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81 司机和乘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笙坐着节目组的车子赶到机场时候,这儿的人还不少。

    为了避免被人认出来,秦笙提前戴好了口罩和眼镜,再扣上一顶棒球帽,然后迅速往约好的地方走去。

    机场的人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秦笙这身打扮又很低调,倒是没有人将她认出来。

    按照定位和发过来的车牌号,秦笙很快就找到了那辆她即将接班的出租车。这车子停的位置倒是不错,正好就在机场外最好的地段,里面的游客一出来就能看见。

    走近一看。车上坐着的正是前两天教过她的王司机。王司机见秦笙过来了,连忙打开了车门下来,让她坐到了驾驶座上。

    秦笙本来以为王司机就要离开了,正准备和他说再见呢,就见他突然停下来,站在车窗旁边和她聊着天,说的都是些有的没的,完全没有什么意义的话。

    这是在干什么?

    虽然搞不懂王司机为什么会突然谈兴大发,想跟她聊这些话题,但是秦笙还是好脾气地陪着他说了下去。

    说不定王司机这是在考验她的耐心?

    秦笙就这么看着从机场里出来的客人一个一个地走向了后面其他的车子。

    大家都以为王司机是她的客人,正在跟她聊天砍价或者是问路呢!有这么一个人杵在这儿,自然不会有其他客人找上门来。

    大概聊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就在秦笙忍不住要问些什么的时候,王司机突然站直了身体,对着秦笙说道:“那今天这辆车就交给你了,好好开,我们会在另一边随时观察你的表现。”

    说完以后,干脆利落地就离开了这儿,坐上了在不远处等待的那辆节目组的面包车。这架势,和刚才生硬地跟她拉扯家常的那个仿佛不是同一个人。

    “……”

    秦笙无语地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远了,然后就听到有人走了过来,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了一个地址。

    秦笙一听这声音,戴着口罩下的脸上就是一愣。

    她从车子上的后视镜往后看去,就看到了一个大高个儿正弯腰坐上了车子,脸上和她一样,也戴着口罩,头上还扣着一顶棒球帽。

    只是,秦笙脸上多了一副黑框眼镜,棒球帽因为要开车,所以已经取下来了。

    “咳咳,”秦笙咳了咳,说出口的却成了另一个声音,听上去十分热情,就好像是隔壁热心肠的大婶似的感觉,“是去这儿对吗?”

    说着,她一边调出了车上的gps导航,一边重复了一下对方刚才说过的地址。

    那个坐在车子后座上的人听到秦笙的声音后,原本正要按开手机的动作就是一顿,然后抬头望前看去。

    只是,坐在后面的他只能看到一个后脑勺,还有一点儿口罩和黑框眼镜的痕迹。

    他停了停,然后才说道:“对,就是那儿。”

    秦笙嘴角往上扬起了几分,熟练地发动了车子。

    果然,车刚一开,坐在后面的那人立刻就抓住了安全带,显然是对她的开车起步阶段十分紧张,等到车子开过一段路之后,他才慢慢放松了下来,路上也没有找她搭话的意思。

    这段路秦笙十分熟悉,虽然车上开着导航,但她其实根本就不用听导航的自动语音,就知道该怎么开了。

    不过,样子还是得装出来的。

    直到前方遇上了这b市十分常见的堵车,车子才停了下来。

    “先生你是从国外来的吗?听你的语气好像有点儿外国人的感觉啊。”

    秦笙没有回头,就这么用她伪装出来的那个声音问道。

    “啊?”后面的那位客人突然听到她说话,连忙点了点头才回答道,“对啊,最近有几天的空闲时间,所以想回来看看我的未婚妻。”

    “是吗?”秦笙的耳朵有些微微发热,随口应了一句,就不再说话了,跟着已经疏通了的车流缓缓向前开去。

    后面的那一位却像是突然打开了话匣子,竟然对着她继续倾诉了起来:“是呀,过段时间我就要和她举行订婚仪式了,这次回来正好确认一下最后的流程。不过,我那个未婚妻也挺忙的,还不知道她能不能抽出时间来跟我好好相处一天呢!”

