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90 小骗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说了吗?总导演居然被撤职了,又换了一个新的总导演上台,不知道之前定下来的还会不会变。据说那个约瑟夫也一起被辞退了,说是合约什么的没有谈妥。”

    “我看不一定,这中间铁定是有什么猫腻的,否则好好地怎就突然换人了呢?”

    “前面被刷下去的节目不会又要被弄回来跟我们竞争名额吧?”

    ……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秦笙想的却是——不知道这位新的总导演会不会还是换汤不换药,这“假唱”一事不会还是照旧吧?

    好在秦老爷子的确是够给力,这件事处理得相当到位。当天下午,秦笙就看到了上次过来通知她的那位工作人员又来了,只是这一次带来的消息完全不同。

    “这次演出之前的说法就作废了,”他含糊地说了一句,然后又道,“可以真唱的,还是尽量现场表演。”

    虽然这说法还是有另外的可能性,但到底没有逼着人假唱了。对于那些实在没能力真唱的,也算是给出了一个选择的余地。

    事情通知了以后,这工作人员留给了秦笙一个十分奇妙的眼神,这才转身出去了。

    他这样的表现当然是有原因的。

    要知道,这一次明确白表示不愿意假唱的,也就是秦笙一个人而已。甚至有人看到,她当天还去找了总导演反应自己的想法,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关于这个打算的。

    当天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总导演,准确的说是前任总导演,后来是跟约瑟夫一起出去的,而秦笙……

    反正她那时候还是回来参加排练了。

    当时观察到了这一切的工作人员只当是秦笙被导演给劝服了,就和以前的那些人一样,最后屈从在了导演组的安排之下。

    没有想到,才过了一天而已,那位总导演就成了前任,连他请来的约瑟夫都被一起扫地出门了!

    这种效率,在以前绝对是很少见的。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也不管秦笙自己承不承认,反正在这位工作人员的心里,这件事肯定是和秦笙有关系的。

    但他也就是个幕后工作人员,看看热闹也就罢了,这种高层博弈的事情他可没有胆子搅合进去。再说了,作为一个观众,他还是很欣赏秦笙这种态度的。总比以前的那些屈从于利益的人要好得多。

    秦笙对于这些并不在意,反正结果是好的就行了。

    倒是方冰,自从接到了秦笙的那通电话,她就以为这事儿真的要黄了。

    方冰当天也让人去打听过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打听的人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没听到有什么闹矛盾的言论。就连那些受邀艺人之间的纠葛,都没有把秦笙牵扯进去。

    一头雾水的方冰也就只能等着最后的通牒下来了,甚至已经开始帮秦笙物色起其他的工作通告。

    谁知道,她这边的筛选工作还没有什么新的进展呢,秦笙那儿倒是先一步有了另外的消息。

    这丫头居然打电话告诉她之前的事情都解决了,让她不用在意!

    方冰心里既是无奈,又是惊喜。

    这家伙,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呢?

    不过,能够留在那儿到底还是一件好事。要知道,当时她在电话里跟秦笙说得淡定,私底下还是会为了这么一个好机会而惋惜的。如今得知秦笙没有被刷下来,她怎么会不开心呢?

    春晚的准备是一个长期战略,这中间还有半年的时间,或许还会有其他的意外发生。随时都有可能会有什么节目被刷下去。

    除去节目排练以外,秦笙现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了新专辑录制做准备。

    新专辑一共有十首歌,除了她自己准备的两首以外,又另外征集来了七首,就只差最后一首歌了。

    所以,在日常练嗓子和春晚排练之外的时间里,秦笙都很少高声说话,尽量保养好嗓子,就连燥辣或者是太过冰冷的食物她都一律拒绝了。这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以最佳的状态迎接录制工作的到来。

    在新专辑前期筹备完全妥当之前,秦笙还需要飞往西班牙。

    瑟琳娜已经跟她说过了,要给她和卡斯特拍一组照片,作为到时候杂志特刊封面。

    《beauty》的总部在西班牙,卡斯特如今也在那边忙着比赛。抽空出来拍一组照片还行,但要出国却不太可能。

    最方便的当然是秦笙从c国过去。

    反正她如今行程安排得不算紧张,总不能让瑟琳娜的杂志社和卡斯特为了照顾她,一起到c国来吧?

