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示站

392 校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笙因为还要赶着回去,所以提前预订的机票时间很早。

    天还没亮,卡斯特就已经带着她的行李箱,将秦笙送到了机场,亲眼看着她过了安检,这才依依不舍地回到了家中。

    昨天秦笙在的时候,他只觉得这儿满满的都是温馨和甜蜜的气息。但是现在秦笙一离开,卡斯特就觉得这房子太大了,大得他觉得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有些孤单地难以忍受。

    反正留在这儿也没有什么可做,卡斯特干脆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提前几个小时回了队里继续参加训练,积极地为下一场比赛做准备。

    陈贤一大早安顿好了顾杉之后,就兴致勃勃地开车到了卡斯特家里。

    站在门口按响门铃的时候,他都已经在心里想象出了卡斯特惊讶和憋屈混合的复杂表情了。

    谁知道,这门铃按了好几次,里面居然一点儿开门的动静也没有!

    “不对啊,”陈贤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卡斯特不是要到中午了才会归队吗?现在应该还在家里才对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从门上的猫眼儿往里面看,好像这样就能看到里面是个什么情况似的。

    “难道这两人大清早地就开始胡闹了?”陈贤暗自羡慕了一下。

    这两天知道顾杉怀孕了,他可是半点儿也不敢动她的。想到后面还有那么长的时间要吃素,陈贤就有一种前途灰暗的感觉,连之前的那点儿小得意都减弱了一些。

    之前还是单身狗的时候怎么就没觉得有什么难熬的呢?

    他暗想着,总不能让他一个人痛苦,所以待会儿告诉卡斯特的时候,脸上的得意还可以再明显一些,对吧?

    又等上了好一阵子,陈贤才终于意识到——这房子里好像还真的是没人了。

    他想打个电话问问,可这会儿秦笙还在飞机上,卡斯特已经回到队里参加训练了,都是关机模式。

    陈贤这才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之前只考虑到了卡斯特的请假时间,却忘了考虑秦笙这边的安排。秦笙如果早早的回了c国,卡斯特怎么可能还一个人留在这儿啊!

    失策了!失策了!

    陈贤垂头丧气地回去了,暂时打消了现在就告诉大家他和顾杉婚讯的想法。

    说到底,他还是不甘心只在电话里通知的,不管怎么样都要看到卡斯特当面的反应。

    可要等到卡斯特有时间,说不定还真就只有这段时间的赛季结束了。

    那个时候,他和顾杉的婚期应该已经彻底定下来了吧?

    陈贤回去之后把事情跟顾杉一说,顾杉面上随意安慰了他几句,心里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她现在都还处于怀孕的别扭初期呢,真有些不好意思告诉大家,能推一天是一天。

    难得有些鸵鸟心态的顾杉这么想着。

    因为走得太早,影响到了卡斯特的行程安排,从而导致了陈贤炫耀小心思暂时破产的秦笙几乎没有什么耽搁,直接坐上了回c国的飞机。

    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航班,下了飞机之后,秦笙整个人都有些懒洋洋的,好像下一刻就会闭着眼睛睡着似的。

    她戴上了口罩和墨镜,略有些困倦地从机场里走了出来,站在出口的等候区等待着方冰派来的公司的保姆车接她回去。

    刚等到车来,秦笙正要上车,就感觉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秦!”

    她本来还被吓了一跳的,可以听到这带着一股洋味儿的口音,顿时就放松下来,转头一看——这留着一头红色短发的女孩子,可不就是薇薇安吗?

    这会儿见到秦笙,薇薇安眼神里不由得露出了几分小惊喜,显然是因为在一个陌生的国家遇到熟人之后的喜悦。但面上又极力地做出了一副不想被秦笙看出来的样子,看上去倒是有些小别扭,活像一个渴望吃一口糖果,却又怕被其他人笑话,不得不咬着手指头克制的小孩儿。

    “薇薇安?”秦笙惊讶地看向了她,“你怎么会在这儿?”

    如今不都已经快到学校开学的日子了吗?薇薇安居然在这个时候来c国?

