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78 给他的单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天一早,秦笙他们就带着行李准备离开这里。

    村子里的人都已经起来了,帮忙拿行李的,忙着跟他们说再见的,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舍。

    他们这群大明星,在这儿体验了一把当支教老师的感觉,也给这个村子带来了不一样的生活。

    好在这些天没有下雨,回去的路倒是比来的那一条好走的多,风落落脚上甚至还穿着那双廉价的塑料凉鞋。

    坐上了前往城镇的大巴车,他们看向了后面不停冲他们挥手的村民们,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

    还好那些孩子们昨晚睡得迟,今天没能起来,否则估计得哭成一团了。

    “我差点儿就忍不住想下车了,”风落落揉了揉眼睛,“第一次来,我心里其实还挺嫌弃这里的,只是当时为了不被骂,所以没有说出口。”

    如果当初说出来,肯定会被人说。

    但是,现在说出来,却只让人觉得感慨万千。

    “我来之前还只会泡泡面呢,”乔哲作为男人,表情就要内敛多了,尽管心里也很不舍,面上却没有表现出太多,反而笑着说道,“现在我好歹还会了一道大乱炖。”

    “你的大乱炖还好,回去之后也能显摆显摆,”秦笙无奈地摊了摊手,“我这烧火丫头就只能归隐江湖了,总不能把我家的厨房给拆了建一个土灶吧?”

    “这样一想,我的刀工还是挺有用的,”赵汾也笑了起来,“等回了剧组,以后有谁不听我这个导演的,我就削他!”

    “我可是洗菜小能手!”风落落这会儿也红着眼睛加入进来了,“下一期节目,如果还有这些任务,统统交给我。”

    回去之后,他们几人就要分开了。好在还有下一期节目能够相聚,中间也就只隔了两三天的休息时间而已。

    不过,作为特邀嘉宾,只待了三天的任乐彤,下一期却不能和他们再见了。

    “乐彤姐,我们一定会想你的。”秦笙主动给了任乐彤一个拥抱。

    其他人也要过来,却被坐在车上的任乐彤抬手阻止了:“得了吧你们,分明就是一群厨房杀手觊觎我做的菜而已,我还能不知道你们的小伎俩吗?”

    嘴里这么嫌弃,脸上的不舍却也是真的。

    “哎呀,竟然被乐彤姐你给看穿了!”秦笙说道,连忙扑了上去,“你知道的太多,我们可得让你学会保密。”

    其他几人也一拥而上。

    来的路上被这车子和路颠簸得去了半条命,现在大概是心情不同,彼此之间也熟悉了起来,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煎熬,反而觉得时间过去的太快,这么早就已经到了地方。

    给他们开车的还是之前送他们一群人过来的那位司机,见到他们的变化也忍不住说了几句:“也不知道你们这几天是吃了啥东西,咋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呢?”

    秦笙他们相视而笑,坐上了回去的飞机。

    村子里的孩子们,等到秦笙他们都走了以后,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放在床头的漂亮衣服和崭新的文具,还有一张手写的卡片,上面有几位老师的签名。

    “送给你的礼物,好好学习,洋娃娃和超人就等以后见面再送给你们了。”

    男孩子们是洋气的小套装,女孩子们是漂亮的小裙子。文具上的花纹都是分了男女的,甚至还给女娃娃们准备了一些小饰品。

    这些都是秦笙专门拿了钱,拜托了节目组准备的。

    那时候节目组的负责人还好奇地问过她:“你不是想送他们洋娃娃和超人吗?为什么不干脆一起买了送给他们呢?”