    “能,一定能的,”秦笙差点儿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应该会有两三天的休息时间。”

    “那可就真是太好了。”

    坐在另一边总控室的几人面面相觑。

    “你们说,他们这是知道了什么,还是只不过在简简单单的聊天?”

    总导演忍不住问道。

    “应该只是聊天而已吧,否则怎么会这么淡定,”旁边的人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导演你也知道,咱们c国有的司机是挺热情的,开车的时候会忍不住和客人聊聊天,让他们在路上不至于太过无聊。”

    “应该是吧……”导演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秦笙这边却是很快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如果再往小区里走上一小段距离,她甚至能够看到自己十分熟悉的房子。

    车后座的那位高个子男客人,不等她下车帮忙,就已经付了车钱,然后自己主动拉着他放在后备箱的行李,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怎么就这么走了?”总导演说道,“不行不行,这样会不会看点不够?”

    “要不我们明天再找个合适机会让他出面,然后再揭穿今天的‘真相’,不就能够看到他们俩的精彩表现了吗?”旁边的人出了一个主意。

    “也对,”导演抚掌大笑,“这样倒是不错。”

    而秦笙看着那人下了车走出几步之后,也没打算要做些什么,只是被口罩遮住的嘴角一勾,正打算踩动油门离开这里,就又听到自己驾驶座这边的窗户玻璃被人敲了敲。

    她转头看去,可不就是那个人吗?

    秦笙眉眼略弯了一下,然后打开了在车里摇下了车窗:“你有什么事吗?难道是有东西刚才落在了车……”

    话未说完,秦笙就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他的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很快就取下了她脸上用来伪装的眼镜和口罩,下一秒就有灼热的呼吸扑面而来,唇上微微有些刺痛,然后就是缠绵的亲吻。

    那双水蓝色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她,渐渐地带上了几分火辣辣的感觉,好像连空气都快被对方燃烧了。

    秦笙也忘了车子里还有节目组安排的镜头在,隔着车子就这么和对方亲吻了起来。

    车外的那人头上的棒球帽也已经拿了下来,露出了一头金灿灿的短发,这会儿在夏日的阳光中显得格外耀眼。

    他的个子很高,却这么辛苦得弯下了腰,就为了给她一个真真切切的亲吻。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总算是分开了。

    秦笙看着他笑了起来:“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来的,卡斯特?”

    可不是吗?

    站在车外的这位,就是刚才西班牙过来的卡斯特。

    他的脸上还带着几分长途航班之后的倦色,眼里却有着惊喜的光芒透出来,头发被棒球帽弄得有些凌乱,这会儿取下了帽子,甚至还能看见一点儿帽檐的痕迹。

    整个人看上去帅气中带着些颓废,英俊里偏偏还有几分呆萌,让秦笙差点儿想从车子里出去揉揉他的脑袋。

    “我说过的,笙笙,我说过的,”卡斯特也和她一起笑了,“你的声音我总是能够马上认出来的,不管你怎么改变。”

    秦笙没能揉到卡斯特的脑袋,卡斯特却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秦笙就这么趴在车窗,对着他软软的一笑,就让卡斯特整颗心都要随之柔化了。

    “既然你已经认出来了,”秦笙对着他挑了挑眉,“那么我就代表你的未婚妻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你的未婚妻从后天开始,有三天的休息时间,可以好好陪陪你,现在高兴了吗?”

    “高兴,”卡斯特嘴角翘起,“不过,你应该告诉我的未婚妻,她的未婚夫说,并不想从后天开始。所以,明天或许他们也会有时间呆在一起。”

    说完以后,卡斯特弯下腰在秦笙发顶轻轻地吻了一下。

    他站在这儿,低了身子给秦笙好好地戴上了刚才取下来的眼镜和口罩,帮她整理好了以后,才站直了身体:“加油啊!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卡斯特就拎着他的行李箱转身朝小区里边走去了。这一次,他是真的没有再返回来送“惊喜”了。

