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85 儿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虽说一开始对卡斯特各种“刁难”,但是到了现在,秦老爷子对这个孙女婿还是挺喜欢的。

    比起其他小辈,卡斯特其实显得笨拙了许多。为人并不精明,甚至在秦笙面前有些傻乎乎的老实。但是,正是这种笨拙的讨好和亲近,反倒是让秦老爷子觉得窝心,看出了他的真诚。

    之前的那些“刁难”,也就是为了看他是不是真的会对秦笙好。如今既然已经确定了他的心意,连订婚宴都开始正式筹备了,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纠结其他。

    除了秦父还有些小别扭,一看到卡斯特就觉得头疼以外,秦家的其他人对这个“洋女婿”都还挺满意的。

    长得俊俏人又多金,关键是对秦笙一心一意,这样的好男人已经很难找得到了。

    不过,秦笙自己也很优秀,所以才能赢来别人的欣赏。

    这一对小情侣,从公开恋情起就没有人说过什么不般配的话,大多都是祝福为主的。

    如今订婚宴的事儿基本已经算是搞定了,就等着时间到的那一天,然后请来亲朋好友坐在一起吃吃喝喝,这事儿就算成了。

    至于结婚……

    秦老爷子表示还是得再等等的。

    对于卡斯特他虽说很满意,可更喜欢的还是自家的乖孙女儿啊,怎么说也是要在家里再留留的,哪能这么快就送出嫁?

    虽说订了婚也算是定了名分,但到底还是和结婚不同的。

    用他们c国人的话来说,结了婚,连户口本都是同一个了。

    作为疼爱女方的家人,在这种事情上还是免不了需要端着一些的。就算知道秦笙和卡斯特如今感情尚好,也不能太过主动。万一以后出现个什么纠纷呢?总不能给男方留下一个攻击的点。

    这就是感情和生活了。

    感情上可以冲动,可以热情。

    但生活上却需要理智,需要冷静的权衡。

    一般来说,孩子们都负责感情的部分,关于其他都是家长在考虑。这也是为什么经常会有人因为感情上的事情同家里人闹翻的原因,毕竟感性和理性之间难免是会存在一定的分歧的。

    从秦家老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饭之后了。好在今天在秦家留宿的客人比较多,秦老爷子才没有强制要求他们俩也一起留下。

    因为晚饭已经在老爷子那儿吃过了,两人干脆一路开回了家里,把车子在车库里停好了之后又才手牵手出了门。

    现在他们两人都不可能像之前那样随意出门了。

    毕竟那时候秦笙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充其量也就是在直播圈刚刚声名鹊起而已。卡斯特也是足球新星,在国外知名度高,可在c国很少有普通的非球迷群众能认得出他。就算是素面朝天,在外面光明正大地走来走去,也不用有什么顾虑。

    现在就不同了。

    秦笙的一系列成绩,谁都能够看得出来,这姑娘之后在歌坛的成就肯定不会低到哪儿去。如今《大明星小职员》的节目正在热播之中,甚至已经有网友在网页端二刷三刷了,作为常驻嘉宾中的一个,秦笙的人气是不可能低的。

    而卡斯特作为世界杯冠军队伍的代表性前锋,更是今年世界足球先生的夺冠热门,在球迷面前刷足了存在感。又因为他的外貌实在吸引人的眼球,再加上和秦笙的恋情,如今他在c国的粉丝也不少。连有的不关注这方面信息的普通人,都知道他这么一个洋女婿了。

    在这种情况下,两人如果还像以前那样不做任何伪装,直接手拉着手走上大街,估计用不着等到明天,就会出现在网络头条上面。

    谁不知道如今只要和他们俩扯上关系的话题,必定是热门?