    相比起那些价格不低的衣服,这些玩具对于秦笙来说,应该不算是什么问题才对,也不至于嫌贵啊。

    “衣服是送他们的礼物,文具是鼓励他们好好学习,”秦笙当时笑了笑解释道,“而洋娃娃和超人,就是给他们树立的一个目标。有了这个,才能让他们更有前进的动力啊。”

    她的确不缺那几个钱,但是一旦全部满足了,这些孩子也就跟着懈怠了。

    秦笙想的是不错,这些孩子在收到了礼物以后,对卡片上提到的洋娃娃和超人更加执着了,学习起来一个比一个用功。虽说也有人后期慢慢懈怠下来的,可更多的还是爱上了学习。

    村长家的那个小孙子,后来甚至成为了他们村第一个考上了名牌大学的孩子。

    而那几个对秦笙她们三人的舞蹈印象深刻的聋哑儿童,在热心观众的资金帮助下,进入了残疾学校,成为了优秀的残疾人舞蹈家。

    哪怕是后来见过了再多的美丽舞蹈,在她们心目中留下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当初在家乡那个简陋的舞台上看到的舞姿。

    这些,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还太过遥远,现在大家还是一群普普通通的小孩子,捧着心爱的新衣服和礼物笑得门牙都露出来了。

    秦笙下了飞机之后,就接到了村长打过来的电话,跟她不停地说着谢谢,还能听到村长家小孩儿的笑声。

    挂断了电话以后,秦笙又把这些转告给了其他几人。

    “手机总算是活过来了啊!”风落落笑着说道,“唉,我现在看到这大城市,还有些不太习惯呢!”

    “你不习惯也得习惯,看看你穿的是什么东西!”风落落的经纪人今天帮她接到了一个杂志的邀约,所以才打听了他们的航班时间,急匆匆地过来接人,就是为了回去以后谈谈合约的问题。

    谁知道,一过来简直以为自己找错了人。

    以前的那个风落落,穿的都是低胸领超短裙,怎么性感怎么来。脚上的鞋子,打从她成年之后,就没有低过十厘米的,走起路来都让人怀疑她到底是怎么能站稳的。

    可是现在……

    那头烫染过的长发没有专门的护理,都有些干枯了。皮肤上也继续补水保湿,染过的指甲已经斑斑驳驳,看上去就跟狗啃了似的。身上穿着的是风落落以前最嫌弃的t恤和长裤。

    更让经纪人心头差点儿窒息的是,她脚上穿的居然是一双身价绝对不超过十块钱的塑料凉鞋!在那些批发地摊儿上,说不定两三块钱都能买得到。

    这样一身打扮,如果不小心被什么人给拍到了传到网上,她以后还想接那些时尚大牌吗?

    好在风落落如今也算不得什么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很快就让经纪人遮遮掩掩的带走了,临走前还笑着跟他们几个打了招呼了,秦笙他们甚至还能听到风落落的声音:“哎呀,这个是最新混搭风格,其实也不算太丑对吧?你多看几眼,说不定就习惯了呢!”

    “我只觉得辣眼睛!”那经纪人有气无力地说道。

    “这家伙还真是变得太多了,”乔哲说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穿着高跟鞋,说平底鞋都是丫鬟呢,现在倒是说起混搭了。”

    可不是吗?

    秦笙想到当初的风落落,再看现在的她,真有一种变化颇多的感觉,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没过多久,秦笙就等到了过来接她的方冰。

    见到方冰以后,其他几人还跟她打了招呼。毕竟方维的名声圈子里可没人不知道,而作为一手将方维碰上了高台的经纪人,地位也是不低的。

    和大家说了再见之后,秦笙才跟着方冰坐上了车子。

    “你看着变化倒是不大,”方冰打量了她几眼,“就是晒得黑了一些。不算太过明显。刚才我看到和你一起参加节目的那个模特儿,啧啧,还真是大改造啊!”

    别的人或许会认不出风落落,方冰这个眼神格外厉害的经纪人却不可能认错。她之前为了秦笙,可是专门针对那几个嘉宾调查过的。

    “放心,回来修养两天就能白回来了,”秦笙笑着说道,“落落她的确变化挺大的,刚才我们还在说呢!”

    听她的称呼,方冰就知道秦笙和那些人相处的不错了,但还是专门问了一下:“你在节目组里感觉怎么样,还顺利吧?那些嘉宾相处得如何?听说,你们这一期的特邀嘉宾是任乐彤,那女人现在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没有闹出什么麻烦事儿吧?”