    自从订婚后,秦笙和卡斯特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当然不可能像普通的小情侣那样整天都黏在一起。

    可也正是因为这种距离感,反而让彼此的思念和感情更加浓郁深沉了。

    其实异地恋、跨国年什么的,分手率也不一定就比在同一座城市高。只要双方的感情够深,对彼此足够信任,也有各自的独立生活并且愿意忠于这段关系。那么他们的感情会比时刻待在一起的情侣还要炽热。

    秦笙到达杂志社的时候卡斯特还没有来,瑟琳娜干脆带着她到一楼的咖啡室里坐着休息,顺便喝点儿饮料吃点儿甜点什么的。

    没有等到卡斯特,反而等来了另一个老熟人。

    “嘿,秦,没有想到会在这儿看到你。”朝她走来的可不就是阿洛德吗?

    如今他的头发剪短了许多,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看上去倒是比以前要成熟稳重得多了。就连那双孔雀蓝的眼睛里,也少了几分曾经的多情,让他整个人都多了一种精英范儿,不像是从前的那个时尚男模了。

    “阿洛德?”秦笙没有想到会在这儿看到他,倒是有一种见到了老熟人的惊讶。

    “是我,怎么,还认不出来了吗?”阿洛德笑着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may/i?”

    秦笙和瑟琳娜当然不会拒绝,点了点头让他坐了下来,又让人送了新的咖啡和餐点。

    “听说你和卡斯特订婚了,恭喜,”阿洛德看了看秦笙手上的戒指,“之前怎么都没通知我一声,连订婚礼物我都没有准备。下一次见面一定会补上的。”

    如今看到这枚订婚戒指,想到秦笙和卡斯特已经订婚成一家人了,阿洛德心里虽说还是有些免不了的酸涩,但到底也释然了。

    本来也就没有发生过什么,秦笙更是一向态度鲜明,没给他留下任何暧昧的余地,连出了个绯闻都赶紧联系他这边一起澄清。所以,阿洛德心里也就只是有那么一些好感而已,并不存在太深的执念。

    “这次订婚没有办得太过隆重,就是一起吃了个饭而已,”秦笙不好意思地说道,她还真没有想到邀请阿洛德,这会儿听他说起,自然是有些抱歉的,阿洛德眼中真诚的祝福连瑟琳娜都看得出,“等到结婚的时候,一定会邀请你到场的,希望那个时候你会有时间参加。”

    “当然有时间,”阿洛德点了点头,这才对着瑟琳娜和秦笙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下次再见。”

    说着,很有礼貌地跟她们俩握了握手,便起身离开了。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这位富家公子其实都是一个很有风度的男人。

    “唉,笙笙啊,其实我都不明白你怎么就选了我那个蠢儿子,”瑟琳娜还多看了几眼阿洛德的背影,“看看,就是这样的帅小伙儿才是极品啊。长得好看,情商也高,据说f国人可浪漫了。现在他也算是隐退了圈子,进公司接管家业了,以后也不用担心他传出那么多的绯闻。”

    这次阿洛德来这边,还是跟他们《beauty》杂志合作,不过是以资本家的身份,而不是模特儿。

    说着,她还真是越来越觉得自家儿子就胜在一张好看的脸蛋儿上。

    不过话说回来,阿洛德那张脸还真没差到哪儿去。

    “瑟琳娜,你这是在鼓励我离开卡斯特,多几个其他的选择吗?”秦笙哭笑不得地对着瑟琳娜说道。

    “咳咳咳,这可不行,”瑟琳娜连忙正色道,“你要是跟人跑了,让卡斯特知道是我做的,那我可就不好过了。”

    她拍了拍秦笙的手背:“所以啊,你还是老老实实做我的儿媳妇儿吧,现在后悔也晚了。货品签收,概不退换!”

    两人刚坐在一起说说笑笑没过多久,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比起之前,卡斯特瘦了一些,脸上的皮肤也稍微晒得肤色深了一点儿,看上去精神却还很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到坐在这边的秦笙就两眼发亮走了过来。

    也没有在意坐在对面卡座上的瑟琳娜,直接坐在秦笙的旁边就凑过去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然后才说道:“怎么在这里坐着?我刚才看到阿洛德了,是又有什么新合作吗?”

