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80 好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节目刚一开始,四位嘉宾开门的表情就以四张表情包的方式出现在了电视屏幕上。分别是:一脸懵逼、哥很淡定、扰人清梦以及欢迎光临。

    除去其他人的表现,秦笙这儿最让人惊喜的无疑是瑟琳娜的出镜。

    虽说早就有耳闻,卡斯特在秦笙家隔壁买了房子。也听说卡斯特的母亲瑟琳娜——那位时尚圈鼎鼎有名的格林女士,对秦笙这个儿媳妇儿很满意,不过到底没有这种在节目中亲眼见证的感觉真实可靠。

    能听到动静后主动过来询问情况,知道在录制节目,还会问过了秦笙的意见之后,拜托大家照顾秦笙,还表达了她对这姑娘的喜爱,足以看得出这一对未来的婆媳关系有多好了。

    等到四人先后赶到机场集合点,大家就已经忍不住开始在网上刷屏议论了。

    “这个模特儿以为自己是去走秀的吗?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赌一袋辣条,最后这几人铁定会撕逼!”

    “卧槽,那双高跟鞋有我两双高了……”

    “哈哈哈哈,看笙笙说‘半个人’的时候,赵导演那一脸傻样儿的表情,艾玛,笑shi我了!”

    “乔哲还好呀,之前有人说他傲着呢,现在看着也还不错,静观后面的表现。”

    “两男两女是要组cp吗?卡斯特四十米的大刀已经举起。”

    “格林女士紧随其后摇旗呐喊!”

    ……

    等到下了飞机,转车坐上大巴之后,观众们就已经猜测到这次的目的地肯定不会是什么大城市了。

    只不过,这几个嘉宾到底是要去做些什么,他们还一时猜不出来。

    车上几人的表情变化,让看着节目的人知道,这样的车程对于他们来说有多难受。这时候,睡得昏天黑地的风落落倒是有一种让他们哭笑不得的粗神经表现了。

    等到坐着“敞篷车”到了泥地那儿,大家都忍不住露出了几分幸灾乐祸的表情。

    看吧,之前睡得开心,这会儿遭殃了吧?

    果然,就看到风落落被乔哲和赵汾跟架着烤肉似的向前抬去,面上的表情十足搞笑。网友们此时已经截下了不少的图片,静态的、动态的应有尽有,很快就成了最新流行的“生无可恋”表情包。

    因为节目播出的时长限制,有些镜头都被剪辑掉了,剩下的剧情才比较集中。

    当夜幕降临,几位嘉宾已经在红砖房里睡下的时候,观众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任务是体验支教老师的生活,并且接下来几天都要自食其力。

    可偏偏四个都是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家伙,能不能成功吃得上饭,就成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了。

    第二天一早,看着秦笙去村长家学习烧火,切实履行她作为“烧火丫头”的职责,观众们倒觉得挺好的。一开始都和乔哲他们那时候一样,以为秦笙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谁知道她居然真的是这么打算的呢?

    秦笙那边的烧火学习都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风落落他们也都陆陆续续起了床。

    看到前一天出现在机场时一身时装的风落落穿着那双自诩为“山寨版水晶鞋”的塑胶鞋走出房间的时候,大家都乐得笑了出来。

    “其实这个风落落人也不错啊,虽说有些神经大条,还有些娇气,但也不算惹人烦,我可比她要娇气多了。”

    “哈哈哈哈,风落落,你还记得你那断了跟的真爱吗?居然就这么选择了你的‘水晶鞋’。”

    “新的表情包已经新鲜出炉,拿走不谢。”

    “发现这个女模特儿就是一个表情包生产体,这个节目结束以后,她都接不到奢侈品代言了吧?”

    “段子手秦笙,表情包风落落,现在还有乔哲和赵汾没有拉下水了,等着他们俩男生人设崩,哈哈哈哈……”

    接着,顶着一张大花脸出现在屏幕上的秦笙也无私地为网友们奉上了新的表情包素材。

    四人吃过了早饭,跟着村长去了村子里的学校。

    看着他们在杨长安的带领下参观学校,听着杨长安的那些话,之前还笑得前俯后仰的观众们,突然就沉默了起来。

    在他们幸福地做在沙发上,喝着冰饮,吃着零食,捧着手机平板,守着电视电脑看节目的时候,那些孩子们却只能坐在那样的教室里,渴望着新老师的到来。

    那一双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这一刻就像是灯,将他们的心头猛地照亮了,点燃了其他的想法。

    “节目组有推荐的捐款渠道吗?我没有时间过去了,只能用最俗气的钱来满足他们最纯粹的愿望。”

    “刚好最近要考虑下学期出去实习的事情,那边的村子具体地点可以公布一下吗?接不接受师范生自己报名?我想去那边实习一个学期可以吗?”