    她和秦笙的情况不同,是正常的入校生,需要修够四年的全日制本科学时的。

    “就允许你去f国学习,还不允许我来c国了啊?”薇薇安得意地扬了扬小下巴,“我申请来c国学习半年,这学期之后就要回去。你可别误会,我就是来看看你要宣扬的文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而已!”

    秦笙也算是和各种人打过交道了,薇薇安这种“心口不一”的小女生,她还真是不觉得有什么难相处的,干脆笑了笑说道:“你是去我的母校学习吗?要不坐我的车子一起过去吧,正好我也要到那附近,可以顺便带你去学校报到。”

    “那就……那就谢谢你了,”薇薇安没有拒绝秦笙的好意,不好意思地侧过脸道了一声谢,然后才说道,“知道你很忙,放心,以后不会打扰你的。”

    她这倒不是表面上的客气话,也不是对秦笙有什么意见,而是真心这么觉得的。毕竟,即使她在f国也能听到那些关于秦笙和卡斯特的消息,知道这两位都是大忙人。

    薇薇安这次本来是不在交换生名单上的,毕竟她如今才大二,还不到那个时候。

    但是,当听说交换学校是c国的b市音乐学院之后,薇薇安主动向上申请了这次机会。

    她想去看看秦笙曾经待过的学校,去学习学习那些c国的文化,看看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会让秦笙到了国外,见识了那么美妙的音乐之后,还对家乡的文化念念不忘。

    以薇薇安的实力,就算年级低了一些,也没什么大碍。她毕竟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要不当初也不会自信满满地认为自己一定会成为罗伯特的第二个学生了。薇薇安一申请,负责的老师虽说有些意外,但跟她聊过之后,确认她不是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就这么同意了。

    直到走出了b市的机场,看到几乎满眼都是一样的黑头发外国人,薇薇安心里才有了几分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失落感。

    她到底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第一次出国,也没等到做好其他准备,就这么兴致勃勃地带着好奇和期待过来了,甚至连一些基本的c国日常用语都不会说,还不如当初“尼嚎”的卡斯特呢!

    所以,在见到秦笙的那一刻,薇薇安是真的很高兴的。

    “没事,”秦笙没有否认自己的忙碌,毕竟她是真的有自己的工作,跟薇薇安这种性格也不必那么虚伪,“不过,你有事情需要帮忙的话,随时可以找我,就算我抽不出时间,也能找人帮你。毕竟,我的朋友还是有几个的。我的号码还是之前的那个没有变。”

    这比她说随时可以出现要现实得多,也要让人相信得多。

    薇薇安这别扭性子也不是这一两天养成的,有的人很难接受她这种态度。没有想到秦笙居然会这么体贴,她安静了一会儿,又才小声地说了声谢谢。

    今天他们的运气还不算坏,路上没有遇到堵车就顺利到达了目的地。

    秦笙直接让司机开去了学校那边,打算先送薇薇安过去。

    等到看到了熟悉的学校大门,秦笙也跟着薇薇安下了车子,帮她拿了一包行李。

    “你来干什么?”薇薇安说道,“我自己能行的,有专门的老师接待,她能听得懂我说的话。”

    “还是我送你进去找吧,”秦笙没有折回车上,而是带着薇薇安往学校里面走去,“现在都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也不知道那个负责接待的老师还在不在学校,毕竟你这样子也不像是提前跟人打过招呼的。如果不在的话,你今晚就先去我家吧,不然你上哪儿安置?”

    就薇薇安这看着好像凶巴巴,实际上完全没有什么威胁的样子,秦笙担心她一走,这姑娘就什么也弄不清楚了。

    薇薇安还真的没有想过来之前打个电话让人家过去接一接她,这会儿被秦笙这么一说,难免有些难为情了,一言不发地就跟在秦笙后面朝学校里走去。

    这会儿时间已经快到晚上了,b市音乐学院刚开学没多久,这个时候除了一些像苏乐那样热爱学习的学霸们,其他人要么就在寝室里睡觉娱乐,要么就是出校门嗨去了,所以注意到她们的人也不多。

    秦笙直接带着薇薇安去了办公室那边。

    里面的老师看到秦笙之后显然有些意外,连忙笑着对她说道“秦笙?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吗?”