    虽说他看上去像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但坐在这儿的两位女士谁还不了解他啊?

    这家伙分明就是在吃醋,但又不想表现出来显得自己小气,所以才这么故作大方地问了一个问题。

    “合作?没有啊!”瑟琳娜说道,“谁让你来得这么晚,我和笙笙难不成要守在外面等你?当然是来咖啡室喝点儿东西。没有想到会遇到那个英俊的小伙子,还说你们怎么就订婚了呢!”

    人家明明说的是订婚怎么不邀请他去送礼物……

    恶趣味的瑟琳娜完全就是故意折腾卡斯特这个儿子。

    秦笙就要正常多了,她可舍不得让卡斯特心里泛酸,直接就说出了实话:“阿洛德应该是来和瑟琳娜的杂志社谈什么事情的,刚才看到我们就过来打了个招呼,还说要送我们订婚礼物的。我跟他说了,这一次错过了,结婚的时候一定会邀请他,到时候你写邀请函可别漏掉了。”

    卡斯特本来因为瑟琳娜说的话正一颗心都泡在醋坛子里呢,现在听秦笙这么一说,整个人都熨帖了。

    什么阿洛德不阿洛德的,已经不在他的注意力上了。

    他关注的是——笙笙居然提到了结婚,还让他来写邀请函!这是不是说明,其实不用等太久他们就可以结婚了?

    阿多尼斯太太……

    一想到秦笙以后就能和他正式成为合法夫妻,卡斯特一颗心都要飞上天了,哪还有什么心思去想刚才出现的阿洛德啊。

    瑟琳娜本来还想看看儿子吃醋的样子呢,谁知道被秦笙拆了台。

    她倒也不生气,儿媳妇儿关心儿子,当然是一件好事。

    但是!

    她怎么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发光呢?

    她是卡斯特的亲妈,又不是电灯泡,这两人就不能把眼神收敛一下吗?

    作为一个准婆婆,瑟琳娜很尽责地履行了自己搞破坏的责任,打断了对面这对小情人的对视:“好了好了,既然你已经过来了,咱们就赶紧去把照片给拍了吧,别耽搁时间。人家笙笙可是赶了国际航班过来的,还没怎么休息呢!”

    拍封面照并不算困难。虽然两人都不是什么专业的模特儿,也做不出那种特意摆拍出来的表情。但好在两人的确是真正的情侣,感情本就到位,不用特别演出那种感觉,就能够达到摄影师的要求。要做的也不过是按照规定摆出一些亲密的姿势而已。

    没用多少时间,两人就已经完成了今天的任务。

    瑟琳娜直接挥了挥手把两人赶了出去,让他们不要在自己面前晃悠,要秀恩爱就另外找个地方。

    其实,她也就是想给这对年轻人留下一个独处的私密空间而已。

    瑟琳娜虽然不习惯一段稳定的恋情,总是在追逐自由肆意的生活,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不懂热恋的感觉。事实上,她对每一段感情都是很认真的,只不过一旦热情退却,她就会抽身离开。

    对于自己的生活是这样的状态她很满意,可瑟琳娜从未想过让自己的儿子也过上这样的生活。看卡斯特和秦笙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感情发展得越来越顺利,瑟琳娜心里也是很安慰的。

    卡斯特和秦笙从杂志社出来以后,就直接回了家。

    他们现在的身份在外面逛街也不怎么自由,特别是最近赛季打响,卡斯特在这儿的人气可不低,出门随时可能会遇到疯狂的球迷粉丝,倒不如在家里过得清静。

    “最近训练得很累吗?”秦笙到了家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卡斯特,“你都瘦了。”

    “没事,也不算辛苦,”因为有秦笙在身边,卡斯特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这会儿也只是不在意地摇了摇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怎么会觉得累呢?就像看到你,我怎么都看不够。”

    “喂!”秦笙无奈地瞪了他一眼,“说正事儿呢!”

    “你就是我的正事。”卡斯特十分认真地看着她说道,“笙笙,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呀?”