    卡斯特一走开,秦笙才开始琢磨起了他刚才说的话。

    “这是什么意思?”秦笙看着镜头,好像是在问节目组,“该不会这一期的特邀嘉宾就是卡斯特吧?对了,我刚才都忘了问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随意嘀咕了几句,秦笙这才发动了车子,继续去做她的出租车司机去了。

    正在主控室盘算着第二天的露面计划的总导演和其他工作人员,顿时露出了一副“城会玩”的表情。

    “这俩人早就已经认出了对方是谁,结果还这样装了一路?”总导演目瞪口呆地指着那个属于秦笙的镜头画面问道。

    这时候,画面上的秦笙已经接到了下一位客人。

    “人家小两口,是把咱们的节目玩儿成了情趣play的角色扮演游戏吧?”一个平时最喜欢这些污段子的工作人员说道,“啧啧啧,司机和乘客的角色……”

    “咳咳咳,小陈啊,赶紧去工作,平时少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些什么呢!”总导演连忙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另一辆车子上,镜头下的王司机也正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

    比起节目组的这些老油条,作为长辈级别的人物,居然透过摄像头看到人家小年轻亲热的画面,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偏偏旁边的人还不肯作罢,拉着王司机问道:“王师傅,你之前不是说司机不能接受乘客的东西吗?”

    “对,”王司机一提到这个,连忙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作为出租车司机,是不允许接受乘客的‘礼物’的,水果、糖、水等等,都不行。”

    “那这个算不算违规了?”那人坏笑了一下,“亲吻也算是一种特殊的‘礼物’吧?”

    “咳咳咳咳……”王司机尴尬地咳了起来,偏过头不再说话了。

    面包车上的几人都笑出了声。

    秦笙也是重新发动了车子以后才想起了刚才没有遮住摄像头。除了最开始有些别扭,后来开车开着开着也就放松了。

    他们有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就是亲了一下吗?电视剧里那些热吻镜头可比他们俩要劲爆多了。毕竟是在外面,卡斯特也没有太过分,被人看见了也不算什么,最多也就是说他们太黏糊了而已。

    因为今天的开张就遇上了卡斯特,秦笙的心情自然是不错的。后面遇到的几位乘客也很有礼貌,而且一直没有人认出她来,这让秦笙十分满意。

    只是,作为出租车司机,在某些方面的确是很劳累的。

    在轮班之前,她都要坐在车子里,不停地开着车子在市区里面晃悠着,等着下一个客人挥手停车。

    遇上忙的时候,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午饭也是匆匆解决的。

    好在没有碰到王司机之前说过的那些奇葩乘客,否则辛苦工作一天,还得被人为难,甚至是诋毁。

    她这儿还算愉快,其他几人的情况却各有不同。

    乔哲的那位负责带他的大师傅人还不错,只是忙起来了难免脾气有些暴躁,一旦见到他动作慢了点儿或是做错了什么,就是一串串责备声响起。

    乔哲也不生气,毕竟那会儿讲究的就是效率,他这一环出了问题,连带着就会影响到整个过程的顺利进行。大厨责备也是应该的,他要做的不是生气,而是尽快跟上大家的节奏。

    更何况,等到忙过了饭点,那位有些发胖的大厨还会亲自下厨做点儿好吃的鼓励鼓励他。这让从村子里回来以后就对美食无比热衷,差点儿就要被经纪人勒令控制体重的乔哲十分欢喜,哪还顾得上生气啊。

    赵汾那边的卖菜大业进行得却不太顺利了。

    他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工作。

    就算是当初在村子里和那些大爷大娘们唠嗑,那也是以一个被人尊重的“老师”的身份。

    这卖菜小贩……

    赵汾表示绝对是第一次尝试。

    刚过来的时候,他连开口叫卖都不好意思。加上节目组特意选的这个位置比较偏僻,所以一个上午过去,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来买菜。

    这菜的时间一放久了,当然也就没有早晨刚出来时那么新鲜了。

    这时候,就开始各种砍价。

    赵汾是什么人?