    “我很好,”秦笙回答道,“节目组里的人都很好。冰姐你之前给我准备的资料很齐全,和他们都对上号了。只不过,录制的时间一长,大家就彻底放飞自我了,相处起来还是很愉快的。乐彤姐其实人不错,大概是被那个人设问题给坑了,除了来的第一天闹了点儿小问题,后面都是她这个大家长在照顾我们几个。”

    “呼,那就好,”方冰松了一口气,“三天之后就要录制下一期节目了,估计在你们录制节目的期间,第一期就会制作完后期顺利开播。这三天你有什么安排吗?”

    一听方冰这话,秦笙就知道方冰是有事找她:“有什么事吗?”

    “我带你去项怀风那儿一趟,”方冰直接说道,“是时候商量一下你的专辑筹划了。”

    “在正式出专辑之前,”秦笙想了想,突然有了一个念头,“我可以先出一首网络单曲吗?不用发行光盘,只是在网络上发布。”

    “怎么,你新作了曲子?”方冰问道,“这个可以收录到新专辑里啊,为什么要单独放出来?”

    “也不算是新作的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秦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是送人的礼物,不太合适放进专辑里,所以我才想着发行网络单曲算了。”

    “礼物?”方冰顿时就明白了,“我知道了,是送给卡斯特那小子的吧?”

    再一看秦笙脸上的表情,果然如此。

    方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说你们小两口,谈个恋爱就非得虐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吗?一个前面表白,另一个就不甘示弱地跟上。你该不会是已经知道最近的事情,所以才会专门写了一首曲子吧?”

    “如果冰姐你是说最近的那个假绯闻,那我的确是知道了,”秦笙说道,“不过,这首曲子不是因为这个而写的。在毕业前我就已经开始准备了,本来是打算毕业后作为比赛胜利的礼物送给卡斯特。可是……当时卡斯特给了我一份毕业礼物,我再拿出来就晚了一步。所以,我就打算等到下一次了。”

    筹备新专辑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搞定的事情。

    就像是方维,这最后一张专辑更是无比的慎重,筹备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才开始录制。

    不管是场地的准备,还是人手的筹划,以及歌词歌曲的收用,都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的。

    秦笙如今还在忙《大明星小职员》的录制,项怀风就算再急,现在也就只是和她聊聊前期准备的事情,不可能让秦笙一心二用,一边录制真人秀一边准备新专辑。

    等到正式投入,估计已经得好长时间以后了。

    于是,秦笙想到了那首写好的曲子。

    单曲录制可比整张专辑要简单多了。更何况,秦笙不但算实体发行,而是准备网络发行正版音乐,这样一来就更加轻松了。

    算起来,这会儿开始准备,等到完成的时候,应该就是卡斯特他们新的赛季结束的时候。

    如果卡斯特不幸失败了,这个礼物可以作为安慰奖励送给他;如果卡斯特再登高峰,这个礼物就是成功的贺礼,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出错的。

    “这计划倒是可行,”方冰想了想说道,“还能先给你的专辑试试水,看看市场的风向。说不定,借着这个单曲,又能积累一批人气,给你的专辑做好前期的宣传工作。”

    秦笙对这些并不了解,也不准备指手画脚地做什么决定。反正她只需要说出自己的安排,其他的交给方冰这个专业的经纪人来计划就行了。

    “那就这么定了吧!”方冰也是一个高效率的人,当场拍了板,“你回去之后把东西整理一下,我明天就带你去见项怀风。谈新专辑的时候,顺便就来谈谈这个单曲的问题。就算项怀风没兴趣,咱们工作室里也还有其他的音乐制作人。反正只是网络发行,难度不大。”

    “那好。”秦笙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之前的事情你是从任乐彤那儿知道的吧?”聊完了专辑的事情,方冰就开始说起了这段时间的新闻。

    她也知道秦笙他们那儿是个什么情况,应该不会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的。既然知道了,那就肯定是后面进组的任乐彤透露的了。

    “对,”秦笙答道,“乐彤姐跟我说了我才知道的,那几天跟家里联系,居然没有人告诉我。”

    她不仅知道了,而且还当晚就给卡斯特打了电话,甚至还因为老村长,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打电话的事情了。

    “你家的人也是担心你会着急,”方冰说道,“我还想着要从哪儿跟你说起呢,既然你知道那就好办了!”

