上格外亮眼,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柔婉动人的魅力,和平常那个亲和可人的她大不相同。

    “秦老师就像是漂亮的仙女姐姐!”

    有小孩子童言童语地说了出来。

    那几个聋哑孩子并不知道,秦笙的这个节目其实就是为了他们准备的。

    但是,尽管不知道这个初衷,也听不见音乐声,但他们能够看到舞蹈动作。

    平时跟着同学们鼓掌都能自顾自地跳起来,更何况是这个时候?

    几个小萝卜头,干脆在台下的空地上,对着台上的秦笙学了起来,惹得其他的几个孩子也忍不住跟着他们跳。

    这群孩子跳得当然不算好,对比起台上的老师,他们就像是群魔乱舞。但家长们也看得高兴,反而为他们鼓着掌喊加油。

    秦笙笑了笑,一支舞跳完以后,看见那几个孩子亮晶晶的黑眼睛,就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值得的。

    给他们献上了一支舞,秦笙又为村民们单独表演了一个节目。

    来这儿带其他的乐器也不方便,她干脆带了一个小小的口琴,这会儿正好坐在台上吹起小曲儿。

    那些比较难的曲子村民们也听不懂,秦笙干脆就选择了他们比较熟悉的那些歌,台下还有村民乐呵呵地跟着唱出来,显然是很高兴的。

    气氛这么热闹,风落落也忍不住又上了台,让节目组放了伴奏,然后走起秀来。

    那些小孩子跳舞在台下像模像样地跟着,秦笙吹口琴的时候更是老老实实地坐在那儿听得十分认真。这时候看到这个走秀这么简单,不就是叉着腰走路吗?他们也会!

    于是,一群小萝卜头干脆也上了台,跟在风落落后面扭着屁股走了起来。

    好好的一个秀场,看上去倒像是鸡妈妈带着小鸡出门寻觅食物了。

    到了最后,干脆一群人都拥了上去。

    等到夜幕降临,这份特殊的礼物才算是结束了。小孩子们都被自家爸妈抱在怀里回了家。

    秦笙他们回到红砖房,默默地收拾好了行李,然后躺在了床上。

    这是他们在这个村子里住的最后一个晚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