    家里的父母可都是圈子里的前辈级人物了,他从小获得的关注就没有少过,家里的条件也是一等一的好,从来不会短了他的吃穿用度。

    对于钱,赵汾和大多数男生一样,向来都是大手大脚。虽不至于铺张浪费,但买东西是绝对不会讲价的,一旦看上了什么东西,直接刷卡走人就是了。

    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这砍价也是一门艺术。

    在这门“艺术”上面,不过是个还没入门的小学徒的赵汾,哪里比得上人家早就已经是大师级别的大妈们?

    没一会儿的工夫,赵汾的脑子就被那群大妈的声音给搅晕了。

    等到担子里的菜卖完,他算了一下账,才发现今天居然亏了……

    不只是赵汾,风落落那儿的情况也算不上太顺利。

    她这个人一向是大大咧咧,做事少一根筋,有时候连怎么说服自己都不确定,更何况是去说服别人?

    刚说了没多久,就已经紧张地忘了事先准备好的台词,那些背了两天的资料更是乱成了一团麻,完全理不清楚线索。

    一天下来,那份长长的名单上,她谈成了的合作居然就只有不到五个,还不够一只手数的数目。

    而且,那谈成的几个根本就不是被她谈妥的,不过是对方家大业大,不在乎这点儿保险的投资,干脆花了钱保平安,顺带解救了她这个可怜的电话业务推销员。

    四个人里面,秦笙的进展是最顺利的,乔哲的也不错,赵汾和风落落完全就是被虐成了小白菜。

    特别是赵汾。

    风落落好歹运气好,遇到了那几个大款签下了单子。按照正常的流程来说,哪怕不能大富大贵拿太多的奖金,但凭着这几笔分成,也不会亏了基本的吃穿。

    赵汾就不同了,辛辛苦苦一整天,这会儿才担着已经空得只剩下了半片儿烂菜叶子的篮子返回。不仅没有赚到什么利润,在扣除了本金之后,他居然还欠了节目组一笔钱!

    虽说那笔钱少得还不够他买一套衣服,可是这种感觉真是太憋屈了好吗?

    就在大家已经要忙着开始收工的时候,秦笙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再接最后一单生意,今天的任务就能彻底结束了。

    正好看到外面有个年轻小姑娘提着一个蛋糕在等车,秦笙缓缓地停了下来询问。

    那个年轻女孩儿赶紧上了车,然后说了一个地址。

    等到开出了一半车程的时候,她却突然盯着秦笙不放了。

    这姑娘就坐在副驾驶座上,离秦笙很近,这会儿紧盯着她不放,看得秦笙都心头发毛了。

    这到底是认出她来了,还是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啊?

    “秦笙?”这个女孩子突然喊了一声,“你是笙笙对吗?”

    秦笙眼睛还看着前方,手里握着方向盘,低声说道:“你大概是……”

    “认错人了”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对方就低声尖叫起来:“啊啊啊啊,这么说话之后就更像了!”

    说着,她就已经捧着脸做出了一个欢喜的表情:“笙笙!我居然打出租车遇到了笙笙!这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对了!”这个女乘客没有等到秦笙的完整回答,就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明显就是一个对秦笙十分了解的真爱粉,“昨天播出了你们的那个《大明星小职员》第一期节目,你在……咦?现在不会就是正在录制节目吧?”

    她活泼地在车上四处看了看,果然在前面找到了节目组隐藏着的摄像头:“还真的是在录制节目!”

    这女孩儿对着秦笙说道:“我这样会不会打扰到你啊?”

    秦笙一笑,也不打算隐瞒了:“不会,你可以对着镜头跟大家打打招呼。”

    这姑娘还抱着一个大蛋糕盒子,傻愣愣地点了点头:“对哦,说不定我就成网红了呢?不行不行,我今天出门都没洗头呢!”

    说着,她艰难地从包里掏出了小镜子小梳子,梳理了一下刘海,又补了口红,然后才对着镜头笑着说道:“大家好,我是笙笙的真爱粉!我和我男朋友都特别喜欢笙笙,从她还是琴声依旧的时候就喜欢她了,希望大家也和我们一样支持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