    方冰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虽然大概知道你这几天不会自己出门,但还是要跟你提前打个招呼。如果不小心遇到了狗仔队,他们是肯定会问道这件事情的。你也不用跟他们多说,只要做出一副刚从节目组回来,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好了。毕竟事情在卡斯特那儿已经解决好了,再三提起反而会让人觉得厌烦。”

    “好的,我知道了。”秦笙点了点头,“要聪明地回答很困难,要装傻那还不简单吗?”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方冰笑了笑,“你只管装傻就是了,其他的他们也不敢乱写。”

    因为卡斯特状告成功的事情,最近这些狗仔可安分了。至少,在面对卡斯特和秦笙的事情上,这些日子还真没有谁敢胡乱造谣的,就怕成了下一个被送进局子里关起来的人。

    一路和方冰聊着这些,很快就到了家。

    秦笙跟方冰约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这才下车带着行李开了门。

    没有想到,秦父秦母和瑟琳娜这会儿正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什么,听到开门声之后一转头,才发现居然是秦笙回来了!

    “你这孩子,”秦母赶紧过来帮她拿过了行李,“回来之前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呢?我跟你爸也好过来接你啊!”

    秦父也跟着点头。

    “不用啦!那个时候有节目组的人在,也不方便联系,”秦笙拉着秦母的胳膊说道,“而且,我的经纪人有来接我,我们还有工作上的事情要聊。你们来了,不也是自己开一辆车吗?咱们应该节省资源、保护环境!”

    “你这丫头还是这么皮!”秦父无奈地说道,“行了,有人接就好。来,我去给你放行李,你先做着休息一会儿。”

    瑟琳娜这才拉着秦笙坐到了她的旁边,仔细地看了看秦笙的脸,心疼地说道:“哎呀,都晒黑了,这两天休息的时候可要好好保养保养。我那儿有专门应对这种情况的面霜和面膜,待会儿我就给你拿些过来。”

    “谢谢你瑟琳娜,那我就不客气啦!”秦笙和瑟琳娜的关系挺好,干脆地就答应了下来。

    瑟琳娜果然很高兴,笑了笑才问道:“笙笙,你知道卡斯特的事情了吗?我们倒不是要瞒着你,就是……唉,其实这事儿卡斯特那小子也是倒霉,被人给冤枉了。他那天……”

    “瑟琳娜,我都知道啦!”秦笙笑着打断了瑟琳娜的解释,“而且,前几天知道的时候,我就已经给卡斯特打过电话了。放心,我们没有什么误会,也没有任何矛盾。这件事一看就知道是误会,我怎么会怪他呢?”

    如果是卡斯特自己行为有问题,惹来了那些奇怪的绯闻,秦笙当然要追究的。

    可他明明什么都没做,连那晚的聚会都提前离场了,还是被扣上了一顶大帽子。这只能说人心险恶,和卡斯特有什么关系呢?更何况,事后他还第一时间处理得干干净净,完全没有给秦笙这个未婚妻造成任何困扰。

    她只会因此更加欣赏这个男人,而不是去责备他。

    这些都是秦笙的真心话,而不只是因为瑟琳娜是她未来的婆婆才故意说这些好听的话让她开心。

    瑟琳娜也看得出秦笙眼里的真诚,果真是松了一口气:“这就好,我就想着你这几天要回来,所以天天过来等着,就是担心你会误会了卡斯特。那小子偏偏这些天还不能过来,我这个当妈的只能多上点儿心了。”

    她一向自诩单身,连“妈”都不让卡斯特叫,甚至连秦笙当初叫“阿姨”,都让她改口喊名字的。

    这会儿却主动提起了她身为母亲的身份,看来心里的确还是顾念着卡斯特的。

    解开了误会,瑟琳娜才算是无事一身轻回了隔壁,给秦笙拿保养品去了。

    ------题外话------

    ps:谢谢sylvia、lellomimi、zlei、阿芙的鲜花,谢谢zlei、饼饼、妮妮、温柔、阿芙、小hui、吃货、隐儿、roino、萝莉的月票,谢谢温柔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陗陗的打赏(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