    “最近刚好升职加薪了,想买些孩子们用得到的文具,能给一个收货地址吗?”

    “我也想过去看看他们,但是总觉得自己过去反而会给人家添麻烦。还是给钱直截了当,楼下的朋友可别说我市侩低俗呀!如果你们敢说,那我就……再多捐点儿!”

    ……

    这一期的节目还没有播完,就已经有观众忍不住拨打了节目组的热线电话,都是询问关于那个村子的事情的。

    等到略带沉重的学校镜头过去,就是四位嘉宾回去准备午饭的画面了。

    观众们的心情这才恢复过来,兴致勃勃地猜测起他们会做些什么吃的,还有人已经在社交网站上开了一个投票帖子,就是为了猜测四位嘉宾今天中午到底能不能吃得上饭。

    一开始,情况还是挺顺利的。

    虽说切的菜形状奇怪了一些,可好歹也算是让风落落洗干净了,赵汾也成功地给食材去了皮,还没有切到手。

    秦笙做在灶台后面,更是有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拿着柴火都像是举着她的仙女棒,灶台里的火也被她成功点燃了。

    到了乔哲这里,镜头专门对准了他舀了水倒进大锅里的镜头。之后就是他盖上了锅盖去辨认调味品的画面。

    这个时候,观众也没有多想,毕竟镜头肯定是有剪辑的,他第一瓢水舀得少,又不代表他只舀了这一瓢啊!

    等到后面掀开盖子后白雾袭来,乔哲“咚咚咚”地把东西倒进去,大家才觉得不对劲儿了。

    这锅里不是有水的吗?

    那些被赵汾切得大块儿大块儿的食材下锅的时候,也该是“扑通扑通”的声音才对啊!

    关键是,最后的那一声巨响又是怎么回事?!

    镜头转向灶台后的秦笙那儿,大家才跟着她一起看到了灶台里面已经差不多要被扑灭的火,还有柴火堆里的那些已经裹上了一层草木灰的食材。

    当那口底部破了一个大洞的锅出现在镜头中时,观众们还是没能忍住笑了出来。特别是几个嘉宾站在锅前目瞪口呆的样子,简直是怎么看都觉得刺激啊!

    “算起来,这个时候也该是那条绯闻出现的时间了吧?”

    突然有网友在上面留言道。

    一想到这个,其他人也就跟着激动了起来。

    “对对对,算上时差,差不多就是他们吃午饭的时候了。哈哈哈,没有想到,卡斯特背锅的同时,他媳妇儿正在烧锅,这也算是一种缘分了吧?”

    “锅:你们两口子就跟我过不去了对吧?”

    “一个急得吃不下饭,一个急得没饭可吃,哈哈哈哈,我真是要服了他们这一对了。”

    “卡斯特,你家媳妇儿当时需要的不是你的澄清,而是你能送过去一箱下饭泡菜啊!”

    “不知道为啥,看到他们吃锅巴,就忍不住流口水。我也好喜欢这种柴火灶煮饭时留下的锅巴,小时候在外婆家吃过,可香了!可惜,后面农村里也跟着现代化,我已经好多年没迟到过这种原滋原味的‘童年美味’了。”

    “楼上+1!除了这种锅巴,还有醪糟水,甜甜的可好喝了。现在市场上卖的,已经没有小时候那种香甜了。”

    “+10086!别忘记了烤地瓜啊!不用剥皮,直接往灶台里面一塞,等到饭煮好了,地瓜也熟了,炭火还能夹出来放进烘火篮子里暖被窝。地瓜皮一剥开,露出红红黄黄的地瓜瓤,一口咬下去软绵香甜,吃了一个还想再来一堆的节奏!”

    “这大晚上的放毒,你们太过分了!我不想变成居居女孩,我要做精致的小仙女!”