    他注意到了秦笙手里拿着的行李包。

    “是的,老师,”秦笙往旁边走了一步,让拖着行李箱的薇薇安进来,“这个是我在f国的同学,她是这次过来我们学校交换学习的学生。请问负责接待她的老师还在吗?”

    “哦,哦,这样啊,”那个老师这才看到了后面的薇薇安,很快就认出了对方,毕竟当初的那个斗琴视频他也是看过了的,这姑娘当时的表现其实也还不错,没有想到她和秦笙看上去还挺和睦的啊,“她在的!就在隔壁办公室,刚才正说再坐一会儿就回去呢!走吧,我带你们过去。”

    说着,他就主动站起来带着秦笙和薇薇安去了隔壁办公室,敲了敲门之后走进去:“老钱,你负责的这个学生已经到了。呐,秦笙帮你送了过来。”

    说完了以后,他对着他们点了点头笑笑,然后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那位钱老师是一个长得很和气的中年女老师,鼻子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脸颊上还能看到一些斑点,整个人略带几分珠光宝气的富态。通俗点儿说,就是有些胖乎乎的。

    这会儿看到秦笙和薇薇安,连忙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秦笙?那就谢谢你了,我还正想着这位同学什么时候到呢!”

    说着,她又对着薇薇安热情地笑了笑问道:“同学你就是薇薇安对吗?欢迎你来到我们学校,希望接下来你会有一段愉快的学习生活。”

    薇薇安听这位老师说的是她熟悉的母语,看上去也挺和蔼的,总算是放松下来。

    等到帮她办好手续去了宿舍,秦笙才离开了学校,临走前还说了一次有事就打她电话。

    一回到家,秦笙先是给卡斯特和方冰各发了一条信息报平安。

    方冰这边很快就有了回复,让她早点儿休息,明天再开始工作。卡斯特那儿一直没有回音,信息状态也显示的是未读。

    秦笙也不急,知道卡斯特如今情况特殊,很有可能不能及时看到消息,等到他有空接触手机的时候自然就能知道了。不管对方能不能看到,她该做的还是不能少的。

    这种短时间内连续两趟国际航班的感觉,的确不是特别美妙,她如今什么都不想做,只想狠狠地睡他个昏天黑地。

    把手机往旁边一放,秦笙这才回了卧室,简单地冲洗了一下就一头扎进了床上的被褥之中,没过多久就已经睡熟了。

    第二天一早,秦笙就已经按掉闹钟起床了。

    她先是去项怀风那儿看了看筹备进度,然后就去了排练的地方,参加春晚节目排练。

    自从换了新的总导演之后,这位大概是有了前车之鉴,在某些事情上做得也不敢太过分。导演组的其他人也有些战战兢兢,就怕上面的那些人把之前的事情深究到底,连他们也一起牵扯进去,这段时间真是要多乖顺有多乖顺,连导演组的安排都顺畅了许多,不再因为一个点就争个不停。

    意见一致之后,排练的进度自然就被提升了,大家的效果还算不错。

    本来是有几个人还是准备假唱的。

    毕竟当晚的场合实在是太重要了,他们十分担心自己出了错,以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机会。

    但是,部分得到了一些风声的人都选择了真唱,连带着那几个准备假唱的人也是心头惴惴不安。

    同样的情况下,能够保证真唱不出错,别人节目组为什么要选择他们这些弄虚作假的呢?

    再说了,法不责众。

    如果大家都选择假唱,那还有人帮他们转移观众的注意力。就算这事儿闹腾出来了,也不至于自己一个人被骂。

    你说我假唱?那xxx和xxx不也是吗?这节目里就没几个真唱的,凭什么只怪我一个呢?