    这个时候广场之类的地方肯定正是热闹的时候,秦笙和卡斯特当然不会去那些人多的地方晃悠了,否则是分分钟被粉丝认出来的节奏。

    附近的小区倒是可以随处走走。

    在秦老爷子家里吃晚饭的时间比较早,这会儿天色还没有暗下来。好在小区这边的人也要急着回家做饭,加上大多都是附近学校的老师,没有那么多时间四处张望,秦笙和卡斯特也就安心了许多。

    天气已经很热了,两人也就没有多此一举地戴上口罩惹人注意,一人一顶大帽子扣在头上,也就差不多遮住了。

    这附近的巷道两人当初才确定关系的时候,卡斯特还没有搬到这边来,每次送秦笙回家,都会因为两人不舍得道别,而想方设法地找出些奇奇怪怪的理由,在附近不停地走来走去,直到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什么小主意了,卡斯特才会把秦笙送回去。当然,撞上秦父在家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在窗口吼上一声的。

    所以,这边的路段,他们俩也算是走了个遍。

    如今重温旧地,还颇有几分感概。

    不知怎么,就走到了小区附近的健身器材那儿。

    除去一些普通的健身设备,最近另一边又添加了新的东西——比如说一个小足球场。

    说是小,是因为这规模真的不大,连那个球门都差不多只有卡斯特的个头一半高,这一看就是为了小区里的小孩子们准备的“乐园”。

    这个时候,老人家们都在家做饭,健身器材这儿都没有他们的身影。倒是小萝卜头还挺多的,一个个在那个小足球场上追着个黑白色的足球跑来跑去,居然还请到了一个小家伙当裁判,脖子上挂着一个红色的卡通人物形象的口哨,看上去还挺像模像样。

    对比起那些国际级别的专业比赛,这样的玩闹显然是儿戏得多。

    卡斯特却还看得挺带劲儿的。

    毕竟,他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只不过,那个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社区条件。他还好,有瑟琳娜这个有钱的母亲肯提供物质上的帮助,新的运动服和足球完全不用担心短缺。

    于是,没到放学的时候,他就会和住宅区的孩子们约好,一起找块空地踢球。

    那个时候,大的足球场都有大孩子们霸占着,他们可找不到好的地盘儿,也不会有这种专门给小孩子修建的足球场。所以,他们一伙小朋友踢球的地方一般都是块小空地,甚至还有泥潭。

    每次踢完球回家,身上都是一身的泥点点,被瑟琳娜撞见了就是一通训。

    卡斯特都是先给足球“洗完了澡”,这才去洗刷自己。

    如今看到这些小萝卜头,他就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你这是想去跟他们一起踢球?”秦笙看着他这两眼亮晶晶的样子,好笑地说道。

    “可以吗?”谁知,卡斯特还真的问了出来,然后他又摸了摸头发说道,“咳咳,我就是去帮他们指导一下。”

    “去吧去吧,”秦笙在旁边的秋千上坐了下来,“我在这儿看着你。”

    那样子,活像是个面对要玩具的儿子无奈妥协的母亲,就差没有揉着他的头发说一声“乖”了。

    倒是卡斯特仗着个头高,轻而易举地在秦笙的头顶摸了摸:“我马上就过来。”

    他一过去,就引起了那些小萝卜头的警惕。

    他们可不认识什么足球明星,只知道这是一个陌生的大人,谁知道是不是来跟他们抢地盘儿玩呢?

    “你是谁?”一个小萝卜头气势汹汹地问道。

    那个担任“裁判”的小家伙推了推鼻梁上的大框眼镜:“他是个外国人!你们看,他的头发颜色和我们不一样,眼睛也是!”

    “你们好,”卡斯特的帽子摘下来放在秦笙那儿,这时候笑着跟他们打起了招呼,“你们是在踢足球吗?”

    “他不是外国人,”另一个小孩儿对着那个小裁判说道,“他说的话我能听得懂啊,你们听得懂吗?不是说外国人要说外语吗?我们幼儿园都已经在学习了,a、b、c、d、e、f、g……”

    “我们也学过了!”

    “还有我,老师夸我唱得很好呢!”

    说着说着,一群小家伙莫名其妙地就唱起了字母歌。

    卡斯特站在旁边,有一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刚才不是在问他们是不是在踢球吗?怎么说着说着就唱起来了呢?