    ……

    屏幕上正好已经播放到了秦笙他们接到任务在村长家的院子里准备猪食的画面。

    等到任乐彤出场的时候,还真没有谁喜欢她,就连看到她吃了锅里的东西时,也只觉得好笑。

    “这一下撕逼大戏该开始了吧?这个任乐彤可是其中的好手,撕起来绝对带劲儿!”

    “楼上的消停些,之前就说秦笙他们要和风落落撕,现在又开始说特邀嘉宾。这节目的节奏,根本不是以撕逼为主的,现在还没看出来吗?”

    ……

    果然,刚出场时就让大家心生反感的任乐彤,后面居然成了执掌大勺的重要人物,而且和大家相处的还挺好的!

    “又一个人设崩了。说好的‘毒舌率性’呢?现在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贤妻良母’的人设了?”

    “这是唯一一个让我对‘崩人设’表示期待和喜欢的节目,期待继续崩啊!”

    ……

    到了晚上的镜头,因为已经关灯睡觉了,他们也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隐隐约约听得到任乐彤跟秦笙他们说话的声音。

    “哇塞,乐彤姐把卡斯特的事情说了啊!期待笙笙的反应!”

    “可惜屋子里没有工作人员,镜头也因为睡觉被关上了,我真的好想看到笙笙那时候的表情呀!期待快点天亮!”

    ……

    让他们失望的是,天亮之后,秦笙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少变化,就好像前一晚根本就没有从任乐彤那儿听到那些消息似的,淡定地有些反常了。

    就在大家一头雾水的时候,吃过晚饭的五个人去了村长家唠嗑。

    “秦老师啊,昨晚你打过电话的那位,在你走的时候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先是叽里呱啦地说了些我听不懂的话,最后又用了和你们一样的普通话。那个小伙子说以后几天如果有事找你,还是会打这个电话的。”

    老村长一出现,就“帮”秦笙给大家解了疑惑。

    “昨晚打电话?我们咋不知道?”

    “肯定是等大家睡着之后出去的,那个时候时间又不晚,还沉迷在唠嗑大业中的村长家肯定还没休息啊。”

    “节目组工作不到位,居然没有拍到笙笙半夜摸出房间的场景,盒饭里的鸡腿还要不要了?”

    看到秦笙无奈承认给卡斯特打过了电话之后,又被村长无意之间揭穿了站在电话旁边傻笑的事情,看着节目的观众们已经笑到无力了。

    “村长是神人,给出一串666!”

    “只有我想知道,卡斯特到底跟秦笙说了什么,居然让她站在那儿傻笑吗?”

    “哼,情话boy卡斯特还能说什么?反正说出来以后又是虐我们的狗粮就对了。”

    “楼上的,我也很好奇。不只是电话内容,还有手机备注啊!上次帕布罗爆料爆到一半,我现在都还缓不过劲儿来。”

    “笙笙:我什么都没做!

    村长:秦老师你昨晚打电话的那个……

    笙笙:好吧,我就是去给卡斯特打了个不到一分钟的电话。

    村长:秦老师你咋站在电话旁边傻笑呢?

    笙笙:……”

    “已经脑补出了两人的交锋,哈哈哈哈哈……”

    原本在一开始知道这一期节目是在村子里待十天的时候,大家心里想的是可能会很无趣。

    但是,当真的开始看起来的时候,却完全沉浸其中了。

    几个嘉宾都有自己的闪光点和小脾气,但因为他们之前和谐相处的氛围,将那些缺点都弱化了。

    人非圣人,孰能无过?

    有点儿小缺点也很真实。

    比如说原本在大家心中高大上的文艺少女秦笙居然不会做饭,而且随口就是污段子,有时候让乔哲和赵汾都忍不住脸红得接不上话。

    时尚性感的风落落其实私底下也会邋遢,遇到菜上的泥巴虫子还会嫌弃地瘪嘴巴抱怨。

    脾气很好的赵汾有点儿小洁癖,房间里一旦被弄乱了哪儿就必须要马上归位,鞋子被人踩上一脚的话,马上就会变了脸色。

    本来是高冷人设的乔哲其实也有话痨的潜质,和风落落凑在一起的时候你来我往说得好不痛快,就差没有打一架了。

    这种感觉,乍一看去,仿佛没有那些撕逼大戏精彩刺激,可看着看着,却又有一种让人喜欢的魅力。就好像是身边随处可见的场景被搬上了电视,自己仿佛也是其中的一员。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真实,平淡中又流露出了感动和乐趣。