    或者就死不承认,反正大家都是一路人,也不怕被同行们揭穿。

    可现在不同,大多数人都已经选择了真唱,如果还坚持己见,后面有可能面对指责的就剩他们几个,还要防备着那些真唱的人在背后推动。

    为了不在一开始就被刷下去,也为了避免将来被观众察觉后面临众夫所指的状态,这几人犹豫了几天,还是选择了和其他人一样现场真唱。

    这情况显然是秦笙很乐意见到的。

    舞台失误不是从未出现过,但有了错误及时改正,下一次才能有进一步的提升,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

    这才是正确的发展方向,而不是用虚假的面具来遮掩瑕疵,把伤口越捂越烂,直到发炎发脓再也不能痊愈。

    见秦笙过来,已经有几个和她稍微熟悉了一些的人主动打起了招呼。

    “秦笙来了啊,快快快,待会儿就又要开始排练了。”

    “去国外拍杂志封面感觉还好吗?会不会有些累啊。”

    “昨天没看到你,问了之后才知道你请假出去了……”

    秦笙笑着跟他们都说了几句话,大概回答了一下他们的问题,这才去后面开始准备待会儿的登台了。

    之前大家都是各顾各地排练,今天算是第一次按照安排好的顺序依次上台演出。看看有没有哪儿不合适的,后面还会进行部分调整。

    秦笙准备得很充分,也不是第一次上台演出了。这一次春晚对她来说,更大的意义只是带动在c国的人气而已,并不至于激动到失态。

    所以,这会儿她也不觉得有什么紧张的。

    等到导演组那边派人过来请他们过去,秦笙这才和大家一起到了候场区。

    每上去一个,导演组的人就会开始跟表演者详细地解释舞台上的站位,还有之后退场的方式。

    或许刚表演到一半就会被叫停,或许表演完毕导演还会上去说一些正式演出的时候需要注意的事情,纠正一些表演者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小错误。

    这样一来,速度显然不会太快。

    后面等着的人却一点儿也不觉得无聊,反而紧紧地盯着前台的方向,仔细听导演组的安排,就怕自己待会儿也出个什么错,到了这时候被刷了下去。

    轮到秦笙的时候,导演组依旧有人上来帮她确定了到时候的站位。

    舞台上此时有一个不起眼的标记,除了刻意指出来,几乎不会被其他人发现。

    这个标记就是用来给上台表演的人定位的,到时候他们也不用担心会出现偏台,镜头录制不到位的情况出现。

    等到导演组的人说完之后,秦笙才开始在定好的位置上唱了起来:

    “白云朵朵,情书送你一摞;

    你不知道的角落,我已许下承诺。

    月牙弯弯,甜蜜送你一半;

    希望你能看见,我的爱意不变……”

    她的临场发挥显然是很不错的,即便只是一场排练,水平也依旧到位。台下看着的导演组的人都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还是觉得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增加一点儿什么会更好。

    “或许加上钢琴?”有人在台下轻声讨论着,“我记得这小姑娘好像是会弹钢琴的。”

    “不不不,这首歌节奏比较欢快,用钢琴感觉不如抒情的曲子好,”另一个人摇了摇头,“不如……弄成一个舞台剧的感觉,找一些舞蹈演员做出一些剧情类的动作?”

    “这个倒是不错,不过需要抓紧时间去找人,还要改编动作。”

    “没问题,现在不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吗?主要的焦点还是放在主唱者的身上,那些做背景的伴舞只要不出错就够了。”

    “这倒也是……”

    总导演听他们讨论得差不多了,直接点了点头定下了这个决定:“那就这么办吧,等她唱完以后跟她打声招呼。如果要安排这个的话,她出场还有退场时的安排也需要变化一下。”

    他们纷纷点了点头,然后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台上。

    舞台上的秦笙刚好结束了这首歌,总导演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一出口就变成了一声惊呼:“小心!快闪开!”

    ------题外话------

    ps:昨天的红包抢得开森吗o(n_n)o?

    笙笙给金毛的那首单曲,我打算挑战英文歌词,希望我还能找回已经被自己丢到了不知在哪个旮旯里的英语技能o(*≧▽≦)ツ

    谢谢lellomimi、小樱、sylvia的鲜花,谢谢阿猫、恩雅、qq*53、阿芙、刘刘、静儿、小翼的月票,谢谢qq*53、伊人、不语的五星评价票,恭喜不语升级为本书粉丝榜的贡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