    “你……你怎么又突然说起这个了……”

    秦笙对这家伙的话题跳转速度真是服气了。

    关键是,他们才订婚不久吧?这么快就结婚,那提前订婚还有什么意义。

    别说她这儿,就是秦老爷子和秦父那儿都不是这么容易过关的。

    “可是,你不是说阿洛德很想参加我们的婚礼吗?”卡斯特眼睛一眨就说了出来,“我也很想快点结婚,让大家都知道我是已婚男人了,也想让大家都知道你的合法伴侣是我。”

    “现在不也是吗?”秦笙指了指两人手上的戒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过段时间咱们再谈这个问题吧!”

    “可是我……唔!”

    卡斯特的话没说完,就被秦笙用嘴给堵住了。

    她如今也算是实践经验和理论成熟的老司机一个,最初的羞涩过去以后,干脆就直接来行动了。

    没有什么事是这一招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再来一次!

    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彼此有意的未婚夫妻,自然不用顾虑太多,很快就互拥着去了卧室的床上。

    卡斯特这段时间的确是被训练得够呛,两人你侬我侬了一阵子,出了一身热汗之后,又去浴室里清洗了一次,这才靠在一起睡了过去。

    等到卡斯特醒来,就发现秦笙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他赶紧穿上衣服下楼去看了看,依然没人。

    这是去哪儿了?

    卡斯特干脆转身又回了卧室,从包里找出了自己的手机想要打给秦笙。没有想到,片刻之后竟然会在床上听到秦笙的手机铃声响起。

    他皱了皱眉:“怎么把手机都丢在家里了。”

    卡斯特拿起了秦笙那部还在响着的手机,然后便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整个人顿时就是一愣,随后脸上便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正好这会儿门外传来了动静,秦笙推开门走了进来。

    她刚才是出去买晚餐了,谁知道回来之后竟然听到了自己的手机在响,一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傻站在床边的卡斯特:“你醒了?怎么站在这儿。对了,是谁给我打的电话?”

    现在对方显然已经挂断了。

    秦笙一边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一边问道,并不觉得自己手机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卡斯特却两眼亮晶晶地看着秦笙叫了一声:“笙笙。”

    “嗯?”秦笙抬头应了一声,满脸的不解。

    这家伙又怎么了?她现在腰还酸着,可不想再来一次。

    “你骗我!”谁知道,卡斯特居然说了这么几个字。

    “我骗你?”秦笙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卡斯特这是在说什么,“我骗你什么了?”

    卡斯特一手拿着自己的手机,一手拿着秦笙的手机,又一次拨打了那个号码。

    接着,他把重新亮起来的手机屏幕对向了秦笙:“你不是说,你写的备注是我的名字吗?你个小骗子。”

    当时他还委屈了一小下呢,后来还是帕布罗用那些话安抚了他的情绪。

    没有想到,秦笙手机上写着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名字。

    这种简单的c国字,卡斯特还是能够认得出来的。

    “我的太阳”、“mi/sol”……

    原来,从以前开始,他们俩就已经给对方定下了同一个称呼。

    他把手机往旁边一放,就这么走了过去扶住秦笙的腰,将她一把抱了起来,然后亲了上去。

    秦笙还来不及解释什么,就已经腰上一紧唇上一暖被他抱在了怀里,察觉到卡斯特越来越热情的反应,她不免在心里哀嚎了一声:看来,今天要遭罪的除了她的腰,还有需要用微波炉再热一遍的晚饭……

    ------题外话------

    ps:今天跟大家说好消息来了——

    大概有的小可爱已经看到了,粥粥终于从签约作者升级到铜牌作者啦!

    一年多的时间,谢谢大家陪着我走到现在,今晚八点在v群里发红包庆祝,小可爱们记得要来哟o(* ̄▽ ̄*)o

    另外,就是大家猜测的另一件事啦!

    14号的更新放在凌晨0点,到时候会分成两千一章,一共爆更几万字<( ̄v ̄)>

    有了月票的亲亲记得攒到二十六号双倍活动再投哟,容许我妄想一下冲击月票榜(*/w\*)

    谢谢lellomimi、sylvia的鲜花,谢谢wei*4d、语夕、敏敏的月票,谢谢末末、敏敏的五星评价票,谢谢来自腾讯的倾然、小涼的打赏(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