    在看到孩子们红着眼睛和秦笙他们说会想他们的时候,在看到几个嘉宾坐在车子上抹着眼泪的时候,在看到孩子们打开了放在床头的礼物的时候,在看到秦笙在机场接到了村长的道谢电话的时候……

    之前的笑声,再次被此刻的触动所替代了。

    不知不觉中,一个多小时近两个小时的节目,居然就已经结束了。他们仿佛都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完全沉迷于那个小村庄的喜怒哀乐之中。

    原本形象还有些单薄的几个嘉宾,在他们的心里也变得鲜活了起来。

    这些嘉宾,不只是高高在上让他们追逐着的大明星,也是会哭会笑会打闹会感动的普通人。

    在时刻关注着数据的总导演他们此时已经乐得说不出话来了。

    从节目开播,到第一期结束,收视率不断上升,看得出——这节目不仅很能吸引观众的注意,而且还有把他们留下来的魅力。

    更关键的是,看完了第一期节目之后,观众们的热情不但没有消退,反而更加高涨了,在网上齐声呼喊第二期的到来。

    他们迫切地想要知道,第二期四位常驻嘉宾又会去体验什么样的职业,也非常想知道第二位特邀嘉宾到底是谁。

    第一期里面的任乐彤,虽然刚出场的时候让人有些不喜欢,但是后面却以她的表现实力圈粉了,如今还因为她在节目里对其他四个嘉宾的照顾,多出了一个“任妈妈”的外号。

    大家不免就开始期待起第二期的特邀嘉宾了。

    也会是这样形象反差巨大的艺人吗?

    还有,四位常驻嘉宾这一次会不会又要闹出什么笑话来呢?

    被网友们惦记着的几人,经过了两天的学习,总算是可以“出师”了。

    乔哲已经穿上了白色的制服,跟着大厨早早地去了厨房做开店的前期准备。

    风落落紧张地坐在小隔间的电话前,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名单,嘴里还念念有词,显然是在复习之前背过的内容,紧张地额头都冒起汗来了。

    赵汾脑袋上戴着一顶农民似的草帽,脸上让造型师弄了圈胡子,脖子上还搭着一条毛巾,就这么担着满满的蔬菜往市场上走去。

    秦笙今天也早早地起了床,穿好了衣服之后,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大大的卡通口罩和一副没有度数的黑框眼镜在兜里,准备待会儿去开出租车的时候用上,免得被人给认出来了。

    等到她赶到了前两天学习那些注意事项的地方时,才发现王司机今天居然不在这儿。

    在大厅里走了一圈,连后面的停车场都检查了一遍,秦笙还是没有找到王司机在哪儿。

    “王司机呢?”秦笙只能向着工作人员打听,“今天的任务难道不是从他手里交接?”

    “请稍等片刻,会有任务信息发送到您的手机。”

    工作人员没有泄露太多相关信息,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

    他说的手机当然不是秦笙是私人手机。

    这一次,在参加节目录制之前,他们的手机就已经被收了起来,发给他们的是一部新的手机,上面没有任何通讯名单,只用来接收节目组随时会发布的任务。

    没过多久,那部手机果然就响了起来。

    秦笙赶紧接通了那个没有什么备注信息的电话,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正是王司机:“你好,学员秦笙,请立刻前往指定地点进行工作交接,具体的定位信息已经发送至你的手机,限时一个小时,迟到后扣除五分。”

    “居然要去机场?还挺远啊!”秦笙看了看王司机发给她的手机定位信息,对着镜头随意地晃动了一下,然后坐上了节目组的车子,“还不知道路上会不会堵车,抓紧时间,咱们这就去征服世界了!”

    ------题外话------

    ps:昨天剪了短发,被妹妹说是小学生【委屈巴巴。jpg】

    谢谢雪糕、lellomimi、sylvia的鲜花,谢谢幽幽、唯爱、雪夜、卡罗尔、朦胧、阿紫、若语的月票,谢谢朦胧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东张西望的打赏,恭喜大圣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解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