    本来坐在秋千上晃悠着的秦笙看着这一幕,再看看卡斯特那傻乎乎的样子,差点儿没捧着肚子笑出声来。

    她憋着笑,走过去和那群小家伙们打了声招呼。

    秦笙在这一块儿还是名声不错的,这和她在娱乐圈里的名气没有关系。而是因为秦家和她本身的原因。

    他们所住的这个小区,大多数都是b市音乐学院和电影学院的老师。秦家还有秦煜的名字,谁不知道?秦父秦母也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能人,他们的乐团在国外都算是有名气的。

    而秦笙也是这些街坊邻居们看着长大的孩子,从小没有秦父秦母在身边,这姑娘就乖巧极了,如今更是有了出息。

    这些小萝卜头里有好几个都认识她。

    一看到秦笙,他们就围了过来:“笙笙姐姐,你回来了!我奶奶说你去唱歌当明星了,有好多人认识呢!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怎么去教那些小朋友唱歌了,不来教我们呢?我也唱得很好的。”

    说着,还真打算再来高歌一曲。

    秦笙赶紧说道:“那儿的小朋友没有音乐老师啊,你们是不是都有老师帮忙的?所以,笙笙姐姐就去教他们唱歌了。”

    “原来是这样啊……”

    小孩子的心思还挺简单,像他们这个时候,受到的外界影响还不多,也不会有多少贫富的感觉。对于这样的界限,他们了解最深的也就是谁的衣服好看,谁的玩具多而已。

    “刚刚你们是在踢球吗?”秦笙看了看卡斯特,这才问了起来。

    “对啊,”小裁判点了点头道,“我是裁判!他们在比赛呢,以后我们要当冠军的!”

    他们可不知道冠军具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这样很好,当了冠军会被人喜欢,会被家长表扬。

    “这个哥哥是姐姐的好朋友,他就是冠军哦,”秦笙拉过了卡斯特对着他们说道,“要不要让他和你们一起踢球?”

    “他长得这么好看,真的会踢球吗?”小萝卜头们一个个仰着头看着卡斯特,“他好高哦……”

    说着,还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头顶和卡斯特的差距。

    卡斯特本来只是想重温一下童年,逗这些小家伙玩玩儿的。谁知道一来就被打入了冷宫,还是靠着女朋友秦笙才让这些小家伙多看了几眼。

    这会儿好不容易有了自己发挥的余地,卡斯特看了看旁边的那颗足球,直接用脚挑起。

    一群小萝卜头们就看到那颗圆溜溜的足球十分听话地在卡斯特的脚上蹦来蹦去,好像是一个乖巧的小宠物。

    “哇哦!”

    听到他们的惊呼声,卡斯特顿时有了一种异样的满足感。要知道,他以前可是最不屑于这种炫技的做法了。在他看来,踢球就踢球,搞这么多花招进不了球还不是白搭?

    现在在一群连球场规则都弄不明白的小家伙面前,他倒是玩儿得挺嗨。

    那颗足球在他的脚下玩儿出了许多的花样,然后被他凌空一踢就砸进了球门。

    刚才还对他抱有质疑的小家伙们顿时亮起了星星眼,十分热情地围了上去。

    “哥哥你踢得好好啊!”

    “大哥哥你怎么学会的,可以教给我们吗?这样我们就能够打败旁边小区的那些讨厌鬼了。”

    “哥哥,是不是要和你一样长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才能踢好球啊?”

    ……

    别看刚才卡斯特挺想跟这些小家伙们打招呼的,这会儿被他们团团围住,却又浑身都不自在了。

    这些还没有他腿高的小萝卜头们个个白白嫩嫩的,好像用一根手指一推,就能跌坐在地上哇哇叫唤,卡斯特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干脆把那个领头的小裁判拎着放到肩膀上坐着,然后给他们讲起了自己以前踢足球的故事。

    秦笙已经回到了秋千那边,看着卡斯特被一群小家伙们簇拥着时束手无策的样子,脸上便绽开了一抹笑意。

    以后,卡斯特一定会是一个疼爱孩子的好爸爸吧?

    她坐在秋千上用脚轻轻地在地上蹬起,然后随着秋千在空中晃荡着,心里一片柔软。

    等到天色渐晚,小家伙们才依依不舍地和卡斯特告别,四散而开回家吃饭去了。

    卡斯特走到了秦笙的背后,轻轻地推动着秋千。

    她没有回头,笑着问道:“怎么,玩儿够了?”

    “笙笙,”卡斯特将秋千停下来,站在背后弯腰搂着她,在她耳边轻轻地叫道,“笙笙……”

    “嗯?”

    秦笙疑惑地嗯了一声。

    “我之前一直想要一个女儿的,可是现在觉得,生儿子也挺好的,我可以带他去踢足球,和他一起玩儿,”卡斯特突然说道,“不过……我还是很想要一个像你一样的小姑娘,这样你可以教她跳舞唱歌,还可以给她扎上小辫子穿上小裙子,一定很可爱。”

    他仿佛是真的在纠结这个问题,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笙笙,要不我们还是要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吧?好不好?”

    秦笙都要被他给气乐了,还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现在貌似连订婚都还没有搞定吧?

    “要不干脆给你生一个足球队怎么样?”秦笙没好气地转过头瞪他,“这样你都不用去找队友了,直接跟他们就能在家踢足球。”

    “可以吗?”卡斯特睁大了眼睛问道,“这样你会不会很辛苦?”

    秦笙一下子挣脱了他的手臂从秋千上下来,站到地上和卡斯特对视:“你这家伙是不是要找……”

    “哈哈哈哈,笙笙,我跟你开玩笑呢!”卡斯特直接跳过了秋千将她一把搂在了怀里,“就算你同意,我也不会同意。听瑟琳娜说,生孩子可痛苦了。要不……咱们不要孩子了吧?就我们两个也挺好的,还不用担心有人打扰。”

    秦笙对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家伙实在是无奈了。

    刚才还说想要一儿一女呢,现在又说不要孩子了。

    可是,不要孩子她可不会同意。倒不是因为什么c国传统的传宗接代的想法,对这种说法秦笙向来是嗤之以鼻的。你家是什么皇室血统,还是世上少有的稀缺动物?非得要传宗接代到天荒地老才能表现出自己的价值?

    想要一个孩子,和这种原因无关,不过是因为她喜欢。

    她很想看到有一个像卡斯特一样的小孩儿在她面前一点一点长大,这种感觉一定很棒。

    “你不喜欢孩子的话,将来我可以和我孩子单过,你自个儿抱着足球过去。”秦笙一把推开了他。

    “不行!”卡斯特连忙说道,“好吧,那咱们就生一个,不管是儿子是女儿我都喜欢。”

    以前卡斯特只觉得儿子太闹腾了。

    看看队长家的埃迪就知道了,据说从小就喜欢黏着安娜,长大后更是不知道破坏了本恩多少次好事儿了。有时候夫妻俩正在屋里忙着呢,埃迪那小子就开始敲门要进来和安娜一起睡了。

    说起这些的时候,本恩的脸都是绿的,简直就像是遇到了一个小恶魔。

    所以,卡斯特觉得还是闺女更好。不仅软软乎乎的,还可以和笙笙小时候长得一样,弥补了他以前没有遇到笙笙的遗憾。哼,那个叫程汉仪的家伙可是陪着笙笙长大的!

    他不能见到小时候的笙笙,还不能见到笙笙的女儿吗?

    可今天被一群小萝卜头们围着叫哥哥的时候,卡斯特又觉得其实有个儿子也不错。毕竟闺女就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干干净净的,坐在大大的房间里玩儿洋娃娃。

    儿子就不同了,完全可以养得糙一些,和他一起踢球,玩儿得满身臭汗也无所谓。

    这么一想,是儿子是女儿都不重要了,反正他都挺喜欢的。

    “我好像还没说过要跟你结婚吧?”秦笙斜睨了他一眼,转身就走,“还什么儿子女儿呢,想太多了。”

    “你都已经要和我订婚了,以后当然也要和我结婚,”卡斯特连忙追了上来,“难道你又想悔婚了吗?”

    什么叫“又”?!

    秦笙觉得,恋爱中的男人其实也是不可理喻的。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去:“走了走了,回家了。”

    “笙笙,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卡斯特长腿一迈,就轻松地跟上了她的脚步,“快说,你是不是……”

    “哎呀,开玩笑的不行吗?”

    “当然不行,怎么能拿悔婚开玩笑呢?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严肃对待。”

    “我什么时候又说过要悔婚了?”

    “上次……”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话,渐渐地就走远了。

    小足球场旁边的秋千轻轻晃悠着,像是在默默地为他们祝福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